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6章 沈幽出击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另有《都市偷香贼》第十一集已于阿米巴星球发布。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不行。”叶春樱还没答话,韩玉梁就在帘子里头开了口,“我又不是给人做放松按摩的,脉络不通,湿气淤塞我才能治,你这姑娘健康得很,别瞎浪费钱。”

“你看都没看就知道我健康,你是孙猴子啊,还有火眼金睛呢?”许婷过去就钻进了帘子里,颇不高兴地说。

“我上午不是见过你了么,我看人有没有毛病,不需要那么多望闻问切。”韩玉梁坐在凳子上头都不回,双手也依旧左右卡着治病女人的丰腴腰窝,内息正游走在上下各处敏感带,蒸得他头顶都冒出了丝丝白气。

韩玉梁并非对许婷没有兴趣,只是他三言两语就感受得出来,这位俏姑娘,靠追远不如靠引来得稳妥,他追,她多半会跑,要是能不露痕迹自然而然地引出她的兴趣,让她反过来主动打他的主意,事情就会容易得多。

“你要是好奇我怎么诊治,是不是在借机非礼,站那儿看会儿就是。”他微微一笑,将双手往下滑了几寸,堪堪贴住即将隆起的臀丘,“犯不着耍什么心眼儿,我这帘子是为了给病号遮羞,不是为了保密。”

许婷盯着他头上冒起的丝丝白气,凑近打量一下,忍不住抬手横在上面,没想到真感受到一股热气熏在掌心,吓了一跳,往后一缩,说:“你……你这是什么花招?”

韩玉梁这会儿观察着女病号的眼神,知道正在紧要关头,便没理会,低哼一声,双掌一合,几乎包住那女子半拉肥臀,猛力运功一冲,通开了她憋闷阴脉,这才撒手笑道:“好了,下一位。”

那女病号扶着床下地,浑身舒泰眉开眼笑,冲着韩玉梁飞个媚眼,拉开帘子扭着屁股走了出去。

不知道是否故意,走过许婷身边时,还故意用臀部撞了她一下,顶得她一个趔趄,急忙伸手扶了下韩玉梁的肩膀。

韩玉梁还未收功,又有意勾搭许婷的兴趣,于是并没收敛,让功力在那里本能反震,不轻不重弹了她一下。

许婷被弹得身子一晃,险些没站稳,赶紧扶住病床,挪开两步,惊讶地看着韩玉梁说:“这是……这是气功?”

韩玉梁不置可否,只是迎进晚饭前最后一个病号,自顾自忙活起来。

新进来的女人听见许婷的话,咯咯笑着扭屁股坐上病床,反手脱掉外套露出小背心裹着的瘦削上身,一撩下摆,亮出微黑的细腰,指了指想被按摩的地方,看着许婷说:“可不是呗,这么厉害的本事,我觉得肯定是气功。就是韩大夫不承认,我看呀,他是怕咱们把他和那些江湖骗子说到一起去。”

眼见着那女人舒服地眯起了眼,可韩玉梁不过只有一根手指点在腰侧而已,甚至连动都没动,许婷满肚子问号,忍不住凑近问:“姐,你这会儿什么感觉啊?”

“舒服。”那女人鼻音都已经有些娇媚,“我是坐办公室的,跟你说啊,一天下来腰这一圈难受的啊……要是找普通推拿的,疼,还不如韩大夫这儿见效。而且……”

说到这儿,她嘶的抽了口气,脸蛋红了几分,眼睛几乎快要闭上,哼哼唧唧地说:“算了算了,这事儿跟你这小年轻……唔……说不明白,等你也难受了,找韩大夫治一次,你就知道什么叫妙手回春咯。”

见许婷走出来,叶春樱摇了摇头,“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就赶紧回去吧。你姐说要帮韩大哥联络病号,我也答应了,别在我这儿一直看了,你看不会的。我让他手把手教,都学不到个皮毛。”

“谁要学了。我才不当大夫。”许婷蹙眉走到门口,勉强还算有礼貌地说,“不好意思打扰了,再见。”

“再见。”

把暂时停业的牌子挂出去,叶春樱望着许婷远去的姣美背影,暗暗叹了口气。

晚上做饭时候,她手一滑,不小心把醋放多了。

尝一口那菜,她酸得皱起眉,跟着,就自嘲地笑了起来。

然后,她拿起醋瓶,撅着嘴又往里倒了几下……

吃过饭后,觉得牙根有点发软的韩玉梁正在洗手间里漱口,他那部还只有几个人知道号码的手机,在兜里响了。

是沈幽。

“忙吗,韩大夫?”

“这会儿还好,再晚点可能会有病号。周末嘛,比平时总忙一些。”韩玉梁拿着手机走到侧门边信号较好的地方,“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什么事儿?”

沈幽轻笑两声,说:“我可不是给你带来厄运的夜猫子,我是来通知你好消息的。狙击你的杀手,我已经找到了。”

“这么快?”以前江湖上消息最灵通的探子,在小镇里找个人也不能这么快,韩玉梁不免有点怀疑,“你怎么找的?”

“商业机密。”沈幽淡淡道,“具体信息见面再谈,今晚你的病号都推了吧,十分钟后从侧门出来,我等你。”

挂掉手机后,他去跟叶春樱说了一声,叮嘱她自己在家一定小心,雪廊的承诺有多可靠还是未知,不能因此大意。

等到了时间,他出门一看,一辆暗紫色的跑车就停在路对面,车窗内,换了浓妆的沈幽笑着对他勾了勾白皙修长的手指,指了指旁边副驾驶的空座。

他过去开门坐下,很快,跑车发动,拖曳出淡淡烟尘,消失在亮起纷杂霓虹的高楼大厦之间……

砰!

沉闷的响声回荡在宽敞的办公室里,张鑫卓喘着粗气,手掌拍在桌子上,疼得他差点绷不住表情。

应该用没被大哥揍过的那只手发泄的,他呲了呲牙,脸上的淤青也被扯到,让他更加恼火,怒气冲冲地说:“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什么叫他妈的查不到。诊所你们都找专业的进去翻过了,需要的东西也他妈的带出来了,最后就给我一句查不到?合着那孙子是从天上掉下来地里长出来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三少,你再怎么生气,对结果没有任何帮助。”并不直属于他的助手依然满脸镇定,平静地说,“可以确定的是,目前使用的所有渠道都查不出韩玉梁这个人的来历,那不光是假名,多半还动过脸。我已经把找到的头发寄去特安局的门路那儿,看看能不能对比出结果。我想,这可能是某个大组织曾经豢养的顶级杀手,现在雪廊也插手了,我建议你近期不要再轻举妄动。”

“我没动。”张鑫卓抓着头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我这阵子可什么都没干,我没去诊所,没找别的女朋友,整天就是好好上班,还他妈挨了我大哥一顿暴打,这够安分了吧?”

他又拍了桌子一下,这次记得换了那只好手,“可他妈‘冥王’的人呢?我给的钱难道就买了一颗子弹?没打中就算了?操他妈的东瀛鬼,装腔作势有一套,这事儿都办不成,我看大哥和他们的交易也不乐观。”

“关于那交易,你大哥确实还在斟酌。”助手考虑了一下,轻声说,“根据咱们的人调查出的消息,‘冥王’的目的好像并不单纯,洗头巷那边已经有妓女染上毒瘾的流言传出来。咱们这儿可是十几年没见过不要命的毒贩了,不觉得太巧了吗?”

张鑫卓撇着嘴思考了一会儿,皱眉说:“你的意思是……咱们可能要被拖下水?”

助手点了点头,很严肃地说:“所以,你大哥的意思是,和那边杀手的交易,不行就取消了吧。三少,你只是为了出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必着急。现在,还是尽快回到能和‘冥王’随时切割的状态比较好。”

张鑫卓有些不服气地抬起头,“我说,黑街这边叫得响的三社一吧,咱们好歹也占一个,至于这么忌讳那帮开酒吧的吗?”

助手笑了起来,“三少,鑫洋商贸虽然在黑街的地位举足轻重,但咱们说到底,是做生意赚钱的。可那间酒吧,是靠做不见光的事赚钱的。三社加在一起,也不会愿意随便开罪你嘴里开酒吧的那些人。你在外上学太久,黑街的事你还需要更多了解,这次,就请听我的吧。”

张鑫卓不甘心地说:“咱们可赔进去了十几个兄弟啊。”

“总比赔进去更多要好。”助手微笑道,“至于女人,你大哥昨天刚给你买回来一个小美人,斯拉夫血统,嫩得出水,这会儿应该已经洗干净在等你了。三少,张家就只靠你传宗接代,你难道还需要为了女人的事情费心么?一个破落孤女,还已经有了男人,你何必念念不忘呢。”

张鑫卓哼了一声,伸胳膊抓起了手机,“好吧,听你的,这次就到此为止,算那姓韩的走了狗屎运。”

助手暗暗松了口气,柔声说:“等你伤好了,我建议,请韩玉梁和叶春樱一起吃顿饭,把这件事揭过去。韩玉梁那样的人才,不管因为什么流落在外,被咱们用,总好过被其他人用。”

“他突然蹦出来,抢了我难得动心打算认真娶回家的女人,我还要请他吃顿饭,想着把他拉拢过来?”张鑫卓瞪着眼睛扶桌站起,“你不是在开玩笑?”

“我没开玩笑。”助手淡定地说,“叶春樱都还不是你的女人,当年你父亲为了拉拢一个好手,可是把自己的情妇都让出去了。你想帮你大哥分担责任,就要先从培养气度开始。”

“也许我哥该早点把你派过来。”

张鑫卓沉默了很久后,把早就调出来的号码拨了出去,这么说了一句。

讯号穿窗而出,飞过霓虹灯映亮的夜空,穿过密集的高楼大厦,降落在钢筋水泥构成的丛林之中,叫醒了沉睡在衣兜里的另一台手机。

正要走进电梯的高个男人回过头,“谁啊?”

“三少。”掏出手机的瘦子翻开盖瞄了一眼,迈腿挡住了要关的电梯门,接通,“喂,三少,什么事儿?”

“哦。”

“嗯。”

“好。”

“好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跟大张上去。没,没偷懒,我们下来吃口饭。”

“稍喝了点,没醉,放心,准把话带到。”

“成成,我进电梯了,三少放心,挂了啊。”

高个摸出根烟,口音颇重,“咋啦?”

“上去跟那个东瀛鬼子说声,任务取消,定金不用退,咱们也可以收工歇了。”瘦子也拿根烟跟他对了个火儿,没谁理会电梯里明晃晃的禁烟标志。

高个嘿嘿一笑,说:“叫个外卖呗?找个够骚的,咱俩也3P一次。”

瘦子点点头,“成,出去我就给双角哥打电话,那狗逼手上有不少高端妞的联系方式,三少这回给了不少票子,咱也操个上档次的。”

两人淫笑着走出电梯,突然,那高个眼前一亮,很兴奋地拍了拍瘦子的肩,“嘿,省钱了。”

“啊?”瘦子一扭头,眼睛也因为兴奋而瞪圆。

一个穿着性感浓妆艳抹的美女正软趴趴靠着墙半躺半坐,坤包掉在地上,东西撒了不少出来,面色酡红低着头,像是醉死了过去。

暗紫色短袖修身小西装满显出女人的小腰,内衫领口开得很低,都能看到里头亮紫色乳罩的花边,堆雪一样的乳沟更是清晰可见,黑色包臀裙因为坐倒而上缩,露出丰美诱人的丝袜大腿同时,还露出了一边的吊带。

高个凑过去,蹲下推了推,结果那女的一歪,躺在了地上。

“操,点儿正。”瘦子拨开头发看一眼,“捡回去,赶紧的,不然被人看见要分杯羹。你拖人,我拣东西,快。”

“这妞这么靓,不会惹麻烦吧?”高个抱住腰把女人拖了两步,有点担心地说。

“算了吧,一看这打扮就是出来卖的。天鹅酒店连个鸡巴监控都没有,怕个鸟,轮够了套好衣服扔回来就是。”瘦子匆忙捡光地上的东西,掏出房卡刷开屋门。

高个把女人拖进去扔到床上,一抬头拍了一下毛寸脑袋,“还有正事儿呢,你先去跟那个鬼子把正事儿说了。别耽误了回头挨三少骂。”

“行行,”瘦子裤腰带都解开了,一听又赶忙扎回去,转身就急忙往外跑,“你他妈等会儿我啊,我要拍下来,这妞是好货色,拿你那个大屏手机拍段露脸的,卖给双角哥还能赚一笔。”

“你个狗逼,”高个哈哈大笑,“不光省钱,还他妈要赚一票。”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瘦子笑着推开门,“我都想打电话叫几个兄弟来一起上……”

他的话没说完。

因为打开的门外,挥进来了一只手。

啪的一下,印在瘦子的胸口。

好似被重锤当胸一砸,那瘦子闷哼一声往后飞出两米多远,仰面朝天倒在了床边高个的脚下。

那是韩玉梁的寒冰烈火掌。

床上装醉的女人,自然就是沈幽。

瘦子开门的时候,她就已经睁开了清醒无比的双眼。

瘦子中掌之际,她已经挺身坐起,抬手一抹,包臀裙中大腿内侧藏着的小巧匕首,就已落入纤细指尖。

寒光一闪,那匕首轻松割断高个的咽喉,带着猩红血色,紧抵在瘦子的脖颈。

她连衣裙也懒得去整,就那么蹲下,淡淡道:“说,对门你们请的那个杀手,是什么来头。”

那瘦子一看到进来顺手关上房门的韩玉梁,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可锋利的刀刃在脖子上,他大气都不敢喘,哪儿有胆子发作,很明智地先求饶说:“妹子,我说了,能……能放我一马吗?”

“可以。记得叫人来给你同伴收尸。你能活着走,也省得我留记号声明,是雪廊下的手了。”沈幽将匕首微微压紧,看着瘦子脖颈上冒出的血珠,缓缓道,“说吧。”

“那是‘冥王’的杀手,据说……据说是什么天罡级。要价挺高的。”瘦子一听到雪廊这个词,胆气就差不多散了个干净,膝盖都哆嗦起来,“三少花钱雇的,让他帮忙杀……杀韩玉梁。”

汗珠一粒粒流下去,瘦子声音嘶哑地说:“我接到电话了,三少说任务取消,真的,就刚才。这事儿肯定是有误会,大家都是黑街的,坐一块好好谈谈不成么?”

沈幽微微一笑,淡淡道:“等你醒了,记得我刚才叮嘱你的事。”

话音未落,她手掌一切颈后,将瘦子打晕过去。

“不斩草除根么?”韩玉梁略感惊讶,沈幽杀那高个比杀鸡都利索,没想到竟然真打算留这瘦子一命。

“这种杂碎,没必要。”沈幽站起,这次总算腾手整理了一下衣裙,“走吧,那要真是‘冥王’手下的天罡级杀手,咱们就得小心些了。”

“这名字起的,是不是还有地煞?”

“答对了,‘冥王’下头的杀手代号,从低到高分别是地煞、天罡、魔星和死神。我怀疑他们老大以前比较爱看漫画。”沈幽带着嘲弄的笑意从猫眼观察着对面的门,“那家伙就在屋里,你有什么好办法么?”

“破开门,进去杀了。”韩玉梁满不在乎地说,“对想杀我的,我一向不客气。”

“我也没准备客气,但方法不对,会很麻烦。”沈幽指向屋内,“这种大组织的精英杀手,住在这样的房间里,肯定非常警觉,并做好了防范风险的准备。我逗逗这俩废物还行,想直接骗开他的门,估计难。”

“所以我说,破开门,进去杀了。”

她用手比划了一下玄关的宽度,“我不知道你的功夫到底有多神,能告诉我,这么狭窄的通道,你要怎么躲过职业杀手的子弹呢?”

韩玉梁蹲下,从瘦子的怀里摸出一把挺旧的手枪,已经很娴熟地找到保险拨开,指尖转了一圈,握住,“机簧暗器,道理都是共通的,出口所对着的直线,就是全部威力所在。我仔细查过,只要对手拿的不是霰弹枪,多近的距离我也能躲过。”

“可如果是霰弹枪呢。”

“那就看谁更快了。”他颇为自信道,“如果房间格局一样,我破门而入,不管那杀手在屋内哪个地方,我解决他都不会超过三秒。”

“三秒足够职业杀手开很多枪。”沈幽摇了摇头,“我不喜欢风险。”

“那你的法子呢?”韩玉梁挑眉问道,“学电影里那样,扮成服务员推个餐车上来?”

“如果我可以提前确定杀手在屋内的位置,你的速度能不能更快?”

“那当然,”韩玉梁伸手将木桌轻轻一捏,掰下一块,笑道,“破门而入对我来说和直接冲进去时间上没什么差别。”

“那么,”沈幽拿起尸体的手机,“我来负责让杀手站在屋内电话机附近,你来动手。”

“你知道对面房间的电话号码?”

她眸子一斜,神情似乎在玩味什么,“韩大夫,你失忆后,好像有些缺乏常识啊。知道房间号,从前台可以转分机你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了。”韩玉梁淡定回答,开门进入走廊,调息运功,准备出手。

沈幽走到走廊另一端,用高个的手机打给了天鹅酒店前台,大概是为了伪装揽客的妓女,她声音转眼就变得娇滴滴又骚又媚。

韩玉梁贴在门口墙边,凝神运功听着屋里动静。果然,很快里面就传来了电话铃的声音。

电话接通,沈幽说声喂的同时,对他摆了摆手。

韩玉梁的手掌早已放在门链所在的位置,一见手势,真气骤然迸发,咔嚓一声,就已将门锁震断。

拉开房门,他不敢怠慢,一个箭步冲过玄关,双掌齐出,内力雄浑排山倒海般压向电话机所在位置的两侧。

那职业杀手的反应果然很快,怀中手枪已经掏了出来。

可惜他一手拿着电话听筒,动作终究不如正常情形舒展顺畅。

而且他也想不到,韩玉梁能有这么快。

杀手的枪还没抬到一半,阴寒刺骨的掌力就已经如暴雪冰风一样将他震倒。

韩玉梁对男人从没有手下留情的时候,他脚下一蹬,身形腾空而起,一肘砸飞那杀手勉强抬起的枪,顺势曲指成爪,握住右肩便是一扭。同时二指一捏,内力憋住那杀手喉头惨叫,左臂施展春风化雨手自上而下一拂,那杀手整条胳膊,便被震得筋骨寸断。

他反手一勾,将那杀手面朝枕头按在床上,臂指如风,招招避开要害,将各处骨节逐个震碎。

直到四肢百骸被他肆虐一遍,他才一掌拍在杀手头顶,将最后一块完整骨头也震成碎片,收功站起。

沈幽望着那还在最后抽搐的杀手,微微一笑,挂掉手机,丢到床上烂泥一样的身躯旁,微笑道:“韩大夫,合作愉快。”

评分完成:已经给 snow_xefd 加上 100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