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144章 彌散的陰雲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book18.org

*********************************** 目前事務所的三名正式成員,唯有在行動力這一點上,極其一致的高。 決定嘗試一下浦文玉這條路後,葉春櫻讓韓玉梁整理證據,她這邊馬上就開始檢索浦文玉的各種公開資料,尋找聯繫方式。 book18.org

公眾人物的淺層資料很容易找到,但價值不大。而深層資料,則難辦的多。 高調型的會導致滿世界流傳各種八卦消息,分不出信息的真偽。 book18.org

而低調型的,往往乾脆沒有信息。 book18.org

畢竟是個接班的二代目,加上今年才嶄露頭角,浦文玉可搜集到的信息並不多,媒體的焦點大都集中在他那對兒低調隱秘的父母身上。 book18.org

光是那兩位初次邂逅的一幕,就有「高中時期師生戀」、「街頭英雄救美」、「救了親戚間接認識」、「一見鍾情傾家蕩產幫忙還債」等亂七八糟一堆版本。 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年長的浦先生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追到了當時正年輕貌美的太太,抱得佳人歸,相守至今。 book18.org

諾大家業完全丟給獨生女去打理的原因,是他倆要環遊全球享受二人世界。 找了半天,把浦文玉爹媽了解了一堆,這位浦氏財團掌門人本尊,依舊雲里霧裡看不真切。 book18.org

其實就算看真切了,意義也不太大。 book18.org

因為他們需要的是聯繫方式。 book18.org

以前生活的層次所致,葉春櫻沒想到聯繫這樣的人會如此困難,她還以為會像各地部門一樣有個公開郵箱之類的渠道呢,結果距離浦文玉最近的一個公開聯繫方式,指向的也是她下屬某公司的副總的助理——和她起碼差了七、八個層級。 book18.org

而韓玉梁心目中找大人物的方式就是發現地址然後趁夜翻進去。 book18.org

他皇宮都進過,真不信有誰的宅子能防得住他。 book18.org

但問題是,找不到住址。 book18.org

可以這麼說,世聯東亞邦最高負責人的住處都比浦文玉好找。 book18.org

「以前看言情小說,身家好幾百億的姑娘還會頂著七彩頭髮來學校上課,和一般女生打成一片。結果現實中這樣的女孩連個清晰點的照片咱們都找不到。」葉春櫻沮喪地靠在沙發上,伸出腿不太顧及形象地用腳趾輕輕壓著鍵盤上的方向來翻頁,「她爸媽把她保護得真好,滴水不漏。」 book18.org

自從上次韓玉梁提起過用腳夾這個操作方式之後,她最近一直在悄悄找機會鍛鍊這邊的靈活度,未雨綢繆。就是不能穿襪子,有點涼。 book18.org

韓玉梁用旅館的破電腦負責搜索暗網中難辨真偽的訊息,浦文玉的資料沒找到有意義的,意淫這位年輕女富豪的黃色小說倒是翻出來一大堆。 book18.org

他不願意順著話題去聊葉春櫻沒有爹娘的傷心事,沉聲道:「今天上午找不出合適的路子,那就還是按我的辦法,從大野一成情婦家下手吧。」 book18.org

葉春櫻端著熱水小口啜了幾下,有些無奈地嗯了一聲,「你要決定埋伏他的話,一定得準備擋臉的,比如挖了洞的毛線帽子,或者頭套之類的東西。」 「我看搶銀行的一般不都是用絲襪麼?」 book18.org

「不要,韓大哥,那樣好醜的。用帽子吧,或者面罩……誒,等等。」她一下子坐正,把涼涼的小腳丫塞進新買的毛拖鞋裡,換成手迅速操作,「華夏星控股的這個華京復興足球俱樂部,十月一號要踢一場紀念賽,紀念退役元老,說是華夏星的高層大都會出席。」 book18.org

韓玉梁正在看一段把「浦文玉」吊在房樑上用皮鞭抽的SM主題色情小說,懶洋洋答道:「華夏星?怎麼了?」 book18.org

「華夏星是浦文玉直接控股的體育集團,她親自擔任董事會主席,高層就有她啊。」葉春櫻興奮得臉上發紅,「她如果來的話,肯定坐包廂,咱們只要買接近包廂的票,一場足球賽看完,算上中場休息什麼的起碼要坐兩個小時,她只要出來上廁所,我就有機會跟去,跟她說明聖心扶助院現在的情況。」 book18.org

韓玉梁托著腮,道:「她信息保護做得這麼滴水不漏,還會親自上廁所啊?」 葉春櫻忍住笑,認真地說:「韓大哥,我不是賭,你看咱們之前找到的那些特別模糊的遠景照片,或者側面背影什麼的,是不是一大半都是在球場拍到的?浦文玉爸爸就喜歡足球,她應該從小就是球迷。這次紀念賽紀念的那個老將,是退役了球衣號碼的絕對功勳,東亞邦之前十年的第一巨星,薛冬。」 book18.org

韓玉梁伸了個懶腰,「我對那種二十來個人瞎跑不打架的比賽不感興趣,你要真確定浦文玉八成會去,咱們就買票。反正我看這邊的事兒急不得,一步一步慢慢來就好。」 book18.org

曾經的數碼盲現在使用在線支付已經非常熟練,葉春櫻很快就進入票務頁面,配合查找到的資料選座。 book18.org

「呃……包廂附近的座位竟然都沒剩,最近的差了足足九排十一行。」葉春櫻微張嘴巴,「而且好貴啊,看足球原來這麼花錢的嗎?」 book18.org

韓玉梁關掉頁面湊過來,就這一會兒工夫,她選定的距離最近的座位就已經從藍變紅,賣出去了。 book18.org

「不行,不能再猶豫了,去看比賽的人好多,明明今早才放票……肯定有黃牛,可惡。」葉春櫻心疼地切換頁面下單,看著兩張票逼近五位數的價錢,抿著嘴眼裡都有點水光在蕩漾。 book18.org

想想也對,這次的任務沒有外來委託人,出多少錢都是凈虧損,之前養病韓玉梁大手大腳花出去一堆也才一千來塊,結果為了碰運氣見浦文玉一下就出去七、八倍,對一貫奉行勤儉節約的她來說的確挺肉痛。 book18.org

「誒?為什麼沒搶到啊……」看著提示已售出的介面,葉春櫻一臉驚訝,她回去再刷新,座位圖上的確已經紅了。 book18.org

她只好隨便找一片比較空的地方下訂單。 book18.org

沒想到下一個紅一個下一個紅一個。 book18.org

「什麼意思嘛,沒票就說沒票好不好?」她盯著螢幕發了會兒呆,忽然想到了什麼,在瀏覽器上一通操作,跟著氣鼓鼓地說,「奸商!這是把好座位的票都留給黃牛了啊!」 book18.org

她馬上順藤摸瓜找去球迷集散地看黃牛出票的信息,果然水漲船高,比較好的座位單人價格達到了一萬五以上,包廂附近位置適合他們需求的,起價都在兩萬左右,還要去群里內部競價。 book18.org

「真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看的,就是二十二個模特在場地里跳脫衣舞,我看也不值這個價錢。」韓玉梁摸摸腦袋,「你乾脆要個對面看台的便宜地方,我眼力好,我給你盯著對面包廂,怎麼樣?」 book18.org

「韓大哥,我不會輕功,我要怎麼在對方去廁所小便一個的時間裡繞過半個足球場去找浦文玉呢……」葉春櫻苦著臉打開網絡銀行看了一眼餘額,「咱們帳上現在有三十八萬多,裝修尾款可能需要小三十萬,欠林梓萌的倒是明年才還第二期。這也不能買兩張票就花四、五萬啊,萬一下次委託接不到大活兒,咱們過年都緊張。」 book18.org

「那就還是聽我的,直接查大野一成。」韓玉梁抬起手往臉上比劃了一下,「一個面罩,足夠了。這個便宜,性價比高。」 book18.org

「可然後呢?」葉春櫻輕聲說,「這裡不是黑街,對那樣的人物使用私刑,後患很大。咱們即使調查出證據,還是需要一個渠道來伸張正義。」 book18.org

「汪媚筠啊,她家長輩不是說在特安局系統內麼。她自己也是副督察的等級了。如果她拿著證據都沒辦法走正常渠道處罰那些人。那就還是讓我來吧。」韓玉梁的眼中殺氣一閃而過,「反正我在這個世界本來就不存在,想靠基因之類的證據,可找不到我。」 book18.org

葉春櫻陷入了沉默。 book18.org

注視著螢幕上的餘額發了會兒呆後,她咬了咬牙,找了兩張距離包廂不太近,但位置靠後能觀察到包廂情況的票,聯繫了賣家。 book18.org

割肉一樣忍痛付帳後,存款減少了三萬,實體票面將在午前由同城速遞送來。 她合上電腦,靠在韓玉梁肩上,「多一個渠道總是好的。如果可以,我不希望你總是靠雙手沾血來達成咱們的目的。尤其……會讓你陷入危險境地的這種。」 book18.org

「我辦事很小心的,憑他們這些整天車門都不自己開的地主,還威脅不到我。」 book18.org

「這個時代的錢與權,比你那時厲害多了。小心些總沒錯,」葉春櫻微笑著抱住他的胳膊,輕輕嗅著他身上的味道,「萬一你要是陷入絕境被逼著用了玄天訣,我就要在有精靈和矮人的世界裡學著種地放魔法了啊。」 book18.org

韓玉梁摟住她,一起靠在柔軟的沙發上。這種甘之如飴的後顧之憂,讓他不得不思慮許多,從而束手束腳。 book18.org

但已經失去一切的人,則根本不會在乎什麼後患。 book18.org

上午十一點多,靠在窗邊看午餐外賣什麼時候到的韓玉梁,發現斜對面的第三扶助院門口,開進去了兩輛警車。 book18.org

有點擔心劉恭月那邊報案,他躲在帘子後的陰影里,觀察了很久。 book18.org

警車一直停在辦公樓外的空地上,他們吃完飯,葉春櫻去午休,仍然沒有開走。 book18.org

三點左右,韓玉梁憑藉優秀的視力,隔空看到了大野一成的真人。 book18.org

現任第三扶助院院長比照片上看起來精瘦許多,唇線平直,鼻樑陡峭,眯縫眼帶著金邊眼鏡,嚴肅的時候像是手藝不佳的人雕刻出的石像,身上沒有半點和慈愛沾邊的氣質。 book18.org

也不知道在金窩裡跟情婦赤裸纏綿的時候,院長大人是不是也會板著這麼一張臉,保持著固定節奏以不超過一毫米的誤差機器人一樣做活塞運動。 從大野一成身邊人的表情來看,警察過來調查的目標似乎就是第三扶助院。 看來那個神秘女殺手造成的連續慘案,終於還是讓陰謀論的影響介入到現實之中。 book18.org

可那樣的調查有意義嗎? book18.org

休息的這些天韓玉梁和葉春櫻還是整理了一些現成的資料。 book18.org

管愛民執掌的黑暗時期,隨著08年大重建的結束而終止,而在那個時間點上,世聯不知道出於什麼樣的考量,頒布了一條臨時法令,將08年之前發生的許多種類案件的嫌犯追訴期,限制在了十年。 book18.org

猥褻、性侵……第三扶助院那些不直接造成受害者死亡的罪行,大都在那條法令的範疇之內。 book18.org

就像是大重建的混亂期有太多人的手變得不幹凈,所以齊心協力畫下了一個安全線,相約堅持到無事為止。 book18.org

又像是上層的無形大手考慮到人口壓力而決定觀察十年,看世界的走向來決定下一步。 book18.org

不論如何,包括管愛民在內的那批人,犯案時間都在08年以前,即使查出決定性的證據,依靠器官買賣這種有人死亡的大案,也許還能拘捕為首的幾個,其他人,大都已經平安無事。 book18.org

那麼警方來查的,會是什麼? book18.org

考慮一番後,韓玉梁乾脆拿起旅館的電話,撥給了劉恭月。 book18.org

「喂,請問是哪位?」那邊的聲音沒精打采,不知道是不是還沒從之前的遭遇中恢復過來。 book18.org

他控制了一下嗓音,免得打擾到還沒起的葉春櫻,「劉主任,我是那個不用剃刀就能幫你無傷脫毛的好人啊。你不記得了麼?」 book18.org

劉恭月的呼吸仿佛停頓了一下,跟著壓低聲音說:「你……你又要幹什麼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你還錄下來了不是。你……不會是要勒索我吧?我、我可告訴你,我沒什麼積蓄的,你逼急了我,咱們一起玩兒完!」 book18.org

「我是有事問你,你不用那麼緊張。」 book18.org

「我誰也沒告訴!我真誰也沒告訴,你說了將來會給我說的口供變聲,臉上打碼,我不會給自己找麻煩的。」 book18.org

「不是這個,我不太擔心你說出去,大不了我再專門跑一趟滅口唄。」他故意用陰森森的語調緩緩道,「我想問的是別的。你們院裡今天來警察了對吧?」 「不是我報警的!」劉恭月看來已經成了驚弓之鳥,「我要是報警,你不來,保不准還有別人要把我滅口。我哪兒敢啊。」 book18.org

「那他們來調查什麼?」 book18.org

「還能有什麼,最近的殺人案唄。」劉恭月鬆了口氣,但聽起來還是很緊張,「我們院最近一直死人,退休的死,離職的死,調走的死,在職的除了一開始的那個保安,又開始有人死……」 book18.org

「什麼?」韓玉梁吃了一驚,「又有人死了?」 book18.org

「嗯,我們這兒一個資歷挺老的廚子,工作得有十來年了,孩子們都挺喜歡他的手藝。特憨厚老實的一個人,結果昨晚死在家裡了,老婆孩子在娘家,早晨回去發現的。聽說……舌頭被割了,眼睛被挖了,桌上擺了一盆熬乾的火鍋湯料,我想想都哆嗦……」 book18.org

十來年?韓玉梁默默估算了一下,那廚子倒是有可能和復仇者存在交集。 可沒想到,馬上電話那邊又說:「還有啊,今天有個老師沒來上班,打電話也沒人接,挺年輕的一個女老師,人和和氣氣的,不像是會得罪誰的樣子,警方來專門問了問誰知道她下落,唉……我都想回峪口躲幾天了。」 book18.org

「就這些?」韓玉梁皺眉問道。 book18.org

「再多我也不知道了,警察主要在院長室那邊,我又不能老去問……啊,對了,他們走的時候裝走了一大堆老檔案,還從幾台舊電腦上拷走了許多數據。說是之後還會過來徹底清查文件存檔,讓我提前做好索引。但我也不知道他們這是要查什麼,當年要是有人辦齷齪事,肯定不會把證據留辦公室里啊對吧?」 「很好,劉主任,你這種態度,對自己的生命健康非常有利,還請繼續保持,長命百歲。記住,我在看著你。有事我還會找你的,再見。」 book18.org

「給劉恭月打電話了?」葉春櫻揉了揉眼,看向他,帶著病後初愈的睏乏小聲說,「又有什麼事啊?」 book18.org

韓玉梁猶豫了一下,把聽來的事情告訴了她。 book18.org

「李叔叔死了?」葉春櫻一下子就沒了半點睡意,一骨碌爬起來,衝到外面拿出秦院長的筆記本,瘋了一樣地翻。 book18.org

「怎麼了,春櫻?」 book18.org

「李叔叔絕不會欺負小孩子,絕對不會。」葉春櫻扭過頭,雙眼發紅,看上去很有些傷心,「我小時候接觸過的人不多,可我大了之後李叔叔還在做飯,我經常打交道,我絕不相信他會做欺負扶助院孩子的事情!」 book18.org

「知人知面不知心,畫龍畫虎難畫骨。」韓玉梁輕輕抱住她,「你先冷靜一下。」 book18.org

「韓大哥,對於我不怎麼接觸的人,人心隔肚皮,我的確沒有什麼把握。可我經常打交道的人,我比較了解的人,我直覺上能判斷出是好是壞。」葉春櫻把本子往桌上一丟——那上面當然不會有一個廚師的記錄,「就算……就算李叔叔之前有什麼對不起那個女兇手的地方,這個新老師呢?新失蹤的老師當年還沒來,怎麼可能和她扯得上關係。她瘋了,絕對是瘋了!」 book18.org

感受到了葉春櫻的氣憤,韓玉梁抱緊她,輕柔撫摸一會兒,看她平靜了些,才道:「要不然,咱們先查查她,把她解決掉?」 book18.org

看她在猶豫,他親了一下她嫩呼呼的臉蛋,笑道:「要不然,距離十月一號還有好幾天呢,我閒著沒事,可要去調查大野一成的情婦了。」 book18.org

葉春櫻無奈地嘆了口氣,「韓大哥,我沒有那麼大醋勁兒吧。你要是讓我選,我肯定寧願你去查情婦。哪怕你沒忍住乾了什麼,也好過……去查這麼個喪心病狂的女殺手。鄭主任那些視頻你也看到了,就算打了碼,也能看出殺掉鄭主任家人的是個超級大塊頭。我都懷疑是做過身體改造的,最好還是不要冒險。」 「無辜者喪命,你能忍受?」韓玉梁收起了輕佻的口吻,認真問道,「春櫻,你不能忍的話,這點危險,不算什麼。」 book18.org

「我……不得不忍。」葉春櫻咬了一下唇瓣,「咱們連那個女殺手叫什麼名字到底是誰都不知道,從何查起呢?那陣子被偽造手續賣掉的孤兒太多了,回來復仇的可能是其中任何一個倖存者。」 book18.org

韓玉梁拿起手機搜索了一下,看著結果頁面上醒目的新聞標題,緩緩道:「這傢伙最近殺了太多人,警署和特安局都已經行動起來了。真要找她線索的話,這兩幫人應該是專業的。貌似不需要咱們親自去查。」 book18.org

葉春櫻的腦筋在全速運轉的時候並不遲鈍,很快就反應過來,「你的意思是,讓汪媚筠幫忙?」 book18.org

「她幫忙也是應該的啊。L- Club是她一心要拔掉的巨大釘子,而咱們在給她做急先鋒,她一點力不出怎麼行?」韓玉梁點出通訊錄,迅速找到汪媚筠被他保存為狐狸精的名片。 book18.org

「還是別了。」對汪媚筠一直抱有比較複雜的多重忌憚,葉春櫻搖搖頭,壓住了他的手機,「注意力太分散不是好事。現在明顯大野一成的線索更接近L-Club,咱們別分心,先解決了主要任務,再考慮其他。華京治安比新扈好得多,我不信那個瘋子能一直逍遙法外。」 book18.org

「好吧。」韓玉梁點點頭,笑道,「你是所長,聽你的。」 book18.org

「你越來越愛這麼說了……」她撅撅嘴,最近撒嬌的頻率明顯大幅上升,過往罕見的小女生模樣像是被撕掉保護膜,不再遮遮掩掩,「我哪有那種威嚴。」 正想調笑幾句,韓玉梁的手機忽然響了。 book18.org

螢幕上閃動的,正是代表著汪媚筠的「狐狸精」,響起的鈴聲,也是許婷幫忙設置的《TheFox》。 book18.org

「Whatdoesthefoxsay?Ringdingdingdingdingding……」 book18.org

那聽著魔音穿腦的鈴聲響了兩下,韓玉梁就趕緊拿起接通。 book18.org

「嗨,阿梁,你們住在哪兒,報個地址給我。」慵懶嫵媚的腔調,依然好像小小的舌頭舔過耳朵,帶來一陣酥麻。 book18.org

「幹什麼?你要來找我?」 book18.org

「Nonono,是找你『們』。」汪媚筠輕笑著說,「趕快說,這鬼地方整天堵車,煩得要命,我要進市區了,說地址,咱們一會兒見。」 book18.org

這個一會兒,大約等於一個半小時。 book18.org

穿著制服,看不出半點風塵僕僕感覺的汪媚筠一走進屋裡,就開門見山地說:「我是為了那個女殺手來的,春櫻,趙虹這個名字,你有印象嗎?」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