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56章 鎖定與被鎖定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拿走挎包當然不是因為賊不空手,而是韓玉梁相信,從馬紫君嘴裡問不出來的東西,也許挎包里就有答案。 book18.org

一離開別墅,他就掏出她的手機挨個關掉,檢查一番確認包里沒有其他可能被追蹤的東西後,把比較有價值的物件掏出來放進登山包,將價值不菲的那個女式名牌包隨手扔進了垃圾桶。 book18.org

以馬紫君的性格,家裡都沒有放任何與秘密有關的事情,下班就不再回去的辦公室更不可能是她的保管地點。 book18.org

那最有可能的,就是隨著智能化浪潮而快要成為人身上一個器官的手機了。 更何況這裡有三部。 book18.org

東亞邦的電信運營商亞訊一家獨大,基本實現了除西亞邦外的泛亞洲區域壟斷,體量目前也是世聯第一。所以絕大多數人只用一部手機就能滿足需要,公務比較繁忙的,可能會額外買一個區分開私用號碼。 book18.org

像馬紫君這樣同時帶三部的,作為正常人太多,作為手機發燒友太少,其中必定有什麼可疑。 book18.org

在隱蔽地方卸掉偽裝把衣服穿回正面,韓玉梁帶著戰利品趕回酒店。 一進門,正在沙發上打盹的葉春櫻就一個激靈坐起來,一邊揉眼一邊迎過來,上上下下連摸帶打量確定他好端端沒出事,才吁了口氣,輕聲說:「怎麼樣,順利嗎?」 book18.org

韓玉梁把登山包打開,拿出三部手機、錢包和一大串鑰匙,放在桌上,頗不情願苦笑道:「還好,我就是覺得說完之後,咱倆就顧不上親熱了。」 「為什麼啊?」葉春櫻拿起手機打量著,臉上有些發紅,「我不是等著你呢麼。我泡過腳了,也……吃了好幾個口香糖,是出了什麼事兒嗎?」 book18.org

他一邊換衣服,一邊飛快地把發生的事情從頭到尾講述了一遍。 book18.org

沒辦法,儘管知道這樣會讓葉春櫻因為心情和要忙起來的事情顧不上用小嘴幫他服務,他依然得承認,當下正事比較重要。 book18.org

雖然工具不是太全,但葉春櫻還是很快拆解了馬紫君的三部手機,逐個檢查零件後,確認沒有藏著其他追蹤設備,再次鬆了口氣。 book18.org

韓玉梁坐在旁邊,看著把工具連接在筆記本電腦上飛快進入工作狀態的她,柔聲道:「我還以為你會對那姐妹倆有什麼評價呢。」 book18.org

「嗯……妹妹沒什麼好說的,馬紫君的話,我想我沒立場評價她。我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盲目給她加上標籤,沒有任何意義。而且……」她舞動在鍵盤上的指尖稍微停頓了一下,「她是罪人,但她也正在受懲罰,將來……還會付出更大的代價,所以我不想談她。我只想趕快找出更多證據,讓這個案子徹底曝光,讓L- Club不再只是個誰都不信的都市傳說。」 book18.org

忙了一陣後,她又停下,有些靦腆地扭頭說:「韓大哥,你今晚做得特別好,好得超出我預料。尤其是最後讓她把妹妹送走,就是我心目中大俠該做的。」 「被你這麼夸,我都不好意思了。」他摸了摸她的頭,「趕快忙吧,累了就換手,你指點我來操作。」 book18.org

「我來吧,我技術熟,能快很多。萬一,等結束還不太晚的話……」她紅著臉沒說下去,拉回專注力,盯著螢幕繼續敲打鍵盤。 book18.org

日常私用和辦公專用的兩部手機很快被破解鑑別導出了數據信息,而剩下那部手機的存儲內容,破解的難度卻一下子提高了好幾級——被設置了複雜的安全防護。 book18.org

如果用暴力方式破解,單靠帶來的這台筆記本電腦,估計運行到地老天荒也搞不定。 book18.org

要是寄回去交給雪廊找對應領域的專家解決,一天之內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往返的。 book18.org

不知不覺,葉春櫻就陷入到跟最後這台手機的內容較勁的專注中。 book18.org

韓玉梁在旁閒著沒事,拿自己手機登錄事務所伺服器,幫著檢索之前兩台手機存儲中提取出來的信息。 book18.org

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異樣,私人號碼中有不少和大野一成的聊天記錄,但都限於情人之間的範疇,找不到和L- Club有關的內容。對公那部手機中有小田良的號碼,也在辦公通訊軟體上保持著聯繫,但內容全部都是慈善監管之類的公務,沒有疑點。 book18.org

這女人做事,實在是小心得要命。 book18.org

按說那麼一個被當作肉玩偶,心底已經自暴自棄的女人,不該有這麼細心的操作才對,想必,這是「主辦者」嚴格規定過的操作。 book18.org

畢竟心裡一直在懷疑,韓玉梁很快提取出了所有和小田良有關的內容,仗著強大的閱讀能力,飛快逐條瀏覽。 book18.org

之前鄭澈哲提到後,葉春櫻就搜集過小田良的情報。 book18.org

但實在是看不出任何可疑之處。 book18.org

他是東華特政區福保部部長,在社會福利和慈善系統努力多年,是聖心慈善總會聘請的第一位名譽顧問,在聖心內部的影響力可能比一樣沒有實權職位的名譽會長浦文玉還要高。 book18.org

作為一個五十多歲的東瀛男人,小田良為人卻並不算古板頑固,很踴躍接受各種年輕人的時尚潮流,是最先一批開設社交媒體帳號直接與大家交流的官員帳號之一,還頻繁參加各種節目,增加大家對慈善組織的關注。 book18.org

而他本職工作完成得也相當出色,東華特政區整個福利體系重建的速度,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首屈一指,大重建時期他最長加班記錄達到了兩百三十二天無休,每日只睡四個小時。 book18.org

這履歷幾乎可以在腦袋後面編織光環,按道理,從副部長開始從上到下全部懷疑一遍,一直懷疑到門口保安頭上,都不該懷疑這個人。 book18.org

可韓玉梁就是覺得可疑。 book18.org

聖人和惡魔其實有一個共同點。 book18.org

他們都是在做一般人做不到的事。 book18.org

經常拉著妻子一起上節目秀恩愛的緣故,稍微檢索一下,小田良妻子的信息就找到了不少。 book18.org

情況挺有趣。 book18.org

那個比小田良年輕九歲的夫人,小田雯,其實才是家中地位更高的那個。 戰後小田良的仕途其實並不算順利,畢竟東瀛人作為失去了家鄉的流民,在漢族為主的東華特政區先天就承受著各種因素導致的壓力。 book18.org

小田雯,原名周雯,娘家在東華特政區頗有人脈,可以說成功追到她,才是小田良人生轉折的起始。 book18.org

韓玉梁認為,真正的寵妻狂魔不需要總是這樣上電視節目證明自己。像浦大老闆那樣直接陪著老婆去做她最喜歡的事才叫愛情。 book18.org

以前他其實不太懂,但現在設身處地,他覺得自己想對葉春櫻做的事,應該和寵老婆沒有本質不同——除了忠貞問題外。 book18.org

隨便找幾個視頻片段,對女人深深了解的韓玉梁就從小田雯的臉上看到了清清楚楚的疲倦和敷衍。 book18.org

尤其是反覆看了幾遍小田良在綜藝節目上快速問答中表示自己還有穩定的性生活時,導播給了下面坐著的小田雯一個清楚的特寫。 book18.org

那捂著嘴的笑容看似羞澀而略帶尷尬,可認真品味的話,眼神其實更近似於譏笑。 book18.org

他不能確定小田夫婦到底有沒有性生活,他只能憑自己豐富的經驗來判斷,小田雯至少在上那個節目之前,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得到過性慾方面的滿足了。 book18.org

直接對小田良出手嗎? book18.org

韓玉梁斟酌著成功的可能性。 book18.org

目前,不管是大野一成的硬碟還是馬紫君的手機,都還沒有找到針對小田良本人的決定性證據,以當前信息能揭露出的內容,就是第三扶助院為核心的聖心慈善體系與福保部之間存在大量不正常資金流動。憑這些牽扯出小田良,最大的罪名無非就是監管不力。 book18.org

直接找小田良和他的身邊人,不僅需要弄到地址,還要冒錯判的風險。 當然,韓玉梁不太在乎判斷失誤的問題,弄錯了大不了道個歉再找別人。 問題是地址。 book18.org

追蹤器還在馬紫君的羽絨服上,如果是正常情況的姦夫淫婦,只要等她出門看一下最後停止的地點就是。 book18.org

可她的情況不正常。 book18.org

赴約的地點是一個挺豪華的大酒店沒錯,但她真正的情夫並不在那裡。 按照她的特殊情況來推斷,那裡應該安裝了可以直播情況的隱蔽攝像頭,把馬紫君被被一群男人輪流玩弄性虐的場面拍攝給了藏起來的性變態觀看。 所以即使韓玉梁那會兒趕去,得到的多半也就是一個斷開信號追蹤不到的拍攝設備。 book18.org

不知不覺思考了很久,韓玉梁看一眼旁邊,葉春櫻還在聚精會神地翻看、測試。他忍不住問道:「春櫻,不是說暴力破解沒意義嗎?你這是在幹什麼?」 「我在翻看咱們之前導出的信息,測試各種有可能的密碼。一般人不會設置太難記的密碼,如果特別複雜,往往還會備份一下保存免得忘記。那邊軟體檢索著,這邊馬紫君和大野一成兩人的相關信息我用枚舉程序挨個測試,現在是特殊渠道破解,不用擔心超出手機輸入次數被鎖,可以不停試下去。這個安全手機還挺讓人頭疼……啊,對了,韓大哥,我剛才恢復了一些大野一成硬碟上曾經刪除的文檔和表格,你要沒事,就幫我整理一下,把有用的挑出來歸類進證據里。」 「嗯,好的。」韓玉梁看她如此投入,也不好提醒她已經凌晨,這會兒要還不睡,一會就只能純睡不幹別的了。 book18.org

正在整理新恢復的數據時,叮咚一聲,綁定在事務所自用郵箱系統的手機發出了新郵件的提示音。 book18.org

韓玉梁接上充電線,連接查收。 book18.org

那是沈幽匿名中轉發送過來的個人資料。 book18.org

松平正男,華京東區警署刑偵二課警長,也就是今天跟馬紫君會面商談被他偷拍下來的人。從對話的內容不難推測出,此人的身份也是「助手」,那麼,他所輔助的「主辦者」,八成就在華京東區警署。 book18.org

可惜華京東區警署上層有三成東瀛人,看年紀、履歷,有可能是主辦者的人選過多,直接判定難度太高。而且,署長雖然是漢族,也不能因此就排除嫌疑,畢竟,大劫難後東亞三大族混居得還算融洽,頗有點相逢一笑泯恩仇的表面意味。 book18.org

既然整理起了人物關係網絡,韓玉梁索性把小田雯的娘家人也列入到搜索範圍內。 book18.org

信息時代,真正的隱私興許可以通過低調和謹慎保護起來,但親緣這種比較容易被窺探的強人際關係,作為公務人員很難完全藏匿成秘密。 book18.org

都不需要進入暗網,僅從一些熱衷爆料的電子媒體上,他就找到了下一個有嫌疑的人。 book18.org

周世強,特安總局駐東華特政區重案督導員,是典型職位不高但權力不小的人物。他是小田良的大舅子,如此一來,就算他本人不是「主辦者」,也脫不開幫助小田良掩蓋罪行的嫌疑。 book18.org

嗯……韓玉梁略一斟酌,把關於小田良的情況整理了一下,附上自己的懷疑和相關證據,直接發給了沙羅,並抄送一份到汪媚筠的私人郵箱。 book18.org

沒記錯的話,汪媚筠的親爹汪鄴商可就是華京市特安局局長,她對L- Club還明顯有著執念,那麼與其他在這兒絞盡腦汁找不到突破口,不如交給專業人士去解決。 book18.org

沒想到,凌晨一點半,汪媚筠把電話打了過來。 book18.org

「喂,你沒在睡美容覺?」 book18.org

「我這樣的職業,美容只能靠高檔護膚品。睡覺美容……太奢侈了。」這次,她的聲音沒有再掩飾其中的疲倦,「你發給我的那些證據,可靠嗎?」 「我要是知道,還用得著發給你麼?你自己看看上頭那些人物,哪個我容易調查?」 book18.org

汪媚筠沉默了一會兒,說:「周世強交給我,警署那邊我建議你先不要管,我父親已經趁著消防局爆炸的事件正式指揮可靠的部下插手這次的案子了,警署影響力有限,而且那邊情況非常複雜,我建議你們還是盯住小田良,專心抓他的尾巴,最好趕在L- Club下手滅口之前揪出他來。這是咱們最接近突破口的一次,L- Club不能永遠是個都市傳說。」 book18.org

「和聖心相關的證據我們準備交給浦文玉,你那邊有渠道聯繫到她麼?」既然說到了這兒,韓玉梁乾脆替不願意開口的葉春櫻問一句。 book18.org

「抱歉,我沒有人脈廣闊到那個地步。啊……不過華京有個不錯的私家偵探,要不要我請她幫忙查一下?她雖然收費不低,但你們現在不是很闊綽了嗎。應該不在乎這點開銷吧?」 book18.org

韓玉梁皺了皺眉,「你這口氣怎麼突然跟在拉皮條一樣?」 book18.org

「喂,我是打算幫自己妹妹介紹一下生意而已。踏雪偵探社,在華京還是小有名氣的。她跟警署有合作協議,可以介入絕大多數案件幫忙,還有警方資料庫的初級調閱權限。不考慮一下嗎?報我名字給你打折。」 book18.org

「你不知道同行是冤家麼?」說到這裡,他停頓了一下,「你妹妹真能查出浦文玉的聯繫方式?」 book18.org

「不知道,這你得問她。我們之間不怎麼聊工作。唉……已經獨立的妹妹,跟姐姐就沒有那麼親咯。」 book18.org

幾分鐘後,韓玉梁的手機里多了一條名片。 book18.org

汪梅韻,踏雪偵探社。 book18.org

明天就死馬當作活馬醫,請這位名偵探來幫個忙吧。 book18.org

誒? book18.org

想到這兒,韓玉梁突然反應過來似乎哪裡不對勁。 book18.org

他們找浦文玉,是因為大野一成不好處理,需要靠聖心上層的力量來先將他的地位解除。 book18.org

可現在已經摸到更有價值的馬紫君,再往上,L- Club的問題,浦文玉似乎也幫不上多少忙吧? book18.org

不過一想到花了三萬塊買的票,韓玉梁就決定不提醒葉春櫻這件事。 不然她肯定要心痛到臉色發白。 book18.org

而且,浦文玉的人脈肯定很廣,她要是正義感不錯的話,說不定卡嚓卡嚓就把事情解決了呢。 book18.org

「解開了!破進去了!」 book18.org

葉春櫻驚喜的聲音把他嚇了一跳,他探身看過去,螢幕上複雜的介面中,的確已經有大量文件正在複製導出,並同時傳入事務所的伺服器進行備份。 她長長出了口氣,抱住韓玉梁就激動地親了上去,「成功了,我這次……沒靠別人的力量,我自己做到的。我就知道我能做到!」 book18.org

被啾啾地親了幾下,他笑著把她抱住,看著她眼睛裡明顯的血絲,柔聲道:「好了,休息吧。看看你,都要有黑眼圈了。」 book18.org

「再稍等等,導出後我要先大致檢索一遍。」她扭頭看了一眼螢幕,挪回原處,「我相信這裡面一定有好用的證據,咱們時間不多,明天就30號了。」 「那也還有一整天呢。你……算了,你自己注意,別累得太狠。」 book18.org

知道這個小倔妞其實比許婷還難管,他索性由她去,今晚估計是享受不到了,明日起來再說吧。 book18.org

反正她的那張小嘴兒,他是惦記上了。 book18.org

「俱樂部……這麼多條嗎?」 book18.org

「主辦者……啊,幾乎沒提到過。她真夠小心的。」 book18.org

「光是俱樂部的話,很容易就搪塞過去了啊。高爾夫俱樂部足球俱樂部都是俱樂部誒……」 book18.org

「這個封口費的開支,到了法庭應該說不清楚的。」 book18.org

一路聽著她不時喃喃自語,看著電腦螢幕上大量截圖和原始證據一起被分門別類整理妥當,韓玉梁瞄了一眼剩下的收穫,乾脆拿起馬紫君的錢包,打開檢查。 book18.org

幾乎沒有什麼現金,看來是新時代移動支付的堅定支持者,卡有很多,銀行卡信用卡簽帳卡健身會員美容會員這個會員那個會員……亂七八糟看著眼花。 沒什麼有用的證據,錢包里也沒見到什麼重要的照片。 book18.org

考慮到補辦這一大堆東西的麻煩,他都想要不要行行好給馬紫君送回去。 剛把錢包放回去,韓玉梁的手機又傳來了提示音。 book18.org

他拿起看了看,是追蹤器預設的提醒,馬紫君竟然在這個時間點離開了家,正在高速移動中。 book18.org

這會兒已經接近凌晨兩點,她要去哪兒? book18.org

還是說……她被趙虹抓走了? book18.org

雖說這個幫凶罪有應得,可她那乖巧老實的妹妹,實在不該成為狼熊的受害者。 book18.org

他想了想,換了個不打擾葉春櫻工作的房間,站到窗邊,第一次給沙羅主動打去了電話。 book18.org

響了好一會兒,對面才傳來了接通的聲音。 book18.org

沒有慣例的喂或者摩西摩西,聽筒里只傳來了稍微有些急促的喘息。 什麼情況?正在床上進行什麼激烈運動? book18.org

「喂?」 book18.org

「有事就快說。」沙羅的聲音透著一絲緊迫。 book18.org

馬上韓玉梁就知道了原因。 book18.org

他聽到了槍聲。 book18.org

這女人大半夜兩點竟然在跟人槍戰? book18.org

「你不在華京了?」 book18.org

「但願如此。」沙羅短促地回答了一句,接著,那邊傳來槍響和一聲痛哼。 「好吧,長話短說,趙虹是不是去綁架馬紫君了?」 book18.org

「沒有。」沙羅的回答也很簡短,「我正在救她。」 book18.org

轟—— book18.org

聽筒里傳來很響的爆炸聲。 book18.org

「你們在華京用上手雷了?」 book18.org

沙羅喘息了幾口,「這問題真蠢。」 book18.org

「你在跟誰作戰?」韓玉梁決定抓住時機拉攏一下這個女殺手,「需要我幫忙麼?」 book18.org

「不必了。我只是救人。對面是S·D·G的下屬,嘶——」她發出一聲不甘心的氣音,「好吧,不只是下屬,S·D·G的人出現了,怪物……」 她罵了一句,接著,槍聲大作,還聽到了她的大喊,「狼熊!滾回來!」 咣! book18.org

轟隆!嘎啦——! book18.org

混亂的倒塌聲讓手機的訊號都受到了影響,幾乎聽不清那邊發生了什麼。 接著,訊號中斷了。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望著手機。不打不相識,他對這個女殺手心裡還是挺有興趣的。 喂,你說好要讓我體驗一下你那銷魂到不行的性技巧的,可別這麼早就死掉啊…… book18.org

他之後又撥打了幾次,沒有接通。他索性發了一條信息,拿出專長的哄姑娘手段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擔心。 book18.org

然後,他繼續觀察馬紫君。 book18.org

這時,他才意識到,馬紫君正在開車離開華京。 book18.org

他趕忙把地圖縮小,看著光點移動的方向,來推測她打算去的地方。 目標還挺明確的,那個方向,應該是要去農一區。 book18.org

看來是送妹妹回老家啊。 book18.org

他鬆了口氣,看一眼表,決定出去強行抱葉春櫻上床睡覺,不允許她再這麼折騰自己經期本來就不夠穩定的內分泌。 book18.org

然後,他就發現,葉春櫻趴在放電腦的茶几上,已經睡著了……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