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都市偷香賊 第244章 想吃好的有什麼錯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1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很顯然,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女人是不會自願為人口交的,而4號男繼續發揮出狡詐的游擊戰法,搶到了最有價值的分數後,就迅速離去。

8號並未因此而倖免於難,過來試圖撿漏的38號男幸運地真撿著了,拿到剩下的10分。

但不幸的是,8號引來的人還有直覺敏銳的獵手。

寂靜的午夜城市響起沉悶的槍聲,直升機還未抵達,38號男的命,就和分數一起交給了16號。

凌晨換日線後,新拿到時間的獵手們再次跨區,展開了瘋狂的捕獵。

韓玉梁跟許婷找個地方打算好好吃頓飯商量接下來怎麼辦的功夫,倖存者的數量就迅速跌下了一百。

男性32,女性65。

許婷本來猜測,人數跌破一百後,地圖應該會再次刷新,強迫參與者縮短距離。

結果讓她有點錯愕,手錶里依然沒有任何重大通知,看來對方制定的紅線,並不在這個數字。

韓玉梁托著腮,提出了另一個可能性,「上次地圖變動是因為男人死掉了超過一百。也許等女人離場的數量超過一定程度,就會有變化了。」

「也不知道離場的女人都去哪兒了……想像一下就覺得好可怕。」

許婷皺起眉,瞪著一絲不掛坐在韓玉梁身邊說話的田靜子,伸出還粘著炒雞蛋渣的鍋鏟,不滿地說:「你能不能有點俘虜的樣子啊!這屋裡有毛巾被,你好歹披一下行不行?」

田靜子雙手托腮,可憐巴巴地說:「一會兒又要脫光光,不如提前適應一下。婷婷姐,菜好了嗎?人家的斷頭飯啊,最後一餐了……」

「最後你個大頭鬼。」許婷哼了一聲,「真要帶走是為了殺,那還不如讓你們直接死在這兒。既然帶走了,肯定還有別的用處。你好好活著,遲早有人會救你們的。」

「哦。」田靜子沒精打采低下頭,「那我就……好好期待著了。」

韓玉梁在旁擺弄著新找來的灌腸器,忍住了沒笑。

本來他是沒口福吃許婷半夜下廚的好東西了。結果沒想到碰頭找好地方之後,弄醒田靜子,這倆年紀差不多聲音還挺像的女生聊著聊著,許婷就跑去下廚了。

優待俘虜,讓他也跟著沾光。

「我在男區的時間都讓你倆浪費了。」嘟嘟囔囔把盤子端出來往桌上一擺,許婷過去接上充電線,「你們吃,我吃過了。」

菜色當然很簡單,不過是碎青椒炒雞蛋、土豆泥外帶兩條香煎海魚,配冰箱裡翻出來的速食麵。

本來她還打算弄鍋照燒雞,結果田靜子說懶得再穿衣服,她就把已經去了骨的雞腿肉塞回了冰箱裡。

「真香……最後能吃上這麼一餐,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田靜子擦了擦淚,低下頭,大口大口狼吞虎咽起來,語調和吃相之間的差異很有種小鹿斑比張開血盆大口咬死了辛巴的違和感。

她吃得快,胃口卻不大,呼嚕呼嚕一碗面,就摸著微微隆起的胃口靠在椅背上,神情有點恍惚地說:「多謝款待,好飽……」

許婷白了她一眼,繼續觀察手錶上的情況,「今晚戰況好激烈啊,這樣下去,女的數量估計要跌破五十了。」

田靜子耷拉著肩膀,小聲說:「那乾脆讓我做第一百五十個被帶走的好了,湊個整數,還有點紀念意義。」

韓玉梁忍不住笑道:「你還挺能隨遇而安的。」

她揚起眉,做了個無所謂的表情,「從小沒媽的孩子嘛,這方面總要樂天一點,不然……早活不下去了。」

「我爸媽都沒了,也還好好的呢。」許婷哼了一聲,但還是別開了視線,不願意去看她的表情。

田靜子深吸口氣,擠出一個微笑,「其實我還挺幸運的。在這麼個遊戲里最後遇上了你們。我見過被直升機帶走前的女人,我知道我……本來可能變成什麼樣的。謝謝你們,你們是好人。」

許婷又哼了一聲,「得了吧,老韓不久前才強姦了你,一會兒又要強姦你,還是菊花。我呢……說不定遇上你男朋友會悄悄上去抹脖子,就別送什麼高帽了。你配合,我們也高興,和和氣氣的,你舒服點,安心去吧。」

田靜子拿過灌腸器,起身往衛生間走去。到門口一回頭,忽然說:「婷婷姐,你和老韓都還什麼也沒做過呢吧?」

哪壺不開提哪壺,許婷皺起眉,「和你有什麼關係啊?」

田靜子露出一個有點複雜的笑容,「我就是想告訴你,遊戲結束和他做吧,超舒服的。我……感覺自己都變淫蕩了。」

看著衛生間門虛掩上,許婷撇下嘴角,靠著牆踢了一下腳邊那個無辜的凳子,小聲嘟囔:「還用你告訴我?我身邊好幾個被他搞淫蕩的了。」

韓玉梁笑道:「遊戲結束後試試咯,客戶推薦,超舒服的。」

「這事兒是最不能靠推薦的好吧……又不是點牛郎。」許婷看他也吃完了,氣哼哼說,「你也去衛生間,不許在這兒污我的眼。」

「這兒是男區,我們得去陽台。」

「就不能找個擋風的地方嗎?」

「分區就這德性,我有什麼辦法。」韓玉梁摁了摁表,「人數下降速度應該會漸漸放緩了,現在還剩下的幾乎都是老手……呃,除了這對兒奇葩。168號,可真行,120號往後的情侶,就剩他倆和125號了。」

許婷充滿好奇地看向窗外,喃喃自語一樣說:「我也注意那倆好幾天了,可真夠超然世外的。男的不去捕獵,女的不去殺人,還都躲得挺好……我都希望他們別被找到了。」

也許是這遙遠的祝福起了作用,縮成一團躲在垃圾桶中的李小艾,總算聽到了腳步聲從旁邊漸漸遠去,放棄了搜尋。

她攥著手裡的刀,咬著自己的衣袖,發誓再也不為了那點熱湯把泡麵煮熟吃。

就因為想稍微吃點好的,被人發現碗里的湯還溫乎,她足足躲了一個追兵將近兩個小時,精疲力盡。

幸好,對方大概是找累了,或者發現了其它目標,終於在她崩潰之前走掉了。

她依然不敢馬上出去,仗著這裡是女區不扣時間,抱著膝蓋乖乖縮在垃圾桶中又躲了十多分鐘,才小心翼翼掀開蓋子,冒出了頭。

這一片橫七豎八擺了一大堆老式金屬垃圾桶,最外圍的幾個被掀了蓋子,看來那男人還是找了幾下的。

李小艾左顧右盼,輕手輕腳爬出來,踩著貼牆的爛磚頭,一點一點離開了酸臭熏天的這片藏身處。

她還得回之前煮麵被發現的地方。

倒不是心疼那還剩半碗的湯,而是她必須充電。

提心弔膽順著剛才跑過來的原路溜達回去,默默念叨著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李小艾推開房門,屏住呼吸邁進玄關。

沒人了。

她不敢在窗邊露頭,趴在地板上手腳並用爬進去,飛快接上充電線,靠著牆鬆了口氣。

猶豫了一會兒,她還是沒忍住,伸腳把小木桌勾了過來,端起那碗沒喝完的方便麵湯,小口小口啜著。

涼了,但依然很美味,讓她一邊喝,一邊掉眼淚。

喝完之後,她擦了擦臉,忽然很想念宋明。

於是,她在充電線下方蜷縮成一團,拉來厚厚的被子把自己蓋住,先發了一條信息過去,「宋明,你方便說話嗎?」

宋明直接呼叫了她,口吻中的緊張和焦慮都快順著信號飄出來,「小艾,你沒事吧?有人在追你嗎?」

「嗯,不過被我甩掉了。」她趕忙打起精神,拿出能讓男友放心的樂觀語氣,「我超能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呼……那就好,眼見著人越來越少,我擔心死了。小艾,咱們這樣下去,最後可怎麼辦啊?」

「想那麼多幹什麼,活倆月算倆月。」李小艾很固執地說,「反正不許你出軌,我也不當殺人犯。說不定咱們等啊等啊,他們自相殘殺到剩一個,那個傷口感染死翹翹了呢。」

「哪有那麼巧的事兒啊……」

「怎麼就沒有啊。」她說服自己一樣迅速反駁,「宋明,我出生是幾億分之一,你出生是幾億分之一,咱倆都出生在這個世界上,就已經是超級大的巧合了吧?」

宋明顯然愣住了,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吶,這世界還有好多億人,這麼多人中,咱倆家住對門,又得幾億分之一的機率吧?」

「小艾,我覺得機率……好像不是這麼用的。」

李小艾才不管這個,噼里啪啦連珠炮一樣說:「知道這世界上有多少青梅竹馬的小夥伴上小學不同班就互相不往來了嗎?算上中學、進階班,咱們一直在一起呆著的機率是不是又得幾億分之一?我青春期胖了,你冒油滿臉痘,互相笑話鬧矛盾,誰也不搭理誰,這樣最後都能和好,多難啊?咱們認識這麼多年,連兩邊爸媽都覺得咱倆談不成戀愛,早跟兄弟姐妹一樣親了,結果你不還是對我發情啦?」

「呃……小艾,你用的詞兒好彆扭啊。」

「宋明,」她吸了吸鼻子,「咱們倆在一起,看著平平常常,但實際上是好多個好多個好多個好多個奇蹟連續發生才有可能的事情,你知道嗎?」

這種時候,就是個傻子也知道附和女友一句,「嗯,我知道。」

「所以一定還會有奇蹟發生的,咱們一定能好好地離開這兒。不受他們擺布,不做壞人。咱們乾乾淨淨地來,也要乾乾淨淨地走!」她又吸吸鼻子,結果聞到身上的味道,撲哧一下笑了。

「啊?小艾,你笑啥呢?」

「我剛才躲垃圾桶里啦,臭得跟個黃鼠狼似的,跟你說完乾乾淨淨,就聞見一股子味道往鼻孔里鑽,打我臉呢,真討厭。」

「你那邊那麼危險嗎?」

「偶爾一次,小事情小事情。」她短暫地享受了幾秒男友語調中的擔憂帶來的甜蜜,小聲說,「宋明,你可一定要機靈點啊,剩下的人越來越少了,我看女的裡頭,殺過人的也越來越多了。有人來你就換地方,千萬別猶豫,知道嗎?」

「嗯,我知道。」宋明的嗓子瓮聲瓮氣的,「之前有女的轉悠過來,我都是第一時間就換地方藏了。小艾,你不用擔心我,你自己小心就好。這破地圖現在換的,我覺得你連睡覺的地方都不好找。」

「好找。」李小艾故作輕快地笑了兩聲,「反正我已經臭得不行不行的了,等會兒我就會垃圾桶那邊,縮裡頭睡過去今天晚上。」

「那多噁心啊?」

「總比被人找到要好吧?我頭一次在森林那邊過夜,就眼看著一個男人把一個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女生……那啥了。你都不知道多殘暴。我絕對不要受那樣的羞辱,真要是逃不掉,我就當場自殺。」

宋明沒說話,但聽粗重的呼吸聲,也知道他情緒不佳。

「好啦好啦,不說這些了。我這會兒還好好的呢。我就是想聽你說話了,等著充滿電好無聊。」

「小艾,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我就是覺得自己……好沒用啊。」

「那你給我背幾篇課文吧,我就想聽你的聲音。」

「呃……背什麼啊?」

「你會背什麼就背什麼咯。要不講故事也行。」

「我不會講故事。那我給你背幾篇古文吧。」

李小艾嗯了一聲,裹緊被子,靠著冰冷的牆,蜷縮成一團,把左手腕貼在自己的耳朵邊,享受著這難得的小小甜蜜。

可才背了半篇岳陽樓記,宋明那邊就忽然傳來一句:「先等會兒,我……好像聽見有腳步聲。我先掛了。」

「誒?」李小艾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兒。

可通訊已經斷開了。

她只能瞪大眼睛死死盯著手錶,祈禱千萬別出現168號的廣播。

如果,萬一,真要非出現不可,那……就算是他襲擊了別人,她也能勉強自己原諒他。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不敢在這寂靜的城市發出太大的聲音,她強忍著輕輕啜泣,等待啊,等待。

每一次有廣播彈出,她的心臟都像是被鉗子狠狠掐一下。

幸好,暫時每一次都是虛驚一場。

別的男人被殺,別的女人被帶走,雖然也讓她心裡很不舒服,但此時此地,她已經沒有餘力去因為陌生人的遭遇而感傷了。

她只能不停祈禱,祈禱宋明沒事。

李小艾並不喜歡看錶盤上的廣播,因為那些看起來冷冰冰的提示訊息後,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是一個個漂亮的姑娘。

從分數的變動中,她能看到一個失去過分數的女生終於痛下決心殺人,她能看到絕望的標記一次次在地圖上亮起,直到離開這個遊戲,她能看到男人們有的在凶暴地捕獵,把失去男伴的女孩逼到絕路,有的在食腐動物一樣追蹤,啃食剛剛被襲擊過的鮮美嫩肉。

模糊的淚眼中,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她最後也沒有看到168號出現。

宋明,應該是安全了。

又過了幾分鐘,充滿電的手錶里總算又聽到了熟悉的嗓音,輕喘著報了平安,「小艾,我沒事了。我換到新地方,躲好了。你放心吧。」

李小艾高興地笑了起來,「那就好,那就好。」

她說著把淚花擦掉,掀開被子,拔掉充電線,「你睡吧,我也去找地方睡了。明天有空我再呼叫你。你記得準備好故事,給我好好講幾個。」

「哦。一定。」

把最後一口泡麵湯喝完,李小艾感覺身體比來的時候輕快了許多。她躡手躡腳順著原路爬出去,賊一樣悄悄打開房門,沿著牆角貓腰一路溜達,鑽回了那個臭哄哄的小巷子。

這種時候,安全才是第一位的。

她忍著噁心,仍從邊緣的縫隙踮起腳尖側身往最裡面移動,一路找到那個剛才讓她幸運躲過一劫的垃圾桶,打開蓋子,邁進去,把蓋子托回。

她再次蜷縮成一團,不過,調整了一個比上一次舒服很多的姿勢,還用出門前帶來的小靠墊枕住了脖子。

昏昏沉沉快要睡著之前,她聞著鼻子裡快要讓嗅覺麻痹的臭氣,想到了一個頗有點噁心的比喻——感覺自己好像一坨縮在屁眼裡的大便啊……

然而洗乾淨的屁眼,可比經年累月沒人收拾過的垃圾桶好聞多了。

「呃……真的不臭誒。」田靜子嗅了嗅伸到自己鼻子前的手指,「這股香香的是什麼味道呀?潤滑油的嗎?」

「嗯。」韓玉梁隨口回答了一句,掀起礙事的被子,把雄壯的下體湊到她已經被充分擴張過的肛口外。

本來打定主意裸著直到上天離島的田靜子,在知道最近的女區只有冷颼颼的天台後,乖乖問許婷去隔壁房間搜了一床被子裹住光溜溜的肉體,趿拉著拖鞋上來領日。

她也很想努力讓自己沉浸在男友死掉的悲傷中,不要顯得太負心薄倖。

可在衛生間洗屁眼的半個小時里,她被這個姓韓的男人從頭玩弄到腳,坐在馬桶上後庭噴水的同時,肉壺也在噗滋噗滋地潮吹。

補充了足夠水分後,她簡直被韓玉梁玩成了一個會抽筋的噴壺。

她以有水往外噴為標誌來計數,都整整高潮了九次。

要不是上來後被樓頂的風吹清醒了幾分,她都快忘了自己男朋友長啥樣。

或者說,她都覺得身邊這個就要干她屁眼的男人更像男朋友多些。

這讓田靜子有點沮喪。

不過這種時候,沮喪什麼的,也沒個屁的意義。她抿了抿嘴,扶住硬邦邦的水泥牆,踮起腳尖把大腿張開到更大,小聲說:「你輕點啊,這個……可比手指頭粗太多了。」

她現在已經很清楚韓先生的直徑,用下體親自體驗過,在衛生間還上手摸了,好奇看了。潮吹到第三次,她就忍不住想把那玩意往自己下面塞,羞恥得渾身哆嗦。

現在,她的子宮口依然饑渴到刺痛,很想讓那根大棒棒塞進來,噼里啪啦給她捶幾下。

但人家再怎麼溫柔耐心,為的也是分,她屄里沒分了,就不如屁眼值錢。

世界就是這麼現實。

韓玉梁鬆開手,準備插入,被子就滑落下來,顯得礙事無比。他皺了皺眉,乾脆把一股陽剛內力傳進去,烘熱她的身子,然後將被子掀到了地上。

田靜子低聲驚呼,剛伸手想撿,就發現身上暖融融的,風吹也不覺得冷,臉頰甚至熱到微微刺痛。

「你……做了什麼啊?」

「神奇的按摩。」他笑著回答,龜頭重新對準她已經非常滑溜的屁眼,稍稍前壓。

敏感的尖端傳來括約肌包裹著向外推擠摩擦出的快感,他愉快地喘了一口,往更深處插入。

傘棱的部分很輕鬆就通過了細密褶皺圍繞成的菊輪,他兜住她的乳房,抱起她上身開始抽送,心裡很滿意當初的選擇。

如果截了那個瘋婆子8號,他肯定享受不到這麼輕鬆愉快的交歡氛圍。

他喜歡這種連半推半就階段都不存在的痛快姑娘,所以他願意自己爽的同時送她多去幾次。

以他的手法,和田靜子那相當優良的敏感度,難度實在不大。

田靜子也很快就投入到這場其實頗不正常的性愛中。

寂靜的廢棄都市,陰暗的公寓樓頂,火熱的赤裸肉體,清冷的潮濕夜風,黏滑的緊窄屁眼,粗大的堅硬陰莖。

一種脫離了人類文明的解放感充斥在心胸,讓她想要大叫,尖聲呼喊,來排遣直腸被磨擦生出的強烈快感。

但她沒喊,只是小聲呻吟著,隔一會兒扭扭腰,調整一下粉白桃尻的角度,讓屁眼中還沒被碾磨的嫩肉享受到龜頭的衝擊。

前面的粉蛤在快感中不住開合,大量的淫液垂流下去,滴滴答答落在她的雙腳中間。

她低下頭,看著那一灘水痕,不自覺呻吟得更加急促。唇瓣上微微發癢,她這才意識到,唾液掉了下去。

她趕忙往回吸,可羞恥的粘液已經被重力拉扯下去,掉在距離淫水不遠的地方。

胸部積蓄的快感仍在漲潮一樣堆積,田靜子隱約覺得,身後男人的手說不定真的有魔力,她甚至懷疑,自己的乳頭會在他簡單的揉搓下被快感炸碎,綻放成兩朵嫣紅的花。

很快,爆發性的高潮降臨了。

她捂著嘴巴發出沉悶的尖叫,乳頭並沒真的炸開,但快感奔流就像變成煙花一樣,明明屁眼並不是正常的性器官,她卻還是在男人陰莖的抽送中沉溺、崩潰、一股接一股的噴射。

一次這樣的高潮,她就再也站不住,變成跪伏在被子上的柔順姿態,小狗一樣承受依舊有力而迅速的抽插。

而強度至少在這個以上的高潮,她累計來了六次,屁眼的分數才真正奉獻出去。

趴在被子上抽搐的時候,田靜子看了一眼手錶,對失去的分數已經沒了在乎的力氣。

「老韓,女的還剩57個,讓我……當第150個走的,行嗎?」

韓玉梁用帶來的濕巾擦了擦餘韻猶存的肉棒,估算了一下今晚戰況的激烈程度,趴下把她還在痙攣的大腿分開,用手指玩弄著紅腫的陰蒂,微笑著說:「可以,我就一直把你玩到再有六個女人離場好了。」

「誒?」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