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38章 一個又一個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你這麼說也可以。」張大爺點了點頭,沒有反駁,「我也想過這個可能性。小櫻送到秦院長身邊的時候才三歲多,基地要是打算防患於未然,處理掉應該不難。可是他們沒有下手,是因為心慈手軟?肯定不會。那麼,八成就是有什麼力量在背後互相牽制,最後妥協的結果,大概就是後來這樣,由秦院長進行照顧,其他人來監視,保證小櫻在成年之前,不會變成一個新的適格者。」 book18.org

「成年後呢?」韓玉梁很是好奇,追問道。 book18.org

「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我的任務期限到那裡為止。小櫻去學醫後,秦院長就沒再跟著,應該也是對她的安全放了心。可能,一切就算是結束了。」 葉春櫻緊緊握住韓玉梁的指頭,壓抑著激盪的情緒,問:「張大爺,你……還知道關於我父母更多的事情嗎?」 book18.org

張大爺搖了搖頭,「我不是這個戰區的老兵,你父母如果是適格者,應該是本地軍人了解的可能性更大。不過挺奇怪的,適格者不見後那兩年,大重建時期,世聯把幾乎所有地區的特戰隊員都進行了長距離調動。安排的跨度非常大,這麼說吧……我本來的駐守地是現在南亞邦快到聖河特政區那一塊兒了。大重建時期把我們千里迢迢調回來這邊,可是嚇了一跳。」 book18.org

韓玉梁皺起眉,想來,這種對老兵的處理方式,也是保守當年秘密的步驟之一。 book18.org

可如今信息科技發展如此迅速,真有秘密可以保守得這麼嚴實? book18.org

葉春櫻不死心,她猶豫了一下,問:「張大爺,我小時候在秦院長的一個本子上看到過一個挺陌生的名字,叫淺倉美雪,我印象中秦院長沒什麼東瀛朋友啊,這名字你有印象嗎?」 book18.org

讓她比較失望,張大爺搖了搖頭,略帶自嘲地說:「我是三戰前出生的,落地就帶著討厭東瀛人的基因,我不愛和他們打交道。之前那個什么小田部長到扶助院慰問,我都主動跟小劉換班躲開了。」 book18.org

葉春櫻在心裡嘆了口氣,說上廁所,起身離開。 book18.org

在衛生間洗了把臉,出來後,看到張大爺已經不在客廳,她忙問韓玉梁:「他人呢?」 book18.org

韓玉梁衝著陽台努努嘴,「接電話去了。怎麼了?這麼緊張?」 book18.org

葉春櫻靠著他坐下來,小聲說:「我怕那個女殺手來找張大爺,他跟我說了這麼關鍵的消息,我不希望他……也落得鄭主任的下場。」 book18.org

「可如果女殺手找來,就說明他也是共犯。」 book18.org

「我……一會兒就問。我相信他,他不是會欺負孩子的人。當年捨生忘死保衛大家的特戰隊,絕不會欺凌他們犧牲無數戰友才換來的倖存者。」 book18.org

韓玉梁抱住她,不太願意看到她因此失望,便柔聲為她拉低期待:「可你也說過,大劫難後很多倖存者都產生了嚴重的心理問題。」 book18.org

「我覺得他沒有。」葉春櫻抿了抿嘴,「我會直接問她的。」 book18.org

不一會兒,張大爺開門進來,把煙頭扔進花盆,過來坐下,「扶助院的電話,說那邊死了個保安,一時間找不到人手輪班,想讓我回去幫忙管一陣子。這是撞了什麼邪啊,秦院長出事,咱們那地方的保安竟然還有人殺。」 book18.org

「不止保安。」葉春櫻趁機挑明,「其實我過來,主要就是因為……這幾天發生的事情。管愛民這個副院長你還有印象嗎?」 book18.org

張大爺皺起眉,坦誠地露出嫌惡神情,「我記得,他怎麼了?」 book18.org

「還有鄭澈哲,管院長那會兒總務處的主任呢?」 book18.org

「哼,兩個抱團的王八羔子,你怎麼想起他們了?」 book18.org

「他們都死了。兩家人,幾乎算是滅門。」葉春櫻直率地單刀直入,「我懷疑,這和當年第三扶助院一些見不得人的黑買賣有關。」 book18.org

「死了?還……還是滅門?」張大爺瞪圓了眼,「黑買賣?小櫻……你怎麼知道這些的?」 book18.org

葉春櫻拿出葉之眼的名片遞過去,「不瞞你說,我和韓大哥的創業,是和一些特殊部門合作的偵探事務所,我這次來華京,主要就是為了調查聖心體系下隱藏的一些罪證。根據我目前查到的情報,第三扶助院在管愛民任副院長期間涉及多起偽造收養手續的非法買賣,且有嚴重的性侵院內孤兒行為,你一點兒都不知道?」 book18.org

張大爺咬了咬牙,面帶慚色向後靠去,沉默半天,才摸出一根煙點上,狠抽幾口,說:「我一個當過特戰隊隊長的兵,在第三扶助院乾了十來年保安科科長,眼皮子底下的事兒,怎麼可能沒有一點察覺。」 book18.org

葉春櫻深吸口氣,問:「只是察覺到了?你沒有……參與其中嗎?」 book18.org

張大爺一楞,微黑的臉頓時脹出一股紫色,「小櫻,你……你這可是在侮辱我的人格!我怎麼可能參與到那種下流齷齪的事情里!扶助院裡的孩子,我……我可是當成自己的孩子看的!」 book18.org

韓玉梁冷冷道:「你察覺自己孩子被性侵,原來都不報警的?」 book18.org

張大爺當即就像是被人衝心窩打了一拳似的,苦著臉彎下了腰,「我……不是沒報過警。那些畜生,我直接殺了的心都有啊!可……可這事兒,連著不了了之了三回,我就是沒腦子,也知道那邊靠不住。那時候還挺亂呢,管愛民他們招待的客人我遠遠看見過,我扳不倒他們,一直追著咬,還會影響我執行自己的任務。我……就只能裝不知道了。」 book18.org

他扶著額頭,很難過的樣子,「那都是……正當好年華的小姑娘啊。我還以為他們玩弄夠了,良心發現找人收養走了呢。原來……都被賣掉了嗎?」 「嗯。」葉春櫻想從他口中撬出更多東西,硬下心腸說,「按我目前查到的,那些孩子有的被賣給了器官販賣組織,有的被賣給了性奴販子,有的被賣給了東瀛黑幫,還有的被賣去做了生物實驗。」 book18.org

「咳咳!」張大爺劇烈的咳嗽了兩聲,像是嗆出眼淚一樣擦了擦,「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我、我要是知道孩子們最後……最後……」 book18.org

他蒙住臉,上下狠狠搓了幾下,「我真該殺了他們的……這群王八羔子,王八羔子啊!」 book18.org

「張大爺。」葉春櫻輕聲說,「其實,不只是當年在發生這種事情。」 他渾身一緊,抬起頭,「不只是當年?那……那怎麼可能!後來科技發達了,各方面的配套系統也跟上了,後頭不該還有這種事了啊。管愛民滾蛋沒多久,聖心就被移交給姓浦的那個大老闆管理,發錢多了,管得也嚴了,時不時就有監督員下來暗訪,這我都是看在眼裡的,還有這種事……那不能夠啊!」 book18.org

葉春櫻乾脆報出幾個後來的副院長名字,然後說:「秦院長留給我一本記錄,上面有她覺得比較可疑的人,這幾個副院長,都在其中。管愛民和鄭澈哲就在那本上的前幾頁。」 book18.org

「不可能……不可能,」張大爺還是搖頭,「肯定是搞錯了。比如你說的大野一成,那個死鬼子我雖然看不上,但人家家裡是經營大財團的,他沒興趣接管家業,打算走慈善事業的跳板從政才來當副院長,秦院長退休後接班,他缺錢嗎?他哥哥上次來捐款出手就是二百萬,他需要干這種髒買賣?」 book18.org

葉春櫻定了定神,把這信息記錄在大野一成的名字旁,輕聲問:「那你知道露杜斯嗎?也叫L- Club,ludusclub。」 book18.org

不出所料,張大爺一臉迷茫地說:「這啥玩意?我就知道杜蕾斯。那不是個做套子的麼,露杜斯……你們新扈那邊的山寨牌子?」 book18.org

「你不知道,那就算了。」葉春櫻站起來,輕聲說,「不知道也不是壞事。那……謝謝你告訴了我這麼多。張大爺,我先走了。我今天打算多跑幾家,爭取趕在殺手的前面。你這陣子也注意安全,我也不確定對方會不會因為你知情不報而找上門來。那個殺手的心理恐怕已經嚴重扭曲了,她殺死鄭澈哲的時候,割掉了他的生殖器。」 book18.org

「身正不怕影子歪。」張大爺皺著眉站起來,「我能做的都做了,當時……我的確不知道他們膽子竟然這麼大。我問心無愧。不管誰來找我,我也是這句。」 親自來拜訪過,葉春櫻才知道張大爺被秦院長記下來並不是因為扶助院的黑幕,而是可能察覺到張大爺一直在監視她們。 book18.org

這麼一來,倒是不必擔心這邊的安全問題了。 book18.org

「下一個去拜訪厲青楠,」在樓道口看著手上抄錄的姓名和聯繫方式,葉春櫻拿出了手機,「這是管愛民時期的女護工,秦院長特地記下她,說她在孩子的休息時間有不正常舉動。我懷疑她就是鄭主任說的那個玩弄男生在男生床上撒尿的變態。」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道:「她只欺負小男生的話,女殺手估計不會來找她吧?」 「所以她應該沒事,去找她問問。我想知道哪裡能找到當年的證據。這群人的罪行……不應該因為死就被掩蓋。他們不配享有做慈善這樣的美好名譽。不配!」 book18.org

手機響了一陣子,無人接聽。 book18.org

葉春櫻皺了皺眉,一邊拉著韓玉梁出院打車,一邊繼續撥號。 book18.org

這次,傳來了接通的提示音,和一個冷漠的女聲:「葉春櫻,你好煩啊。」 「是你?」葉春櫻嚇了一跳,沒想到接電話的竟是那個殘忍的女殺手,「厲青楠呢?」 book18.org

「她的手機已經在我手裡,你說呢?」女殺手的口吻充滿了譏諷,「你想要的答案,我告訴你,你聽好了,當初監視你的人,來自特安局,滾去那邊調查吧,別再來給我搗亂了。不然……就算姓韓的守著你,我也一樣能對你不客氣。再也不見!」 book18.org

電話掛斷了。 book18.org

葉春櫻盯著手機,連圍巾也顧不上戴,繼續撥號過去。 book18.org

但那邊已經不接了。 book18.org

她乾脆選擇發送簡訊,頂著撲面而來的冷風飛快地輸入:「我不知道你是當年受害的哪個孩子。我知道,他們罪有應得,犯下那樣的錯,即便是死,也死有餘辜。但我有兩件事要告訴你。第一,他們的家人是無辜的,你不該將私刑擴大到無辜者的身上。第二,他們僅僅是死並不能贖罪,我要找到他們當年犯罪的證據,把所有的骯髒齷齪公諸於眾,讓眾人知道他們曾經做了什麼。而不是現在這樣,他們變成了被惡徒殺死的慈善家,在追悼會上享有他們根本配不上的名譽!」 「春櫻,別急,你先把外套穿好。今天這麼冷,你又不耐寒。」韓玉梁皺眉過去給她把圍巾繞上,可惜他不太擅長擺弄這種女兒家的衣物,跟套了個繩圈似的。 book18.org

葉春櫻低頭自己整理了一下,往發涼的手心呵了口熱氣。 book18.org

韓玉梁擔憂她心寒外冷身子凍著,索性拉住她小小的左手,將陽剛真氣連接進經脈,在她身體里緩緩循環,烘熱她涼透的嬌軀。 book18.org

「我沒事的,韓大哥。你不用這麼消耗你的真氣。」葉春櫻搖了搖頭,輕輕掙開手,反過來握住他的指尖,小聲道,「你在這兒,我就很暖了。」 book18.org

「不費多少。」 book18.org

「那也要用到有意義的地方。」她抓起他的大掌,放到唇邊輕輕吻了一下,眸子明亮如星,「拿來哄我開心,太浪費了。」 book18.org

「為什麼?我很願意拿來哄你開心,有錢難買我樂意。」 book18.org

「哄別的女孩子吧。」她低下頭,略顯羞澀地說,「我……你已經不用哄了,趕都趕不走的。」 book18.org

「那我才更捨得用。」他才不聽她的,再次反握住她,幫她暖身,「你心疼我,我就更心疼你。」 book18.org

但趁著簡訊回復到了的機會,葉春櫻還是把小手抽了出去。 book18.org

對方的回覆很簡單。 book18.org

「我是殺手,不是正義使者。」 book18.org

不過很快,那邊又發送來一條:「我會記得問問證據在哪兒。」 book18.org

韓玉梁看著臉色凝重的葉春櫻,輕聲問道:「接下來怎麼辦?」 book18.org

她想了一會兒,說:「那個時期在筆記本上的人,已經沒了。再往後,咱們要找的是管愛民調走,新調過來的副院長,我覺得,他應該不會被尋仇。咱們這就去找他。」 book18.org

可惜的是,這次拜訪並沒有什麼收穫。 book18.org

那是個接近退休的老油條,泥鰍一樣滑不留手,葉春櫻能感覺到,那傢伙在任上做過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但並不嚴重,還都推給了手下,即便搬出秦院長和管愛民的事情做為間接恫嚇,對方也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 book18.org

韓玉梁的意思是不行就來硬的直接逼供。 book18.org

但葉春櫻比較相信自己的判斷,搖頭否決,在本子上劃掉那個前副院長的名字,跟他找地方吃午飯去了。 book18.org

來到華京後,才發現事情不知不覺變得複雜,讓她打心底感到迷茫。 book18.org

她帶著一腔憤怒而來,想要找出扶助院與L- Club之間的隱秘聯繫,切斷並公諸於眾。 book18.org

可她最先收穫的就是別離的傷感,和一些與L- Club看不出明顯關係的陰暗秘密。她掀開了蓋子,看到了腥臭撲鼻的髒污和黑暗,看到了鮮花之下的滿地大糞。她親手毀掉了自己的童年記憶,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book18.org

她最想得到的正義,被一個女殺手,以過於極端的態度,殘忍地完成到了扭曲的方向。 book18.org

那並非她所願,以至於,心情沉重,頭腦發昏,看著桌上的幾道小菜,絲毫提不起胃口。 book18.org

下午,天上又飄落了小雨,怎麼也提不起精神的葉春櫻,選擇了回旅店休息。 次日,天氣放晴,但事情反而變得更糟。 book18.org

華京這邊的警方,一早就在旅館服務員的帶領下登門「拜訪」,要求關於鄭澈哲一家被虐殺一案進行詢問。 book18.org

儘管有足夠證據表明葉春櫻和韓玉梁離開後很久,鄭澈哲才退房從酒店出來,但繁複的盤問和旁敲側擊依然明確地顯示,對方認為他們有很大嫌疑。 book18.org

葉春櫻猶豫再三,還是選擇以比較委婉的方式提醒了那個女殺手的存在。但她沒有交代自己和女殺手那邊的聯繫,也沒有把視頻提供給警方。 book18.org

秦安莘的死被認定為事故後,她對華京地區的這條路,就失去了信任。 她寧願在上門調查的警察走後,把視頻和信息提供給沈幽與後方待命應援的許婷。 book18.org

揭破了一連串秘密後,她能相信的人,突然只剩下了黑街的那些。 book18.org

她自己都覺得有些諷刺。 book18.org

很快,葉春櫻和韓玉梁的嫌疑就大大減輕了。 book18.org

因為華京又發生了兩起和第三扶助院相關的殺人案。 book18.org

一起是厲青楠。 book18.org

那個性癖扭曲的女護工被發現死在郊外一處廢棄工地中。 book18.org

在暗網流傳的說法中,厲青楠死前曾遭到極其粗暴的強姦,陰道和肛門嚴重撕裂,像是被一頭髮情的公熊蹂躪一番。屍體上布滿了小小的傷口,每一個傷口中都塞著一個最小號的廉價橡膠陰莖。 book18.org

初次之外,據說屍體還像是剛從公共廁所里打撈上來一樣,充滿了刺鼻的尿騷味。 book18.org

厲青楠的親屬只有一個侄子,那個剛畢業不久的青年也在同一日失蹤,音訊全無。 book18.org

另一起殺人案的死者叫洪銀貴,男性,無業,曾經在第三扶助院擔任護工。 他的死狀被拍成了多角度的照片,流傳在暗網淺層很多人都能瀏覽到的地方,沒有加任何馬賽克。 book18.org

那具屍體無法詳細描述,簡單概括的話,就是他以死狀為大家展示了男性成年人類的屁眼具備著怎麼樣的擴張潛力。 book18.org

當然,致命傷並不是崩壞如煙花綻放的肛門和直腸。 book18.org

洪銀貴的死因是窒息,大量糞塊堵塞了他所有呼吸的渠道,讓他死得像頭掉進茅坑的豬。 book18.org

他沒有親人,死一個,就等於滅門。 book18.org

「這會是結束嗎?」葉春櫻對著電腦螢幕輕聲問道,跟著自己搖了搖頭,「沒想到,當初有這麼多人參與進來。我猜……還遠沒到結束的時候。」 韓玉梁扶著她的肩,「怎麼,春櫻,你改主意,打算先去抓那個女殺手了?」 她沉默了一會兒,搖搖頭,說:「不,你也看到了,輿論正在質疑第三扶助院,這一系列明顯的仇殺,的確比證據的效果還要好。大家都在猜測到底是怎麼樣的深仇大恨讓這些人被一個個滅門。華京這麼大,當年的護工、保安、老師們我不可能都聯繫上,咱們……還是做好自己的事情吧。」 book18.org

「你看,這個帖子在暗示,秦院長的死並非火災。陰謀論的說法看來已經占上風了。」 book18.org

葉春櫻想了想,關掉頁面,離開了沙發,「韓大哥,咱們……還是把注意力集中到L- Club的調查上吧。不專心做一件事,就什麼事都做不好。」 「聽你的。」韓玉梁當然無所謂,雖然距離那個女殺手飽滿渾圓的屁股遠了,但是貼心體意對他日漸依賴的葉春櫻就在旁邊,去哪兒都行,「咱們接下來找誰?」 book18.org

葉春櫻翻著本子上的記錄,想了想,收進包里,「我覺得,咱們之前走錯方向了。秦院長的精力一直都放在我身上,她關注到的事情,就不太可能是很機密的事。靠她的名單調查,找到的只會是從前的陰暗罪行。不可能尋找到L- Club的線索。」 book18.org

「所以?」 book18.org

「咱們去拜訪我來之前就選定的那位。」她拿出手機,劃開看了一眼,「劉恭月,現任第三扶助院教導處主任。外面下著小雨,咱們就別跑遠了,直接去扶助院拜訪一下她吧。」 book18.org

「她……有什麼問題嗎?」 book18.org

葉春櫻點了點頭,「一年多以前她還在峪口做特培生指導老師。峪口那邊的姦殺事件被掩蓋成失蹤後,她被遠調到這邊,年紀輕輕就升官做了主任。咱們……就先從這個突破口下手吧。」 book18.org

韓玉梁皺了皺眉,「可是你父母的事情,只有很早就在第三扶助院的人才有可能知道。轉去調查這些新人,她來的時候你都已經走了,查出來的東西,可就跟你的身世沒有半點關係了。」 book18.org

葉春櫻微微一笑,拿起了傘,「我本來也不是為調查身世回來的。對我來說,找出爸爸媽媽,暫時還不如找出露杜斯的幫凶重要。走吧。」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