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56章 閨中少婦不知愁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韓玉梁的眼睛看女人一向很毒,他所在的時代那些包裹在重重衣衫中的女人他都能幾眼便看出個大概,更不要說如今這發達世界的開放女郎。 book18.org

面前這個叫燕雨杉的女人,其實並不如李曼曼以為的那麼饑渴。 book18.org

因為她的眼神很清澈,或者說,純潔。 book18.org

那不是該用在結婚四年的少婦身上的詞彙,但他認為,這個判斷很準確。 book18.org

她在婚姻中,還沒接觸過男女之間的極致喜樂,那麼,即使會感到寂寞,生理上的需求也極其有限。 book18.org

這樣的女人,如果性格外向些,興許還會因為情感缺失反過來影響身體,進入渴求的狀態。 book18.org

可她還很文靜內向,雖說能感覺到無波水面下也許有隱隱的火熱,但韓玉梁猜測,那發掘出來的難度並不小。 book18.org

說白了,這是個身體上已經完全熟透,但心裡還青澀如同少女的姑娘。 book18.org

真不知道她找了個什麼樣的老公。 book18.org

外貌上,杉杉算是超出了韓玉梁的預期。 book18.org

如果這少婦早些時候出現在診所,他興許對李曼曼都要提不起勁兒。 book18.org

並不是說身材有多火辣性感,風騷撩人,實際上,杉杉的身材偏瘦,短袖衫和過膝裙都顯得頗為寬鬆,輪廓上看,胸部和臀部的曲線並不如李曼曼那麼突出,而是起伏得恰到好處,苗條勻稱。 book18.org

她的五官也並不是多麼精緻立體,明艷動人。 book18.org

但是,她那微微下延的柔順眼角,弧度溫和的細細眉毛,略有笑紋看上去十分和氣的淡色嘴唇,配著素凈到能看見下巴小紅疙瘩的白皙肌膚,在那毫無蕩漾之意的清冽眼神下,散發出濃厚的溫婉賢淑味道。 book18.org

對韓玉梁來說,這氣質和感覺,就像是看到了一個大戶人家年輕兒子新娶進門的乖順妻子,心思就只放在丈夫身上,別的都不怎麼在意一樣。 book18.org

他對杉杉不熟,不好妄下斷言,但他對李曼曼已經十分了解。 book18.org

李曼曼是那種典型的碎嘴婦人,經她口中說出的話,免不了要添油加醋,言過其實。 book18.org

所以韓玉梁覺得,杉杉應該就是對丈夫不舉感到困擾,頂多是知道這邊治病的事情想要嘗試卻又不敢,其他部分,多半是李曼曼自行發揮出來的。 book18.org

這麼個連找男醫生做按摩都滿心芥蒂不情不願的少婦,哪兒那麼容易勾搭到床上去翻雲覆雨。 book18.org

不過,韓玉梁這種採花賊,越是有難度,才越有興致。 book18.org

要是個見面就高喊猛男掀裙子脫褲衩的騷貨,他估計轉身走出八百里都不回一下頭。 book18.org

「其實,我也沒有太不舒服。」大概是被韓玉梁的視線弄到有些侷促,杉杉把腿並緊,理了理裙擺,望著自己膝蓋輕聲說,「就是天熱了,我不太捨得開空調,偶爾會胸悶。曼曼姐總是說韓大夫您手藝好,說按摩一下就能治好一堆毛病。您看,我這個應該不至於需要治療吧?」 book18.org

這麼說的人,就是不希望被治療。 book18.org

但李曼曼盛情款待,韓玉梁可不好意思推盤子掀桌,他裝模作樣沉聲道:「燕女士,需不需要治療,一個是要讓我多少做個檢查,另一個,也是要看你本人到底有沒有這個意願。那麼,方便讓我把把脈嗎?」 book18.org

如今他對這世界的情形已經有了諸多了解,裝出個神醫模樣,並不太難。 book18.org

「哈,」林梓萌在旁不屑一顧地說,「什麼年代了,不去拍片子做檢查,還來把脈這一套,到底還是個江湖騙子。」 book18.org

李曼曼一皺眉,說:「這比我穿得還像寡婦的是誰啊?」 book18.org

許婷忍著笑解釋說:「我們這次的僱主,老韓當保鏢就是保護她呢。」 book18.org

「什麼叫像寡婦!」林梓萌不幹了,「我這叫哥特風!你傻逼啊,什麼都不懂就亂放屁!」 book18.org

「都安靜點!」看杉杉已經把手伸了過來,韓玉梁運起內力沉聲喝道,「別打擾我把脈。」 book18.org

許婷乖覺,立刻把手指豎到嘴邊,轉著圈子噓了一聲。 book18.org

杉杉一臉將信將疑,手掌伸得老遠,恨不得在桌上寫一句男女授受不親的樣子。 book18.org

韓玉梁不懂脈象醫理,但他懂房中術,懂內功,懂道家玄門之術,一縷真氣沿著杉杉手臂灌入,轉瞬在她體內遊走一圈,便胸有成竹,放開手指,微笑道:「燕女士,你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大毛病,不過是神思憂慮,氣血鬱結,去找大夫,也只能給你開些養心理氣的方子,無法根治。」 book18.org

林梓萌撇撇嘴,翻個白眼,嘟囔一句:「果然是騙子套路。」 book18.org

韓玉梁不以為意,起身道:「我如今已不開診所,全看曼曼的面子,才肯見你。你要是願意讓我嘗試一下,我可以先為你做個簡單治療,你感覺到效果,再決定要不要繼續。」 book18.org

杉杉望著他健碩胸膛,和站起後充滿壓迫感的身材,下巴與脖子交接處不自覺地蠕動了一下,輕聲說:「簡單治療……要怎麼做啊?要像曼曼姐那樣,被你……唔……摸嗎?」 book18.org

看韓玉梁瞪過來,李曼曼趕緊解釋:「哎哎,你別亂說啊,我什麼時候跟你那樣形容了,人大夫看病,還能完全不碰人的?」 book18.org

杉杉低下頭,「可我……不想讓其他男人碰你說的地方。」 book18.org

「就是腰和肚子,瞧你這老封建的樣子,那你將來懷了寶寶去做婦檢,來個男醫生給你擴陰看子宮,是不是當場就要羞憤跳樓了?」李曼曼嘴快,噼里啪啦說得杉杉面紅耳赤,微微扭開臉去,不敢看她。 book18.org

她念叨完杉杉,轉臉又對韓玉梁解釋:「玉梁,你別往心裡去哈,杉杉別看結婚三四年了,其實純情著呢,她跟老公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一輩子就沒怎麼跟別的男人打交道過。」 book18.org

韓玉梁一擺手,「無妨,燕女士,這樣,我只用一根指頭,點在你後頸大椎穴,其他都不碰,如此你能接受麼?」 book18.org

杉杉抬眼看著他,想了想,跟哆嗦一樣微微點了點頭。 book18.org

韓玉梁故意走到她身後一步開外,彎腰伸長胳膊,只用食指指尖輕輕在她脖子下方一觸,柔聲道:「低頭,讓這邊的骨節突出來。」 book18.org

杉杉嗯了一聲,把脖子彎下。 book18.org

其實他的內力在血脈筋絡之中皆可運轉自如,什麼姿態並不重要。 book18.org

他只是覺得脖子好看的女人,這樣綁起頭髮低著頭很誘人。 book18.org

尤其是杉杉這樣,苗條但並不骨感,脖頸勻稱修長,與肩連接處曲線柔潤的女人,衣領上兜出的那一抹白皙,透著一股溫順的魅惑。 book18.org

他滿意地看著,將內力催動進去,開始施功。 book18.org

這個時代的人,身上多多少少會有一些毛病,初次見面,韓玉梁看出杉杉性情內斂保守,直接給她弄到春意盎然,估計反而會惹來反感,不如先幫她活絡氣血,紓解鬱結,稍稍在情慾邊緣蹭蹭,看看她的反應。 book18.org

真氣沿著雙肩爬下,先在脊椎兩側上下往復幾遭,漸漸打通她那邊的僵硬肌肉。 book18.org

她一看就是那種不怎麼需要辛苦勞動的家庭主婦,想來是被丈夫寵得厲害,這樣的女人,腰背肌肉反而會有多處隱患。 book18.org

這是立竿見影的手段,肌肉先是酸痛,跟著猛然一陣暢快,杉杉情不自禁就呻吟了一聲出口,「嗯啊……」 book18.org

李曼曼之前經常享受韓玉梁的手藝,當即頗為懷念地咬了一口下唇,眸子都濕潤了幾分。 book18.org

許婷見過姐姐被按摩到神魂顛倒的模樣,略帶醋意地哼了一聲,別開臉不再看他們。 book18.org

倒是林梓萌,瞪著被煙燻妝包圍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不敢相信地問:「喂,你……你真覺得舒服了?」 book18.org

「嗯。」杉杉看著就不像擅長撒謊的人,輕聲細語說,「背後那一塊,熱乎乎的一酸,比以前舒服多了。」 book18.org

林梓萌繞過去看,韓玉梁依舊保持著之前的姿勢,紋絲沒動。 book18.org

但真氣卻已經往更曖昧的地方跑去,通順了幾處筋絡積累的疲乏酸沉之後,他控制著將真氣緩緩轉移,從肋側穿過腋下,沿「關門」、「梁門」、「承滿」幾處穴道向上攀爬。 book18.org

杉杉那頗為漂亮的杏眼登時睜圓,她本來就低著頭,立刻狐疑地望著自己乳房下方,可韓玉梁的手還在脖子後面,確實沒碰到她任何敏感部位,只是,好似有幾條無形的小蚯蚓,比體溫略高,蠕動著往胸部上爬,爬過的地方,酥酥麻麻,微微發癢。 book18.org

還不是蚊子叮過或者被觸碰痒痒肉的那種癢,而是更近似於這段時間偶爾看到老公洗澡,胸腹之間的某處發出的那種奇妙輕癢。她不確定這是不是治療的一部分,但她覺得有點心慌。 book18.org

她猶豫了一下,往前一傾,躲開了韓玉梁的手指,急匆匆站起來轉身,微笑著說:「謝謝您,韓大夫,我……我確實覺得舒服多了。」 book18.org

韓玉梁略感訝異,他試探得出,面前的女人其實感度一流,是那種讓男人一分耕耘能收穫三分回報的床上尤物。所以他當真沒想到,杉杉竟能在剛碰到一點情慾的邊時,就痛下決心抽身離開。 book18.org

這心思轉瞬即逝,他微微一笑,柔聲道:「我承蒙春櫻照顧,多少有了點懸壺濟世的醫者仁心,看在曼曼面上,這種小毛病你隨時可以來找我。」 book18.org

李曼曼在旁促狹道:「打電話時候還百般不情願呢,看見我們杉杉美,嘴兒也甜了呢。」 book18.org

許婷笑嘻嘻地說:「老韓就這樣,好色如命,只要人漂亮,免費治療都不算事兒,免費打工都行。你看葉姐人美心善,老韓錢都交給她管了。」 book18.org

李曼曼當然向著老熟人葉春櫻,呵呵一笑,說:「小葉人那麼好,才不會占別人便宜,玉梁的事兒讓她管,那才算是找對人了。」 book18.org

她們說著話,林梓萌走過來,伸手抓住韓玉梁的指頭,眉心都快擰到一起,「你……你這手指頭有什麼鬼?這女人不會是你的託兒吧?」 book18.org

韓玉梁笑了笑,猛一運功,讓十成陽剛之力震在她掌心。 book18.org

她觸電般一抖,被燙得縮了回去,「這……這什麼玩意兒?你手裡藏電門了?」 book18.org

韓玉梁淡淡道:「我治病的功夫,你不信,當然只能讓你親自體驗一下。」 book18.org

杉杉臉上還是有點紅,拉過李曼曼到一邊,低聲說了幾句,便匆匆穿上鞋子,告辭回家。 book18.org

本來韓玉梁想就此告別,看林梓萌和朋友約的時間差不多也要到了,可還沒開口,李曼曼的孩子從小屋晃悠悠出來了,苦著小臉說老師留的手工作業不會弄。 book18.org

許婷看見可愛小娃娃就挪不動步,樂顛顛就湊了過去,蹲下軟語細聲哄了起來。 book18.org

林梓萌滿肚子不爽,開口就說要走。 book18.org

那孩子一眼看見她的裝扮,小嘴一癟,嚇得大哭,指著她喊:「老妖婆,老妖婆,哇……媽媽救我。」 book18.org

韓玉梁哈哈大笑,李曼曼連忙過去抱住孩子一邊擦淚一邊哄。 book18.org

林梓萌臉色大概不是太好看,可惜粉抹得太多,瞧不出來。 book18.org

情形有些尷尬,他們只好選擇道別離開。 book18.org

沿著樓道走下去沒多遠,許婷就輕輕一拽韓玉梁的袖子,小聲說:「她孩子的老師不厚道。」 book18.org

「啊?」韓玉梁一愣,「什麼?」 book18.org

「那應該是幼兒園大班的手工作業,說是留給孩子,最後折騰的大部分是家長。」許婷的專業就是學前教育,算是說到了本行,「這老師省懶勁兒,直接就弄了個孩子根本搞不定,只能讓家長費勁的。」 book18.org

林梓萌不耐煩地說:「那有什麼,家長費勁去唄。」 book18.org

「那作業要用金屬扭成架子,往上做小模型,」許婷頗為感慨地說,「家裡有爸爸的,做起來當然容易些。可她家……這不是沒有麼。」 book18.org

林梓萌顯得頗為煩躁,「那就不做,我小時候沒了媽,爸爸也不管,我不一樣上到高中畢業了。」 book18.org

許婷淡淡一笑,「看來老韓就是跟殘缺家庭的女孩有緣,葉姐和我都是孤兒,找個僱主恨不得自己是孤兒。爸爸這麼個人吧……就算再怎麼混蛋,真沒了,偶爾還是會想他的。我估計,這會兒樓上那娘倆已經對著抹眼淚了。」 book18.org

韓玉梁聽得心裡有些難過。 book18.org

他也是孤兒,根本不知道自己爹娘是誰,倒是談不上想念。頂多是噩夢驚醒的那短暫片刻,怨恨過自己為什麼從小就被丟棄給乞丐,沒嘗過什麼親情溫暖,就先領略了世間百態。 book18.org

沒想到,林梓萌也站住了。 book18.org

「那手工有那麼難嗎?不就是個幼兒園大班的作業。」她轉過身,瞪著許婷問。 book18.org

許婷挑了挑眉,故意挑釁,「反正我估計你自個兒做不成。」 book18.org

「我不信。」林梓萌就像等著咬鉤一樣大聲說。 book18.org

「那要不咱倆上去敲開門試試,別讓老韓幫忙,看誰能弄成?」 book18.org

林梓萌把帶著華麗蕾絲的薄紗袖往上一捋,亮出細細的胳膊,「別小看我,我力氣可不比男生小。」 book18.org

「彼此彼此。」 book18.org

「走。賭點什麼?誰先做好就算贏。」林梓萌抬腿就又往樓上走去。 book18.org

許婷笑眯眯對韓玉梁比劃個手勢示意跟上,嘴裡說:「好啊,賭工資,做飯阿姨那六千塊,你贏了我只要四千,你輸了,給我翻倍。」 book18.org

「憑什麼啊,你當我傻嗎?贏了賺兩千,輸了賠六千?」 book18.org

「你有錢啊,我又沒有,兩千能讓我肉痛個把月,六千你花出去估計都不帶眨眼的吧?」 book18.org

林梓萌就跟鬥氣一樣,「好,賭就賭!」 book18.org

「呵呵,你輸定了,孩子見了你就哭,看你怎麼贏。」 book18.org

她一扭頭,咬牙切齒地說:「我進屋就洗臉!」 book18.org

她還真是說到做到,敲開門,都沒等一臉驚訝的李曼曼開口問呢,就拎著挎包鑽進了洗手間,對著鏡子開始抹卸妝乳。 book18.org

韓玉梁打量一眼,李曼曼果然眼圈有點發紅,估計是觸景生情剛哭過。 book18.org

這種事兒,要不是許婷,他還真發現不了。 book18.org

但當真來了,他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book18.org

「你們……忘拿東西了?」李曼曼疑惑地問。 book18.org

許婷落落大方地說:「我和林梓萌打賭了,看誰先做好你家寶寶的手工作業,怎麼樣,姐,給個機會唄?」 book18.org

李曼曼一怔,跟著意識到了什麼,感激地說:「這……這怎麼好意思……」 book18.org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賭贏了我能賺六千塊呢,到時候請你吃飯。」許婷笑著換上拖鞋,往裡走去。 book18.org

林梓萌在衛生間大喊:「不許偷跑!等我卸妝完!不然不算!」 book18.org

韓玉梁拍了拍李曼曼的肩,柔聲道:「我也來幫忙,算是你專門介紹杉杉的報酬吧。」 book18.org

果然如他所料,李曼曼顯得有點不好意思,頗為心虛地別開了臉。 book18.org

他壓低聲音,輕聲問:「你老實跟我說,曼曼,你是不是想把杉杉拖下水才把她介紹給我的。」 book18.org

李曼曼小聲回答:「沒有,我、我真就是看她說她老公不行了,兩年多沒做過愛怪可憐的。」 book18.org

哼,這女人多半是看人家兩口子不做愛一樣感情很好,反觀自己,成了寡婦都忍不住惦記著韓玉梁這個情人,才會動了歪念頭。 book18.org

這種心理並不罕見,自己黑了髒了,就見不得白白的一張紙在身邊站著,能潑點墨汁上去,證明大家其實一樣,就能好受很多。 book18.org

硬是揭破大家臉上都不好看,韓玉梁索性裝了個傻,笑著往裡走去,「既然人家沒興趣,你就別一直惦記了。我最近有事要忙,也沒空真去勾搭她。」 book18.org

「哦。你這會兒又成正人君子啦?」李曼曼沒好氣地諷刺了一句。 book18.org

韓玉梁見許婷已經進小屋跟李曼曼兒子嘰嘰咕咕聊了起來,逗得小孩一個勁兒笑,而衛生間裡林梓萌還在忙著解除易容術,索性一轉身,單手突然抄到李曼曼胯下,隔著睡褲握住了她的恥丘,一股真力從掌心送入,登時震得她下體一酸,渾身一軟,微笑道:「你瞧瞧,有我這樣的君子麼?」 book18.org

「別……」李曼曼幾乎當場呻吟出來,趕忙抓住他胳膊搖頭哀求。 book18.org

但看韓玉梁馬上鬆開,她神情又顯出幾分失望。 book18.org

這小寡婦,看來還是快壓不住騷勁兒了。韓玉梁心中暗笑,並不著慌,坐在沙發上,等著看有沒有機會。 book18.org

化妝的時候用了快一個半小時,卸妝倒是快了很多,不久,林梓萌頂著一張和髮型衣裝完全不搭的清湯素顏,氣哼哼去小屋和許婷打賭較勁了。 book18.org

李曼曼進去送了個果盤,完全插不上手,兩大一小玩得笑聲此起彼伏,孩子反而把她這個當媽的轟了出來。 book18.org

她過來跟韓玉梁單獨坐了一會兒,被他炯炯視線看得有些不自在,找個藉口,跑去廚房收拾。 book18.org

韓玉梁進小屋探頭望了一眼,估摸著裡頭三位短時間誰也不會出來,微微一笑,跟去廚房,反手關上了拉門。 book18.org

李曼曼正在把洗好的盤子往櫥櫃里塞,微微屈膝彎腰,高翹著把睡褲撐到緊繃繃的圓臀。 book18.org

聽到拉門與軌道摩擦出的聲音,她一個激靈站了起來,望著大步走近目光灼熱的韓玉梁,急忙說:「玉梁,別……別……我、我覺得對不住他,真的……真的對不住他。咱們……咱們還是算了吧。那一晚我報復過他,他也死了……我也該跟孩子,好好過日子了。」 book18.org

韓玉梁懶得說話,時間不多,辦事要緊。 book18.org

他抓住縮胳膊夾腿看似在抵抗的李曼曼往懷裡一摟,就扣住她後腦吻了下去。 book18.org

「唔……唔唔……」 book18.org

渾身上下的敏感帶都被他了解得通透,李曼曼才被摸了幾下,就再也推不動他,只剩下嬌喘鼻息,嚶嚶作響。 book18.org

她的身體也確實不懂如何撒謊。 book18.org

當她扶著灶台彎腰分腿,睡褲被扯到膝蓋,內褲翻卷褪下的時候,嫣紅蜜裂與褲底之間,都拉出了一道粘稠的蛛絲。 book18.org

韓玉梁用指頭攪了一攪,濕熱軟深,滑彈蠕嫩,顯然已經做好準備。 book18.org

那麼,多謝款待。 book18.org

他微微一笑,挺身進入。 book18.org

「呃——嗯呃……」李曼曼雙腿哆嗦著,手指摳住燃氣灶的邊,在這個平時她用來料理食材的地方,成了韓玉梁盡情享用的肉。 book18.org

當兩牆之隔的小屋中爆發出欣喜的歡呼時,那滿臉快樂的孩子並不知道,他的媽媽已經高潮了七八次,正慢慢提起內褲,用疊成八層的廚房紙,兜住一直往外溢的精液……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