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55章 這得漲工資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你有駕照嗎?」上車後,許婷坐在副駕駛,剛扣好安全帶,才想起這個很嚴肅的問題。 book18.org

不出所料,林梓萌一邊點火發動,一邊說:「沒有,懶得考。只在黑街開,無所謂的。等去了外邦,再考當地的駕照就是。」 book18.org

韓玉梁已經早早把腦袋伸到打開的車窗外,沒打算綁安全帶,做好了隨時跳車的準備。 book18.org

許婷一貫看得開,她以前也不是沒無證駕駛過,就轉而問:「咱們這是要去哪兒?都上車了,總該說說目的地了吧?」 book18.org

「我的保鏢不是說他十幾個人也一樣能應付得來嗎?」林梓萌哼了一聲,很不屑地說,「我啊,對吹牛逼的男人最鄙視了,所以我帶你們去試試。」 韓玉梁打了個呵欠,沒精打采不說話。 book18.org

許婷說要有個助手樣子,換了一身挺保守的運動風裝扮,連兩條健美大長腿都藏進了七分褲里。 book18.org

而林梓萌,畫的妝和穿的衣服據說叫什麼哥特風,身上不是暗紅就是黑,看著跟剛死了爹媽似的喪氣。 book18.org

沒有養眼源,韓玉梁的精神頭頓時降到谷底。 book18.org

許婷倒是沒所謂,見縫插針定心練功,這股勁頭比當初住在藏龍寶居中的韓玉梁都強出一截。 book18.org

看著她耳根淺蜜色的皮膚上隨著真氣行走時隱時現的淡淡紅暈,韓玉梁忍不住感慨,當初縱橫江湖遍地好苗子的時候他壓根沒動過找傳人的念頭,到了這人人不練功全民愛上網的地方,反倒快養出個親傳弟子。 book18.org

還是個漂亮丫頭。 book18.org

運功走了兩個小周天,許婷感覺車速減慢,睜眼一看,皺眉問:「林梓萌,這是不是你學校啊?」 book18.org

「已經不是了。」林梓萌減速拐彎,開上人行橫道,也不管地上畫的線,吭哧一下胡亂停穩,「我畢業了,你連僱主這點兒事兒都記不住嗎?」 book18.org

「你畢業了還回來幹什麼?高中暑假這會兒還有補課的學生們吧?」 「這個校區離黑街近,假期補課不准上晚自習還放學特早。」林梓萌熄火拿下鑰匙,冷笑一聲,「這會兒學校里早清靜了,頂多有幾個值班保安,怎麼,怕了?」 book18.org

許婷微微一笑,說:「怕當然是不怕,問題是咱們怎麼進去呢?你穿得跟吸血鬼一樣,保安不報警我看就是好事。」 book18.org

「保安屁也不敢放,不信打賭。」林梓萌頭也不回往校門走去,就跟為了挑釁一樣,還摸出一根細長的煙,打火點燃,狠狠嘬了一口,扭頭沖韓玉梁熟練地噴了個煙圈兒。 book18.org

「咳咳咳……」韓玉梁行走江湖在山清水秀的地方呆慣了,那純潔無暇的肺受不了這種荼毒,尤其這煙里還帶著一股薄荷味兒,和平常聞見那些不太一樣,忍不住就咳嗽了幾聲。 book18.org

林梓萌得意地放聲大笑起來,「你這麼大的男人竟然不會抽煙嗎?真他媽遜斃了。」 book18.org

韓玉梁懶得跟這種心智未熟的黃毛丫頭計較,雙手插著褲兜往旁邊躲開兩步。 許婷捏著鼻子扇了扇風,「行了快走吧。你約在這兒,該不會是找了一幫高中男生來試老韓吧?那你醫藥費可得準備個大十幾萬咯。」 book18.org

「沒關係,韓玉梁不是我的保鏢嗎?他越能打我越高興,說明我安全啊。」林梓萌拿腔拿調陰陽怪氣地甩來一句,「反正他儘管打,贏了我負責,輸了我管辦後事。」 book18.org

說著話走進了學校大門,屋裡的保安連看都沒看一眼,自顧自坐在空調出風口下打盹。 book18.org

此時天已擦黑,四周的知了發了瘋地叫,嘈吵無比,令人心煩意亂。 穿過兩座教學樓中間的路,後面的操場用圍牆隔開,鎖著門。 book18.org

但門已經被弄開,地上還掉著斷了鐵鏈子的鎖。 book18.org

還沒走進大門,就能看到操場中間的假草皮上橫七豎八停著幾輛摩托,十幾個半大小子光著膀子有站有坐,正叼著煙聊天。 book18.org

林梓萌並不往裡走,抬手衝著那邊一指,說:「去吧,就那十幾個,你都打趴下,我給你漲工資。」 book18.org

韓玉梁微微一笑,跟著臉上突然一寒,冷冷道:「打死呢?你也負責麼?」 林梓萌瞄他一眼,「我讓你試試功夫,你幹嘛要打死他們?」 book18.org

「他們身上帶著刀。」韓玉梁一臉嚴肅道,「若有誰想殺我,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book18.org

林梓萌一愣,扭頭往那邊張望一眼,小聲罵了一句髒話。 book18.org

看來,那群小子帶刀的事情,也出乎了她的意料。 book18.org

這時,那幫小青年看到了林梓萌,蹲著的幾個頓時站了起來。 book18.org

林梓萌立刻往後退去,「你趕緊去吧,真……真要殺了,我讓我爸幫你擺平。」 book18.org

許婷皺了皺眉,小聲說:「你怎麼看起來那麼緊張啊,這不是你叫來的人嗎?」 book18.org

林梓萌把煙頭往地上一丟,用小皮涼鞋的尖頭踩住狠狠一擰,「我難道還能說讓他們過來挨揍啊?」 book18.org

韓玉梁懶得磨蹭,早點解決就能早點回家上網,他活動著雙臂往那邊走去,高聲道:「你們就是來跟我打的?」 book18.org

「肏你媽,你就是那個追梓萌的?」一個聲音嚷嚷道,腦袋太多,韓玉梁也懶得仔細去分是誰在喊。 book18.org

反正都要打趴下,說那麼多廢話做甚。 book18.org

他有心要將林梓萌震懾一下,省得以後那臭丫頭再找麻煩,腳下展開身法,一個箭步,便竄出十餘丈遠,到了那群青年身前。 book18.org

林梓萌瞠目結舌嚇得新掏出來的煙都掉在地上,那些青年更是大驚失色,有位小個子甚至左右張望了一下,傻兮兮說了一句:「肏,攝像機在哪兒藏著呢?」 book18.org

呼,韓玉梁雙臂推出,六成寒冰烈火掌雄渾真力排山倒海般湧出。 book18.org

為免將當頭最近的那個青年直接攔腰打斷,他用上隔山打牛的技巧,將掌力均勻鋪開,小心打成一道扇形巨浪,拍向他們。 book18.org

一掌玄陰,一掌至陽,打出的掌力便半邊猶如三九寒冬,半邊好似烈日當空。 那些小青年藏在腰後的西瓜刀都還沒拔出來,就紛紛悶哼著往後仰倒。 要不是林梓萌對這些人的身份心知肚明,真得以為韓玉梁其實是個串通一幫人演戲騙錢的太極宗師。 book18.org

掌力攤開,凝聚不到一處,對單人的傷害也就有限。 book18.org

韓玉梁不願惹麻煩,也懶得對這幫半大兔崽子大開殺戒,展開雨燕驚蟬的上乘身法,騰空而起,雙足連踏,在倒地的這幫青少年胸口順次踢下,猶如踩著他們跑過一般。 book18.org

腳上凝了真氣,瞄準的又都是胸前氣海,輾轉騰挪踏過,便都氣息滯澀倒在地上,暈倒大半,剩下幾個精壯些的,也一時間起不來身,四肢麻痹,只能嗚嗚悶哼,滿臉不解。 book18.org

韓玉梁把手插回褲兜,懶洋洋高聲道:「林梓萌,過來驗收吧。」 book18.org

林梓萌顯然還沒從震驚中回神,煙掉在地上,手裡還攥著那個名牌打火機,塗成深色的小嘴兒半張著,呃呃兩聲,才結結巴巴擠出一句:「他……他怎麼弄的?」 book18.org

許婷一聳肩,「我哪兒知道,我要知道我就是偵探了,還用當助手嗎?」 林梓萌不太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邁開腿呱嗒呱嗒跑了過來,踩到草皮上後還因為鞋跟險些絆倒。 book18.org

韓玉梁伸腳撥拉了一下一個小子的臉,不悅道:「你沒對我說實話吧,這幫小子怎麼說我是追你的?」 book18.org

林梓萌哼了一聲,掃視一圈確認沒人能起來,才說:「我怎麼沒說實話?我說我找了十幾個人試你,又沒說跟我關係好。」 book18.org

她踢了其中一個沒暈過去的男人一腳,皺眉說:「以後不許再給我亂髮信息亂留言了,搞對象搞對象……搞你媽啊,我爸是混道上的我就得找個校霸當對象?也不撒泡尿照照。丑的一逼。」 book18.org

那男生身高體壯,但樣子確實有些抱歉,一臉橫肉上還滿是痘印,紅光粼粼。 韓玉梁迎著許婷走了兩步,小聲說:「你當初高中時候沒被這樣的人盯上過?」 book18.org

「怎麼沒有,」許婷抱著手肘說,「不過他們搞不定我。跟你說,這種小混子欺軟怕硬,兇巴巴吼兩句,小姑娘一害怕軟了,就敢往學校邊小旅館拽,我可敢吼回去,他砸玻璃我比他砸的還多還猛,他拿刀我拿的比他還長,沒兩次就不再找我麻煩了。就是之後一直有人編排我亂搞,說我是校雞,盆腔炎啊性病啊什麼的,挺煩的。」 book18.org

韓玉梁瞥她一眼,笑道:「你可比你姐厲害多了。」 book18.org

「我是我姐拉扯大的,」許婷笑呵呵回答,「我看著她婚後一直受欺負,不厲害點,我怎麼保護她啊?」 book18.org

韓玉梁沒怎麼關心過許嬌過往那段婚姻的事,他已經霸占了的女人,沒心情故意去提上一個男人找不自在。 book18.org

今朝有酒今朝醉,今晚有妞今晚睡。 book18.org

他轉身看向林梓萌,笑道:「僱主小姐,本事你驗過了,這是不是該漲工資了?」 book18.org

林梓萌又不是傻子,韓玉梁的本事親眼所見,比功夫片男主角都誇張,臉色頓時好了幾倍,就是口氣還別彆扭扭有點轉不過來,硬梆梆地說:「我會跟我爸說一聲的。」 book18.org

「可以回去了嗎?」許婷伸個懶腰,「我真喜歡你家那個大浴缸。」一邊泡熱水澡一邊練功,反向寒玉床,舒服。 book18.org

林梓萌哼了一聲,往操場大門走去,「我的一天才開始呢,好不容易有了保鏢不用在家憋著,回去幹什麼。」 book18.org

許婷翻了翻眼,跟在旁邊說:「你爸跟黑星社正面開戰呢,你作為黑道家屬有點自覺好不好?要是被黑星社的人綁架走,輪姦還是小事,拿來要挾你爸,你爸的地盤就全完蛋啦。」 book18.org

林梓萌小巧的鼻翼翕張著,發出急促的氣流聲,接著,她憤怒地喊:「我憑什麼為了他犧牲自由?又不是我求著他去混黑道的!他混黑道混到害死我媽,現在又要害死我,我還得感激他,為他著想,就因為他給我請了你們兩個當保鏢嗎!」 book18.org

許婷眨了眨眼,「可是不被抓走不被輪姦,呆在安全的地方,是對你自己有好處的事兒啊。說真的,你要被抓了,你爸可未必會犧牲自己的一切去救你。我覺得他也就到給你請個可靠保鏢,把你放在比較安全地方的程度。你難道不為自己想想?」 book18.org

「我想了。」林梓萌望一眼韓玉梁,「我要天天在家呆著,能憋死,現在有了個這麼厲害的保鏢,為什麼不解放一下?黑街里危險,咱們可以去北城,去新區,我有錢,還能缺玩兒的地方?」 book18.org

韓玉梁懶洋洋打了個呵欠,「別開太遠,我暈車。」 book18.org

「你真是……遜斃了。」林梓萌瞪著眼睛,打量他一下,對許婷說,「你們助手都不管他穿衣打扮的嗎?你們偵探社不是就他幹活嗎,門面穿成這樣,土得掉渣了好吧。」 book18.org

許婷撲哧一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說:「這身我也不喜歡,可他衣服輪不到我搭配啊,我就是個助手,小跑腿兒的,我們上頭還有葉所長呢。」 「所長還管這個?」林梓萌不解地問。 book18.org

「管,我們所長對老韓好得沒話說,管吃管住,倆人錢都伙著花,他賺的都給所長管。」 book18.org

林梓萌哦了一聲,若有所思,「原來是他老婆啊……那他老婆可夠沒眼光的,挑的這什麼衣服,不會是個鄉下妞吧?」 book18.org

韓玉梁眼睛頓時眯起,一股隱隱的怒氣浮上。 book18.org

葉春櫻此前的生活中並沒有闖入過距離較近的男性,早早就成了孤兒,讓父親這個角色也隨之失位。所以她對韓玉梁,一直是在努力學習,學習著用還很笨拙青澀的方式來照顧他。 book18.org

她的能力也許不如早早就開始反過來照顧姐姐的許婷,但她的心意,沒有人能質疑。 book18.org

更不允許誰大放厥詞。 book18.org

就在韓玉梁剛決定略示薄懲的時候,許婷把林梓萌往身邊一拉,微笑著說:「這可不能亂說,首先呢,那不是他老婆,就是所長,只不過他們關係很好,一直是夥伴。其次,審美這個只有差異,沒有差距,你覺得那樣的行頭土,我還覺得你身上這個喪呢,瞧著怪不吉利的。最後,我得提醒你一句,我們老韓很偏心的,你說我不是可以,你要說所長哪兒不好,可小心他半夜摸進你屋裡打你屁股。」 book18.org

林梓萌扭頭狐疑地看了一眼,發現韓玉梁的表情的確和剛才不一樣,不服氣地哼了一聲,但嘴裡還是說:「哦,好吧,算我沒說。」 book18.org

韓玉梁指尖凝好玄寒真氣,本打算沖她臀溝下部彈上一下,讓她肛門發麻上個把時辰,關不住屁夾不住屎。但看許婷有心協調,便賣她一個面子,笑道:「錯了,說你不是也不行,我一樣要半夜摸進屋裡打屁股。」 book18.org

「你敢!」林梓萌瞪眼回敬一句。 book18.org

慢悠悠走出校門口,許婷過去提醒了一句保安記得到後操場收垃圾,三人回到車上。 book18.org

但林梓萌還沒選好目的地,拿出手機就開始聯絡朋友。 book18.org

韓玉梁不願聞車裡的味道,索性下去在旁邊溜達。 book18.org

沒一會兒,他的手機也響了。閃動的名字還讓他有點意外,竟然是李曼曼。 怎麼,這娘們守寡也沒多久吧,這就憋不住了? book18.org

接觸到的美人多了,韓玉梁對那麼個孩子媽的興趣就漸漸消失,但畢竟是個可用的屄,興許調教調教還挺好用,就這麼斷了聯繫,還真有點不舍。 「喂,曼曼,你可好久沒找我了啊。」 book18.org

「葉大夫沒跟你說嗎?」她的聲音聽起來疲倦而憔悴,「我……最近很忙,要打工養家,畢竟……家裡的頂樑柱沒了。」 book18.org

那件事不宜深談,韓玉梁淡淡道:「那,找我什麼事兒?」 book18.org

「我先找了葉大夫……哦,對,現在是葉所長了。你們真的不再開診所,去搞什麼偵探社了?」 book18.org

「嗯,我還是喜歡比較刺激的工作方式。」 book18.org

「那你們還……還管推拿治病嗎?」 book18.org

嘖,看來果然是憋痒痒了,韓玉梁笑道:「肯定是不再開門接診了,不過既然咱們是熟人,等我有時間,上門給你按按就是。」 book18.org

「不、不用。」李曼曼似乎有點惶恐,竟然拒絕了,「玉梁,我……我不是想那啥,也不是我自己看,是我有個朋友聽我說了你的推拿手藝,一直猶猶豫豫不好意思找你,等下了決心,結果診所又關張不幹了。我也是覺得她有點苦,說找你幫忙,就按你給我推拿的法子,也……也給她解解心焦吧。」 book18.org

有過肉體關係的男女,說起話來總是會少些顧慮,韓玉梁直率道:「怎麼,又是個家裡老公只採野花的?」 book18.org

「不是。」李曼曼也坦誠了很多,「她老公硬不起來,兩年多了。」 仿佛能猜出韓玉梁的心思,她馬上又說:「你放心,絕對不是什麼丑大媽,她叫燕雨杉,平常我們都喊她杉杉,雖然結婚有四年多了,但今年也就二十四,模樣很漂亮的。人家以前就不住黑街,老公投資失敗說是被騙了一大筆錢,才換房子搬到這邊的。你給她推拿……反正肯定不虧。」 book18.org

「要只是推拿推拿,我怎麼也是虧吧?我現在又不指望每次那幾十塊按摩費。」韓玉梁興趣不大,身邊都是小少女,他又正盤算著怎麼對付陸雪芊,已婚少婦還是往後排隊去吧。 book18.org

沒想到,李曼曼略一猶豫,輕聲說:「玉梁,我……我死了老公,心裡覺得對不住他,不願意再……再跟你有那荒唐事兒。我要好好工作,賺錢帶孩子。可杉杉……她不一樣,我是女人,我比你懂,我能感覺出來,她快憋瘋了,我覺得,你稍微下點功夫,跟她能成。」 book18.org

誒?這算什麼?投之以木瓜,報之以瓊瑤?投之以高潮,報之以拉皮條? 韓玉梁這邊沒做聲,李曼曼那兒大概是察覺了什麼,趕忙解釋說:「你可別誤會啊,我不是靠你做什麼不正經生意呢……我、我真就是特別可憐杉杉。你不知道,那是個挺保守傳統的姑娘,有次她打電話跟我訴苦,說她老公總是說些奇奇怪怪的話,連我都聽出來她老公是在委婉說自己不在乎她出去找別的男人滿足自己,可她就完全沒明白過來。我跟她解釋,她也不信。我是想著吧……你那手藝是真挺不錯的,男人的本錢也強,興許……你能幫她找回點做女人的樂趣呢?」 book18.org

「嗯嗯……」韓玉梁沉吟片刻,要說不動心那是假的,他一個採花賊,已婚少婦里最看得上的,就是那種溫良賢淑的內向女子,不情不願還被他玩弄到一泄再泄的模樣,絕對是男人最渴望的享受,「我是挺想幫你這個忙,可我手上現在有個委託正在做著。抽不出空啊。」 book18.org

「哎呀,她又占不了你多久。你每次治療不是頂多半個小時就結束麼。你先用按摩推拿的法子跟她拉近關係,彼此都熟了,慢慢說通她了,剩下就不用我管了吧?」 book18.org

這還真有上杆子急著把女人往他身邊送的,他笑了笑,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帶她來啊?我給她治快點。反正她要真按你說的,那應該有個十多分鐘就好。」 book18.org

「我下班要七點多了,杉杉倒是隨時都有空,她還沒孩子,在家當全職主婦收拾完家就沒事兒了。這樣,你今天有時間嗎?我先帶她讓你治療一次,這一次你們認識後,你們就自己聯繫吧,我忙得要命,不摻合了。」 book18.org

「你是忙,還是不敢見我啊?」韓玉梁心中瞭然,笑著撩了一句。 book18.org

「不敢見你。」李曼曼嘆了口氣,「我不是不想你,可我……總覺得那死鬼在天上盯著我呢,我心虛。行了你說吧,晚上我該去哪兒找你?」 book18.org

「我今晚估計不行……」 book18.org

韓玉梁剛說到這兒,身後不知何時打開的車窗里就傳來林梓萌一句:「行,你跟她約地方吧,真沒想到你還是個大夫。我跟朋友九點多才見面呢,你約地方吧,我把你直接送過去。」 book18.org

韓玉梁扭頭望一眼,看來,這小姑娘已經對他的本事有了充沛的好奇心。 那正好,他不介意用那個杉杉來展示一下自己在這方面的能力。 book18.org

「好吧,」他笑道,「曼曼,我晚上九點前有空,你說個合適的時間和地點,我到時候過去。」 book18.org

四十分鐘後,在李曼曼家,韓玉梁帶著許婷和林梓萌一起,認識了那位燕雨杉。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