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18章 云雨艳双飞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其实韩玉梁这种花丛老手,不论攻身还是攻心,都算是经验丰富,他欠缺的,只是这个时代的交往积累而已。

但他也承认,即使在他愿意慢下来的场合,也会尽早让女人进入到高潮的境界线上。汪媚筠打比喻的那种小路上蹦蹦跳跳的连续高潮,他知道该如何操作。他只是没试过前面加上漫长的爬坡,也没觉得这个会比快活到阴精乱喷更爽。

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这次完全交给了汪媚筠来指挥。

想必她把时间约在八点这么早,就已经暗含着要享受这种高潮的打算。

因为这种玩法,真是够舒缓漫长。

他们亲吻,抚摸彼此的身体,但尽量避开敏感带,给对方脱衣服,肢体纠缠,用赤裸的肌肤互相摩擦。

通常韩玉梁会在几分钟内开始进攻女人的敏感带,但这次在汪媚筠的指挥下,他们一起滚到床上后,依然这样抚摸、磨蹭了整整四十多分钟。

不过他很早就插入了。

在那娇嫩的膣口仅仅有一点潮湿的情况下,他就在她的引导下缓缓挤了进去。里面还不算滑,细密的褶皱给龟头带来强烈的摩擦感,又酸又麻。

之后,不需要刻意抽插,因为他们一直在彼此抚摸,亲吻,身躯贴在一起厮磨,在这样的动作下,坚硬的阴茎也自然而然在柔软的媚肉中有小幅度的位移。

他就在这样微小但十分深邃亲密的位移中,深刻地感受到了汪媚筠肉体深处的每一道纹路、每一次收缩,两人的身躯仿佛有了连为一体的错觉,他能通过下身的连接,感觉到她缓慢而悠长的呼吸。

这种交欢方式,对韩玉梁来说的确极为新鲜。

过往他是淫贼,探入香闺得手也不敢久留,总想着一夜尽可能多的享乐,肯用房中术迅速帮女子达到极乐,已经算是采花大盗中的风流种了。

如此小半个时辰还没送女人升天,对他来说的确太慢。

但他也确实感受到了,这种慢带给女人的感觉。

汪媚筠眼波迷醉,不知什么时候,就从脖颈到胸膛都弥漫着淡淡的霞光。舒缓的刺激,在爬到了类似的高度时,竟然让她被性唤起得更加强烈。

她的乳房胀圆,乳头硬挺,乳晕都微微隆起,下面包裹着他硬物的肉壁,更是早已湿润油滑,明明还没有高潮的其他征兆,那深处紧凑的嫩肉,却已经好几次将他龟头紧紧嘬住,子宫颈也像活了似的,一次又一次悄悄磨蹭他的马眼。

身体紧密贴合的缘故,所有的变化,包括体温的上升都无比清晰地传递过来。

拉长了周期之后,娇美的女体逐渐走向巅峰的每一个变化步骤,都变得格外鲜明。

一个多小时过去,韩玉梁终于听到了长坡登顶的讯号。

“阿梁,再深些。嗯……对,就这样顶着我,抱我,继续刚才那样动。我就要到了。我最喜欢的……那种……唔……唔……唔……”她连续发出好几声娇柔的鼻音,盈满欢喜的眸子锁住他的脸庞,丰满光滑的大腿,贴着他的腰侧缓缓上下摩擦。

她高潮了。

她终于进入到了,在那条没有尽头的小路上蹦蹦跳跳的状态。

“你感受到我的……快乐了吗?”汪媚筠抱着他,随着身体的扭动,硬硬的乳头在他的胸膛缓慢地涂画,“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感觉,比一次接一次潮吹舒服得多,真的……舒服得多。”

韩玉梁凭自己的经验猜测,在心里打了个比方。

假如给生理高潮和心理愉悦分别设置十分满分,那么他那种狂风骤雨的玩法很容易在生理上达到十,甚至突破到十一、十二那样的犯规地步,但那种几乎失神的状态,心理上的愉悦大概也就顶多三、四分。

而这种玩法虽然生理高潮一直徘徊在六分的低位,但心理上的愉悦,很轻松就能达到接近满分。

算起来,可能真的是这边总分更高。

但那是对女方而言。

韩玉梁把自己这边的两个分值做个比较的话,那肯定还是把女人折腾到高潮迭起又哭又叫最好爽到喷精喷尿才有成就感。男人的心理十分,终究还是来自于骨子里的征服欲。上次收账他最快乐的一次射精,其实是汪媚筠跪在后面舔着他屁眼给他手淫的那发。

不过这个的攻心效果似乎真的挺好。对打算彻底征服身心的女人,他愿意经常用用。

汪媚筠就算了。

他更愿意跟这个女人勾心斗角,讨价还价,然后在床上淫货两讫。

她要爱上他最后百依百顺,反倒没了味道。

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这场让汪媚筠几乎化成春水的性爱,终于在她彻底的满足中宣告结束。

其实韩玉梁的生理满足也不小,最后那几分钟,他都处于将射不射,快感犹如出精,但温和连绵不怎么需要强忍就能持续享受下去。

以至于他最后射得比平时几乎多了一倍,才抽出来,汪媚筠那嫣红充血的屄缝中,就逆流出大片白浊,染开在床单上。

汪媚筠望着天花板上的镜子,脸上带着微醺般的笑意,“阿梁,你真是最完美的情人。以前我都不觉得有男人能做到这样的事……这一次的满足,起码够我消化半年。”

“半年都不想再做了?”

“不,是半年之内都可以专心付账,不用麻烦你忍耐了。”她笑着抚摸着他结实的屁股,“半截我就发现你好像不喜欢这么玩,等我缓一缓,咱们就来用你喜欢的方式做吧。”

“你……还不睡么?”

旁边传来任清玉微微发颤的声音。

韩玉梁扭头看过去,发现她双手插在夹紧的大腿中间,脸上发了烧一样的红,颧骨附近,甚至都有了醉酒一样的艳色。

这活春宫劲头太足,任清玉还目不转睛盯着看完了全程,估计是淫火攻心,快失去理智了。

但这种机会,韩玉梁怎么可能错过。

他笑着勾了勾手指,拍拍身边的床,“别等她睡了。她有体力跟我来一晚上。清玉,过来吧。我就这帮你去火。”

任清玉抿著嘴看了一身潮红的汪媚筠一眼,用力摇了摇头。

汪媚筠侧身单手撑额,洒落一片黑发,抬起那条还沾著不少细汗、分外雪白晶莹的美腿,架在韩玉梁肩上,用脚尖轻轻挠着他的耳朵,丰润唇瓣在牙齿下轻轻一过,弹出诱人软嫩,带着性感的气音说:“阿梁,他不要,那咱们继续。我缓过来了,你这次……高兴怎么用力,就怎么用力。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种没用的小姑娘,我全承受得住。”

“等、等等!”任清玉一急,大声喊了出来。

汪媚筠曲起一侧膝盖,手掌贴著柔顺的阴毛轻柔抚摸,含笑说:“怎么了,你不是不要吗?”

“我……又没说。”任清玉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不甘心道,“你……都这么累了,为何还不睡?”

汪媚筠从自己胯下轻轻沾出一点精液,擦在自己唇瓣上,用舌尖舔进嘴里,“你看我像是要睡的样子吗?你要不来,阿梁今晚可就全是我这个狐狸精的了。”

“我……我……”

韩玉梁存心激她,干脆站到床上,叉腰而立,笑道:“媚筠,咱们准备下一轮吧,看来她还是拉不下脸。明明来了,还非要装装样子,跟我不知道她下面早湿透了一样。”

“我……哪有……”任清玉羞窘难当,可心里也知道自己确实是淫欲煎熬难忍才跟来的,这会儿硬挺,颇有些抱着贞节牌坊进妓院的滑稽。

汪媚筠爬起伸手抽来一张纸巾,把小韩的头一擦,便跪坐过去,吐出艳红的香舌,用手握着他那根半软不硬的分身,甩动肉蘑菇轻轻拍在舌面上。

跟着,她收拢被吻到有些红肿的嘴唇,裹住鸡巴左右歪头,旋转刺激,转眼就让那根肉棒在她口中膨胀起来。她哼了两声甜腻鼻音,往外一吐,挺直大腿捧起双乳夹住阴茎,一边缓缓磨擦,一边轻笑着说:“不愧是你啊,硬得真快,就跟没有不应期似的。哪个女的要是非独占你,估计要活活爽死在你的床上。你要不跟我慢玩,也不让我来主动的话,我可挺不住一整夜。”

“没关系。”韩玉梁知道她在垫砖,笑道,“你顶不住了,我跟你再慢玩两次,不行,让你骑上来。反正清玉忍得住,她就一直当观众吧。”

“没有……”任清玉终于离开了那张椅子,梦游一样拖着脚走到床边,眸子锁住在汪媚筠白皙乳沟间进出的阳具,“我……忍不住……可我……觉得……丢人……”

汪媚筠将乳肉夹紧,用红艳艳的发硬奶尖儿从两侧交替刺激龟头,轻笑一声,“我都被你看了快两个钟头,我觉得丢人了吗?”

“我和你又……不一样。”

“对,我喜欢主动。而你喜欢被迫。”汪媚筠摇了摇头,说,“因为被迫不用负责,方便你自欺欺人。没想你那么好的功夫,竟然这么懦弱。”

“你说什么!”任清玉被激起了火,连神情看着都清醒了几分。

可汪媚筠低头伸舌,舔起了韩玉梁的龟头,偏不理她。

“我怎么就懦弱了!”任清玉饱满胸膛剧烈起伏,大声喝道。

汪媚筠挺身用酥软乳肉将肉棒包住,一边套弄一边笑着说:“连在床上跟我分个胜负的胆子都没有,不叫懦弱叫什么?亏你身材这么棒,脸蛋也漂亮,结果怂得连衣服都不敢脱。真不知道你来干什么。来盯着我?我可是什么下流事儿都干了,你再不来,我可要更下流咯。”

“哦?”韩玉梁挑了挑眉,“怎么个更下流法?”

她一扭纤腰,浑圆白臀在身后摇曳一荡,媚眼上抬,舔一口龟头,说:“比如,戴一戴你说好的那条狐狸尾巴……你拿来了吗?一会儿我戴着它给你跳段拉丁,绝对好看。”

调教任务完成之后,韩玉梁就采购了不少尾巴肛塞,猫尾、狗尾、狐狸尾、小恶魔……林林总总。

但目前肯戴着尾巴给他跳舞的,暂时还只有汪媚筠这个解放之后骚力四溢的尤物。

“拿来了,在我带的包里。”

汪媚筠起身下床,赤条条走到玄关,把包打开,倒过来往床上一洒,淫乱下流的玩具哗啦啦倾泻出来。

她拿起狐尾肛塞和润滑剂,熟练地涂匀,跟着背对着床头那边的镜子,轻轻呻吟著把肛塞插入。

她看来真的没有过肛交的经验,尖头滑入,挤出,在往复中缓缓进到更里面的地方。不过她把知识转化成技能的本领的确很强,不几下就摸索到了门道,双腿微微分开,放松肌肉旋转一按,那光滑的梭形部分就钻进了她紧小的屁眼。

“嗯嗯……比想像中还要涨。”汪媚筠笑了笑,弯腰穿上刚才脱掉的高跟鞋,双手抱胸退后两步,“感觉跳起舞来,屁股里都会有快感。”

经过韩玉梁的专注调教和后续刺激,任清玉的肛门已经是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看着那肛塞撑开汪媚筠的屁眼,她感同身受一样夹紧了臀肉,可后面空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汪媚筠点开音乐,拿过配套的狐耳发卡戴上,真的就这么赤身裸体,甩动着淫秽的狐尾,再次跳起了性感的舞步。

四面八方的镜子把她的强烈诱惑力放大了数倍,别说韩玉梁的阴茎因此而坚硬如铁,就连同为女性的任清玉,也情不自禁在她的舞姿中更加湿润、饥渴、焦躁。

她所展现的性感,已经足以贯穿性别的壁垒。

韩玉梁看得兴致高昂,懒得再等任清玉想好,伸手道:“媚筠,咱们再来吧。我等不及了。”

她没有关掉音乐,而是配合着那节奏感极强的拍子,屈膝上床,扭动着魅惑的裸体手脚并用一步步爬向他,舌尖在两个嘴角之间逆着臀部的方向摇摆,和那毛茸茸的尾巴达成了微妙的默契。

看着汪媚筠一步步爬到床头,双手扶著墙上的大镜子,撅高屁股性感地晃动,韩玉梁的欲火几乎从百会穴里窜出去,当即起身一挪,跪在了汪媚筠的身后。

“别!”任清玉终于忍不住趴在了床上,伸手拉住韩玉梁的胳膊,“我、我……我也想……要。”

汪媚筠扭身侧躺下去,托腮说:“清玉,你看看镜子,看看里面你自己的样子。你精心化了妆,选了自己喜欢的衣服,跟他一起到这种地方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男女之间愉悦与激情的释放吗?门一关,这里就是咱们展现自己最诱人模样的舞台。你硬是忍到自己失态,你那些打扮的心血,是不是付诸东流了?”

任清玉呆呆地看着镜子,的确,她出了不少汗,还不自觉地捂了好几次脸,她的妆容此刻糟糕极了。而且过于忍耐的结果,就是她的神情不仅没有半点妩媚,充满了焦虑和不安,甚至还有些狰狞。

她的五官原本是比汪媚筠精致秀丽的,可现在随便让哪个男人来选,床上的两个女人谁会获胜也没有悬念。

沮丧和委屈,让她一颗眼泪顿时从眼角落下。

汪媚筠抬脚用鞋尖儿轻轻踢了韩玉梁一下,说:“去吧,我适应会儿屁股里的塞子,你先给她解解馋。她要一直憋著,你怎么双飞?”

虽说眼前这个此刻更有诱惑力,但任清玉可是他今后在家里左拥右抱的关键人物,让她能跟其他女人一起上床非常重要。

“清玉,你确定可以了么?”他过去抱住她,轻轻吻一下脖颈,伸手摘掉了她的鞋子,扯掉里面的短毛袜,顺着她的脚踝往上抚摸,顺势撩起裙摆。

不出所料,她至今还没完全习惯穿内衣,这次又只穿了胸罩把内裤忘了。或者说,故意留下了真空方便他操作。

而没了内裤兜著,泛滥的爱液顺流而下,膝盖往上,大腿内侧就已经滑溜溜湿漉漉,手掌一摸,那丰腴但弹手的肌肤就开始微微颤抖。

在韩玉梁面前她已经差不多能做到丢开廉耻,但多一个汪媚筠,她就有些开不了口。

汪媚筠笑了笑,起身下床,“我去卫生间,你们先玩吧。”

任清玉跪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但卫生间的门刚关上,她就忽然转身趴下,手忙脚乱把裙摆一口气翻卷到胸部,解开乳罩往上一推,用指尖压住臀肉往两边扒开,抽泣道:“玉梁……我不行了……快救我……我好难受……”

湿淋淋的屄缝扩张成了一个显眼的肉洞,布满褶皱的洞壁挂着黏乎乎的透明蜜汁,膣口淫靡的翕动,每次合拢,都有几滴爱液被挤出。

她的确已经馋极了,理智随时可能下线睡觉,丢下这具发情的身体不管。

不过知道她最近才在车上泄尽了兴,不至于走火入魔,只是单纯的淫兴上头而已,韩玉梁依旧不急,挺身过去,握著阳物顺着她肉缝上下滑了几下,淡淡道:“你这副样子,我只是不准你给别的男人看到而已,若是我的其他女人,那就无关紧要。”

听出他话中的含义,任清玉埋首在双臂之间,颤声道:“可……我……不想输给她……让她看见我……这么放荡的样子。”

她的确已经够放荡,嘴里委屈巴拉的说着,翘起来的白屁股却在追着韩玉梁的鸡巴跑,跟张嘴抢棒棒糖一样。

韩玉梁笑着躲了几下,抓起旁边的狗尾肛塞,在她汩汩冒汁儿的屄口一润,按著屁股给她插了进去。

经验丰富的屁眼就是不一样,比狐尾粗出一圈的金属头,转眼就被充满弹性的淫肛吞入。

“呜——”任清玉脊梁一弓,哆嗦著呻吟起来,下面湿漉漉的蛤口一紧,竟然就这么泄了一遭。

“所以才说你傻,”韩玉梁挺腰将她压低,自斜上往下刺入早己饥渴难耐的肉壶,品尝著里面细密褶皱疯狂吸吮龟头的快感,喘息道,“你要真能比她还骚,还带劲儿,那才叫赢了。你没看她勾引得我神魂颠倒,不知不觉就给她办了好几件大事么?你能学到她七成,那还不想什么时候跟我交欢,就什么时候交欢啊。”

“呜……呜啊……这……这下作本事……我……我不稀罕学……”

“下作?”汪媚筠恰好开门出来,挑了挑眉,笑眯眯走回床边,舒展手指托起她红潮密布的面庞,让她看向镜子里自己双眼盈满喜悦口角唾液微垂的模样,轻声说,“你真觉得,只有我那样主动求的才叫淫乱,你这样被动爽的,就不算吗?你好好看看,明明舒服得满脸都写着我好高兴好快活,屁股往后迎得比我积极多了,非要嘴硬什么?还是说,你天生就不喜欢主动控制男人的欲望,就喜欢成为被控制的那个,愿意把自己的快乐全放在阿梁手里,随便他搓扁揉圆,自己一点主意都不拿?”

“我、我没这么……讲过……”任清玉仍在强辩,但臀后传来的快感实在太强,炸雷一样的高潮让她脑子都有点不清楚,只能下意识否定。

“清玉,你该学会掌握自己的需求。我看你这会儿应该已经高潮了好几次,其实为了更舒服,你应该告诉阿梁,稍微慢一些,轻一些,让你缓缓从性高潮的顶峰上下来一些,之后更猛烈,你才能冲向更高的巅峰。可你不会说,也不会扭动你的腰来巧妙地躲,你连下体怎么用力才能改变双方的感觉都不知道,你作为一个女人,完全是个新手啊。”

“我……本也……没打算……做这种……老手……哦哦哦……啊!”

狂猛的高潮来得太强,任清玉尖叫一声,两只脚翘了起来,双手攥着床单闭起眼睛,被韩玉梁粗大阳物飞快摩擦的膣口下方,噗滋喷了一股水箭出来。

“媚筠,你别管她了,她上头那张嘴就没服过谁。还是下面这张嘴诚实,这会儿紧得,都快把我小兄弟吃了。”韩玉梁被那快顶上锁阴功的紧屄嘬得浑身畅麻,一边喘息挺动,一边含笑说道。

任清玉脑海发白,这会儿倒是顾不上回嘴。

汪媚筠看她半失神,也就不再废话,起身一扭,火红狐尾甩了一下,趴到韩玉梁背后,绵软乳房紧紧贴著坚硬的肌肉,笑着说:“说起来也有意思,男人只长了一根,却都喜欢双飞三飞好几飞,肏一个看几个,心里也开心,女人起码三个地方能用,算上手脚胸部,能围一圈儿男人一起来,可还是跟一个合适的男人做爱最舒服。”

韩玉梁猛顶几下,往外一抽,留下任清玉趴在床上屁股抽搐,转身将汪媚筠压倒,一挺鸡巴长驱直入,揉着她浑圆乳房,笑道:“我才不想那么多,我能一个个把你们日到飞上天,这就是我的双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