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24章 還是簡單粗暴點好

簡體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十三集已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下藥?春藥麼?這地方還跟青樓一樣備著迷情酒?」韓玉梁這下來了興致,他雖然不喜歡不經撩撥直接叫女人春情泛濫慾火如熾,但遇到別的色鬼這麼搞,則很樂意從這樣的狀況下把人救出來。 book18.org

那種情形下,姑娘昏昏沉沉情慾亢進,又有救命之恩,都不必使什麼手段,就能撿個沒後患的現成便宜,而且這世界如此發達,興許藥物的威力也大大提升,他若能弄點藏下來,多少是樣後備。 book18.org

「你說的那是武俠小說里的春藥吧?」許婷皺眉搖了搖頭,「劉峰肯定沒有那種玄乎東西,我估計就是網上黑市亂賣的那種迷奸藥丸,摻酒里喝不出來,喝下去就不省人事,或者迷迷糊糊啥都不知道,就可以帶到外面找個地方開房隨便蹂躪了。所以我跟人出門,就算是認識的女的,我也只喝自己經手的東西。」 book18.org

要就是蒙汗藥,韓玉梁的興趣就不剩幾分,畢竟他點穴截脈一把好手,要想折騰動不了的死魚,不缺辦法。 book18.org

「那咱們現在要幹什麼?」他往柔軟舒適的沙發上一靠,百無聊賴地問。 book18.org

「來KTV,當然是唱歌啊。不然我錢不白花了。你會唱什麼?我給你點。」許婷坐到點歌台邊,興致勃勃滿面紅光,一看就是這種地方的常客。 book18.org

「呃……大風歌?」 book18.org

「好。」許婷直接按名字搜,點了那首搖滾版。 book18.org

音樂一響,韓玉梁就直接傻了眼。 book18.org

說好的大風起兮雲飛揚呢?開場唱阿房作甚? book18.org

好容易等到最後唱起了他熟悉的詞,但節奏和調門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book18.org

於是,接著就成了許婷的自娛自樂時間。 book18.org

「我帶的水都喝完了,你就想不起來自己會唱點別的什麼?」她把包里藏進來的礦泉水喝下最後一口,不太相信地看著他。 book18.org

「我……不愛唱,一般都是……唔……彈琴。」韓玉梁尋思一下,找了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book18.org

他以前確實也不唱歌,偶爾去青樓,都是歌妓負責這一塊兒,他就是吃吃喝喝調情而已。 book18.org

「你會彈吉他?」許婷的雙眼一下就亮了,「彈得好嗎?」 book18.org

韓玉梁托著下巴,沉吟片刻,問:「吉他……是什麼?」 book18.org

氣氛有點尷尬…… book18.org

正當許婷準備按照失憶處理為韓玉梁好好解釋一下吉他順便問問彈琴是什麼琴的時候,之前跟她聊過一會兒的那個較好心的服務員匆匆開門走了進來,神情有點彆扭地說:「美女,峰哥……他來了,不過我覺得你今天見他不合適,要不,改天吧?」 book18.org

許婷聽出了言下之意,眼前一亮,拽了一下韓玉梁,起身過去小聲問:「他帶別的女的來這兒,對吧?是他女朋友嗎?師範那個?」 book18.org

「不是。」那人搖搖頭,「估計是約的網友。行了,也別一直讓我嚼老闆舌頭了,你們時間要到了,續嗎?」 book18.org

「不續。」許婷故意做出吃醋的樣子,「你跟我說說,峰哥去哪個包間了,我去悄悄看一眼,看看他網友比我好看不,好看我馬上就走。」 book18.org

「看啥啊……就個沒怎麼見過世面的小姑娘。」那服務員眼神有些微妙,對許婷似乎漸漸有了幾分鄙視,「你都知道峰哥是什麼人了,還去湊那熱鬧幹嘛?就……就這麼賤啊?」 book18.org

許婷冷笑一聲,抱肘胸前說:「帥哥,我長什麼模樣你可看清了,今天你不跟我說峰哥在哪兒,回頭我碰見他,真讓我得了手,可別怪我說你攔我來著。」 book18.org

那服務員頓時瞪圓了眼,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甩了下手,報了個房間號,轉身氣鼓鼓出去了。 book18.org

「小伙子對你挺有好感的,瞧你把人氣的。就差沒罵你不要臉了。」韓玉梁探頭看了一眼,笑呵呵道。 book18.org

「我不想要的好感,收集那麼多有個屁用。走了,臭大夫,準備捉姦。」 book18.org

「捉姦?」他一愣,「你不是來查他的嗎?」 book18.org

「已經查完了啊,確定是個人渣,王文珊的變化肯定和他有關,可女人心思你不懂,這會兒正濃情蜜意呢,讓在宿舍里脫褲衩都樂意,空口白牙去說准被罵回來,女人戀愛起來那叫一個不識好歹,我比你清楚多了。」她絮絮叨叨說著,但聲音壓得很低,「不如直接捉他個現行,手機拍照啊錄像啊,拿去給王文珊一看,倆人分手,斷了關係,我覺得這事兒就算完了。」 book18.org

「行,這倒挺快。」韓玉梁笑著搖了搖頭,跟她一起拐進了樓梯間。 book18.org

上到二樓,七折八拐的走廊繞了一會兒,許婷指向前方盡頭,「就那兒。」 book18.org

但一個靠牆站著正玩手機的服務員馬上轉身走了過來,「先生,女士,這兒是豪華包,你們走錯了吧?」 book18.org

許婷側臉看向韓玉梁,撇了撇嘴,「你還等什麼呢?」 book18.org

「等你給個信號。」 book18.org

「哦,」她笑著拍了拍他的後背,「那這就算信號吧。」 book18.org

韓玉梁點點頭,一掌揮出,封住那服務員一串要穴,順手截斷聲脈,將他一摟,按許婷的指點,塞進了旁邊的衛生間裡。 book18.org

「現在進去麼?」 book18.org

許婷小心翼翼湊過去,從門上小窗偷瞄一眼,在背後擺了擺手。 book18.org

韓玉梁跟過去,輕聲問:「那準備等什麼時候?」 book18.org

「這會兒什麼也拍不著,」許婷湊到他耳邊回答,「再等等,他給那妹子灌飲料呢,裡面准有東西。等他脫了褲子準備耍流氓,我就調好拍照模式殺進去,你可保護好我啊。」 book18.org

「放心。不過……她要是帶著迷暈的姑娘準備出去開房呢?」 book18.org

「真那樣再商量。」許婷偷瞄著,後來看裡頭劉峰放心得很,大概是知道有人看著根本不管外頭,索性直接把眼睛湊到了小窗上。 book18.org

韓玉梁過去跟著瞄了一眼,果然那個劉峰就在裡面,摟著一個看穿著打扮遠比許婷保守的年輕女孩,而且年紀也小得多,估摸著也就才發育徹底,放他那個時代的確是能當娘了,可在這個世界,還是中學的孩子呢。 book18.org

這女孩的姿色和王文珊頂多半斤八兩,但遠不如大學女生會打扮,看著著實有點土氣,韓玉梁心中隱隱了悟,這劉峰多半是為了避免麻煩,專找些其實外形配不上他的姑娘下手,後顧之憂自然就少了許多。 book18.org

和寧肯搏一搏也不會將就的他,算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的淫賊。 book18.org

沒等多久,裡面那女孩捂著頭站了起來,對劉峰說了幾句什麼,可惜音樂聲音太響,這包間地方又太大,韓玉梁運起功力細聽,除了震得耳朵疼,別無所獲。 book18.org

不過大致猜得出來,應該是藥效出來了,女孩覺得不舒服,想走。 book18.org

可惜已經晚了。 book18.org

劉峰笑呵呵地把她摟進懷裡,一邊出聲說著什麼,一邊就湊上去吻起了那女孩的臉。 book18.org

她掙紮起來,但晃了幾晃,就靠在了沙發上,有點起不來身的意思。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道:「這種私密地方都肯跟男人碰面,依我看,何必用勞什子迷藥,稍微動動心思,估計也就從了。」 book18.org

許婷卻搖了搖頭,輕聲說:「他們點了好多東西,之前吧檯的人也問過我一句,問我在群里是什麼暱稱。我看……這傢伙有一批幫手,弄了個聊天群什麼的,定期打著聚會的套路把小姑娘往這兒騙。」 book18.org

「那過後不會鬧起來麼?」 book18.org

「你不看電影電視劇啊?人都放倒扒光了,拍點照片視頻什麼的,就這種看起來老實巴交的小女孩,絕對認命打落牙齒和血吞,說不定都能逼去賣淫。」許婷憤憤不平地說,「這破地方就不缺這種狗日的人渣。」 book18.org

這套路韓玉梁也不算陌生,江湖上的人牙子,自古就有差遣油頭粉面小相公將良家女子勾搭私奔後賣進火坑的做法,他偶爾遇到,還會順手殺上幾個,撿些不太昧心的銀子。 book18.org

不過劉峰家業不小,不至於缺這點錢,看來就是喜歡這麼玩而已。 book18.org

正尋思著,許婷哎喲一聲,急忙拿出手機開始調拍照,「這人也忒猴急了,就跟你說句話,他可到連那玩意都掏出來了。臭大夫,你不行先進去,可別讓他真弄進去。」 book18.org

韓玉梁探頭一瞄,別說,還真是個急色鬼,那女孩被放倒在沙發上,一身衣服都沒怎麼動,就把裙子一撩小褲衩拽出來扔到桌上,劉峰倒已經握著黑黝黝的雞巴,用手往龜頭上塗唾沫了。 book18.org

他點點頭,推門沖了進去。 book18.org

一天之內能叫他撞破兩次好事,也算這人倒了八輩子邪霉。 book18.org

「操,誰他媽讓你進……」聽到門響,劉峰一扭臉就罵出了聲。 book18.org

但韓玉梁的手已經卡住了他的脖子,將句尾活活掐了回去。 book18.org

他不願透露太多本事,運力一抬,將劉峰單手舉起,冷冷道:「收起你的屌,我們有話問你。」 book18.org

許婷匆匆跟進來,微微皺眉說:「你這也太快了,我就沒拍到有用的……」 book18.org

「拍那個,不如直接問想知道的。」韓玉梁笑道,「反正他要是答得不對,今後也礙不著王文珊什麼了。」 book18.org

「你們……你們是誰啊?」劉峰雙手抓著韓玉梁的胳膊,勉強認清了上午才見過的臉,「我……我不記得得罪過你們啊,有事……好商量,先放我下來……成麼?喘不上……氣兒了。」 book18.org

韓玉梁聽許婷已經把音樂聲音又開大了一些,就算這小子玩命喊人,也不足為懼,這才把人順手一橫,摁在了沙發上。 book18.org

「兄弟,哥們,」劉峰猛喘了幾口氣,擠出一個微笑,「是替誰出氣來的嗎?要是打算揍我……咱能商量商量別打臉嗎?」 book18.org

砰! book18.org

韓玉梁的拳頭,已經轟在了劉峰的鼻樑。 book18.org

倒不是說他有多嫉惡如仇,也不是葉春櫻期待一下他就真變成了行俠仗義的好人,而是,自古以來同行相忌,尤其他們淫賊這一門,天下正當妙齡的好看姑娘攏共就這麼多,一個淫賊慢慢挑跟兩個淫賊爭著搶那能一樣嗎? book18.org

所以別說此刻還能賣許婷個人情,就是從前行走江湖時候,遇到搶肉吃的狼,他也少不得要出手解決,順眼的廢了陽具,不順眼的直接殺了。 book18.org

許婷看著劉峰鼻血橫飛哎喲痛哼的樣子,拉下裙子先把那受害女孩的下體遮住,拿過桌上劉峰的手機,問:「密碼是多少?」 book18.org

劉峰苦著臉看了一眼凶神惡煞的韓玉梁,「810606,不是……你們到底為誰啊?就是死,也讓我死個明白成嗎?」 book18.org

拿過桌上的金屬煙灰缸,韓玉梁二指一擰,吱呀——啪,直接從上面撕斷了一塊,冷冷道:「你要是想死,我也不是不能成全你。」 book18.org

劉峰差點瞪掉角膜,篩糠一樣哆嗦幾下,忙說:「不想不想,不想不想不想,我不想死不想死,大哥饒命,大哥……饒命。」 book18.org

「那,她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說什麼,撒謊,一次,我碎你一個鳥蛋,你兩個丸子都在的話,有兩次撒謊的機會。第三次,我就像剛才那樣,也對你脖子來一下。你的脖子,比那煙灰缸硬嗎?」 book18.org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你們問,問什麼我就說什麼。」劉峰往後縮到沙發靠背邊,鼻血都不敢擦了,就那麼在人中附近拖著。 book18.org

許婷解鎖手機翻了翻,看了好一會兒,才怒氣沖沖說:「你拍這麼多小短片,都是你禍害的女生嗎?」 book18.org

劉峰舔舔嘴唇上的血,點點頭,「啊,都是……我約來的女生。我……我其實有這方面的性癖,我就喜歡把女的迷暈了搞。我一說豪華包請客,她們就樂意來,你說這地方,來了……那多少算是對我有點意思吧?」 book18.org

他縮了縮脖子,小心翼翼問:「你們……朋友也在裡面?」 book18.org

「光是喜歡?」許婷不知道打開了什麼,一邊看一邊說,「怎麼我看你這兒還有個群,交流分享……還收費賣呢?這都什麼人啊,大雕哥,雙角哥,舔爺……哦,你是這個,迷奸小王子?」 book18.org

「妹子,妹子,你看我像是缺錢的人嗎?我……我加那兒主要就是和人交換一下資源。」 book18.org

許婷輕聲呸了一口,看向旁邊,伸手拿過一個已經打開的家用高清DV,「你就是用這個拍的?」 book18.org

劉峰點點頭,嗯了一聲。 book18.org

「拍過王文珊了沒?」 book18.org

劉峰連忙用力搖頭,「沒有沒有,我沒拍過自己女朋友,女朋友是帶出去掙面兒的,拍了給人看那不成給自己戴綠帽子了嗎。」 book18.org

許婷很自然地過渡到了關於王文珊的話題,問:「那怎麼最近這倆月,王文珊越來越不對勁兒了?」 book18.org

「啊?」劉峰看韓玉梁放開了手,急忙擦了擦鼻子下面,呲牙咧嘴地說,「這……這能具體點嗎?」 book18.org

「她脾氣現在暴得不行,在宿舍一言不合就動手,整天跟吃了槍藥一樣,還半夜往宿舍同學水杯裡頭悄悄放東西。你老實交待,是不是給她吃了什麼不正經的東西!」 book18.org

劉峰眨巴眨巴眼,陪笑著說:「那……那不能,我……我整天哄她跟哄姑奶奶一樣,你們是同學,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們女大學生談個戀愛難伺候得不行,我……我哪兒還敢給她吃不正經東西。」 book18.org

韓玉梁微微一笑,突然出手,一指戳在劉峰一側睪丸外。 book18.org

陰寒真氣仿佛一根冰針,戳得他一聲尖叫都變了腔調,雙手捂著褲襠就在沙發上出水活魚一樣扭動起來。 book18.org

「這就是不說老實話的下場。」對付男人,雞飛蛋打永遠比嚴刑拷問好使,韓玉梁等他嚎了一陣,才悠然道,「你還有一次機會,考慮考慮,說吧。」 book18.org

劉峰滿臉又是鼻涕又是淚的,蝦米一樣蜷著說:「我……我沒給她吃過店裡的這些藥,我……我就是這陣子覺得她越來越不好滿足,怎麼……怎麼操都不來勁兒,就擱網上買了點助興的藥。那個她自己也知道,我們就在外面開房的時候用用,那東西沒多大勁兒,說白了就是讓她下面血液循環快點,神經敏感點,我再抹上藥油麻痹著點,起碼能把她操爽嘍。不然說出去我多沒面兒啊。哥,妹子,這藥……這藥我是給她吃過沒錯,可、可那會兒她已經不對勁兒了。」 book18.org

「哦?」許婷一皺眉頭,「怎麼個不對勁兒?」 book18.org

「你一說,我才想起來,她就是倆月前開始,脾氣變臭了,動不動就跟我鬧彆扭,還愛動手,一說話不順心了,掐得我胳膊這兒一塊兒那兒一塊的,後來有次給老子逼急了,真抽了她一嘴巴子,她才收斂點。」劉峰喘著粗氣,回想著說,「還有,她他媽的做愛時侯感覺也不一樣了,特狂特貪,我先前還以為是確定關係後露出本性了,說不定也是不對勁兒的地方呢!哦,她下頭味兒也變了,媽逼的以前舔著就是有點腥,最近透著一股剩茶味兒,弄得我都懶得伺候,老直接上。她還不樂意,又跟我吵。」 book18.org

「行行,閉嘴吧。就惦記下三路。」許婷微紅臉踢了他一腳,「要我說,就是你給她瞎吃藥害的!」 book18.org

「真不是啊……是她先變了,我才想辦法的。對了,她身上後來還起小紅疙瘩,抹了好久濕疹的藥也不管用,斷斷續續拉肚子,讓我想開她屁眼都找不到機會。都是這倆月的事兒,我跟她也在一起小半年了,這麼明顯的不一樣不能賴給我吧?」 book18.org

「小半年?」許婷疑惑地問,「不是說就不到三個月嗎?她們可都說王文珊就是成了你女朋友之後才變得好像精神病一樣的。」 book18.org

「那是公開,之前我倆就早湊一塊兒了。就是她瞞著同學誰都沒告訴。後來她們宿舍有人好像也看上我了,文珊不高興,這才請舍友吃了頓飯,把我當男友介紹了一遍。」 book18.org

韓玉梁投給許婷一個頗為得意的眼神,笑道:「看來,也許是她宿舍的哪個女生出了問題吧。」 book18.org

劉峰急忙附和道:「對對對,太對了哥們,跟你說,女生要是住一個屋啊,操蛋得很,啥都想暗地裡比比,我吧,剛巧跟最近挺火一演電視的有那麼點兒像,她屋裡有人嫉妒她,給她下藥啥的也挺正常。我前兩天還聽文珊說打算搬出來呢。暑假留這兒打工就是想賺個房租出來。」 book18.org

「胡扯,小微你又不是沒見過。人家能看上你?」許婷一拍桌子,「我看你就是不老實!」 book18.org

韓玉梁其實感覺出劉峰沒有撒謊,但他本也沒打算留下一個蛋蛋倖存,故意一板臉,照著劉峰子孫袋就又是一指。 book18.org

這回劉峰倒是沒叫出聲來,嘴角冒白沫翻起白眼抽抽著就暈了過去。 book18.org

許婷有點緊張地過去探了探鼻子,察覺還有命,吁了口氣,說:「你下手可夠狠的,專照要害招呼,這叫什麼邪門功夫啊,跟我們女子防身術一樣。」 book18.org

「管用的就是好功夫,想那麼多什麼。」韓玉梁拿起劉峰的手機,想到裡面有一大堆現成視頻,遞給許婷叫她把卡拆出來留桌上,自己踹進了兜里。 book18.org

「你拿那個回去做什麼?」 book18.org

「證據留個底。」他岔開話題,道,「吶,已經快晚上了,也查到這個程度了,接下來,你準備怎麼辦?」 book18.org

「今天只能到此為止了。」許婷稍微有點失望,「後面兩天,我考完試就去從別的人那兒查查。這個劉峰絕對沒說實話。」 book18.org

韓玉梁哦了一聲,指著旁邊沙發上昏迷不醒的女孩,「這個呢?」 book18.org

「你打車帶回診所唄。不然扔在這兒啊?」許婷起身往門口走去,扶住門把,想起什麼一樣扭頭說,「你可別趁火打劫啊,我是相信你才把她托給你的。」 book18.org

「這姿色我還看不上呢。」韓玉梁笑著把那女孩打橫抱起,跟著走了出去。 book18.org

在他心目中,直到此時,還是依舊認為,這不過是小女人之間爭風吃醋惹出的小事而已。 book18.org

他覺得自己應該拿不到什麼像樣的報酬,也就沒再上心,回去之後等那女孩醒了,跟她簡單說一下情況,提醒她今後一定小心些,倒是博得幾分葉春櫻的好感,之後幾天,就還在診所幫忙,晚上上網學習,中間跟著沈幽出去了兩次,姑且算是學會了開手動檔的小車。 book18.org

聽沈幽的口氣,這次在黑街滲透售毒的組織實力不弱,背後可能就是那個派殺手來想要解決韓玉梁的「冥王」,提醒他最近多加小心。 book18.org

悠閒幾天,韓玉梁決定轉個硬幣看正反,正面就去給許嬌複查,反面就去探望一下差不多還沒出頭七的老王。 book18.org

不料硬幣彈出去,還在桌面上咕嚕嚕轉著,許婷的電話打了過來。 book18.org

「臭大夫,出大事兒了。」 book18.org

「說,什麼事。」 book18.org

「王文珊……她把劉峰殺了。」 book18.org

「啊?」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