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38章 海底針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韓玉梁遊戲花叢多年,對女人身體的各個部位都了解無比。 book18.org

但他其實不怎麼了解女人的真心。 book18.org

他有花言巧語的本事,有見縫插針的臉皮,更有片葉不沾身的浪子決絕,採花無數,欠下不知多少風流債。 book18.org

但真刀真槍去談情說愛,而不是只哄著雲雨交歡,就不在他的經驗範圍之內。 book18.org

所以,感覺身邊兩個女人暗流涌動,目光相接甚至有點刀光劍影的味道後,韓玉梁苦思冥想,竟不知該如何處理才好。 book18.org

以他的常識,這種情形應該出現在他安家立業定下心後,正妻與寵妾,或是其餘側室之間才對。 book18.org

不過如今他對當下的人想法多少也有些了解,法令上的一夫一妻綁定了許多東西,涉及很多利益,這環境下成長的姑娘,自然不會覺得善妒是什麼惡行,夫妻專一,她們看來便是天經地義。 book18.org

倆人盯著一個位子,火花四射就是理所當然。 book18.org

可惜的是,韓玉梁壓根就沒想過要有這個位子。 book18.org

就算不說他全無興趣成家立業,即便他想,他對誰有了這個心思,他一個另外世界穿越來的異常流民,身份憑證之類全都沒有,去哪兒領那叫結婚證的小本子? book18.org

因此,他覺得葉春櫻和許婷之間的隱隱暗流完全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與其在那兒互相防備,不如誰先行動起來,主動和許嬌換房間,也讓他嘗嘗兩情相悅後那傳說中會格外美好的「做愛」是什麼滋味。 book18.org

然而,晚上睡在他旁邊的,還是許嬌。 book18.org

韓玉梁過往難得能有機會跟一個女人多次夜宿一處,故而養成了一個頗令女子煩惱的習慣——貪。 book18.org

這並不僅僅是指他得手之後會翻江倒海折騰得姑娘徹夜無眠,也是說他一旦有機會,就想要將女人身上能占的地方全都占了。 book18.org

牝戶是首要,不會錯過,哄得好了,便讓女子小嘴親吮一番,更進一步,就要摸出油膏,奪取後庭花。 book18.org

許嬌如今手幫他套過,嘴幫他吸過,媚肉中間都快被日成他的模子,雙腳略有變形,他看不上眼,所以惦記上的,自然就成了她那還沒被男人入過的小小屁眼。 book18.org

可極為掃興的是,許嬌是個有痔女青年。 book18.org

韓玉梁才試著進了一個指頭,沾滿淫水滑滑溜溜,她就被戳到內痔,疼得嗷一嗓子蜷成了蝦,一邊拍他大腿一邊哀求告饒說不行不行。 book18.org

他只好不甘不願地作罷。 book18.org

結果那一嗓子慘叫讓隔壁兩個女孩誤會了什麼,隔天起來,許婷一個勁兒檢查姐姐身上有沒有傷,葉春櫻也一直用略帶責怪的眼神瞥他。 book18.org

在這地方几天住下來,雖然痔瘡遭了回難,但算下來最開心的還是許嬌。她不必上班,家務也有人干,白天玩手機,晚上睡大覺,早晨還有韓玉梁的大鳥可用,愜意得紅光滿面倍感滋潤,不用化妝品都像是年輕了四五歲。 book18.org

韓玉梁心情也還可以,不用給那些空閨怨婦職業女郎看病推拿,飲食起居由葉春櫻和許婷較勁兒似的照顧,既有網上又有許嬌上,樂不思蜀。 book18.org

就那倆年輕姑娘,看著和和氣氣,私下連練功都都要你追我趕,不過這麼幾天,許婷的沉香訣就昂首闊步踏過了三重境界的門檻,葉春櫻也靠勤補拙,硬是突破了塑玉功的二重。 book18.org

就在韓玉梁懷疑這邊是不是被沈幽他們忘了的時候,雪廊的人,終於找上門了。 book18.org

除了上次來送他們的舒子辰、老相識沈幽之外,還多了一個臉上帶疤,神情頗有滄桑之氣的中年男人。 book18.org

他叫晁輝,名片身份是雪廊酒吧的經理,實際上則是雪廊的大管家。 book18.org

知道這些人碰頭是要商量不能聽的事,許嬌乖乖戴上耳機一關房門,床上躺著聽歌去了。 book18.org

但葉春櫻和許婷都擺出了助手的架勢,一左一右夾著韓玉梁在中間,跟雪廊那邊湊成了三對三。 book18.org

沈幽還故意換了個位置,坐到了兩個男人中間,和韓玉梁隔著飯桌對視,將長發向後一撩,微笑著開口說:「不多廢話了,咱們進入正題。輝哥,你來說吧。」 book18.org

韓玉梁托著下巴,百無聊賴聽著,左邊葉春櫻不捨得輕薄,右邊許婷下手要被掐擰,索性悄悄放下拖鞋,用腳掌去摸對面沈幽的腿。 book18.org

絲襪這東西,真是此時代一個勾魂的寶貝,略顯不足的腿腳套上,便能平添幾分魅惑,本就勻稱修美的好腿穿著,更是增加不少誘人味道。 book18.org

沈幽眉梢一挑,微微一笑,從手上摘下一枚紫玉戒指,不知在哪兒摁了一下,噌的一聲,彈出一柄薄而銳利的小刀。 book18.org

這意思已經十分明顯,韓玉梁只得訕訕收回,嘆了口氣。 book18.org

晁輝說起的,是這些天關於黑天使的情報。 book18.org

大概是不願意過早驚動太廣,新扈市黑天使的報告記錄依然絕大多數集中在黑街範圍內,黑街之外的地方,新市區有兩起受害事件,後被查明是南城區送上門的應招女郎無意帶去,而北城區僅有的兩個受害者,依然是王文珊和下落不明的張螢微。 book18.org

但在此期間,南城區的黑天使受害記錄,已經多達三十七人,算上那兩個不知情的應招女郎,就是三十九人。 book18.org

其中A型二十七人,占絕大多數,因為成癮性強,應該還有未被發現的中毒者。另有B型十二人,並未有C型檢驗出的記錄。 book18.org

糟糕的是,這些人做事極為仔細,雪廊順著受害者的供述抓到了幾個放藥的,卻儘是些被矇騙的底層混混,其中就有自身已經受害成癮的,從他們身上追出的更上一層,卻已經是個被丟進江里的死人。 book18.org

沈幽嘆了口氣,接過話頭,「根據我的推測,被滅口的那位,應該是負責第一批A、B兩個型號黑天使投放試驗的中間人,他死後,兩個型號就基本不再有新藥進入市場。而C型副作用極大,會讓人在一定時間內失去理智發狂胡亂殺人,目前還沒找到其他出現記錄,可能……『冥王』也放棄了這個失敗的版本。那麼,D型恐怕不久就要出現了。」 book18.org

韓玉梁腦子裡對ABCD的說法自動轉換成了罩杯,意淫著沈幽那罩杯還算不錯的酥胸,隨口道:「你還是直接說我該做什麼吧,這亂七八糟的,我聽了暈。」 book18.org

葉春櫻倒是一直聽得非常認真仔細,輕聲說:「那,你們的意思,是不是說D型即將出現,『冥王』的渠道,應該開始設法再次放藥,這就是抓住他們的機會,對不對?」 book18.org

許婷接口說:「渠道應該就是張家吧,鑫洋商貿之外,他們還開著不少娛樂場所呢,真要放藥不缺機會。」 book18.org

「但缺證據。」沈幽頗有幾分無奈地說,「張家目前唯一有證據和黑天使散播相關的,就是張螢微這個私生女,可她下落不明,至今還沒發現蹤跡。韓大夫拍的內容,沒有顯示號碼,在這個軟體技術發展的時代,很容易就可以做出來。」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道:「你們怎麼比特安局的汪督察還正經啊,殺人之前你們不會還要過堂審審吧?」 book18.org

「這次任務的目標是解決黑天使危機,並不是受委託殺誰,所以牽扯到需要解決的目標,就一定要有確鑿證據證明他並不無辜才行。」沈幽很嚴肅地說,「殺人不是小事,即使有能力,也絕對不可以用隨便的態度去做。你手上的照片只能證明,被張螢微稱為大哥助理的那位是黑天使C型的經手人。我已經調查過,張鑫爵身邊共有三個特別助理,五個助理,這八個人,五女三男,資料都在這兒。」 book18.org

她把一疊紙推到韓玉梁面前,「這就是目前咱們最大的線索。D型,很可能一樣通過其中某個助理的手發下去。」 book18.org

見韓玉梁沒興趣看,葉春櫻和許婷同時伸手捏住兩邊,對望一眼,默契地分開兩疊,各自低頭飛快閱讀。 book18.org

沈幽忍不住笑著說:「韓大夫,你這兩個助手,工作還真挺賣力啊。」 book18.org

「沒辦法,誰讓我懶呢。」韓玉梁辦事喜歡簡單直接的法子,挑眉問道,「沈幽,這八個人咱們都抓起來,審一審不就解決了?」 book18.org

他見過不少衙門抓人辦事的場景,管你無辜與否,先打一通殺威棒,再上大刑伺候伺候,招了的就是犯人可以領功,不招的再打就是。 book18.org

而他問話從不客氣,也不太信有人能頂得住不說,自然有此提議。 book18.org

「是要查這八個人,但不是你那種查法。」沈幽淡淡道,「否則不小心打草驚蛇,就要跑了真正的大頭。」 book18.org

「張鑫爵?」韓玉梁略一思忖,笑道,「他不是特別寵他弟弟麼,要不,咱們把那位張三少弄到手裡,正巧,我和他有點宿怨還沒解決,他先招惹我家春櫻在前,又派人埋伏許家姐妹在後,把我身邊女人得罪成這樣,我沖他本人下手,天經地義吧?」 book18.org

他擔心葉春櫻心軟,一側頭小聲問:「這麼個不知悔改的少爺,算是罪有應得吧?」 book18.org

想起之前險些被綁架帶走的經歷,葉春櫻咬了咬牙,點頭輕輕嗯了一聲。 book18.org

「張鑫卓的確是個不錯的突破口,這人明面上樣子裝得不錯,但私底下劣跡斑斑,才回黑街不久,就涉及到黑市人口交易、虐待女奴致死等事情中,的確是個殺了也沒什麼的紈絝子弟。」舒子辰說到這兒,看了一眼晁輝,才繼續道,「但一個是暫時還沒人委託,指名要殺他,另一個嘛……這傢伙不知道躲去哪兒了,從你搬到這兒開始,就沒人再在黑街見過他。」 book18.org

沈幽微笑道:「想必是知道去埋伏許婷的人又被你收拾了,又生氣又害怕,先找地方躲著了吧。」 book18.org

韓玉梁左右打量一眼,兩個女生都在認真閱讀手上的資料,考前複習一樣專注,皺眉問道:「你是準備讓我去查這八個助理嗎?」 book18.org

「當然不是,你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而且……」沈幽的笑意帶上了幾分譏誚,「你下手太狠,只適合找出目標後交給你處理,無辜的人給你來審,恐怕男的要丟點兒東西,女的要被你強姦。我都擔心將來你生意做起來,這麼兩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當助手,管得住你嗎?」 book18.org

葉春櫻抬頭道:「沈姐,韓大哥……本性並不壞。不會像你說的那樣的。」 book18.org

許婷轉了轉眼珠,笑了一聲,沒表態。 book18.org

看來在她心裡,對韓玉梁屬於好人的部分究竟占多大比例,已經非常存疑了。 book18.org

沈幽搖了搖頭,「葉大夫,你恨不得天下都是好人,你的判斷不能太當回事。」 book18.org

韓玉梁不耐煩道:「到底能明說了嗎?我需要幹什麼?欠你們每年三件事要都這麼麻煩,我可得好好斟酌斟酌了。」 book18.org

但沈幽顯然已經掌握了對付他的法子,淺紫色的唇瓣抿出一個頗為撩人的性感微笑,輕聲道:「今晚有傳言,某個地方要來點夠勁兒的東西,我們懷疑有可能是黑天使D型準備冒泡。你最好能記住那八個助理的資料,到時候跟我一起去,萬一碰上一個,你能認出來。」 book18.org

韓玉梁這才不情不願拿過那些紙,飛快掃了一遍。 book18.org

他過目不忘,在這種東西上不需要浪費多少時間,轉眼看完,丟回到桌上,「行了,記住了,還用做什麼準備麼?」 book18.org

許婷在旁伸手把資料夠回來,拿出沒看到的那幾張低頭讀著,問道:「去哪兒查啊?我把人都記住,也能跟著一起去嗎?」 book18.org

沈幽的指尖在唇下左右一划,微笑道:「白鳥夜總會,你如果打算去,可得做好準備。那不是一般女生能全身而退的地方。」 book18.org

許婷拍了拍韓玉梁的肩,「我又不是一般女生,再說,這不是還有老韓呢麼。」 book18.org

「也許他要忙,顧不上你。」沈幽意有所指地說,「我還是建議你三思而後行。」 book18.org

「一思就夠了,我還打算當他助手呢,一個夜店就把我嚇住不敢跟著去,那什麼時候才能還清欠帳啊?」許婷撥了撥自己挑染的紅髮,「放心,我又不是沒去夜店開過眼界,知道怎麼準備一下能更安全點。」 book18.org

「那好,今晚八點半,我開車來接你們。」沈幽站起身,似乎對結果非常滿意,「對了,汪媚筠也會參加,但她要隱藏身份,所以你們見了她,記得不要叫她汪督察。」 book18.org

許婷對汪媚筠頗為忌憚,皺了皺眉,小聲說:「特安局這麼閒嗎?她還有空親自跑去那種地方?」 book18.org

「黑天使的事情驚動上層了。」晁輝在旁用平平板板的語調解釋說,「汪媚筠最近手頭其他案子全都被勒令放下,集中力量查這個。」 book18.org

送走雪廊的人,韓玉梁關門扭頭一看,葉春櫻正眉心緊鎖,白白的牙咬住下唇,不知道在苦思冥想什麼。 book18.org

許婷背著手走過去,笑眯眯說:「葉姐,你是不是想說,你也要去啊?」 book18.org

葉春櫻猶豫一下,點了點頭。 book18.org

「你不行,什麼人適合辦什麼事兒,你這樣又美看著又好欺負的小綿羊,進那種惡狼堆里,准要惹出禍。我都得弄一堆紋身貼來,給自己加點氣勢才敢去。」許婷瞄了一眼韓玉梁,說,「誒,對了,老韓,我內功練好幾天了,你不教我點招式嗎?這真氣能用在跆拳道上不?」 book18.org

「空有花架子沒用,等你真氣有一定分量,我再教你。我這兒大都是內家功夫,不搞招數精妙那一套,你只管先練你的沉香訣。別看你現在進境快,越到後面,突破越難。」 book18.org

「哦,」她點了點頭,抬手比劃了兩下,「別說,這功夫還真跟武俠小說里寫的一樣,有了內息,感覺力氣都比從前大了。怎麼才能讓內力增長快點啊?」 book18.org

韓玉梁故意淫笑道:「那就只能陰陽雙修了,你捨得童女身,我可是求之不得。」 book18.org

許婷眨了眨眼,抿唇一笑,搖了搖頭,「那還是算了,我捨得完,你吃干抹凈拍屁股沒了影,我之後的功夫找誰教去。」 book18.org

韓玉梁考慮片刻,道:「你們兩個要是真都成了我的助手,那我又怎麼會走。你們未免太多疑了些。」 book18.org

「這迷魂湯你對葉姐灌吧。我不上當。好色男人我見多了,吃不著的蘋果才甜。」許婷皺皺鼻頭,一扭身回屋關門換衣服去,在裡面說,「老韓,你跟我一起出去一趟,別光我改裝,你也得動動才行。不然每次你出手都被人記住樣子,不幾個月你就滿地仇家了。」 book18.org

「我怎麼動?」韓玉梁笑道,「你會易容術?」 book18.org

「不會,但我懂化妝。」許婷換了一身頗為嬌艷惹眼的連衣裙,出來彎腰兜上小涼鞋,把腳鏈一捋,招手說,「走了,葉姐,你在家好好想想怎麼招攬新生意吧,雪廊這邊的活兒我看沒有好乾的,咱們可不能老給他們打工。」 book18.org

葉春櫻不知不覺就被她理所當然的口氣影響,點頭道:「嗯,我再想想辦法,看怎麼能委婉宣傳一下。是不是打著私家偵探的旗號更好……」 book18.org

「你考慮著吧,回見。」 book18.org

這趟出門,耗時倒不算太久,許婷買了一大兜紋身貼和一次性染髮劑,另外還有一堆廉價化妝品。 book18.org

韓玉梁此前就在研究這個世界易容術該用什麼材料來進行,對此類東西也算略知一二,看她胸有成竹心裡有數,越發覺得滿意。 book18.org

可惜他就算表態自己會長留此地,兩個正對他好色心有餘悸的俏佳人,八成也不會相信。 book18.org

只能從長計議了。 book18.org

回去之後,許婷琢磨怎麼改頭換面,葉春櫻則像是調試好了心情,決定踏踏實實勤勤懇懇做好留守工作,把相關資料仔細看過後,給沈幽打了個電話,又詳細詢問了一下,D型黑天使今晚將開始測試的情報來源是否可靠。 book18.org

沈幽有點意外葉春櫻的幹勁兒,調侃幾句後,便坦誠相告,說是以駭客手段截獲了「冥王」傳遞的消息,其中提到了白鳥。 book18.org

而整個黑街,招牌裡帶白鳥的,就只有白鳥夜總會而已。 book18.org

恰好,張鑫爵的助理中有兩男三女都是白鳥夜總會的常客,私自去的時候喜歡在大舞池盡情擺動,招待客戶在貴賓包房的次數也幾乎每月都有,兩邊綜合,在這個時間點上,應該就是在那個地方了。 book18.org

掛掉電話前,葉春櫻問沈幽要了一份白鳥夜總會的相關資料,從電子郵箱接收後,她就坐在電腦前,聚精會神地研讀琢磨起來。 book18.org

兩個助手的分工,看樣已經初具雛形。 book18.org

許婷早早做好晚飯,張羅著大家吃過,就開始為韓玉梁和自己化妝。 book18.org

「要把頭髮弄成這種顏色?」韓玉梁看著瓶子上的色樣,皺眉質疑。 book18.org

許婷笑呵呵把圍布繞著他脖子纏好,理直氣壯地說:「對啊,去什麼地方就要裝出什麼樣子,你要去夜店誒,一本正經的模樣怎麼行。我不光要給你染成金黃色,還要用髮膠定型,你看過七龍珠嗎?你到時候就可以直接cos超級賽亞人啦。」 book18.org

韓玉梁還沒看過超級賽亞人,但他不笨,他知道許婷在藉機惡作劇。 book18.org

不過既然她覺得這麼開心,他也懶得揭破,只笑道:「那就交給你了。」 book18.org

不多時,韓玉梁就變成了一頭沖天金髮的大齡殺馬特。他本來就不是那種特別硬朗的英俊,被許婷畫好濃妝之後,還真有了那麼點視覺系樂隊成員的味道。 book18.org

破洞牛仔褲配上掛金屬鏈子的上衣穿好後,他的裝容就算是搞定了。 book18.org

許婷站起來繞著他端詳了一圈,伸手捋高他的短袖,看了看肌肉線條的走向,讓他脫掉上衣,在肩背到胳膊那片皮膚上用紋身貼給他弄了一龍一虎,牛仔褲在大腿破洞的位置裡頭貼了一個鬼面。 book18.org

「行,葉姐要冷不丁一看,估計都認不出你來。」許婷滿意地點了點頭,「那,該我自己給自己收拾了。」 book18.org

她轉身進屋,沒多久,就在裡面喊了一句:「老韓,來給幫個忙,背後的紋身貼我夠不著。」 book18.org

許嬌在洗澡,韓玉梁不疑有他,開門走了進去。 book18.org

然後,他就看到了許婷完全沒有遮掩的光滑脊背,坦蕩蕩露在他的眼前。 book18.org

她扭頭一笑,抱著衣服伸手遞給他一大張,「就這個,沿著脊梁骨貼,別給我弄歪了。快點。」 book18.org

這自然而然毫不忸怩羞澀的態度,反而讓韓玉梁有點彆扭。 book18.org

怎麼,這算是在考驗我的君子濃度嗎?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