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72章 不會追怎麼辦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不能。」韓玉梁很乾脆地回答,「你不是那塊料。」 book18.org

林梓萌當即瞪眼,「怎麼?就這麼個古怪姿勢我還擺不成了?」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姿勢大都是看著簡單,不信,我來個簡單的,你照著試試。」 book18.org

說著他走到一邊,雙腿一錯,足沿撐地弓腰屈膝,擺了個雙手反掏陰的擒拿手招式——燕雙飛。 book18.org

林梓萌皺眉看了一會兒,把腿交錯擺開,沉腰往下試了試,結果哎喲一聲坐了個屁墩。 book18.org

她揉著臀尖站起來,不服氣地說:「你少來,你這個分明比她那個難多了。你故意的!」 book18.org

韓玉梁輕鬆立起,道:「靜止的架勢和動起來的招式全然不同,你連架勢都擺不成,怎麼練招式?再說,這裡頭門道深著呢,你這張嘴就是健身操的,練不成。」 book18.org

「我隨口一說,你個大男人這麼小心眼兒?」不過林梓萌看上去也不是對武功特別有興趣,看許婷已經練得渾身是汗,裝束都濕透了大半,撇撇嘴說,「你什麼時候忙完?我要出門了。」 book18.org

「去哪兒?」韓玉梁出手指點著許婷姿態,順便在腰身腋下後脊樑之類不敏感的地方占占便宜,隨口問道。 book18.org

「我要悶死了,隨便去哪兒都好,反正我不能再在家憋著了,要憋炸的。」林梓萌鼓了鼓腮幫子,「先說好啊,我今天誰都不帶,就你這個保鏢跟著,一出去就一車人,煩得要死。」 book18.org

許婷瞥她一眼,挺身收功,活動了一下行氣不順有點發脹的肩膀,笑著說:「那正好,我跟島澤看家,她幹家務我練功,還輕鬆呢。不準備你們的飯啊,自己在外面吃吧。」 book18.org

看韓玉梁當即皺起眉頭,林梓萌急忙大聲說:「外面吃怎麼了,我去高檔餐廳,哼。走了。」 book18.org

他指指林梓萌的臉,「你這就能出發了?」 book18.org

林梓萌盯著許婷汗津津水潤潤看著分外嬌嫩的臉頰,抬手摸了摸自己化妝品使用過度顯得蒼白無光的麵皮,抿了抿嘴,小聲說:「我又不是非得化妝不可的。今天不見朋友,不化了,我去換身衣服就好。」 book18.org

「行,我等你。」 book18.org

韓玉梁盤算著,不過是換身衣服而已,頂多再指點一個架勢,差不多就該走了。 book18.org

結果,他又新教了足足兩招十二個變化,屋裡才傳來林梓萌的聲音,「我好了。」 book18.org

比平常化妝,好像也就快了不到二十分鐘的樣子。 book18.org

還以為她忍不住稍微化了點,可他開門進去,就發現她真的沒往臉上折騰什麼,只把頭髮好好梳了梳,綁了個挺運動風格或者說挺許婷風格的馬尾辮。 book18.org

身上的衣裙也沒見到特別誇張之處,就是普普通通的年輕女孩夏裝,輕飄飄的裙子下罕見的穿了雙細帶高跟涼鞋,把身高拔起幾分同時,顯得小腿的曲線也優美了不少。 book18.org

這雙鞋林梓萌穿得不太習慣,走起路來小心翼翼的,倒是莫名淑女了不少。 book18.org

許婷在後園門口伸手捅了捅韓玉梁的背,小聲說:「她要行動了。」 book18.org

「啊?什麼行動?」 book18.org

「準備追你了唄。」許婷酸溜溜丟出一句,「大情聖,真受歡迎唷。」 book18.org

「追我不用在衣服上下這麼多功夫。」韓玉梁笑眯眯回頭低聲道,「脫光了最實在。」 book18.org

「臭流氓。」許婷瞪他一眼,接著練功去了。 book18.org

韓玉梁不是沒被追過。 book18.org

不過追來的姑娘手裡拿的大都是刀劍,偶爾還有點淬毒暗器什麼的。 book18.org

所以要是有人能讓他享受一下另一種被追的感覺,相貌還不差的話,他當然挺樂意。 book18.org

「今天你開車。」一出門,林梓萌就口吻彆扭地丟下一句,把鑰匙給他後,逕自坐上了副駕駛的位子。 book18.org

「我不太認路。」韓玉梁調整了一下座椅和後視鏡,「也沒駕照。」 book18.org

「我給你開導航,我也沒駕照。」林梓萌滿不在乎地說,「走就是了。」 book18.org

「好吧。」他聳聳肩,把車先開出地下停車場,「你說吧,去哪兒?」 book18.org

調整好的導航地址,是南城區最大的綜合商城,金羊購物廣場,通稱金購。 book18.org

看名字也知道,那是鑫洋商貿公司名下最值錢的產業,也算是張家發跡的根源。韓玉梁雖然因為葉春櫻的關係並沒踏足其中過,但從沈幽那邊拿到張家資料的時候看到過相關情報。 book18.org

那棟大廈共高三十六層,下七層連同地下兩層是綜合性大型商場,向上直到三十三樓都是大型商務酒店,最頂上三層沒有明面的招牌,註冊信息分別為樂洋商務會館、銀星拍賣行和新陽信託三家,但實際上,分別是高端色情服務場所、大宗黑市交易和高級賭場。 book18.org

當然,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裡是鑫洋商貿,也就是張家的地盤,以張家和黑星社的關係,林梓萌這麼大大咧咧跑過去,是不是有點作死? book18.org

韓玉梁一邊開車一邊提醒了一下,可她卻滿不在乎,拍了拍自己的臉蛋,說:「得了吧,我現在這模樣我高中班主任看見都不一定認得出來,我爹見著估計喊名字之前心裡都要打打鼓,車也換了,哪兒那麼巧就能被認出來。」 book18.org

她一扭頭,瞪著眼說:「被認出來也是你,等進去我就給你買個大墨鏡帶上,擋住你半張臉。」 book18.org

「我可不戴那種影響目力的東西。作為保鏢,我要時刻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book18.org

「喲,那耳機你也不戴?」 book18.org

「不戴。」他笑道,「我看黃片都是用音箱。」 book18.org

林梓萌臉上一紅,氣哼哼地說:「你能不能有那麼一天不提下流事兒?」 book18.org

「不能,我整天都在想這種事。」他挑了挑眉,「你有什麼性感內褲嗎?回頭借給蓮穿穿,她現在拿的那幾套也太保守了點。」 book18.org

她梗著脖子瞪圓了眼,「我都沒交男朋友呢,為什麼會有那種下流東西啊!」 book18.org

「咦?不是說現代女性一般都為了自己而打扮嗎?」 book18.org

「可性感內衣就是給男人看的啊,穿在外面給其他女生看的衣服才叫為了自己好嗎!」 book18.org

「哦,原來如此。」話頭一挑起來,韓玉梁就能讓聊天一直持續下去,反正他已經通過網絡對這個時代的很多事都粗淺了解了一番,逗女孩的經驗古今結合之後,實踐效果也相當不錯。 book18.org

不知不覺,林梓萌就跟他嘰嘰喳喳拌嘴了一路。 book18.org

其實,許婷沒有說錯,島澤蓮也已經感覺出來,林梓萌就是對韓玉梁動心了,而且,動得不輕。 book18.org

她從小生活在被道上兄弟照顧的環境中,誰更強,誰更狠,誰更勇猛,誰就是說話算數的那個,誰就是能跟漂亮妞開房的那個,天經地義。 book18.org

她情竇初開時候迷上的那個體育老師,就是她初中的社交圈子中最強壯的男人。結果,那個男人約她去家裡「做作業」的簡訊被她爸爸發現。 book18.org

「肏他媽,一個體育老師有個雞巴作業。」林強嚷嚷了這麼一句,那之後,林梓萌就沒再見過那個老師了。 book18.org

她自以為是的初戀,就這麼無疾而終,根據事後林強的小弟言語間的暗示,可能還是無「雞」而終。 book18.org

這事兒造成的影響挺久,後來她廝混的圈子裡,垂涎她的男生並不少,但基本上都在「深入了解」之前就明白了雞兒很寶貴不能當作一次性用品的道理,主動退避三舍。 book18.org

那樣正好,林梓萌本來也看不上那幫毛都沒長齊的小混混,上次請韓玉梁打退的那幫,算是最後一波勇氣可嘉的追求者。 book18.org

結果,在這就要移民的當口,她動心了。 book18.org

青春的躁動也好,雌性荷爾蒙被牽引到也罷,她見到韓玉梁赤膊展露出來的肌肉,就會渾身發熱,親眼見到過他電影特效一樣的本事後,更是陷入到了少女時代都會有的糾結中——他不喜歡我怎麼辦? book18.org

如果是黑街的下層混混也就算了,她林梓萌高看一眼是他的福氣,根本不用考慮怎麼追的問題。可人家是正經偵探事務所的幹將,和雪廊關係緊密,連她爸跟人說話都要客氣三分。 book18.org

他身邊要是沒什麼礙事的人,或者沒什麼可以和她相提並論的人,她也一樣可以安心想辦法慢慢搞定他。可這男人的上司是個溫柔嫻靜笑起來連她都有點動心的超級小美人,助手是個身材一級棒性格熱情大方竟然還他媽的有一手好廚藝的怪物美少女,連高中同學那個公認的班花島澤蓮都摻和進來,被肏了屁股還紅著臉喜滋滋跟那地方本來就等著他用一樣。 book18.org

林梓萌睡前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差點把枕頭撕爛,愣是想不出自己比這三個競爭對手的優勢是什麼。 book18.org

有一張豪氣沖天的小臭嘴嗎?媽的人家不喜歡姑娘說髒話啊! book18.org

她急得直想拍腦門,最後搜腸刮肚找了一堆過時偶像劇的劇情簡介翻了一遍,勉強搞出了此刻的計劃。 book18.org

先以保鏢任務為藉口,帶著他出去單獨相處,名為保護實為約會。 book18.org

然後……然後…… book18.org

林梓萌抓了抓腦袋上的紅髮,再次陷入到苦惱之中。 book18.org

然後呢? book18.org

約會到最後是不是就該上床了?那這傢伙本來就好色得不行為什麼不直接上床? book18.org

費這麼大勁折騰一圈,到底最後想得到什麼啊? book18.org

不知為何,她突然想起了許婷曾經說過的,那類似於要對自己誠實的話。 book18.org

她側頭打量韓玉梁,偷偷瞄了一會兒。 book18.org

他應該是不喜歡汽車,微微皺著眉,唇角稍有點下垂,但開車時候他全神貫注顯得特別認真,這種情況下不見平時臉上瀰漫的色兮兮氣質,一下子帥氣了不少。 book18.org

看得她不自覺心臟就怦怦加速亂跳。 book18.org

這就叫小鹿亂撞的感覺嗎? book18.org

那麼,她想得到什麼呢? book18.org

肯定不是上床這麼簡單,如果是那種覺得一直是處女很沒面子的蠢蛋,她有的是機會約個技藝高超服務到位的炮脫胎成女人。 book18.org

可她完全沒興趣。她的性衝動,就像是才剛剛因韓玉梁而覺醒一樣,遠不到急於滿足的時候。 book18.org

不知為什麼,她想起了言情劇中常見的一句台詞。 book18.org

「我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人!」 book18.org

她好歹也是個高中畢業生,句子的強調重點還是分得清的,想到這樣的台詞,只能說明更想要的是前者。 book18.org

「喂,保鏢,」她忍不住開口,「你覺得我怎麼樣啊?」 book18.org

如同肥皂劇的經典場景,韓玉梁懶洋洋道:「什麼怎麼樣?」 book18.org

不行……這種沒營養的對白拿來水字數寫小說還差不多,拿來撩男人還不如掀裙子亮個大腿。林梓萌煩躁地抓住自己腦後的馬尾辮撥拉幾下,換了話題,「你為什麼不想結婚啊?」 book18.org

「沒那個需求。」韓玉梁看著眼前倒計時的紅燈,手指輕輕敲著方向盤,沒看她,「我沒準備傳宗接代,憑我的本事讓女人不懷孩子不難,大可以只享樂不成親。而且,我一個流落江湖的浪子,成什麼家啊。」 book18.org

林梓萌的認知中,江湖就等於黑道。她理所當然誤會成韓玉梁被幫派牽制不能脫身洗白,皺眉說:「這個不成問題吧,你混道上不想拖累良家婦女,那跟我爸一樣也找個混江湖的女人結婚不就挺好。」 book18.org

她還挺期待韓玉梁的反應,畢竟目前她見到的幾個女人中,就數她跟黑道關係最近。要是他有這意思,她的優勢一下子就出來了。 book18.org

「不結。」韓玉梁發動汽車,順暢開過轉綠燈的十字路口。 book18.org

黑街這種隨時可能有人掏槍的地方,大部分車輛都行駛得很和氣,囂張如趙婉那樣的女司機開車也會記得換上合適的鞋——畢竟後台再硬也保不了你當場不被崩爛腦袋。 book18.org

「為什麼啊?」 book18.org

「我是……唔……那叫什麼來著,丁克?」 book18.org

「呸,人丁克是結了婚不要孩子,你當我是傻波……冒啊?」生殖器都衝到了嘴邊,被林梓萌硬咬牙啃掉後半截韻母,轉成了在公眾網站發布也不會被制裁的詞。 book18.org

「所以,不要孩子和不結婚,不就是個選擇問題麼。」 book18.org

「可你不結婚也沒少禍害姑娘啊。島澤才在我這兒呆了幾天,就被你……被你連那啥都給那啥了。」林梓萌憋紅了臉,不自覺口吻就變得近似控訴。 book18.org

「這不就是我選擇不成親的原因麼?」韓玉梁笑道,「我這人見一個愛一個,既然不能都娶回家,索性一碗水端平,誰都不娶。」 book18.org

林梓萌頓時噎住,這裡頭的邏輯莫名還挺自洽,她張著嘴發了會兒呆,才想起不對的地方,皺眉問:「可人女孩子要是想跟你戀愛結婚呢?島澤一提是你女朋友,嘴恨不得咧到耳根子去,那你不跟她結婚,是等著玩膩了甩掉?」 book18.org

「這就看她了。」韓玉梁微笑道,「對好看的姑娘,我通常是不會膩的。」 book18.org

不行……林梓萌抬手拍了幾下腦門,話題越來越奇怪了,怎麼變成為島澤蓮打抱不平了,這糾纏到最後他要突然點頭說考慮考慮跟島澤結婚,她還不得後悔到自抽耳光。 book18.org

她定了定神,在心裡對自己強調,誠實,要誠實,說自己想說的…… book18.org

「喂,那我算好看的姑娘嗎?」 book18.org

「算。」總算冒出句讓林梓萌高興的答案,「不然我早不幹了,我可不給看不上的女人當保鏢。」 book18.org

但韓玉梁馬上又說:「不過你是我們葉之眼開業第一單,春櫻所長特地叮囑我不要對客戶有什麼歪念頭,所以我也就是看看,放心,不會拿你怎麼樣的。」 book18.org

呸,我就擔心你不拿我怎麼樣好嗎。林梓萌越發氣悶,她哪兒知道韓玉梁是故意這麼說的,煩躁得伸手就把車裡空調調低了兩度。 book18.org

結果等到了金購對面的停車場,她狠狠打了個響亮的噴嚏,震得眼冒金星。 book18.org

一個沒談過戀愛的十八歲姑娘,哪兒知道兩個人約會該幹什麼,所有經驗積累都來自影視劇的緣故,她明明完全不愛喝咖啡,還是把韓玉梁拖去了六樓的咖啡廳。 book18.org

虛度了約會開始的半個多小時。 book18.org

書到用時方恨少,影視劇也是一個道理。林梓萌平常就不喜歡看那些你愛我我不愛你我愛她她卻愛別人的東西,她喜歡看打打殺殺的動作片,江湖義氣的黑幫片。 book18.org

但那裡面沒什麼能讓她參考的地方,她總不能帶著韓玉梁一起去砍人來增進感情。 book18.org

「你有什麼想去的地方嗎?」離開咖啡廳後,林梓萌有氣無力地問。 book18.org

「想出來的是你,你去哪兒,我陪著就是。」韓玉梁一邊回答,腦袋一邊跟著一個超短裙女郎的大腿轉了將近一百八十度。 book18.org

「我……我去廁所,你在門口等我!」她氣沖沖挎著包走進衛生間,對著鏡子塗了口紅,把頭髮散下來,打了一層粉底液。 book18.org

學什麼別人啊,連自己都不做了,誰會喜歡啊? book18.org

她對著鏡子瞪著眼抱怨,跟著不甘不願地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的裙子,咬牙把裙腰往上提了幾寸翻卷一下,臨時變成了短裙。 book18.org

對自己的腿,林梓萌還是有幾分自信的,今天還有高跟鞋加成,她就不信見不到效果! book18.org

出去之後,韓玉梁的眼睛果然在她裙擺下方打轉了好久。 book18.org

但她得意一陣後,又開始糾結。 book18.org

這不就是色誘嗎?說到底還是只能對好色這一點下手啊。 book18.org

「對了,女人呢,你具體喜歡什麼樣的啊?」 book18.org

在商場漫無目的地轉了一個多小時,林梓萌從喜歡什麼樣的衣服聊起,一路歷經「喜歡吃什麼」、「喜歡做什麼」、「最近聯邦形勢如何」、「明天會不會下雨」、「哎呀有部電視劇裡頭一個下雨場景拍得可好了」、「喜歡看什麼樣的影視作品」、「喜歡哪個女明星」後,總算把話題繞到了想說的地方——儘管銜接上還是有那麼點生硬。 book18.org

「好看的,不太老的,活的,能上的。」韓玉梁拍著嘴打了個呵欠,回答得很誠實。 book18.org

「就具體到這程度嗎?」林梓萌垮下肩,像把快被收起來的傘,「胖的瘦的,外向的內向的,高的矮的,有錢的沒錢的,就沒點實際標準嗎?」 book18.org

「沒,好看女人這麼多,我不挑剔的。我又不是只選一個。」他笑了笑,繼續明知故逗——她糾結的樣子太好玩了。 book18.org

「對哦……你是個超級大色狼。」林梓萌悶悶不樂地嘟囔了一句。 book18.org

「我比較誠實而已。」韓玉梁笑道,「男人有能力又不會受懲罰的情況下,有幾個能一心只看眼前人呢?我反正做不到,也不裝樣子。」 book18.org

「你這種……這種……」林梓萌抬起手,說到半截,把話吞了回去。 book18.org

這種好色渣男,不正好挺容易追嗎? book18.org

那她怎麼還是滿肚子不高興呢? book18.org

原來……已經到了想要獨占他的地步了? book18.org

韓玉梁回頭,看著停下腳步的林梓萌,「怎麼不走了?」 book18.org

她掩飾一樣地抬頭看了一眼,身邊恰好是個內衣專賣店,「我……我去這兒看看,你在門外等著就行,別進來丟人了。」 book18.org

說著,她就逃一樣鑽了進去。 book18.org

這一進,不僅呆了半個多小時,最後還買了兩提袋東西出來。 book18.org

照說保鏢跟著,這些東西該韓玉梁拎。 book18.org

但林梓萌沒給他,自己拿在了手裡。 book18.org

走到電梯口,她抬頭看著提示牌,上面有每一層的簡單介紹。 book18.org

如果可以,她還是想走比較正常的追求方式,不是很想用到剛才買的東西。 book18.org

「韓玉梁,陪我看電影。」 book18.org

「是。」他點點頭,「想看什麼?」 book18.org

她提前沒查,根本不知道都有什麼,只好說:「上去再說。先看看外頭輪播的預告片。」 book18.org

暑期檔影院還算熱鬧,不少大片扎堆上映。 book18.org

林梓萌強忍著自己的真實喜好,跳過了一部超級英雄片,一部火爆動作片,一部警匪槍戰片,硬逼著自己買下了兩張唯一一部文藝愛情片的票。 book18.org

並非周末,也不是熱門電影,兩張票,實際效果等於包場。 book18.org

林梓萌有點小高興,沒別人打擾,又是文藝愛情片,韓玉梁就算真是個大色狼,這種氛圍也會稍微動點心吧? book18.org

為了不留下一點被阻礙的可能性,她甚至沒買小食和飲料,進去入座後,特地把兩人中間那個可調整的扶手抬起來收了。 book18.org

然而,也不知道是昨晚沒睡好今天起得早導致睡眠不足,還是那電影實在文藝得過分,她看了二十多分鐘,就睡著了……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