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35章 意外开始的同居生活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这才知道,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叶春樱刚经受过怎么样的惊吓,压下了怎样的惶恐,只为让他不要太担心。

甚至从脸上的痕迹看,她直到这会儿坐在了他身边,才真正哭出来。

他张开双臂,把她颤抖的身躯轻轻揽住,柔声道:“放心,春樱,我保证,这次我和沈幽他们好好合作,一定把黑天使背后的人全部消灭干净。保证不让你再经历这种可怕的事情了。”

“韩大哥,用了那药的人真的好可怕,就像怪物一样,你……”原本想要劝他别去,可叶春樱话到嘴边,才想到这次的安全,也是仰仗了韩玉梁委托的雪廊,作为报酬的一部分,他岂能出尔反尔,只好颇为生硬地转口说,“你千万小心些。”

许婷听完,退回到另一头,转脸单手托腮,继续瞪着杏眼望向车窗反光中那俩人靠在一起的样子,红红的小嘴一抿,暗暗咬了咬牙。

一股带着倔强的不甘,渐渐浮现在她水灵灵的眼底。

许娇则很明智地留在前排,拿出社交本领,跟舒子辰有一搭没一搭闲聊,压根没有掺和到后面的意思。

尽管心里一直强调人贵有自知之明,可她看一眼后视镜里自己的样子,还是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面颊,暗暗叹一声,要是年轻个几年,该有多好……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中巴开进了一个看起来挺有年头的小区。

韩玉梁一直在暗中留意位置,就是对这边地图还不太熟,只能忍着晕车问一句:“这是到哪儿了?”

叶春樱一愣,许婷在旁笑了笑,脆生生地说:“南城区东北角,再一个路口,就出黑街地界了。”

叶春樱轻声说:“你对这里真挺熟的。”

许婷笑道:“那是,怎么也在这儿活了小二十年呢,黑街里啊,只有我不敢去的地方,没有我不知道怎么去的地方。”

舒子辰把车停稳,转头问:“我看你胆子挺大啊,KTV那种杀人现场都敢进,还有你不敢去的地方?”

许婷眉毛一扬,“你们雪廊我就不敢进。”

“哟,我们一个小酒吧,还能把你吃了?”

“反正不敢,”许婷笑呵呵地说,“万一一杯酒喝不对,就得一辈子给你们打白工咯。”

韩玉梁心中一动,听出她是在提醒自己,调侃道:“他们只盯着有用的人,可不是谁来都要的。”

“怎么,我很没用吗?”她扭脸瞪眼,故意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

“有用有用,赶紧帮着你姐拿行李吧。我要搬春樱和我的东西。可腾不出手了。”

叶春樱略感不好意思,轻声说:“我就收拾了点衣服,揣了银行卡,没多少东西的。”

韩玉梁一愣,缓缓问道:“春樱,你……没把电脑带来吗?”

“没有啊,那个那么沉,啊……我好像忘关机了,都怪你,老是关着屏幕下载东西。明天我得回去一趟。”

舒子辰打断道:“我建议你们最近不要回去,就在这住处附近活动,免得被鑫洋下面的人找出现在的地址。如果打算逛逛呢,就去北城区。总之,尽量避免接近你们原本的住处。你们现在明显已经成了鑫洋的针对目标,雪廊人手不足,别找麻烦。”

韩玉梁一阵烦躁,沉声道:“可春樱的电脑没拿。”

潜台词就是我的好多A片都还在那里面存着没看呢,还有好多网站好多电影电视动画好多小说没看呢,我一个网瘾采花贼,竟然要让我戒断电脑吗?

许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惦记的是电脑啊还是那里面乱七八糟一大堆片儿啊?连个隐藏都不会设置,还不如我呢。”

许娇一愣,“你在咱家电脑上隐藏什么了吗?”

“秘密。”

看韩玉梁的神情的确很严肃,舒子辰只好说:“这边住处也有电脑,宽带上网,包年不限时,韩大夫,咱们这样可以走了吗?”

韩玉梁沉声问道:“我可以二十四小时开机吗?”

叶春樱低下头,抬手捂住了脸。

“搬出去前结算电费的话,你高兴开多久就开多久。”舒子辰笑着打开门,“你这人真有意思。”

叶春樱拎着行李跟下车,小声问:“舒先生,这住处原本是谁的啊?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这是庄老大以前的房子,他老婆刚来时候躲追杀住过一阵,他小姨子在这边上学时候住过一阵,现在里头的东西应该都是凌心兰的。”

“凌心兰?”

“哦,就是嫂子她妹妹,庄老大小姨子。她现在毕业,赖到酒吧非要在那儿打工,这地方不用了。别看这小区挺旧的,雪廊保护力量最强的曾经就是这儿,别看当时嫂子还没嫁呢,谁都知道庄老大看上了啊,好家伙,一个楼里一共十二户,七户都被我们买了。老孟跟当年的孟嫂还搁这边住过呢,嘶……诶?这么说这地方还是个风水宝地啊,他们自己住完让妹子住,拄着住着就都拐成老婆了。”舒子辰说到这儿,笑呵呵一转头,“叶大夫,这可是好兆头哦。”

叶春樱脸上一红,急忙摇头,“可别开这种玩笑。韩大哥……不可能的。”

“那有什么不可能。”舒子辰一边上楼,一边笑着说,“当初我们还都说凌心梅一个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跟个杀手一起过苦日子,这不还是成了我们大嫂。童梦,当初可是个二线女明星,这不现在天天跟老孟斗嘴个没完。男女之间啊,感觉到了,什么都好说。”

韩玉梁拿了所有沉的行李,慢悠悠走在最后。

许婷跟在叶春樱后面听见,很兴奋地问:“童梦,你是说当年演过魔力小花仙的那个童梦?”

舒子辰哈哈大笑起来,“你可别这么问她,老孟隔三差五就拿这个嘲笑她,这是她心里的第二黑历史,仅次于高中话剧社演的蓝精灵。”

许婷皱了皱眉,嘟囔道:“你们真是杀手组织吗?”

“不是啊。”舒子辰干脆利索地否认,拿出钥匙打开防盗门,比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淡淡道,“我们就是一帮给黑街打扫卫生的,还没什么工资,好可怜。”

韩玉梁拎着大包小包从他身边走过,笑道:“这么惨,那我可更要敬而远之才行。”

屋里是挺老派的三室一厅,一看就是还没有傻乎乎盲目扩大客厅面积时代的房子,主卧副卧书房餐厅卫生间,都收拾得十分整洁。那位凌心兰走前似乎就笃定了不会再回来住,整洁之余,也没剩下什么富有生活气息的东西,大件的家具都罩上,全落满了灰。

舒子辰看了眼时间,“我就不帮忙收拾了,反正家具电器都齐全,你们先简单打扫打扫,能住人再说。我先回去了。”

韩玉梁单臂一横,拦在门口,肃容道:“别急着走,先带我去检查电脑能不能用。”

“好好好,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有网瘾啊。”舒子辰无奈转身,带他到书房里,掀开布罩打开电脑,一边等开机一边介绍说,“这台有点年头了,还是嫂子在这儿住的时候买的,后来凌二小姐自己带了笔电,基本没动过这个。你凑合用一下吧,上网看东西下东西够用。”

韩玉梁点点头,坐下,开始操作。

电脑桌面的壁纸是一对儿靠在一起拍照的年轻女孩,看着像姐妹两个,五官神似,都是带着点青涩味道的美人胚子,估计应该就是舒子辰嘴里的凌家姐妹。

有PS这种恐怖东西存在,韩玉梁对照片完全没兴趣,熟悉了一下桌面图标,就打开蓝色浏览器去下载三色圈了。

亏这女人还是正儿八经的现代人呢,电脑知识还不如他这个穿越来的。

舒子辰看他用得认真,出门告别离开。

韩玉梁正在一点点安装自己习惯的各种工具,许婷过来靠着门框敲了敲门板,“喂,老韩,等会儿再玩。出来商量事儿。”

“什么事儿啊?在这里说吧,就咱们四个人,还那么正式干什么。”

许婷清清嗓子,看了一眼外面,说:“我跟叶姐收拾了一下,客厅的沙发是坏的,时间长,弹簧崩了,不能躺人。”

“坏就坏呗,不是俩卧室么?住不开?”他扭头看了看许婷的表情,皱眉道,“真……住不开?”

“俩卧室都是一米八乘一米五的小号双人床,而且空调被一共剩下两条大号双人的,我们仨挤一张没法睡。”许婷看了一眼外面,“得有一个跟你睡的。”

“那就叫你姐过来呗。”韩玉梁满不在乎地说,反正他跟许娇的关系另外俩也都知道,多个陪床的,正好他也不用积蓄太多,随时可以乐呵乐呵。

许婷撇撇嘴,有点不高兴地说:“可叶姐觉得我空调开得凉,我觉得她空调开得热。”

“哈啊?”韩玉梁看了一眼下载和安装进度,估计这十几个窗口且得工作一阵子,一退椅子站了起来,“那你俩什么意思啊?因为这个不住一块?”

许婷抱着手肘,似笑非笑地说:“反正我说了,我跟我姐一个屋毫无问题,她又不敢,我问她难道是想让我跟你睡啊?她又摇头。我这不就来叫你了么,你拿主意,看怎么安排吧。”

哟,这一副把他看成一家之主的口气,让他听了还挺暗爽的。

韩玉梁走到门口,看向客厅。

仨女的手脚都挺麻利,几个屋子转眼就收拾打扫完了,许娇正坐在破沙发好的那半边看手机,叶春樱翻出个电热壶靠着鞋柜在等水开,三个女人神情都隐隐有点尴尬。

要是都已经得手,这事儿对韩玉梁来说就好解决多了,先把姐儿俩日舒服了,再去隔壁干趴下叶春樱,然后神清气爽上网到后半夜,回房躺叶春樱身边练功,简直完美。

问题是,现在有两个都正在他盘算着怎么水到渠成鱼水尽欢的过程中,他能点名的就有个许娇,点了另外俩还要不高兴。

啧,这主意可不好拿。

韩玉梁走到主卧,看这边空调还没开,衣服也放的是他的,看来把阳台大屋给了他。再去隔壁看一眼温度,问:“春樱,这不是你说的那个,挺省电的二十六度吗?”

叶春樱远远回答:“嗯,这个温度稍凉点,但我能凑合。”

许婷走过来一皱眉,“可我觉得热,我在家有时候都开二十度,我可怕热了,跟我姐一起睡的时候将就的极限就到二十四度,再高我要睡不好的。”

韩玉梁还没开口,叶春樱就说:“二十四度太冷了,这儿没棉被,那个温度我得盖棉被睡,不然……第二天肯定难受。”

“那你们各让一步,二十五度,成了吧?”韩玉梁微笑着选了最直观的处理方式。

“没门。”许婷一扭身走了,“姐,咱俩睡。”

叶春樱顿时涨红了脸,“我……我那样真的冷。”

许婷一挑眉,说:“那你要怎么办?迁就我的温度你不干,让你去跟老韩睡你不干,我都豁出去说不行那我跟老韩挤一个被窝,大不了我穿严实点儿,防狼器握手里,可你又不干?叶姐,咱俩其实不差多少年岁,我觉着吧,心里想什么,就大大方方说出来,要不就按我说,让老韩挑一个,给他过一回皇上翻牌子的干瘾,选一个跟他一屋的,行不行?”

韩玉梁肚里暗笑,这叶春樱要敢点头,他就真把她选过来陪着一起睡,不能吃下肚的美味佳肴,闻闻味道舔两口总行吧?

可惜,叶春樱憋了半天,弯腰拖出床下的旅行包,翻啊翻啊翻出一套厚睡裙,站起来说:“算了,我穿厚点睡就是。你让我在里面,空调冲着你吹。呃……卧室门也别关了。”

“不行,前面都可以,门得关。”许婷马上否决,“我可是裸睡派,不到例假那几天内裤都不穿的,开到二十四度我晚上蹬被子,你家老韩这种大流氓,起夜尿尿看见怎么办?”

叶春樱气得都乐了,“我、我都穿这么厚实让步了,你稍微穿点睡觉不行吗?”

“开二十四度我就很热了,再让我穿点?那开到二十度,开二十度不对人吹,可以开门睡,你说行不行吧?”

韩玉梁听得有点头疼,终于明白为什么许娇稳如泰山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你俩慢慢谈,我去看电脑了,我要学的东西还多呢,这也太耽误事。”

许婷一伸手拽住他袖子,就跟挑衅似的说:“别走啊,万一谈不拢,我俩还要出一个跟你睡呢。”

叶春樱脸上刚褪下去的红晕顿时又爬了回来,她求助一样地看向韩玉梁,软软地说:“韩大哥,那……那这该怎么办啊?”

韩玉梁哪儿有办法,再说,他还巴不得这俩里头来一个陪着睡呢,都是他垂涎三尺的目标,哪个也比许娇强。

但嘴上还是要装装样儿的,他清清嗓子,道:“春樱,还是你练功不勤,你要是练出一些真气在身上,晚上睡觉周围冷些,激发你本能运功抵抗,能让你功力增长事半功倍。”

许婷扑哧一笑,连连点头说:“对对对,寒玉床听说过吧?和那个效果一样。”

叶春樱情急,“内功难学死了,我每天晚上都练,结果你说的那什么气,顶得我胃疼。”

许婷一怔,小声问:“他真教你了?能练出气来?不是他体质特殊?”

韩玉梁笑道:“根骨只有好坏之分,哪有练不出的。春樱体质比较弱,体内寒气重,我传了她两样打基础的吐纳法,看来收效不佳。”

许婷眼珠转了转,一扬眉毛,“老韩,你也教教我呗?我身子骨好,说不定能当你个关门弟子呢。”

叶春樱蹙眉扭开头,显得颇不情愿。

但韩玉梁当然愿意,他心里挺想要许婷这个帮手跟着他处理外务,与叶春樱相互补充,一旦有了传功授业的由头,至少俩人的关系从此就斩不断了。

想着让叶春樱心里好受点,他淡淡道:“好说,不过,那你晚上睡觉得让让春樱。”

许婷靠着墙考虑了一会儿,说:“你得先教我,我练了觉得有效,知道你不是忽悠,才行。”

“好啊,你先拿出手机,我给你说一段吐纳法的入门……等等,我得先看看你的根骨,别跟春樱上次一样,我随手一给正好是个她不能练的。”

许婷顿时神情有些戒备,“怎么看?不会……需要脱衣服吧?”

“不用,”韩玉梁笑了笑,看她稍稍一松,马上又道,“但是得让我摸你的骨头。”

“摸哪儿?”许婷立刻瞪眼往后退开半步,左手揣进兜里,看来还带着护身玩意呢。

“后枕、琵琶骨、肋下、腰眼和膝窝。”

许娇听着走了过来,扒头问:“韩哥,那要不……你先给我摸摸,看看我是不是也能练,好吗?”

“好。”韩玉梁站到许娇背后,双臂一抬,从后脑勺顺次向下挨个捏过。

之前他这么测叶春樱根骨的时候,就让她慌得不行。

也不想想,他点穴截脉的功夫早已登峰造极,真要用强,这屋里三个女人他挨个玩弄,一样是举手之劳。

但这样一边对他戒备提防,一边又隐隐暗自倾心甚至吃起醋来的样子又格外有趣,韩玉梁也乐得这么慢慢水磨。

捏过一遍,他摇摇头,道:“你这根骨,比春樱是好一些,但年纪大了,起步更加费劲。”

许娇本就不打算练功,只是想让妹妹看看是怎么个摸法,一听马上点头道:“哦,那我不学了,我去玩手机。你们继续。”

许婷这才过来转身站到韩玉梁身前,咕哝道:“你家叶大夫看着呢啊,规矩点儿。”

韩玉梁哈哈一笑,抬手先给她后脑勺弹了个脑瓜蹦。

“讨厌!”许婷一撅嘴,照他脚丫子踩了一下,“赶紧摸你的。”

韩玉梁慢悠悠如法炮制,但蹲下之后,顺道在她挂着一串脚链的足踝上捏了一把。

“诶?怎么到我这儿多摸了一下啊。”许婷一转身,倒没多生气,挺纳闷地问,“好了没,我行不行?”

韩玉梁瞄了一眼叶春樱,衡量一下,道:“你的确是你们三个里根骨最好的,你拿手机,可以记了,我给你说一段基础吐纳的心法,你存好背过,背熟之后删掉,再来找我。”

他为了照顾叶春樱的面子,这话没有说透到明处。

其实,许婷的根骨岂止是好……她阴阳谐和,骨相奇佳,不论内功外功,都是最上等的资质,要在他的世界,这样的好材料,都足够让瞧不起女人的老怪物们特事特办招个关门弟子。

若非还惦记着许婷的美色,他都想干脆传几样只有清白童女才能修炼的玄门神功给她,看看到底能练成个什么样的高手。

许婷不知道他这一肚子花花肠子,依言拿起手机,乖乖记了一大堆,有些字词生僻得很,还要现查电子字典,让不太爱学习的她大皱眉头。

但她还真是个武侠痴,一看这心法写得有模有样,二话不说过去拿起遥控器,滴滴按到二十六度,一盘腿坐上床,盯着屏幕皱眉苦读起来。

韩玉梁拍了拍叶春樱的肩,笑道:“呐,问题解决了。”

叶春樱点了点头,跟着神情复杂地小声说:“韩大哥,那……你其实……”

说到这里刹住车,她红着脸摇了摇头,“算了,没什么,我去把开水倒壶里。”

她小碎步出门,强打精神说了句:“许姐,你把行李拿隔壁吧,呃……我和许婷一起睡。”

许娇伸了个懒腰,也不知道是故意帮妹妹刺激叶春樱,还是先做个铺垫,笑道:“那,睡前要是听见什么,可别往心里去。”说着丰臀一扭,拉起行李箱拖进卧室,铺床放衣服去了。

韩玉梁本想回去上网,才走到中厅,就被许婷喊住,缠着问了一堆名词的意思。

玄门内功心法本就喜欢用些乱七八糟的指代词来提高盗学者的门槛,没人指点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

他耐着性子逐字逐句解释完,时间就已经快到深夜。

今日事多,他看许娇也倦了,就叮嘱她先休息,留出外面半个床位,钻进屋里,继续研究广阔无垠的网络知识海洋去了。

没想到,他上了不到一个小时网,许婷就开门走了进来,双眼发亮地望着他,压抑着兴奋说:“我背好了,也理解透了,今晚就可以开始练了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