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75章 软硬兼湿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6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岛泽,你……慢着点,这么一屁股坐下去,要送你去医院了。”

看着硕大的龟头缓缓挤入到仿佛吞入手指都有点困难的小小洞口,林梓萌感同身受的下体一紧,眉心紧锁颤声说道。

岛泽莲双手扶着韩玉梁的小腹,膝盖微微打颤,咬紧牙关调整了一下悬空臀部的位置,努力又往下吞了一、两厘米。

娇嫩的膣口传来巨大的充塞感,饱胀得像是把大拇指强行塞进鼻孔中,但比起那点胀痛,一种微妙但强烈的亲密感正从即将结合的部位温暖的扩散开来,让决心转眼就压下了刚冒头的惶恐。

“不要紧的,我……怎么可能那么没用啊。”她轻喘着挤出个微笑,用指尖描摹过韩玉梁阳刚的面庞轮廓,从跪坐换成蹲姿,小便一样把膝盖打开,深呼吸了两次,放松腰部肌肉,让用力悬高的蜜壶顺着重力的拖拽一口气下滑了十多厘米。

她的耻丘虽然丰腴肥美,但内部却并不算深,整条阴道又窄又浅,是那种大多数男人都能轻松采到她花心的小尤物。于是,进去的差不多也就半根多一点,她就已经再坐不下去,屁股中央好像硬塞了一根烧红铁棍,疼得她险些昂头惨叫出来。

岛泽莲没叫出声。

一个是因为林梓萌就在后面看着她,她才刚刚夸过口,哪儿好意思转脸就丢人。

而另一个,则是有奇妙的感动在心间流淌,暖洋洋的,微酸,浓甜,让她想掉泪,又想笑。

林梓萌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她比岛泽莲还紧张,手扶着韩玉梁健硕的小腿,盯着尽头那已经埋进柔白臀肉中央的粗大老二,看着上面隐约随着淫液流下一点的殷红血丝,颤声问:“岛泽,你……你还好吗?不疼?我……我看到血了啊。”

“还……还好……”岛泽莲鼻子吸气,张嘴吐,连着重复了十几次,才开口回答,“疼是疼……但……好像并没有裂开呢。”

林梓萌把头凑得更近,那一环嫩肉已经被撑开到充血,不过确实没有看到裂伤的样子,只是里面太紧的缘故,大量润滑剂都被刮到了外头,黏乎乎堆在阴茎的下半截。

岛泽莲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股间,露出了一个满足的微笑,“萌酱……我……我好开心啊。”

“你开心个毛啊,血越流越多了诶。”

“可……可我能感觉到梁酱,就在我的身体里面,热热的……硬邦邦的,和我……和我连成一体了。”

韩玉梁保持着放松的姿势,忍耐着在那处子嫩屄中恣意纵横的欲望,暗道,比起感不感动,我更关心你敢不敢动啊!

幸好,岛泽莲比较懂得男人怎么才能觉得舒服,对林梓萌说完自己的感受后,就试探着摆动腰肢,让娇嫩的蜜壶裹着坚硬的男根前后小幅度地移动。

膣口太小,裹得太紧,稍微一动,润滑剂、爱液混合而成的浓浆就冒着细小的气泡发出叽叽的轻响。

林梓萌觉得腰后有点发软,不由自主靠在了墙上,明明羞耻得满脸火烫,眼睛却怎么也离不开岛泽莲和韩玉梁紧密连接的地方。

这就叫做爱吗?不管是文字、图片还是视频,都无法比拟眼前实景带来的冲击。

坚硬而暗色的身躯嵌入在白皙又娇嫩的肉体中,盘绕的血管脉动在勒紧的肉壁内,浑圆的屁股开始上下起伏,让林梓萌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男人侵入了女人,还是女人在吞噬男人。

血并没有她预想的那么多,最初的红丝很快就被粘稠的汁液冲淡,尽管滑动的膣口看起来越发红艳,但岛泽莲嘴里的呻吟已经不再有苦闷的意味,听起来,简直比吃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美味还要满足。

“萌、萌酱……啊、哈啊……哈啊……已经……有感觉了,你……你可以……不要看我……这么丢脸的……样子吗?”

岛泽莲的性器比一般的女孩子敏感许多,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在开苞的疼痛才过去不久时,就顺畅地用臀部套弄出了逼近高潮的美妙滋味。

“说、说什么呢,不看到最后,我……我怎么知道轮到我该怎么做?”林梓萌的话音都因为急促的轻喘而断断续续。

她靠墙坐着,双腿夹紧,但有一只手被夹在了大腿根的中央,正延续着之前抚摸在内裤外的任务,持续刺激着已经肿胀了几分的羞处。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自慰中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

她甚至有些可笑的想,与其和一大堆女人分享韩玉梁,不如干脆拍下来他的裸照和视频,以后拿来自我安慰算了。

反正……很舒服啊。还不用痛。

可是,看岛泽莲忘我扭腰,双乳起伏晃荡的陶醉模样,林梓萌又很是羡慕。

做爱,肯定是和自慰不一样的吧。

“梁酱……呜……梁酱……”岛泽莲已经顾不上去管身后的林梓萌了,她俯下身,狂热地亲吻着韩玉梁的嘴唇和脸颊,腰肢恨不得晃断一样上下摆动,甜美的快感化成破碎的呻吟,从她颤动的唇瓣中央小溪一样流淌出来,“好舒服……好……舒服……呜呜……要……要去了……”

林梓萌看得目瞪口呆,她觉得这次自慰快感已经够强烈了,岛泽莲竟然还能比她更早达到高潮。

骗人的吧?

可那根本不像是能演出来的效果,即使是最出色的AV女优,也做不到这么逼真的演技。

在一声拉长的呜咽中,岛泽莲趴在韩玉梁的身上,战栗着四肢蜷缩起来,迷人的红潮泄满了她光滑细腻的雪白肌肤,让她看上去像只被剥了面衣的天妇罗。

保持着这样微妙扭曲的姿势,她踮起脚尖,蜜桃一样的屁股蛋向内以大约一秒为间隔夹紧放松,小嘴里冒出一串含含糊糊的母语。

林梓萌听不太懂东瀛话,但丰富的肢体语言,已经足够在同一个性别下传递那销魂的讯息。

岛泽莲高潮了,而且,高潮得非常强烈。

这大概就是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愉悦推高到极点融合爆发而出的高潮,与单纯用手指撩拨神经末梢传递给大脑虚假的快感来达到的高潮之间的差别吧。

“呼……呼……嗯嗯……”岛泽莲喘息了一会儿,切换成跪坐的姿势,再次开始摇动赤裸的肉体,刚刚达到绝顶的脸上洋溢着充满色情味道的幸福。

林梓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缓缓挪开胳膊。

她羡慕。

她嫉妒。

她已经不愿意靠自慰来满足。

岛泽莲都能做到做好的事情,她有信心做得更加出色。

不就是做爱吗?

她初中的班上就已经有女生跟男友出去开房,有女生被霸凌轮奸逼迫卖淫,高中班上的情侣光是公开的就有不下五对,下午上课前后门边的垃圾桶时不时就会发现用过的避孕套。

所以,做爱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有做爱,才能有孩子,才能拿到逼一个男人负责的筹码。

她看中的男人,既然决定了不择手段去抢,怎么能打退堂鼓?

林梓萌握紧拳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大声说:“岛泽,你好了吗?差不多……也该我了吧?”

“诶?”岛泽莲正在畅快地用坚硬的龟头摩擦膣内娇嫩的褶皱,哪里舍得下来让出胯下的宝贝,“萌酱,总……总要一个回合结束才能替换吧?梁酱……都还没射出来呢。”

“一进一出不就算是一个回合了?”林梓萌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射,一直让我等啊?”

“可、可是……”岛泽莲还是不舍得,一边开口应付,一边努力让臀部动作得更快。

咕唧咕唧的淫靡声响越发密集,韩玉梁听在耳中,情欲亢进,索性含糊的呻吟几声,从下方往上挺起了腰。

这一番逆攻顿时戳透了岛泽莲的要害,“啊……不要……梁酱……不要突然……这么激烈……呜……”

林梓萌吓了一跳,“他、他怎么突然动起来了?”

岛泽莲已经像是个疯牛背上的挑战者,被颠簸的满面赤红快感一波接着一波,一边高潮一边哆哆嗦嗦地说:“我……啊啊……我不知……不知道……呜、呜、呜呜……可能……呀啊啊——可能是……药吃得太少……了吧……呜呜……去了……又去了……好几次……”

林梓萌急忙过去拿起香槟瓶子,低头看了一眼平躺的韩玉梁,“喂,是不是得先让他坐起来啊?直接倒是不是就呛着了?”

“这个……不喝下去……是没关系的……我、我来……”岛泽莲拿过香槟,急忙灌一口含在嘴里,俯身和韩玉梁接吻,哺喂到他口中。

可马上,动得更加激烈的小韩玉梁就把她顶到了令她眼前发白的极致高潮,尖叫着昂起头,再也顾不上喂掺了药的酒,嘴里只剩下源自混沌脑海的娇鸣,“唔啊啊啊——死……死掉……了……要……死掉了……”

韩玉梁感受着剧烈高潮下嫩肉拼命抓握住龟头的凶猛快感,也本能地呻吟起来,不用房中术刻意压制的情况下,此刻的快乐已经销魂到足够打开精关。

“不行……还是靠自己吧。”看着岛泽莲失神的表情,林梓萌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望一眼韩玉梁大理石雕刻一样硬朗的唇线,红着脸含一口香槟,趴下就吻了上去。

当然,她并没承认这是吻,这就是为了喂药而已。

就是不知怎么,一口香槟喂进去,她的舌头就被吸进他嘴里,嘬住拔不出来了。

“唔唔……呜唔!呜嗯嗯嗯——”

就在林梓萌拍着韩玉梁的胸口努力想要挣脱连接在一起的嘴巴时,他的身躯突然一紧,绷如弓弦,僵停在那里,积蓄了足够多快乐的肉棒放松了一切关卡,浓稠的精液立刻冲出,喷洒在岛泽莲仍在拼命蠕动着缩紧的花芯内。

感受到心上人的种子播洒进来,岛泽莲流下幸福的泪,呜咽着在余韵中又扬起到下一轮高潮的巅峰。

“呼……呼……萌酱……我……我好了……”

用尽最后的力气翻身侧躺到一边,岛泽莲双手捂着还在隐隐抽动的花穴,眯着眼睛软绵绵地说:“轮到你了。”

林梓萌刚从韩玉梁的嘴里救回舌头,羞耻地一擦嘴角,放好香槟,娇喘着说:“等等,我先看看……药是不是起效了。”

“应该起了吧。”岛泽莲拉过枕头垫在自己侧脸下,呻吟一样说,“他刚才动得好猛,人家感觉都要被穿透了……现在这么安静,肯定是又被药迷倒了吧。”

林梓萌轻轻哦了一声,看向胯下那边,跟着,惊讶地说:“喂,他……他射了?”

岛泽莲满眼迷蒙地点了点头,“嗯,射了好多,感觉……我都被灌满了呢。”

“那我怎么办?”林梓萌气得瞪圆了眼,“我都说该轮到我了啊,你……你怎么让他射了!”

“萌酱,射不射……也不是人家控制的啊。”岛泽莲委屈地扁了扁嘴,“再说,刚才那么舒服,我的大脑都停止思考了,等你体验过就知道,哪里有能力考虑让不让的事情。”

看林梓萌确实有些恼火,她跟着又小声说:“你不用着急,梁酱恢复很快的,他如果够兴奋,我漱口回来他就又勃起了呢。他还这么壮……我感觉他要是尽情发泄,能把身体差一点的女孩子干昏过去。”

“我现在就想昏过去。”林梓萌满肚子烦躁地伸手拨拉了一下软趴趴的肉棒,“这个要怎么用啊?跟个大鼻涕虫一样,软绵绵黏乎乎的。”

岛泽莲强撑着坐起来,先叠了几张纸巾垫在白浊垂流的膣口,然后抽出张湿巾,仔仔细细把韩玉梁鸡巴上的淋漓汁水擦得干干净净。

“干净倒是干净了……可还是没硬啊。”林梓萌端详了一圈,皱眉说,“怎么办?搓一搓吗?”

“想要快一些的话,肯定还是亲一亲舔一舔。”

林梓萌不出所料涨红了脸,大声说:“那、那你来!”

岛泽莲可怜兮兮地说:“可是人家腰没力气了,只想躺一会儿。萌酱,你自己来嘛……你都说想要他负责娶你了,对自己丈夫做这种事情,很正常的呀。”

“这……这有点恶心啊。”林梓萌撇着唇角,不情不愿地说,“尿尿就从这儿,刚才还在你……在你屄里弄了那半天,你让我往嘴里放?”

“那你用手试试吧……啊,记得吐点口水润滑,不要用润滑剂。”

“为什么?你刚才不就用润滑剂来着。”

“可我不介意梁酱的鸡鸡上面有东西啊,我可以很高兴地含住,萌酱你又不行。”

“哦,知道了。”林梓萌皱着眉凑近打量了一圈,很勉强地低头拨开红发,拢紧嘴唇用舌尖推出点口水,滴在龟头上,用手握住,套弄。

可完全没有充血的肉棒套弄起来都十分困难——一根擀面杖好套,一根软面条可不好下手。

她靠口水那点润滑揉搓了半天,肉棒依旧毫无反应。

当然,这并不是毫无快感。

而是韩玉梁在运功压制,存心不让老二重振雄风。

这么好的机会,他不逗逗林梓萌怎么甘心。

反正他刚刚才畅快淋漓地射了一发,这会儿除非汪媚筠那种等级的妖女过来施展浑身解数撩他,否则就算许婷过来跳脱衣舞叶春樱上床用脚蹭他裤裆,他也有信心压住肉棒不翘头。

不信林梓萌能按捺得住。

林梓萌用手上下摆动套了半天,累得肩酸胳膊软,那条老二却几乎没有恢复生机的迹象。

“岛泽,这……是我哪儿弄得不对吗?韩玉梁完全没硬啊,这软得跟刀削面似的,还能不能行啦?”

岛泽莲撑着床坐起来,不解地说:“按我的了解,梁酱应该能复苏了啊。是不是刺激不够强啊?”

林梓萌皱眉说:“那怎么办?给他马眼插个棍儿?”

这种韩玉梁听了都下体一紧的馊主意岛泽莲怎么舍得附和,急忙说:“不要不要,不行还是我来帮忙吧,梁酱都夸过我,说我嘴巴很厉害,很讨他喜欢呢。来,你让开吧,这里交给我。”

林梓萌顿时有些不高兴地说:“岛泽,说好今天你要教我的,都让你来,那我还学个什么啊?”

“可……可你刚才又说觉得这个好恶心。”

她撇撇嘴,手指捏着肉棒左右晃了晃,“这会儿好多了,毕竟也在手里玩半天了。好像味道也没那么大。”

“其实有点味道更好呢,我闻到那种淡淡的腥味就会觉得身上发热。”岛泽莲咬了一下唇瓣,清纯的脸上浮现出妖艳的淫荡神情,“梁酱的味道特别好闻呢……”

“这东西……是这么舔吗?”林梓萌趴低,学着之前岛泽莲的操作,吐出舌头,在龟头下方勾住,缓缓来回摩擦。

“嗯嗯……你就把鸡鸡当作一根形状奇怪的棒棒糖,不要用牙齿碰到,舌头尽量围绕龟头的部分舔。”岛泽莲侧躺在床上放松下来,小声给林梓萌提示指点。

有这样事无巨细连舌尖舔马眼都要提醒拨开尽量舔到里面的老师,林梓萌很快就掌握了大部分基本操作,之后,就是凭天分自行搭配组合,来尽量开发男人的情欲。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不久,下巴都变得酸沉的林梓萌抬起头,摸着自己微微红肿的嘴唇,不解地说:“为什么他还不硬?我嘴巴有毒吗?我明明听到他舒服得哼哼了啊!”

“呃……大概,也许还没过贤者时间吧。”岛泽莲心虚地回答,有点担忧林梓萌愿望落空迁怒,主动凑过来说,“那,我也来帮忙。”

于是,两张形貌不同但都娇小柔软的嘴巴凑到了一起,同时从两侧伺候着韩玉梁的老二。

一个灵巧,一个笨拙,一个熟练,一个生涩。尽管其中一个比另一个有着明显的差距,但两个总是要好过一个。

韩玉梁满意地舒展身体,耗些真气封锁会阴经脉不让血液抵达目的地,安逸享受着即使不勃起也非常强烈的酸麻快感。

又过了五分钟,林梓萌终于忍不住起身撤开,抱怨说:“怎么还不行啊,岛泽,都怪你,让他射了!”

“我……我会努力帮你的。”岛泽莲也不明所以,只能尽量拿出自己积累的理论知识,卖力地侍奉软绵绵巨蟒一样耷拉着的肉棒。

她顺着龟头往下亲去,手指缠住肉棒往上抬起,把小脸埋进韩玉梁的股间,顺着阴茎的走向一路舔到睾丸的位置,舌尖勾撩着包裹在皱巴巴皮肤里的小球。

“咦……好像大起来一些了啊。”林梓萌伸出手圈住龟头后方的位置,早把害羞的情绪忘到了九霄云外,喜出望外地大声说,“岛泽你加油!”

岛泽莲把睾丸外皮仔仔细细舔了一遍,小声说:“萌酱,你也在上面帮帮忙啊,一起刺激效果会更好的。”

林梓萌已经渐渐被这淫靡的气氛感染,点点头,就从上面张开嘴,努力含进去大半根还未彻底硬起来的肉棒。

显然还不太适应这样的操作,没几下,就有口水从唇缝中渗出流下,垂落到睾丸附近,被岛泽莲不自觉舔舐到嘴里。

“萌酱,要重点舔龟头下面那根绳子一样的系带哦,那边是男人的敏感带,还有,如果吞进去的话,可以尝试稍微用力吸一吸,那种收紧的感觉梁酱特别喜欢。”岛泽莲抬头指点了一下之后,用力把韩玉梁的双腿推开到两边,歪头努力往下伸,滑溜溜的舌头,一路舔过抬高的睾丸,转去刺激会阴和近在咫尺的肛门。

“嗯嗯……”这种快感即使韩玉梁用内息镇压也有点困难,他酸畅地哼了一声,那根棒儿请不自禁便涌入一股热血,胀大两圈。

“啊……总算硬了。我都出汗了。”卖力口交了好一会儿的林梓萌吁了口气,拍拍岛泽莲的头,“行了,这下准备好了。”

岛泽莲抬眼看了看,点头嗯了一声,拿过润滑剂倒在手心,往肉棒上飞快涂抹了一圈,“萌酱,一定要慢慢来啊,不然痛到腿软,就没办法继续动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都看你做过了,又不是什么难事……”林梓萌皱着眉跨过韩玉梁的身躯,有样学样的选择了蹲姿,伸手握住了滑溜溜的鸡巴,屏住呼吸,紧张地对准了自己还从未被什么东西深入过的娇小膣口。

然而,没了刚才那种多重刺激,韩玉梁的功力又得以发挥出来。

“诶?为……为啥又软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