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94章 愛人不見了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韓玉梁用上內功探索經脈的情況下,不管是沒高潮想裝高潮,還是高潮了想裝沒高潮,都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book18.org

陰關悸動,血脈加速,多處穴道氣息鼓盪,不管怎麼判斷,杉杉剛才都肯定是泄了。 book18.org

就算程度不算太強,也已經足夠誇張。 book18.org

畢竟他剛才所用的力道,也就相當於指尖按在肛肉和膣口外輕輕揉上幾十下,同時搓搓乳頭而已。 book18.org

他有點不信,暗暗猜測會不會是這女人太久沒得到過丈夫滋潤,才會過於饑渴,反應過大。 book18.org

於是,他稍稍將真氣轉移開幾分,開始按摩會因為高潮而繃緊的幾處肌肉,幫助她恢復放鬆,延長餘韻。 book18.org

杉杉的面頰已經一片通紅,手攥得死緊,楊明達都露出了有些痛楚的神情。 book18.org

可那神情之中,竟然還混雜著些許不易察覺的愉悅。 book18.org

韓玉梁一邊暗中端詳,一邊將內力加重,仍還和剛才一樣,只在雙乳和會陰淺淺搔弄,並不深入。 book18.org

「嗯嗯……嗯……老公……我……我可以……不要了嗎?」她又一次扭臉看向楊明達,楚楚可憐地說。 book18.org

楊明達低下頭,喘息著用額頭頂住杉杉的指尖,「可是,我……我看到你舒服,我心裡才能舒服。杉杉,你……你就稍微放開一些自己吧。這是治療,你不用……有什麼心理負擔的。」 book18.org

就這麼兩句話的功夫,杉杉那苗條柔潤的嬌軀再一次繃緊,被透明絲襪包裹的腳趾和腳掌一起蜷曲,像是要握住什麼並不存在的東西,檸檬色的七分褲幾乎要束不住她向上隆起夾緊的臀部。 book18.org

瘦瘦小小的身子迸發出一股震顫的力量。 book18.org

毫無疑問,她又高潮了。 book18.org

好玩的是,依然程度不強。 book18.org

按照韓玉梁的經驗,女人在上一次泄身的尾韻中,除非是已經承受不住到了需要休息的時候,不然就會比上一次更加敏感,來得也更加猛烈。 book18.org

就像是攔河大壩,一鑿子下去一個眼,趁著沒堵上再一鑿子下去,眼兒準會更大,出水肯定更猛。 book18.org

他存著試探的心思,這回沒停頓,只讓杉杉稍微緩了口氣,就繼續運力挑逗。 book18.org

果然和他猜測的相去不遠,這個樣貌氣質上佳的美麗少婦,是個頗為有趣的大壩,一鑿子下去一個眼兒,再一鑿子下去,還是這個眼兒,水也不見多,眼兒也不見大。 book18.org

他略一思忖,決定加重手段,看看到底能不能給她砸爛了堤。 book18.org

可還沒開始,杉杉就突然回手握住了他的胳膊,一個翻身換成躺下,氣喘吁吁地說:「夠了,韓大夫,夠了……我……我真的夠了,我很舒服,很舒服。」 book18.org

她放開手,屈肘撐起身子,飽滿的酥胸仍在急促的起伏,「老公,咱們……回去吧。」 book18.org

楊明達看上去頗有幾分垂頭喪氣的味道,他點了點頭,小聲說:「那……回頭你自己記得來。咱們說好的。」 book18.org

杉杉看了一眼韓玉梁的手,神情複雜地用力咬了一下唇瓣,沉默了一會兒,嘆息一樣地說:「嗯,我有空……會來的。」 book18.org

韓玉梁抽了張紙巾,擦擦掌心,淡淡道:「那麼,下次見。」 book18.org

送他們夫妻離開的時候,他很確定,自己捕捉到的情緒變化沒有任何錯誤。 book18.org

楊明達從進來開始就在期待他妻子的高潮,他的情緒隨著杉杉生理上的變化而一路走高,就像是腦子裡有根陽物,正在隨之而勃起。 book18.org

但當杉杉提前喊停後,那根無形的雞巴,就和主人胯下那根一樣,瞬間萎掉。 book18.org

不管生理上的陰莖,還是心理上的陽具,這樣半途而廢,打擊都無疑是巨大的。 book18.org

走進樓道的時候,韓玉梁甚至都感覺楊明達的精氣神正在飛快流逝。儘管杉杉不停地在軟語安慰著什麼,緊緊抱著他的胳膊與他依偎在一起,一切也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 book18.org

韓玉梁本以為,這對奇怪的夫妻,只不過是這炎熱的休息期間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 book18.org

可沒想到,最後,這竟然成了葉之眼偵探事務所正式接下的又一筆業務…… book18.org

那是三天後,一個雷陣雨把柏油馬路清洗成一片水潭的上午,韓玉梁在辦公室和葉春櫻關於還需要休息多久,進行了一次親切而友好的商談。 book18.org

「春櫻,我覺得我差不多已經痊癒了。」 book18.org

「我覺得沒有。」 book18.org

「你看,我傷口這裡、這裡和這裡,都已經掉痂了,刀口也拆線了。你家偶像知了殼都說我現在壯得能頂一頭牛。」 book18.org

「拆線後更需要靜養一段時間。就是牛,受傷也不能亂跑,強行耕地只會變成醬牛肉。」 book18.org

「你手裡不是攢了不少情報嗎,不趕緊接一個去賺錢,咱們可要坐吃山空了。」 book18.org

「帳上還有三十多萬呢,島澤那邊每個月還會從工資里還款,你上次找狗的報酬也到帳了,事務所還有些裝修工作沒收尾,你要是覺得無聊,就幫我一起把那些乾了吧。」 book18.org

「不要。我要做點正經工作。」 book18.org

「正經的意思是?」 book18.org

「有美女的工作。春櫻,你明知故問。」 book18.org

「嗯……這裡倒有一份沈幽介紹的安保工作,讓你負責保護一群參加南島泳裝寫真集拍攝的模特,但是協議有特殊要求,你不能與其中任何一個受保護人發生超過拉手程度的親密關係。」 book18.org

「不去。」 book18.org

「那就再等等吧。韓大哥,這世界沒有那麼多的美女啊……單純高報酬的工作則又危險又複雜,不調查清楚,我怕咱們會成為什麼壞事的幫凶。你再給我點時間,我一定儘快幫你找到一個合適的工作。」 book18.org

就在他們聊到這裡的時候,燕雨杉登門拜訪了。 book18.org

她穿得依然很素凈,白色短袖衫,米色罩衫,淺灰色百褶過膝裙,沒有化妝,只帶了一串一看就是夜市地攤貨的小項鍊。 book18.org

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她的眼睛。 book18.org

又紅,又腫,一看就是痛哭了至少半個小時。 book18.org

按照韓玉梁的猜測,能哭成這樣,難不成……是被誰強暴了? book18.org

可依這個女人的性格,真要被強暴了,應該會第一時間去找南城區警署才對,至於到了那兒之後會怎麼刷新她的人生觀,大概就是另一回事了。 book18.org

葉春櫻在外面的接待室和她聊的時候,韓玉梁就在裡面無聊地想像她到底是來幹什麼的。 book18.org

讓他沒想到的是,不久,葉春櫻匆匆走進來,用很沉穩的聲音說:「韓大哥,有工作了。」 book18.org

韓玉梁依然沒意識到那是一場委託,懶洋洋地起身道:「都哭成那樣了,還有心情做按摩啊?」 book18.org

葉春櫻一愣,「按摩?是事務所的委託。」 book18.org

「哈啊?」 book18.org

把葉春櫻拽到裡屋坐下,用了大約五分鐘,韓玉梁明白了目前的情況。 book18.org

燕雨杉不是來找他按摩的,而是作為偵探事務所的委託人,前來進行重要的求助——她的丈夫,楊明達,不見了。 book18.org

周日來拜訪事務所的那次回去之後,他們夫妻有過一次不太愉快的對談,具體內容因為比較隱私,杉杉並沒有告訴葉春櫻。 book18.org

之後工作日,楊明達早晨還是如常去上班,繼續他朝九晚九日出工作日落加班的生活。杉杉也和往常一樣,打掃衛生,瑜伽,準備午飯。 book18.org

吃完飯午睡前,她收到了丈夫一條簡訊,說是突然有個項目維護工作,上司指派他過去參加,可能需要兩天,讓她自己好好的,不需要等他回來。 book18.org

以前並不是沒有過類似的情況,所以杉杉當時沒覺得有什麼奇怪,安心重複著早已經習慣到近乎本能的主婦生活。只不過,她沒按丈夫的期望再來找韓玉梁按摩。 book18.org

兩天過去,楊明達沒有回來。這四十八小時里,也沒有一條信息,沒有一個問候。 book18.org

杉杉開始覺得不對,可打過去,那邊提示手機已關機。 book18.org

今天一早,她趕去丈夫的公司,詢問關於出差的事情,沒想到的是,那邊的答覆,卻是楊明達從周一中午午休後就無故曠工,持續缺勤至今。 book18.org

杉杉頓時慌了神,她先去南城區警署報案,負責立案的警察只說還不到時限,勸她多等等,還曖昧不清地暗示她老公是不是因為她太美吃不消才躲出去的。 book18.org

她對黑街的一切本來就有恐懼感,最後只好放棄,匆匆離開。 book18.org

楊明達以前跟杉杉提過雪廊酒吧的事情,她便又往那兒跑了一趟。 book18.org

她扣了一朵黑色鬱金香,願意不惜一切代價找到自己的老公。 book18.org

雪廊接待她的是舒子辰。舒子辰表示雪廊最近不接比較耗時費事的任務,委婉拒絕,但是給了她一張葉之眼的名片。 book18.org

走投無路的杉杉,最後只好來了還算熟悉的這裡。 book18.org

「春櫻,這工作你怎麼不需要審核了?」韓玉梁托著腮,略顯不解地問。 book18.org

葉春櫻柔聲說:「因為很單純,不管是工作,還是人,沒有什麼可擔心的地方。她丈夫是個辛苦的程式設計師,她自己是個全職家庭主婦,當然……可能這活兒拿不到和上次一樣高額的報酬,但救人一命比什麼都重要,她說家裡還是有點積蓄的。可以接。」 book18.org

她在這裡停頓了一下,微微偏頭想了想,輕聲說:「我覺得,韓大哥你的要求,杉杉很漂亮,應該能夠滿足,就是她已經嫁人了,和老公感情很好,這次要找的又是她失蹤的老公,你如果不願意的話,我就去回絕掉。」 book18.org

韓玉梁笑了笑,「我當初定下只願意做有美女的工作,也沒說非要和美女怎麼樣才行啊。不然我為什麼不去做牛郎?」 book18.org

「可剛才寫真安保的工作一說不讓你……嗯……偷吃,你就馬上拒絕了。」 book18.org

「泳裝寫真,我又不是沒看過。讓一群漂亮女人穿成那樣在我面前晃,還不准我偷吃,這跟給我上大刑有什麼分別?」韓玉梁起身笑道,「比起那樣,還是這個工作好得多。走吧,我出去問問。」 book18.org

不料,就他們在屋裡商量這幾句話的功夫,杉杉在外面沙發上拿著手機又收到了新情況,滿眼淚汪汪強忍著沒哭,看向葉春櫻求助說:「葉所長,我……我收到了信息。和我老公有關的。」 book18.org

葉春櫻拿過來,放到自己和韓玉梁中間。 book18.org

信息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book18.org

「楊明達在我手裡,不許報警,等我下一步指示。」 book18.org

大概是為了增加說服力,信息附件有一張模模糊糊的照片,看上去像是視頻截圖,一個男人面朝下倒在地上,被五花大綁,頭歪著,露出側臉,能看出的確是楊明達。 book18.org

信息來源並非手機號或郵箱地址,而是一串很奇怪的亂碼。 book18.org

「看來在通訊中繼處做了偽裝……」葉春櫻把手機遞迴給杉杉,坐到她身邊,柔聲說,「不用擔心,你這個工作,我們接了。這一刻起,韓大哥將負責幫你一起找回楊明達先生。你如果確認的話,就跟我進來,咱們商談一下委託協議。」 book18.org

「不用商量了,我簽,我什麼都簽……錢好商量,只要能把我老公趕快找回來,什麼報酬都好商量。」杉杉紅著鼻頭擦了擦淚,「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辦了,謝謝你們肯幫我……真的謝謝。」 book18.org

「那相關條款也是需要你看一下了解情況的,跟我進來吧。」葉春櫻抽了一張紙巾遞給她,柔聲說,「黑街這邊的綁架案很少撕票,如果是為了贖金,你先生的安全就暫時不會有問題。只要後續還有信息進來,咱們就遲早能鎖定對方的位置。韓大哥會幫你把人救出來的。」 book18.org

「如果贖金不太多的話,我……我可以努力湊出來。千萬別激怒綁匪。」 book18.org

兩個女人說著走了進去,韓玉梁沒跟著,他皺眉想了想,掏出手機去陽台給舒子辰打了個電話。 book18.org

他覺得這事不對勁兒。 book18.org

結果這電話,一直打到葉春櫻那邊簽好委託協議,才算是走向尾聲。 book18.org

掛掉手機後,韓玉梁長長吐出口氣,望著窗外又聚起來的烏雲,險些以為自己正處於一個略顯荒誕的夢中。 book18.org

他主要是想問舒子辰雪廊那邊有什麼麻煩,以至於連這委託都吃不下,江湖上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真該幫忙的地方,他願意先去幫個忙賣個人情。 book18.org

可那邊不接的理由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經過一番複雜的解釋後,他徹底明白過來,這個委託,非他不可。 book18.org

別說雪廊,整個黑街,怕是都找不出能比他更合適來辦這件事的人。 book18.org

大千世界,真是無奇不有。 book18.org

韓玉梁感慨地搖了搖頭,裝好手機出去。 book18.org

簽好協議的杉杉已經迫不及待,捏著自己的手機慌張地問:「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沒有新信息過來,我該準備多少贖金呀?」 book18.org

「不要急,咱們也不是完全沒有線索。既然楊兄弟周一上午還正常上班了,那咱們就去公司那邊問問,看能不能找到最後一個見過他的人。」韓玉梁擺出很嚴肅的神情,開始按照既定方向前進,「那麼,春櫻,你看家,我陪杉杉先跑一趟。你把那串代碼發給沈幽,我剛才和雪廊聯繫了,他們雖然騰不出人手,但幫忙做一下追蹤工作的空閒還是有的。咱們倆隨時保持聯繫,有新情報及時溝通。」 book18.org

葉春櫻點點頭,拿出電車鑰匙,走過來塞進他手裡的時候,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韓大哥,你說……咱們是不是該先買輛代步車啊?騎著電動車跑業務,會不會感覺……有點寒酸?」 book18.org

「不會,不暈車,挺好的。」他笑著拍拍她,「新扈又不大,一天之內電車怎麼也到目的地了。真要涉及外地的調查,當然就是火車咯。正好我還沒體驗過呢。」 book18.org

「將來要是有跨海任務,說不定還能坐飛機呢。」葉春櫻微笑著送他到門口,輕聲說。 book18.org

「儘量別接那種工作。我可信不過飛那麼高的鐵疙瘩。我寧可抓只仙鶴騎。」韓玉梁半開玩笑地回了一句,看杉杉在門外已經很有點焦急,只得努力做出也很上心的樣子,一溜煙跟著進了電梯。 book18.org

天公不作美,或者說很作美,兩人下去騎在電車上,才發現只有一件雨衣可用。 book18.org

杉杉咬了咬牙跨上來鑽進去,倒是有了幾分豁出去的模樣。 book18.org

韓玉梁盤算了一下,在安心接受和逞英雄順便變落湯雞之間選擇了前者。 book18.org

騎出不遠,路邊一個冷飲店門口的音響恰好傳來這麼一段歌詞:「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戀,愛人不見了,向誰去喊冤。」 book18.org

不知道杉杉是不是有所觸動,反正韓玉梁感覺,她抓著自己腰上衣服的手,好像攥緊了幾分。 book18.org

雖然開車已經很熟練,但駕駛電動自行車,韓玉梁還比較笨拙,他超強的平衡感讓他總是忍不住頻繁矯正龍頭,練輕功養成的習慣又讓他不適應以手來增加前進動力。 book18.org

所以還沒騎五分鐘,身後就傳來了杉杉怯生生的聲音:「那個……韓先生,你要不太會騎,我來騎吧,我可以載你的。而且,去那邊的路我比較熟,就不用一直留意路口給你指方向了。」 book18.org

「好。」韓玉梁從善如流,在路邊一顆樹下停車。 book18.org

交換位置,整理好雨衣,坐上去後,韓玉梁眼前的世界就縮小到只剩下杉杉的背。 book18.org

她身上多少淋了些雨,素色的衣服並不耐濕,一些地方因此而變得挺透,柔潤的肩頭下方,有片溻濕暴露出肩胛骨蝴蝶一樣的美好曲線,但也僅限於此,她在裡面還穿了一件弔帶背心,料子頗厚,遮擋了一切可能曝光的部分。 book18.org

從這種穿著,韓玉梁就能大致感覺到她的小心翼翼。 book18.org

這讓他忍不住在心中哀嘆,這次任務全部完成的難度,可能遠比他想像的高。 book18.org

不過他也絕對不捨得打退堂鼓,畢竟,對他來說,這也算是一場新奇的體驗。 book18.org

偷人妻的機會多得是,可以光明正大追人妻的,估計過了這村就沒這店。 book18.org

一盤算到追求這個和勾搭截然不同但殊途同歸的詞,他就有點頭疼。為什麼這個世界的男女關係這麼麻煩而複雜呢? book18.org

不太習慣跟一個漂亮女人一直沉默相處,韓玉梁斟酌片刻,在後面道:「杉杉,剛才春櫻在,你可能不太好意思說,現在只有咱們倆了,周日你倆從事務所回去後,到底談了些什麼?那些會不會和你丈夫的失蹤有關呢?」 book18.org

「怎麼可能。」杉杉的聲音拔高之後,略微有些變調,似乎不太習慣這樣的音量,但隔著雨衣又是在騎車,不喊也沒辦法,「我老公又不是離家出走,他這是被綁架了啊。我們那天是拌嘴來著,可哪有夫妻不吵架的。」 book18.org

看來那次吵架的內容估計也是涉及到了性愛愉悅方面的問題,否則在楊明達都已經下落不明的緊要當口,什麼樣的線索杉杉也該會拿出來跟他這個偵探分享才對。 book18.org

「那你丈夫失蹤之前,有什麼比較反常的表現嗎?任何和平常不一樣的地方都好。」學著看來的偵探腔調,韓玉梁隨口問道。 book18.org

「嗯……」杉杉沉吟片刻,突然沒了聲音。 book18.org

「怎麼了?」 book18.org

「沒、沒什麼,那個,韓先生。我覺得,咱們還是先調查我老公的同事,問問他失蹤前的事情吧。我覺得前一天晚上發生什麼……應該和失蹤沒有關係。」 book18.org

又被她迴避了,也就是說,之前一天的晚上肯定發生了什麼。 book18.org

發生的事,杉杉認為和楊明達的失蹤無關,偏偏韓玉梁有理由相信,這其中的關係非常大。 book18.org

問題是,如何說服她相信這一點呢? book18.org

他撓了撓頭,心想,要是直接開個房間點穴制住放床上干一發能解決問題就好了。 book18.org

他在后座一點點計劃之後該如何展開行動,杉杉在前面聽不到後面回應,還以為是自己這也不說那也不說激怒了偵探,只好又猶猶豫豫地開口:「呃……如果沒有其它線索,我會跟你好好談談的,這樣可以嗎?」 book18.org

「可以。」他痛快地答應下來。 book18.org

因為他知道,公司那邊不可能有任何線索。 book18.org

他們能等到的,其實只有那個神秘號碼後續發送來的指示而已。 book18.org

不久,公司到了。 book18.org

那是一棟頗新的高大寫字樓,位於新市區已經開發的地帶西側,雨幕下,「高新技術才是最優能源」的巨大宣傳標語依然清晰可見,幾台四足機器人正在沒有遮擋的地方炫耀最新防水技術,整片建築,都和原本的新扈市呈現出截然不同的氣質。 book18.org

楊明達之前就是面前高大建築中的一個小小動力源。 book18.org

韓玉梁把雨衣疊好收進車筐,看著正在走向保安的杉杉,跟了過去。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