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86章 寒風拂雪奪命劍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於理,林梓萌是作為保鏢的僱主,根據網上查來的職業道德,韓玉梁是應該有點犧牲奉獻精神努力保護她平安的。 book18.org

於情,之前不久才把她「肛肛好」了,不管怎麼計量,這也該算是他至少半個女人,就這麼看著從眼前摔下來啪唧碎成一灘,他心中必定是不情願的。 而且,葉春櫻和許婷就在身後看著,他自己的良心,也就在胸腔子裡看著。 他沒想過真去做一個大俠。 book18.org

可,也不能做個看著自己女人死而無動於衷的冷血動物…… book18.org

在掌風已經將要籠罩住張螢微後腦的那一刻,韓玉梁收回功力,停下了腳步。 渾身的傷口都在疼,想必,血已經流了不少吧。 book18.org

真沒想到,這輩子第一次浴血奮戰,竟然是為了那麼個滿口髒話性格彆扭的小姑娘。 book18.org

看著韓玉梁把手垂下,張螢微的表情變得非常奇怪,像是,因為驚愕而扭曲,甚至,超過了剛才初見到他沒死的時候。 book18.org

「你……你竟然為了她……收手了?」她沒有再逃,而是站在那裡,微微歪頭,極為不解地輕聲問。 book18.org

「這不就是你威脅我的目的麼。」韓玉梁嘆了口氣,不過並沒有真為了林梓萌搭進去小命的念頭,渾身筋肉依舊保持著隨時可以暴起的狀態,起碼,不妨礙逃命。 book18.org

許婷和葉春櫻不約而同舉槍瞄準張螢微,保持著安全距離沒有上前靠近。 「哼……哼哼……哼哼呵呵呵哈哈哈哈……」張螢微抱著肚子,突然以誇張的姿態大笑起來,「誰在威脅你啊!我就是想殺了她而已!我就沒想到自己還能活得成!你真的是韓玉梁嗎?是不是誰套了面具裝成你的樣子了啊?」 她一邊神神叨叨地說著,一邊往後緩緩退去,脖子和腳踝的血沒有止住,在地上留下兩道鮮紅的痕跡。 book18.org

「少廢話,我放了你,你放了她。一命換一命。你是『冥王』的寶貝,怎麼也比林梓萌值錢吧?」 book18.org

張螢微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奇異的狂態,那是自認無比了解女人的韓玉梁也看不懂的複雜神情,「你越這麼說,我越要殺了她!」 book18.org

她突然聲嘶力竭地大喊:「把她扔下來!現在!馬上!」 book18.org

那兩個大漢就像是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一樣,一聽到口令,馬上開始動作。 林梓萌望著下面的堅硬水泥地,頭暈目眩,本能拚命掙紮起來,雙手被綁在後面動彈不得,只好玩命用雙腳卡住窗框,口中嗯嗯嗚嗚,眼淚亂飆。 韓玉梁面色大變,顧不上去管喊完就跑的張螢微,提氣向著酒店門前便疾奔過去。 book18.org

掙扎間嘴裡的東西被頂了出來,林梓萌用盡了吃奶的力氣,大喊:「韓玉梁——!救我!救救我啊——」 book18.org

救星,從天而降。 book18.org

但,卻不是韓玉梁。 book18.org

一個穿著矯健運動裝的身影突然從樓頂出現,翻過圍欄,一躍而下。 是陸雪芊。 book18.org

嗆的一聲,她掌中「冰魄」凌空出鞘,足尖在窗外雨檐一點,側擰勾住,倒垂而下。 book18.org

那鋒利寶劍,瞬間便化作了徹骨寒風,拂過了那兩個男人的脖頸。 book18.org

她這門劍法名叫寒風拂雪,得自早年一位江湖前輩的絕學,那劍法原本名叫寒天吹雪,殺氣縱橫,凌厲無比,無奈她拿到的只是殘本,便改名叫寒風拂雪,劍意也與自身性子相合了幾分。 book18.org

殺意戾氣不比元祖,但對付兩個猝不及防的當代打手,已綽綽有餘。 寒光一閃掠過,兩顆表情猙獰的腦袋,便從林梓萌的雙肩前滾了下去。 大片猩紅,噴洒如霧。 book18.org

黏乎乎的血流了滿身,順著脖子往下淌,兩個腦袋摔下去,在地上砸得粉碎,林梓萌就算是黑幫老大的女兒,又哪裡經歷過這種陣仗,當即嚇軟了渾身的肌肉,本就沒了什麼力氣的雙腳,終於再勾不住窗框,被那兩個無頭屍體一壓,擠出了窗戶。 book18.org

身體傳來猛烈失重感的瞬間,她瞪眼看著地面,對自己說了句,完了。 可從小到大的事情才要走馬燈似的轉,一股力量突然勾住了她雙臂之間的繩子。 book18.org

陸雪芊雙腳死死夾住窗外雨檐鋼架,未拿劍的手,用力攥住了林梓萌背後的繩子。 book18.org

韓玉梁飛身一縱,壁虎游牆,迅速向上攀爬過去。 book18.org

此時此刻,他也顧不得陸雪芊這個要命的威脅就在旁側了。 book18.org

可他剛爬到三樓上方,就聽到林梓萌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尖叫。 book18.org

原來之前的掙扎中繩子就已經鬆了,此刻體重下墜,竟把繩索扯脫。 連陸雪芊都發出了一聲短促驚呼。 book18.org

林梓萌的身軀,就這樣墜落下來。 book18.org

「韓——玉——梁——!」 book18.org

在那撕心裂肺的求救尖聲中,韓玉梁不及細想,咬緊牙關,運足功力猛地一推牆壁,離弦之箭般橫飛而出,雙臂一抄將林梓萌抱在懷裡。 book18.org

他力量算得極准,想著將她抱緊,一起摔落在遠處那個廢棄花壇的軟泥之上,靠他內力運足墊在下面,可保兩人平安。 book18.org

但他忘了,自己正遍體鱗傷,還帶著沒消勁兒乾淨的麻醉藥。 book18.org

眼見落地時候有了偏差,他不得不運力一翻,將林梓萌的身軀從側方換到上面,除了肩背之外,連小腹雙腿也跟著當上了墊子。 book18.org

嘣的一下,兩聲驚叫,韓玉梁一條左腿正摔在花池邊上,即便他提前運好內力抵抗,並未直接斷掉,也足夠砸得他痛徹心扉,筋傷骨裂。 book18.org

不過,林梓萌總算是安然無恙,被他這保鏢救下來了。 book18.org

她爬起來,摸摸臉,摸摸地面,抬眼看向跑過來的許婷和葉春櫻,這才相信,自己真的活下來了。 book18.org

她激動地流下淚,扭身想要撲到韓玉梁懷裡狠狠吻住他。 book18.org

沒想到就在這時,一股力量突然從旁襲來,把她一下掃到了旁邊。 book18.org

旋即,一道森冷的光從她眼前閃過,釘入到韓玉梁的胸膛。 book18.org

那是陸雪芊的劍。 book18.org

她盯著韓玉梁勉力握緊劍鋒的雙手,冷冷道:「淫賊,受死!」 book18.org

許婷呆在了原地。 book18.org

她望見陸雪芊飄然而下,看著那身影持劍追去,卻沒想到,剛才還合作救了林梓萌一命的兩人,轉瞬間就成了這幅你死我活的態勢。 book18.org

這兩人的仇恨,竟然這麼大嗎? book18.org

她腦海中亂糟糟的念頭根本沒辦法順利整理,心中的氣憤就潮水一樣把一切淹沒。 book18.org

可她才舉起槍喊了一句老韓,耳邊就聽到了頗為清脆的一聲「砰」。 葉春櫻開槍了。 book18.org

之前打張螢微的時候,她都沒忍心瞄準要害。 book18.org

而這一槍,她瞄的是陸雪芊的眉心。 book18.org

這大概是許婷今晚最吃驚的一瞬間。 book18.org

她從沒想到過,能從葉春櫻臉上看到近似於殺氣的神情。 book18.org

陸雪芊的武功不如韓玉梁,但也並不到有極大差距的地步,她在陸南陽家躲藏這些日子,一樣也保持了江湖人的良好習慣,先煞費苦心將陌生環境下最危險的東西盡所能地了解一番。 book18.org

所以她知道槍是什麼東西,也知道子彈有多麼危險。 book18.org

看到葉春櫻舉槍的同時,她就猛地將「冰魄」從韓玉梁掌中抽了出來——他本就在運力外推,順勢而為輕而易舉。 book18.org

當的一聲,她回封在眼前的劍刃上就冒出了一朵刺目火花。 book18.org

這還是陸雪芊第一次抵擋真槍實彈,手腕發麻不說,連視若生命的寶劍都有了略微變形。 book18.org

她心下大驚,不僅因為突然知道了子彈的厲害,也因為,眼前竟有兩個年輕女子肯為了韓玉梁向她動手。 book18.org

她劍光一掃,向後飄然退開十餘步,怒道:「你們竟要庇佑這種惡貫滿盈的淫賊麼!」 book18.org

許婷舉起正在瞄準的槍,頓時遲滯了一下。張螢微那因為殺意而扭曲的五官中所包含的恨意,在這一剎那閃過了她的眼前。 book18.org

但葉春櫻又一次摟下了扳機。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當! book18.org

陸雪芊的劍鋒,又一次在眉心前掃過,擋下了這發子彈。 book18.org

但那個時代削鐵如泥的寶劍,也快要敵不過現代武器兇猛的蹂躪。 book18.org

葉春櫻突然扭臉,厲聲說道:「許婷!你為什麼不開槍!你要看她殺掉韓大哥嗎!」 book18.org

許婷被她這一句說得渾身一抖,手指不自覺一緊,砰的開了一槍。 book18.org

但根本沒有瞄中陸雪芊,子彈遠遠飛向酒店外牆,打出一蓬小小的火花。 「黑白不分的女人!」陸雪芊怒喝一聲,展開身形,迅速向葉春櫻欺近。 顯然,在她心目中,許婷可以算是被迷惑的可以挽救的女人,而葉春櫻,已經無可救藥。 book18.org

「是黑是白憑什麼由你斷定!」葉春櫻大聲怒喝,雙臂穩穩端起,一槍射向陸雪芊落腳之處,預判奇准。 book18.org

陸雪芊避無可避,垂劍一掃,劍鋒又是一震,傷痕累累。 book18.org

「公道自在人心!」她柳眉倒豎,殺氣騰騰,卻一時間不知該如何處理葉春櫻那絕不輕易擊發,打出後便神准無比的子彈。 book18.org

「我也是人,我有我的公道!」葉春櫻怒目而視,沒有絲毫退讓之色。 「他是淫賊!壞了不知多少良家女子清白!」 book18.org

「你親眼見到了嗎!就算親眼見到,你知道不是兩廂情願嗎!就算不是兩廂情願,強姦犯輪的到你判死刑嗎!你以為你是誰!」 book18.org

這時,林梓萌哆哆嗦嗦摸了一下韓玉梁的胸口,看著已經閉目躺倒的他,和自己手上摸到的溫熱血漿,帶著哭腔喊:「你們別吵了……來……來救救他啊。他是色狼怎麼了……我就願意給他肏,關你屁事……許婷,叫救護車,叫救護車啊!」 book18.org

陸雪芊冷冷一瞥,扭身就要再去動手。 book18.org

葉春櫻毫不猶豫再次開槍。 book18.org

火星四射。 book18.org

許婷拿出手機,逃難一樣轉過身,哆哆嗦嗦撥號。 book18.org

但指頭才劃了幾下,就聽到葉春櫻大聲說:「不能等救護車了!你們兩個,把韓大哥架去西北角,我們開來的車在那兒。」 book18.org

「哦,好!」林梓萌立刻站起來,雙腿打擺子一樣晃著,拚命把韓玉梁壯碩的身軀抱起。 book18.org

許婷的眼神有些茫然,並沒有動。 book18.org

葉春櫻顧不上看她的表情,卻像是猜到了她在想什麼一樣,滿懷憤怒說:「我知道你心裡對韓大哥某些行為很鄙視,你要覺得他該殺,那你就去沖他開槍吧!我要盯著你招惹來的這個瘋女人,我管不了你!」 book18.org

林梓萌使盡渾身力氣才把韓玉梁扛起半邊肩膀,氣得大叫:「你還不過來幫忙!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 book18.org

陸雪芊厲聲道:「許婷!你這樣有正義感的好女子,對這種淫賊,為何不能痛下殺手!」 book18.org

「啊啊啊啊——」許婷突然爆出一聲尖銳的嘶號,抬手舉槍向著陸雪芊摟下扳機,一邊開槍一邊發泄般大喊,「他一次次當著我面救人,來之前還救了我姐,不就是好色嘛!有什麼大不了的啊!也沒見他把我強姦了!是,你是好人!可好人就不會犯錯嗎!好人就能想殺誰殺誰了?葉姐也是好人,如假包換的大好人,你怎麼不讓她一槍打死你啊!」 book18.org

子彈一直打光,許婷猛擦了一把臉上的淚,甩手把空槍狠狠丟了過去,跑來幫林梓萌扛起韓玉梁,咬牙邁開步子。 book18.org

那些子彈沒有都打向陸雪芊,但也沒有全部打飛。 book18.org

就在陸雪芊集中注意力揮劍格擋那些毫無章法所以格外難以預判的子彈時,葉春櫻再次開槍了。 book18.org

一股熱辣辣的痛楚鑽入右肩,衝力帶得她身子一歪,險些就要踉蹌摔倒。 來到這時代後沒什麼機會積累經驗,致命的弊端,便在此時顯現。 book18.org

葉春櫻雙手緊握,額上儘是密布汗珠,但指掌卻穩如磐石,語氣中也沒有半點猶疑,「我不想殺人,你不要逼我。」 book18.org

陸雪芊瞪著她,「你沒殺過人。」 book18.org

「沒有。但你非要殺韓大哥,那……我就殺你。」 book18.org

「為什麼?」 book18.org

「因為他救過我。」 book18.org

「那是因為他貪圖你的美色。他為了勾搭女子上手,什麼法子也肯用,不擇手段!」 book18.org

「那他也救了我。這一點不會因為任何事而改變。」葉春櫻的眼睛像是兩顆漆黑的寶石,閃動著不可動搖的光芒,「我知道他不是好人,但我也知道他不是無可救藥的壞蛋!我正在盡我一切努力去改變他,即使要搭上我這個人做代價,我也心甘情願!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你變得如此偏激,但我得告訴你,讓一個壞人變好,比讓他死去有意義得多!」 book18.org

「你知不知道他做過什麼?」 book18.org

「你是不是殺過人?」 book18.org

陸雪芊傲然道:「我當然殺過,我只恨一雙手,不夠殺盡天下歹徒!」 「你是警察?」 book18.org

陸雪芊握緊劍,「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book18.org

「你憑什麼決定誰該死?」 book18.org

「憑我手中有劍,心中有義。」 book18.org

「我手裡有槍,我心裡也有義,我覺得你該死,你是不是就成了歹徒?」 陸雪芊一怔,旋即怒道:「與韓玉梁那種淫賊同流合污的女人,也配稱心中有義!無恥!」 book18.org

葉春櫻餘光瞥到那邊三人已漸行漸遠,暗暗鬆了口氣,看陸雪芊暫時沒有動手的意思,悄悄交替將掌心的冷汗擦了擦,緩緩說:「我以前是醫生,我沒殺過人,但我救過的人,一定比你多。如果你這樣憑自己判斷就隨意殺人的罪犯都能叫心中有義,那我更沒什麼不配的。你可以在南城區任何認識我的人那裡打聽,社區診所的葉春櫻大夫,是不是一個好人。」 book18.org

「偽善是可以欺騙愚民的。」陸雪芊本不愛做口舌之爭,可眼前這個女子讓她心底產生了動搖,還無比煩躁,她極其不喜歡這種感覺,那……竟有些近似挫敗。 book18.org

「我最討厭那些看到幾個偽善者,就覺得天下沒有真好人的傢伙。」葉春櫻繃緊面孔,帶著幾分憤怒說,「我救人,你殺人,你還好意思諷刺我偽善。」 「韓玉梁不止殺人,還先奸後殺!這種惡賊,若不誅滅,天理難容!」陸雪芊刷的一下將劍提起,遙遙指著葉春櫻,「你已鬼迷心竅,不可救藥了。」 「你的證據呢?」葉春櫻的槍也再次對準了陸雪芊的眉心,「我的確聽說過他有一次險些犯下那樣的罪,但那個差點被他殺了的女生,害死了至少幾十個人,剛才還要殺掉林梓萌。該殺的人,難道只有你能殺?韓大哥殺,就成了死罪?」 「可他不只是殺!」陸雪芊今些日子一直與陸南陽繾綣纏綿,冰清訣大受影響,葉春櫻眼中做不得假的清澈又讓她不自覺心浮氣躁,此刻氣得連面頰都紅了幾分,「的確有些女子並非善類,可殺死之前還要淫辱,豈是正道所為!」 葉春櫻平靜地說:「韓大哥如果真的那麼做了,的確不對,但我相信他有改正的機會。他也能成為一個鏟盡世間不平事的大俠,只不過我會努力影響他,讓他不要那麼不問青紅皂白,不要那麼偏激固執。」 book18.org

這諷刺陸雪芊豈會聽不出來,她踏前一步,咬牙道:「我看你並非歹類,本無置你於死地的決心,不料你巧言善辯,心機叵測,黑白不分,包庇惡徒,你與韓玉梁,倒真是般配。」 book18.org

「謝謝你。」葉春櫻淡淡說道,「我很高興聽見有人說我配得上韓大哥。可惜論本事,我還差得遠呢。」 book18.org

「納命來!」陸雪芊眼中殺機迸發,雙足一錯,身形如電,曲折連踏,迅速逼近葉春櫻。 book18.org

可沒想到,葉春櫻攜帶的武器,並不只是手裡的槍。 book18.org

她來之前為了以防萬一,保住許嬌平安後驅車拐了一趟事務所,從自己近期陸續採購的裝備中挑選了幾件。 book18.org

所以才會來的稍微遲了一些。 book18.org

她輕輕一掀衣擺,熟練地用拇指撬掉保險,將一個閃光彈丟到了自己面前,閉上了眼。 book18.org

這是她自己的判斷。 book18.org

她之前就一直猜測,韓玉梁不屬於這個時代,甚至,可能不屬於這個世界。 陸雪芊顯然是和他來自一處的人,而且,看起來適應得更差,更笨拙。 所以她相信,陸雪芊躲不過去。 book18.org

即使躲過去了,也沒關係。 book18.org

那看起來很鋒利的寶劍如果割掉她的腦袋,想必不會很痛。 book18.org

韓大哥救過她不止一次,她能還了這回,至少,死也瞑目了。 book18.org

不過陸雪芊的確中招了。 book18.org

她並不知道那金屬疙瘩是什麼東西,看外形下意識覺得是手雷,可又不明白為什麼葉春櫻要扔在自己身前不遠。她覺得是什麼更古怪的恐怖暗器,便下意識停住腳步,定睛看了過去。 book18.org

下一秒,閃光彈炸開了刺眼的白光。 book18.org

儘管不是軍用的震撼型,閃光彈爆裂的聲音也依舊刺耳,葉春櫻睜開眼後,迅速深吸口氣猛拍兩下頸側緩解持續的耳鳴引發的淡淡眩暈,跟著馬上舉起了槍。 book18.org

陸雪芊受傷的右臂垂著,左掌握著有些變形的寶劍,正在對著看不見的敵人揮舞。 book18.org

葉春櫻端穩槍,摟下扳機。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當! book18.org

噹啷! book18.org

劍身與劍鍔連接的地方被打斷。 book18.org

反射著森冷寒光的劍刃,凌空轉了兩圈,摔落在地上。 book18.org

陸雪芊睜開緊閉的眼,視力隨著眼神中的殺氣一起恢復。 book18.org

但她馬上就意識到,打斷劍之後,葉春櫻是可以繼續開槍的。 book18.org

葉春櫻並沒有,她只是保持著瞄準陸雪芊小腿的姿勢,靜靜地望著她。 「為什麼沒有殺我?」 book18.org

「我還沒殺過人,如果可以的話,今後我也不想殺人。」 book18.org

陸雪芊彎下腰,撿起那截斷劍,收進劍鞘,臼齒後的肌肉因用力而微微跳動,「不妨告訴你,我只要有機會,依然會不惜一切代價去殺韓玉梁。」 book18.org

「那麼,我也一樣不會不惜一切代價來保護他。就像,他曾經保護我的時候那樣。」 book18.org

「他是為了得到你的人!」 book18.org

葉春櫻露出一個略有些落寞的微笑,「沒關係,我……也一樣是因為想得到什麼,我並不是那麼無私的傻瓜。」 book18.org

「你叫葉春櫻,對麼?」 book18.org

「是的,樹葉的葉,春天櫻花的春櫻,這是我爸爸起的名字,他非常喜歡,我也一樣。」 book18.org

陸雪芊緩緩往後退去,「我不知道韓玉梁在這個世界到底都做了什麼,為了你今晚所做的事,我願意再去了解一下。也許,了解之後,殺他時,我會給他一個痛快。」 book18.org

葉春櫻沒有接茬,而是很誠懇地說:「打斷了你的劍,很抱歉。不過,那如果是殺人的兇器,也許斷掉反而是好事。」 book18.org

「那僅僅是對奸惡之輩的好事。」 book18.org

在這樣的交談中,兩人越離越遠。 book18.org

但直到最後她們消失在彼此視野的極限之前,兩雙同樣堅定明亮的眼睛,仍在專注地對視著。 book18.org

而陸雪芊都已從視野中消失良久,葉春櫻的槍,依然穩穩端在面前。 就像是她已經把一切,都緊緊握在了自己的雙掌之間。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