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53章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俠以武犯禁。 book18.org

陸雪芊十四歲踏足江湖闖蕩,不到十五,就已經殺過第一個人。 book18.org

十七歲時,她已是北關數州盜匪聞風而逃的女俠,再也不會像殺第一個人的時候那樣需要扶著樹嘔吐。 book18.org

她今年雙十有餘,寶劍「冰魄」帶走的惡魂,早已超過百人。 book18.org

強淫民女,在她看來是一等一的罪。 book18.org

當誅無疑。 book18.org

她不算見多識廣,但她知道,即便趙婉自身也是個女人,她對陸南陽所做的事,已和脅迫逼奸無異。 book18.org

若不是感恩陸南陽提供居所容身,並悉心教導此世種種之恩,或是不知道她們之間的親戚關係,此刻趙婉的頭,已經在地上。 book18.org

所以陸雪芊並不是在開玩笑。 book18.org

陸南陽看出來了,她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趕忙用力搖了搖頭,小聲說:「不行,不行的,那……那犯法。」 book18.org

陸雪芊微微一笑,道:「不必在意那些旁枝末節,你只說,你要不要她死。我生平最恨便是逼姦婦女之輩,她死不足惜。你若不是我的恩人,又喊她一聲姐姐,我方才就已出手。」 book18.org

陸南陽打了個寒顫,但心裡還是湧出一絲暖意,至少,她能確定,陸雪芊此刻眼中的關懷並非虛情假意,也沒有其他企圖。 book18.org

她都不記得,自己多久沒有得到過這樣單純無雜質的關切了。 book18.org

「雪芊,我不是跟你說過嗎,現代社會很複雜的……不是你可以揮劍斬盡不平事的世界了。而且,那是我表姐,我的生活……都是她給的,她從我這裡要走一些回報,也是理所應當的事。」陸南陽拿出了說服自己的那些理由,輕輕拉住陸雪芊的手,絮絮叨叨地說了起來。 book18.org

人都有傾訴的需求。 book18.org

陸南陽滔滔不絕說了半天,突然意識到,自己上次這樣跟人推心置腹毫無保留地交流,竟然還是初中時和交好的閨蜜抱怨弟弟們給她人生帶來的不可逆變化。 book18.org

一股酸澀從心底湧出,在她嘴上說出「沒關係,這些年下來我也習慣了」的時候,陸雪芊抬起手,用略有些發硬的指肚擦過她的眼角,柔聲道:「可你看上去很苦。」 book18.org

瞬間,淚眼決堤,奔流泉涌。 book18.org

「雪芊……可……可不可以……抱抱我……」陸南陽雙手掩面,抽泣著哀求。 book18.org

陸雪芊並不太習慣與人有過近的身體接觸,男人自然是殺無赦,女人,其實也一樣讓她感到緊張。 book18.org

女子行走江湖,本就比男人承擔著更多的惡意和更大的壓力,刺蝟一樣豎起防衛屏障,已經成了烙印在她心底的本能。 book18.org

但所謂俠義,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 book18.org

陸雪芊輕輕嘆了口氣,張開雙臂,略顯笨拙地擁住了陸南陽。 book18.org

陸南陽緊緊抱住她的腰,放聲大哭。 book18.org

比起一個人端著啤酒罐坐在床角,看著無聊透頂的娛樂節目默默流淚,這會兒,有一個溫暖柔軟的懷抱可以讓她盡情宣洩出所有眼淚的滋味,真是太幸福了…… book18.org

即便積累的情緒無法在這短短的十幾分鐘里完全傾瀉出去,陸南陽依然感到一陣打心底的輕鬆。 book18.org

她靠在陸雪芊懷裡,放棄了用迷藥的打算。 book18.org

她不想用任何手段來走捷徑,她決定,就靠自己的真心來努力爭取陸雪芊的青睞。 book18.org

她不奢求陸雪芊會愛上她,畢竟兩人的性取向很可能並不一致。 book18.org

她只希望能感動對方,讓陸雪芊給她一個親吻擁抱的機會。 book18.org

一想到性取向的問題,陸南陽突然清醒了幾分。 book18.org

韓玉梁,這個名字不就是現成的試探道具麼。 book18.org

穿越過來這些天,陸雪芊除了拚命學習這個時代的新東西來安撫內心的惶恐之外,提到最多的,就是韓玉梁這個名字。 book18.org

而現在,韓玉梁的人已經近在咫尺。 book18.org

陸南陽知道林梓萌住在哪兒,她想讓陸雪芊給那孩子當保鏢,也有趁機躲進那邊住一段時間,好在追求陸雪芊期間不受趙婉打擾的如意算盤。 book18.org

現在這算盤被韓玉梁一巴掌拍碎了,更大的危機感籠罩在陸南陽心頭,她咬咬唇,擦擦淚,想了一想,輕聲說:「對了,雪芊,你之前一直跟我說讓我幫你打聽的那個人,就那個叫韓什麼的……」 book18.org

「韓玉梁!」陸雪芊立刻咬牙切齒道,「你有他的消息了?」 book18.org

陸南陽趕忙搖頭,垂下目光躲開視線,大聲說:「我、我就是想多知道點他的事,不然……我怎麼幫你找嘛。」 book18.org

陸雪芊哦了一聲,微微蹙眉,道:「對,我到這地方後心思亂了,竟忘了此事。只說個名字和大概相貌,大概不太容易打聽。」 book18.org

她拍了拍陸南陽的肩膀,柔聲道:「不過你此刻心緒不寧,對你說那惡賊的種種行徑,只會讓你更加恐懼。你還是先去洗個澡,放鬆下來,等躺下休息前,我慢慢講給你聽。」 book18.org

沒有被追問,陸南陽反而鬆了口氣,心底隱隱竊喜,看來她的心情倒比那個什麼韓玉梁重要幾分。 book18.org

她點點頭,飛快從衣櫃中翻出替換的睡裙內褲。走到門邊,她握住那渾圓光滑的冷硬金屬把手,輕輕撫弄了一下,還是忍耐不住今晚沒能達到高潮帶來的焦躁,裝著膽子說:「雪芊,那個……你能幫我擦擦背嗎?」 book18.org

陸雪芊不疑有他,嗯了一聲,道:「你到時叫我便是。」 book18.org

得寸,就該試著進尺,否則,要如何試探出行為的邊界? book18.org

陸南陽舔了舔嘴唇,緊張地又問:「雪芊,你……也兩天沒洗了吧,要不要,一起沖一個?我也幫你……搓搓背。」 book18.org

陸雪芊愛潔不假,但行走江湖哪裡能有當今衛浴的便利,往往十天半月才能得個機會泡在水裡享受一次,至於熱水,更是只能靠運氣碰,趕上有勤快小二的客店,才能盡情放鬆一晚。 book18.org

所以二十四個時辰不洗,對她來說司空見慣。 book18.org

更何況來了之後潔牙有方,洗面便捷,周遭環境乾淨,身上衣料柔軟順滑,她並不覺得有多難過。 book18.org

可她聽出了陸南陽的期待。 book18.org

她以為那是趙婉給陸南陽留下的恐懼在作祟,便微微一笑,放下劍站了起來,「那,你今晚便教教我,那名為沐浴露之物,究竟該如何使用吧。」 book18.org

先前被趙婉強行扣在頭上的不悅一掃而空,陸南陽的呼吸都因為由身及心的狂喜而急促起來。 book18.org

之前幫陸雪芊拿替換衣服的時候,教陸雪芊用浴室的時候,為陸雪芊用吹風機看著她驚訝發愣樣子的時候,陸南陽都沒能看到她真正赤裸裸的模樣。 book18.org

陸雪芊在這麼悶熱的天氣中,依然堅持穿能遮蓋住腿和胳膊的睡衣,能看到的地方,實在不多。 book18.org

陸南陽只能窺見一鱗半爪,猜測著那充滿吸引力的嬌軀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book18.org

一想到今晚終於有機會看到陸雪芊的所有,陸南陽就感覺自己的下體深處都在因急切的渴望而收縮。 book18.org

可她不敢表現出來,她只能克制著水面下的雀躍,僅在唇畔綻放出冰山一角的微笑。 book18.org

她壯著膽子猜測,會不會是今晚趙婉讓陸雪芊聽到的東西,激活了某種原本沒有被發現的東西呢? book18.org

畢竟,陸雪芊的言語之間,也和曾經的她一樣,充滿了對男性的排斥。 book18.org

走進浴室後,陸南陽覺得更加緊張,她儘量自然地脫掉身上的睡裙內褲,疊放在外面的衣物籃中。 book18.org

在她下垂的視野中,陸雪芊的腳輕輕踢掉拖鞋,曲起腿,褪下了純棉睡褲。 book18.org

陸南陽覺得身體都有些僵硬,她保持著彎腰放衣服的姿勢,手掌不自覺地攥緊了還沒放開的內褲,她看著那熟悉的褲管離開了一雙勻稱筆挺的腿,亮出了讓她自慚形愧的曲線。 book18.org

纖細的足踝上,腿肚緊湊上提,並不需要踮腳,整條小腿就呈現出充滿力量感的線條,在膝蓋處收束後,順滑上延,把她的目光引向渾圓緊實的雪白雙股。 book18.org

頭扭得有點過勁兒,頸骨發出了輕輕的一聲嘎巴,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紅著臉起來往裡走去,給浴缸放熱水。 book18.org

她暗暗罵了自己兩句不爭氣,又不是沒經驗的小菜鳥,出櫃後的性伴侶算上趙婉雖說只有剛好一巴掌,但每一個在一起的時候做的次數都不少啊,怎麼陸雪芊來跟她一起洗個澡,就讓她臉紅心狂跳,肚臍下小腹中的某個位置一陣陣發暖,把一股微妙的酸癢熱烘烘暈染下去。 book18.org

忍不住夾了夾腿,她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和第一個女友在一起的時候,緊張又興奮,一張嘴巴乾燥到分泌不出唾液,一張嘴巴濕潤到里三層外三層快兜不住口水。 book18.org

她深呼吸了幾次,儘量平靜地轉過身,努力保持自然的表情,看向陸雪芊,「雪芊,咱們先沖沖吧,一會兒浴缸水好了,你再泡。」 book18.org

就這麼短短一句話,她的調門都有點變形。 book18.org

因為走進來的陸雪芊,已經一絲不掛。 book18.org

她的黑髮仿佛出生後就沒有修剪過,瀑布般披散在背後,青絲末梢直達膝窩。 book18.org

在一頭秀髮的襯映下,她的身軀顯得更加白皙。不似她平時露出的手腳面孔,日曬風吹多少有些江湖生活的艱辛痕跡,那些總被厚實衣裙保護的肌膚,當真擔得起雪肌玉膚的形容,溫潤滑嫩。 book18.org

以現代的眼光來審視,陸雪芊的身段並不算上佳,沒有豐乳肥臀,而是顯得瘦削結實,曲線像是走秀的頂級模特,但沒有一處骨感,肌膚下的所有空間,仿佛都被彈性十足的肌肉充填。 book18.org

陸南陽在與伴侶的同性關係中,一直是處於主動服務或者說侵略性較強的那個,即使是對趙婉,也大都是由她來主導兩人的性愛流程,趙婉僅僅口頭指揮。 book18.org

換句話說,她是僅在性愛中表現出強勢需求的T。 book18.org

可面對陸雪芊,她湧上的慾望,卻充滿了被動傾向。 book18.org

她一樣想要含住陸雪芊淺櫻色的嬌美乳頭,想要用指頭探索她潮濕嬌嫩的蜜壺內部,想要親吻那迷人的身軀,舔過每一寸從未被開發過的肌膚。 book18.org

但她更想被陸雪芊這麼做。 book18.org

僅僅是想像陸雪芊把自己壓制侵犯的畫面,陸南陽的身體就已經泛起了動情的紅暈。 book18.org

她頭一次如此強烈地想要徹底打開自己,去接受對方的一切。 book18.org

「你在忍耐什麼?」陸雪芊沒有打開花灑,而是走到了陸南陽身前,低頭望著赤裸的她。 book18.org

陸南陽一怔。 book18.org

她望向陸雪芊的眼睛,突然,找到了一絲熟悉的神情。 book18.org

陸雪芊也在興奮。 book18.org

只不過,那興奮中還混雜著些許疑惑,看來,她還處於迷茫期,還沒有認清自己的需求。 book18.org

陸南陽想,如果她錯過這次機會,並因此而再也得不到陸雪芊,她將被名為悔恨的巨獸一口一口撕碎吞噬,永世不得超生。 book18.org

「我……在忍耐著……不去想要親你抱你。」她緩緩說了出來,隨著解放開的心情,淡淡的暖流潤濕了她的入口,讓她隨時可以把那溫潤的黏液塗抹在腫脹的陰蒂上,望著陸雪芊誘人的裸體瘋狂自慰。 book18.org

陸雪芊的語調依舊平靜,「就像你對你表姐做的那樣?可我並沒有讓你這麼做。」 book18.org

陸南陽的聲音變大了幾分,「因為我喜歡你!雪芊,我……我不喜歡男人,我喜歡的是女孩子,我表姐的確……的確強迫我做過很多事,我不是很情願,但對你做同樣的事……我會非常開心,非常非常開心。」 book18.org

浴室安靜下來,僅剩下水龍頭向浴缸里嘩啦啦傾瀉而下的聲音。 book18.org

火熱起來的心漸漸沉入一片冰冷,陸南陽低下頭,沮喪地捂住了臉。 book18.org

「我也不喜歡男人。」陸雪芊開口的同時,扳開了花灑,溫熱的水衝下,打在她赤裸之後氣質截然不同的嬌軀,一顆顆水珠沿著肌肉的紋理滑下,在她腳下盤旋著匯入地漏,「可我並不知道你想做什麼。只是親和抱的話,你我皆為女子,假使這能讓你高興,我願意試試。」 book18.org

她噙著一絲微笑,輕觸了一下陸南陽的臉,「缸里的水要滿了,我先去泡,此前從未有人幫我沐浴過,我不太適應,你容我習慣一下。可好?」 book18.org

「好,好好好!」陸南陽欣喜地站起來,轉身就去關浴缸的水龍頭,結果腳下沒踩住防滑墊,在瓷磚上打了個哧溜,哎呀一聲往前倒去。 book18.org

陸雪芊習武多年,何等應變,長腿搶上半步,一手撐住浴缸邊緣,另一條胳膊便已圈穩了陸南陽的腰肢,將她穩穩提住。 book18.org

這還是陸南陽第一次與她如此緊密的接觸,肌膚相貼,親密無間,彼此身上的水珠都融到了一起。 book18.org

天哪……她的身體那麼結實,可又不顯得硬,乳房依然那麼軟,那麼嫩,那麼滑,其他的地方,都如同擰成股的皮筋一樣柔韌而緊繃,這麼把自己抄在臂彎,竟然毫不費力……陸南陽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聲,雙腿都有點發軟。 book18.org

「你且站穩,先去洗洗吧。」陸雪芊將她扶好,柔聲叮囑一句,抬腿邁入浴缸,關掉龍頭,緩緩躺進了熱水之中。 book18.org

陸南陽盯著水面下迅速浮現出迷人嫣紅的身軀,退到花灑下,神不守舍地擦洗著自己。 book18.org

她擦得很用力,想讓所有趙婉留下的印記都消失。 book18.org

她想讓自己乾乾淨淨地撲進陸雪芊的懷中,把她抱住,大著膽子親一親,祈禱,那能打開自己期待已久的大門。 book18.org

「雪芊,沐浴露這樣用就可以。」已經沒心思洗頭,帶好浴帽後,陸南陽拿下浴花,打濕,擠了一些沐浴露上,揉搓起沫,然後,飛快地塗抹在自己身體各處,只剩下後背的時候,挪到浴缸邊,拉來小凳子坐下,聲音微微發顫地說,「你……幫我打打後背吧。」 book18.org

「打?」陸雪芊顯然沒有理解這個動詞在這裡的意思,略一思忖,拿著那個滿是泡沫的浴花在她後背上拍了幾下。 book18.org

「不是不是,就是用那個東西幫我把後背塗滿的意思。」陸南陽急忙笑著解釋。 book18.org

她閉上眼,仔細感受著陸雪芊在背後滑動的手,指頭偶爾輕輕觸碰到她背後肌膚的時候,她就會激動地從鼻後流瀉出一絲滿足的呻吟。 book18.org

不一會兒,陸雪芊的動作停下了。 book18.org

陸南陽以為是已經好了,正要回手去接浴花,就感覺到一陣溫暖的滑膩觸感從後背傳來。 book18.org

陸雪芊的整隻手掌,都貼了上來。 book18.org

「陸南陽,你喜歡這樣?」陸雪芊輕聲問道,手掌緩緩在她布滿泡沫後格外滑溜的後背遊走。 book18.org

「嗯,我……我喜歡。」陸南陽大著膽子往後靠去,靠在了浴缸邊上,「你……你摸我哪裡,我都特別喜歡……雪芊,我好高興……」 book18.org

她靠過來,陸雪芊的手就沒了繼續塗抹後背的空間。 book18.org

但陸雪芊沒有拿開。 book18.org

一股隱藏在她心底深處的慾望,隨著這親昵的接觸,噴涌而出。 book18.org

她望著陸南陽曲線姣好的背影,聽著那明顯已帶有情慾味道的嬌喘,手掌先是上移到脖頸後側,跟著順勢往前一滑,摸到了鎖骨附近。 book18.org

不等陸雪芊往下探索,陸南陽迫不及待地抬高上身,挺起胸膛,主動將豐腴挺拔的乳房,送到了陸雪芊的掌下。 book18.org

「陸南陽,你我都是女子,皆有雙乳,我這樣摸你,會有不同?」 book18.org

「會有……當然會有……」陸南陽激動得渾身發抖,乳頭硬到微微刺痛,她不敢這就去摸陸雪芊,只好輕聲懇求道,「雪芊……你叫我陽陽吧,叫我陽陽……」 book18.org

「陽陽……」陸雪芊微微蹙眉,不太習慣地輕輕喚了一聲,纖細修長的五指玩弄著乳丘頂上的泡沫,捏搓隱在其中的嫣紅櫻桃。 book18.org

「雪芊,雪芊……」陸南陽的情慾已經如開閘洪水一樣奔流而出,喃喃說道,「我……我也來幫你洗吧?」 book18.org

「不必。」陸雪芊淡淡道,「我並無這等需求,我所學冰清訣,運功即可壓下情慾。」 book18.org

「可……為什麼要壓下呢?」陸南陽僅僅是被她揉弄半邊乳房,就已經亢奮到渾身潮紅,慾火燃燒的威力,讓她膽子越來越大,「雪芊,這……這是女人的……正常需求啊,我……我也可以幫你……和我一樣開心的。」 book18.org

「我說不必。」陸雪芊的語調依舊平穩無波,連眼神中的興奮也被運起的冰清訣壓下,「陽陽,你對我一片赤誠,心無惡意,我吃住皆在你這兒,可以算是你的門客,既然你喜歡我,也喜歡我這樣對你,我願意略盡綿薄之力。這雖比殺你表姐費力一些,但看到你這麼高興,我也欣慰有加。需要我怎麼做,你開口就是。」 book18.org

陸南陽略感失望,但馬上,本能的掠奪之心就回到了體內,她一邊用乳房感受著陸雪芊的柔荑,一邊委屈地問:「那……你說肯讓我親親抱抱的事情,還算數嗎?」 book18.org

「算。」陸雪芊眯起眼睛,心中隱隱掙扎了一下,但思慮再三,還是說,「我只是希望能安慰你,你不要趁此機會做什麼奇怪的事。」 book18.org

陸南陽的渴望已經到了頂點,她點點頭,轉身就也邁進了浴缸,趴在陸雪芊的身上,像條白花花的蛇,纏緊,親吻著陸雪芊的面頰,耳垂,肩頭,雙腳夾著那結實的大腿,一邊用胯下摩擦,一邊嗚咽一樣呻吟,「雪芊……抱著我……抱著我不要動……我來……我自己來就好……」 book18.org

這淫亂的痴態讓陸雪芊閉上雙眼,將冰清訣運至更高,已拿出接近七成功力。 book18.org

若不如此,她竟有點壓不住那股隱隱的燥意。 book18.org

不知不覺,陸雪芊的手指被引導去了更加靠下的地方,划過光潔豐腴的一片軟肉,滑入到一個又緊又熱的小小洞眼裡。 book18.org

一顆軟中帶硬的肉豆壓著她的掌心,緊緊貼住。 book18.org

浴缸里的水泛起了波浪。 book18.org

陸南陽在扭動,呻吟,喘息。 book18.org

「雪芊……雪芊……我好喜歡你……我……好喜歡……你……唔……嗯啊啊……到……到了……」 book18.org

好似有溫熱的泉水逆著指尖湧出。 book18.org

陸雪芊望著陸南陽幸福的神情,暗想,這……大概也算是湧泉相報了吧。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