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28章 那還有什麼好客氣的

簡體

腦子一抽忘了昨天是約定的禮拜日…… book18.org

補上補上。 book18.org

不好意思~ book18.org

本文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另有《都市偷香賊》第十四集已於阿米巴星球發布。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雖說不願意搞些坑蒙拐騙的勾當,但韓玉梁心知這會兒要是實話實說,告訴許婷自己剛剛在張螢微的媽媽嘴裡射了一發,準備在這兒守株待兔學A片情節吃母女丼順便審問一下,那麼,幾分鐘後估計那個挺潑辣的小娘們就得殺到門口。 book18.org

適當撒個小謊還是很必要的。 book18.org

「主要是我進來一趟不容易,這地方到處都是監控,難得有個死角,窗戶還小得要命。我要這會兒離開,下次可就不知道還能不能進來了。」他想了想,笑道,「我剛把張螢微她媽綁上,這女的漂亮歸漂亮,可渾身肉皮都鬆了,屁股上還有紋,哪有你渾身上下緊繃繃的看得人心癢。你問這個,莫非是吃醋不成?那要不你也上來,在這兒盯著我得了。不過先說好,我這兒辦的事,已經能算是……那叫什麼罪來著,入室……」 book18.org

「入室強姦。」 book18.org

「嗯……不對不對,入室搶劫。」韓玉梁差點被她帶溝里去,「你要來了,肯定只能走大門,被拍下來,到時候算是共犯,我橫豎是黑街那兒一個不要命的,你呢?以後大學不上了?」 book18.org

那邊憋了半晌,才傳來許婷不情不願的聲音:「你可別欺負阿姨啊,阿姨人可好了。我過後可要問的,你要辦了什麼爛事兒,我什麼報酬都不給你了。」 book18.org

不用你給,我這就要收咯,韓玉梁肚裡暗笑,口中道:「你只管回去就是,等我電話通知你消息。王文珊的事兒,我心裡已經有數,就等找到證據,回頭讓你心服口服。」 book18.org

「那你可沒戲,我這人,心服口也肯定不服,就你這流氓勁兒,我服了也不會承認的。」許婷哼了一聲,「算了算了,你忙吧,我回去看看我姐,我中午沒著家,她准又吃的外賣。你一有消息,趕緊給我打電話。」 book18.org

「嗯,放心。」 book18.org

掛掉電話,韓玉梁搓了搓手,在屋裡轉悠著東翻西看,隨便調查著打發時間。 book18.org

反正這世界的捕快手段他大致了解過,那什麼指紋啊DNA啊腳印啊,對他都不好使。他整個人都是憑空冒出來的,又住在黑街那麼個無法無天的地界,根本不怕被衙門懸紅。 book18.org

再說,鑫洋商貿的情婦女兒涉及到「黑天使」毒品,這母女倆報警的幾率微乎其微。 book18.org

至於找男人們給她倆出氣這個,韓玉梁才不在乎,他跟鑫洋商貿的梁子早就結下來了,江湖上雖都說冤家宜解不宜結,可最後幾乎全是冤冤相報何時了的,勸人大度,要小心被雷劈死。 book18.org

他是一早就在心裡盤算,等摸熟了黑街的情況,把他們張家挨個解決,徹底免除後患,順便在地頭揚名立威,免得還需要找雪廊護著葉春櫻。 book18.org

別的房間翻不出什麼,芹姨的臥室里,倒是找出了不少好玩意。 book18.org

按摩棒、串珠、跳蛋、陰蒂吮吸器、帶毛的皮手銬、緊身皮衣、口球、肛塞、灌腸器……簡直是A片道具博覽會,足足裝了半衣櫃。 book18.org

也不知道是這個娘們會玩,還是張家那位老當益壯,閨女都上大學了還能惦記這些花樣玩具。 book18.org

一個情婦的家,不過是金絲雀的籠子而已,除了那些淫具,屋裡連一張合影都找不到。 book18.org

韓玉梁坐在床邊,輕輕拍了拍芹姨的大白屁股,柔聲道:「我掏出來你嘴裡的東西,你自己控制好音量,我問你點事情。你剛才表現得很好,說明你是個懂事的女人,我喜歡懂事的女人,而且,一般不殺。」 book18.org

芹姨急忙點頭,嘴角殘留的精液都甩掉在床單上。 book18.org

韓玉梁摘掉她嘴裡的堵物,隨口問了些她知道的事情。 book18.org

她叫王悅芹,是鑫洋商貿上一任董事長張天洋的情婦,還在大學時候就被他一頓攻勢拿下,心甘情願做了藏在外面的小老婆,女兒出生後頗受疼愛,准許用他的姓,還和家裡兄弟姐妹保持著聯繫。 book18.org

幾年前黑街爆發過一場大火拚,位於灰色地帶的鑫洋商貿正面捲入其中,張天洋的原配妻子和二兒子被擊斃,大兒子被流彈擊中下體,喪失生育能力,加上此前大少的女兒夭折,全家就只剩老三能續上香火。 book18.org

那件事讓張天洋備受打擊,找回在外的幾個私生子,準備叫他們認祖歸宗。 book18.org

可短短半年不到,那些私生子就死的死殘的殘,要麼沒命要麼成了廢物。 book18.org

那之後,張天洋就退居幕後,將鑫洋商貿交給了張家大少,張鑫爵。 book18.org

那半年裡具體發生了什麼,王悅芹不敢打聽,所以完全不知道,就覺得要把張螢微好好保護起來,於是軟磨硬泡在北邊求張天洋買了房子,搬到了這裡。 book18.org

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報復她逃出黑街不在自己身邊守著伺候,從那時起,張天洋就不再避諱女兒,直接當著她面出入王悅芹的臥室,徹底明確了此前王悅芹一直遮遮掩掩欲蓋彌彰的關係。 book18.org

恰逢叛逆期的年紀,母女之間的紐帶,便在張螢微的羞恥感中崩斷,再也難以續接。 book18.org

不僅關係漸漸疏遠,張螢微連母親給的錢,都不太願意要,讓王悅芹在家中的地位越發低下,不知不覺對女兒都有點巴結討好的味道。 book18.org

大致了解了一下情況,韓玉梁問道:「你女兒最近和她大哥重新有了來往,這個你清楚麼?」 book18.org

王悅芹連忙搖頭,「我不知道,我……我真不知道,螢螢現在什麼都不愛跟我說,我連她有沒有喜歡的男生都不清楚。」 book18.org

這個韓玉梁倒是清楚,多半就是那個劉峰。 book18.org

剛才晃蕩在屋裡四處看,張螢微的臥室牆上,掛滿了一個男明星的海報,而那個油頭粉面看上去好像比較缺睪丸的男人,五官眉眼降級個七八分,和劉峰就有了那麼點神似。 book18.org

他尋思,如果王文珊當初也是因為這個看上劉峰的話……不對啊,不管怎麼對比倆人的條件,也是張螢微更好誒。 book18.org

王文珊除了屁股和胸稍微多了那麼一點肉之外,哪裡都不如張螢微,尤其五官,張螢微戴著眼鏡也能勝出一籌,要是摘了,說吊打也不過份,畢竟是能有自信跟許婷這種耀眼體質的姑娘做閨蜜的,豈是王文珊一個中等偏上女生可比。 book18.org

那問題會不會就出在這兒啊?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細細思忖,他那個時代男人妻妾成群也無傷大雅,女子還要有容人之量才能做賢良大婦,如此情形下,女人仍少不了為男人爭風吃醋明爭暗鬥,現如今大多數男人都只能娶一個,那為了搶做出點什麼出格的事兒,也挺合情合理。 book18.org

看他皺眉,王悅芹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急忙彌補,「螢螢要是去找大少,那……那肯定是受氣了,她小時候大哥就沒當她是……是私生女,雖然明面上不怎麼接觸,但底下一直偷偷護著她,打小螢螢被人欺負,都會偷偷找大哥告狀。她倆要最近又有了來往,可能就是因為這樣的事情吧。」 book18.org

「嗯,」韓玉梁點了點頭,隔著褲衩摸屁股手感不好,脫下來扔到一邊,順手摸了一把這熟婦毛茸茸漲鼓鼓的牝戶,「既然你女兒的事兒你不太清楚,我也不為難你,就到這兒吧,等我想起什麼,再問。」 book18.org

王悅芹點點頭,不敢躲,手腳都被捆著也沒能力躲,只好咬唇忍著,暗暗自我安慰,一把年紀的小老婆,還在乎這種破事做什麼,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活著過去這關,不叫張天洋知道就是。 book18.org

看她聽話,韓玉梁滿意地點了點頭,算是讚許,指頭一彎,摳進那肥肥嫩嫩軟軟呼呼的屄縫裡,一邊攪和,一邊心裡盤算,等張螢微回來,該怎麼處理。 book18.org

不久之前才見過面,光靠一副口罩恐怕隱藏不了身份,他自己不怕暴露,但要是操作不好,或者說操得不好,會不會連累許婷倒霉呢? book18.org

畢竟算下來,王文珊的悲劇罪魁禍首如果就是張螢微的話,那這女生就不僅是心機深沉的問題,還錙銖必較睚眥必報,一副小人報仇十天嫌晚的德行。 book18.org

想了想似乎沒有什麼兩全之策,除非把張螢微殺人滅口……別說,這倒是個辦法,這女人小小年紀就如此陰狠,將來怕不是會成為比什麼大少、三少還難纏的對手。 book18.org

該玩的玩過,該問的問清,只要她罪有應得,封股真氣在死穴,讓她在母親身邊慢慢歸西就是。 book18.org

打定主意,韓玉梁心中一寬,興頭又起,掰開王悅芹的屁股看了看,紅艷艷的肉縫已經有了水氣,濕潤潤的開著個內簇的眼兒。 book18.org

王悅芹看他又把那粗長老二從褲襠里掏出來,心知在劫難逃,閉眼深呼吸了幾次,小聲說:「那個……你的這麼大,我這被綁著,怕伺候不好你,要不……要不你解開我?」 book18.org

韓玉梁滿不在乎,伸手一扯,把她手腳鬆綁,自己也乾脆脫光,只留下口罩還在臉上,叉腰矗立。 book18.org

王悅芹揉了揉手腕,馬上下床打開抽屜,掏出一條新連褲襪拆封,坐在床邊穿上,嘴裡說:「我上年紀了,跟小姑娘不能比,套上這個,看著線條稍好點。」 book18.org

她把褲襪兜好,套頭脫下睡裙,瞄了韓玉梁一眼,拿過被他搜出來的緊身皮馬甲,穿在身上。 book18.org

那皮馬甲就是件情趣服,胸口開洞,下頭收腰,上頭細繩一拉打結之後,倒是讓王悅芹的身材年輕了起碼十歲,就是那雙乳房怎麼也恢復不了曾經的青春彈性,還是沉甸甸半垂著。 book18.org

她乳暈頗大,但乳頭並未在外冒著,而是內收藏在一個凹縫中,方才被他一番扣挖有了點快感,左邊奶頭充血鑽出了個尖兒,但右邊還羞嗒嗒不肯見人。 book18.org

「你……你喜歡怎麼來?」她小心翼翼走過來,握著雞巴捋了幾下,吞口唾沫,「我能用點潤滑劑麼?我這下頭不怎麼濕,你這麼大,真……真破了皮,你也不痛快。」 book18.org

「行,你趕緊來吧,省得晚了你女兒下班回來,見多個便宜乾爹,估計要生氣。」 book18.org

王悅芹本來也在擔心女兒下班回家休息也被這淫魔盯上,一聽他這麼說,急忙點頭,直接踩地跑去衣櫃前,拉開裡面一個暗格,掏出一瓶帶提升敏感度效果的潤滑劑。 book18.org

她老早就放了環,不用擔心懷孕的事兒,加上有心巴結討好,看韓玉梁分腿坐下,立刻到床邊先跪在他身前,捧著老二吞吐吸吮一番,用唾液抹了個半濕,跟著往下舔去,舌頭托著陰囊擺動,雙手打開蓋子,先擠了一大團潤滑劑在掌心。 book18.org

放下瓶子雙手一搓,她握住高高豎起的陰莖,嘴巴挪到腿上又親又舔,掌心壓住龜頭,另一手飛快套弄。 book18.org

這潤滑劑剛一抹上,一股清涼微辣就從勃起陽具上傳來,原本頗不爽利,可暖洋洋的雙手過來一套,滋味的確比平時還要強上幾分,韓玉梁呻吟一聲,用腳背托住她豐滿乳房,隨意把玩幾下。 book18.org

想著讓他再在自己嘴裡射上一次,然後勾搭撩撥,用下體套出一管,連著射上三次,這男人就算是鐵打的漢子,一時半刻估計也會少了七分色心,王悅芹心裡擔憂女兒,越做越是賣力,上次這麼拚命讓男人快活,還是軟磨硬泡求張天洋買這套房子的時候。 book18.org

可她卻不知道,韓玉梁的房中術早就練到天人合一,要是不想出精,她就是使勁渾身解數嘬裂了下巴,也吸不出一滴陽元。 book18.org

眼見她一會兒就累到腦門出了一層細汗,臉蛋紅撲撲的也多了幾分少女般的可愛,韓玉梁享受夠了那十條細蛇一樣靈活的手指,淡淡道:「還沒準備好麼?」 book18.org

王悅芹抖了一下,急忙點點頭,說句「好了」,站起來垂手撕破褲襪的襠,叉開腿站在他前面,一手揉著小指尖大的陰蒂,一手又往龜頭上擠了一大團潤滑劑,飛快塗勻抹開。 book18.org

接著,她併攏雙腿對準龜頭坐下,扶著巨棒稍微校正,滑溜溜的頭兒便緩緩擠了進去。 book18.org

畢竟是狼虎之年的熟美婦人,韓玉梁這樣偉岸的器物不經收斂就往裡插,她只是脹痛輕哼一聲,就順暢一寸寸吞了進去。 book18.org

從後面看過去,王悅芹身子前傾,顯得腰細幾分,臀肉更顯豐滿,像兩瓣白花花的瓜,當中夾著一個毛絨絨的肉蚌殼,那紅嫩蚌肉被撐圓抻展,隨著陽物越進越深,隔鄰屁眼漸漸隆起,一條條肛皺都展開幾分。 book18.org

平時一直有健身習慣,體力上暫時還頂得住,可她嬌喘幾口,才發現自己小看了這條怒龍一樣的雞巴,這不過吃進小穴大半,屁股下還沒觸到韓玉梁的陰毛,子宮口就已經被頂得發酸,而且粗得嚇人,把她那條軟腔子撐得滿滿當當,稍微一動,只覺得裡頭無一處不被磨得翹麻難耐。 book18.org

虧她還以防萬一用了潤滑劑,哪知道僅僅被日進來,下頭就一抽一抽開始滲水兒。 book18.org

不敢再往下坐,王悅芹扶住他的大腿,咬牙忍著一陣陣鑽心酸癢,上下搖晃起肉墩墩的滾圓屁股。 book18.org

韓玉梁不必動彈,樂得悠閒享受,看她越扭越起勁,微微一笑,雙手扶在她臀尖,運功去刺激她正被磨擦的牝戶。 book18.org

「啊……哈啊……」王悅芹呻吟一聲,膝蓋哆嗦一下,有點續不上力。 book18.org

不是沒勁兒,而是子宮口上跟過了電似的,發麻刺痛,卻爽快得讓她想哭,恨不得猛動幾下,但腿就是一陣陣發軟,只能讓屁股含著那根老二唆棒冰一樣慢悠悠吞入吐出。 book18.org

不過十幾下,大片淫汁就沖淡了潤滑劑,沿著命根子一道道流下來,把小兄弟染成了一根垂淚蠟燭。 book18.org

「呼……呼……」白生生的胸脯上下起伏,王悅芹起先是想讓他快點射,才選了這個並腿的女上坐位,哪知道這麼一來蜜壺的確是緊了,男人是更爽了,她自己卻也舒服得渾身發軟,粗莖抻展了屄肉一磨,就磨得她花芯都在跳。 book18.org

韓玉梁本就是在打發時間等張螢微那個正主兒回家,不緊不慢揉搓著酥軟好似麵糰的屁股蛋,穩如泰山。 book18.org

上下套弄了七、八分鐘,王悅芹就這麼撅著白腚,屁眼一夾一夾的,小小高潮了一遭。 book18.org

「哼嗯嗯……我……我稍稍喘口氣,哈啊……哈啊……你這個……好怪。」 book18.org

韓玉梁也不搭腔,指頭撥拉著她屁眼外的幾根細毛,一捏,扯下一根。 book18.org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這個特別有感覺,是舒服的那種怪。」那輕微刺痛讓她以為自己觸怒了身後的男人,急忙一邊解釋,一邊鼓起勁兒繼續上下擺腰。 book18.org

這次她套得快了,快感又還在下身打轉,不留神膝蓋一軟,吱的一下,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到了底。 book18.org

屁股尖兒傳來被毛髮搔到的感覺,小錘子一樣的龜頭狠狠壓扁了子宮口,頂得她哎呀一聲叫了出來,眼前發花,雙乳那原本藏在縫裡的奶頭都亢奮地凸了出來,硬邦邦翹著。一時間,她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麼滋味,酸甜苦辣一股腦湧上來,五臟六腑仿佛微微挪了位,咬著嘴唇,渾身一陣戰慄,想來,應該是高潮了。 book18.org

「我沒力氣了……」她此前一共就有過一個男人,偶爾見面還儘是她賣力伺候,早習慣了男人不動,嘴裡呻吟著靠在韓玉梁身上,仍本能一樣白蛇般輕輕扭動腰肢,「叫我歇會兒。」 book18.org

韓玉梁慢悠悠穿過她腋下,捧住兩隻乳瓜,食指撥拉著好不容易冒出頭的乳尖,不徐不疾把玩。 book18.org

「咱們……咱們上床去行嗎?」王悅芹見乳房越來越有快感,剛剛泄過的小穴又一抽一抽刺癢起來,尋思一下,這個體位她實在套不動了,便嬌聲哀求,「我還有力氣,就是這姿勢實在不方便。」 book18.org

韓玉梁點點頭,抽出水淋淋的雞巴,橫身大大咧咧躺在了床中間,一拍大腿,笑道:「來吧,你可記得快點,別讓你女兒抓了咱們的奸。」 book18.org

王悅芹不敢吭聲,點點頭,手腳並用爬了上去。 book18.org

她腿一動,才發現自己這次濕得格外厲害,黏乎乎的淫蜜流過撕開的破口,把黑絲襪都染涼了一大片。 book18.org

分開雙腿跨過去,她蹲下把肉棒放進體內,這次大小已經適應,又有滑溜溜的滿腔汁水,她扶穩韓玉梁的胸腹肌肉,為那硬度暗暗吃了一驚,便匆忙坐低,咕嘰咕嘰套弄起來。 book18.org

淫聲四溢做到酣處,王悅芹的叫聲越發騷媚,散亂長發汗津津貼在臉頰脖頸,頗有些風情萬種的味道。 book18.org

就在她昂著脖子嗯嗯啊啊叫喚著又高潮一次的時候,她的手機,震動了。 book18.org

韓玉梁瞄了一眼螢幕,親親老公。 book18.org

喲,千里傳音捉姦現場?他挑眉一笑,把手機遞給她。 book18.org

果不其然,一看螢幕,王悅芹臉色一變,裹著他的屄肉都頓時緊了幾分。 book18.org

「你……你可千萬別出聲。」她軟語央求,抬腿要先起來。 book18.org

可韓玉梁怎麼捨得錯過這麼好的一個A片情節實踐良機,一伸手就把她大腿壓住,往上狠頂了她幾下重的。 book18.org

「嘶……」她咧嘴忍著,考慮再三,大概是不敢不接,還是把手機放到了耳邊,「喂,又怎麼了?」 book18.org

裡面傳來張天洋十分不悅的聲音,「你怎麼突然給鑫爵發簡訊了?」 book18.org

王悅芹頓時五官都皺到了一起,苦著臉說:「我……我就不能跟他聯繫嗎?」 book18.org

知道她根本不清楚簡訊發了什麼,韓玉梁忍著笑,慢悠悠在下面轉腰,擎天一柱戳在肉縫深處,搖晃攪拌。 book18.org

「我告訴過你,這邊家裡的事你他媽少管。」張天洋頗為暴躁地說,「還有,螢螢最近沒什麼事兒,你少問東問西的,不然小心我弄死你!」 book18.org

王悅芹嚇了一跳,恰好下面又被磨出一陣酸爽,嘴裡一聲嬌喘當即就忍不住要冒出口來,她連忙抬手死死捂住話筒,把這一聲呻吟出去,才挪開道:「哦,我知道了,我以後不問了。可……可你又讓人家多管管女兒。」 book18.org

「這事兒不用你管。」張天洋粗暴地呵斥完,便把電話掛了。 book18.org

韓玉梁本打算趁機好好玩弄一下,演一出豐美熟婦不得不強忍快感免得被識破的好戲。 book18.org

那知道電話這就掛了,他頓感索然無味,心想不如多留精力等母女到齊,抓住王悅芹的腰一個翻身,就將她壓在下面,扛起雙腳抱高白臀,啪啪狂送了十幾分鐘。 book18.org

等爽利勁頭夠了,他拔出陽物,把一腔濃精揪著頭髮噴在王悅芹臉上,算是了結了這次。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 snow_xefd 加上 100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