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0章 天鹅酒店的实验品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从妓女的身体里把已经软化的肉棒抽出来时,邓三儿仿佛听到她发出了一声讥诮的轻笑。

这让他一阵暴燥,想要扯下鸡巴上的避孕套拉成绳子勒死这个婊子。

“笑你妈个屄,老子喝多了,不然肏你一夜。”他骂骂咧咧下床,从外套里摸出钱包,准备付帐让女人滚蛋。

说来可笑,他一个混社会的小富二代,头一次动心想要改邪归正,跟一个女人踏踏实实过日子,就赶上了一个不喜欢男人的同性恋。

电影电视里演的女同性恋不都是一头短毛满脸爷们样子吗?狗日的你长那么温柔贤淑小家碧玉做什么?

他在心里骂了一通,抽出钞票随手点了五张,啪的一下甩在女人吊带袜包裹的丰满大腿上,“便宜你了,滚吧。”

但那女人没走。

她舔了舔艳红的嘴唇,爬过来握住他半软的老二,低头嘬了两下,见没硬起来,抬头说:“哥,我这儿有好东西,你要尝尝不?”

“什么玩意儿?伟哥?”邓三儿一皱眉,“别来那套,我就不爱用那东西,硬得软不下来,就为让你爽爽?那他妈你是不是还得给我钱?”

“不是不是,不是伟哥。”她神秘兮兮地笑着,舒展身体够过坤包,打开从里头翻出一个小小的茶色瓶子,瓶口塞着软木,“这是我朋友家的厂子开发的新药,说是男女都能用,用了之后干起来可带劲儿了。试用装的免费,不要你钱。咋样?”

他狐疑地接过小瓶,“什么鸡巴玩意儿啊,不会是什么毒药吧?”

“哥,瞧你这是说啥话呢,我毒你干啥啊,我就个出来卖屄的,哥你出手这么大方,没射都给全款,妹子还能不为你想想办法吗。”

他拔开塞子,凑近嗅了嗅,没味儿。

“哥,你要不用赶紧给塞上哈,这东西一共也没多少,你要不敢使就还我。”

醉醺醺的,本来脑子就不是很清楚,他一上头,骂了一句娘,仰脖就凑到嘴边倒了进来。

有点苦,还有点涩嘴,但回口微带点甜味儿,不算难喝。

邓三儿咂了咂嘴,把瓶子一扔,就将那女人按在床上,一手套鸡巴,一手揉奶子,准备再次上阵。

一股奇怪的热乎劲儿,缓缓从胃口那边扩散开来。

他并没觉得自己手里的肉棒变硬,但不知为何,感觉却好了不少,精神抖擞,酒仿佛都醒了几分。

口干,他爬下床,拧开一瓶矿泉水,喝干,又拧开一瓶,喝了大半,重重往桌上一砸,扭身吼道:“肏你妈!怎么还没用?你是不是骗我?是不是?”

那女人有点慌,急忙好声好气说:“哥,这新药,上劲儿慢。要不我再给你嘬嘬,嘬几口,准就来劲儿了。”

邓三儿摇了摇头。

他觉得浑身发热,发胀,鸡巴硬不硬起来,好像都不再重要。

喝酒前的念头又回到了脑海,他得去找楼上的女邻居,去找陆南阳。

操,他忍不住在心里又骂了一句,她家的父母有病吧?这么水灵的一个女儿,名字怎么又是男又是阳的,难怪长成了个同性恋。

不对……陆南阳不是同性恋,她就是以为自己喜欢女人而已。

他只要去敲开门,把她按在床上狠狠强奸个几遍,让她知道男人的滋味,她就不会再那么说了。

对,就这么办。

邓三儿嘿嘿笑着,拿起衣服,往身上套。

嘶啦一声,半边袖子竟然被扯破了。

“什么鸡巴质量,还他妈牌子货呢。”他骂了一句,觉得浑身发热,力气似乎都变大了几倍。

脑子更迷糊了,不知道是不是酒劲儿上头,他扶着墙喘了几口,没再管身后床上还等着被他日的敬业妓女,抓起手机和腰包就踉踉跄跄跑了出去。

离开酒店的时候,邓三儿跟三女一男走了个对脸。

那男的盯着他看了几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难道是个兔儿爷?

他嘿嘿笑了几声,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那人醉了,别管他。”

仿佛有个女人这么说道。

邓三儿没理她。

漂亮又怎么样?他这会儿脑子里只剩下了陆南阳。

别的想法都漂在远处,模模糊糊够不着。

肏她。

肏她肏她肏她肏她肏她肏她肏她肏她……

渐渐地,心里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

他伸出手,想要拦出租。

一辆,客满,又一辆,还他妈是客满。

妈逼的,妈勒个逼的!

邓三儿深吸了几口气,觉得浑身肌肉都在涨疼,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硬了,硬得光想戳烂裤头。

他狠狠把自己的手机砸在地上,高声骂了一句自己都没听懂的话,突然撒开腿,向着自己的家跑了过去。

真爽,力气好像用不完一样,跑得像是能飞起来。

就是可惜侧巷这边没人看,不然他跑得这么快这么帅,得有几个鼓掌的吧?

过马路,他想飞身跳过栏杆,结果不小心一脚踢了上去。

栏杆歪了,被他踢扭曲了。

他呵呵笑着,奇妙的欣快感充斥在脑海,刺激着他浑身上下每一处细胞。

别说陆南阳只是个同性恋,她就算是个机器人,长了个锅炉屄,他这会儿也有信心给她肏出开水来。

很快,他就跑进了自己家所在的小区。

这边在黑街算是治安不错的地方,因为住了不少黑帮老大的情妇,其中,就包括陆南阳的表姐。

这也是邓三儿此前一直不敢霸王硬上弓的原因。

但现在他敢了。

就是陆南阳表姐,她表姐的情夫都在,他也敢挨个日过去。

他粗喘着跑上楼,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跑到二楼,他就已经几乎全裸。

真畅快,每一处肌肉都脱离了衣物的束缚,让他这就舒服得想要射精。

他继续向上跑。

一个拎着垃圾袋的年轻女人穿着单薄睡衣走了下来,一眼看见他,惊讶地睁大眼睛,开口要叫。

“不许叫!陆南阳!”

邓三儿低吼着扑了上去。

他捂住女人的嘴,抱起她,狠狠搂住,往楼上拖去。

把她拖到陆南阳家门口,他夺过女人手里的钥匙,挨个试着捅。

捅不进去。

那女人已经吓得泪流满面,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之前见过的邻居突然发了疯,不穿衣服把她拖到别人家门口,还用她的钥匙捅别人家的门。

肏!

邓三儿把钥匙狠狠砸在地上,揪住那女人的头发把她扯到旁边楼梯,面朝下摁倒。

“呜呜……呜唔……”

女人害怕地挣扎起来,又踢又打,还用嘴咬他的手。

咬出血了,可他竟不觉得痛,只觉得亢奋,更加亢奋。

所有的血仿佛都在往头顶涌,往鸡巴涌,冲得他上下的血管一起在刺痛,痛得愉悦无比。

唰啦——

女人的睡裙被连着小背心一起撕裂,露出雪白滑腻的一片脊背。

奶子弹出来,被压下去,挤在台阶上,分成上下四个半团,乳头硌在台阶棱上,疼得她哆嗦。

他舔着女人的后脖子,用力把裤衩往上拽。

小裤衩的布料意外的结实,把女人两条白腿都扯了起来,勒得大腿变形,抬到半空,才一下破掉,崩在邓三儿掌心,缩成一团。

他已经成了发情到极限的野兽。

女人拼命咬着嘴里的手指,觉得自己都快要咬出骨头,可身后的男人连痛哼都没发出一声,她双手扒着台阶想往上爬,屁股却突然被他按住。

他一脚踹在女人的膝盖,疼得她大腿分开,露出了毛茸茸的阴户。

甚至忘了需要吐点口水润滑一下,他低吼着往前一耸,就深深刺入到女人柔软的缝隙中。

“哼嗯……嗯呜呜……”女人哀鸣着低下头,像是条被粗木桩钉在地上的白鱼,两头哆嗦,明明早就不是处女,依然被粗暴的动作磨破了皮,疼得她涕泪纵横。

陆南阳……陆南阳……看到没……这就是你不接受我表白的下场。呵呵……同性恋,同性恋不还是要被老子肏?

等着,老子一会儿就给你肏到高潮,肏死你个贱婊子。

他喘息着,越干越快。

他的手被咬得越来越紧,血越流越多,他看着红色的液体滴落,猛地伸出另一手,揪住女人的头发把她脑袋狠狠撞向了台阶。

嘣!

女人的身子抖了一下,迅速瘫软。

他觉得这里办事不太方便,抽出来,抱起昏过去的女人往上走到转角,调整了一个姿势,抱住她把她挤在墙上,从下面刺进去,抽出,刺进去,抽出。

肉瓣被擦出了血,和他手上的狰狞伤口一起往下滴滴答答的落。

但他没心思注意。

他盯着女人晃动的乳房,低头凑过去,张开嘴,报复一样地狠狠咬住。

贱人,你咬伤我的手,见了骨头,我也咬穿你的奶,也见骨头。

可他忘了,乳房里没有骨头。

被痛觉刺激到的肉壁向内握紧,他其他地方的感官都已不太敏感,只有鸡巴像是被性欲的火点燃,快活得浑身发烫。

很快,他就射了。

精液比平时有劲儿得多,打在女人的子宫上,让他耳边仿佛听到了噗噗的声音,好似水枪射肉。

可他还是没有软,老二里像是长了根骨头,浑身的欲望都被放大强化到了极限,他甚至觉得自己都变成了一根巨大的阴茎,急于寻找一个湿润紧窄的洞穴,一头钻进去,钻向温暖的子宫,胎儿一样被保护起来。

他继续干着,吐掉嘴里咬下来的那块皮肉,拨开女人的头发,想看看陆南阳狼狈的样子。

眼中女人的五官从迷幻的分离渐渐合一,从纷杂的模糊渐渐转为清晰。

奇怪……这是谁?

这好像不是陆南阳啊……

认错人了?

他脑子有点发懵,只是,鸡巴不舍得停,还戳在被精液灌湿了的肉洞里往上一下一下耸。

但这时,楼道里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

又有人上楼了。

他猛地抽出来,把昏死的女人放在地上,探头看过去。

长发披肩,职业装一步裙,红高跟鞋……对,就是拒绝他那天穿的红高跟鞋,陆南阳!

陆南阳也稍微有点醉。

她刚去参加了新扈一个蕾丝边团体的小聚会,喝了不少酒,晕淘淘的。

可惜,那边没有合她眼缘的姑娘,她喜欢古典气质浓厚一些的,而不是那种一水儿半岛整容风的脸。

她打开房门,准备洗个热水澡,然后早点睡。

最近楼下那个爸爸开公司的小开卯着劲儿追她,她都被迫表明自己性取向了,却感觉那人还是不肯罢休的样子。

真烦,实在不行,只好让表姐那个情夫帮帮忙了。

在黑街做生意的人,有时候就吃这套。

打开门,她这才隐隐想起刚才上楼时候,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为什么楼道里会有破破烂烂的衣服四处散落?还掉着腰包和垃圾袋?

她扭头瞄了一眼,自己门口竟然还散着几件女人衣服的碎片。

心有点慌,她拉开门急匆匆想进家,回到厚重防盗门的庇护中。

但门才开大,就听到咔的一声,下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她低下头,这才发现,不知道谁的钥匙掉在地上,卡在她家房门下沿。

心跳变快,不祥的预感笼罩在陆南阳心头。

她用鞋尖狠狠捅开那串钥匙,转身就要进屋。

但就在她要拉门的时候,一只伤口露出白色骨头的手,突然狠狠扒住了门边!

“呀啊——!”她吓得尖叫一声,双手并用去扯门把。

但一个面色血红的男人,已经用力挤了进来。

那是邓三儿。

她楼下的邻居。

可……可竟然成了一副快要认不出来的样子。

他浑身赤裸,身上仅围着一条扯剩下的裤腰,还连着皮带,一根黏乎乎的肉棒高高翘起,上面还粘着血丝。

而且,肌肉暴隆,他整个人仿佛都壮了一圈,加上双眼赤红,简直就像头科幻电影里的人形野兽。

陆南阳双腿有点发软,但还是清醒地意识到,如果在这里慢一步,就将万劫不复。

她猛地一脚踹向邓三儿的胯下,在确认皮鞋尖端传来陷入柔软肉蛋的触感后,转身一边向主卧狂奔,一边伸手去摸包里的防狼器,一边高声呼救。

三管齐下。

但没想到,那一脚竟然没起到作用。

能让寻常男人蜷成虾米哀号至少几分钟的女子防身术必杀技竟然半点都没有耽搁到邓三儿的动作。

头发一紧,陆南阳惨叫一声失去平衡,重重摔在地上。

“放开!你……你放开我!啊……啊啊……”

头发被扯着往里拖去,她急忙握紧掏出来的高级防狼器,指尖一拨打开保险,拇指紧张地放在按钮上,忍耐着等待机会。

她被拖进客厅,一下丢到茶几前面。

紧接着,男人庞大狰狞的身躯就一个飞扑压了上来。

机会!

她猛地按下电钮,侧身一闪,将触头死死顶在邓三儿的胸侧。

细小的噼啪声伴着电火花传来,那些强壮到不正常的肌肉顿时一下一下痉挛抽搐。

这是表姐给她找黑市弄来的强电压版本,连续电击超过几秒就有致死风险。

可这会儿她哪里还顾得上,只是死死压住,让电极几乎刺穿邓三儿肋侧的皮肤。

想不到,这东西对此刻的邓三儿,已经失去了作用。

电流很快衰弱下去,肌肉的痉挛渐渐停止,僵硬中的他马上就恢复了行动的能力,甚至,还因为刚才那一串电流,而变得老二更硬,硬到快要爆炸。

他一把夺过电击器,狠狠丢到一边,揪住陆南阳的头发,就是一记耳光抽了上去。

她发出一声哀鸣,半边脸顿时肿起。

他很满意自己现在的手劲儿,喘息着骑在她身上,低头去撕她的衣服。

她的衣服比之前那女人的睡裙结实,但在他此刻的手中,脆弱得就像是纸。

嘶啦,嘶啦,嘶啦,一片,两片,三片。

奶子露出来了,肚子露出来了,大腿露出来了,哈哈哈哈,竟然还穿了性感的蕾丝内裤,不是同性恋吗?怎么穿这种勾引男人的玩意?

婊子!

他又一掌扇在陆南阳另一边脸上,看她头晕目眩呻吟着瘫软下来,失去了反抗能力,这才亢奋地趴下去,捏住她柔软的乳房,对着虎口中突出的乳头又舔又咬。

口水很快让充血的乳头变的娇艳无比,他直勾勾盯着看,嘿嘿一笑,分开她的腿,抱起臀部准备进入。

这时,陆南阳突然抬起头,惊讶地望着他的身后,露出了无比疑惑的表情,就像是连自己即将被强奸的事情都顾不上再管,竟然问了句:“你……你是谁啊?”

邓三儿当然不会扭头。

尽管脑子清醒了一些,听得懂陆南阳的话,但他现在眼里只有陆南阳已经全裸的肉体,和大腿中央那红艳艳开着瓣的屄。

他压下快翘到肚脐眼的鸡巴,准备戳进去,肏死她。

然后,一股凉意从他的脖子传了过来。

他低下头,就看到了一截寒光闪闪的剑尖,好似武侠电影中的道具,从他的喉头穿了出来。

“何方淫贼!敢在本姑娘眼前放肆!”

伴着这一声娇喝,一只穿着软羊皮靴子的脚,将他横扫踢飞,剑锋顺势抽出,一蓬血花喷出,噗呲喷了满茶几猩红。

陆南阳抱着自己的胸口,满面惊骇与疑惑。

惊骇自然是因为看到邓三儿被一剑穿喉。

而疑惑,则是因为她看到的那个持剑女人。

她根本没发现,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凭空出现在她家里的,而且,手里还拿着凶器,穿着一看就不属于这时代的古装。

简直,就像是刚从功夫电影里跑出来的女主演。

那古装女子向着邓三儿啐了一口,才过来伸出手,用口音非常奇怪的汉语说:“这位姑娘,你没事吧?可被刚才那淫贼玷污?”

陆南阳点了点头,跟着摇了摇头,然后发现自己表达不清意思,只好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没……”

说到这里,她浑身一颤,吓得全身僵硬,指向斜后方,颤声道:“小……小心!”

那古装女子头也不回,反手一剑刺出,犹如脑后长眼,将邓三儿胸膛刺了个透明窟窿。

陆南阳整个人都已经吓呆,为什么邓三儿的脖子还在喷血,喷得明显快要死了,竟然还能站起来,还能过来想要袭击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更可怕的是,这一剑明明已经穿心而过,他却还不肯死,双手一合,竟然紧紧攥住了那古装女子的长剑。

“何方妖孽!”持剑女郎也被吓了一跳,足尖一点飞身而起,一腿扫在邓三儿脸上,将他踢得一个踉跄,歪倒在地,同时长剑一转,锋利剑刃顿时将十根手指齐齐切断,洒落开来。

“陆……陆……陆……”邓三儿喉咙穿了洞,已经发不出清晰的声音,只是念叨着陆南阳的姓氏。

那古装女子柳眉一挑,奇道:“你这怪物,为何知道我的姓氏?”

邓三儿哪里还能回答,咆哮一声,就扑了过来。

那女子嫌恶皱眉,脚下踩着优美步法侧身一让,百忙之中出足托在陆南阳腰下,将她抛向旁边沙发。

接着,在目瞪口呆的陆南阳眼前,那持剑女郎一声娇叱,森冷杀气四溢,掌中宝剑兜起一道骇人寒光,让明明位于后方的陆南阳都通体一阵冰冷。

那寒光凌空一绕,竟分出令人眼花撩乱的数道残影,嗤嗤声中,剑气纵横,宛如冰风吹过,一眨眼的功夫,就让邓三儿的双臂与身躯分了家。旋即一脚正中胸膛,将他踹回原处,颇不愿让鲜血污了她雪白衣裙似的。

“他到底用了什么邪法?难道是魔教传人么?”那女子眉心紧锁,喃喃说道,见邓三儿竟还不死,上前一步,剑锋一闪,将他头颅斩下。

陆南阳心中的恐惧惊骇太过浓厚,整个人甚至已经有些麻木呆滞,只恨自己为什么还未晕倒。

那古装女子四下打量一圈,扭身皱眉走过来,见她浑身颤抖,先伸手贴在她心窝,隔着柔软的乳房将一股醇和暖意灌了进来,柔声问:“你是什么人?”

“我……我叫陆南阳。”

她轻声回答,不知不觉,心绪就在那股暖意的影响下平静下来。

而一冷静,她就发现,眼前的姑娘可能比她还年轻一些,而且,长得好美。

那细柳叶似的眉,秋水含情的眼,粉嫩无暇的肌肤,嫣红柔润的樱唇……正是她心中最渴望的古风绝色。

仅仅是这么看着,她就觉得双乳发涨,子宫颈一阵抽紧。

“那……那你是谁啊?”陆南阳轻声问,满心期盼着今后能将她追求到手,一起奔赴极乐天国。

那女子似乎颇不适应她的热忱目光,微微扭头,道:“我也姓陆,我叫陆雪芊。”

她缓缓站起,一直平稳的语调透出一股隐隐的惶恐无措。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周围这些……又是什么东西?我……我这是到了哪儿?韩玉梁也在这儿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