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01章 風蕭蕭兮易水寒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其實韓玉梁和易霖鈴之間並沒有直接了當的仇怨。陸雪芊好歹還被他輕薄得手,捏過一下屁股,這個易霖鈴當時不過二八年華,長得又十分顯小,並不對他的胃口。 book18.org

他所喜歡的女子再怎麼青春年少,也要是個已經長成了的姑娘。對一身稚氣保不准還能聞到奶味兒的女孩動手動腳,他可做不到。 book18.org

他開罪易霖鈴,據說是因為他曾經動了她一個關係很好的朋友。 book18.org

無奈韓玉梁苦思冥想,也不知道跟自己顛鸞倒鳳過的女人里到底誰是那個小豆丁的手帕交。 book18.org

這是第一個關於易霖鈴的疑惑。 book18.org

第二個,則是她的武功。 book18.org

易霖鈴雖然帶著一雙點鋼峨嵋刺,可根據韓玉梁的了解,那並不是因為她練的是那門兵器上的功夫,而是她不願直接碰到男人身軀,交手時候拿來替代手指的點穴工具。 book18.org

她的武功其實頗為厲害,單打獨鬥,陸雪芊、衛竹語她們都要略遜一籌,以當時的年紀,就已經堪稱女子中的一流高手。而且內力頗深,簡直像是打娘胎里就開始習武了一樣。 book18.org

韓玉梁過目不忘,又在藏龍寶居苦修多年,天下武功凡是能稱一流的,幾乎全都爛熟於胸。 book18.org

可他卻認不出易霖鈴的內功。 book18.org

他的玄天訣陰陽調和轉換自如,可易霖鈴的內功竟也能陰陽變幻,雖說速度比他慢些,可精度還要更高,甚至可以針對敵手內力情況臨時切出恰好相剋的真氣出來。 book18.org

韓玉梁猜測,她會不會是當年與天道針鋒相對,攪弄武林風雲近數十年的如意樓後人。傳說當年每一代如意樓主,都有一身操作自如的陰陽真氣。 book18.org

聽說過不少那幫人的軼聞,他對那些前輩算是有些好感,連帶著,便沒那麼厭煩易霖鈴。 book18.org

否則,沒興趣弄到床上去的姑娘還這麼一直追殺他,早被他設法解決了。 book18.org

那兩個,都是韓玉梁還在原本世界時候的疑惑。 book18.org

而此刻再發現易霖鈴的消息,問號就跟杉杉昨晚上褲襠里的汁兒一樣,稀里嘩啦開始往外冒個不停。 book18.org

最簡單的問題是她怎麼來的——想必是跟陸雪芊一樣,跟著他一起稀里糊塗通過玄天訣穿越來的。 book18.org

而最複雜的問題,則與這個恰好對應,她怎麼來得時間好像比他還早呢? book18.org

看葉春櫻幫忙查出來的履歷,易霖鈴的個人信息最早竟然可以在網絡上追溯到兩年前。 book18.org

要知道,韓玉梁至今都還沒在網絡上留下過特別明顯的個人痕跡。 book18.org

也就是說,易霖鈴抵達這個世界的時間點,很可能早在三年之前。 book18.org

這也對上了她如今成長後的模樣。 book18.org

韓玉梁翻看著她大大方方展露在個人頁面上的素顏照片,儘管底下評論一大堆酸葡萄在叫喊PS裝甲難以穿透之類的話,但作為老熟人,他很確定,這就是易霖鈴原本的臉——小巧上鏡,五官精美。 book18.org

稚氣當然已褪去不少,儘管看合照身高似乎沒怎麼動,比較清涼的cos照中還是能輕易看出,她的身段已經大不一樣。那小小的花苞,已怒放在枝頭。 book18.org

若說他穿越前時陸雪芊和衛竹語還能穩穩壓她一頭,現今她可至少也是齊頭並進不遜半分的小美人了。 book18.org

而且,和陸雪芊不同,易霖鈴顯然已經極為適應當今的時代,妝容打扮完全是個俏美靚麗的都市少女,光是新鮮感,就能勝出除了衣服沒什麼變化的陸雪芊一頭。 book18.org

可一想到要跟易霖鈴交手,韓玉梁心裡還有點打鼓。 book18.org

要是穿越的時間點真的並不相同,那他覺得和易霖鈴分別了不過兩個多月,但易霖鈴卻已經與他至少三年多不曾見面。 book18.org

這兩個多月他練功可談不上勤奮,就算玄天訣能自行運轉,功力進境依舊極為有限。 book18.org

那如果易霖鈴依舊保持著以前那恐怖的武功進步速度,三年多下來,恐怕她已經是個非常棘手的對頭。 book18.org

所以不管怎麼想,韓玉梁都不該去招惹這箇舊相識。 book18.org

但他實在很想知道,易霖鈴到底是如何過來這邊,來了之後又發生了什麼。 book18.org

陸雪芊見面肯定是不會給他閒聊的機會,即便肯說幾句話,他問什麼也百分之百得不到答案。 book18.org

而易霖鈴本來就是為友出頭,恨意不濃。她性情還比較爽快,怒氣來如山倒,去如退潮,真要間隔三年多,應該不至於一見面就打個你死我活。 book18.org

他考慮,是不是能帶上葉春櫻去跟易霖鈴敘敘舊。 book18.org

經過陸雪芊那一次,韓玉梁非常確定,在他的舊相識面前,葉春櫻才是他最好的保護傘。那幫女俠就是氣到失心瘋,也不可能對葉春櫻這樣善意過剩的好人下殺手。有她在旁,他起碼能有時間多說幾句話。 book18.org

「韓大哥?」 book18.org

正想著,葉春櫻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怎麼了?發獃了好久,是想起了從前的事嗎?」 book18.org

韓玉梁略一猶豫,點點頭,抬手揉了兩下額角,皺眉道:「的確,想起了一些瑣碎的片段。我……應該是認識這個易霖鈴的。」 book18.org

葉春櫻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她既想讓韓玉梁找回失去的記憶,又擔心他的過去會像是一個黑洞,把他從自己身邊拖走,再也還不回來。 book18.org

「那……韓大哥,你想去見見她嗎?咱們要去那邊找綁匪,正好……順路。」 book18.org

聽出她語調中隱藏的惶恐,韓玉梁豈能猜不出緣由,當即道:「先不了,杉杉的事情要緊,我對自己失憶想不起來的那些東西,也沒太大興趣。和你在一起,我挺開心的。」 book18.org

她小小的紅嘴唇一下沒及時抿住,綻開了一個櫻花一樣美麗的笑。 book18.org

但她心思細膩,性情體貼,一貫愛捨己為人,聽他這麼講,自然還是柔聲說:「正事為主,但有空的話,去漫展那邊看看,能碰見打個招呼,不耽誤什麼的。」 book18.org

韓玉梁抬頭望著她,輕聲道:「不怕易霖鈴開口坐實陸雪芊說過的話?」 book18.org

葉春櫻搖了搖頭,「不怕。我本來也知道,陸雪芊沒有撒謊。她那人太偏激了。韓大哥,我不管從前的你是什麼樣,現在的你,不是她說的樣子。絕對不是。即使易霖鈴開口說什麼,我也會大聲反駁她,讓她知道,如今的你是什麼樣,有多麼值得信賴。」 book18.org

傻瓜,能這麼信賴我的,也就你一個而已。韓玉梁在心裡默默說了這麼一句,抬手撫過她垂下的柔順青絲,柔聲道:「謝謝。」 book18.org

杉杉手裡抓著摘下來的耳麥,左看看,右看看,小聲問:「那個……我老公的事,咱們是不是能商量一下了啊?」 book18.org

呃……嘴裡說著正事要緊,結果把委託人晾到一邊了。 book18.org

不過需要商量的事,也就是什麼時候出發而已。 book18.org

既然範圍都已經鎖定在HJG03區,線索還多出了知道那邊是他們老家的熟人這一條,又有韓玉梁想去看一眼的漫展,這一趟旅程,勢在必行。 book18.org

「坐磁懸浮,很快的。中午就有一班,四十多分鐘就能到,往華京去的車多。」翻了一下網頁的列車時刻表,杉杉迫不及待地說,「那邊我還算熟,咱們很快就能找到住處。」 book18.org

葉春櫻斟酌片刻,說:「是不是晚上過去更好一些?我覺得綁匪下午有可能再聯繫咱們。如果咱們那會兒還在路上,如何不讓對方知道咱們已經去了那邊,會比較麻煩。」 book18.org

杉杉楞了一下,「他……還能追蹤到咱們的位置嗎?真能的話,上次就不會問了吧。」 book18.org

「那也許是在驗證你有沒有撒謊,不能說明對方沒有追蹤你的位置。」葉春櫻柔聲說,「既然是去救人,就要做好萬全準備。你的手機最好也不要拿著,之前你用那部手機接收過對方發送的圖片,萬一被植入什麼東西,有可能追蹤你的大概位置。」 book18.org

「不拿手機……那綁匪找我怎麼辦?」 book18.org

「一會兒吃過飯,咱們就去營業廳,給你的號碼辦理一下來電轉呼和信息轉送,你看……先轉到我的號碼上如何?」葉春櫻顯然已經考慮過,很流利地回答,「下午我把這台筆記本電腦重新安裝一遍系統,堵上任何後門的可能性,這樣,晚上咱們就能比較放心的出發了。到那邊儘快租一間房,我來連夜布置,保證明天攝像頭裡看起來,你還在新扈沒有動過地方。」 book18.org

杉杉自己早就已經沒了主意,點點頭,有氣無力地說:「嗯,我全聽你們的。」 book18.org

中午兩個女人在廚房忙活時,韓玉梁去陽台給沈幽打了個電話,旁敲側擊打聽了一些楊明達作為線人時的情況後,好聲好氣央求她幫忙,查一查易霖鈴的具體資料。 book18.org

「韓大偵探,」沈幽的語調聽起來頗有幾分促狹,「你的爪子伸得可夠長的,華京大學分校區的小網紅coser,你也能惦記上?」 book18.org

不願透露太多,知道沈幽這傢伙手快,這會兒估計已經在看易霖鈴網上公開的信息,韓玉梁故意淫笑道:「我最近出差正巧要去那邊,那個什麼漫展上就這一個妹子還能看,我托你查查資料,看看有沒有機會。」 book18.org

但沈幽並不是那麼好糊弄的人。 book18.org

專長電子信息採集的她轉眼間就摸到了足夠的情報,好奇地問:「我看,你要資料不光是因為她漂亮吧?」 book18.org

「那還能是因為什麼?」 book18.org

「不是因為她和你一樣,像是突然從天上掉下來的異星人嗎?」沈幽輕笑幾聲,說,「不過要說起來,這個圈名易水寒的二次元大大,可比你還要奇怪呢。你這樣完全找不到信息來歷的人,雖然不多,但也不是沒有。畢竟這世界很大,有不少角落,世聯的手還沒有伸到。」 book18.org

「可這個易霖鈴,這兩年在網上這麼高調,積攢了一大批追隨者,這麼一個迅速發展的網絡紅人,竟然搜集不到一丁點她三年之前的信息。她公開資料中稱自己是聖心扶助院的孤兒,可我檢索到現在,葉春櫻的資料已經出現三次了,也沒見到這位易霖鈴。」 book18.org

韓玉梁打了個馬虎眼,笑道:「要是那麼容易查,我還用得著拜託你?春櫻現在這麼能幹,已經可以算是你這名師的高徒了。」 book18.org

沈幽淡淡道:「我的功勞不是主要。她骨子裡留著父母的基因。龍生龍,鳳生鳳。她這樣的孩子,之前十多年的時間裡竟然一點都沒有接觸到電子、機械、信息方面的專業知識,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我不相信聖心扶助院的人不知道她的身世,其他小孤女可沒有那麼好的運氣得到如此優待。」 book18.org

韓玉梁有點壓不住心裡的好奇,皺眉問:「春櫻……她父母是什麼情況啊?」 book18.org

沈幽輕笑兩聲,不答,「以你和春櫻的關係,需要來問我嗎?你真想知道,就找她好好聊聊吧。」 book18.org

「這是她的傷心事,我不願主動提起。」韓玉梁正色道,「聽你們這一個個說的,好象春櫻的父母是挺了不起的人物啊,那她……怎麼會淪落到如今的境地?」 book18.org

沈幽沉默了一會兒,緩緩說道:「因為世上知道她父母有多麼了不起的人,其實並不多。而偏偏要是知道的人多了,就會讓她落入比較危險的境地。想要平靜的生活,應該也是春櫻不願提起父母的原因。」 book18.org

「你讓我覺得她像是個前朝公主……」韓玉梁忍不住咕噥了一句。 book18.org

「這比喻……倒也不算歪得太離譜。」沈幽笑了笑,「那你就把她當成公主一樣好好珍惜吧。算是替這個世界報答她家了。」 book18.org

「那誰來還我這個人情呢?」聽出她無意繼續深談,韓玉梁也開起了玩笑。 book18.org

「我來。」沈幽也笑著說,「我會儘快查出易霖鈴的詳細資料,發到你手機上的。需要幫你瞞著春櫻嗎?」 book18.org

「不需要。」韓玉梁認真道,「以後我會儘量少瞞著她辦事,除了會讓她傷心的秘密,其餘一概讓她知道。」 book18.org

「你調查別處的小美女,她不會傷心嗎?」 book18.org

「可能會,但這不是秘密。我之前剛讓她幫我查了這人。」 book18.org

「嘁,狡猾的男人。」沈幽丟下最後一句,掛斷了電話。 book18.org

葉春櫻的擔心,果然在午飯後得到了應驗。 book18.org

中午一點多,葉春櫻正在廚房洗碗,杉杉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對著手機螢幕發愁的時候,新的信息發送到了。 book18.org

「一點半,下面的連結見。」 book18.org

對方還挺謹慎,又換了頁面地址。 book18.org

葉春櫻皺著眉說:「我覺得上午杉杉姐已經拖了足夠久,看來靠雪廊那邊的追蹤系統……應該無法再縮小範圍了。」 book18.org

杉杉的表情頓時顯得有些絕望,「那該怎麼辦啊?工三區那邊說大肯定是沒有新扈大,可說小……起碼也跟南城區差不多。咱們要一條街一條街問嗎?」 book18.org

「該問就得問。」韓玉梁想起了之前那個不愉快的小業務,「我找條狗還挨家挨戶問了三天呢,找個大活人,不可能更省勁兒了。」 book18.org

葉春櫻柔聲說:「除此之外,杉杉姐,遊戲中那邊不是還會偶爾給你點獎勵嗎?你都用來要求看你老公,每次發送過來的圖片、視頻我都手機攝屏留存了,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可用的線索。」 book18.org

「找不到也不要緊。」韓玉梁笑了笑,「綁匪不要錢也不要命,我看沒什麼危險,多半就是個跟我一樣色膽包天的淫魔。杉杉既然為了老公敢豁出去,那就沒什麼好擔心的,最壞的情況,無非就是完成對方給的各種亂七八糟懲罰,然後等大綿羊被釋放回家唄。」 book18.org

杉杉有些羞赧地低下了頭,輕聲說:「也有道理,他……就是想踐踏我的羞恥心。為了老公,我……能忍受的。」 book18.org

「那麼,咱們準備吧,中午這場遊戲玩完,就可以收拾東西出發了。」韓玉梁站起來,問,「春櫻,這次在哪個房間?」 book18.org

「還在這邊不用動,電腦轉個朝向,衝著窗戶,窗台上我故意放了一張金購今天的打折海報,清晰度就算糟糕……應該能看出來咱們沒離開新扈。」葉春櫻一邊往房間走去,一邊柔聲說,「我還委託舒子辰幫忙做了之後幾天的假新扈晚報當道具,萬一對方要求咱們拿出東西證明位置和時間,除非他手上有最新版新扈晚報,不然咱們就能應付過去。」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還是你想得周全,那,需要我出手之外的事,就交給你了。」 book18.org

葉春櫻微笑點頭,「嗯,交給我吧。」 book18.org

一點半,杉杉坐在電腦前,準時按連結登上了指定的頁面。 book18.org

被玩弄羞恥心的遊戲,再次拉開帷幕。 book18.org

一回生二回熟,經歷了上午比較順利的一次應對後,杉杉看起來不再過度緊張,看到螢幕上出現綁匪的問候後,直接對著耳麥說:「我想知道,這個遊戲到底有沒有一個具體的期限。我到底要陪你玩多久,你才肯把我老公放了。」 book18.org

「這個遊戲我並沒有那麼具體的計劃,如果你能一直贏下去,我懲罰不到你,覺得沒趣,自然就結束了。如果你一直輸,輸到把你里里外外都賠給了我,那遊戲自然也就該結束了。」 book18.org

「你讓我看看老公。」 book18.org

「抱歉,那不是免費贈品。」 book18.org

杉杉咬了一下唇,深呼吸兩次,說:「那不要耽誤了,咱們開始吧。」 book18.org

「咦?放棄拖延時間來攻擊獲取我的上網地點了嗎?」綁匪的回答帶著幾分嘲弄的意味,「上來就要求看你老公的樣子,是決定換成靠眼睛搜集線索了?有趣,你找的偵探還真挺有意思的。那,咱們就把遊戲再升級一下好了。如果你在一個環節得到了勝利,或者,你完美做到了我要求的懲罰並提供相關證據,我就給你一段你老公的視頻,而且,我保證每次發給你的視頻,拍攝範圍都會比上一段大。你拿到幾次,應該就能看到關著你老公的房間全貌了。」 book18.org

杉杉不太敢相信,「真的嗎?」 book18.org

「真的,釣魚要放餌,抓貓要給甜頭,老是空口承諾,你陪我玩遊戲的動力也會大大減弱的吧。」 book18.org

「好,」杉杉本來就做好了應對一切懲罰的準備,立刻痛快答應下來,「那就這麼說定了。這次打算玩什麼?還是我和老公的默契問題嗎?你儘管問吧,這個……這個上面我受懲罰也認了,是我……做為妻子還不夠合格。」 book18.org

「不用上來就擺出要輸的樣子。我覺得,這次你贏的希望還是很大的。你們兩個再怎麼缺乏溝通,戀愛那麼久,結婚四年多,扣掉你老公陽痿的空窗期,你們起碼做愛了四五年吧?」 book18.org

杉杉拍了拍有些發熱的面頰,認真地說:「我十八歲生日和老公開房,獻出的初夜。在他陽痿前,我們保持了四年多的性愛關係吧。頻率最開始高些,後來就穩定在一周兩次左右。我經期短,三四天就走乾淨,一般不耽誤什麼。」 book18.org

「不錯,看來你的心態已經好了不少啊。那麼,算一算,你們起碼已經有四、五百次的性經驗了,對吧?」 book18.org

「對,只會更多,不會再少了。」 book18.org

底線就像處女膜,第一次被貫穿會比較痛,比較難以承受,摩擦多了,就會適應。 book18.org

對著淡定了許多的杉杉,螢幕上的頁面靜止了兩分鐘。 book18.org

杉杉忍不住喂了幾聲,上面才浮現出新的字符。 book18.org

「那麼,這次的遊戲是一道非常簡單的枚舉題。我已經讓你老公寫下了身上所有的敏感帶。他可能是為了幫你嬴,稀里嘩啦寫了一大堆。不過沒關係,我就當他渾身到處是G點。現在,杉杉,告訴我你老公的七個敏感帶。如果其中有兩個以上錯誤,就是你輸。如果你能說對至少六個,就是你贏。敏感帶位置大小要精確,不能超過你兩個拇指覆蓋的面積。比如你說他大腿內側,是無效答案,你需要告訴我他大腿內側哪一個部分最敏感。那麼,三分鐘後,我發布開始,你就說。現在,努力思考自己的答案吧。」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