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52章 S·D·G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午前,雨暫時停了,葉春櫻打通了易霖鈴的電話,簡單說明了一下如今這邊的情況。 book18.org

易霖鈴很不開心的樣子,一直在手機另一邊嘟囔:「這不可能,我們二次元才沒有那樣的壞傢伙。」 book18.org

葉春櫻無奈,只好讓韓玉梁臨時隨便搜了幾個二次元福利姬援交被人拍下的色情視頻連結,發給了易霖鈴。 book18.org

「這叫個屁的二次元咧,做愛的時候穿個cos服就叫二次元啦?那在情趣酒店穿護士裝的也能代表醫護圈?」 book18.org

葉春櫻只好又檢索了幾個「貴圈真亂」系列的爆料帖,從Echat上發送過去。 book18.org

「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別給我一直揭露亂象了。什麼圈子都是正常人多好嗎,哪家鍋里還沒幾個老鼠屎呢。」 book18.org

她嗯了一聲,輕聲說:「所以這個,說不定也是個老鼠屎。還是摻了老鼠藥的毒屎。」 book18.org

「喂,你被韓賊帶壞了誒,這什麼比喻啊,惡不噁心。」易霖鈴想了想,繼續道,「我這邊調查也有了些進度,十月初估計就會有結果,你們要是不著急,我十月二號……最晚三號到華京找你們。」 book18.org

今天是28號,最近剛出了事,大野一成一定會加倍防備,馬紫君如果夠小心謹慎,應該不會那麼輕鬆就落到趙虹手裡,再加上韓玉梁和葉春櫻已經決心引導一下趙虹的方向,讓她把馬紫君的事情當成木下順子的嫉妒心發作,轉去調查別的,這個時間差,應該來得及。 book18.org

「馬紫君的住處趙虹不知道。不像這兩個情婦,第三扶助院隨便找誰都能問出來,大野一成的買房訊息也很好檢索到。」葉春櫻斟酌一番,輕聲說,「咱們把證據好好編輯一下的話,再添加一些東西進去,應該能讓趙虹先忙個幾天。咱們留意好大野一成的動向,只要他不出事,馬紫君應該就沒那麼容易被找到。」 book18.org

韓玉梁搖了搖頭,「春櫻,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你思考的立足點,是咱們的行動方式。搜集訊息,捕捉證據,判斷好目標的情況,尋找最合適的機會。但趙虹不是這樣辦事的。咱們必須添油加醋,設法讓趙虹完全顧不上馬紫君才行。否則,以她的風格,她八成會在福保部的辦公樓外喬裝打扮蹲點,硬等到馬紫君出來,尾隨劫持帶走。」 book18.org

他面色凝重地提醒道:「你不懂這樣的亡命徒,我可以向你保證,那個女人,是把每一天都當作生命的最後一日來過的。真正計劃周密的人,會只準備兩輛車就大白天撞進木下順子家大門麼?要不是沙羅在一直動用人脈為她善後,這會兒有她照片的通緝令估計已經滿大街都是了。」 book18.org

葉春櫻蹙眉苦思,托著腮說:「可還能把她的仇恨引導到誰身上呢?咱們總不能波及無辜吧?」 book18.org

韓玉梁緩緩道:「還有可用的一條線。你有沒有發現,趙虹殺人之後,並沒有辦法動用警方的力量來掩飾,她其他兇案都被公開處理,甚至還上了新聞。」 book18.org

隨著經歷增加,葉春櫻的思維已經頗為活躍,她頓時想起了什麼,「對啊,那……那為什麼秦院長的死,會被認定是失火事故?」 book18.org

「趙虹多半連偽裝現場都懶得做,所以這件事有兩個可能。」韓玉梁正色道,「一是沙羅幫忙做了起碼的偽裝,結果輕鬆糊弄過去了消防專家,做出了那個可笑的鑑定結論。」 book18.org

葉春櫻搖了搖頭,「時間上來不及,我也不認為沙羅能有這麼大的本事,秦院長最後的屍體看著都不像是失火而死的。另一個可能呢?」 book18.org

「就是有人不想讓秦院長的死進入司法調查體系。」他語氣篤定,顯然早就在作此推測,「這些人不一定是L- Club的人,但一定和你當年受的監視,你父母的死這些秘密有聯繫。」 book18.org

葉春櫻的眼中浮現出罕見的刻骨恨意,她咬了咬牙,輕聲說:「那,韓大哥,你覺得咱們該怎麼做?」 book18.org

「把這條線索交易給趙虹。」韓玉梁完全沒有過剩的同情心,趙虹對那些尸位素餐的執法者做什麼,他都可以無動於衷,「加入一些偽造的情報,設法讓趙虹認為,燒死秦院長被認定為火災事故,是因為背後的人就是L- Club的一員,同時也是當年第三扶助院黑暗境況的罪魁禍首。他掩蓋火場的實情,就是為了不讓警方因此調查到當年的齷齪事。」 book18.org

「可後來還是鬧大了啊……」 book18.org

「那是因為掩飾不住了,這麼密集的連環殺人案,手段殘忍又在華京,幕後黑手壓制不住。」他斟酌一下,道,「那天在警署,現場勘驗報告的內容我還記得,我來整理成文檔,你按公文格式排版弄好,一併發過去。這就是她追查下去的線索。勘驗人是聽了誰的命令,一路往上摸,就不信那幫人能挺得過趙虹的手段寧死不屈。」 book18.org

葉春櫻怔了一下,看向韓玉梁,細細體味著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氣,輕聲問:「韓大哥,你記下勘驗報告……是不是因為你本來想一路查上去的?」 book18.org

他點點頭,坦然道:「我不是這個時代的人,我做的歷來都是違法犯禁的事。我也不像你那麼好心,覺得這個無辜,那個可憐。這幫人對秦院長的死作假掩飾,害你傷心難過,一夜難眠,夢中都在落淚。若不是怕你嫌我冷酷殘忍,我早從那天的接待警察開始,一個個逼供過去,全都送進拔舌地獄了。」 book18.org

葉春櫻靠過來,把他抱緊,隔著衣服在他胸膛上吻了一下,輕聲說:「教我要善良溫柔的那個人,這次被燒死了。韓大哥……我沒你說的那麼好,如果下令掩蓋火情的罪魁禍首站在面前,我說不定會親手開槍打死他。只是……冤有頭,債有主,犯錯有輕重,我還是覺得,這裡頭有不少人罪不至死。」 book18.org

言下之意,自然就是她不太贊成這個主意。 book18.org

畢竟,趙虹已經不再是正常人的狀態了。她那被血腥味浸透的腦子,已經進入到以復仇之名,殺人取樂的境界。不過作為一個曾經慘遭凌辱、販賣、人體改造,又行走在地下世界做殺手多年的女人,她眼中人命這個詞的價值和含義,必定已經與絕大多數人不再相同。 book18.org

殺人是她的職業,她唯一擅長的事情,也是最適合的復仇手段。 book18.org

她的恨意,已經成了失控的火,貪婪地吞噬著一切碰觸到的可燃物。 book18.org

這也是韓玉梁打算把她引去那一條線的原因。 book18.org

不然,這場火恐怕很快就要燒到他們身邊了。 book18.org

「春櫻,」他構思了一下腹稿,鼓動三寸不爛之舌,柔聲道,「你既然很喜歡大俠,喜歡超級英雄,就應該知道,為何會有俠以武犯禁的事。世間有太多不平,而律令僅能覆蓋其中一部分而已。大家心目中的秩序觸碰不到的地方,要麼淪為不堪入目的地獄,要麼有人來充當這個秩序。」 book18.org

葉春櫻點了點頭,輕聲說:「我知道,我不是一直期待你能靠你的好功夫來做這些事情麼。用雪廊的話說,這就叫清道夫。為沒人管的地方,打掃垃圾的清道夫。」 book18.org

「那麼現在的情況是,有個大垃圾藏在一串小垃圾後面,位於一個咱們強行打掃就會變成垃圾被專業清潔工追著跑的地方。咱們的選擇只有兩個,要麼放過他們,隨便他們今後做什麼,隨便他們去接著害誰。要麼……讓一個不怕死的瘋子過來,直接把大小垃圾都一把火燒乾凈。」他輕輕撫摸著葉春櫻的面頰,柔聲道,「春櫻,實不相瞞,我也有私心,我知道,你並不希望我多殺人,最好只殺罪有應得之輩。那把趙虹這把刀借過來,就不必髒我的手。那條線上都不是能隨便放回去活口的人,我審問完威脅一下,就敢放走劉恭月。但要是抓出一個警署的,我為了咱們的安全,一定會殺人滅口。」 book18.org

「那……還是讓趙虹來吧。」她沉默良久,終於還是選擇了妥協。 book18.org

真相和正義從來都不是無代價的,清道夫,往往是垃圾堆旁最髒的人。 book18.org

這些道理葉春櫻並不是不知道,只是選擇接受,她需要邁過一個門檻而已。 book18.org

幸好,那個原本高高的門檻,已經被秦院長家裡那把火,燒掉了一大半。她看著門檻另一邊的韓玉梁,終於選擇跳了過去。 book18.org

說出這句話後,她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複雜情緒流過心頭。 book18.org

既有些和曾經的自己告別的惆悵,又有一種得到了成長的喜悅,還混合著比例不小的輕鬆。 book18.org

也許從期待韓玉梁成為地下世界清道夫的那一刻,她就在望著門檻的對面,憧憬著身處另一邊的心情了吧。 book18.org

她在黑街居住了已經快九個月。 book18.org

直到此刻,遠在華京高檔酒店房間裡,說出剛才那句話的時候,她才覺得,自己真正離開了聖心,成為了一個黑街人。 book18.org

經過葉春櫻心細如髮的操作,偽造的證據順利混入到準備傳輸給趙虹的資料中,於延後了兩小時的午飯前正式發送出去。 book18.org

韓玉梁下去採購午餐的時候,她通過酒店電話打去雪廊酒吧,找到沈幽,委託她幫忙聯繫渠道,讓許婷這幾天就在那邊把金條和寶石變賣換成錢。至於現金,在黑街那種地方,拿著花就是。 book18.org

她也暫時打消了拿出大部分做慈善的主意,決定先給事務所進行投資,追加裝修地下室,從黑市購入武器,訂購夠用的數據伺服器……韓玉梁買飯回來,她就已經列出了長長一串花銷清單,向他證明了,平常勤儉節約的姑娘大手大腳起來多可怕。 book18.org

吃過飯,韓玉梁給劉恭月去了一通電話,例行盤問一下第三扶助院的情況,叮囑她最近留意大野院長的動向,如果有缺勤之類的情況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這邊。為了恩威並施,他還要了劉恭月的銀行帳號,給她打了一萬塊過去,權作監視大野一成的報酬。 book18.org

葉春櫻有槍防身,韓玉梁放心了許多,下午專門溜達回第三扶助院親自看了看情形。 book18.org

警署派駐了不少人手,上班時站崗,下班後護送,回歸保安科的張大爺倒成了最無所事事的那個,坐著馬扎在大門內抽煙。 book18.org

就是警力有限,大野一成坐自己的車走,跟著兩個警察保護,其他本著級別從高到低、性別女士優先的原則分配,三人一輛由開車的警察送回家,最後還有剩的,就騎上電動車自求多福吧。 book18.org

韓玉梁沒呆太久,遠遠確認大野一成沒有往任何一個情婦家去後,他記下方向和車牌號碼,買了晚飯折返。 book18.org

既然這傢伙動用了私車,他準備明天把帶來的簡易追蹤器加個小磁鐵或者不幹膠,等下班的時候彈到車上,先找出正經的老窩再說。 book18.org

晚上休息前,葉春櫻一直關注的各路媒體終於爆出了木下順子的死訊。 book18.org

她馬上連接中轉匿名代理,進入暗網,果然在熟悉的老地方找到了高清無修正多角度的現場照片。 book18.org

比起其他受害者,木下順子的屍體算是比較完整的。只不過人人都能看出來,她九成九是被活活日死的。 book18.org

無孔不入的八卦記者第一時間就爆出了死者正被大野一成包養的猛料,於是這次殺人案,也被併入到了第三扶助院相關者的連環殺戮之中。 book18.org

下午葉春櫻匿名抖出的信息也開始起到作用,越來越多的人在質疑,退休院長秦安莘的死亡,並不是意外火災,而是殺人狂縱火。 book18.org

這些信息如果能傳達到趙虹那裡,對他們給資料中添加的調料來說,就是個可靠的旁證。 book18.org

心情比較緊繃,雙腿也還在酸痛,經期仍在肚子會感到難受的階段,有這些充分的理由在,葉春櫻很自然地賴到韓玉梁懷裡撒了會兒嬌,要到了一晚比較純情的素覺。 book18.org

他並沒多大意見。看在她前兩天那麼努力想要幫他排解慾望的份上,他願意讓她安安穩穩在自己懷裡,不做噩夢好眠一夜。 book18.org

周一早晨,久違的晴空終於趕走了礙眼的雲,展現出碧藍透亮的無垠胸懷。 book18.org

看一眼手機上推送的新聞,葉春櫻就趕跑了所有睡意,比韓玉梁還早一步清醒過來。 book18.org

趙虹行動了。 book18.org

凌晨三點多,秦安莘住處附近的消防局兩間宿舍同時起火爆炸,當晚值班的職業消防員六死十一傷,兩人失蹤。 book18.org

不太意外,失蹤的兩人中,就有當初現場勘驗的技術專家之一。 book18.org

「這女人幹勁兒可真足啊……不眠不休報仇麼?」看著被掀飛了三分之一房頂的建築照片,韓玉梁喃喃道。 book18.org

葉春櫻嘆了口氣,坐到電腦前開始整理資料。 book18.org

目前繁複的情報並不能構成特別完整的證據鏈,來指控整個聖心機構與L-Club勾結。 book18.org

所以她要趕在紀念賽去見浦文玉之前,打好要說的草稿,精簡出在對方可能給予的幾分鐘時間裡把情況儘可能說得嚴重而不失真的內容。 book18.org

而且還要準備不同的方案。 book18.org

如果浦文玉知道L- Club,該怎麼說,如果不知道,該怎麼說。如果對方對這些事情感興趣,該怎麼講下去,如果不感興趣,該怎麼留住人繼續聽。如果人家上廁所也帶著女保鏢,該怎麼用最簡明的句子讓目標肯趕走保鏢開始這場談話…… book18.org

這些問題都需要提前想好解決方案,背誦到滾瓜爛熟,否則在那種緊張感下,很可能一個卡殼,就變成瞭望夫石一樣開不了口的雕塑。 book18.org

身價以千億為單位的超級女富豪,應該不會給人太多接近的機會。 book18.org

她必須保證,只要抓住一個稍縱即逝的,就能達成目的才行。 book18.org

韓玉梁並不喜歡這種束手束腳的辦事方式,他更習慣靠自己的功夫直接解決問題,不過他也意識到,當前這個時代,單獨個體的力量再強也只能造成有限的影響。如果他按照自己最喜歡的方式盡情施展,這會兒他估計連能住的酒店都找不到一家,只能被迫回到曾經的夜行客生活。 book18.org

趙虹要是沒有沙羅在後面賣力擦屁股,估計這會兒也已經被各方警力圍剿了。 book18.org

剛一想到沙羅,沙羅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book18.org

為了表示交朋友的誠意,那位神出鬼沒的女殺手專門為他固定了一個手機號。只不過葉春櫻稍微查了一下機主信息,發現那個號碼登記在一個東瀛中年禿頂大叔的名下。 book18.org

「摩西摩西,」很客氣地選用了東瀛語的發音作為開場,韓玉梁走到窗邊不打擾葉春櫻辦正事的地方,笑道,「什麼事兒?」 book18.org

「你們為什麼把趙虹引導到那麼危險的線索上?」沙羅的語氣隱含著一些不滿,「就我個人的情報網絡來看,那邊並沒有L- Club插手的痕跡。我不介意你把她當作殺人工具,但我並不建議你用這麼粗暴的方式浪費掉她。她和狼熊都是很優秀的殺手,對你們調查L- Club很有幫助。」 book18.org

「那邊和L- Club完全沒關係?」韓玉梁故意做出驚訝的口吻,跟著馬上道,「那我們判斷失誤了?你知道那邊背後是誰麼?」 book18.org

「那是你們惹不起的力量,我不會去深查招惹他們,雪廊應該也不會。只要明智點的人,都不會。」 book18.org

「還有能讓你們地下世界的精英忌憚成這樣的人?」 book18.org

「地下世界也屬於這個世界。」沙羅很明顯查到了什麼東西,「只要屬於這個世界,就該知道什麼是不能觸碰的界限。趙虹現在是按照L- Club的思路在查,暫時還沒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情勢失控之前,你們必須把她拉回來,不管用什麼方法。」 book18.org

「抱歉,我不知道該怎麼操作。揭露那邊其實是謊言的話,趙虹就要來找我們了。」韓玉梁懶洋洋回應道,「我有個提議,你把那邊的危險性具體是怎麼回事告訴我,我來拿那個把趙虹嚇退。」 book18.org

「已經不把自己性命當回事的人怎麼會被嚇退。」沙羅陰沉地說,「我不喜歡你這種試探套話的交流方式,如果不滿足你的好奇心,你就不會停止的話,那麼,我可以直截了當的告訴你,你引導她去查的事件,背後有S·D·G的影子。」 book18.org

「S·D·G,那是什麼鬼東西?這個世界神秘兮兮的人就不能有點正常的名字嗎?」 book18.org

「你的無知真讓我驚訝。」沙羅譏笑了一句,「世界聯合政府特殊防衛組織,簡稱特衛組,用這樣的漢語名稱,足夠你想起來了嗎?」 book18.org

「抱歉,我常識不足,能再深度介紹一下嗎?」韓玉梁剛才就已經開了免提,示意葉春櫻暫時放下手裡的事過來一起聽。 book18.org

「簡單地說,那是一支由前特別對策基地核心管理人員主持成立的,完全由強化適格者組成的,應對一切重大突發危機的特種部隊。S·D·G的部隊號,在大劫難時期就已經建立。按照我們地下世界流傳的情報,當年大劫難拯救了世界的,其實就是S·D·G。而不是那些普通人類士兵組成的軍隊。」 book18.org

葉春櫻驚訝地說:「所以……所以原來還有強化適格者活在這個世上的嗎?可為什麼很多人都告訴我強化適格者已經不存在了?」 book18.org

沙羅遲疑了一下,說:「我不確定我知道的說法是不是真的,僅供參考。據說,當年強化適格者叛變,想要依仗大劫難時期的功勞成為這個世界的最高統治階層。但S·D·G的成員並不全認同這個想法,所以鎮壓叛軍的秘密戰鬥,其實包括著S·D·G的內戰。死亡者被內部宣稱為叛軍,而活下來的人,也不再認同自己強化適格者的身份,只自稱S·D·G。所以,說這個世界上不再有強化適格者,並不是錯誤。」 book18.org

葉春櫻雙手扶著窗台,喃喃地說:「我……我一直都知道特衛組這個部隊,可我真不知道,他們竟然……就是強化適格者。沙羅小姐,我怎麼才能找到他們?」 book18.org

「你瘋了嗎?那些都是接受過改造的戰鬥機器,獠牙豚鼠從他們那兒偷到一點技術就能弄出狼熊和趙虹這樣的殺人狂,你去跟他們見面談什麼?談秦安莘的火災嗎?」 book18.org

葉春櫻急促地呼吸著,忽然大聲說:「那你就不想知道,為什麼特衛組會和秦院長的死有關嗎?」 book18.org

沙羅平靜地回答:「我沒興趣,那是稍加推理就能猜到的事。強化適格者中有一部分特殊個體是有後代的,秦安莘這樣的小角色會被盯上,無非是她收養了當年叛徒的孩子吧。我說的對嗎,葉春櫻?」 book18.org

「我……爸媽不是叛徒。他們絕對不會是叛徒!」葉春櫻一直克制的情緒崩裂了一個缺口,冒出滾燙的熔岩。 book18.org

沙羅毫無起伏地說:「總之,不會有人願意和S·D·G作對。不管你們打算利用趙虹做什麼,到此為止。請轉向到L- Club的正常軌道上來,否則,咱們的合作關係就宣告結束,我保證你們兩個今後在華京什麼也別想查出來。比如,我半小時後就可以殺掉馬紫君。」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