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2章 副督察汪媚筠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没记错的话,你杀过人。”坐在沈幽的紫色跑车上,开始跟那股恼人的眩晕感对抗后,韩玉梁不解地问,“而你现在要跟我一起去特安课,你却一点都不慌?”

一听说他要去特安课走一趟,叶春樱可是吓得脸都白了,一个劲儿叮嘱他,要是和之前的杀人罪有关,一定要让她过去作证,作证他是为了救人,再不行……作伪证说他没有作案时间也行。

他安慰了好一会儿,才顺利脱身。

劝叶春樱是一回事儿,实际考虑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儿,韩玉梁在这世界已经攥了两位数的人命,对方核对数据库,自然找不到和他有关的证据,可要是直接跟他本人对比呢?

特安课那地方,听名字就不像是个很容易逃出来的地方。

沈幽倒是没事儿人一样,把车里悠扬的女高音关小了一些,微笑道:“如果是警署,我可能会考虑一下,万一上当怎么办。去媚筠的地盘,没什么好担心。我们互相抓着对方的把柄,算是一条船上的。接下来还要合作处理新扈面临的新式毒品威胁,这可是功劳一件,她不会上来先把帮手抓了。”

她没听到韩玉梁出声回应,趁着红灯一扭脸,紫色的唇瓣勾起浅浅的弧度,“怎么,你还会因为这种事心慌?特安课让你想起什么过去的事情了吗?”

“没。”韩玉梁笑道,“我就是讨厌坐车去那么远,头晕。”

“你来开?”她扬了扬眉,紫色眼影下,漆黑的眸子玩味地瞄着他,“开的时候没事。”

“不了,我宁愿闭目养神一会儿。”

“对了,下午北城区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虽然和黑街无关,但……我们的线人给的消息显示,那可能又是一起黑天使造成的惨剧。你跟许婷在那附近出现过,死者和你们也有点关系,你知道内情吗?”

“黑天使?”韩玉梁本来还以为说的是张萤微的死,可听到后面又觉得不对劲,联想到之前许婷说汪媚筠问过张萤微有没有去找她,心里咯噔一下,眼神禁不住微有闪烁,“我不知道,是什么案子啊?”

“挺奇怪的案子。媚筠后来在电话里还跟我简单说了一下。”驶出黑街后,沈幽开车的方式明显规矩了很多,嘴里不紧不慢道,“一家单亲母亲死了,死者就是我帮你查的那个张萤微的妈妈,王悦芹。”

怎么死的变成了她?

韩玉梁暗暗咬了咬牙,有点后悔为何走的时候没直接摘了张萤微的头。

果然,如他心中猜测,沈幽继续说道:“王悦芹死状很惨,现场和俊峰KTV有一拼。各处留下的痕迹都显示,她是被自己亲女儿杀掉的,凶手正是张萤微。但奇怪的是,现场发现了一个男人的精液,根据特安课勘察,王悦芹和张萤微应该是先后遭到了强暴。所以他们还在头痛,没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能让张萤微在被强奸后亲手杀死了母亲。他们怀疑的方向,是王悦芹带回的情夫惹出的事,对张萤微施暴后扬长而去,张萤微精神受到刺激,喝下疑似黑天使的毒品,之后狂暴化,杀死了身边的母亲。”

难怪张萤微几次三番要去拿她的包,看来,那里面就藏着她下给王文珊的药。

可他下了死手,按说张萤微也活不成了才对啊。

“那张萤微呢?我今天的确去过那个小区,不过看戒备森严,到处都是监控,就走了。张萤微要是在家里杀了母亲,逃走的话一定会被拍到的吧。”

“没有。”沈幽摇了摇头,“张萤微杀死母亲后,对母亲的尸体做出了疑似泄愤的残暴行为,之后她去了衣帽间,不知道为什么扭断了那边的换气窗,从那儿跳过墙,逃走了。附近银行门口的监控拍到了她往南离开的画面,能看到她脸上和手上都有血迹,但奇怪的是,经过一个街口后,就没再找到见过她的目击者了。北城区警署正在安排巡警找人。”

韩玉梁盘算再三,一时间也摸不清张萤微会往哪儿去,按许婷的说法,张萤微以前特别不愿意进入黑街,所以不知道许家的位置,去找许婷报复应该不可能。

那……难道是去黑街找他的?他回想一下,自己没有哪里泄露过身份,张萤微掌握的信息,他还算是许婷的表叔——这个说法她不太可能真信就是。

“连你们都查不到的话,我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丁,更不可能知道了。”

听出他口气中的敷衍,沈幽没有再说,只是默默让跑车穿行过繁华的街道,拐入一条僻静的小路,最后驶进一座环境清幽种满花草树木的院子里。

院门口挂着牌子,写着长长的小字——世界联合政府特别安全对策局东华特政区分局新扈一课,让韩玉梁想起了当年在魔教残本上见到的“佑天福地泽被众生大道圣龙光明神教座前掌镜使下焚香坛二堂弟子”。

看着就脑袋大。

“那个汪媚筠,就是这边的副督察?那她上面还有个正的?”

“不,她是东华特政区分局的副督察,新扈一课就归她管。或者说,和黑街有关的恶性案件,都归她管。”沈幽解开安全带,微笑道,“走吧,马上就能见到她了。”

这会儿已经很晚,里面的小楼大部分房间都已经灭了灯,刚才给沈幽的车摁开大门的那个保安跑了过来,小声说:“汪督察在二楼等你们。”

才走进门厅,韩玉梁就一眼看到了许娇。

她站在尽头楼梯口,一脸焦灼,正沿着墙边走来走去。一见韩玉梁到了,顿时双眼放光,踩着高跟鞋就小步跑了过来,“韩哥,你可算来了,婷婷在上头好久了,不让下来,也不让我上去,到底什么事啊?这……这怎么就和婷婷有关了呢?”

韩玉梁拍了拍她,“我上去看看,放心,身正不怕影子斜,许婷本来就是无辜的,肯定没事。”

许娇看了一眼沈幽,认出这是上午雪廊来的人,当即露出几分宽心,退开到一边,小声说:“那你们赶紧上去吧。”

跟着沈幽走上二楼,才一出楼梯口,韩玉梁就看到了许婷。

她在走廊尽头靠窗的地方站着,正伸手拨拉着旁边的盆栽,眼睛不太敢看屋里另一个高挑女郎。

打量一眼,他就知道,许婷身边的那个,肯定就是汪媚筠。

及肩黑发散在脑后,微微低头,便垂下挡住了小半面颊,只露出半张侧颜——但已经足够看出她的美。与沈幽充满直率诱惑的性感火辣不太一样,这个明明气质相似的女人,却更多呈现出一种该被称为妩媚的味道。

转头看过来后,这感觉就更加明显,尤其,是那双猫儿一样的眼。这么媚的一双眼睛,再配上饱满丰润,上唇微翘的诱人小嘴,即便穿戴得极为正式,依旧很容易就让韩玉梁这样的色中老手联想到了床。

“你好,”那个娇艳女郎款款迎来,伸出右手,微微一笑,“我是通知你来的汪媚筠,你可以叫我汪督察。”

“韩玉梁。”一握手,他就摸到了很明显的老茧,上下摇晃几次,松开之前,他已判断出来,这女人不止会用枪,只怕和沈幽一样,对小刀之类轻便好藏的武器也有很高造诣。

他微微垂目,扫下去一眼,她套裙下丝袜包裹的小腿紧凑结实,虽然穿着高跟鞋,但站姿稳定挺拔,双足支撑精准,远不像一般女人那么伤脚伤胯,而且行动起来也不至于太影响敏捷。

她比许婷和沈幽高出不少,只比韩玉梁略低几分,按他目前从网上所掌握的知识,这种身材相貌的女人,不是该去当什么名模,穿着莫名其妙的衣服在T台上走给一大堆男人看吗?

怎么会进了衙门?

不过这个只能回头找沈幽打听,此刻他还是很谨慎地问道:“请问,汪督察,特地叫我过来是什么事儿啊?许婷还不能走吗?她住黑街,那边晚了之后,可挺危险的。”

“不要紧,我可以开车送她们姐妹回去。”汪媚筠微翘唇角,对身后的办公室使了个眼色,“进来说吧。许婷,你也来。”

“哦。”许婷紧张地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还是跟在了韩玉梁的身边,小声说了句,“别乱承认事情啊,我可什么都没交代。”

进去之后,沈幽一关好门,就径直过去办公桌,坐到了宽大舒适的皮椅上,转了半圈,把脚抬起架在窗台上,懒懒道:“你们谈,我歇会儿。”

好像她才是这办公室的老大一样。

汪媚筠不以为意,看韩玉梁和许婷并肩走到沙发边,拉过椅子坐在他们对面,跷起一条长腿,单手托腮,猫一样的眼睛眨了眨,开口说:“关于下午发生的案子,沈幽路上对你说了吗?”

韩玉梁点点头,知道既然今后还要合作,那该坦率的地方也没必要藏着掖着,“说得差不多了。”

“本来打算筹备完毕,再正式开始对代号‘黑天使’的毒品下手,但没想到,情况突然就恶化了。俊峰KTV和西苑小区的两桩血案,已经给新扈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她的眼底闪过一丝讥诮,那撩人的嗓音都仿佛多了几分嘲弄,“尤其是西苑小区这起案子,背后牵扯到鑫洋商贸前任龙头张天洋,案发地又在北城区,华京那边傍晚就打电话,要求这边尽快办结。”

韩玉梁淡淡道:“所以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许婷点点头,有了身边的男人在,胆子似乎都大了些,“对啊,那你传唤我干什么,我和毒品又没关系。”

“我传唤许婷,一个是希望她配合,让我了解一下案件的大致背景,另一个,就是想通过她请动你,韩玉梁。”汪媚筠的指尖在唇瓣上轻轻扫了一下,微微歪头看着他,嗓音像一个小毛刷子,扫在韩玉梁的心窝,阵阵发痒,“从雪廊通过我查资料库,找不到你这个人开始,我就对你很感兴趣了。”

韩玉梁瞄着她短袖衬衫胸前那紧绷绷被扯着的扣子,那薄薄的布料隐约透出里面沟壑和内衣轮廓的线条,让他当真有点分心,“不妨说,我也对你很感兴趣……”

许婷皱皱眉,忍不住在他背后偷偷掐了一把。倒不是吃醋,而是提醒他别被色欲冲昏了头。

汪媚筠伸出两根纤长手指,挡着半边红唇微微一笑,“那,既然如此,愿意彼此加深一下了解吗?”

“好啊。”韩玉梁笑道,“汪督察不妨先介绍介绍,我真好奇你这样的美人,为何会做这种差事。”

汪媚筠露出几分颇为刻意的无奈,“我也没想那么多,我家人基本全是这条线上的,我是家里大姐,底下又没弟弟,不能子承父业,就只好女儿上阵咯。还好,我还算争气,没怎么靠爸爸提携,也立着功当上副督察了。”

接着,她开口问道:“换你了,韩玉梁,你是什么地方人啊?”

“想不起来了。”他敲敲自己脑袋,笑道,“来黑街前受了伤,断了骨头破了脑袋,过去的事儿没多少能想起来的。那,换你了,你一个特安局的副督察,为什么会跟黑街的人相交甚密,那里头都是杀过人的吧,你不抓么?”

汪媚筠微微蹙眉,觉得自己吃了个暗亏,但还是说:“特安局大部分时候,还是讲证据的。并不是你说沈幽他们杀了人,我就要把他们抓起来。逮捕令那么容易签发,黑街早就没人了。”

沈幽一转椅子,高跟鞋换搁在办公桌上,鞋跟在桌面轻轻磕了两下,眸子流水一样在韩玉梁的脸上一淌,“韩大夫已经知道咱们都有彼此的把柄,没必要装腔作势了。早点进入正题吧,这男人鬼得很,你想从嘴里套话,可没那么容易。”

汪媚筠猫眼一转,“还有你沈幽搞不定的男人?”

沈幽摊开手,“搞不定,他唯一的弱点就是好色,但方式很直接,我那套不好使。你知道,我的床可是有几年没人上过了。”

汪媚筠吃吃一笑,看似对着沈幽,眼角却飞向了韩玉梁,“瞧你这说的,好像我夜夜笙歌似的。上次夜店让你撞见,都跟你说了我是查案呢。”

沈幽抬起手,看了看腕上那块黑带紫盘的表,“行了,我忙了好几天,等着回家卸妆睡美容觉呢,说正事吧。先谈谈西苑小区的案子?”

“那个案子没什么问题。”汪媚筠瞥一眼韩玉梁,说,“就按王悦芹的情夫性侵女儿张萤微,导致女儿使用‘黑天使’造成惨案来写报告就是。有男性留下的DNA,让警署那边慢慢比对,一点点调查死者社交关系去吧。”

许婷吞了口唾沫,有点紧张,挪了挪屁股,靠得离他近了几寸。

韩玉梁早就过了上堂会紧张的愣头青年纪,淡定道:“你不打算管?”

“不打算。”汪媚筠淡淡道,“现场有检测出黑天使成分残留的香水瓶,还有被暴力破坏的手机,技术人员从里面读出了一些有意思的短信,能证明KTV大案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位张萤微,另一个凶手王文珊就是被她偷偷下了黑天使才会发狂杀人,所以目前要抓的就只有张萤微和那个可能涉及强奸罪的情夫而已。案情这么清楚明白,交给北城区警署慢慢查去吧。”

说到情夫两个字的时候,她明显加了重音,还微翘唇角瞥了韩玉梁一眼,“对了,沈幽给我提供的样本,验出的DNA数据,我好像还没录入到警方数据库呢。光是动用私人权限对比了一下,你说……我是不是该把这份数据,也送去警署那边测一测?”

“随你高兴。”韩玉梁往后一靠,长腿舒展,懒懒道,“我现在只关心我什么时候能离开,你们仨姑娘一个比一个香,我这个色狼可快要顶不住了。”

许婷扑哧一笑,拍了他一下,“少来,我可没用香水。”

他揪过她辫梢嗅了一下,笑道:“可是就你最好闻。干干净净的味儿。”

汪媚筠被暗讽一句,也不生气,微笑道:“我这是工作妆,你坐沈幽的车来都没事,我这点儿香可够不上不干净吧?”

沈幽一挑眉,说:“怎么没事,他晕车还嫌呛,开了一路车窗,热得我妆差点花掉。”

她一收腿,双手交叉放在桌上,语气突然转为严肃,“好了,特安局的正事儿说完了,说黑街的事吧。”

汪媚筠嘴唇一翘,轻笑道:“就你性急。”

“我跑了一天,脚都疼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儿靠得住的几乎都去支援跟‘天火’较劲的同僚了。我怀疑‘冥王’就是故意选这个时间来抢地盘的。”沈幽往肩后一拨头发,“行了,你要不说,我可带他走了。他还防着你查他呢。”

汪媚筠发出一串低柔笑声,双肩轻抖,带得胸前乳峰都跟着微微震荡,好似随时可能弹破那碍事的衬衣,飞出一双丰白雪兔来。

“好,那就不装样子了。强奸王悦芹母女的,显然就是你。普普通通一个情夫,可做不到完事前后都拍不进监控探头。”汪媚筠脚尖微微一晃,笑道,“别急着看逃命的路线,我既然安排警署往那个方向查,自然就不打算抓你这个真凶归案。”

韩玉梁双目半眯,缓缓道:“你这话,不合适让许婷也听到吧?”

她斜瞄许婷一眼,说:“为什么不合适?我看,你不是挺中意她的。她知道得多点,你就不能放心撇下她,自己飞人一样跑没影儿了。对吧?”

许婷哼了一声,扭开头看着房门,故意说:“那你可被他骗了,我俩认识没多久,今天晚上才吵了架,都要老死不相往来了。你要叫来的是叶大夫还差不多。”

“那我可不知道,反正我让你一打电话,他就来了。犯人一般进我们这儿都心虚,他能为了你来,我觉得挺不容易。”汪媚筠嘴里跟许婷说话,灵活的眸子却盯着韩玉梁的脸,“再说,我看他早就想跑了,这会儿还坐着,应该就是舍不得你吧。”

“那倒未必,”韩玉梁笑道,“我原本是想跑,可见到汪督察你,就不舍得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汪督察的石榴裙,我还是愿意拜一拜的。”

沈幽看汪媚筠迟迟不进入正题,索性自己开口,“王文珊死了,张萤微可以交给警署去找。但这次的大案子,还有个真凶,就只能咱们来设法收拾了。”

“还有个真凶?”许婷一扭头,吓了一跳的样子。

“她说的是黑天使。”汪媚筠翘唇一笑,接过话头,“根据现有情报,‘冥王’来的不过是先头部队,他们的后续应该还在观望。黑街是个非常合适的试验田,他们看来并不是打算用毒品打开这里的市场,而是有更大的野心。”

“比如呢?”韩玉梁之前已经恶补过毒品的相关知识,“我看黑道制毒贩毒,都是为了赚大钱。”

“‘冥王’背后有财团撑腰,并不缺钱。黑天使目前出现的三种型号,最早出现的A型成瘾性最强,更像是传统药物的风格。而从B型开始,致瘾能力就出现下降,而相对的,让受毒者全面提升身体素质,不怕痛不怕死的效果,却大幅加强。这次经由张萤微手出现的,和之前的都不一样,应该是还在测试中的C型。”

汪媚筠叹了口气,脸上难得地浮现出韩玉梁比较熟悉的那种落寞——就像以前有个捕头费尽心机依然抓不住他的时候一样,“C型的效果,你们两个应该已经看到了。柔柔弱弱的女大学生,一个拿把刀屠光了整个KTV,另一个生生用双手撕碎了自己的母亲。从王文珊之前口服的表现来看,成瘾性显然进一步削弱了。那么,‘冥王’在做什么,不是很好推理出来么?”

许婷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自觉就抓住了韩玉梁的衣角,“他们……要靠这药来制造怪物战士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