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2章 韩玉梁的初体验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尽管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就如饥似渴地利用过目不忘的本领来学习各种各样的新知识,有些事情因为没有兴趣,韩玉梁依然不甚了解。

比如叶春樱准备进行的,这个据说能有效纾解性欲并增强性能力的法子。

前列腺韩玉梁倒是知道,毕竟男科疾病算是他比较关注的新知识领域,按摩这个词他也熟,前列腺按摩作为医学术语的部分他也大致能理解意思。

但用这个方法来满足性欲,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嗯嗯……你确定之后会很舒服?”韩玉梁很紧张地问道。

他很确定前列腺这东西要想碰到,能走的路子只有一条——肛门插入。

他这辈子从来都是进别人,被别人进还没体验过,也不想体验。

可叶春樱很认真,她另一只没戴手套的手做了一个抓握揉捏的姿势,涨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嗯,为了确定这个,我在厕所的时候搜集了很多资料,认真地研究了。”

原来去厕所呆了这么久不是因为便秘而是在盘算着捅老子的屁眼儿么?韩玉梁哭笑不得道:“一般的姑娘……不会想到这种法子的吧?”

就算是看A片学习性知识,也该知道你们女孩子除了小屄屄可以用,屁屁咪咪,嘴巴双手,奶子脚丫其实都可以上阵的啊。

没想到叶春樱摇了摇头,说:“我……我不是没考虑过别的法子,可你说的对,我病了。暂时还不确定是什么问题,如果让你……你的器官和我的体腔内部接触,有可能被传染。韩大哥你没有打过疫苗吧?那样的话岂不是很危险?所以我才决定选择体外可以解决的方法。可是,单纯用手的话我完全没有经验,毕竟采精之类的手法一般都是护理专业学习的。”

这绝对是借口,传染的话接吻早就传上了啊。

听上去她也很紧张,语速变快,说的啰里啰唆,还有点混乱,“想一想,咱们一起住了好几天了,韩大哥你一定忍得很辛苦。我……我既然有决心,那么先让你舒服一下,也是应该的。这种时候让你去找别人,我……我会有点危险,还不甘心,会……会不高兴。我要是难过的话,万一又发烧,就要耽误事了。所以……所以就让我来吧。”

“我对让你来这件事没有意见,”韩玉梁双臂交叉,横在胸前,“我是对前列腺按摩这个行为有意见,你先告诉我,你准备怎么操作?”

“我、我综合了几种办法,我打算让你胸膝位趴在床上,脱掉裤子,把毛巾垫在下面,然后涂抹润滑油,用肛门指检的方法进入你直肠……啊,你放心,我不会像检查病人那么简单直接的,我会慢慢按摩,一点点进入,保证不让你太痛。之后我打算用常规前列腺按摩法,挤压腺体,帮你排出腺液。如果你在排出的过程中有了快感,阴茎充血勃起,我就……我就可以尝试进行一下……呜……进行一下……那个……手、手淫。”

他叹了口气,很诚实地回应:“春樱,你的决心都到这个地步了,我也不妨直说,比起你计划的这个操作,我其实更愿意用比较简单的方式来排遣积累。比如,你让我摸摸胸部,看看裸体,或者用你的脚帮我夹住动一动,这些都很舒服啊。”

叶春樱脸上的红晕眼看着就蔓延到了脖子根,“可……可那些我还不会,我……我想主动为你做点什么。我希望你不用动,就是我来,我想证明,我……有能力让你体验到特别快乐的感受。”

她说着说着低下了头,“这次……事发突然,我也来不及学其他的。韩大哥,你就让我试试吧,如果我……不是太笨,能让你舒服,之后我学会别的,也就有信心……继续帮你了。”

继续个什么啊,等突破最后一道关卡,撕烂这层窗户纸,他当然要将床上的十八般武艺尽数倾囊相授,这种保守内向害羞还特别爱他的小姑娘,就是传承他辛苦背下的女子房中术的最佳人选……何必上来就逆向搞屁眼呢?

可韩玉梁还不太愿意生硬拒绝。

一个是叶春樱克服羞耻提出的一番美意,对她这样的女孩来说简直大胆破了天,错过说不定就会让蜗牛回到壳里,一个是他这人性癖就是占有方式比较全面,都已经打定主意跟叶春樱相处至少三十年了,她那实际颇为有料的小屁屁,不可能不在他惦记的范围里——那么现在允许她进来一次,将来拿这个当筹码,她拒绝的底气起码消去一截吧?

看他沉吟不语,叶春樱有点慌张,俩指头揪着另一边的手套,扯长,松开,啪啪轻响,“韩大哥,我……我保证真的不会让你痛的。他们都说这个对男人来说特别舒服。我不是用做指检的法子,你……你就让我试试吧。”

“呼……”韩玉梁吁了口气,指向那口锅,“我把姜汤热了,你再喝两碗,咱们就进去试试。不过我先说好啊,那要真像你说的那么舒服,我一个忍不住……对你做了什么,你可别怨我。”

叶春樱甜甜一笑,啪的一下拧开了大桶润滑油的盖子,“你不会的,我就是相信这个,才愿意努力学做这样的事。韩大哥,我希望……将来你和我在一起后,我不管在什么身体状态,都有办法让你开心。”

听起来,这话好像透着一股“所以不管我什么状态你也可以不用找别人”的含义,韩玉梁笑着拉过她亲了一下,“好,我去热汤了。”

两大碗姜汤,去厕所一趟,叶春樱发了一身微汗,精神抖擞,搬好椅子把需要用的东西摆上去,坐在床边认认真真等着。

韩玉梁磨磨蹭蹭洗了个澡,披着旅馆的大浴袍出来,苦笑道:“咱俩这相处进度,还真是奇怪得要命。反正我裸体你给我换药时侯也看过好多遍了,那我脱了啊。”

“嗯。”她点点头,整理好手套,“臀部这边冲着我,趴下就好。”

他把下巴枕在手臂上,乖乖摆好,心里已经把采叶春樱小雏菊的计划提上了日程。

不一会儿,下体一凉,沾满润滑油的小手抓了上来,把他垂下的阳具轻轻握住,向后压下包皮,跟着用指肚轻柔摩擦着系带那无比敏感的地区。

叶春樱倒着抓握,小指在下拇指在上,捋下之后,掌心恰好包住龟头,拇指摩挲系带处,小小的手掌也同时刺激着整个前端,往上套弄时,拇指伸直压紧,四指并拢在另一侧夹住,捏着半边肉茎滑动,起初几下还不熟练,动着动着,就又快又稳,磨蹭得叽叽作响。

这乳牛取奶一样的抚弄姿势,韩玉梁还是头一次享受,觉得新奇有趣,也就不说什么。

她动了十几下,小声问:“韩大哥,这样……你有感觉吗?”

“还好,你可以再使劲儿点。”

“嗯。”她就像在跟患者讨论病情一样,稍微加了一些力道,套弄几下,“这样呢?”

“可以再重点。”

几次调整后,力道终于恰到好处,韩玉梁舒畅呻吟一声,心想不愧是个当过医生的姑娘,手上的活儿就是学得又快又好。

要知道,打飞机这种事,要想超过男人自己的手,可着实需要下功夫琢磨,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

他正感慨着,阴囊后方又是一凉,胶皮手套的触感带着润滑油一起贴了上来,缓缓旋转揉搓涂开,跟着轻轻抓紧,一收,一放。

“嘶……”配合着前面缓慢而有力的捋动,韩玉梁舒服得倒抽一口凉气,好奇问,“春樱,这你都是跟哪儿学的?之前专门练了?”

“没,就是之前找几个女性论坛讨教过。”叶春樱的声音因为羞耻而微微发颤,但语速还算稳定,“你给我断网不准工作,我……就把下载的那些资料好好研究了一下。姐姐们都挺热情的,好多都有配图,不难。你感觉舒服吗?”

“舒服……唔……那都是什么人啊?还教你这个?”

“我……”她犹豫了一下,小声说,“我骗她们说我最近身体不好,有什么办法能比较节约体力让老公舒服,不至于出去找女人。啊……对了,该开始按摩了。韩大哥你放松一下,千万别用力啊,我也是头一次这么干,你哪里不舒服一定赶紧告诉我。”

“嗯。”

话虽这么说,屁眼感觉到什么东西压过来的时候,韩玉梁还是本能往里一夹。

但抹满了润滑油的纤细手指轻而易举就突破了括约肌的阻碍,小虫子一样东摸摸,西扭扭,慢悠悠滑了进来。

韩玉梁哼了一声,皱眉眯眼,屁股那边涨涨的,颇有几分难受,这才知道自己此前采花下手菊蕊的时候女子是什么滋味。

里头的指尖转了转,摸索着压住了什么东西,跟着,加力一按。

“哎哟……”

一股子酸溜溜麻酥酥的滋味顺着脊梁骨往上爬,和出精时候那股快活相比,滋味并不相同,但的确颇为舒服,下头垂着那根硕大肉棒忍不住就晃了几下。

“怎么了?”叶春樱很紧张地问,“疼吗?”

“不疼……就是……滋味有点……奇妙。”韩玉梁不好直接告诉叶春樱,自己修炼房中术,快感比寻常男人要强,那边滋味说不定也会高出一截。

他寻思要是所有男人被指头戳一下能爽成这样,肛肠科早该人满为患了。

叶春樱听他哼声颇为愉悦,放下心来,涨红着脸一边按摩摸到的前列腺,一边用另一只手摩擦涂满润滑油的阴茎。

韩玉梁觉得,情况有点怪异。

没错,他挺有快感,即便动用房中术想克制多享受片刻,龟头前头也流出不少稀薄透亮的粘液,整条尿道都阵阵酸畅。

叶春樱此刻在做的事,也的确算得上是手淫,而且,还是比较高级的那种,一般女孩估计正常恋爱结婚一辈子都没考虑过要学的技术。

可他怎么就是有种,自己是个病号,正在被叶大夫诊疗的错觉呢?

他还没理清个头绪,后窍里的按摩力道忽然变大,那股令他浑身发抖的酸爽,一下就冲到了前方硬到发痛的阴茎里。

那早就滴滴答答流了不少透明液体在下面毛巾上的肉棒,猛地一震,喷出了一股浓稠的精浆。

一道,两道,本该还能再射几道出来,可之后就变成了流。

叶春樱的指尖在里面一下一下地按,混合在一起的浆液就一直往外流,滴滴答答流了好一阵子,后半截出来的,竟然比一开始射的还多些。

而且,流的过程中,快感一直在持续。

没有射的时候那么强,但也比射之前要来那会儿舒服得多。

这么悠长的快感,让韩玉梁脑子都有点发白,喘息声透出一股微妙的淫靡感。

虽然滋味相当相当相当不错,但一种源自灵魂的危机感让他果断决定,之后再也不考虑这种获取快感的方式,一次也不再尝试。

他是进入的那个,不是被动的那个。

他一点也不想觉醒和此有关的官能。

为叶春樱开这个特例,仅此一次,够了。

他吁了口气,准备说话。

可这时叶春樱已经把湿巾拿在手里,正在认认真真地帮他擦拭,还用透出明显期待的语调说:“韩大哥,现在是不是轻快多了?不再憋得慌了吧?”

就像个向父母邀功的孩子。

他犹豫了一下,柔声道:“确实,舒服多了。”

她红着脸为他把裤腰提起来,小声说:“能做到……真太好了。我直到刚才还在担心自己没经验弄不好,让你不舒服。”

韩玉梁翻身躺在床上,浑身松弛舒展。回味几秒刚才的余韵,他决定实话实说,“春樱,这法子……的确很快就让我射了,也非常舒服。但……唔……如果有下次的话,我还是希望咱们去掉前列腺按摩的部分,你只在外面操作就好。”

叶春樱愣了一下,把收拾好的东西连着手套一起扔进旁边的水盆,微微偏头说:“可我听岛泽莲说,你的性能力特别强,特别持久,我在这方面是个生手,不用点特殊手段,感觉很难让你出来啊。”

“你不用拿出研究医学课题的态度……”韩玉梁拉过她,让她靠在自己怀中,“生手多来几次,自然就成了熟手。而且我喜欢你啊,我也愿意慢慢教你的。春樱,前列腺按摩这个法子……我不是说身体上不舒服,我承认,刚才的滋味非常美妙。但我……唔……我更喜欢纯粹一点的,男人的享受。我不希望自己迷上这种被进入的快感。你也不想我变成小铃儿笔下的男主角,一辈子不用担心便秘吧?”

叶春樱眨了几下眼,慢慢消化完他话里的意思后,惊讶地抬起了头,“韩大哥,你是说……刚才的感觉有可能掰弯你?”

不等他回答,她就马上很认真地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那样做了。”

“你做得确实很好,是我的问题。”他柔声哄了两句,心里暗想,她刚才帮忙操作的时候口吻可不光是认真,还显得挺兴奋。

难不成,他的小叶大夫其实隐藏着很主动的一面?

闲聊几句,韩玉梁说起自己刚才的感觉,像是病号在被看诊。

没想到叶春樱犹豫一下,点了点头,小声说:“我……我只能把你当成病号,不然我害羞得都不敢睁眼。一想象你是病了,如果不赶快帮忙排精,就会难受,我就感觉心里平静了好多,图解上的动作就都想起来了。”

韩玉梁笑道:“呀,那我现在得了另一种病,不看你的胸部就会难受。你可不可以平静地让我看一下啊?”

“不要。”她撅起嘴摇了摇头,“我身材又不好。”

“好得很啊,早晨惊鸿一瞥,能叫我记住三十年。”他搂紧她,想着趁热打铁,干脆把红线上方的事儿都蹭着边办了,“我喜欢你这样的身材,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

这是叶春樱失去初吻前,韩玉梁对她说的话。

她当然记在心里,一刻也不曾忘记。此刻重又听见,两人的关系,早已比初吻时进了不知多少步,她微微低头,心尖儿上又化了一块蜜糖,轻声说:“你还记得上次……你这么说过后,是怎么欺负我的吗?”

“记得。”

他微笑说道,揽住她火烫的娇躯,再一次将她深深吻住。

不知吻了多久,两人口唇微分,叶春樱贴着他轻声呢喃:“说好……不想传染你的,你又亲我。”

韩玉梁轻喘道:“为这病了,我心里也快活得很。”

“韩大哥,我……真有那么大吸引力么?”她与他额头相抵,如兰吐息也揉杂上了婉转媚意。

这次病了之后,她仿佛比先前又大胆了几分。

“有。”韩玉梁正色道,“春樱,对我这样的色胚来说,能让我想上床的魅力没什么了不起,能让我一直忍着,一直珍惜,不愿惹你难过,只想等你彻底准备好,这种吸引力,比前者可大得多。”

叶春樱把脸埋在他的腋下,那里有最浓烈的、属于他的味道,让她微醺般目眩。她不太确定自己是不是又发烧了,于是她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脖颈旁边,小声说:“我觉得身上好烫,韩大哥,我会不会又病了?”

“是很热,我去拿体温计。”韩玉梁顿时紧张起来,“早知道就不让你费这力气了,病了就该多躺着啊。”

“等等……先等等。”她压住他,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我没觉得不舒服,我还……挺开心的。先别动,这样……待会儿。”

“好吧,呆一会儿,一会儿我去拿体温计。”

她咬了咬唇,拉着他手腕的纤长指头握紧,轻声说:“韩大哥,我……我不是不想让你看,我就是觉得特别羞耻。可能是秦院长从小就一直教我,让我觉得……背心和内裤覆盖的地方,是绝对的禁区。我……暂时还做不到特别坦然的主动……让你看到。真的很抱歉。”

“说什么傻话呢。”韩玉梁忍不住笑了出来,“你都让我那么爽了,胸部不看就不看咯。反正……早晚也是我的。”

她没反驳,轻轻嗯了一声,另一只小手垂下去,拱来拱去,也不知道做了什么。

“不看的话,好像……就没那么害羞了。”她突然抬起身,贴在他耳边梦呓般说了一句。

接着,她的手拉着他的胳膊,顺着那纤细光滑、曲线柔美的脖颈,往下滑落。

“诶?”韩玉梁楞了一下,但马上,就明智无比地选择放松手臂的力量,任她牵引着,往下挪去。

厚实保守的睡衣,扣子已经解开。

粗糙的掌心滑过锁骨后,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接触到的肌肤变得更加滑腻,显然没怎么经历过风吹日晒。

急促的娇喘中,触感随着位置的变化而缓缓上抬。

隆起了,柔软了,被她牵引去的地方,那一团美好的半球,恰好能把他的掌心完满填塞。

如鸡头肉,似塞上酥,凝脂香软,乳波徐来。

他情不自禁想要扣紧,握住,但犹豫再三,只是吻住她紧张到颤抖的樱唇,用掌心轻轻贴着,感受着娇小的乳头是如何俏立,感受着急促的心跳仍在不断加快。

炽热的吐息交错在一起,但不如两人的身体融合的那么紧密,韩玉梁像是漂浮在海面的小舟,而叶春樱就是那趴在船底的少女,波浪起伏,舟与人,不会有半点分离。

情欲的滋味,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新鲜,更加不同。

他硬着,但并不烦躁,并不急切。

他渴望,但仅仅这样相拥,就能满足,可以缓解。

抚摸乳房这个动作,对他而言从来都意味着调情,是上床最正常的前奏之一。

可这次他很平静,不想用内功去刺激掌心的蓓蕾,不想揉搓那花苞来催发另一处的露水。

他不想侵入她。

他只想这样安宁而愉悦地贴合着,仿佛千百年前,他们本是一体。

这又是一种全新的体验。

滋味很好。

但等到叶春樱起来整理一下衣服去厕所解决姜汤带来的问题后,他还是有些迷茫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摸了一把自己撑起的裤裆,想一个问题。

该不会是被按摩了一下前列腺,脑子也跟着不正常了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