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47章 絕佳的吃醋方式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葉春櫻這次的例假來得比較洶湧,大概是受到了此前感冒的影響,去廁所換過一次衛生用品後,她的臉色看著更加蒼白。 book18.org

聽韓玉梁說完和那邊溝通的結果後,她喝了幾口他專程下去補買的鴨血粉絲湯,望著碗上方氤氳的蒸汽,輕聲說:「那咱們是不是留在這邊等消息就好?」 「我倒是覺得,最好幾條路一起走。」韓玉梁滿眼認真,正色道,「尤其是大野一成這條線,今晚證據轉交後,趙虹可能下手的目標就會有他,咱們先調查完,這樣就算大野一成被趙虹殺了,咱們損失也不大。」 book18.org

「你不是說跟沙羅補充細節的時候,讓她提醒趙虹出手時注意逼問證據和供詞了嗎?」葉春櫻眨了眨眼,「咱們就是想不出動手不惹麻煩的方法,才不得不把趙虹引過來的呀。」 book18.org

「是這個道理沒錯,但適當做一些不至於惹麻煩的調查,多少搜集一些信息,到時候咱們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監視上大野一成,既能搜集L- Club的罪證,也能抓住趙虹的尾巴。不然,趙虹把她覺得該殺的人挨個嘁哩喀喳全宰了,然後揚長而去,那咱們再想揪住她,就只能欠沙羅的人情了。」 book18.org

韓玉梁耐心地說服著,他的終極目的,還是去一趟大野一成的情婦家。 葉春櫻來例假,身體虛弱不適,他總不好涎著臉說幫忙解決一下性慾問題。 今天經過汪媚筠和沙羅的雙重刺激,他慾望這會兒比較旺盛,而且回來時候他其實還對葉春櫻今晚能幫他紓解一下抱有一定的預期,想著怎麼能說動她試試那可愛的一雙小腳丫。 book18.org

結果沒機會了。 book18.org

那在頭兩三天例假最難受的時間裡,他尋思還是去找大野一成的情婦比較簡單直接。 book18.org

的確,他答應了葉春櫻,在這個任務期間絕不對其他女人做她最擔心的事……但她最擔心的事是可以狹義理解為「性愛」甚至是「陰道性交」的,只要不做這個就好。至於他承諾的「審問時絕不超過對劉恭月的程度」,就更好辦了,審問結束後再進行性慾處理,不就皆大歡喜? book18.org

反正這種當情婦的女人,不會有多麼強烈的貞操觀,而且為了此後自己的利益,也絕不會透露被玩弄的秘密,坦白說,是最適合的人肉飛機杯。 book18.org

而且,還非常方便。 book18.org

大概是為了工作繁忙的時候吃住比較好解決,兩個情婦的住處距離第三扶助院都不太遠,韓玉梁核對過地址,以他的身手,凌晨一點出門展開輕功,較近的那個大概一點一刻就到,遠的那個也不會超過一點半。 book18.org

蒙面以劫匪身份入侵,如果大野一成在,就好好審問一番,如果他不在,就好好審問女人一番。賊人諱空手,他諱空屌。 book18.org

大概是察覺到了他躍躍欲試的企圖心,葉春櫻皺眉托腮,小聲說:「改天再去不行嗎?韓大哥,我今晚好累,實在是不想行動。」 book18.org

這就對了,他柔聲道:「這不是去第三扶助院,你又不熟悉地形,沒必要跟去。我在這裡陪你,幫你舒筋活血,給你烘手暖腳,等你安心休息睡沉之後,我再出門跑一趟。凌晨幾個小時,足夠我辦完事回來了。」 book18.org

「喔。」她點點頭,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我覺得那種女人應該不會知道什麼大秘密,你問清大野一成的日常情況,差不多就可以了。別太為難她們。」 「嗯,我知道。來吧,先喝湯,趁熱。喝完我陪你看會兒電視,泡個腳,就早點上床睡覺吧。」考慮到安全問題,他又叮囑道,「記得把防狼器放到枕頭下面,就沈幽給你那個大功率的,迷迷糊糊電著我也沒關係,我就當是被奔雷掌打了一下,休息休息就沒事了。」 book18.org

「我會小心的。」葉春櫻猶豫了一會兒,小聲說,「韓大哥,其實……汪督察還問咱們兩個的事情了。」 book18.org

「哦?」韓玉梁挑了挑眉,沒往心裡去。 book18.org

汪媚筠一看就不是那種會撒潑吃醋的女人,她關心一下進度頂多是擔心自己色誘他辦事會遇到多少阻力,才不至於為這個和葉春櫻鬧翻。 book18.org

「她說恭喜我,我覺得不好意思,就把實際情況告訴她了。」葉春櫻低下頭,讓湯的熱氣蒸紅小臉,掩飾住湧上的羞澀,「她說……說你這樣特別難得,因為……通常就連一般男人都忍不住的,你又這麼好色。」 book18.org

「你們什麼時候聊到這個的啊?」 book18.org

「就是……你剛走,我們還沒開始說正事的時候。」葉春櫻撇撇嘴,「她還問我……唔……要不要學點對付你的技巧。」 book18.org

「從她那兒學,要學費的吧?」 book18.org

「嗯,說是以後她有任務需要,優先往她那兒派。」 book18.org

韓玉梁笑了起來,「那你還能答應?」 book18.org

葉春櫻沒說話,把臉藏到蒸汽後面悄悄喝起了湯。 book18.org

「呃……所以你答應了?」 book18.org

「嗯。」她辦錯事的小孩一樣抬眼望著他,「她說她買過一個很厲害的教學課,以後會定期跟我分享。下午閒聊,還……先教了一點。」 book18.org

身邊的女人熱心學習不是壞事,尤其是葉春櫻這種性格的姑娘,此刻臉蛋紅撲撲的樣子十分誘人。 book18.org

但,她正嘩啦啦掉血呢。 book18.org

一想到如果有個HP槽這會兒正在持續「- 1」,韓玉梁就失去了讓她額外付出體力的慾望。 book18.org

他努力做出充滿期待的表情,笑道:「行,那你這幾天不舒服的時候就好好學習學習,到時候我來驗收成績,好不好啊?」 book18.org

「你……今天不驗收嗎?」她小聲咕噥了一句,低頭看著不剩幾口的湯,不敢看他。 book18.org

呃……這羞澀中帶著三分期待的口吻和神情真是大殺器,讓韓玉梁褲襠里的多餘空間一下子就消失得乾乾淨淨。 book18.org

「可你不是……唔……不舒服麼?」儘管在這邊只能擦槍走火,但對他來說,其實比去找大野一成的女人痛快射擊一番更有價值。 book18.org

感情對肉慾的加持,正是最新鮮且強烈的時候。 book18.org

「以前在診所,經期我也不休息的呀。」她把喝空的碗推到前面,又露出了屬於醫生的那種決心。 book18.org

也不知道這樣把性慾當作病症來處理的心態是好是壞,反正,挺有趣的。 「我比你的病號可費勁多了。」韓玉梁克制了一下,過來收拾她面前桌上的東西,柔聲道,「我不捨得你這麼辛苦,你好好休息養身體,咱們的將來還長呢。」 book18.org

葉春櫻伸手輕輕撫摸著他寬闊的背脊,小聲說:「我也……不想讓你這麼去調查那人的情婦。」 book18.org

「誒?」 book18.org

「等你的時候,我調查出了大野一成兩個情婦的詳細信息。她們……都挺漂亮的,我不想你審問她們的時候,特別……有慾望。你要是忍著,你會難受,你要是不忍……我覺得我會難受。」她深吸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臉,「所以,韓大哥,我睡覺前,就讓我幫你……唔……出來幾次吧。」 book18.org

如果全天下女人吃醋的方式都是這樣,那世界該多麼和平啊……韓玉梁把塑料碗餐盒疊起來往垃圾簍一扔,轉身抱住了她,笑道:「一次可不夠。」 「捨得我辛苦的話,幾次都可以。」她反抱住他,「我願意累到做不動為止。」 book18.org

「好吧,我……今晚不出去了。」他笑著嘆了口氣,「明早起來,我再去找大野一成的情婦。省得萬一今晚就撞上他,我一個人處理不好。」 book18.org

「嗯,那我就先去燒熱水了。韓大哥,你也泡泡腳吧,外面天冷了,你還穿著網眼運動鞋呢。」 book18.org

「我習慣腳上輕便點。無妨。」 book18.org

「你就……也讓我給你洗洗吧。」她摁下電熱水壺的開關,背對著他,柔聲說,「你都給我洗了好幾天了。」 book18.org

「給你洗我高興,你的腳好看,還好摸。」他順勢調笑了一句。 book18.org

「給你洗我也高興,因為我……喜歡你。」 book18.org

她在喜歡之前不太順暢地停頓了一下,看來,似乎是把什麼沒說出口的字吞了回去。 book18.org

「好吧,那我……就也享受一下王公貴胄的生活,長這麼大,還真沒用過洗腳丫頭。」 book18.org

「走江湖那麼辛苦,你洗不洗啊?」她扭頭挑眉,笑吟吟問,「反正我記得你剛來診所那陣子,個人衛生糟糕透了,像個野生的戰後頹廢派藝術家。」 「不怎麼洗,碰上了就在河邊涮涮,碰不上蹬著靴子走就是。」他回想著過去,恍若隔世,「那會兒就是皇宮裡的妃子,也不能每天沐浴,皇帝老子召見,才會趕緊泡香湯。」 book18.org

他差點一順嘴說起有個寵妃身負狐臭讓他著實踩了顆土地雷的悲慘經歷,話到嘴邊才反應過來不對,硬咽了下去。 book18.org

等到熱水預備好,旖旎之夜,就在被蒸汽熏紅的雙腳上拉開了帷幕。 韓玉梁的腳當然談不上好看,有疤,滿是筋肉,每一處關節都蘊含著攝人的力量,足底到處能摸到厚實的老繭,指甲都掐不進去。 book18.org

葉春櫻的兩隻小手可握不住他的大腳掌,在盆里輕柔搓洗乾淨後,她墊了一條毛巾,把他的腳搬到自己膝蓋上,用拇指使勁按壓。 book18.org

「這是你跟汪媚筠學的按摩技巧?」韓玉梁對穴道被碰極為敏感,及時壓制才沒讓功力反震到她的手上,趕忙皺眉問道。 book18.org

「不是。」她搖搖頭,「我們課程上教過一些針灸穴道,我查了查,說是指壓也有效。能緩解疲勞,就……試試看咯。我又沒內功,不能像你那麼厲害。」 「不必如此的。」他用腳趾撓了一下她的掌心,笑道,「我是男人,好色的男人,我更在意別處的舒服。我這腳丫子,洗乾淨就好。」 book18.org

「喔,那好吧。」她也發現自己按壓穴道的時候裡頭隱隱有力量在反震,情況是和預期的不太一樣。 book18.org

然後,進入到第二個環節。 book18.org

「這不……還是按摩麼?」 book18.org

韓玉梁墊了條新單子躺在床上,只有胯下蓋著毛巾,空調玩命送暖風,把還穿得整整齊齊的葉春櫻蒸得滿面通紅。 book18.org

「可這個不需要碰穴道,只是捏肌肉。」她往手心倒上精油,看來汪媚筠還陪著一起去買了東西,果然是有備而來,「你看每晚都有電話來推銷,問要不要按摩,可見一定很舒服。」 book18.org

「春櫻,別裝傻,你知道那些女人推銷的不是按摩。」 book18.org

「那、那我也不只是按摩啊……」她邁上床,坐在他大腿上,雙手從結實的胸膛開始,一邊按捏一邊向下,「我馬上就要幫你處理……處理了。」 「可以換個詞麼?處理我聽起來有點彆扭……」 book18.org

「幫你……幫你……射精。這樣好些嗎?」 book18.org

「好多了……嗯……還挺舒服的。」他眯起眼睛,愉悅地舒展四肢。 滑嫩的小手在他身軀上緩慢的摸索,揉搓,被刺激到的皮膚誠實地將情慾擴散開來,溪流一樣匯總到迅速加溫的腦海。 book18.org

他沒有選擇克制。 book18.org

那條毛巾,就這樣被頂了起來。 book18.org

這顯然是她期待的信號,喜悅綻放在她明亮的黑眸中。 book18.org

從來到華京,接二連三的事情就讓葉春櫻的情緒陷入到四周黑暗無比的谷底,悲痛、憤怒、仇恨、惶恐、憂慮……變成了無數猙獰的怪獸,啃咬著她備受打擊的心靈。 book18.org

她需要一個支柱,一個寄託,一個可以巨錨一樣固定住她所有不安,並能看到未來的親人。 book18.org

那當然就是韓玉梁。 book18.org

吊橋效應也好,心靈寄託也罷,她的感情已經失控,野草般瘋長,而屬於女性的細膩情慾也在閃動,像是草叢中的星火,隨時可能燎原。 book18.org

她並沒有變得大膽。 book18.org

她只是繼續保持著誠實。 book18.org

接觸過韓玉梁最私密的部位後,在性情保守的她心中,伴侶這個詞已經不會再有第二個名字。 book18.org

與完全獻上自己之間的差距,其實僅剩下少許緊張,和約定的時間而已。 她今晚就差點說出口,但話到嘴邊,想起自己還在經期。 book18.org

她能猜出韓玉梁想幹什麼。 book18.org

也許他不會真的強姦大野一成的情婦,但他八成會找些言語上的漏洞,曲線滿足自己的性慾——因為她今天看起來很疲倦。 book18.org

所以她鼓足了勁兒,把他纏著留了下來。 book18.org

汪媚筠答應的課程還一條都沒發來,葉春櫻的知識依然僅限於此前紙上談兵的大部分,和已經有了經驗但被韓玉梁封殺的前列腺按摩。 book18.org

當然,最讓她舒適的,暫時還是單純相擁而眠,接吻,撫摸,不做其他。 但這對他不公平。 book18.org

他是個好色的男人。他給了自己心靈寄託,那麼,她也該回報以生理需求的紓解。 book18.org

比起讓他把眼光落在長相柔媚身穿和服的東瀛女郎身上,她寧願丟開所有羞恥,來盡力滿足他。 book18.org

她這麼想著,把手伸進了毛巾下。 book18.org

那裡依舊粗壯,堅硬,象是一條有生命力的鐵棒。纖細的手指纏繞上去,就像是春藤攀爬在參天大樹,有種微妙的、像是要寄生上去的滋味。 book18.org

認真想的話,讓精液從這樣堅挺的器官中噴湧出來,然後軟化,失去現在的硬度,不正是個奪取生命力的過程嗎? book18.org

靠這奇詭的想像來轉移著沸騰的羞恥心,葉春櫻低下頭,雙手都伸到毛巾下,塗滿精油的掌心擠壓住肉棒的兩側,上下錯開,緩緩向頂端套弄過去。 當上面的手滑過膨大的龜頭,她背書的孩子一樣在腦海里展開之前搜集到的圖解,用掌心下壓握住龜頭,五指圍攏,轉動手腕,靈活地揉搓。與此同時,下面的手往復滑動,用滑溜溜的指肚重點摩擦著陰莖與龜頭連接的系帶。 據說這樣的手淫方式可以同時刺激陰莖上的多個敏感點,效果很好。 「這個……這個力度可以嗎?」她緊張地保持著動作,問。 book18.org

「可以再用力一些,我說下面的手。上面那個正好,不過最好稍微快點……唔,對,嗯嗯……很棒。」他放鬆下來,很滿意自己今天的選擇。 book18.org

手掌在陰莖上靈活的滑動,包裹住的尺寸,讓葉春櫻忍不住有些擔心。 作為一個生理知識完備的醫生,她當然知道女性的陰道布滿了彈性超群的肌肉,分娩時足以讓嬰兒的頭顱鑽出。 book18.org

但她也很確信,自己清洗時偶爾會摸到的那個洞口,小巧緊湊,幾乎容不下指尖的進入。 book18.org

等到做最後一步的時候,她的體內真能容下這樣的器官而不被撕裂嗎? 每一個女孩在向愛人獻身的時候,都是做好了被如此侵入的準備嗎? 她覺得呼吸有些急促,想像到的畫面充滿了淫亂的味道,身體發熱,額上出汗,讓她一時間難以集中注意力,上面的手一不小心滑開。 book18.org

毛巾跟著被甩了出去。 book18.org

韓玉梁的情慾分身,就這樣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book18.org

雖說不是第一次看,但上回葉春櫻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的菊花上,而這次,陰莖是唯一的焦點。 book18.org

不同於解剖課上屍體的軟小形狀,眼前的器官呈現出兇猛的生命力,每一條血管都在散發著傳遞基因的慾望。那長度可以直抵最接近子宮的位置,那粗大的棱溝足以刮蹭出任何無關的液體,隨著她手指動作微微搖晃的陰囊生產著億萬精蟲和濃烈的激素,胯下這片區域,幾乎集中了男性所有原始的吸引力。 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什麼東西擊中了。 book18.org

如果說以前,她作為一個懵懂的女孩從感情上選擇了他。那麼此刻,她作為一個成熟的女人,似乎已經從本能上選擇了他。 book18.org

兩種不同的依賴感,在她凝視手中陰莖的短短几十秒內,融合在一起。 她甚至都能想像到,一隻雌獸柔順地趴臥在伴侶旁,慵懶展露出柔軟肚皮的畫面。 book18.org

身體的深處浮現出奇妙的酥癢,和她的腳被他握在手裡溫柔撫摸的時候相似,但更深邃一些,更溫暖一些。 book18.org

那股暖意仿佛讓她體內的什麼東西融化,如果不是棉條和例假,她也許可以感受得更加清晰。 book18.org

「春櫻,你慢下來了。稍微快些,這樣我可出不來。」 book18.org

聽到他輕喘著提醒,葉春櫻猛地清醒了幾分,她點點頭,在手心重又到了點精油,合掌抹開,挪了挪腿,抬胳膊擦了擦汗。 book18.org

「你換身衣服吧。」韓玉梁忍不住道,「屋裡這麼熱你還這麼穿,別傷風才好又中暑。」 book18.org

「可……可我這兒還沒弄出來呢。」她皺著眉,不太甘心地說。 book18.org

「換涼快衣服再來加油,這個不急,才八點多,夜還長呢。」 book18.org

「好吧。」她點點頭,爬下床,拖出行李箱猶豫了一下,拉著走出了臥室。 韓玉梁一愣,笑道:「誒,你去哪兒換啊?你要怕看我閉上眼,我都被你看光了,瞧你還害羞個什麼勁兒。」 book18.org

「我馬上就好。」她顫聲應了一句,緊張得都有點變音。 book18.org

此前買的新衣服拿出來,放在眼前,她端詳了幾秒,終於咬了咬牙,決定換上。 book18.org

翹著大鳥兒等了幾分鐘,韓玉梁一看到進來的葉春櫻,眼睛就亮了。 她換上了之前買回來的那身緊身衣。 book18.org

韓玉梁一眼看中的款式,當然不會是什麼保守風格。 book18.org

實際上,那本來就該是室內練舞蹈或者體操穿的裝束。 book18.org

包裹軀幹的部分像是泳裝,高開叉,背後還露出大片肌膚,顯得雙腿格外修長。 book18.org

而修飾了腿部線條的,是彈力優秀的緊身褲。 book18.org

暗紫色與純白的上下搭配之外,腰線處還有一條裝飾用的紅色薄紗小裙子。 「這一身的確涼快多了……」韓玉梁的喉結滾動了幾下,慾望坦率地跟目光一起落在葉春櫻誘人的曲線上。 book18.org

然後,他就發現,她上面沒穿內衣。 book18.org

渾圓的弧度頂端,有兩顆花苞一樣的小小凸起。 book18.org

葉春櫻走過來,呼吸的節奏已經像是在嬌喘。 book18.org

她分開韓玉梁的腿,跪坐在他雙股之間,彎腰,專注地繼續之前中斷的動作。 「春櫻,換個方向好麼?」他有些忍耐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坐到這兒來。」 book18.org

她的臉紅得像是快滲出血來。 book18.org

但她點了點頭,起身換到了這一側,坐下。 book18.org

他伸出手,輕輕撫在她柔軟的臀肉上,擠壓出的飽滿弧度輕而易舉的填塞滿他的掌心。 book18.org

他貪婪地撫摸,盡情的享受著臀腿之間光滑的曲線。 book18.org

葉春櫻繼續動著手,越動越快。 book18.org

情慾的浪潮在上漲,她想趕在被淹沒之前結束。 book18.org

她很確定,韓玉梁並沒對她用真氣來刺激。可僅僅是被撫摸,輕柔的揉搓,她就覺得臀部酸軟,腰肢發麻,仿佛心中所有沉重的負擔都在催促著她以快感謀求短暫的解脫。 book18.org

她越動越快,手掌摩擦陰莖的聲音也越來越響。 book18.org

沒有什麼可羞恥的,這是她選定的人,打算託付全部的人。 book18.org

背後傳來驟然沉重了幾分的喘息,和一聲倉促的提醒。 book18.org

可不停套弄的葉春櫻並沒有處理這種事情的經驗。 book18.org

第一股精液噴射在她手心,她才意識到,韓玉梁射了。 book18.org

她下意識地身體前傾,伸手去夠剛才被她自己放到一邊的毛巾。 book18.org

可緊接著,第二股,第三股精液就接連射了出來。 book18.org

她單手撐著他胯邊的床,呆住。 book18.org

有液體在她唇角、乳溝間流淌,粘稠,溫熱。 book18.org

栗子花的味道充滿了她的鼻腔。 book18.org

她恍惚間想起了自己學過的課上老師說過的話。 book18.org

果然,他很健康呢…… book18.org

(註:據說部分醫生認為健康男性的精液有栗子花的味道。)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