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4章 迷奸计划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舒子辰来找韩玉梁谈近期行动计划的那个午后,林梓萌和岛泽莲正式敲定了每一个步骤,约好今晚就付诸实施。

韩玉梁这两天忙着教许亭鸑鷟掌,还抽空跟叶春樱去商场补了两身新装,知道潜入黑天使秘密基地在即,就没怎么关注整天闷在屋里看着不太高兴的林梓萌。

他们认识后,他就没怎么见这姑娘特别开心过。用网络上流行的奇怪带图说法来说,就是什么时候都有一张像死马一样的脸。

韩玉梁见过死马,觉得这形容还挺贴切有趣。可惜那个流行文化中更多的东西,他就看不明白了。

“萌酱,梁酱会不会因为这个讨厌我啊?”事到临头,岛泽莲抱着膝盖坐在浴缸里,一边用丝瓜络小心翼翼地搓掉身上的死皮,一边担心地问正在旁边洗头的林梓萌。

林梓萌端起一盆水哗啦一下泼掉满头的泡沫,扭头瞪着她,很不满地说:“你什么意思啊?我……我就这么不讨人喜欢?”

“不是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萌酱……你是很可爱啦,可……可这毕竟是下药哎。”岛泽莲可怜兮兮地说,“梁酱那么厉害,肯定一下子就猜到是我在帮你。”

“岛泽,”林梓萌顶着湿漉漉的红发走到浴缸边,蹲下,“你是不是……不愿意帮我了?你担心我独占他是吗?”

岛泽莲眨巴着眼睛往后缩了一下,有点心虚地说:“可……可萌酱你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说一定要让他负责到底,和你结婚,那……你成了梁酱的太太,我的存在岂不是一下子就变得好尴尬?”

“我说了我不会去管那个花心大萝卜。他爱找多少女朋友都可以。”林梓萌抬手抓着自己的头顶,烦躁地说,“岛泽,你……你帮我这次,我肯定很感激你,就算我对他别的情人有意见,也绝对不会对你说什么的。”

“那你就还是有意见咯……”岛泽莲把脸沉到水面下,咕嘟咕嘟吐了一串小泡泡上来。

“这不是废话吗?”林梓萌坐在凳子上拿过浴花往身上打起了泡沫,胯下还特地多涂了几遍,“我……我都逆推他了,我还不能吃醋啦?你这样一点都不吃醋的才叫奇怪吧?”

岛泽莲撅了撅嘴,哼唧一样说:“正常男朋友乱来我肯定要闹……可梁酱我又没那个本事独占。我看开些,好歹还能做他女朋友之一。你不也是明知道他已经有好多女人还要迷晕他硬上。”

她有点担心地看向林梓萌,“萌酱,这不像是你的风格诶……你不是一直说要男人跪在你脚下死乞白赖追求你吗?”

“可惜那样的我看不上。”林梓萌瞄了一眼岛泽莲光溜溜的下体,瞪着自己双腿之间那乌黑的卷毛,起身过去架子上翻出了处理腿部细节用的脱毛贴,背对着她,口吻落寞地说,“岛泽,我难得遇到一个动心的男人诶,就算……真的没希望,我离开前给自己留个回忆,不过分吧?反正我也十八了,该跟处女告别,开始享受人生咯。”

岛泽莲很诚实地说:“可是,萌酱,男人被迷晕喂壮阳药,和橡胶假鸡鸡还有什么区别啊?”

“假的不会射,也不会生孩子,你别问东问西了行不行,我本来就很紧张了!”林梓萌按照步骤操作完毕,把蜜蜡纸覆盖在下面,用手指擀了几个来回,柔嫩的耻部很快就传来微妙的粘滞感,“我又不像你,已经有经验了。”

“我也还是处女呢……”岛泽莲低头望着自己的股间,“人家还想在气氛良好的夜晚让梁酱温柔的拿走人家的第一次,结果……都要自己来,呜……”

林梓萌一皱眉,“你还装什么纯情啊,明明屁……屁眼儿都被日了。”

“那处女的意义也不一样啊。”岛泽莲有些伤感地说,“说了你也不懂呢,唉……咱们两个处女,怎么就……要做迷奸这种事了呀。”

按照说明,要等至少十分钟,林梓萌把蜜蜡纸用力按了两下,拿下芦荟胶摆在一边备用,瞥了一眼岛泽莲,说:“你知不知道,现在正流行的可是男女平等。平等什么意思你懂吗?那就是你能给韩玉梁当女体盛,那他就可以给咱们当男体盛。”

岛泽莲想象了一下,扑哧笑了出来,“他那根那么长,可以用来串菜串儿。”

“所以啊,男的喜欢女的可以迷奸,那女的喜欢男的当然也可以迷奸。”

岛泽莲愣了愣神,小声说:“萌酱,你的道德观好糟糕啊,不管男的女的,都不可以迷奸的吧?而且,这种平等听起来好奇怪,梁酱可以上男厕,咱们也该去吗?”

“如果我想去,我可以去。”林梓萌涨红着脸强辩,“这是一个可以不可以的问题。总之,只有男人可以的事情,都是不对的。”

“可男人也没对只有女人能生孩子这个提过意见诶……”

“废话,你当生孩子是什么好差事吗?”林梓萌不自觉跑题,喋喋不休抱怨起了网上看来的女人有多么多么吃亏的内容。

岛泽莲怔怔听了好半天,小声说:“萌酱,我怎么觉得,你下药之后不是打算和梁酱做爱,而是打算杀掉他呢……”

“呃……我蜜蜡到时间了,不说了。”林梓萌掩饰着尴尬站起来,掀起边缘,逆着毛发走向用力就是一扯。

“啊啊啊啊——”

岛泽莲哗啦一下跑出浴缸,蹲在双手捂着胯下躺在地上泪汪汪颤抖的林梓萌身旁,担心地问:“这么痛吗?”

“明明小腿的时候……没这么痛啊……”林梓萌擦了擦眼泪,“你那时候……也这么痛吗?”

“女体盛那边给安排的,不太疼,就是热呼呼一下子而已。”岛泽莲把芦荟胶挤在掌心,急忙给她抹在此刻已经不剩什么阴毛的耻丘上,“萌酱,这种事情你该提前准备的,心血来潮可不行。”

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样,林梓萌咬了咬牙,说:“我就是这么个心血来潮的性格,想到了就做,管那么多呢。”

她摸了一把下面,阴唇外侧已经没什么毛发。

她咧开嘴笑了笑,“瞧,这不是成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岛泽,赶紧开始吧。”

之前林梓萌已经找了一个类似跑腿的活儿把许婷支走,此时此刻,家中除了她俩之外,就只有一个正在等着享用一对一女体盛服务的大色鬼韩玉梁而已。

岛泽莲点了点头,拿起花洒用冷水冲遍全身,裹上大浴巾,踩着拖鞋离开卫生间,去厨房打开冰箱,取出里面托许婷准备好的菜肴,到酒架那边拿下早准备好的香槟,深呼吸了几次,走进了韩玉梁的卧室。

“梁酱,约定的女体盛,我来了。”她放下已经掺好药的东西,双手并在小腹前,以很标准的姿势行了一个颇具东瀛古典风情的深躬礼。

按她的要求,韩玉梁早就把隔水单子铺在了床上,身上也只穿了一条内裤而已。

一对一的女体盛服务,本就是彻彻底底的性侍奉,作为餐具的少女,必须做好奉献出身体的觉悟。

但韩玉梁不仅知道这一点,他还知道,这次的女体盛,吃下的东西有药。

先是许婷敏锐地发现岛泽莲的表现不太对劲,赵婉和林梓萌晚上见面那次两人的神情也颇为不同寻常。

既然有合作关系,韩玉梁也就没绕什么弯子,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赵婉手机上。

赵婉很干脆地就交代了一切。以林梓萌和她的关系,还不值得她为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影响捕猎陆雪芊的计划。

而且,她也想顺便叮嘱一下韩玉梁,不要让林梓萌太难堪。以她的了解,这位大小姐下不来台恼羞成怒的话,会发生什么就成了完全的未知。

“说不定会杀了你然后自杀哦。”挂电话前,赵婉这么猜测了一句。

不过她没想到的是,韩玉梁根本没打算揭破。

他的确答应了叶春樱,考虑到第一个客户的商业信誉影响,不对林梓萌出手。

可现在是林梓萌要对他出手,他只是被药翻了躺在那儿不能动,竖着鸡巴充当人形按摩棒而已。虽说这样取走岛泽莲的处女有点浪费,但买一赠一的话,他还是没什么意见的。

所以许婷被支走的时候,韩玉梁还顺水推舟额外叮嘱她办几件事,保守估计两、三个小时之内赶不回来。

足够他演戏演到关键情节发生了。

心里装满了对欺骗韩玉梁的愧疚,岛泽莲过去打开饭篮放在床上,脱下浴巾上去跪坐下来,一直低头不敢看他的脸,只小声说:“梁酱,呃……可以开始了吗?”

“可以。”韩玉梁颇为期待,笑道,“有什么我该做的么?”

岛泽莲摆开东西,将头发扎起,红着脸轻声说:“阿诺……你可以说想吃什么。”

“那当然是想吃你了。”他笑着伸出手,已经不需要再避讳什么,直接握住了她娇软的乳房,微微运气,缓缓揉搓。

“我……很愿意被梁酱吃掉,可……”她拼命忍耐着不要说出实话,不太会撒谎的脸上写满了苦闷,“可你不是为了这个到现在还没吃晚饭吗?还是请先吃些东西吧。”

“那你来安排吧,你放什么,我就吃什么。”韩玉梁自顾自玩弄着那团白酥酥滑嫩嫩的乳肉,悠然笑道。

“呃嗯嗯……”岛泽莲考虑了一会儿,并拢双膝,身体向后倾斜,拿过已经开了瓶的香槟,将瓶口对准了柔滑的乳沟,“那就请先喝一杯吧。”

浅橘色的酒浆顺着白皙的颈窝流下,小溪一样冲过乳沟的低谷,在她巧妙地收腹动作形成的缓坡中央,迅速灌注进大腿夹紧形成的三角洼地之中。

肌肤紧紧贴合在一起,没有半点空隙,酒浆被完美的人肉杯子盛放,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岛泽莲放下酒瓶,带着微醉般的羞红,指着乳房上沾染的酒液,轻声说:“一般……是从这里喝起的。”

韩玉梁笑了笑,俯身凑过去,从樱红色的乳头舔起,一点点舔到染了香槟的肌肤,沿着那微甜的口感一路向下,直到捧住她充满弹性的大腿,埋首在色气的湖泊中,大口吸吮。

“嗯嗯……”看着他把香槟大口喝下,岛泽莲稍稍松了口气。她以为,第一步到此就算是成功了。

她不知道的是,那些药,在韩玉梁问出这件事后不久,就找机会悄悄掉包,换成了完全无害的苏打水和染色面粉。

他办事一贯稳妥,可不想去赌自己的功力能不能扛得住这个时代的迷药。

至于演戏是否逼真,反正他问过赵婉,大概知道这药中了之后该如何表现,而林梓萌和岛泽莲,恐怕才是一无所知的两个。

喝完这杯肉酒,韩玉梁欲火已燃,直接便将舌尖钻入到大腿根的缝隙之中,对着那夹紧的白皙驼趾,嘶溜嘶溜地舔。

“梁、梁酱,还有……还有很多东西呢,你不要再吃一点了吗?”岛泽莲拿出烤好的火腿片,抹上炼乳贴在绷紧后倾的小腹上,跟着捏起一根玉米肠,把调好的酱汁涂抹在上面,张开小嘴含进半截,口交一样轻轻吮吸,用充满情欲的湿润目光,凝望着韩玉梁。

果然,玩弄色欲的本领简直就是东瀛少女的天赋,韩玉梁大感亢奋,估算了一下差不多该是药效发作的时间,便嘿嘿一笑,凑过去吃下火腿片,叼住玉米肠,一寸寸咬掉,直到把岛泽莲的樱唇也一起吸进嘴里,湿漉漉地吻了起来。

吻着吻着,他身子一晃,侧倒在旁边躺下,皱眉道:“莲,我……怎么有点头晕?”

她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心虚地小声说:“可能,可能是梁酱你饿得太过头了吧,稍等等,食物消化之后,血糖升上来也许就没事了。”

韩玉梁半垂眼帘,轻松做出迷幻茫然的神情,摊开四肢躺平,还故意用舌尖将一点唾液顶出唇角,缓缓道:“啊……不行……我先……躺一下……”

岛泽莲拿起浴巾,帮他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轻轻唤了两声,“梁酱,梁酱。”

“嗯……嗯嗯……”韩玉梁哼唧两声,并不回答。

岛泽莲神情复杂地下床,过去把屋门打开,“萌酱,我这边……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呢。”

很快,林梓萌就大步走了进来。

她并没有像岛泽莲那样一丝不挂,她还穿着内衣。

只不过,并不是她从前的旧款式,而是前两天在商场,她一咬牙偷偷买下的,成套的性感情趣内衣。

黑色的蕾丝边兜住了少女青春的乳房,单薄的网眼纱并没有起到遮掩的效果,嫣红的乳头都谈不上若隐若现,乳晕也在罩杯边缘露出了一小半。

内裤的设计更加大胆,细线挂在两边,中央的布料连阴部最核心区都遮挡不住,和胸罩同材质的网眼纱覆盖着比基尼区,可以让男人轻松看到阴毛的部分有没有经过处理。

两侧的细线下还垂挂着一排紫色流苏,走起来随着腰肢的扭动,摇曳生姿。

毫无疑问,这是林梓萌这辈子至今为止最大胆性感的模样。

可惜,韩玉梁并不能直勾勾盯着大饱眼福,他匆匆一瞥,就急忙继续茫然无神地盯着天花板,将演戏进行到底。

明天就要跟舒子辰一起行动,据说很考验演技,今晚练习一下,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林梓萌进来就看到韩玉梁光溜溜直挺挺躺着,一身结实肌肉袒露无遗,盘结突起的腹肌下方,乱蓬蓬的浓密阴毛中,半软不硬地斜歪着一条硕大男根,伞状的龟头靠在大腿上,足有鸡蛋大小。

肚子里头不知不觉就紧了一下,她红着脸往边一坐,看岛泽莲关好房门上了锁,听起来就很紧张地说:“他真被迷倒了?”

岛泽莲点点头,爬上床低头看了一眼,“我觉得应该是,可好像火腿里的药没有生效诶,是不是不能磨成粉掺进肉里啊?”

林梓萌凑近,小声说:“这……还不是完全勃起的样子啊?”

“不是,”岛泽莲很笃定地回答,“梁酱的鸡鸡超级大,还特别长,我被他弄屁股洞的时候,都害怕直肠被他顶伤呢。现在这样软趴趴的,都不到三分之一。”

林梓萌倒抽一口凉气,张开腿伸手隔着内裤摸了摸自己,“这他妈……也太扯了吧?不会被干死吗?”

岛泽莲扑哧笑了出来,“萌酱,你摸摸屁屁,那里的洞平常不是更紧吗?女孩子是很软很有弹性的生物,生孩子的话,宝宝的头都能出来,怎么可能因为性交就没命。再说……”她转身从饭篮子里摸出之前就藏进去的润滑剂,“还有这个呀,水溶性人体润滑剂,抹上之后鸡鸡会超级滑溜,扑哧一下就进去啦。”

“你……你先来。”林梓萌的呼吸有点急促,“我先看看。”

岛泽莲其实也很紧张,强撑着微笑说:“女孩子的第一次肯定会痛的,只要有喜欢的心情,那种痛一定能忍过去。那么……我就先不客气了。”

说着,她抽出湿巾把身上沾了油的地方仔细擦干净,跪坐在韩玉梁身边,用颇有趣的教学口吻说:“开始之前,为了让鸡鸡充分勃起,也为了稍微更加滑溜一些,最好能帮他舔一舔。就像这样……”

她弯腰低头,抬手把发丝掖向耳后,另一手的指尖捏住肉棒的根部,把硕大的龟头抬起,吐出舌尖,从伞棱的下沿开始,吃棒冰一样轻柔缓慢地舔舐。

“喂,不臭吗?”

“唔唔。”岛泽莲哼着摇了摇头,舔到龟头顶端嘬了一下,红着脸说,“是喜欢的人的男人味道,闻了……身上会热起来呢,我……很喜欢。”

“还真比刚才更大了啊……”林梓萌的喉咙蠕动了一下,细长的手指伸过去,捏了捏,比划出一个大小,举到眼前,“这能不裂开?我下头进个指头肚还觉得胀呢,这都顶我俩大拇哥宽了。”

岛泽莲已经含住了昂起的肉棒,滋噜滋噜地卖力吸吮,暂时顾不上说话,等韩玉梁的分身完全充血在她的舌腹上,她才哈的一声吐出来,轻声说:“我相信不会有问题的,千百年来女人和男人不就是这样结合的吗?而且……就算是裂开,我也想要真正成为梁酱的女人,我好渴望他,渴望得肚子里面都在刺痛。萌酱……我……我要来了,请你好好看着吧,我……成为梁酱女人的过程。”

她像是喝醉了一样轻声呢喃着,张开腿,一手套弄着竖起的阳具,一手飞快地揉弄着自己的阴核。

“喂,你……你怎么突然开始自慰了?”

“润滑剂……嗯嗯……只是辅助啊,女人兴奋起来,肉体才会打开的,而且,嗯……嗯啊……为了不那么痛,先积累一些快感,很有……啊啊……必要……”

林梓萌盯着岛泽莲的动作,脸上的潮红面积越来越大,颜色越来越深,原本就放在大腿根附近的小手,忍不住轻轻蜷伸,在性感的情趣内裤外悄悄揉弄。

子宫下方感到一阵憋胀,温暖的感觉缓缓渗出,下体好像浸泡在温热的水中,内部传出细小的刺痛,她情不自禁地握紧了一些,汗湿的掌心压住了微微充血的阴核。

她过往也自慰过,但感觉从没有来得这么快,来的这么汹涌。

赤身裸体躺在那儿的韩玉梁,就像是一团荷尔蒙的聚合物,从头到脚散发出原始而纯粹的诱惑。

她不自觉盯住岛泽莲的手,那修长纤细很适合弹钢琴的手指,沾满润滑剂后,环成一个黏乎乎的洞,已经完全勃起的独眼怪物,就在合不拢的手掌中出出入入。

这种东西……真的能放进去吗?

就在她紧张又担心地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岛泽莲吁了口气,挪开了自己胯下的手。

“梁酱……我来了。”她梦呓一样轻声说着,抬腿跨过去,骑在了韩玉梁的身上。

竖起的肉柱,仿佛支撑连接着天地之间的不周山。

岛泽莲扒开自己的外唇,丰美的驼趾之间,绽放开鲜艳的红蕊,淫靡的花蜜垂落两滴,缓缓融合在龟头上涂满的润滑液中。

林梓萌瞪大眼睛盯着那即将结合的部位,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还在轻揉着下面的手掌突然感到一阵滑腻的润泽。

她这才惊觉,那条性感小内裤的底部,已经湿透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