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145章 看不见的彩虹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有,但……不是过去。”叶春樱翻开资料确认了一下,果然,赵虹就是被判断为受害者的诸多孤儿之一,“我对她的印象就是咱们上次确认的失踪信息了。”

“这就是那个到处杀人的疯子,永夜的后辈?”韩玉梁转过电脑屏幕,望着上面当年收养手续的资料扫描件。

虚假的收养过程中,属于少女本身的信息并没有多少伪造。

1991年出生,具体生日不详,2007年底办理手续离开第三扶助院,此后再也没有任何音讯被记录。

贴在表格上的泛黄一寸照片上,是个短发瘦削倔强的少女面庞,模样清秀,但眼神黑漆漆的,像两口深不见底的井。

与儿童发生性行为在近代正常文明国度中无一例外都是重罪,因此年纪较大超出红线一截的赵虹,恐怕承受过远超年幼同伴分量的罪行。

可这不能成为她滥杀无辜的借口,叶春樱看向汪媚筠,轻声说:“能确定吗?是她?”

汪媚筠跷起脚,外面的气温已经很低,但她那两条修长紧凑随时散发出魅惑味道的美腿,依然包裹在薄而光滑的黑色丝袜中,让她颇为厚实的秋冬特安局女式制服,都平添了八分性感。

“华京的同事们没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07年那会儿还是大重建时期,扶助院管理并不太精细,许多必要的身份信息都丢失了。”她微微一顿,丰润的红唇勾翘起接近冷笑的弧度,“但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就是她了。”

“为什么?”叶春樱平时不怎么使用这种有一点抬杠味道的语气,但汪媚筠是特例。

这种特殊待遇,汪媚筠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她伸长脖子望了一眼里屋,微微一笑,“哎呀,没想到你们进展还挺快,终于好事成双了。恭喜恭喜。阿梁,请春樱吃红豆饭了吗?”

叶春樱一下子红了脸,“说、说正事儿呢!你为什么就能认定身份是赵虹啊?”

汪媚筠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点了点额角,“凭脑子的判断。”

看韩玉梁在叶春樱身后站着皱了皱眉,她扑哧笑了出来,摇摇头,说:“这个呢,就要先从最近一个地下组织的覆灭说起了。”

叶春樱担心她又开玩笑耽误时间不说正事,只是听着,没有应声。

“那个组织的存在非常秘密,直到前些日子被毁掉,相关资料才陆续曝光。他们在地下世界的名字叫獠牙豚鼠,是个非常奇怪的组织。”

“獠牙豚鼠最早是由几家大黑道势力联合建立,想借大重建的混乱尽可能攫取利益。但之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组织转入独立运行。这个组织的规模并不大,核心成员是一批东瀛科学家,专长是……”汪媚筠在这里拖延了一下,像是在强调一样,“生物改造工程。”

“那帮专家掌握的技术来自大劫难时期强化适格者的发明,所以基础很扎实,效率很高,缺乏的,只是实验品而已。所以,他们从各种渠道大量购买身体条件符合需求的少年少女,作为试验材料。特安局此次搜集到的资料不算完整,大约记录了60% 左右的实验材料来源。可能是对身体某方面条件的需求比较苛刻,他们搜集的范围很广,其中,就包括第三扶助院。”

叶春樱的双手紧握在一起,臼齿不自觉咬死。

汪媚筠喝了口水,很准确地“随手”选中了韩玉梁的杯子,喝完,还轻轻舔了舔唇,才继续说:“不过资料上没有准确的姓名,只有来源记录、编号和编号对应的杀手代号,来自第三扶助院的这位女杀手,代号叫永雨。”

韩玉梁皱了皱眉,“永远下雨……那就看不见彩虹了。”

“按照同期其他比较完整的实验品资料来推断,这位永雨,当时年龄一定大于十五岁,身体素质优秀,无重要疾病史,血型为O,且……应有一定程度的精神疾病,类似于受过巨大打击,长期压抑之类的问题。”汪媚筠的指尖轻轻敲了一下手机屏幕,“多方综合,可能是永雨的孩子,只有两人。但另外那个,沈幽那边已经初步确认,应该是落进了器官贩子手里,不在人世了。”

叶春樱稳定了一下情绪,问:“那么,赵虹就是永雨的话,和这次的案件有直接关系吗?”

“不要心急,小叶子。”汪媚筠笑眯眯地又喝了口水,“让我慢慢说嘛。”

“哦。”

“獠牙豚鼠的技术承袭自强化适格者,这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致命的缺点。毕竟,大劫难结束后,适格者们就放弃了人类,成为了背叛者,这个技术的后续,自然也就没有了适格者的帮助。”

“什么?”叶春樱捕捉到了让她吃惊的信息,“你说……成为背叛者?”

“是的。”汪媚筠点点头,“虽然那时候我还没有进入特安局,但内部资料上有过明确记录,后进者只要有足够权限就能阅读。适格者因为自身超越常人的能力而产生了优越感,希望成为人类的主人,成为彻底的特殊阶层,统治、奴役大家。因此还发生了比较惨烈的秘密战斗。这些历史一般民众接触不到,也难怪你会惊讶。”

韩玉梁把手放在叶春樱肩上,柔声道:“春樱,咱们听汪督察说完。”

她克制着胸中澎湃的情绪,挤出一个微笑,“嗯,请继续。”

“因为技术始终无法完善,批量制造改造人杀手的计划,在牺牲了许多实验品后,最终宣告失败。獠牙豚鼠依靠勉强算是成功的一部分收获,转型进行杀手经纪工作,还对外承接比较安全的局部改造委托。”汪媚筠笑了笑,语气带上了几分嘲弄,“可技术的缺陷,还不只是失败率高这么简单。他们对名下杀手的控制力,也会随着时间而大幅减弱。再加上,地下世界的杀手们其实也是有圈子的,对这种试图大量制造同业竞争者的捣乱组织,他们也都心怀不满。因此,今年这个组织完蛋了。有外部杀手袭击,也有内部杀手反叛。反正……管理层一个活人也没剩下。根据地下世界的传言,这次袭击的外来参与者中有几个比较大牌的名字,像是红皇后、Z和沙罗,因此暗网有人戏称,獠牙豚鼠首脑的一条命价值至少超过三千万。”

“目前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动员了这么多杀手去围剿獠牙豚鼠。獠牙豚鼠覆灭后,永雨和另一个代号为狼熊的同伴主动切断了和杀手圈子的连接线,还留下了生涯终止宣告。发出宣告的日子,就在九月上旬。”汪媚筠的表情严肃起来,“以现在的交通方便程度,他们很快就可以悄悄进入华京。”

她竖起两根手指,“这就是我推断罪犯为赵虹的原因,她有能力,有动机,有帮手,完全符合你发来的视频证据中被马赛克掉的两个杀手影像。”

叶春樱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那么,汪督察,你是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没错。”汪媚筠点了点头,“不过放心,我没打算耽误追查L- Club,正好你们的调查不是也陷入困境了吗?我倒是有个一箭双雕的法子。”

韩玉梁皱眉道:“什么法子?”

“最近L- Club一直在针对性进行信息攻击,为了避免你们惹上麻烦,沈幽此前已经把方向误导到了那个永雨身上。也就是说,赵虹目前被L- Club认为是找上门的复仇者。”她的眼里寒光闪动,缓缓说,“那么,我计划提供一些证据给赵虹,暗示她第三扶助院一直处于L- Club的庇佑之下,是那个组织的帮凶。獠牙豚鼠出来的杀手精神状况都很不稳定,以她这次在华京疯狂的行动方式来看,她很快就会用她的方式来逼L- Club正面行动。蛰伏在草丛里的蛇,也就找到了。”

看到叶春樱眼里的不认同,汪媚筠微微一笑,“很明显,赵虹的行为从一开始就有失控的迹象,她放火烧死了秦安莘,现在还有迁怒于第三扶助院正常工作人员的苗头,不把她扭曲的仇恨转移给一个罪有应得的目标,就还会有更多无辜者惨死。”

她带着一种玩味的神情,似乎在怀念什么一样,轻声说:“春樱,你没亲手杀过人,也没有被仇恨这条鞭子抽过,你不知道……血腥味儿在这种情况下是会上瘾的。”

韩玉梁没让叶春樱回答,接过话头,沉声道:“这里头明显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吧,第一,L- Club的证据我们根本就没找到什么,最有可能关联的就是大野一成这个不好直接下手的人。第二,就算找到了证据,你们再伪造一些,能忽悠住那个疯婆子,咱们怎么把证据交给她呢?我怀疑那家伙杀了秦院长,本来就打算弄死她,要能找到她,我早把她办了。”

汪媚筠走向窗边,看着扶助院那边大门口增加的保安,斜斜一靠,语调平静地说出了完全不符合特安局制服的话,“大野一成咱们不好直接下手,才适合交给赵虹这样已经不留退路的疯子来解决。至于联系方式……你以为我为什么放下我那边重要的调查工作跑来找你?这次的连续杀人案中,有更专业的人士在帮忙掩饰行迹和罪证。我找了好几个渠道,确认和冥王的影响力有关。你之前也说过,那个女人有个叫做沙罗的前辈帮忙。按照地下世界的传言,沙罗在脱离上一个经纪人后,销声匿迹的时间和冥王这边出现高级杀手‘永夜’的时间基本相符。之前永夜暂时从冥王的序列中脱离,沙罗就又出现在獠牙豚鼠覆灭的过程中。”

韩玉梁有点烦躁,摆手道:“行了,不用这么啰嗦,那个沙罗有春樱的联系方式,肯定就是永夜。阴魂不散。”

“所以我就联系了沙罗曾经的经纪人,中转了一条信息,说我是韩玉梁的同伴,我有事情要找永雨。”

他皱眉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对方今天凌晨回复了消息,要求和你,韩玉梁韩大侦探,直接谈,任何同伴,她都不认。”

“那个什么沙罗这么神通广大,想联系我直接打电话啊,美女的电话我从来不会不接的。”韩玉梁轻佻地挑了挑眉,“何必绕弯子。”

“她希望你有谈判的诚意,愿意和她好好聊聊。据说你们上次交流得不太愉快。”汪媚筠好奇地望过来,“你们之前怎么打交道的?”

“我在房间里满身都是伤,她在一公里外拿着狙击枪,我连她是人是鬼都看不清,靠无线电啰嗦了几句,这要能愉快,那我跟电线杆子都能相谈甚欢。”

汪媚筠笑了笑,“所以,想要联系到赵虹,还是得靠你了,大侦探阿梁。”

韩玉梁沉吟片刻,拉了一下叶春樱,“你在这儿等会儿,我跟春樱进去商量一下。几分钟,给你答复。”

叶春樱快步走进屋,看韩玉梁关上房门,马上小声说:“韩大哥,这次……就交给你来拿主意吧。你……能明白我此刻心情的,对吗?”

“嗯。”韩玉梁把她抱住,低头吻了一下她细嫩的小耳朵,“看过那段剪辑后的视频,我就知道你能想象出赵虹经历过的事情。可现在看……她经历的比咱们想象的还要惨烈。可在这种惨烈下,她又从一个复仇者,变成了杀人狂魔。咱们现在要对付的是L- Club,一个无从下手的庞然大物,汪媚筠的想法,确实是个合理的解决方案。但这不符合你的正义,对吗?”

叶春樱沉默了一会儿,窝在他怀中摇了摇头,“我没有正义。我所以为的……不过是虚假的象牙塔里,被保护的小孩天真的幻想而已。”

“春樱,如果大野一成是L- Club主办者的助手,那么,他我是不是可以杀?”

“嗯。”

“赵虹呢?”

叶春樱没回答。

“春樱,疯子即使情有可原,一样是个疯子。她的复仇早已经超出了限度。而且她不像陆雪芊,陆雪芊的问题在于想法,还有改变的可能,她……恐怕已经无可救药了。”

她点点头,“我知道。所以,韩大哥你拿主意就好。”

“为什么你不肯说?”韩玉梁拉开一点距离,“你还是觉得她情有可原么?”

叶春樱抿紧嘴,用力摇了摇头。

韩玉梁扶住她的肩膀,柔声道:“春樱,不要畏惧仇恨。恨和爱一样,是人天生的感情。这没什么好压抑的,这里只有你和我,你怎么想,就怎么说。”

她紧紧搂住韩玉梁的腰,把脸死死压在他胸口,“我想要她死……”

“我想杀了她,烧死她,切碎她,把她抽筋拔皮,挫骨扬灰!”

“我根本不想借她的力量,如果有办法把她引出来,我就想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她为什么要杀秦院长……为什么……秦院长就只是……没有救她而已……可秦院长都不知道……不知道啊……”

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等叶春樱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些,韩玉梁抱起她,让她双脚离地,红肿的眼睛与自己平视,柔声说:“好了,现在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

她小声说:“就按汪督察的计划来吧,多一条路,多一个解决办法,可以不用你去冒险太多,挺好的。”

“放心。”韩玉梁把她脸颊上的泪珠轻柔吻掉,“这计划能让赵虹出现,我就绝不会让她逃掉。血债血偿。”

“赵虹如果……因为咱们的计划变本加厉滥杀无辜,这……是不是就是咱们的责任?”

“是。”韩玉梁缓缓道,“可不担责任的最佳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做,看赵虹继续在第三扶助院滥杀所有相关者,你我都不需要担责任,只是死的人,死的无辜的人,会越来越多而已。”

“你说得对。”她点了点头,“咱们出去吧,让汪督察通知沙罗。韩大哥,沙罗要真的是个很厉害的杀手,你跟她打交道,可一定要小心。”

“我一向都很谨慎,你还不知道么。”他放下叶春樱,但靠在了门上,还是抱着她,“出去前,亲我一下。”

“诶?”叶春樱一愣,“怎么了?”

“别问了,亲我。”他弯腰低头,盯着她。

她没再多问,踮起脚,勾住她的脖子,献上了还带有些泪水味道的、柔软冰凉的樱唇。

而他,马上就将小巧的舌尖也一起掠夺,狂猛地侵略了几分钟,才意犹未尽地放开,轻喘道:“那家伙太撩人了,简直是个男人克星。我得从你这儿借点力量,省得被她牵着跑。”

她咬了咬下唇,微红着脸轻声说:“嗯,这个我愿意借你。”

再出去,汪媚筠已经打开了电视,正在看新闻节目上插播的杀人狂信息,提醒华京居民最近多注意人身安全。

那个失踪的女老师果然也遇害了,从打了乱七八糟马赛克的网络照片上看不出什么,但从暗网上毫无遮掩的原始图像上,能清晰地感觉到,应该就是杀死郑主任妻女的那个怪物壮汉下得手。

“狼熊是性暴力倾向极其严重的杀人狂,赵虹带这样一个家伙来做帮手,不定时投喂的话,自己也会有危险。”汪媚筠关掉查找出的页面,叹了口气,“两个疯子……你们俩想好了么?我时间不多,忍着等你们在里头卿卿我我十多分钟,已经很有耐心了。答复呢?”

“联系吧。”韩玉梁大马金刀坐下,“我倒要看看沙罗打算做什么。”

汪媚筠拿起手机,连接上一个奇怪的小模块后,迅速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等待了大约五分钟,韩玉梁的手机响了,陌生号码,位置未知。

他放到桌上,免提接听,“喂。”

“你好,韩先生。我是沙罗。”

“永夜?”

“沙罗。”这次没有变声器,话筒里扩散出的嗓音平静淡雅,有种东瀛和服仕女坐在廊下的奇妙味道,“沙罗是沙罗,永夜是永夜。”

“但都是你吧?”

“这并不重要。”

懒得纠缠细枝末节,韩玉梁单刀直入道:“之前我的朋友和你谈的事,你说要找我,现在我在听了。”

“我并不信任电话这种联系方式。”沙罗的声音略显期待,还带着一丝笑意,“韩先生,我希望和你见面,就在华京。当面讨论,我也好顺便检查一下,你准备拿给永雨的证据,是些什么东西。”

“你打算在哪儿见?”

“大劫难抗击胜利纪念馆。”

韩玉梁看向叶春樱,叶春樱点了点头,示意知道怎么去。

他沉吟一下,道:“什么时候?”

“为了避免你进行一些不必要的准备。我这就出发,你也可以离开住处,咱们马上去那儿见。”

“我怎么才能认出你?”

“我会向你做一个自我介绍的。”

“说是你的人,就是你么?”

沙罗淡定地说:“当然。说是我的人,至少在和你交流的那一刻,就是我。”

“好,一会儿见。”

挂掉手机,韩玉梁皱眉道:“她选的地方有什么特殊意义么?”

汪媚筠点了点头,“那里位于市中心,周围有许多极其重要的建筑,可以说是整个东亚邦最安全的地点之一。而且进入需要经过三道安检手续,里面四处都有精密监控,约在那儿,算是比较能增加双方安全感的好选择。”

“这些女人,一个个都够能算计的。”

汪媚筠笑了笑,又一次端起了韩玉梁的水杯,“有些行业,脑子不太好用的女人,早已经成为肥料,和世界告别了。”

“那么,我去赴约,春樱,你不是正好有话要问汪督察么,你们两个在这儿聊一会儿吧。汪督察,我可把春樱交给你了,她的安全,你应该能保证吧?”

汪媚筠没回答他,而是看向叶春樱,好奇地说:“你有话要问我?”

叶春樱点了点头,被韩玉梁猜出心思并不奇怪,毕竟他们两个对彼此都已经有了分享所有秘密的默契。

“我想知道,为什么当年帮助人类存活下来的适格者,会被你称为背叛者。”她望着汪媚筠的眼睛,黑漆漆的眸子,有隐隐的火光闪动,“能告诉我吗?汪督察。”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