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51章 大鱼吃小鱼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东胜洲关系企业及天香华文。

发售部分每月5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老韩,你干嘛呢?躲猫猫?”许婷走出两步一扭头,发现韩玉梁缩到花坛后面就露了个脑袋,不由得一愣,转回来问。

韩玉梁看陆雪芊缩回屋里拉好窗帘,仔细打量一下匆匆走向停车场的陆南阳,暗暗记住情形,轻声道:“婷婷,我刚才见到了一个我的老仇家。”

许婷神色顿时一变,侧挪两步,挡在韩玉梁前面,问:“老仇家?”

“嗯,就是把我害到如今地步的罪魁祸首之一。那人也有功夫,但不及我,只是当时人多势众,才将我逼到绝路。我没想到……躲在这里,她也能跟着追来。”韩玉梁起身拉过她,往已经扭头一脸不耐烦的赵婉那边走去,“走吧,她没发现我,过后再从长计议。”

许婷顺着他看的方向瞄了一眼,低声说:“该不会……赵婉说的她表妹的朋友,就是你的对头吧?这么巧?”

韩玉梁点点头,传音入密道:“八成如此,总之做好一切准备,那人见了我兴许当场就要出手,你提着点心劲,一旦有女人在我附近拔剑,就是那种古装片里常见的宝剑,你就马上找最近的安全地方躲起来。”

许婷眉心往中央一撺,小声嘟囔说:“老韩,我练功那么刻苦,除了吃喝拉撒做家务,觉都不舍得多睡,全在练你教的内功,那什么涅磐心经,我已经过了第一重,我就帮不上忙?”

“虽然武功可以按境界分为大致十重,但几乎所有秘籍都是越往后的境界越难,你前五重费得功夫加起来也未必能突破到第六重,有些人研究一门心法一辈子,到死也没能十成圆满。沉香诀是基础心法,你到了五重不过算是摆好了地基架子,涅磐心经第一重,只能说明你天赋异禀是个习武奇才。”韩玉梁难得一本正经地叮嘱道,“习武之道切不可贪功急躁,你才学了不到半个月武功,就算你资质可以说比我不差,那离能帮上我的忙也还差得远。我积累十余年功力才敢闯荡江湖,我那对头身上起码有十五六年苦功,她还有把宝剑名曰冰魄,削铁如泥。我单打独斗毫不惧她,但她对我从来都是不择手段,要是盯着你动手,我要护着你,可就打不过她了。”

许婷略感挫败,但还是点了点头,“行,我懂了。只要有人在你旁边拔剑,我见情况不妙,抱头鼠窜就对了。是吧?”

“嗯。”韩玉梁笑着抓住她来回摇晃的马尾辩揪了揪,“你不必觉得苦闷,要是你十来天不到的功夫就能顶上人家十余年苦修,岂不是老天无眼?”

“我小时候要能开始学,是不是准比她厉害?”

“你要是小时候就开始学,保不准都比我厉害。”

“真的啊?”许婷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我的天赋这么好吗?我就知道自己学跳舞什么的快,动作多复杂也能一遍过……诶,那你是不是教我点招式武功啊?”

“行,过后我手把手传你一套鸑鷟掌,让你学成一个万凰宫弟子。”

“手把手啊……你是不是又想趁机占我便宜?”

“图谱在我心里,我又不擅长画画儿,不这样可教不了你。”韩玉梁其实画技一流,不过这种良机,有便宜不占非好汉。

“哼,便宜你了。”她眼角一瞟,“我好好练,非要让你愿意我帮你忙不可。”

“行了别聊了,赶紧进来吧。”赵婉已经到了门口,满脸不耐烦,“拿出点保镖样子来,别让我觉得自己男人钱白花了好吗?”

“好好好,阿姨,我们这就来了。”许婷一推韩玉梁,先后跟进了楼道中。

一开门,里面音乐声更加嘈杂,镭射灯满墙乱打,起码七八个年轻男女在里面拎着酒瓶摇头晃脑,烟酒混着香水味扑鼻而来,让韩玉梁这种习惯了清新空气的古代人忍不住扭头就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靠着玄关墙壁搂个柴火妞正啃的蓝毛男生看见赵婉进来,拍一下屁股把女孩推开,扭身冲着里面大喊:“梓萌!梓萌!你小妈又来了!”

里面马上响起一个尖细高亢满是不屑的回答:“肏你爸爸,谁说那是我小妈了!”

“去肏去肏,我爸准高兴。”那蓝毛哈哈大笑着喊道,“你肏了他,我就喊你妈。”

“傻屄!”

随着骂声,人堆里钻出一个年轻姑娘,两腿一岔盘着胳膊肘歪七扭八站在那儿,分不清烟熏妆还是黑眼圈裹着的眸子一翻,涂成宝蓝色的薄嘴唇打开,不耐烦的劲儿简直跟刚吃了大蒜一样往外喷,“谁叫你来的?你又来干嘛?能不能别烦我了?我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移民新邦了,放我清静清静行不行?”

许婷扑哧一笑,在后面并不太小声地说:“这声音都快把楼板掀飞了,可真清静。”

林梓萌一歪头,眯起眼说:“哟?我爸的新妞儿?看着比我不大多少啊,他吃嫩草就算了,赵婉,你送到我这儿给我看看是什么意思啊?”

许婷故意抢在前面一托韩玉梁的下巴,笑道:“强哥托我们给你送个精壮男人过来,你看,身板结实长的还挺俊,年纪大点但是知道疼人儿,这一个月他来陪着你,保管比那些臭小子伺候得你舒服。”

赵婉急忙一瞪眼,“别胡说八道!”

她显然不敢得罪眼前的林梓萌,凑过去几步,贴着耳朵嘀咕了几句。

林梓萌听不清,气冲冲一转身甩手喊道:“关了关了!什么都听不见啦!赶快关了!”

很快,差点就给耳朵眼钻出洞的音乐宣告终结,屋里安静下来,那些跳出了汗的年轻男女嘻嘻哈哈坐下到沙发和地毯上,喝起了啤酒。

林梓萌这才转回脸,没好气地说:“你说什么?保镖?我都按他说的搬到这二奶窝里来了,还要再给我俩贴身保镖?”

赵婉无奈地好声好气说:“你不知道,兰兰,黑街最近在闹一种很厉害的毒品,中了毒的人,跟疯子一样乱杀人,开枪都打不死,非要割掉脑袋才能没命。”

林梓萌翻了个白眼,“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高二那年我爸就砸了俩夜店威胁我晚上去哪儿就砸到哪儿你他妈不知道?而且黑街不是有雪廊吗?毒品还能卖到我这儿来?”

“不是,这次把毒品引进来的是黑星社,黑星社跟你爸的地盘开战了,这几天干了一场大的,打了七八场小的,你爸最担心的就是你,这事儿黑星社的人肯定也知道,他们要是派中了那毒的来绑架你,一般小混子根本保护不了。得让专业保镖来才行。”

林梓萌往墙上一靠,涂着黑指甲油的脚尖在玄关木地板上拍了两下,“这俩是专业保镖?男的是挺壮,这女的……大学都没毕业呢吧?”

许婷穿着挺利落,当即抬脚一个大下劈,摆了个专业架势,笑道:“拳怕少壮,这位阿姨年纪倒是大,保护得了你吗?”

不等赵婉发作,她马上站回原处,指着韩玉梁说:“而且,我是这位的助手。这位是韩玉梁,我们叶之眼侦探事务所高薪聘请的顶级全能私家侦探,他保护的目标,还从来没有失手过。”

赵婉嘴角抽了抽,暗暗说了句:“废话,你们才开业。”

“就这点三脚猫功夫?”林梓萌不屑一顾地撇了下嘴,“皮哥,你也学过跆拳道吧?”

沙发边一个正灌酒的大个子抹了抹嘴,“我才不学那垃圾玩意,没个蛋用。我学的那叫柔术,关节技,正儿八经能断人胳膊腿的。”

他旁边的小个子女孩得意洋洋地说:“就是,他学的比跆拳道厉害多了,校门口那次碰见个拿刀来要钱的,他把那傻逼往地下一摁就扭断胳膊了。我就喜欢他这点,安全感。”

“皮哥,那你给我干倒他,断胳膊断腿我赔,干倒了,我爸请他花的钱都归你。”林梓萌哼了一声,转身走进屋里,“把桌子搬开,中间这块儿让他们打。”

赵婉皱着眉跟过去,“兰兰,别瞎闹。”

林梓萌大声说:“这怎么叫瞎闹?要连我同学的表哥都打不过,还保护个屁啊?那我为什么不花钱请皮哥?”

那个大个子站起来,一边做热身一边说:“行啊,梓萌你请我当保镖,我给你打折。贴身保镖更好。”

先前那女孩故意做出吃醋的样子,“你这是要跟我分手啦。”

一圈男女生都哄笑起来。

韩玉梁有点头疼,晃晃手腕走到客厅中间,“赶紧把,我还要看看这儿能不能上网呢。要不能我还得弄个电脑过来。”

“哈哈,还是个网瘾中年?”那大个子笑着左右扭扭脖子,把指关节捏得嘎叭作响,一副时下影视作品中流行的反派炮灰德行。

韩玉梁懒得废话,单手一抬,摆了个春风化雨手的基础起式。

大个子笑得更加大声,“这什么傻逼架势,不要肩膀了?那我可别让梓萌赔太多钱。”

说着,他呼的一拳向着韩玉梁的面门打了过来。

肌肉一动,韩玉梁就看出这小子不过四、五年外家功夫的水准。他微微皱眉,错步往后一闪,大喊:“等等!”

那大个子一拳扑空,身子都被带得一个踉跄,但听见韩玉梁这么喊,还当是怕了,得意洋洋地说:“怎么,准备认怂了?”

韩玉梁看向林梓萌,“能赔到什么程度?”

“打死我都赔!”林梓萌坐在身边一个女孩大腿上亢奋地喊,“皮哥,打死他!”

周围的少年男女都跟着喊了起来,“打死他,打死他!哈哈哈!”

赵婉有点心慌,大声说:“你们别闹了!”

林梓萌脸上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喝酒还是亢奋过度,眼睛盯着皮哥那宽阔的后背,根本不理会赵婉,“打!打!快点打!打啊!”

皮哥狞笑一声,“等出院换一行吧!”

话音未落,拳头就已经落在了鼻梁上。

只不过,韩玉梁的拳头,皮哥的鼻梁。

韩玉梁在他的江湖中算是高大挺拔的美男子,但这边大概是吃得更好,他以当今尺度换算的一米八五个头,比眼前的皮哥还要低上小半头。

再加上这男的肩宽体阔,真论体重,只怕能顶他一个半。

所以他有点担心这一拳封门用力过度,真震碎脑壳打死在这儿,便把真力收敛在鼻梁那数寸深的软硬骨头上。

一拳粉碎。

唯恐这样镇不住周围已经有了六分醉意的小鬼,韩玉梁顺势垂手向下一抹,内力自肩沉肘,当胸一掌推了出去。

那皮哥二百多斤的身躯霎时走向了电影中反派炮灰的标准结局,呼的一下飞到后面,砰的一声撞在墙上,惨叫都没喊出嘴来,就连着砸碎的高脚凳一起瘫倒在地毯上,装饰壁画掉下,往他脑袋上补了一记,砸得他四肢一抽。

毕竟是脸朝下趴着,鼻梁骨又被打碎,皮哥脑袋下面的血转眼就把米色地毯染红了一片。

这时才有个小小的声音颤抖着说:“杀……杀人了……”

许婷赶忙大声说:“赶紧叫救护车吧,就是晕过去了,死不了。林梓萌,你记得掏医药费啊,别抵赖。”

皮哥就是从林梓萌头上飞过去的,她瞪大眼睛,脑袋跟着大块头的飞行轨迹转了大半圈,愣在那儿没回过神。

皮哥的小女友尖叫一声,急忙跑了过去。另外一个清醒点的掏出手机走到窗边打起了急救电话。

赵婉目瞪口呆,不自觉走到韩玉梁身边,抬手摸了摸他的胳膊。

许婷过去把她往旁边一挤,“阿姨,当保镖不提供特殊服务的哦,想摸帅哥还是找别人吧。”

韩玉梁放松下来,懒懒道:“我现在可以问问,这里有没有我能用的电脑了吗?”

林梓萌显然已经乱了方寸,她随便打开一间屋子,指着里面喊:“这儿有电脑!打开上你的网吧!赵婉,过来,上楼,我要跟你谈谈!你们……你们等会儿急救车来了先把皮哥送去医院,帮我垫上钱,我过后给你们。”

韩玉梁大步走向那间卧室,许婷跟在后面,他经过的地方,那帮年轻人纷纷让道,就跟在躲什么毒蛇一样。

进去关门前,许婷扭头笑呵呵地说:“下次记住了,不要用你们的业余爱好挑战别人饭碗。”

没人敢回嘴。

他们都看到了那个皮哥翻过来后鼻子塌成一团,只能用嘴巴喘气的凄惨模样。

当然也没谁还有心思唱歌跳舞,救护车呜呜叫喊着到了后,他们七手八脚把皮哥抬了上去,留下两个女生帮林梓萌收拾着客厅,就纷纷作鸟兽散,只剩下了皮哥的女友陪着上了车。

林梓萌这台电脑是新配的,里面除了个系统就是一大堆预装的流氓软件大家族,韩玉梁交给许婷处理,自己打开窗户,伸手试了试防护栏的结实程度,考虑着半夜如果从这儿悄悄溜出去是不是够方便。

“老韩,当你助手还要负责给你找黄片种子的吗?”许婷抱怨着扭过头,跟着一愣,“你看什么呢?外面有情况?”

“没,我在想半夜能不能从这儿出去,打探一下我那个仇家如今的情况。”韩玉梁无心隐瞒,或者说,故意放下饵等着许婷上钩。

果然,对电脑并没多大兴趣的许婷立刻站了起来,“你不方便的话,我去啊。我上次就混进她们家上了个厕所呢。”

韩玉梁回到电脑桌前坐下,笑道:“好,那这就是我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了,我保护林梓萌这段时间,你给我查查那家的情况,越详细越好。”

许婷本来就担心没事可做,挺高兴地一口应下。

韩玉梁知道陆雪芊是个颇为自负的正派女侠,许婷怎么也不至于被她一剑杀了,这一步棋走出去,有赚无赔。

就是不知道,陆雪芊那边是不是已经察觉他的存在,发现的话,了解到了什么程度。

他耳力极佳,等待软件下载安装的功夫,就听到隔着一层楼板,上面隐隐约约传来林梓萌的尖声怒吼。

不一定占理,但赵婉一个情妇,挨骂也只能忍气吞声陪笑脸。

而且,为了回去不挨林强收拾,她还得绞尽脑汁把这事儿板上钉钉办成才行。

赵婉并不是个脾气好的人。

当初她为了出气,能硬忍着恶心傍上当时学校里最大的混子头,头天晚上被男人大棍子肏开了花,第二天就仗着他的威风把找她麻烦的女混子堵在厕所里喂屎。

不过一路混到给林强暖被窝,一暖好几年,成了林强前妻死后他家半个女主人,靠得当然不是脾气。

姿色之外,她还有点脑子。

她知道什么气只能受着,什么气可以转脸就找机会撒回去。

可她脾气确实不好。

林梓萌的气她只能受着,韩玉梁和许婷的气,她原本打算找机会还,现在也没了胆子。

好说歹说哄住了林梓萌,让她姑且答应下留住两个贴身保镖,赵婉离开那栋房子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肠子里都有火苗在窜。

林强当然也不是个脾气好的人,而且,赵婉其实并不喜欢男人。

所以从她闻着烟酒臭味躺在小旅馆的床上,任当时的校霸脱掉裤子狗一样爬上来,把铁棍子一样的鸡巴插进来,插得她大腿根一片湿漉漉的血那一夜,她就一直在忍耐。

她不喜欢鸡巴,可她身上最有价值的,就是脸和那口屄。

她觉得自己挺幸运,换到第三个男人,就抓住了林强这条粗大腿。

林强当然不是好男人。

他牙黄嘴臭,满胸黑毛,做爱的时候从来不搞前戏,有耐心的时候抹点润滑油,没耐心的时候吐口唾沫在屄上就往里戳。

每次被他戳完,赵婉的大腿中间都跟夹着一根削了皮的辣椒一样。

可她能忍。

她依然能装高潮,能浪蹄子一样嗷嗷叫,能乖乖按规矩吃避孕药,屄上的血丝都不擦也要先趴下给林强把肏完她的鸡巴仔仔细细舔干净。

她在奢侈品店里能用眉笔戳那个笑话她暴发户的小婊子的耳朵,她也能在林强眼前乖得像条没牙的小母狗。

赵婉脾气不好,所以,她强迫自己学会转移,把怒气转移,转移到比她弱的,需要依赖她的人身上。

比如,她的表妹,陆南阳。

陆南阳之前,承担这个责任的是个县城过来赚钱讨生活帮弟弟买房娶老婆的小姑娘,想去做皮肉生意又担心将来嫁不出去,被赵婉看上后,乖乖成了被赵婉包养的情妇。

在那小姑娘心中,给个女人当情妇总比去给一万个男人当婊子要好。

所以,她成了赵婉怒气与欲望的双重宣泄工具。

但后来那小姑娘没了。

林强突然来了兴致要肏赵婉屁眼的那天后半夜,赵婉屁股沟里夹着血丝,一不小心玩死了那个女孩。

当然,即使不在黑街,这也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

拿个几十万,那姑娘老家的父母就欢天喜地给儿子娶老婆去了。至于女儿是不是真的死于工作意外,传宗接代四个字和一叠叠钞票足够挡住他们那不如屁眼好使的双目。

摆平那件事后,赵婉收敛了一阵,偶尔憋不住了,才找能提供特殊服务的妓女悄悄纾解一下。

幸好,很快,她的表妹陆南阳上门求助了。

陆南阳太年轻,太天真,太不识好歹,竟然连经济都没独立,就敢热血上头对家里的父母出柜。

所以她走投无路。

所以,她才会绝望到对这个远房表姐求助。

赵婉欣喜若狂,拿出一大笔钱,就在自己住处附近买了房,用私密的亲情攻势,慢慢俘获了这个投奔她的无助小表妹。

两年前,赵婉顺利搅黄了让陆南阳决心出柜的那段恋情,趁着陆南阳酩酊大醉,从家中拿去各种玩具,第一次露出了母狼的面目,让惊醒后依然无法动弹的陆南阳,彻底成了她的泄欲渠道。

直至如今。

这也是林梓萌被赵婉安排在这边住下的原因之一。

赵婉知道林梓萌绝对不会给自己好脸,她有的是气要生。

就像现在。

那么,住在近处的陆南阳,就是她最现成的管道。

赵婉快步走上楼,拿出钥匙,直接打开了陆南阳的房门。

她上次见了陆南阳的那个朋友一面,馋虫大动。

她忍不住想,是不是能通过表妹,把那个挺厉害的小美人也搞到手呢?

一想到陆南阳和那个古典气质的小美人一起被她捆住,只能在她的手指和舌头玩弄中渴求高潮,最后被玩具折磨到抽搐痉挛的情景,她就觉得,自己的内裤中,已经开始湿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