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31章 百年修得共枕眠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你说,如果我没有找她……她是不是就不会死?”

韩玉梁把用内功降到温度正好的水放在叶春樱面前,看着正在梦呓般喃喃自语的她,柔声道:“春樱,事情不是这样算的。否则,如果我没有找到你赖着不走,后面的一切是不是就都不一样了?再往前呢?你要追溯到什么地方算完?”

叶春樱喝了两口水,端着杯子的手,依然在微微颤抖,“可我觉得,秦院长……就是因为我,被……杀人灭口了。”

此时已经是深夜一点。

四个小时前,叶春樱看着消防员从灭了火的屋中抬出了秦安莘的尸体。

但她没能多看几眼,就被警察推到了一边。

她只来得及看清,秦安莘半边焦黑的脸上,眼睛死死瞪着,而她的右掌中,紧攥着被烧到变形的手机。

“那你就更得振作起来,跟我一起把事情查清楚,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叶春樱看着已经被转存到服务器上的那串字符,和之前拍下来的笔记本照片,轻声说:“没想到,这些就是秦院长最后留给我的……遗物。韩大哥,明天跟我去一趟分区警署好吗?我想,先把秦院长的事理出一个头绪。”

“没问题,你是所长,我听你的。”韩玉梁弯腰拥抱了她一下,柔声道,“去洗个热水澡,放松一下,好好休息吧。相信我,罪有应得的人,咱们一定能一个个揪出来,法律杀不了他们,我可以。”

叶春樱含泪点了点头,“我知道。韩大哥,我知道。幸好……幸好我还有你……”

回到旅馆后已经哭了好几次,她没有再放纵自己的泪水折磨红肿的眼眶,抱紧韩玉梁在他肩头休息了一会儿,起身拿起带来的替换厚睡衣,走进了浴室。

等到确认叶春樱看不到自己的表情,韩玉梁的脸,才显出了冷冽的杀意。

多情之人总薄情,但风流如他,也已尝到了被触动心弦的滋味。

自然而然,冲冠一怒为红颜。

叶春樱没有因为悲痛而完全乱了方寸,现场的火势平息后,她第一时间就对警方申明这绝对不是意外,极可能有人蓄意纵火,硬缠着到场警官去保安室调取了监控。

给汪媚筠打了个电话通过那边疏通一番关系后,她拷贝了一份今晚起火前的监控录像副本,并以秦安莘半公开养女的身份,在房间里清理出了一些残存的物品,整包装回了旅馆。

她知道这样很可能吸引来灭口者的注意,这正是她的目的。

否则,茫茫人海,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去找罪魁祸首报仇。

首先摆在眼前的问题,就是秦安莘的死,究竟是哪一方下的手。

从情理上考虑,露杜斯派人来进行这个操作的可能性并不大,那帮喜欢看变态游戏的大人物的部下们,这会儿应该忙着对连环奸杀案进行收尾工作。

而且调查露杜斯的事情,暂时还是秘密行动,这次过来华京,主要想揭开的,是圣心扶助院隐藏的内幕。

所以最有可能动手的,应该还是第三扶助院相关的罪人们。

他们为何这么快就能得到消息并果断选择下手灭口呢?用的还是这么唐突近乎鱼死网破的方式?

叶春樱理不出头绪,韩玉梁更找不到线索。

哭泣间隙用旅馆电脑反复观看监控录像的结果,倒是大致锁定了一位嫌疑犯。

那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疑的气息,带着鸭舌帽、大墨镜、口罩,怀里抱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帆布提包,穿得很厚实,连男女都看不出来。

奇怪的是,他很顺利就通过了公寓的门禁,并直接走进了电梯。

就像那是秦安莘一直在等的客人似的。

门禁和监控正常工作的情况下,保安通常都在打盹或者玩手机。

所以没人出来询问,并不奇怪。

奇怪的是,监控只拍到了这个可疑人物进入公寓大厦的样子,却没有拍到他离开。

起火之后,很多住户慌乱逃出,消防通道全部开启,也许,那人就趁着混乱,从没有监控的地方溜走了。

华京人口近千万,十几倍于新扈,要在这么大的都市里找一个容貌都不清楚的犯人,只有警方全力出击才比较有希望。

靠叶春樱和他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想要找到,怕是得拿出愚公的精神,子生孙,孙生子,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才行。

啧……不知道拿这个理由跟叶春樱商量生个孩子她会不会答应。

站在窗边,韩玉梁望向对面已经黑漆漆不见一盏灯的第三扶助院,忽然觉得,自己渐渐陷入到了当代人的思考模式中。

恰好,叶春樱洗好出来,拿着毛巾一边擦头一边柔声说:“韩大哥,你也洗一个吧。早点休息,明天咱们还要去一趟警署呢。”

“我觉少,这个不急。”他指了指窗外,“春樱,你想查的那些资料,就保存在第三扶助院里吧?你觉得可能在什么地方?”

“人事档案室吧,我不知道这边的电子化办公进行的怎么样,反正纸质资料应该是很全的。怎么了?”

“我是在想,咱们为什么非要去骗呢?不光会暴露身份,之后出事也容易被追到尾巴。”韩玉梁轻声道,“那边办公楼里半夜一个人都没有,就算有监控我也不是不会弄坏。我把那些资料偷出来,不就可以直奔下一步了么?今天接待你的那个家伙爱答不理的,估计没放在心上,按我的计划,你就可以隐藏起来,不暴露身份了。”

叶春樱站到他身边,遥望着第三扶助院的建筑,沉吟片刻,说:“你说的对,秦院长都死了……明面上大张旗鼓去查,的确太危险了。韩大哥,今晚咱们先休息。明天上午去警署后,我下午回来好好睡一觉,咱们等到半夜,一起进去找资料。”

“你也要去?”韩玉梁皱了皱眉。

“嗯,那边地形我熟,找东西有我帮忙也快一些。至于墙……”她拉住他的手,“你能带我过去的,对吧?”

“我不是很想让你一起去冒险,”他很直白地表态,“我更愿意你在房间里盖着被子香香地睡着觉,一早起来我已经把事儿办妥了,那样安全。”

“不跟着你,我只会不安全。”她语气坚定,“也不可能睡得很香。韩大哥,别让我在窗边一直担心地等着你,好不好?”

转念一想,也不能排除对手趁他不在来找叶春樱的可能性,手边没有武器,她就只是个弱女子而已,他犹豫一下,点头道:“好吧,明晚,咱们一起,过过雌雄大盗的瘾。”

他瞄了一眼旅馆配的那台破电脑,拍了拍她的肩,“你去屋里睡吧,我打发打发时间,就在沙发休息了。”

叶春樱伸出手,拉住了他的衣角。

“韩大哥,我没准备让你睡沙发。我希望你能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韩玉梁扭头笑道:“和你睡在一张床上,那恐怕咱们俩都没办法好好休息,更别提养足精神了。”

她眉心微蹙,拉起胳膊上厚厚的睡衣袖子,“我……穿成这样也不行吗?”

“你穿成这样睡?”

她点点头,“嗯,我睡觉习惯裹得严严实实的。韩大哥,这样的装束应该不至于也会……诱惑到你吧?”

“呃……”韩玉梁挠了挠头,“可同床共枕,我很难不往……你已经做好准备的方向去想啊。”

她微微低头,轻声说:“秦院长才去世,我……即便有准备,今晚也不会有心情啊。你……愿意只是抱抱我,一起休息吗?”

她的眼眶又有些发红,“我……很久没有被人好好……陪着睡过了。我知道自己好像很自私,可我……我真的很想说,韩大哥,就一晚也好……你能……能像亲人一样……就那么……陪陪我吗?”

“我从没想过,跟看上的女人睡在一张床上,还能整夜什么都不干。”韩玉梁淡淡道,但马上就张开双臂拥抱住了她,将她娇小柔弱的身躯彻底包裹在自己的气息中,“但我愿意为你试试,毕竟,是你让我知道,看上和喜欢并不一样。”

她抽噎了两声,把小脸压在他宽阔的胸膛中,又一次哭泣起来。

按以往的想法,韩玉梁更愿意用泄身的快乐来治疗女人的悲伤,这法子他给几个寡妇试过,效果绝佳,舒服到下面喷水,上面自然就不流泪了。

不过现在他只想抱着她,缓缓抚摸她还湿着的头发,轻轻拍着她抽动的背,任她把小小胸膛中爆裂的悲伤,交给他来分担。

她失去了最后一个亲人。

不要紧,他马上就补给她。不止今晚,随时都可以。

反正算起来,丈夫也是亲人的一种……就是不知道没结婚证只是心里承认的算不算。

不愿意带着一天的汗味去陪叶春樱进入梦乡,哄她先去床上躺下后,他去匆匆冲洗了一遍。

她靠在床头,开着夜灯,注视着手机分析资料,神情专注而安宁,私密空间的稳定感,没有因为他进入而出现半点波动。

等到他坐在床边准备躺下,她才有些忸怩地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身子一滑,钻进了被中,看起来,有三分紧张,三分羞涩,三分安心和一点不易察觉的慌乱。

没怎么和女人一起纯睡觉过,韩玉梁躺下之后,莫名有了点青涩少年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的感觉,他人高马大,稍不注意,就会和她拉近到充满暧昧气息的距离。

虽说为了防患未然,洗澡时候他回想着叶春樱白白嫩嫩柔润可人的赤足匆忙日了五姑娘一次,但他毕竟是个淫贼当惯了的、欲望旺盛到自己都吃惊的强壮青年,一扭头就能看到她不施粉黛微带泪痕楚楚动人的小脸近在咫尺,脑海里登时就跑马灯一样转着圈子播放之前和她亲吻的美妙记忆。

叶春樱翻身侧躺,睁大眼睛望着他,尽管很明确地看到了韩玉梁眼神中的情欲,但她并没有感到恐惧,而是带着一种没来由的信赖,伸手搭上他的胳膊,轻声说:“韩大哥,我可以……离你近一点吗?”

韩玉梁想了想,挣扎着点了点头。

她用手肘撑高被子,挪到他旁边,把头轻轻放在他肩上,身体,也跟着依偎上来。

他自然而然地舒展手臂,托在她颈窝,吞了口唾沫,柔声道:“我身上肉可比枕头硬,你确定要这么躺么?”

“可是能让我安心……”她靠得更近,心里的惶恐,终于没有再作掩饰,“这样……感觉好安心,像是……什么都不用怕了。”

“有我在,你本来就什么都不必怕。”他用拇指轻轻擦掉她眼角的泪光,“害你今晚哭的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我一个也不会放过。”

“嗯,拜托你……都拜托你了。”她往他怀中钻去,蜷缩起来,像婴儿一样屈起,紧靠着他,“我……可以这样睡吗?”

“你怎么样觉得最好?”

她犹豫了一下,拉起他手臂,轻轻盖在自己肩上,“这样可以吗?”

“不觉得沉?我这胳膊起码也有十几斤吧?”

“不觉得,”她闭上眼,轻声呢喃,“很舒服,也许……我还是宝宝的时候,被爸爸这么抱着哄睡过吧,感觉……温暖又怀念。”

“那就睡吧。”他深吸口气,柔声道,“你再不睡,我可能就不想让你睡了。”

“嗯,晚安。”

“晚安。”

叶春樱并没说谎,互道晚安之后,她就在这样看上去并不舒适的姿态下,无比安心地迅速睡着,睡得香甜至极。

这种敞开心扉的信赖多少感染了几分韩玉梁的情绪,他端详着她天使一样宁静纯真的睡颜,足足看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关掉床灯,闭目入睡,与她一起,深深沉眠。

但他没能把这难得的沉睡持续到天亮。

因为叶春樱做噩梦了。

凌晨四点左右,一直安详沉睡的她突然出了很多冷汗,身体蜷缩得更紧,像是有无形的巨手在把她纸张一样揉成一团。

她喃喃地说着梦话,但声音很轻,颤抖,且充满恐惧。

韩玉梁竖起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懂到底在说什么。

唯一听清的词,就是妈妈。

但那到底是在呼唤童苏苏,还是秦安莘,就是无法触及答案的问题了。

等叶春樱手机上的闹铃响起,韩玉梁当机立断把她吻醒,用羞涩给了她一个极其有效的大提神术,迎来新一天的开始。

等她洗过脸,彻底清醒,韩玉梁问起了噩梦的事。

但她用手揉搓着脸上价格很亲民的护肤霜,迷茫地说:“噩梦?我没印象啊。我还说自己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我做噩梦了吗?”

“没,那可能是我误会了。”韩玉梁简单带过。她想不起来最好,只在梦里难过,起码不影响现实中的精神。

他还是喜欢她精气神恢复后眼睛都在微微发亮的模样。

可惜这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的情绪,在分区警署那边转瞬之间就消耗殆尽。

因为秦安莘的案子,被定性为意外失火。

一份很可疑的现场勘验报告表示,火势的起因是落地窗帘后的老旧插线板接通电暖器后负载过大,引燃了掉落上去的纸巾。

慌乱中秦安莘被绊倒摔伤了头,导致昏迷在火场,意外身亡。

叶春樱以监控录像中的可疑人物追问,那位神情不耐的警员却只是嚷嚷说:“天气凉了,不许人家多穿点啊?怎么这么多废话,你是警察吗?还是消防员?不要网上看点东西就来指指点点,我们还不用你这样的来教怎么查案。”

她气得拿出手机,想证明火灾发生后秦安莘还给她发过短信。

但犹豫了一下,她又克制着放了回去,略一躬身,说:“对不起,打扰你们工作了。我这就走。”

尽管很佩服叶春樱最后关头的冷静,但韩玉梁可没这么好脾气吃一顿排头什么都不做,临走前装作不小心带掉桌上一支水笔,弯腰去帮那警员捡的时候,故意把水笔推到他脚边,伸手在他腿上碰了一下。

刚走出门口,叶春樱就靠近小声问:“你给那个接待咱们的小伙子动什么手脚了?”

“让他一只脚不好使几天,走路容易摔跤而已。”韩玉梁微微一笑,道,“不算罪有应得么?”

“嗯……差不多。”她叹了口气,迈下台阶,“不过他也就是个接待员,案子被压成这样,恐怕……不是他说了算的。”

“说了算的,被咱们查出来,可就不是一只脚难受个七、八天这么简单了。”韩玉梁沉声道,“这种祸害,没必要留在世上恶心好人。”

“其实……也就我一个人在难受。”叶春樱低下头,盯着台阶从小巧的鞋子下一级级经过,“秦院长总是被人说偏心,什么事都护着我,退休后……肯来看她的孩子,也没别人了。”

“你是好人。”韩玉梁淡淡道,“让你难受,就是祸害。你跟沈幽联系一下,查查这边帮忙包庇的人的底。天公不睁眼,我就来为它代劳。”

叶春樱挽住他的胳膊,轻声说:“不必了,先做好咱们手头的事吧。警署这边指望不上,放火的事,只能先搁置了。咱们回去休息,做好晚上偷资料的准备。如果……这之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那咱们查下去,说不定能找出所有的谜底。”

“好吧,你是所长,听你的。”

买了些放凉也能吃的快餐带回旅馆,叶春樱用手机和沈幽联络上,将秦安莘发给她的那串字符发送过去,猜测说:“我觉得这可能是和什么秘密有关的口令,但单独一个字符串,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下手。”

沈幽那边听起来挺忙,键盘敲击声密集得像是在开机枪,“这个字符串应该是秦安莘复制下来发送给你的,她既然保存在手机里,说明这个密钥她在手机上使用过。”

“但她的手机被烧坏了。而且,也找不到了。”

“不要紧,我用她的手机号调查一下。人有智能设备操作惰性,她那个年纪,这个密钥对应的网站八成她就是用手机号注册的。我安排到检索系统里给你筛查,如果没有的话……不行在暗网悬赏一笔钱,做个复制的黑卡,看看能不能从云存储里调出秦安莘手机的数据。”沈幽停顿了一下,说,“先交给我处理吧,你忙其他的事。汪媚筠的电话,我要接一下,下次再聊。”

“嗯,好的。”

他们两个在这边忙,黑街那边的人也都没有闲着。

据说沈幽和汪媚筠达成默契,前者动用地下情报网全力辅助汪媚筠调查L-Club的内情,后者则会努力在特安局内部施加影响,对“天火”展开行动。

算起来现在叶之眼事务所跟雪廊已经是铁杆盟友状态,朋友的仇人,自然也该算作仇人。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想法,韩玉梁多少打探了一下“天火”这个组织的情况。

当今世界比较成规模名头响亮的大组织,绝大部分都成立于大重建期秩序尚未恢复的那些年,一定程度上稳定了各地的发展状况,不论偏向白还是黑,都多少得到了世联对其存在的默许。比如雪廊,当初就是这边的庄老大和一个异国他乡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建立的清道夫中介机构,后来逐渐吸引到越来越多的好手,才转化为一个人数不多的精英清道夫组织。

但“天火”,是少数成型于大劫难时期的势力。

单纯从成立时间上比较,“天火”都能算是世联的长辈,与世联前身——特别对策基地同期。

如果说特别对策基地是官方对抗大劫难的机构,那么“天火”就是当时民间力量的代表组织之一。

大劫难后,“天火”将占领区权力逐步移交给新成立的世联,但组织并未因此解散,而是转型成了一个中立赏金猎人集团,在世界范围接受雇佣。

“天火”此前的口碑一向很好,麾下也聚集了许多大劫难时期就出类拔萃的优秀精锐,名义上宣称中立只为金钱工作,但在各地打压黑道组织的时候,不乏义务出击的记载。

可不知道为什么,近些年“天火”的行事方式出现了明显的巨大转弯,不仅违背当初对世联的承诺在大洋岛屿建立了多个据点基地,还在多个特政区进行了类似地盘抢夺的行动。

和雪廊其他据点的摩擦,就是导致今年激烈冲突的直接原因。

而在这之中,韩玉梁发现了有趣的情报。

原来沈幽之前有个关系很亲密的恋人,就是死在了和“天火”的早期摩擦中。

啧啧啧……为了汪媚筠估计得追查L- Club,为了沈幽八成要和“天火”开干,他这猎艳之路,阵仗怎么越来越大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