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74章 迷奸計劃

簡體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東勝洲關係企業及天香華文。 book18.org

發售部分每月6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book18.org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book18.org

舒子辰來找韓玉梁談近期行動計劃的那個午後,林梓萌和島澤蓮正式敲定了每一個步驟,約好今晚就付諸實施。 book18.org

韓玉梁這兩天忙著教許亭鸑鷟掌,還抽空跟葉春櫻去商場補了兩身新裝,知道潛入黑天使秘密基地在即,就沒怎麼關注整天悶在屋裡看著不太高興的林梓萌。 book18.org

他們認識後,他就沒怎麼見這姑娘特別開心過。用網絡上流行的奇怪帶圖說法來說,就是什麼時候都有一張像死馬一樣的臉。 book18.org

韓玉梁見過死馬,覺得這形容還挺貼切有趣。可惜那個流行文化中更多的東西,他就看不明白了。 book18.org

「萌醬,梁醬會不會因為這個討厭我啊?」事到臨頭,島澤蓮抱著膝蓋坐在浴缸里,一邊用絲瓜絡小心翼翼地搓掉身上的死皮,一邊擔心地問正在旁邊洗頭的林梓萌。 book18.org

林梓萌端起一盆水嘩啦一下潑掉滿頭的泡沫,扭頭瞪著她,很不滿地說:「你什麼意思啊?我……我就這麼不討人喜歡?」 book18.org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萌醬……你是很可愛啦,可……可這畢竟是下藥哎。」島澤蓮可憐兮兮地說,「梁醬那麼厲害,肯定一下子就猜到是我在幫你。」 book18.org

「島澤,」林梓萌頂著濕漉漉的紅髮走到浴缸邊,蹲下,「你是不是……不願意幫我了?你擔心我獨占他是嗎?」 book18.org

島澤蓮眨巴著眼睛往後縮了一下,有點心虛地說:「可……可萌醬你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說一定要讓他負責到底,和你結婚,那……你成了梁醬的太太,我的存在豈不是一下子就變得好尷尬?」 book18.org

「我說了我不會去管那個花心大蘿蔔。他愛找多少女朋友都可以。」林梓萌抬手抓著自己的頭頂,煩躁地說,「島澤,你……你幫我這次,我肯定很感激你,就算我對他別的情人有意見,也絕對不會對你說什麼的。」 book18.org

「那你就還是有意見咯……」島澤蓮把臉沉到水面下,咕嘟咕嘟吐了一串小泡泡上來。 book18.org

「這不是廢話嗎?」林梓萌坐在凳子上拿過浴花往身上打起了泡沫,胯下還特地多塗了幾遍,「我……我都逆推他了,我還不能吃醋啦?你這樣一點都不吃醋的才叫奇怪吧?」 book18.org

島澤蓮撅了撅嘴,哼唧一樣說:「正常男朋友亂來我肯定要鬧……可梁醬我又沒那個本事獨占。我看開些,好歹還能做他女朋友之一。你不也是明知道他已經有好多女人還要迷暈他硬上。」 book18.org

她有點擔心地看向林梓萌,「萌醬,這不像是你的風格誒……你不是一直說要男人跪在你腳下死乞白賴追求你嗎?」 book18.org

「可惜那樣的我看不上。」林梓萌瞄了一眼島澤蓮光溜溜的下體,瞪著自己雙腿之間那烏黑的捲毛,起身過去架子上翻出了處理腿部細節用的脫毛貼,背對著她,口吻落寞地說,「島澤,我難得遇到一個動心的男人誒,就算……真的沒希望,我離開前給自己留個回憶,不過分吧?反正我也十八了,該跟處女告別,開始享受人生咯。」 book18.org

島澤蓮很誠實地說:「可是,萌醬,男人被迷暈喂壯陽藥,和橡膠假雞雞還有什麼區別啊?」 book18.org

「假的不會射,也不會生孩子,你別問東問西了行不行,我本來就很緊張了!」林梓萌按照步驟操作完畢,把蜜蠟紙覆蓋在下面,用手指擀了幾個來回,柔嫩的恥部很快就傳來微妙的粘滯感,「我又不像你,已經有經驗了。」 book18.org

「我也還是處女呢……」島澤蓮低頭望著自己的股間,「人家還想在氣氛良好的夜晚讓梁醬溫柔的拿走人家的第一次,結果……都要自己來,嗚……」 book18.org

林梓萌一皺眉,「你還裝什麼純情啊,明明屁……屁眼兒都被日了。」 book18.org

「那處女的意義也不一樣啊。」島澤蓮有些傷感地說,「說了你也不懂呢,唉……咱們兩個處女,怎麼就……要做迷奸這種事了呀。」 book18.org

按照說明,要等至少十分鐘,林梓萌把蜜蠟紙用力按了兩下,拿下蘆薈膠擺在一邊備用,瞥了一眼島澤蓮,說:「你知不知道,現在正流行的可是男女平等。平等什麼意思你懂嗎?那就是你能給韓玉梁當女體盛,那他就可以給咱們當男體盛。」 book18.org

島澤蓮想像了一下,撲哧笑了出來,「他那根那麼長,可以用來串菜串兒。」 book18.org

「所以啊,男的喜歡女的可以迷奸,那女的喜歡男的當然也可以迷奸。」 book18.org

島澤蓮愣了愣神,小聲說:「萌醬,你的道德觀好糟糕啊,不管男的女的,都不可以迷奸的吧?而且,這種平等聽起來好奇怪,梁醬可以上男廁,咱們也該去嗎?」 book18.org

「如果我想去,我可以去。」林梓萌漲紅著臉強辯,「這是一個可以不可以的問題。總之,只有男人可以的事情,都是不對的。」 book18.org

「可男人也沒對只有女人能生孩子這個提過意見誒……」 book18.org

「廢話,你當生孩子是什麼好差事嗎?」林梓萌不自覺跑題,喋喋不休抱怨起了網上看來的女人有多麼多麼吃虧的內容。 book18.org

島澤蓮怔怔聽了好半天,小聲說:「萌醬,我怎麼覺得,你下藥之後不是打算和梁醬做愛,而是打算殺掉他呢……」 book18.org

「呃……我蜜蠟到時間了,不說了。」林梓萌掩飾著尷尬站起來,掀起邊緣,逆著毛髮走向用力就是一扯。 book18.org

「啊啊啊啊——」 book18.org

島澤蓮嘩啦一下跑出浴缸,蹲在雙手捂著胯下躺在地上淚汪汪顫抖的林梓萌身旁,擔心地問:「這麼痛嗎?」 book18.org

「明明小腿的時候……沒這麼痛啊……」林梓萌擦了擦眼淚,「你那時候……也這麼痛嗎?」 book18.org

「女體盛那邊給安排的,不太疼,就是熱呼呼一下子而已。」島澤蓮把蘆薈膠擠在掌心,急忙給她抹在此刻已經不剩什麼陰毛的恥丘上,「萌醬,這種事情你該提前準備的,心血來潮可不行。」 book18.org

像是在給自己打氣一樣,林梓萌咬了咬牙,說:「我就是這麼個心血來潮的性格,想到了就做,管那麼多呢。」 book18.org

她摸了一把下面,陰唇外側已經沒什麼毛髮。 book18.org

她咧開嘴笑了笑,「瞧,這不是成了。好了,時間差不多了,島澤,趕緊開始吧。」 book18.org

之前林梓萌已經找了一個類似跑腿的活兒把許婷支走,此時此刻,家中除了她倆之外,就只有一個正在等著享用一對一女體盛服務的大色鬼韓玉梁而已。 book18.org

島澤蓮點了點頭,拿起花灑用冷水沖遍全身,裹上大浴巾,踩著拖鞋離開衛生間,去廚房打開冰箱,取出裡面托許婷準備好的菜肴,到酒架那邊拿下早準備好的香檳,深呼吸了幾次,走進了韓玉梁的臥室。 book18.org

「梁醬,約定的女體盛,我來了。」她放下已經摻好藥的東西,雙手並在小腹前,以很標準的姿勢行了一個頗具東瀛古典風情的深躬禮。 book18.org

按她的要求,韓玉梁早就把隔水單子鋪在了床上,身上也只穿了一條內褲而已。 book18.org

一對一的女體盛服務,本就是徹徹底底的性侍奉,作為餐具的少女,必須做好奉獻出身體的覺悟。 book18.org

但韓玉梁不僅知道這一點,他還知道,這次的女體盛,吃下的東西有藥。 book18.org

先是許婷敏銳地發現島澤蓮的表現不太對勁,趙婉和林梓萌晚上見面那次兩人的神情也頗為不同尋常。 book18.org

既然有合作關係,韓玉梁也就沒繞什麼彎子,直接把電話打到了趙婉手機上。 book18.org

趙婉很乾脆地就交代了一切。以林梓萌和她的關係,還不值得她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影響捕獵陸雪芊的計劃。 book18.org

而且,她也想順便叮囑一下韓玉梁,不要讓林梓萌太難堪。以她的了解,這位大小姐下不來台惱羞成怒的話,會發生什麼就成了完全的未知。 book18.org

「說不定會殺了你然後自殺哦。」掛電話前,趙婉這麼猜測了一句。 book18.org

不過她沒想到的是,韓玉梁根本沒打算揭破。 book18.org

他的確答應了葉春櫻,考慮到第一個客戶的商業信譽影響,不對林梓萌出手。 book18.org

可現在是林梓萌要對他出手,他只是被藥翻了躺在那兒不能動,豎著雞巴充當人形按摩棒而已。雖說這樣取走島澤蓮的處女有點浪費,但買一贈一的話,他還是沒什麼意見的。 book18.org

所以許婷被支走的時候,韓玉梁還順水推舟額外叮囑她辦幾件事,保守估計兩、三個小時之內趕不回來。 book18.org

足夠他演戲演到關鍵情節發生了。 book18.org

心裡裝滿了對欺騙韓玉梁的愧疚,島澤蓮過去打開飯籃放在床上,脫下浴巾上去跪坐下來,一直低頭不敢看他的臉,只小聲說:「梁醬,呃……可以開始了嗎?」 book18.org

「可以。」韓玉梁頗為期待,笑道,「有什麼我該做的麼?」 book18.org

島澤蓮擺開東西,將頭髮紮起,紅著臉輕聲說:「阿諾……你可以說想吃什麼。」 book18.org

「那當然是想吃你了。」他笑著伸出手,已經不需要再避諱什麼,直接握住了她嬌軟的乳房,微微運氣,緩緩揉搓。 book18.org

「我……很願意被梁醬吃掉,可……」她拚命忍耐著不要說出實話,不太會撒謊的臉上寫滿了苦悶,「可你不是為了這個到現在還沒吃晚飯嗎?還是請先吃些東西吧。」 book18.org

「那你來安排吧,你放什麼,我就吃什麼。」韓玉梁自顧自玩弄著那團白酥酥滑嫩嫩的乳肉,悠然笑道。 book18.org

「呃嗯嗯……」島澤蓮考慮了一會兒,併攏雙膝,身體向後傾斜,拿過已經開了瓶的香檳,將瓶口對準了柔滑的乳溝,「那就請先喝一杯吧。」 book18.org

淺橘色的酒漿順著白皙的頸窩流下,小溪一樣衝過乳溝的低谷,在她巧妙地收腹動作形成的緩坡中央,迅速灌注進大腿夾緊形成的三角窪地之中。 book18.org

肌膚緊緊貼合在一起,沒有半點空隙,酒漿被完美的人肉杯子盛放,散發出誘人的香氣。 book18.org

島澤蓮放下酒瓶,帶著微醉般的羞紅,指著乳房上沾染的酒液,輕聲說:「一般……是從這裡喝起的。」 book18.org

韓玉梁笑了笑,俯身湊過去,從櫻紅色的乳頭舔起,一點點舔到染了香檳的肌膚,沿著那微甜的口感一路向下,直到捧住她充滿彈性的大腿,埋首在色氣的湖泊中,大口吸吮。 book18.org

「嗯嗯……」看著他把香檳大口喝下,島澤蓮稍稍鬆了口氣。她以為,第一步到此就算是成功了。 book18.org

她不知道的是,那些藥,在韓玉梁問出這件事後不久,就找機會悄悄掉包,換成了完全無害的蘇打水和染色麵粉。 book18.org

他辦事一貫穩妥,可不想去賭自己的功力能不能扛得住這個時代的迷藥。 book18.org

至於演戲是否逼真,反正他問過趙婉,大概知道這藥中了之後該如何表現,而林梓萌和島澤蓮,恐怕才是一無所知的兩個。 book18.org

喝完這杯肉酒,韓玉梁慾火已燃,直接便將舌尖鑽入到大腿根的縫隙之中,對著那夾緊的白皙駝趾,嘶溜嘶溜地舔。 book18.org

「梁、梁醬,還有……還有很多東西呢,你不要再吃一點了嗎?」島澤蓮拿出烤好的火腿片,抹上煉乳貼在繃緊後傾的小腹上,跟著捏起一根玉米腸,把調好的醬汁塗抹在上面,張開小嘴含進半截,口交一樣輕輕吮吸,用充滿情慾的濕潤目光,凝望著韓玉梁。 book18.org

果然,玩弄色慾的本領簡直就是東瀛少女的天賦,韓玉梁大感亢奮,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該是藥效發作的時間,便嘿嘿一笑,湊過去吃下火腿片,叼住玉米腸,一寸寸咬掉,直到把島澤蓮的櫻唇也一起吸進嘴裡,濕漉漉地吻了起來。 book18.org

吻著吻著,他身子一晃,側倒在旁邊躺下,皺眉道:「蓮,我……怎麼有點頭暈?」 book18.org

她緊張地咽了一下口水,心虛地小聲說:「可能,可能是梁醬你餓得太過頭了吧,稍等等,食物消化之後,血糖升上來也許就沒事了。」 book18.org

韓玉梁半垂眼帘,輕鬆做出迷幻茫然的神情,攤開四肢躺平,還故意用舌尖將一點唾液頂出唇角,緩緩道:「啊……不行……我先……躺一下……」 book18.org

島澤蓮拿起浴巾,幫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輕輕喚了兩聲,「梁醬,梁醬。」 book18.org

「嗯……嗯嗯……」韓玉梁哼唧兩聲,並不回答。 book18.org

島澤蓮神情複雜地下床,過去把屋門打開,「萌醬,我這邊……好像已經準備好了呢。」 book18.org

很快,林梓萌就大步走了進來。 book18.org

她並沒有像島澤蓮那樣一絲不掛,她還穿著內衣。 book18.org

只不過,並不是她從前的舊款式,而是前兩天在商場,她一咬牙偷偷買下的,成套的性感情趣內衣。 book18.org

黑色的蕾絲邊兜住了少女青春的乳房,單薄的網眼紗並沒有起到遮掩的效果,嫣紅的乳頭都談不上若隱若現,乳暈也在罩杯邊緣露出了一小半。 book18.org

內褲的設計更加大膽,細線掛在兩邊,中央的布料連陰部最核心區都遮擋不住,和胸罩同材質的網眼紗覆蓋著比基尼區,可以讓男人輕鬆看到陰毛的部分有沒有經過處理。 book18.org

兩側的細線下還垂掛著一排紫色流蘇,走起來隨著腰肢的扭動,搖曳生姿。 book18.org

毫無疑問,這是林梓萌這輩子至今為止最大膽性感的模樣。 book18.org

可惜,韓玉梁並不能直勾勾盯著大飽眼福,他匆匆一瞥,就急忙繼續茫然無神地盯著天花板,將演戲進行到底。 book18.org

明天就要跟舒子辰一起行動,據說很考驗演技,今晚練習一下,所謂臨陣磨槍,不快也光。 book18.org

林梓萌進來就看到韓玉梁光溜溜直挺挺躺著,一身結實肌肉袒露無遺,盤結突起的腹肌下方,亂蓬蓬的濃密陰毛中,半軟不硬地斜歪著一條碩大男根,傘狀的龜頭靠在大腿上,足有雞蛋大小。 book18.org

肚子裡頭不知不覺就緊了一下,她紅著臉往邊一坐,看島澤蓮關好房門上了鎖,聽起來就很緊張地說:「他真被迷倒了?」 book18.org

島澤蓮點點頭,爬上床低頭看了一眼,「我覺得應該是,可好像火腿里的藥沒有生效誒,是不是不能磨成粉摻進肉里啊?」 book18.org

林梓萌湊近,小聲說:「這……還不是完全勃起的樣子啊?」 book18.org

「不是,」島澤蓮很篤定地回答,「梁醬的雞雞超級大,還特別長,我被他弄屁股洞的時候,都害怕直腸被他頂傷呢。現在這樣軟趴趴的,都不到三分之一。」 book18.org

林梓萌倒抽一口涼氣,張開腿伸手隔著內褲摸了摸自己,「這他媽……也太扯了吧?不會被乾死嗎?」 book18.org

島澤蓮撲哧笑了出來,「萌醬,你摸摸屁屁,那裡的洞平常不是更緊嗎?女孩子是很軟很有彈性的生物,生孩子的話,寶寶的頭都能出來,怎麼可能因為性交就沒命。再說……」她轉身從飯籃子裡摸出之前就藏進去的潤滑劑,「還有這個呀,水溶性人體潤滑劑,抹上之後雞雞會超級滑溜,撲哧一下就進去啦。」 book18.org

「你……你先來。」林梓萌的呼吸有點急促,「我先看看。」 book18.org

島澤蓮其實也很緊張,強撐著微笑說:「女孩子的第一次肯定會痛的,只要有喜歡的心情,那種痛一定能忍過去。那麼……我就先不客氣了。」 book18.org

說著,她抽出濕巾把身上沾了油的地方仔細擦乾淨,跪坐在韓玉梁身邊,用頗有趣的教學口吻說:「開始之前,為了讓雞雞充分勃起,也為了稍微更加滑溜一些,最好能幫他舔一舔。就像這樣……」 book18.org

她彎腰低頭,抬手把髮絲掖向耳後,另一手的指尖捏住肉棒的根部,把碩大的龜頭抬起,吐出舌尖,從傘棱的下沿開始,吃棒冰一樣輕柔緩慢地舔舐。 book18.org

「喂,不臭嗎?」 book18.org

「唔唔。」島澤蓮哼著搖了搖頭,舔到龜頭頂端嘬了一下,紅著臉說,「是喜歡的人的男人味道,聞了……身上會熱起來呢,我……很喜歡。」 book18.org

「還真比剛才更大了啊……」林梓萌的喉嚨蠕動了一下,細長的手指伸過去,捏了捏,比劃出一個大小,舉到眼前,「這能不裂開?我下頭進個指頭肚還覺得脹呢,這都頂我倆大拇哥寬了。」 book18.org

島澤蓮已經含住了昂起的肉棒,滋嚕滋嚕地賣力吸吮,暫時顧不上說話,等韓玉梁的分身完全充血在她的舌腹上,她才哈的一聲吐出來,輕聲說:「我相信不會有問題的,千百年來女人和男人不就是這樣結合的嗎?而且……就算是裂開,我也想要真正成為梁醬的女人,我好渴望他,渴望得肚子裡面都在刺痛。萌醬……我……我要來了,請你好好看著吧,我……成為梁醬女人的過程。」 book18.org

她像是喝醉了一樣輕聲呢喃著,張開腿,一手套弄著豎起的陽具,一手飛快地揉弄著自己的陰核。 book18.org

「喂,你……你怎麼突然開始自慰了?」 book18.org

「潤滑劑……嗯嗯……只是輔助啊,女人興奮起來,肉體才會打開的,而且,嗯……嗯啊……為了不那麼痛,先積累一些快感,很有……啊啊……必要……」 book18.org

林梓萌盯著島澤蓮的動作,臉上的潮紅面積越來越大,顏色越來越深,原本就放在大腿根附近的小手,忍不住輕輕蜷伸,在性感的情趣內褲外悄悄揉弄。 book18.org

子宮下方感到一陣憋脹,溫暖的感覺緩緩滲出,下體好像浸泡在溫熱的水中,內部傳出細小的刺痛,她情不自禁地握緊了一些,汗濕的掌心壓住了微微充血的陰核。 book18.org

她過往也自慰過,但感覺從沒有來得這麼快,來的這麼洶湧。 book18.org

赤身裸體躺在那兒的韓玉梁,就像是一團荷爾蒙的聚合物,從頭到腳散發出原始而純粹的誘惑。 book18.org

她不自覺盯住島澤蓮的手,那修長纖細很適合彈鋼琴的手指,沾滿潤滑劑後,環成一個黏乎乎的洞,已經完全勃起的獨眼怪物,就在合不攏的手掌中出出入入。 book18.org

這種東西……真的能放進去嗎? book18.org

就在她緊張又擔心地思考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島澤蓮吁了口氣,挪開了自己胯下的手。 book18.org

「梁醬……我來了。」她夢囈一樣輕聲說著,抬腿跨過去,騎在了韓玉梁的身上。 book18.org

豎起的肉柱,仿佛支撐連接著天地之間的不周山。 book18.org

島澤蓮扒開自己的外唇,豐美的駝趾之間,綻放開鮮艷的紅蕊,淫靡的花蜜垂落兩滴,緩緩融合在龜頭上塗滿的潤滑液中。 book18.org

林梓萌瞪大眼睛盯著那即將結合的部位,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還在輕揉著下面的手掌突然感到一陣滑膩的潤澤。 book18.org

她這才驚覺,那條性感小內褲的底部,已經濕透了……book18.org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