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賊 第218章 雲雨艷雙飛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1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其實韓玉梁這種花叢老手,不論攻身還是攻心,都算是經驗豐富,他欠缺的,只是這個時代的交往積累而已。

但他也承認,即使在他願意慢下來的場合,也會儘早讓女人進入到高潮的境界線上。汪媚筠打比喻的那種小路上蹦蹦跳跳的連續高潮,他知道該如何操作。他只是沒試過前面加上漫長的爬坡,也沒覺得這個會比快活到陰精亂噴更爽。

好奇心的驅使下,他這次完全交給了汪媚筠來指揮。

想必她把時間約在八點這麼早,就已經暗含著要享受這種高潮的打算。

因為這種玩法,真是夠舒緩漫長。

他們親吻,撫摸彼此的身體,但儘量避開敏感帶,給對方脫衣服,肢體糾纏,用赤裸的肌膚互相摩擦。

通常韓玉梁會在幾分鐘內開始進攻女人的敏感帶,但這次在汪媚筠的指揮下,他們一起滾到床上後,依然這樣撫摸、磨蹭了整整四十多分鐘。

不過他很早就插入了。

在那嬌嫩的膣口僅僅有一點潮濕的情況下,他就在她的引導下緩緩擠了進去。裡面還不算滑,細密的褶皺給龜頭帶來強烈的摩擦感,又酸又麻。

之後,不需要刻意抽插,因為他們一直在彼此撫摸,親吻,身軀貼在一起廝磨,在這樣的動作下,堅硬的陰莖也自然而然在柔軟的媚肉中有小幅度的位移。

他就在這樣微小但十分深邃親密的位移中,深刻地感受到了汪媚筠肉體深處的每一道紋路、每一次收縮,兩人的身軀仿佛有了連為一體的錯覺,他能通過下身的連接,感覺到她緩慢而悠長的呼吸。

這種交歡方式,對韓玉梁來說的確極為新鮮。

過往他是淫賊,探入香閨得手也不敢久留,總想著一夜儘可能多的享樂,肯用房中術迅速幫女子達到極樂,已經算是採花大盜中的風流種了。

如此小半個時辰還沒送女人升天,對他來說的確太慢。

但他也確實感受到了,這種慢帶給女人的感覺。

汪媚筠眼波迷醉,不知什麼時候,就從脖頸到胸膛都瀰漫著淡淡的霞光。舒緩的刺激,在爬到了類似的高度時,竟然讓她被性喚起得更加強烈。

她的乳房脹圓,乳頭硬挺,乳暈都微微隆起,下面包裹著他硬物的肉壁,更是早已濕潤油滑,明明還沒有高潮的其他徵兆,那深處緊湊的嫩肉,卻已經好幾次將他龜頭緊緊嘬住,子宮頸也像活了似的,一次又一次悄悄磨蹭他的馬眼。

身體緊密貼合的緣故,所有的變化,包括體溫的上升都無比清晰地傳遞過來。

拉長了周期之後,嬌美的女體逐漸走向巔峰的每一個變化步驟,都變得格外鮮明。

一個多小時過去,韓玉梁終於聽到了長坡登頂的訊號。

「阿梁,再深些。嗯……對,就這樣頂著我,抱我,繼續剛才那樣動。我就要到了。我最喜歡的……那種……唔……唔……唔……」她連續發出好幾聲嬌柔的鼻音,盈滿歡喜的眸子鎖住他的臉龐,豐滿光滑的大腿,貼著他的腰側緩緩上下摩擦。

她高潮了。

她終於進入到了,在那條沒有盡頭的小路上蹦蹦跳跳的狀態。

「你感受到我的……快樂了嗎?」汪媚筠抱著他,隨著身體的扭動,硬硬的乳頭在他的胸膛緩慢地塗畫,「這就是我最喜歡的感覺,比一次接一次潮吹舒服得多,真的……舒服得多。」

韓玉梁憑自己的經驗猜測,在心裡打了個比方。

假如給生理高潮和心理愉悅分別設置十分滿分,那麼他那種狂風驟雨的玩法很容易在生理上達到十,甚至突破到十一、十二那樣的犯規地步,但那種幾乎失神的狀態,心理上的愉悅大概也就頂多三、四分。

而這種玩法雖然生理高潮一直徘徊在六分的低位,但心理上的愉悅,很輕鬆就能達到接近滿分。

算起來,可能真的是這邊總分更高。

但那是對女方而言。

韓玉梁把自己這邊的兩個分值做個比較的話,那肯定還是把女人折騰到高潮迭起又哭又叫最好爽到噴精噴尿才有成就感。男人的心理十分,終究還是來自於骨子裡的征服欲。上次收帳他最快樂的一次射精,其實是汪媚筠跪在後面舔著他屁眼給他手淫的那發。

不過這個的攻心效果似乎真的挺好。對打算徹底征服身心的女人,他願意經常用用。

汪媚筠就算了。

他更願意跟這個女人勾心鬥角,討價還價,然後在床上淫貨兩訖。

她要愛上他最後百依百順,反倒沒了味道。

持續了大約兩個小時,這場讓汪媚筠幾乎化成春水的性愛,終於在她徹底的滿足中宣告結束。

其實韓玉梁的生理滿足也不小,最後那幾分鐘,他都處於將射不射,快感猶如出精,但溫和連綿不怎麼需要強忍就能持續享受下去。

以至於他最後射得比平時幾乎多了一倍,才抽出來,汪媚筠那嫣紅充血的屄縫中,就逆流出大片白濁,染開在床單上。

汪媚筠望著天花板上的鏡子,臉上帶著微醺般的笑意,「阿梁,你真是最完美的情人。以前我都不覺得有男人能做到這樣的事……這一次的滿足,起碼夠我消化半年。」

「半年都不想再做了?」

「不,是半年之內都可以專心付帳,不用麻煩你忍耐了。」她笑著撫摸著他結實的屁股,「半截我就發現你好像不喜歡這麼玩,等我緩一緩,咱們就來用你喜歡的方式做吧。」

「你……還不睡麼?」

旁邊傳來任清玉微微發顫的聲音。

韓玉梁扭頭看過去,發現她雙手插在夾緊的大腿中間,臉上發了燒一樣的紅,顴骨附近,甚至都有了醉酒一樣的艷色。

這活春宮勁頭太足,任清玉還目不轉睛盯著看完了全程,估計是淫火攻心,快失去理智了。

但這種機會,韓玉梁怎麼可能錯過。

他笑著勾了勾手指,拍拍身邊的床,「別等她睡了。她有體力跟我來一晚上。清玉,過來吧。我就這幫你去火。」

任清玉抿著嘴看了一身潮紅的汪媚筠一眼,用力搖了搖頭。

汪媚筠側身單手撐額,灑落一片黑髮,抬起那條還沾著不少細汗、分外雪白晶瑩的美腿,架在韓玉梁肩上,用腳尖輕輕撓著他的耳朵,豐潤唇瓣在牙齒下輕輕一過,彈出誘人軟嫩,帶著性感的氣音說:「阿梁,他不要,那咱們繼續。我緩過來了,你這次……高興怎麼用力,就怎麼用力。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種沒用的小姑娘,我全承受得住。」

「等、等等!」任清玉一急,大聲喊了出來。

汪媚筠曲起一側膝蓋,手掌貼著柔順的陰毛輕柔撫摸,含笑說:「怎麼了,你不是不要嗎?」

「我……又沒說。」任清玉身子都微微顫抖起來,不甘心道,「你……都這麼累了,為何還不睡?」

汪媚筠從自己胯下輕輕沾出一點精液,擦在自己唇瓣上,用舌尖舔進嘴裡,「你看我像是要睡的樣子嗎?你要不來,阿梁今晚可就全是我這個狐狸精的了。」

「我……我……」

韓玉梁存心激她,乾脆站到床上,叉腰而立,笑道:「媚筠,咱們準備下一輪吧,看來她還是拉不下臉。明明來了,還非要裝裝樣子,跟我不知道她下面早濕透了一樣。」

「我……哪有……」任清玉羞窘難當,可心裡也知道自己確實是淫慾煎熬難忍才跟來的,這會兒硬挺,頗有些抱著貞節牌坊進妓院的滑稽。

汪媚筠爬起伸手抽來一張紙巾,把小韓的頭一擦,便跪坐過去,吐出艷紅的香舌,用手握著他那根半軟不硬的分身,甩動肉蘑菇輕輕拍在舌面上。

跟著,她收攏被吻到有些紅腫的嘴唇,裹住雞巴左右歪頭,旋轉刺激,轉眼就讓那根肉棒在她口中膨脹起來。她哼了兩聲甜膩鼻音,往外一吐,挺直大腿捧起雙乳夾住陰莖,一邊緩緩磨擦,一邊輕笑著說:「不愧是你啊,硬得真快,就跟沒有不應期似的。哪個女的要是非獨占你,估計要活活爽死在你的床上。你要不跟我慢玩,也不讓我來主動的話,我可挺不住一整夜。」

「沒關係。」韓玉梁知道她在墊磚,笑道,「你頂不住了,我跟你再慢玩兩次,不行,讓你騎上來。反正清玉忍得住,她就一直當觀眾吧。」

「沒有……」任清玉終於離開了那張椅子,夢遊一樣拖著腳走到床邊,眸子鎖住在汪媚筠白皙乳溝間進出的陽具,「我……忍不住……可我……覺得……丟人……」

汪媚筠將乳肉夾緊,用紅艷艷的發硬奶尖兒從兩側交替刺激龜頭,輕笑一聲,「我都被你看了快兩個鐘頭,我覺得丟人了嗎?」

「我和你又……不一樣。」

「對,我喜歡主動。而你喜歡被迫。」汪媚筠搖了搖頭,說,「因為被迫不用負責,方便你自欺欺人。沒想你那麼好的功夫,竟然這麼懦弱。」

「你說什麼!」任清玉被激起了火,連神情看著都清醒了幾分。

可汪媚筠低頭伸舌,舔起了韓玉梁的龜頭,偏不理她。

「我怎麼就懦弱了!」任清玉飽滿胸膛劇烈起伏,大聲喝道。

汪媚筠挺身用酥軟乳肉將肉棒包住,一邊套弄一邊笑著說:「連在床上跟我分個勝負的膽子都沒有,不叫懦弱叫什麼?虧你身材這麼棒,臉蛋也漂亮,結果慫得連衣服都不敢脫。真不知道你來幹什麼。來盯著我?我可是什麼下流事兒都乾了,你再不來,我可要更下流咯。」

「哦?」韓玉梁挑了挑眉,「怎麼個更下流法?」

她一扭纖腰,渾圓白臀在身後搖曳一盪,媚眼上抬,舔一口龜頭,說:「比如,戴一戴你說好的那條狐狸尾巴……你拿來了嗎?一會兒我戴著它給你跳段拉丁,絕對好看。」

調教任務完成之後,韓玉梁就採購了不少尾巴肛塞,貓尾、狗尾、狐狸尾、小惡魔……林林總總。

但目前肯戴著尾巴給他跳舞的,暫時還只有汪媚筠這個解放之後騷力四溢的尤物。

「拿來了,在我帶的包里。」

汪媚筠起身下床,赤條條走到玄關,把包打開,倒過來往床上一灑,淫亂下流的玩具嘩啦啦傾瀉出來。

她拿起狐尾肛塞和潤滑劑,熟練地塗勻,跟著背對著床頭那邊的鏡子,輕輕呻吟著把肛塞插入。

她看來真的沒有過肛交的經驗,尖頭滑入,擠出,在往復中緩緩進到更裡面的地方。不過她把知識轉化成技能的本領的確很強,不幾下就摸索到了門道,雙腿微微分開,放鬆肌肉旋轉一按,那光滑的梭形部分就鑽進了她緊小的屁眼。

「嗯嗯……比想像中還要漲。」汪媚筠笑了笑,彎腰穿上剛才脫掉的高跟鞋,雙手抱胸退後兩步,「感覺跳起舞來,屁股里都會有快感。」

經過韓玉梁的專注調教和後續刺激,任清玉的肛門已經是身上最敏感的部位,看著那肛塞撐開汪媚筠的屁眼,她感同身受一樣夾緊了臀肉,可後面空空落落的,什麼都沒有。

汪媚筠點開音樂,拿過配套的狐耳發卡戴上,真的就這麼赤身裸體,甩動著淫穢的狐尾,再次跳起了性感的舞步。

四面八方的鏡子把她的強烈誘惑力放大了數倍,別說韓玉梁的陰莖因此而堅硬如鐵,就連同為女性的任清玉,也情不自禁在她的舞姿中更加濕潤、饑渴、焦躁。

她所展現的性感,已經足以貫穿性別的壁壘。

韓玉梁看得興致高昂,懶得再等任清玉想好,伸手道:「媚筠,咱們再來吧。我等不及了。」

她沒有關掉音樂,而是配合著那節奏感極強的拍子,屈膝上床,扭動著魅惑的裸體手腳並用一步步爬向他,舌尖在兩個嘴角之間逆著臀部的方向搖擺,和那毛茸茸的尾巴達成了微妙的默契。

看著汪媚筠一步步爬到床頭,雙手扶著牆上的大鏡子,撅高屁股性感地晃動,韓玉梁的慾火幾乎從百會穴里竄出去,當即起身一挪,跪在了汪媚筠的身後。

「別!」任清玉終於忍不住趴在了床上,伸手拉住韓玉梁的胳膊,「我、我……我也想……要。」

汪媚筠扭身側躺下去,托腮說:「清玉,你看看鏡子,看看裡面你自己的樣子。你精心化了妝,選了自己喜歡的衣服,跟他一起到這種地方來,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男女之間愉悅與激情的釋放嗎?門一關,這裡就是咱們展現自己最誘人模樣的舞台。你硬是忍到自己失態,你那些打扮的心血,是不是付諸東流了?」

任清玉呆呆地看著鏡子,的確,她出了不少汗,還不自覺地捂了好幾次臉,她的妝容此刻糟糕極了。而且過於忍耐的結果,就是她的神情不僅沒有半點嫵媚,充滿了焦慮和不安,甚至還有些猙獰。

她的五官原本是比汪媚筠精緻秀麗的,可現在隨便讓哪個男人來選,床上的兩個女人誰會獲勝也沒有懸念。

沮喪和委屈,讓她一顆眼淚頓時從眼角落下。

汪媚筠抬腳用鞋尖兒輕輕踢了韓玉梁一下,說:「去吧,我適應會兒屁股里的塞子,你先給她解解饞。她要一直憋著,你怎麼雙飛?」

雖說眼前這個此刻更有誘惑力,但任清玉可是他今後在家裡左擁右抱的關鍵人物,讓她能跟其他女人一起上床非常重要。

「清玉,你確定可以了麼?」他過去抱住她,輕輕吻一下脖頸,伸手摘掉了她的鞋子,扯掉裡面的短毛襪,順著她的腳踝往上撫摸,順勢撩起裙擺。

不出所料,她至今還沒完全習慣穿內衣,這次又只穿了胸罩把內褲忘了。或者說,故意留下了真空方便他操作。

而沒了內褲兜著,泛濫的愛液順流而下,膝蓋往上,大腿內側就已經滑溜溜濕漉漉,手掌一摸,那豐腴但彈手的肌膚就開始微微顫抖。

在韓玉梁面前她已經差不多能做到丟開廉恥,但多一個汪媚筠,她就有些開不了口。

汪媚筠笑了笑,起身下床,「我去衛生間,你們先玩吧。」

任清玉跪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但衛生間的門剛關上,她就忽然轉身趴下,手忙腳亂把裙擺一口氣翻卷到胸部,解開乳罩往上一推,用指尖壓住臀肉往兩邊扒開,抽泣道:「玉梁……我不行了……快救我……我好難受……」

濕淋淋的屄縫擴張成了一個顯眼的肉洞,布滿褶皺的洞壁掛著黏乎乎的透明蜜汁,膣口淫靡的翕動,每次合攏,都有幾滴愛液被擠出。

她的確已經饞極了,理智隨時可能下線睡覺,丟下這具發情的身體不管。

不過知道她最近才在車上泄盡了興,不至於走火入魔,只是單純的淫興上頭而已,韓玉梁依舊不急,挺身過去,握著陽物順著她肉縫上下滑了幾下,淡淡道:「你這副樣子,我只是不准你給別的男人看到而已,若是我的其他女人,那就無關緊要。」

聽出他話中的含義,任清玉埋首在雙臂之間,顫聲道:「可……我……不想輸給她……讓她看見我……這麼放蕩的樣子。」

她的確已經夠放蕩,嘴裡委屈巴拉的說著,翹起來的白屁股卻在追著韓玉梁的雞巴跑,跟張嘴搶棒棒糖一樣。

韓玉梁笑著躲了幾下,抓起旁邊的狗尾肛塞,在她汩汩冒汁兒的屄口一潤,按著屁股給她插了進去。

經驗豐富的屁眼就是不一樣,比狐尾粗出一圈的金屬頭,轉眼就被充滿彈性的淫肛吞入。

「嗚——」任清玉脊樑一弓,哆嗦著呻吟起來,下面濕漉漉的蛤口一緊,竟然就這麼泄了一遭。

「所以才說你傻,」韓玉梁挺腰將她壓低,自斜上往下刺入早己饑渴難耐的肉壺,品嘗著裡面細密褶皺瘋狂吸吮龜頭的快感,喘息道,「你要真能比她還騷,還帶勁兒,那才叫贏了。你沒看她勾引得我神魂顛倒,不知不覺就給她辦了好幾件大事麼?你能學到她七成,那還不想什麼時候跟我交歡,就什麼時候交歡啊。」

「嗚……嗚啊……這……這下作本事……我……我不稀罕學……」

「下作?」汪媚筠恰好開門出來,挑了挑眉,笑眯眯走回床邊,舒展手指托起她紅潮密布的面龐,讓她看向鏡子裡自己雙眼盈滿喜悅口角唾液微垂的模樣,輕聲說,「你真覺得,只有我那樣主動求的才叫淫亂,你這樣被動爽的,就不算嗎?你好好看看,明明舒服得滿臉都寫著我好高興好快活,屁股往後迎得比我積極多了,非要嘴硬什麼?還是說,你天生就不喜歡主動控制男人的慾望,就喜歡成為被控制的那個,願意把自己的快樂全放在阿梁手裡,隨便他搓扁揉圓,自己一點主意都不拿?」

「我、我沒這麼……講過……」任清玉仍在強辯,但臀後傳來的快感實在太強,炸雷一樣的高潮讓她腦子都有點不清楚,只能下意識否定。

「清玉,你該學會掌握自己的需求。我看你這會兒應該已經高潮了好幾次,其實為了更舒服,你應該告訴阿梁,稍微慢一些,輕一些,讓你緩緩從性高潮的頂峰上下來一些,之後更猛烈,你才能沖向更高的巔峰。可你不會說,也不會扭動你的腰來巧妙地躲,你連下體怎麼用力才能改變雙方的感覺都不知道,你作為一個女人,完全是個新手啊。」

「我……本也……沒打算……做這種……老手……哦哦哦……啊!」

狂猛的高潮來得太強,任清玉尖叫一聲,兩隻腳翹了起來,雙手攥著床單閉起眼睛,被韓玉梁粗大陽物飛快摩擦的膣口下方,噗滋噴了一股水箭出來。

「媚筠,你別管她了,她上頭那張嘴就沒服過誰。還是下面這張嘴誠實,這會兒緊得,都快把我小兄弟吃了。」韓玉梁被那快頂上鎖陰功的緊屄嘬得渾身暢麻,一邊喘息挺動,一邊含笑說道。

任清玉腦海發白,這會兒倒是顧不上回嘴。

汪媚筠看她半失神,也就不再廢話,起身一扭,火紅狐尾甩了一下,趴到韓玉梁背後,綿軟乳房緊緊貼著堅硬的肌肉,笑著說:「說起來也有意思,男人只長了一根,卻都喜歡雙飛三飛好幾飛,肏一個看幾個,心裡也開心,女人起碼三個地方能用,算上手腳胸部,能圍一圈兒男人一起來,可還是跟一個合適的男人做愛最舒服。」

韓玉梁猛頂幾下,往外一抽,留下任清玉趴在床上屁股抽搐,轉身將汪媚筠壓倒,一挺雞巴長驅直入,揉著她渾圓乳房,笑道:「我才不想那麼多,我能一個個把你們日到飛上天,這就是我的雙飛!」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