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3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侠以武犯禁。

陆雪芊十四岁踏足江湖闯荡,不到十五,就已经杀过第一个人。

十七岁时,她已是北关数州盗匪闻风而逃的女侠,再也不会像杀第一个人的时候那样需要扶着树呕吐。

她今年双十有余,宝剑“冰魄”带走的恶魂,早已超过百人。

强淫民女,在她看来是一等一的罪。

当诛无疑。

她不算见多识广,但她知道,即便赵婉自身也是个女人,她对陆南阳所做的事,已和胁迫逼奸无异。

若不是感恩陆南阳提供居所容身,并悉心教导此世种种之恩,或是不知道她们之间的亲戚关系,此刻赵婉的头,已经在地上。

所以陆雪芊并不是在开玩笑。

陆南阳看出来了,她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赶忙用力摇了摇头,小声说:“不行,不行的,那……那犯法。”

陆雪芊微微一笑,道:“不必在意那些旁枝末节,你只说,你要不要她死。我生平最恨便是逼奸妇女之辈,她死不足惜。你若不是我的恩人,又喊她一声姐姐,我方才就已出手。”

陆南阳打了个寒颤,但心里还是涌出一丝暖意,至少,她能确定,陆雪芊此刻眼中的关怀并非虚情假意,也没有其他企图。

她都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得到过这样单纯无杂质的关切了。

“雪芊,我不是跟你说过吗,现代社会很复杂的……不是你可以挥剑斩尽不平事的世界了。而且,那是我表姐,我的生活……都是她给的,她从我这里要走一些回报,也是理所应当的事。”陆南阳拿出了说服自己的那些理由,轻轻拉住陆雪芊的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

人都有倾诉的需求。

陆南阳滔滔不绝说了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上次这样跟人推心置腹毫无保留地交流,竟然还是初中时和交好的闺蜜抱怨弟弟们给她人生带来的不可逆变化。

一股酸涩从心底涌出,在她嘴上说出“没关系,这些年下来我也习惯了”的时候,陆雪芊抬起手,用略有些发硬的指肚擦过她的眼角,柔声道:“可你看上去很苦。”

瞬间,泪眼决堤,奔流泉涌。

“雪芊……可……可不可以……抱抱我……”陆南阳双手掩面,抽泣着哀求。

陆雪芊并不太习惯与人有过近的身体接触,男人自然是杀无赦,女人,其实也一样让她感到紧张。

女子行走江湖,本就比男人承担着更多的恶意和更大的压力,刺猬一样竖起防卫屏障,已经成了烙印在她心底的本能。

但所谓侠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陆雪芊轻轻叹了口气,张开双臂,略显笨拙地拥住了陆南阳。

陆南阳紧紧抱住她的腰,放声大哭。

比起一个人端着啤酒罐坐在床角,看着无聊透顶的娱乐节目默默流泪,这会儿,有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可以让她尽情宣泄出所有眼泪的滋味,真是太幸福了……

即便积累的情绪无法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完全倾泻出去,陆南阳依然感到一阵打心底的轻松。

她靠在陆雪芊怀里,放弃了用迷药的打算。

她不想用任何手段来走捷径,她决定,就靠自己的真心来努力争取陆雪芊的青睐。

她不奢求陆雪芊会爱上她,毕竟两人的性取向很可能并不一致。

她只希望能感动对方,让陆雪芊给她一个亲吻拥抱的机会。

一想到性取向的问题,陆南阳突然清醒了几分。

韩玉梁,这个名字不就是现成的试探道具么。

穿越过来这些天,陆雪芊除了拼命学习这个时代的新东西来安抚内心的惶恐之外,提到最多的,就是韩玉梁这个名字。

而现在,韩玉梁的人已经近在咫尺。

陆南阳知道林梓萌住在哪儿,她想让陆雪芊给那孩子当保镖,也有趁机躲进那边住一段时间,好在追求陆雪芊期间不受赵婉打扰的如意算盘。

现在这算盘被韩玉梁一巴掌拍碎了,更大的危机感笼罩在陆南阳心头,她咬咬唇,擦擦泪,想了一想,轻声说:“对了,雪芊,你之前一直跟我说让我帮你打听的那个人,就那个叫韩什么的……”

“韩玉梁!”陆雪芊立刻咬牙切齿道,“你有他的消息了?”

陆南阳赶忙摇头,垂下目光躲开视线,大声说:“我、我就是想多知道点他的事,不然……我怎么帮你找嘛。”

陆雪芊哦了一声,微微蹙眉,道:“对,我到这地方后心思乱了,竟忘了此事。只说个名字和大概相貌,大概不太容易打听。”

她拍了拍陆南阳的肩膀,柔声道:“不过你此刻心绪不宁,对你说那恶贼的种种行径,只会让你更加恐惧。你还是先去洗个澡,放松下来,等躺下休息前,我慢慢讲给你听。”

没有被追问,陆南阳反而松了口气,心底隐隐窃喜,看来她的心情倒比那个什么韩玉梁重要几分。

她点点头,飞快从衣柜中翻出替换的睡裙内裤。走到门边,她握住那浑圆光滑的冷硬金属把手,轻轻抚弄了一下,还是忍耐不住今晚没能达到高潮带来的焦躁,装着胆子说:“雪芊,那个……你能帮我擦擦背吗?”

陆雪芊不疑有他,嗯了一声,道:“你到时叫我便是。”

得寸,就该试着进尺,否则,要如何试探出行为的边界?

陆南阳舔了舔嘴唇,紧张地又问:“雪芊,你……也两天没洗了吧,要不要,一起冲一个?我也帮你……搓搓背。”

陆雪芊爱洁不假,但行走江湖哪里能有当今卫浴的便利,往往十天半月才能得个机会泡在水里享受一次,至于热水,更是只能靠运气碰,赶上有勤快小二的客店,才能尽情放松一晚。

所以二十四个时辰不洗,对她来说司空见惯。

更何况来了之后洁牙有方,洗面便捷,周遭环境干净,身上衣料柔软顺滑,她并不觉得有多难过。

可她听出了陆南阳的期待。

她以为那是赵婉给陆南阳留下的恐惧在作祟,便微微一笑,放下剑站了起来,“那,你今晚便教教我,那名为沐浴露之物,究竟该如何使用吧。”

先前被赵婉强行扣在头上的不悦一扫而空,陆南阳的呼吸都因为由身及心的狂喜而急促起来。

之前帮陆雪芊拿替换衣服的时候,教陆雪芊用浴室的时候,为陆雪芊用吹风机看着她惊讶发愣样子的时候,陆南阳都没能看到她真正赤裸裸的模样。

陆雪芊在这么闷热的天气中,依然坚持穿能遮盖住腿和胳膊的睡衣,能看到的地方,实在不多。

陆南阳只能窥见一鳞半爪,猜测着那充满吸引力的娇躯究竟会是什么模样。

一想到今晚终于有机会看到陆雪芊的所有,陆南阳就感觉自己的下体深处都在因急切的渴望而收缩。

可她不敢表现出来,她只能克制着水面下的雀跃,仅在唇畔绽放出冰山一角的微笑。

她壮着胆子猜测,会不会是今晚赵婉让陆雪芊听到的东西,激活了某种原本没有被发现的东西呢?

毕竟,陆雪芊的言语之间,也和曾经的她一样,充满了对男性的排斥。

走进浴室后,陆南阳觉得更加紧张,她尽量自然地脱掉身上的睡裙内裤,叠放在外面的衣物篮中。

在她下垂的视野中,陆雪芊的脚轻轻踢掉拖鞋,曲起腿,褪下了纯棉睡裤。

陆南阳觉得身体都有些僵硬,她保持着弯腰放衣服的姿势,手掌不自觉地攥紧了还没放开的内裤,她看着那熟悉的裤管离开了一双匀称笔挺的腿,亮出了让她自惭形愧的曲线。

纤细的足踝上,腿肚紧凑上提,并不需要踮脚,整条小腿就呈现出充满力量感的线条,在膝盖处收束后,顺滑上延,把她的目光引向浑圆紧实的雪白双股。

头扭得有点过劲儿,颈骨发出了轻轻的一声嘎巴,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红着脸起来往里走去,给浴缸放热水。

她暗暗骂了自己两句不争气,又不是没经验的小菜鸟,出柜后的性伴侣算上赵婉虽说只有刚好一巴掌,但每一个在一起的时候做的次数都不少啊,怎么陆雪芊来跟她一起洗个澡,就让她脸红心狂跳,肚脐下小腹中的某个位置一阵阵发暖,把一股微妙的酸痒热烘烘晕染下去。

忍不住夹了夹腿,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和第一个女友在一起的时候,紧张又兴奋,一张嘴巴干燥到分泌不出唾液,一张嘴巴湿润到里三层外三层快兜不住口水。

她深呼吸了几次,尽量平静地转过身,努力保持自然的表情,看向陆雪芊,“雪芊,咱们先冲冲吧,一会儿浴缸水好了,你再泡。”

就这么短短一句话,她的调门都有点变形。

因为走进来的陆雪芊,已经一丝不挂。

她的黑发仿佛出生后就没有修剪过,瀑布般披散在背后,青丝末梢直达膝窝。

在一头秀发的衬映下,她的身躯显得更加白皙。不似她平时露出的手脚面孔,日晒风吹多少有些江湖生活的艰辛痕迹,那些总被厚实衣裙保护的肌肤,当真担得起雪肌玉肤的形容,温润滑嫩。

以现代的眼光来审视,陆雪芊的身段并不算上佳,没有丰乳肥臀,而是显得瘦削结实,曲线像是走秀的顶级模特,但没有一处骨感,肌肤下的所有空间,仿佛都被弹性十足的肌肉充填。

陆南阳在与伴侣的同性关系中,一直是处于主动服务或者说侵略性较强的那个,即使是对赵婉,也大都是由她来主导两人的性爱流程,赵婉仅仅口头指挥。

换句话说,她是仅在性爱中表现出强势需求的T。

可面对陆雪芊,她涌上的欲望,却充满了被动倾向。

她一样想要含住陆雪芊浅樱色的娇美乳头,想要用指头探索她潮湿娇嫩的蜜壶内部,想要亲吻那迷人的身躯,舔过每一寸从未被开发过的肌肤。

但她更想被陆雪芊这么做。

仅仅是想象陆雪芊把自己压制侵犯的画面,陆南阳的身体就已经泛起了动情的红晕。

她头一次如此强烈地想要彻底打开自己,去接受对方的一切。

“你在忍耐什么?”陆雪芊没有打开花洒,而是走到了陆南阳身前,低头望着赤裸的她。

陆南阳一怔。

她望向陆雪芊的眼睛,突然,找到了一丝熟悉的神情。

陆雪芊也在兴奋。

只不过,那兴奋中还混杂着些许疑惑,看来,她还处于迷茫期,还没有认清自己的需求。

陆南阳想,如果她错过这次机会,并因此而再也得不到陆雪芊,她将被名为悔恨的巨兽一口一口撕碎吞噬,永世不得超生。

“我……在忍耐着……不去想要亲你抱你。”她缓缓说了出来,随着解放开的心情,淡淡的暖流润湿了她的入口,让她随时可以把那温润的黏液涂抹在肿胀的阴蒂上,望着陆雪芊诱人的裸体疯狂自慰。

陆雪芊的语调依旧平静,“就像你对你表姐做的那样?可我并没有让你这么做。”

陆南阳的声音变大了几分,“因为我喜欢你!雪芊,我……我不喜欢男人,我喜欢的是女孩子,我表姐的确……的确强迫我做过很多事,我不是很情愿,但对你做同样的事……我会非常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浴室安静下来,仅剩下水龙头向浴缸里哗啦啦倾泻而下的声音。

火热起来的心渐渐沉入一片冰冷,陆南阳低下头,沮丧地捂住了脸。

“我也不喜欢男人。”陆雪芊开口的同时,扳开了花洒,温热的水冲下,打在她赤裸之后气质截然不同的娇躯,一颗颗水珠沿着肌肉的纹理滑下,在她脚下盘旋着汇入地漏,“可我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只是亲和抱的话,你我皆为女子,假使这能让你高兴,我愿意试试。”

她噙着一丝微笑,轻触了一下陆南阳的脸,“缸里的水要满了,我先去泡,此前从未有人帮我沐浴过,我不太适应,你容我习惯一下。可好?”

“好,好好好!”陆南阳欣喜地站起来,转身就去关浴缸的水龙头,结果脚下没踩住防滑垫,在瓷砖上打了个哧溜,哎呀一声往前倒去。

陆雪芊习武多年,何等应变,长腿抢上半步,一手撑住浴缸边缘,另一条胳膊便已圈稳了陆南阳的腰肢,将她稳稳提住。

这还是陆南阳第一次与她如此紧密的接触,肌肤相贴,亲密无间,彼此身上的水珠都融到了一起。

天哪……她的身体那么结实,可又不显得硬,乳房依然那么软,那么嫩,那么滑,其他的地方,都如同拧成股的皮筋一样柔韧而紧绷,这么把自己抄在臂弯,竟然毫不费力……陆南阳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双腿都有点发软。

“你且站稳,先去洗洗吧。”陆雪芊将她扶好,柔声叮嘱一句,抬腿迈入浴缸,关掉龙头,缓缓躺进了热水之中。

陆南阳盯着水面下迅速浮现出迷人嫣红的身躯,退到花洒下,神不守舍地擦洗着自己。

她擦得很用力,想让所有赵婉留下的印记都消失。

她想让自己干干净净地扑进陆雪芊的怀中,把她抱住,大着胆子亲一亲,祈祷,那能打开自己期待已久的大门。

“雪芊,沐浴露这样用就可以。”已经没心思洗头,带好浴帽后,陆南阳拿下浴花,打湿,挤了一些沐浴露上,揉搓起沫,然后,飞快地涂抹在自己身体各处,只剩下后背的时候,挪到浴缸边,拉来小凳子坐下,声音微微发颤地说,“你……帮我打打后背吧。”

“打?”陆雪芊显然没有理解这个动词在这里的意思,略一思忖,拿着那个满是泡沫的浴花在她后背上拍了几下。

“不是不是,就是用那个东西帮我把后背涂满的意思。”陆南阳急忙笑着解释。

她闭上眼,仔细感受着陆雪芊在背后滑动的手,指头偶尔轻轻触碰到她背后肌肤的时候,她就会激动地从鼻后流泻出一丝满足的呻吟。

不一会儿,陆雪芊的动作停下了。

陆南阳以为是已经好了,正要回手去接浴花,就感觉到一阵温暖的滑腻触感从后背传来。

陆雪芊的整只手掌,都贴了上来。

“陆南阳,你喜欢这样?”陆雪芊轻声问道,手掌缓缓在她布满泡沫后格外滑溜的后背游走。

“嗯,我……我喜欢。”陆南阳大着胆子往后靠去,靠在了浴缸边上,“你……你摸我哪里,我都特别喜欢……雪芊,我好高兴……”

她靠过来,陆雪芊的手就没了继续涂抹后背的空间。

但陆雪芊没有拿开。

一股隐藏在她心底深处的欲望,随着这亲昵的接触,喷涌而出。

她望着陆南阳曲线姣好的背影,听着那明显已带有情欲味道的娇喘,手掌先是上移到脖颈后侧,跟着顺势往前一滑,摸到了锁骨附近。

不等陆雪芊往下探索,陆南阳迫不及待地抬高上身,挺起胸膛,主动将丰腴挺拔的乳房,送到了陆雪芊的掌下。

“陆南阳,你我都是女子,皆有双乳,我这样摸你,会有不同?”

“会有……当然会有……”陆南阳激动得浑身发抖,乳头硬到微微刺痛,她不敢这就去摸陆雪芊,只好轻声恳求道,“雪芊……你叫我阳阳吧,叫我阳阳……”

“阳阳……”陆雪芊微微蹙眉,不太习惯地轻轻唤了一声,纤细修长的五指玩弄着乳丘顶上的泡沫,捏搓隐在其中的嫣红樱桃。

“雪芊,雪芊……”陆南阳的情欲已经如开闸洪水一样奔流而出,喃喃说道,“我……我也来帮你洗吧?”

“不必。”陆雪芊淡淡道,“我并无这等需求,我所学冰清诀,运功即可压下情欲。”

“可……为什么要压下呢?”陆南阳仅仅是被她揉弄半边乳房,就已经亢奋到浑身潮红,欲火燃烧的威力,让她胆子越来越大,“雪芊,这……这是女人的……正常需求啊,我……我也可以帮你……和我一样开心的。”

“我说不必。”陆雪芊的语调依旧平稳无波,连眼神中的兴奋也被运起的冰清诀压下,“阳阳,你对我一片赤诚,心无恶意,我吃住皆在你这儿,可以算是你的门客,既然你喜欢我,也喜欢我这样对你,我愿意略尽绵薄之力。这虽比杀你表姐费力一些,但看到你这么高兴,我也欣慰有加。需要我怎么做,你开口就是。”

陆南阳略感失望,但马上,本能的掠夺之心就回到了体内,她一边用乳房感受着陆雪芊的柔荑,一边委屈地问:“那……你说肯让我亲亲抱抱的事情,还算数吗?”

“算。”陆雪芊眯起眼睛,心中隐隐挣扎了一下,但思虑再三,还是说,“我只是希望能安慰你,你不要趁此机会做什么奇怪的事。”

陆南阳的渴望已经到了顶点,她点点头,转身就也迈进了浴缸,趴在陆雪芊的身上,像条白花花的蛇,缠紧,亲吻着陆雪芊的面颊,耳垂,肩头,双脚夹着那结实的大腿,一边用胯下摩擦,一边呜咽一样呻吟,“雪芊……抱着我……抱着我不要动……我来……我自己来就好……”

这淫乱的痴态让陆雪芊闭上双眼,将冰清诀运至更高,已拿出接近七成功力。

若不如此,她竟有点压不住那股隐隐的燥意。

不知不觉,陆雪芊的手指被引导去了更加靠下的地方,划过光洁丰腴的一片软肉,滑入到一个又紧又热的小小洞眼里。

一颗软中带硬的肉豆压着她的掌心,紧紧贴住。

浴缸里的水泛起了波浪。

陆南阳在扭动,呻吟,喘息。

“雪芊……雪芊……我好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唔……嗯啊啊……到……到了……”

好似有温热的泉水逆着指尖涌出。

陆雪芊望着陆南阳幸福的神情,暗想,这……大概也算是涌泉相报了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