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7章 绝佳的吃醋方式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叶春樱这次的例假来得比较汹涌,大概是受到了此前感冒的影响,去厕所换过一次卫生用品后,她的脸色看着更加苍白。

听韩玉梁说完和那边沟通的结果后,她喝了几口他专程下去补买的鸭血粉丝汤,望着碗上方氤氲的蒸汽,轻声说:“那咱们是不是留在这边等消息就好?”

“我倒是觉得,最好几条路一起走。”韩玉梁满眼认真,正色道,“尤其是大野一成这条线,今晚证据转交后,赵虹可能下手的目标就会有他,咱们先调查完,这样就算大野一成被赵虹杀了,咱们损失也不大。”

“你不是说跟沙罗补充细节的时候,让她提醒赵虹出手时注意逼问证据和供词了吗?”叶春樱眨了眨眼,“咱们就是想不出动手不惹麻烦的方法,才不得不把赵虹引过来的呀。”

“是这个道理没错,但适当做一些不至于惹麻烦的调查,多少搜集一些信息,到时候咱们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监视上大野一成,既能搜集L- Club的罪证,也能抓住赵虹的尾巴。不然,赵虹把她觉得该杀的人挨个嘁哩喀喳全宰了,然后扬长而去,那咱们再想揪住她,就只能欠沙罗的人情了。”

韩玉梁耐心地说服着,他的终极目的,还是去一趟大野一成的情妇家。

叶春樱来例假,身体虚弱不适,他总不好涎着脸说帮忙解决一下性欲问题。

今天经过汪媚筠和沙罗的双重刺激,他欲望这会儿比较旺盛,而且回来时候他其实还对叶春樱今晚能帮他纾解一下抱有一定的预期,想着怎么能说动她试试那可爱的一双小脚丫。

结果没机会了。

那在头两三天例假最难受的时间里,他寻思还是去找大野一成的情妇比较简单直接。

的确,他答应了叶春樱,在这个任务期间绝不对其他女人做她最担心的事……但她最担心的事是可以狭义理解为“性爱”甚至是“阴道性交”的,只要不做这个就好。至于他承诺的“审问时绝不超过对刘恭月的程度”,就更好办了,审问结束后再进行性欲处理,不就皆大欢喜?

反正这种当情妇的女人,不会有多么强烈的贞操观,而且为了此后自己的利益,也绝不会透露被玩弄的秘密,坦白说,是最适合的人肉飞机杯。

而且,还非常方便。

大概是为了工作繁忙的时候吃住比较好解决,两个情妇的住处距离第三扶助院都不太远,韩玉梁核对过地址,以他的身手,凌晨一点出门展开轻功,较近的那个大概一点一刻就到,远的那个也不会超过一点半。

蒙面以劫匪身份入侵,如果大野一成在,就好好审问一番,如果他不在,就好好审问女人一番。贼人讳空手,他讳空屌。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跃跃欲试的企图心,叶春樱皱眉托腮,小声说:“改天再去不行吗?韩大哥,我今晚好累,实在是不想行动。”

这就对了,他柔声道:“这不是去第三扶助院,你又不熟悉地形,没必要跟去。我在这里陪你,帮你舒筋活血,给你烘手暖脚,等你安心休息睡沉之后,我再出门跑一趟。凌晨几个小时,足够我办完事回来了。”

“喔。”她点点头,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了,“我觉得那种女人应该不会知道什么大秘密,你问清大野一成的日常情况,差不多就可以了。别太为难她们。”

“嗯,我知道。来吧,先喝汤,趁热。喝完我陪你看会儿电视,泡个脚,就早点上床睡觉吧。”考虑到安全问题,他又叮嘱道,“记得把防狼器放到枕头下面,就沈幽给你那个大功率的,迷迷糊糊电着我也没关系,我就当是被奔雷掌打了一下,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我会小心的。”叶春樱犹豫了一会儿,小声说,“韩大哥,其实……汪督察还问咱们两个的事情了。”

“哦?”韩玉梁挑了挑眉,没往心里去。

汪媚筠一看就不是那种会撒泼吃醋的女人,她关心一下进度顶多是担心自己色诱他办事会遇到多少阻力,才不至于为这个和叶春樱闹翻。

“她说恭喜我,我觉得不好意思,就把实际情况告诉她了。”叶春樱低下头,让汤的热气蒸红小脸,掩饰住涌上的羞涩,“她说……说你这样特别难得,因为……通常就连一般男人都忍不住的,你又这么好色。”

“你们什么时候聊到这个的啊?”

“就是……你刚走,我们还没开始说正事的时候。”叶春樱撇撇嘴,“她还问我……唔……要不要学点对付你的技巧。”

“从她那儿学,要学费的吧?”

“嗯,说是以后她有任务需要,优先往她那儿派。”

韩玉梁笑了起来,“那你还能答应?”

叶春樱没说话,把脸藏到蒸汽后面悄悄喝起了汤。

“呃……所以你答应了?”

“嗯。”她办错事的小孩一样抬眼望着他,“她说她买过一个很厉害的教学课,以后会定期跟我分享。下午闲聊,还……先教了一点。”

身边的女人热心学习不是坏事,尤其是叶春樱这种性格的姑娘,此刻脸蛋红扑扑的样子十分诱人。

但,她正哗啦啦掉血呢。

一想到如果有个HP槽这会儿正在持续“- 1”,韩玉梁就失去了让她额外付出体力的欲望。

他努力做出充满期待的表情,笑道:“行,那你这几天不舒服的时候就好好学习学习,到时候我来验收成绩,好不好啊?”

“你……今天不验收吗?”她小声咕哝了一句,低头看着不剩几口的汤,不敢看他。

呃……这羞涩中带着三分期待的口吻和神情真是大杀器,让韩玉梁裤裆里的多余空间一下子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可你不是……唔……不舒服么?”尽管在这边只能擦枪走火,但对他来说,其实比去找大野一成的女人痛快射击一番更有价值。

感情对肉欲的加持,正是最新鲜且强烈的时候。

“以前在诊所,经期我也不休息的呀。”她把喝空的碗推到前面,又露出了属于医生的那种决心。

也不知道这样把性欲当作病症来处理的心态是好是坏,反正,挺有趣的。

“我比你的病号可费劲多了。”韩玉梁克制了一下,过来收拾她面前桌上的东西,柔声道,“我不舍得你这么辛苦,你好好休息养身体,咱们的将来还长呢。”

叶春樱伸手轻轻抚摸着他宽阔的背脊,小声说:“我也……不想让你这么去调查那人的情妇。”

“诶?”

“等你的时候,我调查出了大野一成两个情妇的详细信息。她们……都挺漂亮的,我不想你审问她们的时候,特别……有欲望。你要是忍着,你会难受,你要是不忍……我觉得我会难受。”她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所以,韩大哥,我睡觉前,就让我帮你……唔……出来几次吧。”

如果全天下女人吃醋的方式都是这样,那世界该多么和平啊……韩玉梁把塑料碗餐盒叠起来往垃圾篓一扔,转身抱住了她,笑道:“一次可不够。”

“舍得我辛苦的话,几次都可以。”她反抱住他,“我愿意累到做不动为止。”

“好吧,我……今晚不出去了。”他笑着叹了口气,“明早起来,我再去找大野一成的情妇。省得万一今晚就撞上他,我一个人处理不好。”

“嗯,那我就先去烧热水了。韩大哥,你也泡泡脚吧,外面天冷了,你还穿着网眼运动鞋呢。”

“我习惯脚上轻便点。无妨。”

“你就……也让我给你洗洗吧。”她摁下电热水壶的开关,背对着他,柔声说,“你都给我洗了好几天了。”

“给你洗我高兴,你的脚好看,还好摸。”他顺势调笑了一句。

“给你洗我也高兴,因为我……喜欢你。”

她在喜欢之前不太顺畅地停顿了一下,看来,似乎是把什么没说出口的字吞了回去。

“好吧,那我……就也享受一下王公贵胄的生活,长这么大,还真没用过洗脚丫头。”

“走江湖那么辛苦,你洗不洗啊?”她扭头挑眉,笑吟吟问,“反正我记得你刚来诊所那阵子,个人卫生糟糕透了,像个野生的战后颓废派艺术家。”

“不怎么洗,碰上了就在河边涮涮,碰不上蹬着靴子走就是。”他回想着过去,恍若隔世,“那会儿就是皇宫里的妃子,也不能每天沐浴,皇帝老子召见,才会赶紧泡香汤。”

他差点一顺嘴说起有个宠妃身负狐臭让他着实踩了颗土地雷的悲惨经历,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不对,硬咽了下去。

等到热水预备好,旖旎之夜,就在被蒸汽熏红的双脚上拉开了帷幕。

韩玉梁的脚当然谈不上好看,有疤,满是筋肉,每一处关节都蕴含着摄人的力量,足底到处能摸到厚实的老茧,指甲都掐不进去。

叶春樱的两只小手可握不住他的大脚掌,在盆里轻柔搓洗干净后,她垫了一条毛巾,把他的脚搬到自己膝盖上,用拇指使劲按压。

“这是你跟汪媚筠学的按摩技巧?”韩玉梁对穴道被碰极为敏感,及时压制才没让功力反震到她的手上,赶忙皱眉问道。

“不是。”她摇摇头,“我们课程上教过一些针灸穴道,我查了查,说是指压也有效。能缓解疲劳,就……试试看咯。我又没内功,不能像你那么厉害。”

“不必如此的。”他用脚趾挠了一下她的掌心,笑道,“我是男人,好色的男人,我更在意别处的舒服。我这脚丫子,洗干净就好。”

“喔,那好吧。”她也发现自己按压穴道的时候里头隐隐有力量在反震,情况是和预期的不太一样。

然后,进入到第二个环节。

“这不……还是按摩么?”

韩玉梁垫了条新单子躺在床上,只有胯下盖着毛巾,空调玩命送暖风,把还穿得整整齐齐的叶春樱蒸得满面通红。

“可这个不需要碰穴道,只是捏肌肉。”她往手心倒上精油,看来汪媚筠还陪着一起去买了东西,果然是有备而来,“你看每晚都有电话来推销,问要不要按摩,可见一定很舒服。”

“春樱,别装傻,你知道那些女人推销的不是按摩。”

“那、那我也不只是按摩啊……”她迈上床,坐在他大腿上,双手从结实的胸膛开始,一边按捏一边向下,“我马上就要帮你处理……处理了。”

“可以换个词么?处理我听起来有点别扭……”

“帮你……帮你……射精。这样好些吗?”

“好多了……嗯……还挺舒服的。”他眯起眼睛,愉悦地舒展四肢。

滑嫩的小手在他身躯上缓慢的摸索,揉搓,被刺激到的皮肤诚实地将情欲扩散开来,溪流一样汇总到迅速加温的脑海。

他没有选择克制。

那条毛巾,就这样被顶了起来。

这显然是她期待的信号,喜悦绽放在她明亮的黑眸中。

从来到华京,接二连三的事情就让叶春樱的情绪陷入到四周黑暗无比的谷底,悲痛、愤怒、仇恨、惶恐、忧虑……变成了无数狰狞的怪兽,啃咬着她备受打击的心灵。

她需要一个支柱,一个寄托,一个可以巨锚一样固定住她所有不安,并能看到未来的亲人。

那当然就是韩玉梁。

吊桥效应也好,心灵寄托也罢,她的感情已经失控,野草般疯长,而属于女性的细腻情欲也在闪动,像是草丛中的星火,随时可能燎原。

她并没有变得大胆。

她只是继续保持着诚实。

接触过韩玉梁最私密的部位后,在性情保守的她心中,伴侣这个词已经不会再有第二个名字。

与完全献上自己之间的差距,其实仅剩下少许紧张,和约定的时间而已。

她今晚就差点说出口,但话到嘴边,想起自己还在经期。

她能猜出韩玉梁想干什么。

也许他不会真的强奸大野一成的情妇,但他八成会找些言语上的漏洞,曲线满足自己的性欲——因为她今天看起来很疲倦。

所以她鼓足了劲儿,把他缠着留了下来。

汪媚筠答应的课程还一条都没发来,叶春樱的知识依然仅限于此前纸上谈兵的大部分,和已经有了经验但被韩玉梁封杀的前列腺按摩。

当然,最让她舒适的,暂时还是单纯相拥而眠,接吻,抚摸,不做其他。

但这对他不公平。

他是个好色的男人。他给了自己心灵寄托,那么,她也该回报以生理需求的纾解。

比起让他把眼光落在长相柔媚身穿和服的东瀛女郎身上,她宁愿丢开所有羞耻,来尽力满足他。

她这么想着,把手伸进了毛巾下。

那里依旧粗壮,坚硬,象是一条有生命力的铁棒。纤细的手指缠绕上去,就像是春藤攀爬在参天大树,有种微妙的、像是要寄生上去的滋味。

认真想的话,让精液从这样坚挺的器官中喷涌出来,然后软化,失去现在的硬度,不正是个夺取生命力的过程吗?

靠这奇诡的想象来转移着沸腾的羞耻心,叶春樱低下头,双手都伸到毛巾下,涂满精油的掌心挤压住肉棒的两侧,上下错开,缓缓向顶端套弄过去。

当上面的手滑过膨大的龟头,她背书的孩子一样在脑海里展开之前搜集到的图解,用掌心下压握住龟头,五指围拢,转动手腕,灵活地揉搓。与此同时,下面的手往复滑动,用滑溜溜的指肚重点摩擦着阴茎与龟头连接的系带。

据说这样的手淫方式可以同时刺激阴茎上的多个敏感点,效果很好。

“这个……这个力度可以吗?”她紧张地保持着动作,问。

“可以再用力一些,我说下面的手。上面那个正好,不过最好稍微快点……唔,对,嗯嗯……很棒。”他放松下来,很满意自己今天的选择。

手掌在阴茎上灵活的滑动,包裹住的尺寸,让叶春樱忍不住有些担心。

作为一个生理知识完备的医生,她当然知道女性的阴道布满了弹性超群的肌肉,分娩时足以让婴儿的头颅钻出。

但她也很确信,自己清洗时偶尔会摸到的那个洞口,小巧紧凑,几乎容不下指尖的进入。

等到做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体内真能容下这样的器官而不被撕裂吗?

每一个女孩在向爱人献身的时候,都是做好了被如此侵入的准备吗?

她觉得呼吸有些急促,想象到的画面充满了淫乱的味道,身体发热,额上出汗,让她一时间难以集中注意力,上面的手一不小心滑开。

毛巾跟着被甩了出去。

韩玉梁的情欲分身,就这样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虽说不是第一次看,但上回叶春樱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的菊花上,而这次,阴茎是唯一的焦点。

不同于解剖课上尸体的软小形状,眼前的器官呈现出凶猛的生命力,每一条血管都在散发着传递基因的欲望。那长度可以直抵最接近子宫的位置,那粗大的棱沟足以刮蹭出任何无关的液体,随着她手指动作微微摇晃的阴囊生产着亿万精虫和浓烈的激素,胯下这片区域,几乎集中了男性所有原始的吸引力。

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

如果说以前,她作为一个懵懂的女孩从感情上选择了他。那么此刻,她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似乎已经从本能上选择了他。

两种不同的依赖感,在她凝视手中阴茎的短短几十秒内,融合在一起。

她甚至都能想象到,一只雌兽柔顺地趴卧在伴侣旁,慵懒展露出柔软肚皮的画面。

身体的深处浮现出奇妙的酥痒,和她的脚被他握在手里温柔抚摸的时候相似,但更深邃一些,更温暖一些。

那股暖意仿佛让她体内的什么东西融化,如果不是棉条和例假,她也许可以感受得更加清晰。

“春樱,你慢下来了。稍微快些,这样我可出不来。”

听到他轻喘着提醒,叶春樱猛地清醒了几分,她点点头,在手心重又到了点精油,合掌抹开,挪了挪腿,抬胳膊擦了擦汗。

“你换身衣服吧。”韩玉梁忍不住道,“屋里这么热你还这么穿,别伤风才好又中暑。”

“可……可我这儿还没弄出来呢。”她皱着眉,不太甘心地说。

“换凉快衣服再来加油,这个不急,才八点多,夜还长呢。”

“好吧。”她点点头,爬下床,拖出行李箱犹豫了一下,拉着走出了卧室。

韩玉梁一愣,笑道:“诶,你去哪儿换啊?你要怕看我闭上眼,我都被你看光了,瞧你还害羞个什么劲儿。”

“我马上就好。”她颤声应了一句,紧张得都有点变音。

此前买的新衣服拿出来,放在眼前,她端详了几秒,终于咬了咬牙,决定换上。

翘着大鸟儿等了几分钟,韩玉梁一看到进来的叶春樱,眼睛就亮了。

她换上了之前买回来的那身紧身衣。

韩玉梁一眼看中的款式,当然不会是什么保守风格。

实际上,那本来就该是室内练舞蹈或者体操穿的装束。

包裹躯干的部分像是泳装,高开叉,背后还露出大片肌肤,显得双腿格外修长。

而修饰了腿部线条的,是弹力优秀的紧身裤。

暗紫色与纯白的上下搭配之外,腰线处还有一条装饰用的红色薄纱小裙子。

“这一身的确凉快多了……”韩玉梁的喉结滚动了几下,欲望坦率地跟目光一起落在叶春樱诱人的曲线上。

然后,他就发现,她上面没穿内衣。

浑圆的弧度顶端,有两颗花苞一样的小小凸起。

叶春樱走过来,呼吸的节奏已经像是在娇喘。

她分开韩玉梁的腿,跪坐在他双股之间,弯腰,专注地继续之前中断的动作。

“春樱,换个方向好么?”他有些忍耐不住,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坐到这儿来。”

她的脸红得像是快渗出血来。

但她点了点头,起身换到了这一侧,坐下。

他伸出手,轻轻抚在她柔软的臀肉上,挤压出的饱满弧度轻而易举的填塞满他的掌心。

他贪婪地抚摸,尽情的享受着臀腿之间光滑的曲线。

叶春樱继续动着手,越动越快。

情欲的浪潮在上涨,她想赶在被淹没之前结束。

她很确定,韩玉梁并没对她用真气来刺激。可仅仅是被抚摸,轻柔的揉搓,她就觉得臀部酸软,腰肢发麻,仿佛心中所有沉重的负担都在催促着她以快感谋求短暂的解脱。

她越动越快,手掌摩擦阴茎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没有什么可羞耻的,这是她选定的人,打算托付全部的人。

背后传来骤然沉重了几分的喘息,和一声仓促的提醒。

可不停套弄的叶春樱并没有处理这种事情的经验。

第一股精液喷射在她手心,她才意识到,韩玉梁射了。

她下意识地身体前倾,伸手去够刚才被她自己放到一边的毛巾。

可紧接着,第二股,第三股精液就接连射了出来。

她单手撑着他胯边的床,呆住。

有液体在她唇角、乳沟间流淌,粘稠,温热。

栗子花的味道充满了她的鼻腔。

她恍惚间想起了自己学过的课上老师说过的话。

果然,他很健康呢……

(注:据说部分医生认为健康男性的精液有栗子花的味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