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5章 这得涨工资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有驾照吗?”上车后,许婷坐在副驾驶,刚扣好安全带,才想起这个很严肃的问题。

不出所料,林梓萌一边点火发动,一边说:“没有,懒得考。只在黑街开,无所谓的。等去了外邦,再考当地的驾照就是。”

韩玉梁已经早早把脑袋伸到打开的车窗外,没打算绑安全带,做好了随时跳车的准备。

许婷一贯看得开,她以前也不是没无证驾驶过,就转而问:“咱们这是要去哪儿?都上车了,总该说说目的地了吧?”

“我的保镖不是说他十几个人也一样能应付得来吗?”林梓萌哼了一声,很不屑地说,“我啊,对吹牛逼的男人最鄙视了,所以我带你们去试试。”

韩玉梁打了个呵欠,没精打采不说话。

许婷说要有个助手样子,换了一身挺保守的运动风装扮,连两条健美大长腿都藏进了七分裤里。

而林梓萌,画的妆和穿的衣服据说叫什么哥特风,身上不是暗红就是黑,看着跟刚死了爹妈似的丧气。

没有养眼源,韩玉梁的精神头顿时降到谷底。

许婷倒是没所谓,见缝插针定心练功,这股劲头比当初住在藏龙宝居中的韩玉梁都强出一截。

看着她耳根浅蜜色的皮肤上随着真气行走时隐时现的淡淡红晕,韩玉梁忍不住感慨,当初纵横江湖遍地好苗子的时候他压根没动过找传人的念头,到了这人人不练功全民爱上网的地方,反倒快养出个亲传弟子。

还是个漂亮丫头。

运功走了两个小周天,许婷感觉车速减慢,睁眼一看,皱眉问:“林梓萌,这是不是你学校啊?”

“已经不是了。”林梓萌减速拐弯,开上人行横道,也不管地上画的线,吭哧一下胡乱停稳,“我毕业了,你连雇主这点儿事儿都记不住吗?”

“你毕业了还回来干什么?高中暑假这会儿还有补课的学生们吧?”

“这个校区离黑街近,假期补课不准上晚自习还放学特早。”林梓萌熄火拿下钥匙,冷笑一声,“这会儿学校里早清静了,顶多有几个值班保安,怎么,怕了?”

许婷微微一笑,说:“怕当然是不怕,问题是咱们怎么进去呢?你穿得跟吸血鬼一样,保安不报警我看就是好事。”

“保安屁也不敢放,不信打赌。”林梓萌头也不回往校门走去,就跟为了挑衅一样,还摸出一根细长的烟,打火点燃,狠狠嘬了一口,扭头冲韩玉梁熟练地喷了个烟圈儿。

“咳咳咳……”韩玉梁行走江湖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呆惯了,那纯洁无暇的肺受不了这种荼毒,尤其这烟里还带着一股薄荷味儿,和平常闻见那些不太一样,忍不住就咳嗽了几声。

林梓萌得意地放声大笑起来,“你这么大的男人竟然不会抽烟吗?真他妈逊毙了。”

韩玉梁懒得跟这种心智未熟的黄毛丫头计较,双手插着裤兜往旁边躲开两步。

许婷捏着鼻子扇了扇风,“行了快走吧。你约在这儿,该不会是找了一帮高中男生来试老韩吧?那你医药费可得准备个大十几万咯。”

“没关系,韩玉梁不是我的保镖吗?他越能打我越高兴,说明我安全啊。”林梓萌拿腔拿调阴阳怪气地甩来一句,“反正他尽管打,赢了我负责,输了我管办后事。”

说着话走进了学校大门,屋里的保安连看都没看一眼,自顾自坐在空调出风口下打盹。

此时天已擦黑,四周的知了发了疯地叫,嘈吵无比,令人心烦意乱。

穿过两座教学楼中间的路,后面的操场用围墙隔开,锁着门。

但门已经被弄开,地上还掉着断了铁链子的锁。

还没走进大门,就能看到操场中间的假草皮上横七竖八停着几辆摩托,十几个半大小子光着膀子有站有坐,正叼着烟聊天。

林梓萌并不往里走,抬手冲着那边一指,说:“去吧,就那十几个,你都打趴下,我给你涨工资。”

韩玉梁微微一笑,跟着脸上突然一寒,冷冷道:“打死呢?你也负责么?”

林梓萌瞄他一眼,“我让你试试功夫,你干嘛要打死他们?”

“他们身上带着刀。”韩玉梁一脸严肃道,“若有谁想杀我,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林梓萌一愣,扭头往那边张望一眼,小声骂了一句脏话。

看来,那群小子带刀的事情,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这时,那帮小青年看到了林梓萌,蹲着的几个顿时站了起来。

林梓萌立刻往后退去,“你赶紧去吧,真……真要杀了,我让我爸帮你摆平。”

许婷皱了皱眉,小声说:“你怎么看起来那么紧张啊,这不是你叫来的人吗?”

林梓萌把烟头往地上一丢,用小皮凉鞋的尖头踩住狠狠一拧,“我难道还能说让他们过来挨揍啊?”

韩玉梁懒得磨蹭,早点解决就能早点回家上网,他活动着双臂往那边走去,高声道:“你们就是来跟我打的?”

“肏你妈,你就是那个追梓萌的?”一个声音嚷嚷道,脑袋太多,韩玉梁也懒得仔细去分是谁在喊。

反正都要打趴下,说那么多废话做甚。

他有心要将林梓萌震慑一下,省得以后那臭丫头再找麻烦,脚下展开身法,一个箭步,便窜出十余丈远,到了那群青年身前。

林梓萌瞠目结舌吓得新掏出来的烟都掉在地上,那些青年更是大惊失色,有位小个子甚至左右张望了一下,傻兮兮说了一句:“肏,摄像机在哪儿藏着呢?”

呼,韩玉梁双臂推出,六成寒冰烈火掌雄浑真力排山倒海般涌出。

为免将当头最近的那个青年直接拦腰打断,他用上隔山打牛的技巧,将掌力均匀铺开,小心打成一道扇形巨浪,拍向他们。

一掌玄阴,一掌至阳,打出的掌力便半边犹如三九寒冬,半边好似烈日当空。

那些小青年藏在腰后的西瓜刀都还没拔出来,就纷纷闷哼着往后仰倒。

要不是林梓萌对这些人的身份心知肚明,真得以为韩玉梁其实是个串通一帮人演戏骗钱的太极宗师。

掌力摊开,凝聚不到一处,对单人的伤害也就有限。

韩玉梁不愿惹麻烦,也懒得对这帮半大兔崽子大开杀戒,展开雨燕惊蝉的上乘身法,腾空而起,双足连踏,在倒地的这帮青少年胸口顺次踢下,犹如踩着他们跑过一般。

脚上凝了真气,瞄准的又都是胸前气海,辗转腾挪踏过,便都气息滞涩倒在地上,晕倒大半,剩下几个精壮些的,也一时间起不来身,四肢麻痹,只能呜呜闷哼,满脸不解。

韩玉梁把手插回裤兜,懒洋洋高声道:“林梓萌,过来验收吧。”

林梓萌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神,烟掉在地上,手里还攥着那个名牌打火机,涂成深色的小嘴儿半张着,呃呃两声,才结结巴巴挤出一句:“他……他怎么弄的?”

许婷一耸肩,“我哪儿知道,我要知道我就是侦探了,还用当助手吗?”

林梓萌不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迈开腿呱嗒呱嗒跑了过来,踩到草皮上后还因为鞋跟险些绊倒。

韩玉梁伸脚拨拉了一下一个小子的脸,不悦道:“你没对我说实话吧,这帮小子怎么说我是追你的?”

林梓萌哼了一声,扫视一圈确认没人能起来,才说:“我怎么没说实话?我说我找了十几个人试你,又没说跟我关系好。”

她踢了其中一个没晕过去的男人一脚,皱眉说:“以后不许再给我乱发信息乱留言了,搞对象搞对象……搞你妈啊,我爸是混道上的我就得找个校霸当对象?也不撒泡尿照照。丑的一逼。”

那男生身高体壮,但样子确实有些抱歉,一脸横肉上还满是痘印,红光粼粼。

韩玉梁迎着许婷走了两步,小声说:“你当初高中时候没被这样的人盯上过?”

“怎么没有,”许婷抱着手肘说,“不过他们搞不定我。跟你说,这种小混子欺软怕硬,凶巴巴吼两句,小姑娘一害怕软了,就敢往学校边小旅馆拽,我可敢吼回去,他砸玻璃我比他砸的还多还猛,他拿刀我拿的比他还长,没两次就不再找我麻烦了。就是之后一直有人编排我乱搞,说我是校鸡,盆腔炎啊性病啊什么的,挺烦的。”

韩玉梁瞥她一眼,笑道:“你可比你姐厉害多了。”

“我是我姐拉扯大的,”许婷笑呵呵回答,“我看着她婚后一直受欺负,不厉害点,我怎么保护她啊?”

韩玉梁没怎么关心过许娇过往那段婚姻的事,他已经霸占了的女人,没心情故意去提上一个男人找不自在。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有妞今晚睡。

他转身看向林梓萌,笑道:“雇主小姐,本事你验过了,这是不是该涨工资了?”

林梓萌又不是傻子,韩玉梁的本事亲眼所见,比功夫片男主角都夸张,脸色顿时好了几倍,就是口气还别别扭扭有点转不过来,硬梆梆地说:“我会跟我爸说一声的。”

“可以回去了吗?”许婷伸个懒腰,“我真喜欢你家那个大浴缸。”一边泡热水澡一边练功,反向寒玉床,舒服。

林梓萌哼了一声,往操场大门走去,“我的一天才开始呢,好不容易有了保镖不用在家憋着,回去干什么。”

许婷翻了翻眼,跟在旁边说:“你爸跟黑星社正面开战呢,你作为黑道家属有点自觉好不好?要是被黑星社的人绑架走,轮奸还是小事,拿来要挟你爸,你爸的地盘就全完蛋啦。”

林梓萌小巧的鼻翼翕张着,发出急促的气流声,接着,她愤怒地喊:“我凭什么为了他牺牲自由?又不是我求着他去混黑道的!他混黑道混到害死我妈,现在又要害死我,我还得感激他,为他着想,就因为他给我请了你们两个当保镖吗!”

许婷眨了眨眼,“可是不被抓走不被轮奸,呆在安全的地方,是对你自己有好处的事儿啊。说真的,你要被抓了,你爸可未必会牺牲自己的一切去救你。我觉得他也就到给你请个可靠保镖,把你放在比较安全地方的程度。你难道不为自己想想?”

“我想了。”林梓萌望一眼韩玉梁,“我要天天在家呆着,能憋死,现在有了个这么厉害的保镖,为什么不解放一下?黑街里危险,咱们可以去北城,去新区,我有钱,还能缺玩儿的地方?”

韩玉梁懒洋洋打了个呵欠,“别开太远,我晕车。”

“你真是……逊毙了。”林梓萌瞪着眼睛,打量他一下,对许婷说,“你们助手都不管他穿衣打扮的吗?你们侦探社不是就他干活吗,门面穿成这样,土得掉渣了好吧。”

许婷扑哧一笑,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说:“这身我也不喜欢,可他衣服轮不到我搭配啊,我就是个助手,小跑腿儿的,我们上头还有叶所长呢。”

“所长还管这个?”林梓萌不解地问。

“管,我们所长对老韩好得没话说,管吃管住,俩人钱都伙着花,他赚的都给所长管。”

林梓萌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原来是他老婆啊……那他老婆可够没眼光的,挑的这什么衣服,不会是个乡下妞吧?”

韩玉梁眼睛顿时眯起,一股隐隐的怒气浮上。

叶春樱此前的生活中并没有闯入过距离较近的男性,早早就成了孤儿,让父亲这个角色也随之失位。所以她对韩玉梁,一直是在努力学习,学习着用还很笨拙青涩的方式来照顾他。

她的能力也许不如早早就开始反过来照顾姐姐的许婷,但她的心意,没有人能质疑。

更不允许谁大放厥词。

就在韩玉梁刚决定略示薄惩的时候,许婷把林梓萌往身边一拉,微笑着说:“这可不能乱说,首先呢,那不是他老婆,就是所长,只不过他们关系很好,一直是伙伴。其次,审美这个只有差异,没有差距,你觉得那样的行头土,我还觉得你身上这个丧呢,瞧着怪不吉利的。最后,我得提醒你一句,我们老韩很偏心的,你说我不是可以,你要说所长哪儿不好,可小心他半夜摸进你屋里打你屁股。”

林梓萌扭头狐疑地看了一眼,发现韩玉梁的表情的确和刚才不一样,不服气地哼了一声,但嘴里还是说:“哦,好吧,算我没说。”

韩玉梁指尖凝好玄寒真气,本打算冲她臀沟下部弹上一下,让她肛门发麻上个把时辰,关不住屁夹不住屎。但看许婷有心协调,便卖她一个面子,笑道:“错了,说你不是也不行,我一样要半夜摸进屋里打屁股。”

“你敢!”林梓萌瞪眼回敬一句。

慢悠悠走出校门口,许婷过去提醒了一句保安记得到后操场收垃圾,三人回到车上。

但林梓萌还没选好目的地,拿出手机就开始联络朋友。

韩玉梁不愿闻车里的味道,索性下去在旁边溜达。

没一会儿,他的手机也响了。闪动的名字还让他有点意外,竟然是李曼曼。

怎么,这娘们守寡也没多久吧,这就憋不住了?

接触到的美人多了,韩玉梁对那么个孩子妈的兴趣就渐渐消失,但毕竟是个可用的屄,兴许调教调教还挺好用,就这么断了联系,还真有点不舍。

“喂,曼曼,你可好久没找我了啊。”

“叶大夫没跟你说吗?”她的声音听起来疲倦而憔悴,“我……最近很忙,要打工养家,毕竟……家里的顶梁柱没了。”

那件事不宜深谈,韩玉梁淡淡道:“那,找我什么事儿?”

“我先找了叶大夫……哦,对,现在是叶所长了。你们真的不再开诊所,去搞什么侦探社了?”

“嗯,我还是喜欢比较刺激的工作方式。”

“那你们还……还管推拿治病吗?”

啧,看来果然是憋痒痒了,韩玉梁笑道:“肯定是不再开门接诊了,不过既然咱们是熟人,等我有时间,上门给你按按就是。”

“不、不用。”李曼曼似乎有点惶恐,竟然拒绝了,“玉梁,我……我不是想那啥,也不是我自己看,是我有个朋友听我说了你的推拿手艺,一直犹犹豫豫不好意思找你,等下了决心,结果诊所又关张不干了。我也是觉得她有点苦,说找你帮忙,就按你给我推拿的法子,也……也给她解解心焦吧。”

有过肉体关系的男女,说起话来总是会少些顾虑,韩玉梁直率道:“怎么,又是个家里老公只采野花的?”

“不是。”李曼曼也坦诚了很多,“她老公硬不起来,两年多了。”

仿佛能猜出韩玉梁的心思,她马上又说:“你放心,绝对不是什么丑大妈,她叫燕雨杉,平常我们都喊她杉杉,虽然结婚有四年多了,但今年也就二十四,模样很漂亮的。人家以前就不住黑街,老公投资失败说是被骗了一大笔钱,才换房子搬到这边的。你给她推拿……反正肯定不亏。”

“要只是推拿推拿,我怎么也是亏吧?我现在又不指望每次那几十块按摩费。”韩玉梁兴趣不大,身边都是小少女,他又正盘算着怎么对付陆雪芊,已婚少妇还是往后排队去吧。

没想到,李曼曼略一犹豫,轻声说:“玉梁,我……我死了老公,心里觉得对不住他,不愿意再……再跟你有那荒唐事儿。我要好好工作,赚钱带孩子。可杉杉……她不一样,我是女人,我比你懂,我能感觉出来,她快憋疯了,我觉得,你稍微下点功夫,跟她能成。”

诶?这算什么?投之以木瓜,报之以琼瑶?投之以高潮,报之以拉皮条?

韩玉梁这边没做声,李曼曼那儿大概是察觉了什么,赶忙解释说:“你可别误会啊,我不是靠你做什么不正经生意呢……我、我真就是特别可怜杉杉。你不知道,那是个挺保守传统的姑娘,有次她打电话跟我诉苦,说她老公总是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连我都听出来她老公是在委婉说自己不在乎她出去找别的男人满足自己,可她就完全没明白过来。我跟她解释,她也不信。我是想着吧……你那手艺是真挺不错的,男人的本钱也强,兴许……你能帮她找回点做女人的乐趣呢?”

“嗯嗯……”韩玉梁沉吟片刻,要说不动心那是假的,他一个采花贼,已婚少妇里最看得上的,就是那种温良贤淑的内向女子,不情不愿还被他玩弄到一泄再泄的模样,绝对是男人最渴望的享受,“我是挺想帮你这个忙,可我手上现在有个委托正在做着。抽不出空啊。”

“哎呀,她又占不了你多久。你每次治疗不是顶多半个小时就结束么。你先用按摩推拿的法子跟她拉近关系,彼此都熟了,慢慢说通她了,剩下就不用我管了吧?”

这还真有上杆子急着把女人往他身边送的,他笑了笑,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带她来啊?我给她治快点。反正她要真按你说的,那应该有个十多分钟就好。”

“我下班要七点多了,杉杉倒是随时都有空,她还没孩子,在家当全职主妇收拾完家就没事儿了。这样,你今天有时间吗?我先带她让你治疗一次,这一次你们认识后,你们就自己联系吧,我忙得要命,不掺合了。”

“你是忙,还是不敢见我啊?”韩玉梁心中了然,笑着撩了一句。

“不敢见你。”李曼曼叹了口气,“我不是不想你,可我……总觉得那死鬼在天上盯着我呢,我心虚。行了你说吧,晚上我该去哪儿找你?”

“我今晚估计不行……”

韩玉梁刚说到这儿,身后不知何时打开的车窗里就传来林梓萌一句:“行,你跟她约地方吧,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大夫。我跟朋友九点多才见面呢,你约地方吧,我把你直接送过去。”

韩玉梁扭头望一眼,看来,这小姑娘已经对他的本事有了充沛的好奇心。

那正好,他不介意用那个杉杉来展示一下自己在这方面的能力。

“好吧,”他笑道,“曼曼,我晚上九点前有空,你说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我到时候过去。”

四十分钟后,在李曼曼家,韩玉梁带着许婷和林梓萌一起,认识了那位燕雨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