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43章 爬回来的鬼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说不定是吃的外卖味道太大呢,这个说明不了什么。”沈幽摇了摇头,“我吃泡面后都会喷清新剂。”

“所以我从不吃泡面,稍微费点心思,下挂面也好吃。”许婷随口来了一句,跟着说,“可不只这样啊,除了味道大,她家玄关的鞋柜和客厅的几处家具位置感觉都不太自然,像是刚挪过不久。要不,咱们找别家问问?要真收拾过尸体什么的,估计动静不会小吧?”

沈幽犹豫一下,摆了摆手,“算了。这地方住着不少黑道份子的情妇,真要有人帮着处理尸体,不是拉走烧了就是扔进江里喂鱼,再不然灌水泥打进地基里,想找可就难了。走吧。邓三儿找不着了。”

韩玉梁对陆南阳那副模样还挺惦记,她相貌柔美倒在其次,关键眼里有股子不正眼看男人的劲儿,正戳中他身为采花大盗的心窝,轻声笑道:“要不再去敲开门,我把人制住,你们好好查查?”

沈幽看出他的心思,摇头道:“算了。时候不早,都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们了。冥王这次看来动了真格,下次行动,咱们必须也有点样子才对得起他们。”

韩玉梁故意打了个呵欠,“还是这样傻乎乎地等着抓现行吗?”

“不。”沈幽冷冷哼了一声,“张家跟冥王有生意来往,冥王和黑天使之间虽然还没直接证据联系起来,但今晚的狙击手所用的武器,和上次狙杀你的是同款。”

“所以呢?”

“所以这借口足够让我找张家要人了。”

韩玉梁唇角浮现一丝笑意,“怎么要?直接上门谈吗?”

沈幽淡淡道:“找上门谈,不是好买卖。不如给他们找点麻烦,逼他们找咱们谈。韩大夫,比起治病救人,你好像更喜欢做点不那么正经的事儿,对吧?”

“对极了。”

许婷赶忙在旁说,“喂,臭大夫,你接活儿要叶姐审的啊,别乱答应。”

韩玉梁微笑道:“这个不算,这是我欠雪廊的,沈幽说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沈幽略一颔首,“回家休息吧,等我联系你。”

“这次……还有汪媚筠吗?”韩玉梁走出几步,忽然问道。

沈幽侧目看他,说:“你希望有吗?”

“不希望。”他坦然道,“呼啦啦叫一帮人来,束手束脚,麻烦。”

“不叫人,只让她帮忙呢?”

“那可以。你的身手我见过了,她的我还没领教呢,比你如何?”

沈幽淡淡道:“差不多吧,我们也没较量过。我们都用枪为主,打靶反正分不出高下。”

韩玉梁望着她短裙包裹的妖娆翘臀,暗想,将来有机会,定要让你们两个满身风情的女人在床上分个高下,看看谁更销魂。

他们一行远远走出小区门口,站在窗帘后一直注视着他们的陆南阳才长长松了口气,转身走进卧室。

柔软的双人床上,陆雪芊正一脸迷茫地望着墙上挂的电视,眼中充满了不解。

陆南阳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怕过分的好奇和激动会吓到眼前这个可能是穿越来的古代侠女,用尽量文雅的腔调轻轻唤了一声:“雪芊姐姐。”

陆雪芊目光中的疑惑顿时消散得干干净净,顷刻间专为凌厉清澈,眸子一横,沉声道:“他们都走了?”

“嗯,都走了。多亏表姐找的人可靠,不然说不定要被看出什么破绽。”

“那,你能坐下跟我好好谈谈了么?”陆雪芊略显不悦,“你问了我好多,我问的,你却没答。”

陆南阳无奈地说:“我回答了啊,是你……听不懂。”

“听不懂的答案,和没说又有什么区别?”陆雪芊哼了一声,“你此前称我是穿越,那,何为穿越?天璧朝我从未听过有叫新扈之处,此处到底是何地?你屋中这些古怪物件,是从何而来?为何会附着奇怪妖法?你若不一件件对我交代清楚……休怪我剑下无情!”

陆南阳望着她藏于睡衣裤管中的宝剑“冰魄”,先前已亲眼见过那斩首如同割草般轻易的威力,忙摆手道:“雪芊姐姐,你别着急,我先跟你好好讲清楚穿越是怎么回事,你就明白自己目前的处境了。我知道你肯定很惶恐……”

“胡说!”陆雪芊柳眉一竖,手在腰间一抹,宝剑冰魄发出一声龙吟般响,露出一道秋水寒光。

陆南阳吞了口唾沫,紧张地后退了半步,“我……我没别的意思,雪芊姐姐,你今晚才救过我的命,要是没有你突然出现,我肯定要被那疯子先奸后杀的。你这么厉害,我对你来说就像只小蚂蚁,你不用那么防着我。真的。”

陆雪芊沉默几秒,缓缓收剑回鞘,“你过来,让我握着你的腕脉。”

陆南阳点点头,快步过去,坐在她旁边,把胳膊伸过去。

看着她捏住自己腕部的手指,陆南阳心中忍不住赞叹,多美的手啊,像个钢琴家似的,就是有些茧子,硬硬的,好可惜。

“你可以说了,若是骗我,我决饶不了你。”

陆南阳嗯了一声,便用尽量通俗易懂的语言,解释起了什么叫做穿越。

她很庆幸,不管是机缘巧合也好,同宗本家相吸也罢,陆雪芊反正是出现在她的家,对于上次分手后足足空窗了两年多的她来说,不啻于从天而降了一个梦中情人。

她一定会耐心地引导陆雪芊熟悉并适应这个世界,尽自己全力来爱护她,让她永远都不舍得离开自己。

至于那个被她反复问起,叫做韩玉梁的男人,陆南阳并没打算真的去找。

先不说穿越者是不是能成群结队,就算那男人也真的来了,她也一定要隐瞒消息。

因为她从陆雪芊的眼中,看到了分明的在意。

那在意也许是恨,但也可能是爱,陆南阳不愿意冒这个险,她想成为陆雪芊的全部,不给任何男人留下空间。

这未来可期的美好恋情,就从教会穿越者新时代的常识开始吧。

但起步并不太顺利,陆南阳费尽口舌说清楚穿越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韩玉梁已经在好多条街外的临时住处洗好了澡,舒舒服服喝着叶春樱泡的香茶,上网放松下来。

他洗澡的时候,叶春樱替他接了来自汪媚筠的电话。

不出所料,那个发药的鸡头已经被灭口,所有幸存的妓女也仅剩下手上没了药的还活着,没把药发出去就走了的,也全都已经再没有说话的机会。

不甘心的汪媚筠通过渠道和负责天鹅酒店地盘的帮派“黑星社”的管事老大直接交流,但对方好像不太忌惮雪廊和特安局的底线,知道涉及毒品交易,还理直气壮地一推四五六,表示全不知情。

出发前的那些期待,就此尽数落空。

没有缴获黑天使,没有抓住发药的人,甚至,没能和鑫洋商贸扯上一点关系。

汪媚筠这边,暂时还是无计可施。

韩玉梁不急,他看得出,沈幽动了气。

对特安局来说,一把型号一致的狙击枪,根本连屁都不是。

但对雪廊这样的私刑为主要手段的清道夫组织,已经足够成为展开行动的理由。

毕竟,他们不是法庭,不需要靠完整的证据链来断罪。

怎么想,沈幽这边准备采取的行动,都会更符合他的口味。

回来之后一听妹妹说完经过,许娇的脸就阴沉下来。很显然,她把韩玉梁弄到妹妹身边设法撮合,是打算给妹妹找个有本事的靠山,解掉她随着许婷长大而越发浓厚的焦虑。可没想到,反而成了涉险时候陪在身边的出勤助手。

许婷要在卫生间慢慢洗掉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许娇索性打着帮忙的旗号一起钻了进去,估计要趁机在里面嘀咕很久。

“韩大哥,我用了个笨办法,在网上找到了说不定能用的渠道。”叶春樱帮忙给茶杯续上开水后,站在旁边轻声说道,“你要不要听听看?”

“好,”韩玉梁把视线从屏幕上挪开,放在叶春樱已经洗净只等着睡觉的素淡面孔上,“你说,我听着。”

“你打开那个书签收藏夹,就那个‘委托来源’。这里面,都是些用来寻求帮助的渠道。有社交媒体的热点页面,有专业记者的情报整合,有公开求助的专门网站——我排除掉了那些筹款类,我想,既然你让我负责这一块,不如,我一边放出宣传页面,一边从这些里面挑拣出可能适合你来做的事,和他们联系,主动推销。”

韩玉梁托着下巴点开一个看了看,笑道:“看来……你还惦记着让我行侠仗义呢吧。”

“这样也能赚到钱的话,不是更好?”叶春樱转动滚轮看了几个标题,说,“我差不多决定了,你们不在的时候,我也申请好了域名,那个帮你接委托用的网站,我打算主要接一些保镖或者侦探的业务,这样不容易被特安局之类的机构盯上,我主动联系的那些,你再做杀手的工作,去除掉罪有应得的人。”

韩玉梁瞄了一眼屏幕,目前她伸手越过他身前拿鼠标的姿势,领口近在咫尺,不仅锁骨清晰可见,里面那个裹着双乳的紧身小背心都能看到一半,实在让他有些分心,“春樱,这些被曝光的……非富即贵啊,真要罪有应得,你不如干脆免费不收报酬,让我直接顺回来点东西,就当劫富济贫如何?”

叶春樱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好,你肯给这种委托免费的话,那只要不暴露咱们,你拿多少算多少。”

“好吧,那勉为其难,我就不执着于有没有美女了。”

叶春樱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唇瓣微颤,很轻很轻地说:“韩大哥,你能这样惩恶扬善,我……心里是很高兴的。”

“哦?然后呢?”他笑了起来,看得出,许婷的强大存在感,已经让叶春樱感到了危机,不仅委托方面开始妥协,一些此前完全没发觉到的主动性,仿佛也小荷露了尖尖角。

“然后……就会更喜欢你啊。”她说到后半句,已经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小脸红透,电脑屏幕的光照过来,连面颊上一根根纤细绒毛都透着粉色,可爱而诱人。

韩玉梁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的脸蛋,她这次没有吓得缩脖子,反而在他掌心轻轻蹭了一下。

“这挺好,若算是你交给我的任务,可就不能说没有美女咯。对我来说,你就是一等一的美人。”

叶春樱还是不太适应这种露骨夸赞,往后稍稍退开一些,眸子微微一晃,小声问:“那许婷呢?”

“我更爱你这样的相貌。”韩玉梁话锋一转,笑道,“不过她也挺讨人喜欢,至少,能让我一样不愿意强她所难。”

就是这两个姑娘实在都精得很,担心被他到手就没了价值,比赛着矜持,让他都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

叶春樱担心暧昧的气氛和那股较劲的念头让自己不小心失态,缓缓站直拉开距离,说:“那,韩大哥,我最近要不要试着先找一个委托让你做做?我找轻松点,就在新扈本地的,尽量不耽误你帮沈幽和汪督察的忙。”

韩玉梁略一思忖,点头道:“可以,只要别给我把活计安排太满就行,我这人其实挺懒的,就爱个逍遥自在。”

“嗯,我找到后,肯定会征求你意见的。”叶春樱想了想,又问,“对了,那你有什么类型的工作是完全不想做的吗?你列出来的话,我就提前回避掉。”

“接触不到任何美女,钱又不够多的。”韩玉梁说到这儿,心想都已经决定做这种买卖,还被叶春樱改主意默许了黑吃黑,那应该很快就不必担心钱的问题才对,便改口道,“算了,钱多钱少也没个明确界限,就限定美女这一个条件吧。你给我找的任务,要么是能让我跟美女接触,要么……你就来充当这个美女,这行吧?”

叶春樱咬了下唇瓣,小声问:“许婷来充算不算?”

“可以算。但要你同意,”韩玉梁很明智地把她地位往上拔了一截,“报酬的事儿,今后一样都交给你拍板决定。”

“那她呢?她也要给你当助手的吧。我看,赶都赶不走了。”

“她主要负责到处跑,干辛苦活儿。”韩玉梁戏谑道,“反正她比你黑,更不怕晒。”

叶春樱本来也不爱抛头露面,跟着韩玉梁跑KTV那趟又让她心有余悸到现在还会做噩梦,所以虽不情愿总让许婷陪着他,可听他已经把里外话都说到了,她一个论关系怎么也不够许娇那么亲密的姑娘,再不识好歹,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嗯,我最近会跟沈幽姐多联系联系,学学相关知识。你……你在外面跑,千万注意安全。”

“我会的。”韩玉梁笑道,“有你在家,我还没一亲芳泽,可不舍得死。”

叶春樱微一红脸,起身道:“那韩大哥你忙吧。”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望着拖鞋里那白里透红莹润细嫩的娇美赤足,韩玉梁轻轻舔了舔唇,暗暗对自己说了几遍,好饭不怕晚,转回身继续用起了电脑。

满以为有许娇在,不缺纾解渠道,不料晚上洗澡出来,许婷就披上衣服啪嗒啪嗒下楼去门口买了一大包卫生巾——许娇来了月经。

童女初潮对道家玄门内功兴许还有点用处,奔三十的女人,就只剩下血糊糊的晦气劲儿,而且她平时生活习惯不太好,来事儿时略有痛经,韩玉梁给她用内功镇疼才能安稳睡着,这下,指望她丰润可口的红红嘴儿给吸出来也不合适了。

这还是韩玉梁开荤以来,头一次守着三个大姑娘住一处,竟然正人君子了一整夜。

偏偏隔天一大早,许婷就给姐姐熬了海鲜白粥,穿着热裤小背心趿拉着拖鞋进来叫人起床,让他一睁眼就看到背心上明显两个小豆儿凸着,一时不查,差点让鸡巴顶透了身上的凉被。

“喂,许婷,你姐没跟你说过我也是裸睡吗?”韩玉梁故意撑起半个身子,亮出了健硕有力、筋肉轮廓鲜明的胸膛。

许婷顺着他的肌肉印子反而故意往被子里头瞥了一眼,笑呵呵说:“那不更好,也让我养养眼醒醒神,昨晚练功练到三点半,差点闹钟都没给我叫醒。”

“女流氓。”他笑着说了一句,跟着伸手就作势要把掀开。

许婷果然还是尖叫一声转身跑了,丢下一句:“你还来真的啊!臭流氓!”

叶春樱洗漱完毕后,就埋头在电脑前,趁着韩玉梁暂时不用,专注地忙着寻找下一个委托。她想尽早让韩玉梁能摆脱雪廊独立工作,一来是能打通收入渠道,暂时缓解诊所工作无法继续的缺口,二来,也免得总是被沈幽和汪媚筠利用。

尤其是汪媚筠,叶春樱总觉得韩玉梁对她隐瞒了什么关于那女人的事,远不如沈幽那么让她放心。

按照沈幽的指点,她先把网络主动寻求的目标范围也锁定在新扈及周边县镇之中。此外,那个舒子辰也挺仗义的表示会通过他的渠道帮忙宣传出去,想办法介绍一些雪廊不会做的委托过来,先帮韩玉梁打响名气。

叶春樱并不在乎为此欠雪廊的人情,俗话说得好,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反正他们已经欠了那边不少,盯着一家添麻烦,总好过满地开花最后人情还不过来。

算了算卡里的积蓄,她上午联系了一家专业的网页制作工作室,并查询了一下服务器的大致租金。

这都是为以后做准备,等到名气稍微打开一些,就把委托业务引流到他们自己的网站来,审核资料接受起来也方便私密许多。

她心里已经有了大致计划,但,并不是为了最早韩玉梁说的去别处买房,离开黑街好好生活那样的目标。

她希望在韩玉梁心目中能更加重要,最好是,重要到价值超过自己的容貌。

只有这样,她才能一直跟在他身边,不会被任何人挤开。

想到这里,她突然一震,抬起头,向后顶开椅子,怔怔望着韩玉梁坐在客厅饭桌边、没穿上衣、充满了雄性诱惑力的背影,对自己刚才的念头感到惊愕,又有几分释然。

原来,不知不觉,她这颗飘零多年的芳心,终究还是一点不剩地绑在了他的身上啊……

可这样一个风流种,这样一个许婷口中的臭流氓,大色狼,这样一个本事惊人到前所未有,相貌也十分好看的男人,会知道什么叫珍惜吗?

心头一阵刺痛,叶春樱默默把椅子拉回原处,继续浏览着页面,在聊天软件中和联络的工作室交流。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一个陌生号码,从没见过。

她以为是诊所那边找来的,就摁下接听夹在了耳边,“喂,你好。”

那边传来一个挺好听的女声,“你好,请问,是叶春樱叶大夫吧?”

“嗯,我是,你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不,”那声音透出一股微妙的异样,像是在对什么事情感到兴奋,但有必须苦苦压抑,好让自己和正常人没有区别,“我身体好极了,从没有……像现在这么好。我想,以后,应该会更好,好到你们想象不到。”

叶春樱皱起眉,大声问:“你到底是谁?”

韩玉梁闻言放下饭碗,起身就闪进屋内,在旁倾听。

许婷也跟了过来,含着口面一边嚼一边探头看过去。

叶春樱索性摁下免提,放到了桌上,又问:“你到底是谁?找我什么事?”

“我想知道你们在哪儿。不过……你们应该不会说的。”另一头的女人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许婷和她姐姐,应该跟你在一块儿吧?我听大哥说,雪廊出面要保你们三个,所以……黑街的帮派眼线都不是太愿意帮忙找。幸好,我还能弄到你的电话,我三哥那儿就有,他本来不想给我,但是呢,我在他面前把他一个女奴的屁股给撕开了,他马上就给我了呢。叶大夫,韩玉梁还在保护你吗?他是不是就在旁边听啊?我可不可以跟他说句话?我还挺想他的,他毕竟是我第一个男人呢,虽然滋味不太美好,我还流了好多血,可女人就是容易对第一个男人刻骨铭心,我想找他,特别想。”

叶春樱的脸色有些苍白,对着手机强作镇定地说:“他不在,他和雪廊的人在一起,正想办法除掉你们呢。”

“看来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那,就请你帮我带个话给他吧。你就说……”那边的女声突然变得阴沉低哑,仿佛地狱爬出的冤魂,淌着血泪嘶号,“张萤微从阎罗殿回来了,打算带他一起下去,叫他等着,千万,不要死在别人手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