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9章 第一个情人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韩玉梁得到的满足感远超预期。

看着叶春樱高潮后绯红的小脸,起伏的胸膛,和沾染着精液散发出微妙玷污感的美丽赤足,他愉悦地打消了再来几次的念头。

他为她擦洗干净,将她抱到怀中,拥抱,抚摸,亲吻,拉起被子,在只有他们两个能彼此感受的温暖空间中,安眠。

短暂的秋天在九月底就将走向终结,气温的迅速变化让十月中旬之前的时间里经常会出现令人烦闷的阴雨。

拉开窗帘看到细密的雨丝,韩玉梁持续了一整夜的好心情,顿时失去了上扬的动力。

空调卖力工作,室温依然不够理想。想到叶春樱就穿着紧身衣去了厕所,估计是要更换棉条,他挠了挠头,出去找到昨晚换下的厚睡衣,开门给她递了进去。

他没往里看,她也没尖叫或是受惊,一个默默伸进去,一个接过说了声谢谢。

“春樱,外面又下雨了。大野一成家那边,不行还是我自己去吧。你感冒才好,又来着月经,抵抗力不行。”伸手摸上玻璃,感受了一下窗外森寒的温度,韩玉梁皱眉道,“等中午要是暖和些,咱们得去商场给你买两件厚衣服,这次的事情我看不好办,多半要耽搁很久,你可别冻着。”

出乎他意料的是,叶春樱完全没有坚持己见的意思。也许是昨晚发生的事让他们的情感纽带稳固了许多,带来了更多信任,她很快就说:“吃过早饭再去吧。你看大野一成来上班了再行动,免得真撞上。我上午准备和铃铃联系一下,她发短信让我醒来给她打电话。我这次就不跟你去了。啊……衣服的事情再说吧,我带着厚外套,不要紧的。”

单独留叶春樱在旅馆,韩玉梁也谈不上放心。

她去洗漱收拾的时候,他干脆给汪媚筠打了个电话,问有没有什么能帮着防身的好东西。

结果早饭还没吃完,汪媚筠就亲自跑来给叶春樱送了把手枪,和满满一大盒子弹。

“不到万不得已尽量别开枪,枪上有编号,丢了我要背处分。我会尽快联系黑市给你弄把好用的,记得别带出华京,别去需要过安检的地方就好。”

看外面雨小了些,韩玉梁加快吃饭的速度,准备出发。

汪媚筠似乎对昨天讨论的事情引发的尴尬耿耿于怀,难得一次顾不上冲他释放妩媚冲击波,凑到叶春樱身边小声嘀咕,说了些诸如“我深入调查了一下发现记载的信息果然有问题”、“权限受阻挺严重的沈幽叫上大绵羊帮忙都黑不进去”之类的话。

韩玉梁信奉朝前看,不爱纠缠旧事,看她们聊得还算融洽,便打了个招呼,出门开始行动。

“韩大哥,”叶春樱匆匆忙忙追出来,把用来遮脸的套头帽子递给他,“你忘带这个了,华京监控多,一定小心些自己的安全。咱们宁肯办不成事,也不要出事。”

“放心等我,我心里有数。”他笑了笑,接过揣进兜里。

她却没直接回去,而是迈出门,背对着正看过来的汪媚筠,拉住他的手踮起脚,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略带羞涩地说:“我等着你。下午咱们再一起行动。”

这种少女感十足的小小示威完全影响不到汪媚筠那种层次的女人,韩玉梁索性帮她个忙,一揽腰还了个充满成人气息的深吻。

那啾啾吱吱香津横流的长吻一直持续到隔壁间有人退房,叶春樱慌张地推了推他,才意犹未尽地结束。

迈进电梯,韩玉梁觉得有点后悔。

本来按照他昨晚的满足程度,今天完全有自信不出什么幺蛾子。

可这一个火热长吻,一下子又让他性趣勃发。

他只好希望,他第一个去拜访的情妇是个温柔善良乖顺可爱的老实姑娘,这样他能顺顺利利问话不必动用审讯手段,也不太容易生气上头挥舞大鸡巴来惩罚她。

资料就在他手机上,拨拉几下屏幕即可看得清清楚楚。舒泽华,女,二十二岁,无业,有一半东瀛血统……单看照片的话,眉眼间的模样貌似挺顺从的。

而且东瀛男人找情妇不是都喜欢找那种下班进门就出来迎接,玄关直接帮忙换鞋换衣服,跟着跪下先给口交一会儿再问先吃我还是先吃晚饭的女人么?

可惜,才一抵达那栋小洋房,韩玉梁就知道,舒泽华不是那种女人。

不知道她在大野一成面前是不是乖得像只小猫,反正这会儿在两个大概是奉命过来的保镖面前,她咆哮得像只更年期的母狮子。

光听她那高高在上觉得别人进她屋门踩到地板简直十恶不赦的样子,韩玉梁就忍不住想狠狠揍她一顿屁股——这倒是在安全线以内——不脱衣服的话。

从墙角探头看了看,争执还要持续一会儿,他索性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其实争执的内容很简单,特勤安保人员希望能按照合同约定在家中提供全方位保护,为了不影响隐私,其中一个保镖还是女性。

但舒泽华完全不愿意答应,最多就允许他们大冷天站在门外守着,并坚称守卫就该站门口,不能脏了她家里的顶级木地板。

足足嚷嚷了小半个小时,安保人员才退让到同意守护在家门外,但一定要进到院子里,并要求她时刻将通知外面有情况的警报器带在身上。

从他们的争执中,韩玉梁倒是知道了点别的。

昨天赵虹又动手了。

第三扶助院一个上午递交了辞呈说要回家乡养老的中年护工,晚上被清洁工在垃圾桶里发现了尸体。

六个桶,十八块。

更多信息他们没聊到,韩玉梁翻了翻,还没上新闻。

不过以目前的情况,已经足够让第三扶助院里的工作人员们恐慌到申请警方保护,大野一成财大气粗,弄两个安保人员来护住自己的泄欲工具,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静静等到争执彻底平息,韩玉梁绕出屋角,径直走过院子正门,拐进另一边侧面。

华京的治安好,一个是相对其他地方而言,一个是重点保护位置靠近中心,所以这种小独栋洋房成片的高档小区,位置落在三环,那么家家户户的院子就依然围着高墙,并没有半点信赖小区门口保安的意思。

对一般的毛贼来说,带防盗设置的高墙是个挺麻烦的屏障。

但对韩玉梁来说,那反而是方便遮挡他身影的保护伞。

四下环顾一圈,他提气一纵,就鸟儿一样越过墙头,轻轻落在里面的地上。

院子打理得不怎么样,看来没请园丁,女主人也谈不上勤快,小池塘的水飘满绿萍,靠墙的花也还没等到严冬来临就倒在地上。

掏出遮挡脸的帽子戴上,活动一下肩膀,韩玉梁探头瞄一眼两个保镖的位置,不意外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大门方向。

他屏息贴墙,悄无声息挪过去,手起指落,把两个保镖直接放倒。

考虑到大野一成不是没有突然过来的可能性,加上一些恶趣味冒出了头,他看了看台阶的高度,把女保镖的裤子脱到膝盖,面朝下摆好,再把男保镖裤链拉开,放上去来了个后入式的造型。

不考虑合理性什么的,反正有人要是从正门进来,凄风冷雨一眼看见这场景,起码要吓一跳吧。

摆弄完两个保镖,他看向门锁,密码加指纹的,真气走一圈,发现门板周围全是锁舌,靠内功往回拨弄不可能,强行破坏线路估计要报警。

他想了想,干脆敲了敲门。反正内部监控的镜头对着的是院门口,看不到他。

“又怎么了!我跟你们说,不准我逛街不准我和闺蜜吃饭我就够憋屈了,你们要是没事儿就别烦我好吗!再找事儿我让老公扣你们工资!”

老公?到真能恬着脸叫出口啊……韩玉梁摇了摇头,又敲了敲门。

保镖的存在能降低人的戒心,并不意外的,一声轻响,门从里面开了。

“我说你们……”

韩玉梁扭身一冲,单掌按住舒泽华的嘴巴,拉住她胳膊一扭,,就将她压在墙上。

他关上屋门,从她厚实居家服的口袋里摸出那个通知保镖用的警报器,甩手扔在鞋架上,粗声粗气道:“老实点,我不是来杀你的,但你要太不配合,我只好跟对付门外那两个保镖一样,让你学乖点。”

舒泽华马上拼命点头,一看就是种过睫毛的洋气大眼当即就甩下两行泪来。

这种为了钱肯把肉体长期销售的,往往都没有多硬的骨头。

韩玉梁从口袋里摸出带来的自锁绑带,冷冷道,“双手背过去,拇指贴紧。”

她乖乖照做后,他把拇指在关节处一勒绑紧,在她衣服上擦掉橡胶手套沾染的口水,推着她往屋里走去,“你配合,我得到该要的东西,自然就会走人。”

舒泽华哆哆嗦嗦地说:“那……那个……卧室床头柜里……有避孕套,我今天是危险期,戴……戴套好吗?”

韩玉梁冷笑道:“我对你没性趣,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这女人照片上看还不明显,可以说非常上镜,但实际接近后看一下真人,就发现到处都充满了人工处理过的痕迹,好好的东方人面孔,硬是整出了一股西洋味道,不伦不类。

“坐,”他把舒泽华按在客厅沙发上,自己坐到对面,清清嗓子,道,“我也不卖关子了,舒泽华,我是为了大野一成的事来的。”

舒泽华缩了缩身子,“我……我就是个情妇,暖被窝的……老公什么的,就是叫叫,你……真把我杀了,他也不太可能心疼。这房子我软磨硬泡一年了,他都不肯过户给我。”

“可我听说你跟他很早。应该知道不少事才对。”

“没有没有,我不是最早的,更不可能是知道最多的。”她好像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一样,伸长脖子说,“他的事,他第一个情人知道的最多,那女人叫马紫君,比我和顺子知道的事情多得多。绝对的!”

顺子说的是木下顺子,也就是韩玉梁打算下午去拜访一下的另一个情妇。

但马紫君……这是谁?

“是么?”韩玉梁冷笑了两声,“可我怎么没听说过马紫君这个人啊?”

“那是因为……因为大野一直都把她保护得很好。而且他们分手有一段时间了。大野君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女人,他喝醉后还会喊她的名字呢。”带着一股祸水东引的期待,舒泽华越说语速越快,“刚来这鬼地方当院长的时候马紫君还跟着一成,我那时候住在更远点的公寓里,顺子现在住的那个大宅子当时就是马紫君的住处……对,顺子那会儿还在上学呢。一成还说过要公开马紫君为他的女朋友,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分开了。然后马紫君一路高升,现在……现在好像是圣心总会直属慈善基金会的副理事长了。直接在福保部顶层办公,出入见的都是大人物……呜,好羡慕。”

默默把这个人物记在心里,韩玉梁端详了一会儿她的表情,问道:“大野一成平时和什么人来往比较多?除了亲戚,工作时间之外的。”

“他从不往我这边招待人的……”舒泽华的眼里流露出一股隐隐的愤恨,“需要女人帮忙陪酒的时候,他都是找顺子。他嫌我不得体,嫌我穿戴卖弄风骚……什么嘛,以为我不知道,他根本就是嫌我只有一半东瀛血统,没有顺子那么纯粹。不然为什么来我这里就戴套……男人明明都喜欢直接中出的啊。”

很明显,她在尝试勾引韩玉梁。

说到中出这个词的时候,她用颇有幅度的动作交叠磨蹭了一下大腿。

如果穿的不是款式保守的居家服,这动作大概会更有诱惑力一些。

“不招待,也不提么?”

“他……他过来通常都是为了办事,一般吃了饭我就要去洗澡做准备,他喝点酒,我给他按摩一下,我们就上床,搞完我就睡了,不怎么聊天的。”

韩玉梁缓缓道:“听起来像是把你当个充气娃娃用一样。那怎么还专门给你请了两个保镖呢?每次来都只是做爱,你还有胆子叫他老公?我不喜欢不诚实的女人,你确定要等我动手逼供,才说实话么?”

“他……他对我真的不上心啊,一个月零花钱才两万多块,都不如我以前在风俗街赚得多。要不是看他买东西大方,我都不想零售转批发的呀。”舒泽华小心翼翼地说,“你……你跟他有什么仇怨吗?”

韩玉梁冷冷道:“有。你要是知道他的事儿多,我就直接找他报仇。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我就先杀掉你好了。”

“不……不要!”舒泽华看他摸出一把折叠刀,瞬间面如土色,两条腿筛糠一样地抖,“你……你想知道什么……你倒是问啊。你不问我哪儿知道我都能告诉你什么啊……”

“你听说过L- Club么?”

“呃嗯嗯……你说的是西环路外那个爱情俱乐部?就宣传说那边的女人能让男人找到爱情的感觉那家?一成没去过那边,他不喜欢在外面乱嫖,他嫌不干净。我都被他包养了,每个月还要做妇科检查呢。”

“他在你这儿放过什么东西么?”韩玉梁隐约觉得,除了第一位情人马紫君的消息之外,他大概从这女人的嘴里得不到什么了。

“他有个保险柜……在二楼。”舒泽华马上激动地说,“不过他没给我钥匙,往里放东西的时候也不准我在。我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要不我带你去,你看看能不能弄开?估计……可能有不少钱吧。”

“走。”韩玉梁使了个眼色,拉起了她。

二楼的书房一样是西洋装潢,但没有看到保险柜。

“在哪儿?”

“就这个书架后面,轻轻一推就开了。后头墙是挖空的。”舒泽华毫不犹豫透露了秘密。不过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男人指望这种女人能有多紧的嘴巴,下面那两个保镖,说不定根本就不是来保护这个人的。

韩玉梁推开书架,保险箱的个头还挺大。他摆了摆手,道:“过来。”

舒泽华迈着小碎步不情不愿地挪近,“我……真没钥匙。”

“去书架那边站着,不许看这边。知道太多没好处。懂我的意思么?”

她连忙点头,立刻跑去角落面壁。

韩玉梁蹲下隔着手套放出真气感应了一下里面的锁,纯机械结构,设计得很复杂,外在的保护也很坚硬,但对于可以识经断脉并外放真气隔山打牛的他来说,还不如外面屋门连接着警报器的电子锁难应付。

气贯双臂,他连按七下,用出了倒打北斗的上乘手法。没想到,保险门颇为结实,内部固定的四处连接仅断了一半。

他长吸口气,如法炮制,这才算是把门顺利拉开。

里面上下分了五层,上两层是大格子,下三层是抽屉,最下那层还加了锁。

目前在全部世联控制地区可以顺畅通行的,是以信用本位发行的,被称为和平币的纸钞,最大面额一千,因为正面绘有世联标志性建筑全球塔,通常也会被称为一塔。

以当前的生活水准,日常花销很难需要用到塔这个单位,所以看到满满当当一整层的成叠千元大钞,韩玉梁愣了会儿神才意识到,好大一笔钱啊。

百张一叠,十万,这里头起码放了五百万以上。

而且,不仅限于纸币,最顶层还摆放着好多根金条,两把手枪,一盒子弹。

在世联控制不到的地方,黄金和子弹就是真正的通货。

韩玉梁这人色迷心窍,财富没什么空间进驻,倒不至于晃花了他的眼。不过来都来了,等忙完正事不顺手牵羊劫富济贫一下,未免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正事要紧。比如,上面两层放了将近一千万的东西,却毫无遮掩,下面的抽屉,尤其是上锁的那个,可就值得深究一下了。

没上锁的两个抽屉里,一个放了袋五光十色的宝石,和一大盒子花里胡哨的首饰,多半是拿来偶尔哄一下女人用的,另一个则放着一堆纸,像是票据、凭证和房屋产权之类的东西。

最后那个上锁的抽屉,竟然比保险柜门还要难开一些,韩玉梁运功运到都发了汗,才勉强扭弯里面那个结构复杂的坚硬锁舌,把抽屉硬拽了出来。

里面也是一堆纸,但不看也知道,肯定比上面所有东西加起来都重要。

韩玉梁没时间细看,心想这些东西在一般贼人看起来应该不值什么钱,最好不要拿走,就拿出迷你相机,一页一页飞快拍进镜头里。

等到内容全部拍完,他叫来舒泽华,看着她满眼金光一瞬间就呆在了那儿,笑道:“怎么样,想要么?”

舒泽华说不出话,盯着里面那些金条和钞票,颤巍巍点了点头,跟着连忙摇头说:“不、不要,你都拿走吧。别杀我……就好。”

“我这人很讲义气,你带我来,我跟你一起发财。”韩玉梁淡淡道,“给我找个旅行箱,再告诉我你比较保险的藏私房钱的地方,我给你留点肉吃。”

舒泽华的眼睛顿时亮得快能照明,带路走出两步,才意识到什么,小声说:“那……你是要我做点什么吗?”

“没错。”韩玉梁拿着两块金条跟在后面,反正没有图样和文字,估计是什么地下渠道搞来的,当作费用拖这女人下水挺合适,“我一会儿会给你留下一个邮箱地址,这次乱子之后,你帮我留意大野一成的反应,顺便看看他都做了什么,任何不对劲的地方,通过那个地址告诉我。只要你照办,这两块放在你这儿的金条,就彻底归你了。”

在手上估量一下,一块应该是一公斤,走地下路子兑现,起码三十万左右,留给她六十万,可不算小钱了。

“我一会儿走前会再给你几叠钞票,帮你凑个整,一百万。”他继续加码,沉声道,“你好好办事,我就不揭发你。”

“那……那我该怎么说啊?”舒泽华明显动了心,口吻都站在了他这一边。

“等弄完我打晕你,让你倒在玄关,你只要告诉大野一成来了劫匪,剩下的什么都不知道就行。”

“会、会很疼吗?”她下意识地问,“我很怕疼的。”

“不会。”他看着打开的衣柜底部那个硕大的拉杆旅行箱,淡淡道,“一点都不疼。”

这天中午,韩玉梁跟叶春樱吃着泡面清点了一下旅行箱里带回来的收获。

千元大钞累计440万元,一公斤金条23根,各色宝石124颗,精工首饰整套的7套,不成套散件21副。

叶春樱托着腮看了半天,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记得你不是去劫富济贫的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