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01章 风萧萧兮易水寒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其实韩玉梁和易霖铃之间并没有直接了当的仇怨。陆雪芊好歹还被他轻薄得手,捏过一下屁股,这个易霖铃当时不过二八年华,长得又十分显小,并不对他的胃口。

他所喜欢的女子再怎么青春年少,也要是个已经长成了的姑娘。对一身稚气保不准还能闻到奶味儿的女孩动手动脚,他可做不到。

他开罪易霖铃,据说是因为他曾经动了她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

无奈韩玉梁苦思冥想,也不知道跟自己颠鸾倒凤过的女人里到底谁是那个小豆丁的手帕交。

这是第一个关于易霖铃的疑惑。

第二个,则是她的武功。

易霖铃虽然带着一双点钢峨嵋刺,可根据韩玉梁的了解,那并不是因为她练的是那门兵器上的功夫,而是她不愿直接碰到男人身躯,交手时候拿来替代手指的点穴工具。

她的武功其实颇为厉害,单打独斗,陆雪芊、卫竹语她们都要略逊一筹,以当时的年纪,就已经堪称女子中的一流高手。而且内力颇深,简直像是打娘胎里就开始习武了一样。

韩玉梁过目不忘,又在藏龙宝居苦修多年,天下武功凡是能称一流的,几乎全都烂熟于胸。

可他却认不出易霖铃的内功。

他的玄天诀阴阳调和转换自如,可易霖铃的内功竟也能阴阳变幻,虽说速度比他慢些,可精度还要更高,甚至可以针对敌手内力情况临时切出恰好相克的真气出来。

韩玉梁猜测,她会不会是当年与天道针锋相对,搅弄武林风云近数十年的如意楼后人。传说当年每一代如意楼主,都有一身操作自如的阴阳真气。

听说过不少那帮人的轶闻,他对那些前辈算是有些好感,连带着,便没那么厌烦易霖铃。

否则,没兴趣弄到床上去的姑娘还这么一直追杀他,早被他设法解决了。

那两个,都是韩玉梁还在原本世界时候的疑惑。

而此刻再发现易霖铃的消息,问号就跟杉杉昨晚上裤裆里的汁儿一样,稀里哗啦开始往外冒个不停。

最简单的问题是她怎么来的——想必是跟陆雪芊一样,跟着他一起稀里糊涂通过玄天诀穿越来的。

而最复杂的问题,则与这个恰好对应,她怎么来得时间好像比他还早呢?

看叶春樱帮忙查出来的履历,易霖铃的个人信息最早竟然可以在网络上追溯到两年前。

要知道,韩玉梁至今都还没在网络上留下过特别明显的个人痕迹。

也就是说,易霖铃抵达这个世界的时间点,很可能早在三年之前。

这也对上了她如今成长后的模样。

韩玉梁翻看着她大大方方展露在个人页面上的素颜照片,尽管底下评论一大堆酸葡萄在叫喊PS装甲难以穿透之类的话,但作为老熟人,他很确定,这就是易霖铃原本的脸——小巧上镜,五官精美。

稚气当然已褪去不少,尽管看合照身高似乎没怎么动,比较清凉的cos照中还是能轻易看出,她的身段已经大不一样。那小小的花苞,已怒放在枝头。

若说他穿越前时陆雪芊和卫竹语还能稳稳压她一头,现今她可至少也是齐头并进不逊半分的小美人了。

而且,和陆雪芊不同,易霖铃显然已经极为适应当今的时代,妆容打扮完全是个俏美靓丽的都市少女,光是新鲜感,就能胜出除了衣服没什么变化的陆雪芊一头。

可一想到要跟易霖铃交手,韩玉梁心里还有点打鼓。

要是穿越的时间点真的并不相同,那他觉得和易霖铃分别了不过两个多月,但易霖铃却已经与他至少三年多不曾见面。

这两个多月他练功可谈不上勤奋,就算玄天诀能自行运转,功力进境依旧极为有限。

那如果易霖铃依旧保持着以前那恐怖的武功进步速度,三年多下来,恐怕她已经是个非常棘手的对头。

所以不管怎么想,韩玉梁都不该去招惹这个旧相识。

但他实在很想知道,易霖铃到底是如何过来这边,来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陆雪芊见面肯定是不会给他闲聊的机会,即便肯说几句话,他问什么也百分之百得不到答案。

而易霖铃本来就是为友出头,恨意不浓。她性情还比较爽快,怒气来如山倒,去如退潮,真要间隔三年多,应该不至于一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

他考虑,是不是能带上叶春樱去跟易霖铃叙叙旧。

经过陆雪芊那一次,韩玉梁非常确定,在他的旧相识面前,叶春樱才是他最好的保护伞。那帮女侠就是气到失心疯,也不可能对叶春樱这样善意过剩的好人下杀手。有她在旁,他起码能有时间多说几句话。

“韩大哥?”

正想着,叶春樱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发呆了好久,是想起了从前的事吗?”

韩玉梁略一犹豫,点点头,抬手揉了两下额角,皱眉道:“的确,想起了一些琐碎的片段。我……应该是认识这个易霖铃的。”

叶春樱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她既想让韩玉梁找回失去的记忆,又担心他的过去会像是一个黑洞,把他从自己身边拖走,再也还不回来。

“那……韩大哥,你想去见见她吗?咱们要去那边找绑匪,正好……顺路。”

听出她语调中隐藏的惶恐,韩玉梁岂能猜不出缘由,当即道:“先不了,杉杉的事情要紧,我对自己失忆想不起来的那些东西,也没太大兴趣。和你在一起,我挺开心的。”

她小小的红嘴唇一下没及时抿住,绽开了一个樱花一样美丽的笑。

但她心思细腻,性情体贴,一贯爱舍己为人,听他这么讲,自然还是柔声说:“正事为主,但有空的话,去漫展那边看看,能碰见打个招呼,不耽误什么的。”

韩玉梁抬头望着她,轻声道:“不怕易霖铃开口坐实陆雪芊说过的话?”

叶春樱摇了摇头,“不怕。我本来也知道,陆雪芊没有撒谎。她那人太偏激了。韩大哥,我不管从前的你是什么样,现在的你,不是她说的样子。绝对不是。即使易霖铃开口说什么,我也会大声反驳她,让她知道,如今的你是什么样,有多么值得信赖。”

傻瓜,能这么信赖我的,也就你一个而已。韩玉梁在心里默默说了这么一句,抬手抚过她垂下的柔顺青丝,柔声道:“谢谢。”

杉杉手里抓着摘下来的耳麦,左看看,右看看,小声问:“那个……我老公的事,咱们是不是能商量一下了啊?”

呃……嘴里说着正事要紧,结果把委托人晾到一边了。

不过需要商量的事,也就是什么时候出发而已。

既然范围都已经锁定在HJG03区,线索还多出了知道那边是他们老家的熟人这一条,又有韩玉梁想去看一眼的漫展,这一趟旅程,势在必行。

“坐磁悬浮,很快的。中午就有一班,四十多分钟就能到,往华京去的车多。”翻了一下网页的列车时刻表,杉杉迫不及待地说,“那边我还算熟,咱们很快就能找到住处。”

叶春樱斟酌片刻,说:“是不是晚上过去更好一些?我觉得绑匪下午有可能再联系咱们。如果咱们那会儿还在路上,如何不让对方知道咱们已经去了那边,会比较麻烦。”

杉杉楞了一下,“他……还能追踪到咱们的位置吗?真能的话,上次就不会问了吧。”

“那也许是在验证你有没有撒谎,不能说明对方没有追踪你的位置。”叶春樱柔声说,“既然是去救人,就要做好万全准备。你的手机最好也不要拿着,之前你用那部手机接收过对方发送的图片,万一被植入什么东西,有可能追踪你的大概位置。”

“不拿手机……那绑匪找我怎么办?”

“一会儿吃过饭,咱们就去营业厅,给你的号码办理一下来电转呼和信息转送,你看……先转到我的号码上如何?”叶春樱显然已经考虑过,很流利地回答,“下午我把这台笔记本电脑重新安装一遍系统,堵上任何后门的可能性,这样,晚上咱们就能比较放心的出发了。到那边尽快租一间房,我来连夜布置,保证明天摄像头里看起来,你还在新扈没有动过地方。”

杉杉自己早就已经没了主意,点点头,有气无力地说:“嗯,我全听你们的。”

中午两个女人在厨房忙活时,韩玉梁去阳台给沈幽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些杨明达作为线人时的情况后,好声好气央求她帮忙,查一查易霖铃的具体资料。

“韩大侦探,”沈幽的语调听起来颇有几分促狭,“你的爪子伸得可够长的,华京大学分校区的小网红coser,你也能惦记上?”

不愿透露太多,知道沈幽这家伙手快,这会儿估计已经在看易霖铃网上公开的信息,韩玉梁故意淫笑道:“我最近出差正巧要去那边,那个什么漫展上就这一个妹子还能看,我托你查查资料,看看有没有机会。”

但沈幽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专长电子信息采集的她转眼间就摸到了足够的情报,好奇地问:“我看,你要资料不光是因为她漂亮吧?”

“那还能是因为什么?”

“不是因为她和你一样,像是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异星人吗?”沈幽轻笑几声,说,“不过要说起来,这个圈名易水寒的二次元大大,可比你还要奇怪呢。你这样完全找不到信息来历的人,虽然不多,但也不是没有。毕竟这世界很大,有不少角落,世联的手还没有伸到。”

“可这个易霖铃,这两年在网上这么高调,积攒了一大批追随者,这么一个迅速发展的网络红人,竟然搜集不到一丁点她三年之前的信息。她公开资料中称自己是圣心扶助院的孤儿,可我检索到现在,叶春樱的资料已经出现三次了,也没见到这位易霖铃。”

韩玉梁打了个马虎眼,笑道:“要是那么容易查,我还用得着拜托你?春樱现在这么能干,已经可以算是你这名师的高徒了。”

沈幽淡淡道:“我的功劳不是主要。她骨子里留着父母的基因。龙生龙,凤生凤。她这样的孩子,之前十多年的时间里竟然一点都没有接触到电子、机械、信息方面的专业知识,才是值得奇怪的事情。我不相信圣心扶助院的人不知道她的身世,其他小孤女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得到如此优待。”

韩玉梁有点压不住心里的好奇,皱眉问:“春樱……她父母是什么情况啊?”

沈幽轻笑两声,不答,“以你和春樱的关系,需要来问我吗?你真想知道,就找她好好聊聊吧。”

“这是她的伤心事,我不愿主动提起。”韩玉梁正色道,“听你们这一个个说的,好象春樱的父母是挺了不起的人物啊,那她……怎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沈幽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因为世上知道她父母有多么了不起的人,其实并不多。而偏偏要是知道的人多了,就会让她落入比较危险的境地。想要平静的生活,应该也是春樱不愿提起父母的原因。”

“你让我觉得她像是个前朝公主……”韩玉梁忍不住咕哝了一句。

“这比喻……倒也不算歪得太离谱。”沈幽笑了笑,“那你就把她当成公主一样好好珍惜吧。算是替这个世界报答她家了。”

“那谁来还我这个人情呢?”听出她无意继续深谈,韩玉梁也开起了玩笑。

“我来。”沈幽也笑着说,“我会尽快查出易霖铃的详细资料,发到你手机上的。需要帮你瞒着春樱吗?”

“不需要。”韩玉梁认真道,“以后我会尽量少瞒着她办事,除了会让她伤心的秘密,其余一概让她知道。”

“你调查别处的小美女,她不会伤心吗?”

“可能会,但这不是秘密。我之前刚让她帮我查了这人。”

“嘁,狡猾的男人。”沈幽丢下最后一句,挂断了电话。

叶春樱的担心,果然在午饭后得到了应验。

中午一点多,叶春樱正在厨房洗碗,杉杉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屏幕发愁的时候,新的信息发送到了。

“一点半,下面的链接见。”

对方还挺谨慎,又换了页面地址。

叶春樱皱着眉说:“我觉得上午杉杉姐已经拖了足够久,看来靠雪廊那边的追踪系统……应该无法再缩小范围了。”

杉杉的表情顿时显得有些绝望,“那该怎么办啊?工三区那边说大肯定是没有新扈大,可说小……起码也跟南城区差不多。咱们要一条街一条街问吗?”

“该问就得问。”韩玉梁想起了之前那个不愉快的小业务,“我找条狗还挨家挨户问了三天呢,找个大活人,不可能更省劲儿了。”

叶春樱柔声说:“除此之外,杉杉姐,游戏中那边不是还会偶尔给你点奖励吗?你都用来要求看你老公,每次发送过来的图片、视频我都手机摄屏留存了,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可用的线索。”

“找不到也不要紧。”韩玉梁笑了笑,“绑匪不要钱也不要命,我看没什么危险,多半就是个跟我一样色胆包天的淫魔。杉杉既然为了老公敢豁出去,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最坏的情况,无非就是完成对方给的各种乱七八糟惩罚,然后等大绵羊被释放回家呗。”

杉杉有些羞赧地低下了头,轻声说:“也有道理,他……就是想践踏我的羞耻心。为了老公,我……能忍受的。”

“那么,咱们准备吧,中午这场游戏玩完,就可以收拾东西出发了。”韩玉梁站起来,问,“春樱,这次在哪个房间?”

“还在这边不用动,电脑转个朝向,冲着窗户,窗台上我故意放了一张金购今天的打折海报,清晰度就算糟糕……应该能看出来咱们没离开新扈。”叶春樱一边往房间走去,一边柔声说,“我还委托舒子辰帮忙做了之后几天的假新扈晚报当道具,万一对方要求咱们拿出东西证明位置和时间,除非他手上有最新版新扈晚报,不然咱们就能应付过去。”

韩玉梁笑道:“还是你想得周全,那,需要我出手之外的事,就交给你了。”

叶春樱微笑点头,“嗯,交给我吧。”

一点半,杉杉坐在电脑前,准时按链接登上了指定的页面。

被玩弄羞耻心的游戏,再次拉开帷幕。

一回生二回熟,经历了上午比较顺利的一次应对后,杉杉看起来不再过度紧张,看到屏幕上出现绑匪的问候后,直接对着耳麦说:“我想知道,这个游戏到底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期限。我到底要陪你玩多久,你才肯把我老公放了。”

“这个游戏我并没有那么具体的计划,如果你能一直赢下去,我惩罚不到你,觉得没趣,自然就结束了。如果你一直输,输到把你里里外外都赔给了我,那游戏自然也就该结束了。”

“你让我看看老公。”

“抱歉,那不是免费赠品。”

杉杉咬了一下唇,深呼吸两次,说:“那不要耽误了,咱们开始吧。”

“咦?放弃拖延时间来攻击获取我的上网地点了吗?”绑匪的回答带着几分嘲弄的意味,“上来就要求看你老公的样子,是决定换成靠眼睛搜集线索了?有趣,你找的侦探还真挺有意思的。那,咱们就把游戏再升级一下好了。如果你在一个环节得到了胜利,或者,你完美做到了我要求的惩罚并提供相关证据,我就给你一段你老公的视频,而且,我保证每次发给你的视频,拍摄范围都会比上一段大。你拿到几次,应该就能看到关着你老公的房间全貌了。”

杉杉不太敢相信,“真的吗?”

“真的,钓鱼要放饵,抓猫要给甜头,老是空口承诺,你陪我玩游戏的动力也会大大减弱的吧。”

“好,”杉杉本来就做好了应对一切惩罚的准备,立刻痛快答应下来,“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次打算玩什么?还是我和老公的默契问题吗?你尽管问吧,这个……这个上面我受惩罚也认了,是我……做为妻子还不够合格。”

“不用上来就摆出要输的样子。我觉得,这次你赢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你们两个再怎么缺乏沟通,恋爱那么久,结婚四年多,扣掉你老公阳痿的空窗期,你们起码做爱了四五年吧?”

杉杉拍了拍有些发热的面颊,认真地说:“我十八岁生日和老公开房,献出的初夜。在他阳痿前,我们保持了四年多的性爱关系吧。频率最开始高些,后来就稳定在一周两次左右。我经期短,三四天就走干净,一般不耽误什么。”

“不错,看来你的心态已经好了不少啊。那么,算一算,你们起码已经有四、五百次的性经验了,对吧?”

“对,只会更多,不会再少了。”

底线就像处女膜,第一次被贯穿会比较痛,比较难以承受,摩擦多了,就会适应。

对着淡定了许多的杉杉,屏幕上的页面静止了两分钟。

杉杉忍不住喂了几声,上面才浮现出新的字符。

“那么,这次的游戏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枚举题。我已经让你老公写下了身上所有的敏感带。他可能是为了帮你嬴,稀里哗啦写了一大堆。不过没关系,我就当他浑身到处是G点。现在,杉杉,告诉我你老公的七个敏感带。如果其中有两个以上错误,就是你输。如果你能说对至少六个,就是你赢。敏感带位置大小要精确,不能超过你两个拇指覆盖的面积。比如你说他大腿内侧,是无效答案,你需要告诉我他大腿内侧哪一个部分最敏感。那么,三分钟后,我发布开始,你就说。现在,努力思考自己的答案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