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53章 计划变更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春樱,你父母这边的坑,好像越挖越大了啊。”收起手机,看到叶春樱神不守舍地坐在电脑前发呆,韩玉梁一阵心疼,过去将她抱住,柔声道,“这么看,指望赵虹帮忙是不行了,咱们整理一份修正证据,先把她拉回来吧。这次事情闹这么大,她应该会避一避风头,而且听沙罗的意思,她知道咱们想查马紫君,问题应该不大。”

叶春樱闭上眼睛,靠在他怀里痛苦地说:“沙罗小姐……也说到我父母是背叛者的事情了。”

“春樱,多读读书,你就知道,背叛者很多时候其实只是失败者而已。”他拉起她,等她睁开眼和自己对视,才继续道,“死人是不会为自己辩解的,怎么说他们,也不会有人反对。”

“他们没有杀我。”叶春樱轻声说,“如果那真是权谋斗争,他们何必留我一条命?那可是特卫组,在所有世联辖区拥有最高权限的特种部队。”

她痛苦地握紧韩玉梁的手指,轻声说:“韩大哥,我到底怎么做……才能从这些人身上查出我爸妈死亡的真相啊?我……忽然感觉自己好无能。”

“那就强大起来。”韩玉梁捧起她的脸,凝重道,“觉得自己弱小,就拼尽全力变强。他们不敢惹特卫组,我敢,你觉得实力不够,咱们就一起努力,等咱们强到可以挑战他们,再来调查真相。”

“嗯,我来……设计一下转交给赵虹的新证据。需要顺便道个歉吗?”叶春樱回到电脑前,精神状态依旧不佳。

“随便说个对不起吧,就说咱们也是被误导的,大野一成那家伙太狡猾了。特卫组的事情还是别提了。我相信赵虹的情报来源主要就是沙罗,沙罗既然瞒下了,咱们也不说,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叶春樱挤出一个微笑,一边打字一边说:“总感觉……我不知不觉就把好多了不起的组织当成对手了。几个月前,我最大的敌人明明还是季节性流感呢。”

韩玉梁正色道:“你是英雄的女儿,这注定你不可能平凡一生。”

如果是以前,她大概会说,可我更喜欢平凡一点的生活。但这次,她沉默了一会儿,手指飞快地敲击着键盘,轻声说:“嗯,我会努力对得起这个身份的。”

吃饭的时候关注了一下最新的媒体报道,果然,赵虹和船尾介一在狼熊状态下的大致画像已经被公布,举报线索的奖励金高达五十万,如果能直接带特安局去抓捕,奖金还能翻倍。

收到更新的资料证据后,赵虹给叶春樱打来电话,简短地表达了一下自己的不满。但更多愤怒,落在了大野一成的头上。

大野一成不那么好对付。

还没用到追踪器,叶春樱就从车牌号上调查出了车辆信息,初步判断大野一成最近下班应该都会坐那辆车返回二环内的大野家豪宅中。

如果说华京和周边卫星城的安全等级有着档次上的差距,那么华京城内每一道环线之间的安全等级,也有着类似的差距。

大野一成住回那边,赵虹想突然袭击劫持的难度就提升了不止一点。而如果在路上袭击的话,以目前警方的保护方式,那等同于对华京警署宣战,而且成功率也不高。

赵虹的思考能力还在,应该不至于那么鲁莽。

韩玉梁看向窗外,灰蒙蒙的阴云笼罩的城市,看起来不如皇宫那么威严冷峻,但实际上,比皇宫要可怕得多。

他头一次感觉,自己力有不逮,来得太早了些。

冥王、L- Club、S·D·G……诚如叶春樱所说,不知不觉,被他们当作对手的组织,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而他们不过是个刚成立的,之前账户只有三十多万还欠着一屁股房款的小侦探事务所。

过于自信了。

新的时代,应该收藏起曾经的辉煌,踏踏实实重新学习,成为当前世界的真正高手才行。

可这个世界能量最大的,偏偏是他最不感兴趣的,那被称为“权力”的东西。

真是令人苦恼啊……

不习惯停在原地休息等待,既然已经是周一工作日,韩玉梁跟叶春樱打了个招呼,就踩着估计好的时间离开了酒店。

天气已经很冷,他轻松就靠毛线帽子和厚围脖实现了简单的变装。

他要去的地方位于二环边缘,距离第三扶助院不算太远。

郑澈哲曾经在里面工作,而马紫君的办公地点,就在那栋楼的上层。

望着那栋和阴云色泽相近的冷硬楼房,韩玉梁猜测,这条线上那个L- Club的主办者,如果就在其中的话,一定正端坐于顶层吧?

抵达的时候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韩玉梁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才找到勉强能观察到福保部大门的一个咖啡厅。

他喝不惯这种比茶味道还苦的东西,选好靠窗的位子后,干脆点了一小瓶酒,靠在椅子上自斟自饮。

他并没打算今天就对马紫君做什么,他只是想确认,这个女人在他们动手之前状况比较安全。

不然,按照狼熊那怪物的审问方式,马紫君只要被带走,再见面就是一具裸尸了。

喝了小半瓶酒,周身流窜着令人亢奋的暖意,那栋楼大门口的台阶上,终于涌出了下班回家的一个个身影。

不是所谓的高科技前沿公司,这边看来并没有谁需要加班到没力气陪老婆的程度。

韩玉梁扭过身,擦了擦玻璃上渐渐聚起的水雾,盯着那边一个个观察。

这一批中没有看到符合马紫君相貌的女人。

看来位子较高的,下班也往往较晚。

下班时间过去将近四十分钟,门口才出现了最符合马紫君证件照长相的女人。

之所以用这种形容方式,是因为她的妆非常完美地把相貌提升了至少一级,比起证件照好看了许多。

看上去她比较畏寒,早早就裹上了蓬松的长款羽绒服,但出于美丽动人的需求,衣摆下方露出的纤细小腿好象只穿了厚打底裤。

高跟低腰棉靴并没急着踩下台阶,而是停留在最顶上。

被大墨镜遮档的眼睛左右张望了一会儿,像是在等什么人。

这种距离下,看不太清她脸上的表情。按说最近发生的事不可能不对她造成任何影响,可看她的肢体动作,并不太紧张恐惧,挺悠闲的样子。

隔着玻璃窗远远观察目标盯梢,韩玉梁笑着自嘲,大概也就这会儿他才是做了私家侦探最经常做的工作。

等了大约五分钟左右,马紫君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内容看起来比较私密,她往下走了几阶,离开到侧面,确保门口的保安听不到她在说什么。

这么大意的话,赵虹只要用点手段,不难劫持走她啊……

韩玉梁有点担心,拿起围脖,随时准备出去盯上她一阵。

他还没抬起屁股,一个颇为高大的年轻男人就出现在视野里,挥着手一溜小跑到马紫君身边,看那讨好的表情,像是她的追求者。

可这女人不是攀附上层的寄生藤吗?乳头都被打了眼戴了环,带着这么明显的所属纪念,还敢勾搭别的男人?

聊了几句,马紫君伸出手,把那男人的手臂一挽,亲亲热热靠在了一起。

韩玉梁抓起剩下的半瓶酒塞进外套兜里,缠上围脖挡住脸,拉低毛线帽子,离开咖啡馆,大步往那两人的方向靠拢过去。

做私家侦探,他的功夫除了可以用来打架,在其他领域一样有着巨大的优势。

比如窃听。

他凝神运功仔细往一个方向上延伸听力的时候,效果不会逊色于情报专家们使用的高级助听设备,而且不必担心突然旁边有汽车按喇叭震破耳膜。

赶到得很及时,进入收听范围后,那边还在开场寒暄,没有进入正题。

不过仅仅听几句寒暄,韩玉梁就能判断出来,他们并不是很亲密的关系,依偎在一起挽着胳膊,纯粹是为了说话方便。

啧啧啧,搞得跟谍战电影里接头的人一样,可真有意思。

随着周围行人减少,他们两个放慢步速,总算说起了能让韩玉梁稍微提点精神的内容。

“不说那些闲话了,你大老远过来一趟不容易,抓紧时间。你家那边到底什么意思?”先开口的是马紫君。

那个男人犹豫了一下,说:“关于搜捕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全力安排。可你们也得知道,游戏角色死掉了,暗网曝光了一大堆内部数据,已经有不少媒体在调查,特安局也有人悄悄介入,收拾那边的漏洞就已经很辛苦很辛苦,我们不太可能公开对你们进行特别保护。”

这家伙的口音听起来像是东瀛人,韩玉梁有点遗憾自己这听力不能转换成录音,只好拿出手机切换成拍照模式,等待机会拍那个男人的脸。

马紫君显得十分焦虑,“那私下呢?请些黑道的人来帮忙也好啊。”

“马小姐,这里是华京,哪里有公开活动的黑道组织啊。隐藏在暗处的,我们也调配不动。大野家那么有钱,不行让他请些雇佣兵来吧。”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一成家里遭贼了,私房钱损失惨重,两个保镖还让人扒了裤子在门口摆了个小狗式,他这两天血压都高了。让他从他大哥那里掏点钱,他又不肯。”

“我觉得,你们还是有些大惊小怪了。根据目前的发展来看,那两个变态杀人狂应该是因为第三扶助院当年黑买卖的事情回来报仇的。”

马紫君的音调都拔高了几分,“就算只是这样,一成也很危险啊。一成是我们这边的重要助手,你不知道吗?主办者要是曝光,咱们大家一起玩完。”

那男人的语气也颇有不满,“当初我们这边就提醒过,游戏地点最好绕开新扈市,你们搞福利的不懂,那边警署和特安局都头疼得很,黑街啊……有了名的怪物窝。今年听说连徒手砸烂汽车的怪物都出现了,我怀疑是不是S·D·G跑了成员……不说这些了。你们收敛一点,最近尽快把相关证据都处理好,不要留下惹麻烦的把柄。你和大野君不行等十月份就休个长假,去南半球过冬算了。”

马紫君冷笑一声,“我们不会走的。主办者的游戏出了事儿是什么下场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一成要是离开华京,怕是分分钟就被其他家的人灭口了吧。”

“你们在华京呆着,你以为就没人敢动手了吗?”那男人的口气也冷了好几度,“现在你们还没暴露到那个地步而已。总之,特别保护措施太惹眼了,你们这边没出事,随便安排反而会引来注意。以后这种轻佻的决定,不要找我们。”

“轻佻?作为‘观众’擅自切断援助的是你们吧?你们家主办的时候从我们这边要人我们什么时候拒绝过?现在会议把我们家踢出局,说收拾好之前不能回去,结果谁都不帮忙,就靠我们自己收拾吗?”

那男人不耐烦地说:“我们帮的忙还少吗?为你们专门找的网络专家都被黑街那边反追踪了!咱们是玩游戏的,那些是亡命徒,为什么要和他们作对?咱们的命比他们的值钱多了,要好好珍惜你懂吗?”

“我们在努力珍惜,可你指望我们从慈善系统里挖出可靠的保镖吗?”

“不是还有大野君吗?”

“一成没钱了!他就是马上去贪污公款,挪用捐助,也得等天天在第三扶助院晃荡的警察们都走了吧?警署那边现在查第三扶助院查得那么认真,你们是不是想找机会搞死一成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大野君另外还有个秘密身份,我们这次是打算趁机查出来的,结果被他背后的人挡住了。”

“什么?”马紫君楞了一下,“他还有个秘密身份?”

“没错,也是这次连环杀人案闹出来,警署调查第三扶助院那些已经过了追诉期的案子时候,我们整理资料,看到不正常的调阅记录,才猜到不对劲的。所以啊,马小姐,你该提醒你们家的,不要太信任那小子。这次的杀人狂事件,其实对你们来说是个丢掉壁虎尾巴的好机会啊。尤其是你,大野君的情妇好像都知道你的事,你明明离开他了还总是定期去拜访,这样很危险。”

“你们要是敢灭口一成,小心我……”马紫君愤愤说到半截,把威胁的话又咽了回去,看来对方并不是她惹得起的角色,“一成不管有什么秘密身份,他都绝对不会是来调查俱乐部的卧底,这一点你们大可以放心。”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不然他早就死了。”那男人停下脚步,左右看了一眼,“我知道你们现在不放心各种联系方式,今后有事找我,我还会过来跟你见面的。特安局那一家还没给你们回话吗?”

韩玉梁不太方便生硬地停下脚步惹来怀疑,索性慢悠悠继续往前走去。

“没有,那边彻底断线了。我本来也没见过那家的助手。我问他,他叫我不要问。”

“真正成员的身份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你家的不敢告诉你。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你最近多小心些,拿着这个。”

马紫君接过那个小盒子,狐疑地问:“这是什么?”

“超微型定位器,特安局那边研发的小玩意,你不是喜欢戴首饰吗,把它拿出来跟你的项链坠子背面粘到一起,遇到紧急情况,快速连捏三次,压感触发,我这边会收到警示。平常我也会多关注你的动向,如果位置不正常,我就联系你确认情况。你现在比大野君重要得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嗯,我明白。我……还是希望你能回去跟你们家的申请一下,最近的杀人案让我们这边压力很大。”她用手指了指上面,“你也知道的,他精神状况其实一直都不太稳定,我担心这样下去,杀人狂找上门之前,他就会出事。”

“让他多看看最近那些死者的现场照片吧。宣泄一下估计会好些。性欲扭曲的男人,对症下药是最好解决办法。”他转过脸,发出了颇为嘲弄的笑声,“你也可以加把劲,多帮他射几次,男人的压力,射精往往很有疗效。”

马紫君皱了皱眉,想说什么,但没开口。

因为韩玉梁正从旁边慢悠悠走过,还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肩背。

“你没长眼睛啊!”马紫君气冲冲骂了一句,算是迁怒。

韩玉梁点头哈腰道歉一番,匆忙往前赶了几步。

那男人安慰两句,说:“我送你回去吧,我车就停在附近。”

“不了,我开着车。”

既然他们两个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兴致,韩玉梁也就顺水推舟做出道歉者应有的样子——大步离开。

只不过,他当然不会平白无故去撞马紫君一下。

他把本来打算用在大野一成车上的那个微型定位器,飞快地粘在了马紫君羽绒服帽子的滚边长毛里。

只要不马上送去干洗,他今晚就能定位出马紫君的住处。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马紫君所在的这条线已经被L- Club视为暴露风险较高的漏洞,他们如果不全力弥补,很可能被组织内部抹杀。

她的戒备心一定很重。

靠易霖铃把她钓出来的难度肯定是大幅提高了。而且即便可行,有那个追踪器的存在,他们也很难顺顺利利把她审问完毕不留任何证据。

韩玉梁决定改换成更大胆一些的计划。

现有的证据就算一号那天的比赛顺利和浦文玉碰上,也不足以抓出背后的罪魁祸首。

不如趁着天赐良机能追踪到马紫君的行踪,今晚就去袭击她,在她的住处把她好好逼问一番,该录音录音,该录像录像。

能让她亲口招供出幕后黑手,就算是拿到了决定性的证据。

万一她要抵死不肯说,凭他刚才听到的内容,搬出大野一成来威胁一下,兴许能有奇效。

回到酒店,叶春樱已经准备好球场中的详尽方案,除了浦文玉压根没出现或者全程没去厕所的选项之外,所有的都认真考虑了进去。

所以听说韩玉梁要变更计划提前去逼问马紫君,她下意识地选择了反对。

他不意外,这趟差事中,凡是需要他单独去面对某个好看姑娘的任务,叶春樱大概率都会先反对再想理由。

不过他也不怎么担心,因为他的小所长有一个在女孩子之中极其少见的优点——任何情况下都能讲得通道理。

不管是吃醋撒娇发脾气,还是郁闷烦躁生理期,都能保持有效沟通信息交流顺畅。

不少人大概会对这个优点不以为然,但只要他们认识的女人越多,就越会明白这个优点的宝贵。

韩玉梁耐心把自己听到的东西讲述了一遍,理性分析等待易霖铃的种种风险,和马紫君的口供对浦文玉可能提升的说服力。

然后,新计划就通过了。

“非要晚上去吗?”叶春樱打开定位系统,迅速找到已经稳定在一个位置的亮点,放大地图,锁定路线。

“嗯,晚上方便,还安全。”韩玉梁准备好今晚要用的工具,用登山包固定在背后,拿出了上次伪装用的面罩,“她住处不在二环内?”

“嗯,不在,在福保部东边。我看下……是去年才建好的联排别墅,临街,你用手机到近处定位应该很容易找到具体位置。那边算学区了,估计花了不少钱。”她把周边情况检索了一遍,给他标注出几个需要注意的监控点,“你这么早就出发吗?”

“早去早回,我不回来,你又没办法安心休息。而且为了不留证据,我又不能打车,靠双腿走,早点出发早点到。”他拿起外套,跟着注意到叶春樱的神情有些异样,皱皱眉,问道,“怎么了?春樱,你有事吗?”

“我……买了一大盒口香糖。”

“嗯。”

“所以……唔……我觉得,我能很快把口腔清洁干净。这样……我……我那样……就……就也不耽误……接吻了。”

韩玉梁笑了起来,明知故问道:“那样是哪样啊?”

她涨红着脸,竖起大拇指,张开小巧的唇瓣,用嫩嫩的舌头在指头上舔了几下,微微低头,将指头含住。

这真是最好的回答。

“你可以先睡一会儿,我早去早回,回来叫醒你!”他拎起包冲出了门,返身探头补充道,“放心,你不用口香糖我也不会在意的。看我到时候吻到你神魂颠倒。”

叶春樱羞涩地点了点头,“我等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