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22章 在人妻的家里

时间捉襟见肘……明日大侠更新应该会延后至少一天。

不好意思。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沈幽抬起手,在PDA上敲了几下,她背后投射的屏幕上,出现了一页资料。

标题叫做暗夜之花,而内容,介绍了一个听起来很有传奇小说风格的地下秘密组织。

据说这个组织全部由胆识过人本领高强的年轻女性构成,活跃在黑街的暗处,打击各种针对女人的恶性犯罪。

韩玉梁飞快地浏览了一遍资料内容,皱眉道:“这个暗夜之花……就是你说的骗局?”

“没错。”沈幽靠在桌边,神情颇为自信,“这个组织实际上并不存在,但黑道的世界瞬息万变,在相关情报都伪装充足的情况下,即使是黑道的专家来看,也无法立刻判定真伪。露杜斯的力量主要集中在白道,骗过他们的希望很大。而且,那个凶手八成是个自己不怎么出面,只在杀人时候下手的自闭疯子,他识破这个的可能性太低了。”

易霖铃笑道:“所以我就是暗夜之花的人了?”

“对。舒子辰会给你提供一些简单的改装道具,这些天你在北城区行动的时候,就以那个形象出现。”

许婷皱眉问:“可咱们要怎么让凶手知道呢?大张旗鼓宣传吗?”

“不需要,通过金义那边泄露出去就可以。”沈幽的计划看来早已成竹在胸,于那高耸的的柔软中酝酿完毕,“金义的女儿成为这次的受害者,可见露杜斯选择目标的时候,有能力从金义身边采集信息,甚至可以说,金义来雪廊进行委托这件事,八成都已经被对方明确掌握。”

“经过情报系统的筛选侦察,我已经确认,金义的办公电脑其实已经处于被监控的状况,他女儿的案件很大可能会在未来被认定为失踪,经办人中,肯定有露杜斯操控的傀儡。”她淡紫色的唇瓣迅速地开阖,语调冷冽,透着一股淡淡的杀气,“所以金义在这边委托之后,我让他也成为了计划参与者。他会在那台被监控的电脑上与我沟通,透露出我们人手不足将任务转包给暗夜之花的消息。诱饵的照片和资料,也会尽快通过他那边让露杜斯知道。”

韩玉梁问道:“打草惊蛇,把对方吓跑了怎么办?”

沈幽讥诮一笑,“韩大侦探,你对权力者的性格,似乎并不太了解。这对露杜斯的上层来说,不过是个血腥刺激的真人游戏,所谓的变态杀人狂,不过是游戏中的主角,带领露杜斯们满足猎奇欲望的棋子。这个游戏可能已经进行了上百遍,这种时候出现新的花样,你觉得那些高高在上只需要隔着屏幕享受视觉刺激的大人物们,会允许这个凶手闻风而逃吗?”

“说起来……”叶春樱眉心微蹙,轻声说,“金署长是怎么知道自己女儿其实不是失踪的?露杜斯不是一向掩盖得很好吗?”

“金义毕竟是也是那个系统中的一员,而且,他曾在北城区警署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他是曹族人,这个民族内部向心力很强。他女儿失踪后,他一个老乡同事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很委婉地暗示了一些东西。他这才连夜跑来委托我们。当时我只是请汪媚筠帮忙进入了北城区警署的系统,从被删除的地方恢复出了他女儿尸体的照片,之后等我找到那段视频,金义当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惹不起露杜斯,他还有大女儿,有老婆,有几个情妇要养,他不会和露杜斯正面冲突的,所以,只能靠咱们——不领世联工资的义务清道夫。”

韩玉梁讥诮道:“赚一百万的义务清道夫?”

沈幽微笑着说:“与和露杜斯作对的风险比起来,一百万和热心助人没什么区别。”

来之前叶春樱就对易霖铃提到了报酬的事情,九十万不是个小数目,易霖铃既然是冒险的那个诱饵,事成之后,理应分到大头。

但易霖铃只是道:“我不缺钱,而且行侠仗义这么纯粹的事,收钱太败兴。”

从结果上看,倒成了叶之眼坐收渔利。不过考虑到这个帮手是看韩玉梁面子才来的,受之也不算太有愧。

简单交代了一下诱饵计划开始后的步骤,跟着沈幽拿出一个小金属箱,放在茶几上,打开,“这是一套很精密的定位系统,胶囊型设计,防水抗压,平台放置充电,满电量下可以持续发射信号二百天以上,信号穿透力不错,吃到肚子里也能生效,就是排泄出来后一定要好好洗洗。信号端给你们准备了九个,算是这次的赠品,接收端让小叶在你们的系统里调试配对之后,在手机里安装软件就可以调用。易霖铃是这次的诱饵,请务必把这个藏在不会被搜身找到的地方。至于你们两个……我建议最好也随身带上以防万一。毕竟从个人资料的匹配度上,你们俩也都在凶手的捕猎范围内。”

韩玉梁马上凑到叶春樱耳边道:“回去先给我把手机上的装好,我得随时知道你们在哪儿。”

沈幽继续介绍说:“记得设置一个安全范围,当发射端离开范围后,会自动给提前设置好的手机发送警示。毕竟,有时候男人忙起来好几个小时顾不上看手机,需要一些提醒。”

许婷捏起一个在指间,笑着说:“我回头悄悄给老韩塞一个,是不是就能看出他一天到晚都在干点啥啦?”

叶春樱摇了摇头,“应该没什么看头,不怎么动地方的。”

“对哦,整天就惦记着网和女人,不是上这个,就是上那个。生活轨迹真单纯。”

韩玉梁当然没兴趣带上那东西给她们提供自己的位置。

但他一回去就催着叶春樱设置好,让她和许婷也一人带上一个。

易霖铃捏着那玩意发愁,“叶子姐,当诱饵还有可能被搜身的话……我放哪儿啊?真吃下去吗?”

许婷急忙开口:“可别,明天咱们才出去晃悠,还不知道要晃悠几天鱼才上钩,你要是拉出来一次,怎么洗你下次才肯再吃啊?”

易霖铃皱眉望着箱子,“你俩一人一个,这不还有七个呢。一个能在肚子里呆两三天,起码十几天,应该够用吧。”

“别,还是考虑一下重复利用的事儿比较好。”许婷打开自己的背包,掏出一样东西摆到桌面上,“我觉得,平常装包里,有需要的时候,找个卫生间,用这个把发射端藏起来就挺好。”

那是一包卫生棉条。

许婷很得意地说:“咱们面对的可是个变态强奸犯,棉条既能把发射端藏到身体深处,还能让罪犯错以为咱们来了例假,这样就算你当诱饵的时候被迷晕了,遭到凶手趁晕乎性侵的几率也会大大降低。”

叶春樱望着那个,皱皱眉,没说话。

易霖铃拿起来看了看说明,凑近许婷附耳低声问了一句。

许婷一声轻笑,摇头说:“不会,那膜中间有洞的,真封死了例假从哪儿流出来啊。我也没正经谈过恋爱呢,这不是一样敢用。”

易霖铃还是犹犹豫豫的,皱眉说:“不行我就不带着了,那犯人要是把我弄走,我自己就能搞定他。不用你们来帮手。”

“还是以防万一吧。”韩玉梁伸手拿起一根棉条,隔着包装看里面的导管,面色凝重,若有所思。

许婷劈手给他夺了过来,“讨厌,别在那儿想象我们塞它时候的样子。”

嘁,被看穿了。

远来是客,不缺住处的情况下,当然没有让易霖铃出去住酒店的道理,而且她随身的包里还带了行头,晚上想直播几个小时,有设备的,自然就是事务所这间房子。

回来之前,沈幽已经给易霖铃的新形象设计出了完整资料,今晚,用来激活诱饵的挑衅就将发送到金义在警署的办公室。

暗夜之花这个虚构的组织,将成为雪廊转包委托的目标,针对这个连环奸杀犯实施报复行动。

出于安全考量,叶春樱让许婷给姐姐打了个电话,案件结束之前都不回家。这显然正中许婷下怀,马上过去阳台联络姐姐送点换洗衣服过来。

“韩大哥,让铃铃自己在下面事务所里直播,不会有什么危险吧?”去楼下送了一趟洗漱用具后,叶春樱有点担心地小声说,“她直播起来好专心,感觉有敌人接近都意识不到。”

咦?听起来好像能去偷袭一下的样子。

韩玉梁笑了笑,“她功夫不比我差,不用太操心。再说,露杜斯怎么可能有那么快的反应,沈幽不是也说了,按照惯例间隔,下一次凶案至少也要五天后。估计这几天,犯人会选定目标,制定计划伺机下手。你们三个既然是一起行动的,就算你和婷婷没有曝光形象,也最好小心一些。”

“嗯,”叶春樱微微一笑,“我会好好带着追踪器的。”

“用那个棉条吗?”韩玉梁很好奇地问。

叶春樱脸上一红,不自在地扭开脸,走进屋里去了。

韩玉梁一愣,掏出手机连接上定位,精度调整到最高,看了看移动方向,忍不住问道:“春樱,你……不会已经用上了吧?”

“我……我总要先试试看怎么用啊。”叶春樱满脸羞红瞪了他一眼,咣,把卧室门关上了。

卫生巾、棉条、月经杯……这个时代的女人真是幸福,难怪易霖铃乐不思蜀,说什么也不想回去呢。那个大户人家小姐也就能用点碎布头,普通姑娘都是粗布缝进去草木灰垫屁股的世界,对女人来说实在是无比艰难。

偶尔在网上看到幻想穿越到古老时代叱咤风云的年轻女人,韩玉梁都有种发功开个单程票送她们亲自体验一下的冲动。

光三伏天的旱厕,就能让她们把肠子都吐出来。

闲着也是闲着,韩玉梁下楼旁观了一会儿易霖铃的直播。

和网上从直播平台看到的情况相比,实际靠着门框旁观看到的景象其实有点……唔……滑稽。

网络世界的热闹,终究无法传递到现实之中,节奏欢快的音乐中起舞的娇小身影,唯一的观众其实就是那个价值不菲的摄像头。

那个黑黝黝的眼睛,将她所有的表演传递给了天南海北的观众。

观众回馈的并非掌声,而是一行行飞过,基本看不太清的弹幕。但取代了喝彩的,则是一个个象征着金钱和收入的礼物。

等到喧嚣归于平静,看着乐滋滋收拾桌上东西的易霖铃,韩玉梁好奇问道:“小铃儿,你这工作,如此拼命卖艺一晚,能赚多少啊?”

易霖铃笑道:“我不敢和太多人打交道,没签公司没找推广,直播也不是每天开,这么折腾一晚上,也就千把块吧。”

“不少了,春樱打理诊所,我来之前,一个月收入也就你三天直播的量。”

她颇为得意,略抬下巴,在电脑椅上转了半圈,“这个我就玩玩赚零花而已,我主要收入还是画本子写本子,我今年还有一本小说的影视版权在谈了,谈成的话,预付款就有七十多万,还有后续分成。我可不像你,三年多了还混得跟个江湖人似的。”

韩玉梁只是笑道:“我骨子里就是个江湖浪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怎么舍得安定下来了?”易霖铃颇为玩味地望着他,“听说叶所长都背债买了栋大房子,是要和你一起住的吧?”

“不就是因为她咯。”韩玉梁并不隐藏自己眼里满溢的柔情,这种不沾染几分肉欲的喜爱,目前为止在他心里,叶春樱仍然是独一份,“我本来就是想找个落脚的地方,熟悉一下这边的环境,顺便勾搭勾搭她,她那么漂亮,正对我胃口。”

“可你们到现在关系还仅限于接吻。”易霖铃好奇地盯着他,“要不是知道杉杉百分之百已经被你下手,我都要以为你转性了。”

“春樱还没准备好。”韩玉梁皱了皱眉,神情有了几分掩饰,“她待我一片赤诚真心,我……总要珍惜。”

“那你还四处勾搭妹子?你对珍惜这个词的定义,是不是和正常人不一样啊?”易霖铃竟然好像在打抱不平,“要能有这么一个人美心善温柔体贴的老婆,多少单身狗宁愿折寿十年,你倒好,直接就往身边养了个待转正小妾。”

“我可从没承诺过只喜欢一个。”韩玉梁笑道,“我从小听人说的就是大丈夫功成名就应当三妻四妾开枝散叶,小铃儿,我还挺喜欢你的呢。”

易霖铃摆出一个嫌恶表情,“死萝莉控,我要换衣服了,滚回楼上休息去吧。”

韩玉梁眯起眼睛,笑道:“你对自己身材,还真是在意得很啊。我说一次喜欢你,你就骂我一次死萝莉控。其实不同的女人有不同的美,娇小玲珑,也很可爱的。”

易霖铃动作一顿,斜瞥他道:“以前咱们见了,你可是打赢了都不稀罕碰我的。”

“那时你还小。”

她一声轻笑,颇为失落地抬手拍了拍自己依然不够丰满挺拔的胸脯,“现在也没多大啊。”

“我指的是年龄和心智。那会儿你稚气未脱,我可全无兴趣。现在……小铃儿,你可已经是出色的小美人了。”

“嘁,死萝利控。臭淫贼。”易霖铃红着脸瞪他一眼,“我真要换衣服了,回避啊!”

脸上发红绝对比脸色发青要好得多,韩玉梁满意一笑,拱手告辞。

隔天一早,事务所的所有人就都按照自己的任务分配展开了行动。

叶春樱按照韩玉梁的强制要求坐镇所内,用电脑监视易霖铃和许婷两个人追踪器的位置。易霖铃改头换面,以暗夜之花组织者的身份在北城区展开调查,许婷则稍微用帽子和墨镜遮挡了一下脸,以易霖铃助手的身份协同调查。

而韩玉梁,只需要拿着手机,随时等待出发的命令就好。

因为在设定戏码中,不相信女儿是失踪的金义还在追查背后的真相,易霖铃和许婷就要按照正常的查案逻辑,先去走访死者失踪前最后碰面过的人——一起聚餐的同学。

那是个小团体的聚会,去掉死者,依然有三男八女,总计十一人。

金义装模作样以私人关系搞出了那十一个学生的名单,跟易霖铃和许婷在北城区一个咖啡馆见面走了一个传递情报的流程。

按照计划,她们会按顺序先调查十一个同学,再去调查那天聚餐的饭店,如果到那一步露杜斯还没有任何动作,那就干脆顺藤摸瓜找到可疑人物揪出来认真查下去。

反正以事务所目前出动的三位女将心中的正义感,不管这个大萝卜拔出来的坑里有着什么位高权重的泥,她们也会认定其罪有应得。

法律不太方便给予的死刑,易霖铃和韩玉梁都很乐意代劳。

第一天的调查盘问了六个找到的学生,他们没有多厉害的撒谎功底,许婷稍微用点话术,就套出了不少消息,嘴硬的易霖铃再来点功夫逼问,基本就彻底摸清。

不过她们所知有限,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她们都对死者并非失踪知情,还都收到了数额惊人的封口费,要求咬死案件性质为失踪。死者具体是怎么不见的,她们的确并不清楚,说是出去上了个厕所,就没再回来了。

饭店的嫌疑直线上升,下一天出发的时候,易霖铃和许婷一致决定先放过剩下五个学生,转而从饭店下手。

家里的女人都太有主意还非常能干的时候,男人就可以乐颠颠享受人生。

今天是周日,杉杉约他的日子。

去家里,在大绵羊的房子里,把杉杉干得死去活来……这可比在事务所里枯燥守着练功上网循环往复有意思多了——叶春樱一刻不停地盯着监视界面,都顾不上理他。

就像一早起来就拿着手机在等韩玉梁的动向一样,信息发送完毕的提示才消失几秒,杉杉的电话就直接打了过来。

“玉梁,你能来了吗?”

“嗯,我已经下楼了,我不确定什么时候要去办事,所以早点动身。你呢,起床了没?”

“已经洗好澡,也吃过早饭了。”杉杉的呼吸听上去有些不稳,既像是紧张,又像是身体已经在渐渐进入状态,“他去上班了,家里……只有我在等你。我、我好想你……你快来吧。”

结束了休眠期的火山,就是这样热力四射到让一般人有些害怕。

幸好,韩玉梁不是一般人。就连邪功在身的魔女,也休想榨干他的阳气。

哼着最近常听的小黄曲——笹川美和的《鬼灯》,他一边前后扭胯给一会儿要辛苦卖力的腰部热身,一边摁下了杉杉家的门铃。

门铃的尾音都还没响完,门锁就咔哒一声开了。

他满怀期待地看进去,跟着皱起了眉。

杉杉身上穿着的,竟然还是之前在家里见到她时候那种保守的居家睡衣。

不过其他的地方,倒是挺令他满意。

她涂了点唇膏,指甲抹成了鲜艳的大红,头发微微卷曲披散在一侧肩头,柔顺而略带潮气,精心修饰过的大眼睛,从看到他壮硕身躯开始,就涌上一层迷蒙的雾气,光泽闪动。

已经是交换过无数体液的关系,韩玉梁迈进门内换好拖鞋,就笑着问道:“怎么又穿上这种睡衣了?裹得这么严实。”

没想到,杉杉往里走了几步,就直接解开扣子,脱掉了上衣。

“我化妆时候觉得有点冷。你来了,我就不怕了……”说着,她弯腰抬腿,丰腴的美臀提起诱人的弧度,双手一褪,把睡裤也脱了下来。

里面才是她真正用来欢迎他的穿着。

那是一件酒红色吊带睡裙,丝缎般光滑,下摆刚刚能遮住屁股,深邃的领口下,网状蕾丝让乳沟清晰可见,而背后,一路敞及腰肢。

只穿着这样睡裙的少妇,几乎可以算是半裸。

“是,我怎么舍得让你冷到。”韩玉梁抬手脱掉上衣,过去用火热的身躯温暖住她,“这身就漂亮多了。”

“我知道,所以我只穿了它。”杉杉呢喃着,双手已经迫不及待抚摸到他的腰带上,解开,扯下,隔着内裤抚摸着还没完全勃起的性器,“不信你摸摸看?”

不知道为什么,韩玉梁觉得杉杉今天的表现,似乎透着一股隐隐的刻意。

他摸下去,光滑的睡裙下摆贴合在臀肉上,果然没有摸到内裤的痕迹。

“玉梁……进房间吧……”她抬起雪白的大腿,勾在他的腰上,睡裙顺着肌肤滑下,露出明显刚剃过毛的丰美耻丘。

她贴着他扭动,忘情地吻着他的脖子。

可韩玉梁这样的老手,又已经对她的各种反应熟悉无比,一下就察觉到,这放荡与淫乱中隐藏的不安和紧张。

她甚至都还没湿。

不对劲。他想了想,抱起她先顺着她的意思往卧室走去。

卧室的格局比起上次有了微妙的变化,衣柜挪到了进门这一侧,离床更近,也换了款式。

而在把杉杉放到床上的瞬间,韩玉梁看到,她带着一种微妙的难过,不自觉地向衣柜那边偷瞄了一眼。

一个有些大胆的猜测浮现在脑海中。

韩玉梁压住她柔软的肉体,凑到她耳边,轻声问道:“大绵羊没有加班,他就在衣柜里躲着偷看,对不对?”

那柔软的娇躯,顿时绷紧僵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