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03章 突如其來的獨處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仿佛是擔心昨晚的事情重演,杉杉馬上又補充了一句:「這次,請、請別把我定住,我會盡力配合的。」 book18.org

葉春櫻看著杉杉柔白暈紅的裸體,猶豫一下,走到韓玉梁身邊,貼著耳朵輕聲問:「韓大哥,那個……要不要我上樓去給你把飛機杯拿來用一下?」 book18.org

韓玉梁哈哈一笑,扭頭在她熱乎乎軟嫩嫩的臉蛋上蜻蜓點水親了一口,「你也太小瞧我的定力了,用不著。」 book18.org

葉春櫻被他親得一縮脖子,想說不妥,可之前嘴兒都已經被親過,還是她主動吻的,想說有人看著不好,但杉杉已經把自己罩得如驢拉磨似的,一時間找不到藉口,只好紅著臉退開,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說:「哦,那就好。」 book18.org

杉杉抬手把眼罩調整了一下,擔心他倆又說起來沒完,把自己光著屁股晾在這兒,小聲提醒說:「那……從哪裡開始?我……我該做什麼?」 book18.org

「你先躺下吧。背後那幾個一會兒趴下弄。」韓玉梁想了想,柔聲道,「我還是先給你按摩一會兒,放鬆放鬆。」 book18.org

葉春櫻一聽,轉身去儲物櫃里,翻找出診所時候買給他用但沒怎麼用過的按摩精油,拿了一小瓶遞給他,「滴點這個在手上吧,我看……他們按摩都用。」 book18.org

「行,我正好也試試正常點的按摩手段。」 book18.org

既然是測試敏感帶,上內力從裡向外刺激自然不能用,否則摸摸腳踝他都有信心讓杉杉泄了,最後表格上一串1和手指,一般人看了肯定要覺得杉杉是個曠世罕見的大痴女。 book18.org

但換成正常按摩手法,他就談不上精通,而且,不管正面背面,比較羞恥的區域也無法迴避開來。 book18.org

他看一眼葉春櫻,雙手從足踝慢慢往上按壓。 book18.org

經過大腿的時候,杉杉果然顫了一下,伸出挨著床邊的手,輕聲說:「春櫻……你、你還在吧?」 book18.org

「嗯,我在。」 book18.org

「能來跟我……拉著手嗎?」 book18.org

葉春櫻嗯了一聲,坐在床邊伸手給她握住,臉上有些羞紅。 book18.org

只是看著杉杉的裸體當然沒什麼關係,但看著韓玉梁一雙大手在各處摸來摸去緩緩按揉,她就覺得渾身發熱發軟,和昨晚一樣,不自覺就先把腿併攏到了一起。 book18.org

不多時,韓玉梁的掌心就走過了杉杉的乳房。 book18.org

她咬住下唇,發出細小的鼻音,攥著葉春櫻的小手,沒有動彈。 book18.org

換成趴下將背面也仔細推拿之後,韓玉梁用床單擦了擦滿是精油的手,看著重新躺正的杉杉,柔聲道:「那麼,就正式開始吧。」 book18.org

杉杉點點頭,嗯了一聲。 book18.org

他彎下腰,抓住她纖細的腳踝,往上推去。 book18.org

正常有經驗的女人,雙腿就會順勢打開,屈膝外撇,亮出充滿誘人芬芳的濕潤下體。 book18.org

杉杉屈起了膝,但是,沒有打開。 book18.org

像是要做團身三周半跳水動作一樣,她並著腿蜷縮起來,如果有尾巴,簡直能抱成一個穿山甲。 book18.org

不過赤身裸體的情況下,這麼抬起來,不想讓看到的地方,一樣能看得清清楚楚。 book18.org

那個中縫開裂的嫩毛桃子,正被緊並的大腿夾著,兩側豐丘向內堆集,自然而然隆起突出,讓兩側的烏草,簇簇包裹住當中一條迷人的縱線。 book18.org

以韓玉梁的經驗,這麼茂密的叢林,的確合該有那般敏感多汁的蜜泉。 book18.org

看杉杉完全沒有要打開膝蓋的意思,他笑著搖了搖頭,拉她雙腿放平,撫摸了一下她的腳背。聽她說之前踩過釘子,腳背上的確還留著一點淺紅突起的疤痕。 book18.org

「還是從乳頭開始吧,循序漸進,免得你太緊張。」他說著挪了一下位置,坐過去柔聲道,「咱們固定順序,按照手指、舌頭和跳蛋的順序進行,如何?」 book18.org

杉杉抿著嘴點了點頭,沒回話。 book18.org

韓玉梁望著她躺下後顯得格外酥軟飽滿的雙乳,將食指伸直,懸腕一點,輕輕按在仍扁扁立在乳暈中的嫣紅奶頭。 book18.org

杉杉尚未生育,乳暈外輪色澤很淡,向內漸漸轉深,幾個小豆環繞,其中一顆上還出了一根淺色細毛。等到乳頭根部,往上突起的部分顏色又漸漸轉淡,最後在細看凹凸不平的乳尖中心簇攏一點嫩紅。 book18.org

他指頭輕輕一壓,奶頭便軟軟陷入乳暈,毫無抵抗,只微微彈手。 book18.org

不運真氣,單純以指戲乳,不外乎壓、撥、繞、撩、蹭、搓、捏這麼幾路門道,這種不加內力引導的刺激韓玉梁此前用得不多,獨獨徘徊於一點的更少,倒也覺出幾分新鮮,專注盯著,加為三指,捻陀螺一樣一撮,飛快把玩起來。 book18.org

看著時間有兩分多鐘,他抬手低頭,避嫌似的雙掌撐在遠處,一吐舌尖,開始舔她已經硬起的那顆乳頭。 book18.org

論舌功,韓玉梁並不算精熟,畢竟手藝過人,從前在那個世界,能正巧趕上女子沐浴過的時機少之又少,他一夜偷香,才不肯總用口舌挑逗。 book18.org

但舌頭天然刺激便比指頭要強,不僅靈活,還格外柔軟、濕潤,唾液輔助之下,味蕾磨蹭的滋味遠超指紋。 book18.org

嚴格說來,這還是杉杉身體的羞恥部位第一次在沒有衣物的阻隔下徹底被丈夫之外的男性占據,她眼罩下已經流出了淚,兩片軟軟的嘴唇抿緊在牙關中間,強忍著不去叫停。 book18.org

可在背叛的負罪感下,身體正在誠實地反饋性慾高漲的訊號。 book18.org

下腹的內部仿佛有什麼在膨脹,緊閉的大腿根一陣陣麻癢,她覺得喘不過氣,不自覺加快了呼吸的節奏,快速增加的氧氣卻仿佛生成了多餘的水,在羞恥的部位分泌,滲出。 book18.org

「嗯嗯……」甜美的呻吟,終究還是鑽出了她的鼻腔。 book18.org

不久,舌頭離去,在殘留的口水潤滑中,蜂鳴震動的跳蛋湊了上來,旋轉,碾壓,輕觸。 book18.org

震盪的酸癢麻痹了大腦的某個部位,杉杉忍不住張開口,輕聲呻吟起來。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這讓她可以自我欺騙,被綁架的丈夫也成為了可靠的理由,讓她強迫自己打開心防。 book18.org

她攥緊葉春櫻那光滑細嫩的手,腳跟情不自禁地蹬了幾下床單。 book18.org

她很確定,自己濕了。 book18.org

「怎麼樣,杉杉,大概能到什麼程度?」 book18.org

停止刺激後,韓玉梁柔聲問道。 book18.org

微微沙啞的嗓音含著一絲意猶未盡的味道,她想了想,輕聲說:「2。」 book18.org

「那備註呢?」 book18.org

「舌……舌頭。」 book18.org

「好,休息五分鐘,咱們進行下一個部位。」 book18.org

杉杉張了張嘴,跟著自己驚愕地緊緊閉上。 book18.org

她為自己剛才突然想說不要休息直接繼續的念頭羞恥至極,覺得胸口都在發燙。 book18.org

而她並不知道,自己乳房和頸窩之間那片距離曬痕三角不遠的皮膚,的確已經泛起了一片紅暈。 book18.org

葉春櫻不懂,但韓玉梁知道,那是女人發情的信號,而且,瀕臨高潮。 book18.org

也就是說,如果耐心一些,在乳頭上保持足夠持久的刺激,這個並不算她身上特別敏感部位的地方,都能帶來比較輕度的性高潮。 book18.org

不知道更年輕的時候杉杉到底是什麼狀況,反正按目前的身體敏感度,應該很難有男人一點都滿足不了她。就算楊明達硬不起來,對這樣的妻子,僅靠手和舌頭就能讓她愛欲澎湃。 book18.org

除非他並不想。 book18.org

那他在想什麼?因為自己陽痿,就連妻子的快感也跟著放棄了嗎? book18.org

發獃一會兒,各自喝了點水,五分鐘一到,下一個敏感帶開始。 book18.org

以杉杉的本能防備態度,韓玉梁只能選擇把會陰肛門那兩處放到最後。到時候其他敏感帶走過一遍,她應該達不到特別暢快的高潮,那麼積蓄的慾望,應該能成為她徹底放開自己的推力。 book18.org

「3,舌頭。」 book18.org

「2,舌頭。」 book18.org

這種好像作者在水字數一樣的對白進行過幾次後,韓玉梁發現杉杉除了比較敏感之外,和一般女人並沒太大不同,三樣測試品里,舌頭每次都能穩穩奪魁。 book18.org

果然,大多數女人都無法拒絕被唇舌吻遍全身的誘惑。 book18.org

眼看部位不剩下幾個的時候,韓玉梁突然發現了一個比較嚴肅的問題。 book18.org

肛門也是需要測試的部位,項目中,有舌頭。 book18.org

他並不排斥去舔漂亮姑娘沒什麼明顯髒污的屁眼。但前提是,之後他可以美滋滋長驅直入,往嫩腸子裡縱情馳騁後暢快淋漓射一發進去。 book18.org

單方面取悅,他通常不願意做到那麼誇張的程度。 book18.org

而且有些事情感情基礎的確也挺重要。 book18.org

換成葉春櫻,親親腳丫含住腳趾舔舔屁股哪怕把舌頭鑽進去送她一個羞恥快感大禮包,他也甘之如飴。 book18.org

杉杉現在心裡全是老公,脫光了躺下也是為了那個男人,他都暫且沒興致提槍上馬,就去舌吻後庭花,心裡可有點勉強。 book18.org

虧本買賣為了葉春櫻可以做,但作到什麼程度,他還是得掂量掂量的。 book18.org

眼見著項目越來越少,葉春櫻顯然也在對實踐步驟的觀察發現了這個問題,她皺著眉有點慌神地湊到韓玉梁耳邊,輕聲說:「韓大哥,這……這一項,也讓你用舌頭去舔,是不是不太好啊?」 book18.org

側眼一看,不意外,她紅著臉用手指戳著的,正是肛門後的格子。 book18.org

「那換你來?」 book18.org

「我不要……」她皺了皺眉,「不行,你也別了。陰蒂那個項目不就是作弊瞎填的,這兒你也估計一個算了。」 book18.org

「陰蒂那東西,十萬個女人里興許都找不到一個那邊完全沒感覺的。屁眼可不一樣,這方面我算經驗豐富的,有的女人比前面還貪,恨不得以後拉屎都不用那兒,只留著交歡,有的女人就難受得不行,完事後還會跑肚拉稀。差別巨大,編一個答案容易,要是後面遊戲環節還有照應,穿了幫可是麻煩事。」 book18.org

杉杉趴在床上,連續多次「2」這一檔的評價讓她的慾火熊熊燃燒渾身焦躁,她估計了一下時間,翻身轉過來,忍不住開口問:「還沒到下一個嗎?」 book18.org

嘖,她終於從羞答答躲著夾腿,變成開口催了。 book18.org

韓玉梁看一眼單子,「剩下的,你不張開腿是不行了。就算是大腿內側,你這麼直挺挺,我也夠不著。」 book18.org

杉杉沉默了一會兒,終於還是把雙腳挪到了兩邊,一隻垂到床下,一隻踩住了床另一邊疊起來的毛巾被。 book18.org

股間打開的情況下,那嬌嫩毛桃的裂谷又成了不同的樣子。 book18.org

韓玉梁掃視幾眼,伸出手指,輕輕點在她大腿內側,旋轉搔弄。 book18.org

之前的測試中,她感度最好的地方是耳根、肋側和尾骨,基本舌頭一碰就潮水泛濫,隨便舔個幾下,插入估計就會跟戳進油膏窩子裡一樣順暢滑溜。 book18.org

也正是因為剛才尾骨那裡讓她腦子裡全是性慾昏昏沉沉,才忘了單子上其實還有個腳趾縫,是不需要打開大腿就能碰到的地方。 book18.org

那裡他準備和屁眼一起放到最後,斟酌考慮之後再說。 book18.org

原因很簡單——平心而論,杉杉的腳並不如她的人這麼美,遠不到葉春櫻的雪嫩赤足讓人見了就心神一盪的程度。那麼,下手容易下跳蛋也簡單,下嘴,就要思量一下了。 book18.org

當然,她的腳也不醜,絲襪那種加分神器一裹,照樣魅力十足。 book18.org

但她還不肯給干。 book18.org

用當代的話來說,韓玉梁是個很講究回報率的人。 book18.org

他當年夜探千家百戶只為竊玉偷香的時候,什麼水磨功夫沒有用過,但無一例外,最後都要擺弄得精赤條條,變著法子前後上下三個眼兒輪番玩弄一遭。 book18.org

葉春櫻極對他的胃口,心裡還只裝著他,溫柔似水貼心體意,他便願意付出幾分真心,好好珍惜。許婷嬌俏可人天資卓絕,對他也已動情,他才能耐著性子不去動採花手段。 book18.org

再者說,對那兩人,他也沒到哪裡都肯親吻舔舐的程度。 book18.org

要到了這個赤條條上下舔來舔去的地步,葉春櫻還不好說,許婷的處女之身是肯定別想見到明天的太陽了。 book18.org

而杉杉心裡裝的是那個大綿羊,這次的懲罰任務也沒讓她到非獻身不可的地步。 book18.org

得不到好處,自然就沒有動力,不如摸摸捏捏,舔舔震震,先把她豁出去徹底亮給他看的羞處欣賞夠了再說。 book18.org

不一會兒指頭的部分結束,韓玉梁清清嗓子,雙手一抱,把杉杉的大腿抬了起來。 book18.org

「呀!」 book18.org

她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急忙伸手到床邊,「春櫻,春櫻,你……你沒走吧?」 book18.org

葉春櫻帶著幾分無奈把手伸進她掌中,柔聲說:「我在,我還在呢。杉杉,韓大哥答應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你可以對他有點信心。我保證,我就算不在,他也絕對不會強迫你做不情願的事。」 book18.org

「我……我不信……」杉杉雪白光滑的大腿在滑動的舌頭下微微顫抖著,連著聲音也好像被夜風吹拂的葉子一樣,「春櫻……說……說實話,我覺得……我覺得他就像個……像個大老虎,看我的眼神……好像要一口吞了我似的。你……你是馴獸師,你在……你一定得在。」 book18.org

葉春櫻不好意思地低下頭,「可別這麼說,馴獸師……這也太離譜了。」 book18.org

「差不多吧。」韓玉梁故意讓手掌沿從已經流滿愛液的腹股溝邊上擦過,笑道,「不過春櫻的鞭子遠程也管用,她要是去上個廁所,我不至於趁機強姦了你。」 book18.org

沒想到,考驗就在這時降臨了。 book18.org

葉春櫻的手機突然響了。 book18.org

鈴聲是防空警報的錄音,葉春櫻專門設給汪媚筠的。 book18.org

韓玉梁總覺得這個鈴聲有什麼暗藏的意味,但一時不好確定。 book18.org

她暫時放開杉杉的手,「我出門接個電話,就在門外,你不用擔心。」 book18.org

然後,葉春櫻拿著手機匆匆出去了。 book18.org

屋裡頓時安靜下來,只剩下杉杉緊張的呻吟嬌喘,和濕滑的舌頭在大腿滑嫩皮膚上快速摩擦的細小聲音。 book18.org

「韓……韓先生,這次……舌頭的時間……好像格外長啊。」 book18.org

「剛才不是說話斷了麼,我補一下。」韓玉梁放下她的腿,拿起了跳蛋。 book18.org

大腿內側完事後,他準備進軍腹股溝,托杉杉儘可能往多了報的傻福,這女人身上還能保留羞恥資格的地方,已經不多了。 book18.org

到處都殘念留著他的口水印子,這樣的行為,其實已經可以算是對丈夫的背叛。 book18.org

難怪她之前帶著壯士斷腕的決心表示,願意等救回老公後就離婚。 book18.org

不過你說你都有離婚的決心了,就不要這麼壓抑性慾,放開來盡情享受嘛,求求大雞巴,快快往裡插,你一個已婚少婦,能不能拿出點黃片里少婦該有的模樣來啊? book18.org

不能行動只能意淫,韓玉梁想了一會兒,拿開跳蛋,看著水光盈盈的縫中肉渦,拿起表格和筆,「好了,你說吧。」 book18.org

「1,舌頭。」 book18.org

「1?」韓玉梁吃了一驚,他剛才一走思,竟然都沒留意到。 book18.org

「是1。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春櫻還沒回來嗎?」 book18.org

韓玉梁皺起眉,暗忖,難不成,葉春櫻不在,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時候,這少婦的敏感度還能再提升一級?之前她難道一直都沒兌現真正的潛力? book18.org

嘶……他舔了舔嘴唇,看一眼表,距離出發去火車站還有三個多小時,剩下幾個都是敏感部位,要不要找個由頭反悔了陰蒂的實驗,好好研究一下呢? book18.org

可是,該怎麼支走春櫻才能讓杉杉接受? book18.org

他正發愁這個問題,葉春櫻開門進來,臉色凝重地說:「韓大哥,我……有點急事,現在必須馬上帶著公司材料去一趟特安局。」 book18.org

「什麼?」杉杉喘息著驚叫出來,一把掀開眼罩坐起,慌張地看著葉春櫻,「為什麼啊?」 book18.org

「韓大哥的黑身份出了點問題,有人在不知道什麼地方惡意搗鬼,如果不能及時解決,今晚的火車韓大哥就坐不了了。杉杉,綁匪在那邊,咱們要坐磁懸浮,不能帶槍,光咱們倆過去救不到人的。」 book18.org

「可是……可是……」杉杉緊張地抱住了膝蓋,「你不在,我、我害怕。」 book18.org

「那你先穿上衣服,這次的懲罰任務……不行就算了吧。」葉春櫻拿過表格看了一眼,「時間上應該是來不及,汪督察說過後會開車送我去車站跟你們會合。要是耽誤得久了,說不定我要買下一趟。反正行李咱們已經收拾好了,你們兩個出發沒什麼問題。剩下這幾格……乾脆瞎填吧。我看按規律都寫上2和舌頭應該不會出錯。」 book18.org

這麼好的機會韓玉梁怎麼捨得錯過,當即一臉嚴肅道:「可剩下的正是最敏感的地方,最有可能出1。如果真要作弊,我看還是直接寫1比較合適。」 book18.org

杉杉的表情看起來非常掙扎,「等等……讓……讓我再考慮考慮。」 book18.org

如果一開始就遇到這種情況,她肯定會痛快的作出選擇。 book18.org

可事到如今,她身上已經被舔被摸了那麼多地方,這時候再換成作弊,如果後續的環節里被識破,她不知道要懊悔成什麼樣子。 book18.org

破罐子破摔的心態,正如韓玉梁所期待的那樣在她心中急速醞釀。 book18.org

興許,這也正是綁匪的期待。 book18.org

「我不能再等了。」葉春櫻過來拿起毛巾被展開,披在杉杉的身上,扭頭望了韓玉梁一眼,很認真地說,「韓大哥,我走了。」 book18.org

「嗯。」他微微一笑,承諾什麼一樣點了點頭。 book18.org

「杉杉姐,後續的事情,你是當事人,你來決定。我不奢求你像我一樣信任韓大哥,我只希望你自己衡量好一切,作出不要讓自己後悔的決定。有什麼事再聯繫,拜拜。」 book18.org

看來汪媚筠那邊催得很急,葉春櫻說完,屋門都沒關,就匆匆離去,換鞋走了。 book18.org

韓玉梁坐到比較遠的椅子上,抱著手肘看向正把毛巾被裹在身上的杉杉。 book18.org

看她的表情,對丈夫以外的男性還是充滿了排斥和牴觸。 book18.org

那算了,對心裡有別人的女子,他沒興趣急於強求。 book18.org

「你慢慢想,我先回我的辦公室。你有決定了,再叫我。」 book18.org

他邁開大步走向門口。 book18.org

他的一隻腳還沒邁出去,身後就傳來了杉杉緊張地聲音。 book18.org

「等等,先……先別走。」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