都市偷香贼 第191章 收功开锁分外销魂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唔唔……嗯……嗯呜呜……呜啊!”

一声痛哼,任清玉抬头望着韩玉梁似笑非笑的脸,舌尖愤愤舔去唇上自己咬出的血丝。

韩玉梁浓眉一挑,笑道:“上次亲你就被咬了舌头,你当我忘了么?这次你能忍到我舔到那么靠里才合嘴,可见定力又有长进呐。”

任清玉瞪着他急促喘息,满面羞愤。

他用拇指压住她起了些干皮的唇瓣,轻轻摩挲,柔声道:“你要性子不是这么烈,温温柔柔的,准保更讨人喜欢。你生得这么美,我那次下了几个时辰水磨功夫,就是不愿用强,你明明都已经动了情,怎么就不肯收功呢?”

任清玉恨恨道:“无耻,我几时……对你动过情?你那些花言巧语,也就能骗骗黄毛丫头!我一身内力全靠梧桐焚炼催动,让我收功将童贞拱手相让,你当我疯了么?”

“那眼下呢?”他抚摸着她的面颊,“照我了解,童男功往往是为了锁精固元,失身不过是进度减缓功力略弱,童女功……一般是为了抵抗心法激发的情欲,失身之后并非不能再往高境界修炼。没错吧?”

任清玉低下头,缓缓道:“那又如何?”

“那你若是早说,我就能帮你。”韩玉梁的手缓缓从面颊滑向修长的脖颈,护体真气仍在,但威力并不如之前那么浑厚,“你体验过我的本领,应该知道我所言非虚,不管你练那心法会激起多强的心火,我都保证能让你泄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

不等她怒目驳斥,他又道:“而且我手上有万凰宫的绝学,涅磐心经,梧桐焚炼……可比不了吧?”

任清玉一愣,脸上怒色顿时转为惊愕,跟着轻声道:“藏龙宝居里……连这都有?”

“里面东西多了,我实在记不过来,只挑着有用的,我感兴趣的记在了心里。涅磐心经恰好就是其一。”他顺着脖颈摸向后背,捏住她的肩胛,微微发力,“你根骨挺不错的,可以练。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把梧桐焚炼多提升提升,沉香诀练高了都能加快涅磐心经的修习效率,你这内功档次更高,没理由不行。”

任清玉心神微乱,垂首不语,大概是在暗暗盘算。

他不紧不慢绕到她身后,双手压制住不剩几分的护体真气,隔着破旧道袍缓缓抚摸。她这身肌肤即便隔着布料也能感受到细嫩滑腻,让他更加坚信,阴性内功的护肤效果绝对比乱七八糟的化妆品要强。

“清玉,你应该知道,这么和我较劲,没有任何好处。这个世界的情况我已经大致教给你了,你陷落在如此境地,若不是我急忙赶来救你,他们总有一天能想出法子解决掉这些碍事的真气,至于锁阴功……你不是已经知道么,男人钻不进前面,也会钻后面的。”

不堪回首的记忆因这提醒涌上心头,任清玉气得浑身发抖,颤声道:“天下男人……都……如你一般无耻么?”

“反正大多数对你这样的美人,都是宁肯无耻一点的。”他环住她紧凑柔韧的细腰,身体贴在她因为固定架而不得不微微后撅得臀部上,一口热气呵在她耳根,微笑道,“我也没打算让你这就不讨厌我,不恨我,甚至喜欢上我,我跟你谈,是在跟你做交易。”

“交易?”

“你本就失身于我,再被我染指,也不会有什么额外损失,此是其一。你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还身陷囹圄不得脱身,只有依靠我才能完好无损地脱身,而我要的,就是你的人,此是其二。你那童女功积蓄阴火,我没猜错的话,破身之后,你运功积累得慢些,修炼积累得快些,以你的性子,绝不会随便找个男人来阴阳调和,寻常男子,也吃不消你锁阴功锻炼出的牝户,于事无补,你想继续练习,提升内功修为,我是帮你的最佳人选,此是其三。”他伸出舌头在她耳垂上缓缓舔了一下,自信无比道,“最重要的是,你此刻拿我毫无办法,我想强要,你也只有撅着屁股被我蹂躏的份。所以,你为何不把自己,当作筹码交换出来呢?”

“换……什么?”任清玉气息颤抖,也不知是被他撩拨动了压抑已久的心火,还是羞愤到不能自已。

“我如今跟着一个心仪的姑娘,也算是在满世界行侠仗义,所以你做不做这个交易,最后我都会把你救出去,这一点,你大可放心。”他用裤裆里怒涨的阳物隔着布料缓缓摩擦她耸翘的臀沟,运足内力抵抗着她还不肯撤、但所剩无几的护体真气,“所以我要拿来跟你交易的,是涅磐心经。”

任清玉轻喘道:“这算什么交易?我……本来就已经被你强占,你还要什么?”

“我说了,我要你的人。我并不喜欢总是强占你这样漂亮的姑娘,我更喜欢美人和我心甘情愿鱼水交欢。讨厌我不要紧,为了利益服从,我也没有意见。”

任清玉低下头,沉默片刻,忽而道:“你说……你如今跟着一个心仪的姑娘?”

韩玉梁没有细想,随口道:“不错,就像我来救你一样,当初在这个什么都搞不懂的世界,是她收留了我。她人很善良,相信你们可以谈得来。”

没想到,任清玉竟然咬牙切齿道:“做……你的春秋大梦!你以为……万凰宫的涅磐心经我很稀罕么!我……我……我任清玉……就算……身子已经被你羞辱过,也绝不能容你这样作践。”

“作践?”韩玉梁一愣,皱眉道,“我要是打算作践你,这会儿你的屁眼里已经全是灌进去的洗肠液了,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我习武有成,江湖上也是声名赫赫,就算……不是什么国色天香的绝色,生得总算不错。我持身多年,不曾对任何男人假以辞色,你这淫贼……凭什么叫我在你心仪的姑娘面前屈就做小?”

咦?韩玉梁站直挠了挠脸颊,这话里好大怨气啊。

他可不是需要女人明里暗里示好的愣头青,讨厌两个字的一百种说法他起码能听懂九十九种——剩下那种是男人说的他不稀罕。

“闹了半天,你玉清散人追着我屁股跑了那么老远,还是为了让我娶你?”

“呸!”任清玉咬牙道,“是为了杀你!我……只是打不过你罢了。”

韩玉梁托着下巴沉吟片刻。

放在过往的江湖时代,他真不知道对这种姑娘该怎么形容才贴切。

但当下这个世界很贴心,有个词叫蹭得累,也叫傲娇,好像……挺适合她的。

“那……交易失败?”他懒得费那心思一句一句哄,毕竟,他可不是什么时间充裕性格温柔的东瀛少年。

他直接脱下了裤子。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需要客气了。清玉,大家总算相识一场,这几日,我会让你欲仙欲死,好好享受一下最后的清醒人生。”韩玉梁说着,将她道袍下摆一捏,运功挡住陡然澎湃了许多的护体真气逆袭,向上一掀,露出了她令人眼前一亮的半截玉体。

毕竟修的是纯粹的内家心法,她下肢并没那么紧致的肌肉感,小腿白白嫩嫩细细长长,两条雪股则腴美无暇,羊脂玉雕成似的。

可惜锁阴功所致,那浑圆雪臀死死收着,将那白虎嫩牝尽数遮挡,不给他看。

“你……什么意思?”任清玉一边催动真气拼命抵挡,一边颤声问道。

“我晌午就已跟你说过,你如今是落在一群人牙子手中。我是冒名顶替了来收拾女人的好手,找机会救你的。你既然不肯被我救,我为了不露破绽,只好将你好好管教一番,叫你学会听话顺从,然后把你挑断手脚筋络,废掉武功,卖给想要的财主,伺机脱身而去。”韩玉梁信口雌黄编着话儿吓她,反正她如今恰是最惶恐的时候,估计她这辈子都不会有比这些天更不冷静的日子了。

“韩玉梁!你!你……你!”任清玉果然惊慌失措,一个是因为他说的话,一个是因为他的手指已经破开了护体真气,仍跟上次一样,慢悠悠触到了她臀后长强穴。

长强穴别名尾闾,位于尾椎之下肛门之上,是小周天功力复合于会阴的最后一站,对内家高手来说极为紧要。不过寻常打斗,也鲜有人能偷袭到此处,毕竟近在咫尺就是更要紧的会阴,能对长强穴下手,不如直接破气会阴断掉任督二脉。

但任清玉动弹不得,下身护体真气最薄弱的地方,偏偏就是那里。

被奸淫玩弄,从胀痛羞耻,到香汗淋漓,再到忍不住尖声长叫的屈辱回忆顿时涌上心头,任清玉泪光闪动,急忙叫道:“慢着!有、有话好说!”

“怎么说?”韩玉梁慢悠悠用指尖揉着她长强穴,故意一点点蹭着她肛口褶皱延伸出的淡淡边缘,“你准备和我交易了?”

如今这情形,横竖都是要被他玩弄,任清玉不是傻子,即便咽不下心中那口气,又能如何?再被破去真气肏她个酥软如泥,面上很有光么?

“我……不想要涅磐心经。”她咬了咬牙,道,“我一生精力都投入在梧桐焚炼上,这门内功不练到十重,我绝不罢休。”

韩玉梁仍慢慢揉着,只是要运功对抗护体真气,无法发动新创下的那些房中秘术,颇为遗憾,“哦?那,你打算要什么呢?我劝你最好不要估价太高,你的身子我唾手可得,你一个心甘情愿而已,对我来说并非了不起的价码。这时代有些药物,用下去将人变成母狗都不难,你想要的,最好别让我觉得太过麻烦。”

任清玉双拳紧握,微微发抖,也不知是恼是羞,绷了半晌,才隐约带着哭腔道:“反正……我……我不要给你心仪的女人做小。”

韩玉梁又是一怔,不明白她怎么在这件事上如此纠结,索性道:“这有何难,这时代本就没有纳妾那一套,过后你就知道了。”

“这时代是这时代,我又不是这里的。我要你一个保证。”她这么说着,竟愣愣掉下泪来。

韩玉梁哭笑不得,柔声道:“好,我韩玉梁在此保证,不论将来发生什么,决不主动让你做妾。”

这话对他来说无关痛痒。一个是将来保不准她自己把持不住,吵着嚷着非要做妾,总不算是他主动。另一个,他不过是想将她拴在身边先教导好生活常识,顺便好好过过久违的女侠奸瘾,什么娶妻纳妾,压根不曾考虑,真有兴趣,收做情人也就是了。

情人不算妾,窃书不算偷嘛。

任清玉深吸口气,稳了稳心绪,道:“你心仪的那个姑娘,是什么样的人呀?武功好么?”

“等我救出你,要把你托给她照顾。我身边的人只有她知道咱们的底细,人又谨慎温柔,帮你适应最好不过。”韩玉梁懒得多做介绍,只是道,“到时候,你慢慢了解去吧。”

其实就算真有姑娘他看中了打算金屋藏娇,最佳选择也是丢给叶春樱让她们先相处着,培养培养关系,将来能少许多麻烦。他允许许婷回来做助手,姑且不计前嫌,为的便是心里那点痒丝丝的悸动——和一直抗议的口腹之欲。

发现任清玉撤了护体真气,他双手便爬入道袍,往胸前慢悠悠抄过去,微笑道:“那,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这身子一如既往滑腻销魂,我可有些忍不住了。”

任清玉轻轻喘息,低头道:“你先讲,到底……要我做什么。就只是……今后不知羞耻供你泄欲么?”

啧,这用词和语调还真是刺激,他胯下那根屌儿当即就忍不住翘了一翘。

“那未免也要得太多了。”韩玉梁握住她丰盈合度的俏美玉乳,从后抱紧,贴着她道,“硬要说,我只需要你在离开此地之前,全力配合我,是有些不知羞耻,不过为了脱身嘛,稍微受点委屈也是应当。至于脱身之后……我要你做到三件事。”

“你说。”她闭上双眼,有些恼恨自己的乳头为何这般不懂事,被这么简单一揉,竟然就酸麻麻挺了起来。

不过她心里也知道理由。

这些天她一直在运护体真气自保,梧桐焚炼即便在运行时不会攒下太多情欲,却也架不住积少成多。

她只能指望,韩玉梁并未发现。

韩玉梁当然不可能错过,他捏住乳头,回忆一下曾看过的嫩红的色泽,忍住险些脱口而出的一句淫亵调笑,只是柔声道:“第一,我要你跟我指定的那位姑娘,也就是叶春樱,学习在这个时代生活的各种常识。我们一起开了一个事务所,你可以当作一个小门派,那么,你就相当于拜师在这个门派下,你能独自正常生活之前,不准离开。”

任清玉剑眉微蹙,不解道:“这是第一?”

“这是第一。”

“好,你接着说吧。”

“第二,我要你此生此世不得再想杀我。虽说你杀不掉我,但春樱不懂武功,你要是一不小心动了什么邪念,我可能会忍不住夺了你的命。咱们还是能和平相处为妙。”

任清玉低头思索片刻,不情不愿道:“好,这个……也不是不能接受,你说吧。”

想必是已经认定第三个条件将和男女之事有关,她面颊红到后颈,身躯微微发抖,静等他开口。

“第三么,我要你发誓,将来你练功运功,导致心火发作需要阴阳调和的时候,你只能找我。为了避免你欲火焚身忍受不住,我建议你自己估量着点,定期来找我帮你排遣一下。”

任清玉愣住。

“这……就是你要求的三件事?”

听出她语调中的动摇,韩玉梁掀开她浓密乌黑的长发,在白嫩如玉的脖颈上低头一吻,悠然道:“我都说了,跟着春樱,我好歹也算是在行侠仗义,这三件事我本来想着用涅磐心经来换,既然你不要,那,你说个别的吧。”

任清玉沉吟片刻,小声犹犹豫豫问道:“你……是不是……已经和那个春樱姑娘……成亲了?”

韩玉梁听得出她口吻里的那丝期待,当机立断道:“没。不过那是因为我并不打算娶妻。若是那一天忽然想了,除她之外,应该也不会考虑别人。”

她呼吸有急促了几分,酸溜溜道:“她生得美么?”

“平心而论,她相貌身段都不如你,你和我身边另一个年轻姑娘,都比她稍好看些。”韩玉梁悠然道,“但娶妻娶贤,春樱对我的风流韵事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吃点小醋,一哄就烟消云散,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他手掌又抚摸到任清玉的浑圆雪臀上,最近摸多的屁股要么久坐导致略有皮肤粗糙,要么肌肉过多不够丰腴软嫩,要么褐油油的不凑近都找不出汗毛。

论手感,还是这种圆润饱满,却又不至于因肌肉而发硬,弹力恰到好处的屁股最佳。

“清玉,你还没想好么?我可有些等不及了。”

护身真气不在,发现他指尖马上摸到了紧凑娇嫩的屁眼外,任清玉后背一麻,浑身一紧,忙道:“稍等!先……别。”

没了护身真气,韩玉梁的手段就有了充足的施展空间。他嗯了一声,但手指并未离开她的肛口,一边轻轻画圈,一边将真气送入,想要在这一带激活“情波漾”。

根据上次的经验,她后庭花本就十分敏感,稍作提升,一会儿搅弄起来,绝对能让她欲仙欲死,彻底忘了前面的锁阴功。

任清玉立刻重新发动真气,蹙眉跟他正面硬扛,口中喘息道:“我……总要……好好想想啊。”

“我这不是在给你时间么,你想着,我又没这就强奸你。”发现她真气只是护在体内对抗侵入的“情波漾”,他便一手揉臀,一手和她较劲,不紧不慢道,“你可快些想,男人对着你这么美的屁股,忍不了多久。”

她气息越发急促,可心底最想要的怎么也不肯说出口来,最后只得银牙暗咬,道:“我……想好了。”

“说吧,你要什么。”

“万凰宫离火步的秘籍,藏龙宝居中可有?”

韩玉梁虽然没有将宝居内的所有东西全都记下,但凡是收藏的各门派绝学一档的武功,不管能不能练,都是先背下再说。

他闻言一笑,道:“你这算盘打得倒精,离火步这功夫能到什么境界,全看涅磐心经可以修习到几重,我教你离火步,不传涅磐心经怎么行?”

任清玉固执道:“我只要离火步,涅磐心经你爱给就给,不给,我绝不找你要。”

知道这是收服任清玉最好的机会,韩玉梁岂会在乎那么个男人练不了的步法,这种讨价还价,他随便就能答应十个八个——反正当年为了讨美人欢心,他也没少撒过武功秘籍。若非如此,估计还引不来那个心机深沉的袁淑娴。

“好,就此成交。等你脱身,我办完事回去家里,就将秘籍誊抄一份,你记下后烧掉,莫要留底。”

任清玉并未显得多么欣喜,而是缓缓垂下头,放松了身上的力道,带着一股不加掩饰的沮丧,轻声道:“我知道。我……已经收功了。”

他双眼一亮,将她臀肉扒开,果然,那光洁无毛丰腴细嫩的耻丘中央,本该被锁阴功收成一片粉肉的地方,缓缓张开一线,露出一个小指大小的孔。

那肉孔刚刚打开,就有一大滴淫蜜冒出,咕噜滚下。

他微微一笑,双手扶住她臀肉一拉,分腿站定,硕大龟头将湿润花瓣缓缓挤开,一寸寸滑了进去。

果然如他所料,比起那次强行破功之后侵入,这次她主动收功,下体并未脱力,那道道嫩肌紧得要命,换做不够坚挺的男人,怕是能勒到疼软。一片润滑淫液,仍然显得艰涩难行,他将龟头刚刚送入,酥麻滋味就阵阵传来,端的是销魂噬骨。

幸好经过叶春樱那奇媚无比的神器锻炼,如今的韩玉梁忍得还算轻松,运足房中术,尚可锁阳不射。

卡着膣口慢慢扭腰,他心想,既然一运秘术任清玉就本能运功抵抗,那索性就拿出当今社会的各种手段,来陪她好好玩玩吧。

瞄向旁边箱子,他不舍得抽出此刻爽快非常的肉棒,宁可多耗点真气,甩臂一挥,打开顶盖,瞅准那个细细长长可震动的后庭按摩棒,凌空一抓,拿到手中。

任清玉不知道背后的事,也无暇去管。她媚肉刚一被阴茎侵入,阵阵阳气便席卷而来,梧桐焚炼积蓄已久的心火顿时决堤,让她不得不紧咬下唇,苦苦忍耐,连起初为了咬他而弄破的地方,又重新咬出了血。

可韩玉梁想听的就是这种自傲女侠无法忍耐的淫叫。

他抓来一瓶润滑剂,厚厚涂了一层上去,跟着分开臀肉对准正在张缩的屁眼就是一插,毫不犹豫一推倒底,旋即将开关按下。

震动的声音被夹紧的臀肉吸收,并未传出多大。

但任清玉无法忍耐的长声哀鸣,却响彻了整间屋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