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91章 香餌里的鉤子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5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帶來了。」韓玉梁在門口先盡情打量了一遍衣著撩人性感的汪媚筠,把那顆膠囊攥在掌心,慢悠悠走了進去,「但暫時還不能給你。」 book18.org

汪媚筠單手提著浴巾上沿,一路走到床邊,扭身坐下,蹺起腿,一隻高揚的腳尖對著他小幅度地搖晃。屋頂和四周的牆壁到處都是鏡子,曖昧的肉色燈光照耀下,好像同時有十七、八個汪媚筠在對著他大放秋波。 book18.org

「為什麼暫時不能給我?」她修長的指尖在深邃的乳溝上方輕輕劃了一下,險些將掖緊的浴巾撩開,「怕我賴帳,所以你打算先收款嗎?」 book18.org

「我不怕你賴帳。」韓玉梁淡淡道,「但之前咱們不是談好了,到了這兒之後,你就得告訴我,你要這東西到底做什麼用。」 book18.org

「我不太懂。」汪媚筠單手托腮,修長嬌美的身軀幾乎摺疊在一起,這個角度下,原本包裹身軀的浴巾幾乎消失在視野中,讓她看起來猶如全裸,但每一處關鍵部位都很巧妙地隱藏起來,「阿梁,這種無聊的事情,你知道了沒好處,你有必要問那麼多嗎?」 book18.org

「有必要。」韓玉梁抬起左手,食指與拇指將那顆膠囊捏在中間,隔著燈光,裡面能看到占據了約三分之二空間的粉末,他知道,這些粉末中,寄宿著一個黑天使,「這東西如果落在有能力的人手中,很快就能被複製出很多個。這意味著,世界上會出現許多張螢微,雖然我是個色狼下流坯,可那樣的女人,我還是認為,越少越好。」 book18.org

汪媚筠的表情變得嚴肅了幾分,「阿梁,你認真想一想,這種藥,設法拿到手裡,能有什麼其他用途?」 book18.org

「所以,就是打算用來研究,複製,搞出一大堆黑天使咯?」韓玉梁的眼神也陰沉了許多,手掌一翻,那顆膠囊已經被攥入拳中。 book18.org

汪媚筠抬眼看著他,手指輕輕掀了一下頭髮,細長的腳趾微微一蜷,語調柔媚了許多,「阿梁,在這麼一個場合,這麼一種時候,你非要聊這些掃興的問題嗎?你這麼有經驗的男人,該不會不知道,女人在床上的表現可是很看心情的。」 book18.org

「我並不覺你現在心情多好。」韓玉梁走到牆邊一個帶著大窟窿的凳子,皺眉坐下,沉聲道,「我從你眼裡只能看出不對勁。」 book18.org

「哪裡不對勁兒?」 book18.org

「哪裡都不對勁。」他盯著她亮晶晶的眼睛,緩緩道,「我這人最有自信的就是直覺。你老實告訴我,這藥,你到底準備拿來做什麼?」 book18.org

「當然是上交世聯,換功勞咯。」汪媚筠露出有些微妙的表情,向後仰起身軀,雙手撐在兩邊,浴巾因此而上提,光滑飽滿晶瑩雪白還帶著淡淡濕氣的大腿裸露出更多,幾乎能將男人的眼睛牽引過去,「你該不會覺得是我自己想要吧?」 book18.org

「這東西給了他們,會拿來做什麼?」 book18.org

「研究吧,畢竟這麼神奇的藥,肯定有不少價值。光是那能大幅強化生命力的效果,就值得世聯為此投入重金了。」她眯起眼睛,扭臉打量著鏡子裡的自己,「看來我的魅力不如從前了啊,都已經洗好澡這樣等著你了,還一直問東問西。多少也考慮一下女人的自尊心好不好?」 book18.org

「可從頭到尾,這東西在你們口中的稱呼,都叫做毒品。」韓玉梁努力挪開自己的視線,但屋裡到處都是鏡子,不管怎麼挪,也無法避免餘光掃到她曲線性感的輪廓。 book18.org

「你以為毒品就不是藥了嗎?嗎啡是強效鎮痛藥,可待因用來治療咳嗽,而治療成癮的藥物美沙酮自身就有濫用風險,大名鼎鼎的海洛因,研發之初也是為了緩解嗎啡成癮帶來的折磨。所謂毒品成癮,本質上就是藥物濫用,被副作用捕獲不可自拔的另一種說法。」汪媚筠的神情嚴肅了幾分,非常流利地說,「安非他命一直被用以治療注意力缺陷多動症及睡眠倒錯,而最後卻直接導致了冰毒的產生。就連拿來作為麻醉劑的氯胺酮,也會被心術不正的人送給需要麻痹放鬆的癮君子,成為夜店流行的K粉。」 book18.org

「毒品,不過是大家給受管製藥物中濫用後會出現成癮性的那一部分起的簡稱。」她停頓幾秒,望著他說,「既然藥品可以變成毒品,為什麼不可以逆操作,從新型毒品中找到藥用的價值呢?」 book18.org

韓玉梁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黑天使拿來作好事的可能性你告訴我了,那麼,被另一批人拿來做壞事的可能性呢?我不相信這東西如果只有好的價值,春櫻會對它這般深惡痛絕,雪廊會把它們炸得片甲不留。」 book18.org

汪媚筠笑了起來,她拍了拍巴掌,聽不出是否諷刺地說:「你還真讓我吃了一驚啊,當初和我做交易的時候,你沒想到過這些嗎?」 book18.org

「沒。」他坦率地答道,「當時我只想拿到這東西,過來好好乾你一夜。你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美人,我願意為你冒險。」 book18.org

「那現在為什麼又不願意了呢?」汪媚筠抓住浴巾掖住的地方,做出好像要打開的樣子,「難道我現在不夠有魅力了?阿梁,我保證,你把那個交給我,我今晚就能回報你一個你從未體驗過的天堂。」 book18.org

那柔軟靈活的紅舌緩緩摩挲過更加嬌艷亮麗的唇瓣,遊走出的弧圈,仿佛在提醒他,那裡面的深邃空間曾經讓他體驗過怎麼樣的愉悅。 book18.org

「這個能讓你得到什麼?」韓玉梁站起來,但沒有靠近那張圓形的床,反而往門口的方向挪了兩步,「具體點的。」 book18.org

「不知道。」汪媚筠挑了挑眉,「你也許不太理解什麼叫做官僚,但很多時候,沒有具體好處反而是最價值的報酬。」 book18.org

「讓我再考慮幾分鐘。去個洗手間。」他想了想,緩緩說道,走進了廁所。 book18.org

畢竟是情趣房間,磨砂玻璃並不能遮擋太多內容,沖洗花灑下和浴缸邊的兩面更是完全透明。 book18.org

汪媚筠坐在床邊,可以大致看出坐在馬桶上的韓玉梁正在做什麼。 book18.org

但確認韓玉梁看不到她的表情後,她的眼神就立刻變得十分冷冽,甚至,帶著幾分殺氣。 book18.org

她的手往後摸了摸,她身上的浴巾中,包裹著飽滿臀部的位置,明顯有著一排並非裸體能有的凸起。 book18.org

不過她沒有拿出來,摸了兩下,就放回自己的膝蓋上,十指交叉,靜靜望著韓玉梁的身影,神情,仿佛有所期待。 book18.org

幾分鐘後,韓玉梁走了出來。 book18.org

他沒再坐下,而是站在玄關前,微笑道:「真遺憾,看來,今晚我沒辦法享受你給的天堂了。」 book18.org

汪媚筠閉上眼,長長嘆了口氣,跟著,緩緩站起,睜開雙目冷冷地盯著他,問道:「為什麼?」 book18.org

「我和春櫻做了約定,我會幫她消滅掉這世界上所有的黑天使。很不巧,代價我已經收了。」 book18.org

「葉所長?這還真是讓我有點意外……她這麼豁得出去?」 book18.org

「只是一個吻而已。」韓玉梁淡淡道,「這種把人變成惡鬼的東西,我看到一個滅一個,什麼都不收也願意,何況,還有春櫻樂意給一個吻,很值了。」 book18.org

汪媚筠走近幾步,神情更加冷漠,「那東西呢?」 book18.org

「殼在這兒。」韓玉梁拿出膠囊皮,丟在地上,「至於裡面的粉,這會兒已經在下水道里了,說不定,能養出四個烏龜一個老鼠來拯救世界。」 book18.org

他最近挺喜歡這種能讓他看起來像是在這世界生活了很久的玩笑,為此惡補一些純娛樂的東西還是很值得的——畢竟看起來也很有趣。 book18.org

「你知不知道,委託我辦這件事的,告訴我剛才那些藥品和毒品區別的,是什麼人?」 book18.org

「哦?什麼人?」 book18.org

「譚為公。」 book18.org

韓玉梁沉默了幾秒,挑眉道:「你是覺得,我一個失憶的可憐人,也該知道他的大名?」 book18.org

「那是東華特政區公共衛生管理局的副局長,特安局關於黑天使的報告,第一時間就得到了他的注意。」汪媚筠帶著明顯的責怪口吻,「那是一位為世聯災後重建立下了汗馬功勞的老人,你覺得,他的判斷,和葉春櫻、雪廊那幫殺手的判斷,哪邊更值得信賴?」 book18.org

「春櫻。」韓玉梁毫不猶豫道,「一個我都沒見過的老頭,我憑什麼信他。我不知道他許了你什麼好處,反正,你許給我的好處,我不要了。」 book18.org

汪媚筠微微抬起下巴,貓眼半眯,「即使,今後再也不跟我合作,做任何交易,也在所不惜?」 book18.org

韓玉梁笑道:「我送你升官發財,今後保不准連見都見不到你,你這麼撩人,不如留在新扈,時常碰一面來得更好。」 book18.org

「你是黑街的罪犯,我是特安局副督察汪媚筠。」她擺出一臉嚴肅,緩緩地說,「在沒有合作關係的前提下,你真覺得我之後永遠都不會抓你?張螢微家提取到的DNA,和你核對一下,真兇就能浮出水面,你不會忘了吧?」 book18.org

「先禮後兵,利誘不成,便換了威逼麼?」韓玉梁哈哈一笑,道,「可惜在下生來吃軟不吃硬,今日是我毀了你想要的東西,心中有愧不來與你為難。換了平時,你敢這樣對我說話,看我不將你按在地上大幹三百回合。」 book18.org

「所以你這是鐵了心了?」汪媚筠繃著臉,最後通牒一樣問了一句。 book18.org

「不錯,絕無更改。」生怕自己在這美人計下後悔,韓玉梁斬釘截鐵擲地有聲。 book18.org

「那麼,你現在就給我……」汪媚筠拖了一個冷冷的長音,但最後說出的,卻不是韓玉梁以為一定會出現的那個「滾」字。 book18.org

她的臉上突然浮現出春風一樣的微笑,表情瞬間就變回了嫵媚動人風情萬種的模樣,語調也比最出色的演員轉換得還要自然順暢,一下就好像最親昵的情人般,嬌聲說:「……進來坐下,陪我好好喝幾杯吧。」 book18.org

饒是韓玉梁久經江湖風雨,這會兒也情不自禁愣了一下,「什麼?」 book18.org

汪媚筠雙臂一展,身上浴巾陡然撐開。 book18.org

但裡面亮出的,卻並非赤裸裸的雪白肉體。 book18.org

她穿了一件低胸泳裝一樣的緊身衣,腰上綁著一條細皮帶,左右各別著一把小手槍,大腿根還藏著一排精緻的小飛刀。 book18.org

「今晚我可能沒辦法請你上床,但你願意留下來喝一杯的話,就將知道,未來咱們還有的是機會。」 book18.org

韓玉梁握住門把的手,猶豫一下後,又緩緩放了下來,「在這麼個地方,我可能很難控制住自己只喝你喝一杯。」 book18.org

「那麼,在門口等我,咱們換個地方,慢慢喝。我也不喜歡在這兒,兩邊隔壁都是同事的感覺並不好。」 book18.org

「你說什麼?」韓玉梁皺起眉,終於明白過來,眼前這個誘人無比的香餌裡面,可能包藏著一個銳利至極的大鉤子。 book18.org

「等到了酒吧再慢慢聊。」汪媚筠莞爾一笑,修長的手指在唇瓣上一點,放在他嘴前壓了一下,「我去披件衣服就來,馬上。」 book18.org

韓玉梁開門出去,果然沒過多久,裹了一件薄風衣的汪媚筠就挎著精緻的小包,捏著粉色的房卡挽住了他的胳膊,微笑著說:「走吧,下去後我再讓他們撤。」 book18.org

他忍耐到電梯里,就迫不及待地問:「到底怎麼回事?有特安局的人在隔壁?」 book18.org

「大概二十多個人吧,不過不敢監聽,都在等我的信號。」汪媚筠拿出手機,飛快摁了幾下,「現在,我告訴他們任務完成,可以收隊結束加班回家陪老婆孩子了。」 book18.org

韓玉梁皺眉道:「他們原本是來抓我的?」 book18.org

「沒錯,如果你把膠囊給了我,按照這種東西需要的保密等級,那麼,你就成了需要控制起來保證消息不外泄的目標。恰好,你有強姦罪嫌疑,扔進牢里關個七、八年,理所當然。」 book18.org

「就憑張螢微家那些證據?」 book18.org

「不,憑的是我身上的證據。」汪媚筠眉梢一挑,帶著幾分譏誚說,「你給了我東西,自然就要拿報酬,激情到了,我在你身上撓幾下,撒個嬌讓你別戴套,那我渾身上下都是證據,告你強姦易如反掌。」 book18.org

韓玉梁隱隱摸到了一條線,盯著她道:「那我現在沒有給你,反而沒事了?」 book18.org

「對啊,你沒弄到東西,我任務失敗,上頭訓斥一頓,一切就算是了解了。頂多給我降半級,那我也是新扈這邊頭銜最高的,不影響正常工作。」汪媚筠帶著不加掩飾的竊喜,很滿意地說,「跟你做那個約定,不僅是我作為副督察要完成上級給的任務,也是我作為寒狐,給你順便進行的一次考驗。」 book18.org

「哦,你要考驗什麼?」 book18.org

「考驗你這樣一個會在張螢微那邊犯下強姦案的男人,到底值不值得列為合作對象。」汪媚筠調整了一下表情,很誠懇地說,「我代表我自己和沈幽,恭喜你,阿梁,你很漂亮地通過了考驗,今後,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優先考慮和你合作。」 book18.org

「還是這種合作?」韓玉梁不客氣地譏諷道。 book18.org

「不,而是真真正正的,你期待的那種合作。」她的手指往他胸膛上攀爬了一段距離,吃吃笑著說,「我保證,那些任務都不會再讓你陷入到這次的糾結中。只要你還能記住這次你選擇的方向,你就不會讓我失望,那麼,我當然也不會讓你失望。」 book18.org

韓玉梁在心裡迅速梳理了一下情況。 book18.org

汪媚筠的雙重身份,讓她在這次的任務中擔當了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 book18.org

作為特安局駐新扈副督察,來自上層的壓力讓她可以順理成章的把任務委託給韓玉梁。 book18.org

而作為雪廊的一分子,她則可以用這次任務當作考試,來確認到底黑街是迎來了一個新的清道夫,還是一身本事的惡徒。 book18.org

以韓玉梁的能力,這個判斷至關重要,尤其,在雪廊剛剛遭受重創的當下。 book18.org

這一晚,韓玉梁跟汪媚筠在雪廊酒吧二樓的私密房間中,一邊喝酒一邊聊了很久很久。 book18.org

開到第二瓶酒的時候,沈幽過來加入了他們,只不過因為最近雪廊沒什麼好消息的緣故,她顯得比較沉默,一身暗紫色的裝束透出宛如喪服般的消沉感。 book18.org

所幸,韓玉梁得到的是絕對的好消息。 book18.org

從今晚之後,雪廊將成為葉之眼的親密合作夥伴,會將合適他來處理的委託移交過來。而汪媚筠,也代表特安局那邊立下了從司法層面為韓玉梁提供庇佑的約定。而代價,則是葉之眼對汪媚筠委託的絕對優先接受權。 book18.org

需要商談的細節太多,韓玉梁半截不得不給葉春櫻打去電話,讓她明天過來雪廊一趟,把這些事情書面敲定。 book18.org

電話最後,葉春櫻柔聲說:「韓大哥,明天你還是跟我一起去送送梓萌吧。她嘴上不說,但心裡很希望你去的。」 book18.org

韓玉梁不太想去。 book18.org

他習慣趁夜悄悄溜走,不習慣大張旗鼓當面告別。 book18.org

尤其女人在分離的時候,通常都是哭哭啼啼的,影響容貌不說,還煩人得很。畢竟大都不像葉春櫻那樣,哭起來也我見尤憐梨花帶雨。 book18.org

但這種小事,他當然願意順著點葉春櫻,「好,明天咱們都去。」 book18.org

新扈沒有機場,但最近的大機場從北城區離開向東開車並不需要多久。 book18.org

而葉春櫻開車,比汪媚筠快,比沈幽穩,趕到那邊的時候,比約定還提前了二十多分鐘。 book18.org

然後韓玉梁就發現了一個讓他不太愉快的事實——林強知道自己女兒被搞了。 book18.org

更操蛋的是,林梓萌還知道爸爸知道自己被搞了。 book18.org

再繞一繞的話,林強應該也知道林梓萌知道林強知道林梓萌被搞了。 book18.org

所以韓玉梁才一走近,那父女倆就跟仇人一樣互相瞪起了鬥雞眼。 book18.org

都沒看著女兒進登機口,林強就氣哼哼邁開大步離開,嘴裡還念叨著:「媽的,就算女大不中留,也給老子爭氣點啊,搞個保鏢竟然都搞不到手,跟個蔫兒猴子似的跑了,真他奶奶丟你娘的臉。」 book18.org

旁邊跟著的小弟們哪兒敢接話,只能唯唯諾諾含糊應聲。 book18.org

「不是老子吹牛逼,」林強嘆了口氣,頗有幾分懷念地說,「要是你們嫂子還在,絕對逼著蘭蘭留下,不把那保鏢搞成女婿不准走。十八歲的成年女人了,怎麼這點志氣都沒有。媽的,呸!等她到了住處,視頻連線時候我再罵她。」 book18.org

走出大門,一陣香風逼近,一個拎著小行李箱的空姐突然和林強撞了個滿懷。 book18.org

身邊的小弟頓時破口大罵,那空姐連忙鞠躬道歉,可憐兮兮地看著林強。 book18.org

那張臉竟有幾分像他前妻,他皺了皺眉,擺擺手說:「算了,走,回去上工了。」 book18.org

他拍拍身上的衣服,在小弟的簇擁下坐進汽車。 book18.org

發動前,他有點不舍地瞄了那個匆忙離去的空姐一眼,曾經的往事浮上心頭,讓他的胸口都禁不住微微刺痛起來……嗯?怎麼回事?車開出一段,那刺痛竟然變得更加尖銳,讓一股濃烈的麻痹擴散開來。 book18.org

林強瞪大眼睛,突然意識到了不對,他張了張嘴,沒想到,舌根竟然都已經僵硬,只發出了呵呵的嘶啞氣音。 book18.org

眼前的世界迅速變得昏暗,他閉上眼睛前的最後一秒,看到的是林梓萌那班划過天際遠遠離開的飛機…… book18.org

「任務完成。」從洗手間出來,荻原紗繪已經去掉了之前的偽裝,成了一個看起來十分悠閒的年輕女遊客,她把鑲著時髦碎鑽的手機貼在耳邊,帶著像是在和情人通話一樣的甜蜜微笑,輕聲說著,「接下來的指示是什麼?」 book18.org

「目標韓玉梁,方案D2,及時報告進度。」 book18.org

「嗯……這麼做的話,張會不會有情緒上的牴觸?」 book18.org

「一個實驗品,既然已經離開張家,就不需要太在乎她的想法。」 book18.org

「好,那麼,時限?」 book18.org

「無限期,你可以等有把握的時候動手。給予你獨立切換D3或E1方案的權限,但絕對不允許擅自切換到其他方案。」 book18.org

「是。不過,這麼做的必要性?」 book18.org

「執行中你會明白的。我會酌情給你指派助手。此外,D2有需要時,可以對黑星社下手。你任務的優先度暫時高於其他計劃。」 book18.org

「是,我這就著手準備。」 book18.org

滴,手機掛斷。 book18.org

那個面容嬌俏的女遊客左右張望一眼,快步邁下台階,招招手,坐進了一輛計程車中。 book18.org

「你好,我去新扈市南城區。」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