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48章 崩坏的猎手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竟然要挖掉肉啊,这也太疼了吧。”

“真的可以先在你身上试验吗?”

“哎呀哎呀,我感觉有点害怕呢,你闭上眼睛好不好?”

“呵呵呵,别这样瞪着我啊,我才不相信你那自残的方法呢。我宁愿努力争取活下去。你的武器呢,我收下了,谢谢。”

“啊,放心放心,我不会杀掉你的,那样违规了,我也会倒霉。”

“你的脚形不好看,以后应该少穿高跟鞋……哦嚯,我忘记了,你没有以后了呢。”

“你的时间用完,在男区成为失败者,和我就没什么关系了吧。那么,再见啰,谢谢你的枪。还有你那愚蠢的小、主、意。”

留下了这样的台词后,大石茉莉扬长而去,而提蕾娜,被割断了脚筋,绝对没有希望在时间用完前赶到当下的女区。

她向安迪发讯号求救,放弃了自己的尊严,但她的男友没有回应,不知道到底是不愿意理会,还是已经到了女区开始新一轮的狩猎。

从规则角度考虑,应该是后者。

毕竟她违规被带走,安迪也会被强制杀死的吧。规则上好像没说,这个到底是不是漏洞,估计也没人敢试验。

提蕾娜当然不甘心就这么成为失败者,于是,她一边高声呼救,一边用双手向着女区的方向爬。

在牛仔裤被磨破,膝盖和脚趾都感到刺痛,体力也濒临耗尽时,展开轻功满世界找4号的韩玉梁,捡到了她。

提蕾娜并不喜欢东方男人,但当自己五十多公斤的体重被他单手一提,就扛上肩健步如飞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绝没可能反抗对方的侵犯。

所以,她只能抬起手腕,拚命靠翻译系统来陈述自己调查的结果。

这是她最后的筹码,她希望能交换自己的安全。

但那男人不爱用机器交流似的,全程都只是听着,并不回话。

直到他跟自己的女伴通话完毕,才抬起手,对着已经快被晃吐的她说:“你的运气不错,我的女友打算跟你谈谈,听听你的想法。”

“我会好好跟她谈的,所以……请不要侵犯我。”提蕾娜急忙央求,“我愿意当第一个实验者,来为你们展示可行性。”

如果没有田静子那一场酣畅淋漓的交欢,韩玉梁肯定不愿意做这种保证。

现在他挺满足的,正好可以两边落好,那边答应许婷,这边还能卖个人情,“好吧,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我对女人的温柔,首要前提就是没有欺骗。”

“不会的,我也很厌恶欺骗,我变成这个样子,就是被一个女人骗了!”

【66号女击杀64号男,得分+ 13。】

提蕾娜看了一眼表,愤怒地说:“就是这个东瀛婊子!这个自称玛茨莉* 的混蛋!她骗了我的枪,拿去杀人了!这个卑鄙无耻的杀人犯!”

(* 注:此为“茉莉”作为名字时的东瀛语发音)

韩玉梁皱起眉,觉得自己像是扛了一个不需要插电的高音喇叭。

老子又不是宣传车,干嘛让耳朵遭这罪?

于是,他给了提蕾娜一掌,送她昏过去了。

这娘们剩余的时间不多,只能直接进入女区,没有回旋余地。

韩玉梁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跟许婷提起这娘们的话了,开开心心带去女区找个角落,日完了事。

不过一想到现在这样处理许婷肯定更高兴些,他也就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消耗更多真气,逆风狂奔。

天渐渐亮了,苍穹的灰白本应是唤醒城市的光彩,但残樱岛的中心,彻夜未眠。

地图上看起来并不大的女区,实际依然有好几座大型建筑,充满了躲避和偷袭的空间。

人们被压缩过来后,这个清晨就再也没有过片刻安宁。

苦苦挣扎求存至今的大量女人,在依然鼓不起杀人的勇气、又没了男伴庇佑不断暴露位置的情况下,成为这个时间段内最无助的牺牲者。

分数的广播此起彼伏,一击脱离成为主流手段,一个女人被袭击后暴露出位置,根本来不及逃出多远就会被闻着腥味赶来的其他男人再次袭击。

男人们甚至顾不上彼此妨碍,在微妙的默契中匆忙行动,把杀人的机会留给了女伴。

袭击的过程中,不少男人都留意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很多被他们捕猎轮奸的女人,腿上带着枪伤。

而在不久后的地图上,他们都注意到了一个最明显的变化。

贞操联盟不复存在了。

那些本来抱团互相保卫的女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分崩离析四散溃逃。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此刻正用绷带扎紧左臂,满眼血丝的若克珊娜。

她搜集到的弹药还有一盒,枪一长一短两把。手枪的子弹不多,那是她留着自杀用的。

长枪是她最熟练的武器,只要把那些移动的人看做森林里的鹿或野鸡,她就几乎从不失手。

发现已经很少有男人还在单独行动之后,若克珊娜就改变了行动模式。

她意识到,如果女人被她打伤,要么男伴会迅速赶到帮忙,成为她的靶子,要么会被夺去所有分数,让男伴被手表杀死。

那么,事情就变得简单了。

她只要盯着女人袭击,打伤双腿而不打死,就能净化这座岛上所有的人。

本来不太够的子弹,现在也显得充裕了很多。

那么,她首先要对付的,就是包括3号在内的那群女人。

她知道那群女人都没有男伴。

但她就是要去捣毁那个团体。

她要看着那群女人在压力下露出狰狞的本来面目,彼此撕咬,陷害。

而且,她也知道,被她打伤的3号,应该也在找她。

在那座大型商超里,若克珊娜给那群女人上了一课,在这个武器现代化的世界里,人多并不意味着无法解决的优势。

她也给3号上了第二课。

上一课她教给3号,枪法并不仅仅是打得准。

而这一课她教给3号,猎手靠的不仅仅是枪法。

那座废弃的商超变成了钢筋水泥铸造的森林,而若克珊娜游弋其中,展开了幽灵一样可怕的袭击。

她用左臂中枪为代价,打伤了那些抱团女人中的五个。

唯一的遗憾,是从头到尾,她都没跟3号真正交火。如果不是把过多注意力放在3号身上,她也不至于被11号那个外行打中一枪。

藏身的地方隔壁就是医院,但若克珊娜没办法过去。

她很确定,3号的枪已经覆蓋了那条通路。

男人可以通过男区很方便地进去,而转移中用掉了大部分时间的她,不敢冒那个风险绕路。

反正,她伤得也不重,试了试,托枪的时候略有些不稳,但只要咬牙忍住,在她最擅长的射程内应该不会打偏。

只要枪还在,只要子弹还有,只要自己不再如之前那么愚蠢天真,若克珊娜就相信,她会是最后胜利的那个。

砰!

熟悉的枪声。

若克珊娜用窗帘挡住身体,小心翼翼看下去。

一个男人倒毙在医院大门侧面的小道上,脑浆流了一地。

她看看表,果然是3号。

若克珊娜相信,这场游戏进行到最后,女人这边的幸存者,必然都是用枪的行家。

热兵器的优势,远不是刀剑甚至弓弩可比。

所以她也想早点把3号干掉。

最大的问题是,不能直接杀死。这一点对她来说很不利。

3号的枪法比她好,缺乏的只不过是射杀生物的经验而已,也不太擅长追踪男人的痕迹,多半是个射击运动员。

不能杀她,又要她丧失反抗能力,就必须打伤她的手。

瞄准一个射击姿态的目标,要打上手臂同时避开打死的风险,难度着实有点大。

若克珊娜一时间也想不到合适的解决方式。

她本来想观察一阵子,推测出3号的伏击地点。结果很巧的,3号广播位置的时间到了。

3号没有进入商超来面对她,原来是趁一起行动了好几天的盟友们被她打得抱头鼠窜的时候,去医院占据了高点。

如果说地图改变后的女区是整个地图的决战地,那么医院。大概就是女区的决战点。

男人只剩下不到二十个,女人的数量也在迅速下降。

能活着离开这里的一男一女到底是谁,顶多再有三天,答案就会明晰。

若克珊娜认为自己应该睡一觉,长时间的行动,让她的大脑已经接近极限。可精神依旧亢奋,她布置好预警装置,闭上眼,依旧无法入眠。

漆黑一片的世界里她反复看到的,是一个个因她的子弹而死的人最后的模样,和那个死在她身上,不知道强奸该不该算未遂的混蛋。

躁动无法平息,体内像是有一个恶魔在膨胀。

她只有扯下胸口的项链,连着十字架的坠饰一起狠狠丢在地上,然后,曲起双腿脱下裤子,把膝盖打开到两边,隔着内裤按住阴蒂,疯狂地自慰。

她微微张开嘴唇,齿缝因为急促的喘息而发出毒蛇一样的嘶嘶声,以往烦躁的夜里,她只要这样狠狠揉搓几分钟,身体就会在紧绷中迎来澎湃的满足。

可这次不行,刚才那声枪响仿佛还回荡在耳边,阴道内壁的刺痛,也在提醒她的本能,需要更多坚硬的刺激,而不是柔软的手指。

这边大概不缺男人,但若克珊娜当然不会去找他们。

那些无耻的混蛋,远不如她的枪那么可靠。

犹豫了一下后,她拨开内裤,拿出手枪,卸掉弹夹,反握枪柄,微微抬高臀部,将冰冷的枪口,对准了已经湿润的阴部。

性器在开合,温热的汁液在分泌。

她低头盯着那把枪,缓缓插入。

她熟悉枪支远超男人的阴茎,对这种凶器的热情也是一样。才刚进入一截,她就忍不住缩紧下体,用环绕的嫩肉感受着枪口部分的突起准星。

“嗯……唔……”她放低上身,把腰臀微微抬起,脚跟踩着地面,以臀桥一样的姿态分开双脚,两只手握著枪,在湿润的肉壶中戳刺。

快感以扭曲的形态迅速积累,她找准了被磨弄的完美位置,单手旋转着自己的武器,把还在疼痛的左臂伸出,拿来了那支步枪。

她眯起眼睛,把额前的碎发甩开,吐出舌尖,贴在冰凉的枪管上,缓缓舔了一口。

那东西当然谈不上干净,但若克珊娜不在乎。

她自己也已经满是污秽,和这把脏兮兮的杀人凶器正好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想法让她更兴奋,她舔到枪管的顶端,张开嘴含住,像是淫乱漫画里的女主角,贪婪地吸吮。

她的枪里不会喷射出精液,只有真正的子弹。

子弹让女人感到安全,而精液只会让女人变成失败者——要么是生理上的,要么是社会上的。

这座岛,不过是放大了这个本质来给人看而已。

戳刺著性器的手枪滑动得越来越快,吸吮著步枪的嘴巴也拚命追赶着下体的节奏,快感贯通了上下,让她的脊椎越发弯曲。大量爱液在流淌,考虑到手枪的安全,她不得不抽出枪管,在衣服上擦干,跟着调转一下,用枪柄尝试着插入。

握把满是磨损的痕迹,布满了粗糙的防滑纹,也并不是适合插入的圆柱体,但若克珊娜的阴道口已经像油瓶口一样滑溜,一个角先进入之后,整个握把很容易就将她娇嫩的屄缝撑开成淫乱的长方形。

“哦……喔……”她舔著步枪的准星,喉咙里冒出的淫叫越发高亢,情欲的新星正在下腹部酝酿,等待着爆发。

她更加用力,青筋浮现在手背,扳机护环像是金属制成的阴囊,一次又一次撞击着她勃起的阴蒂。

腰肢渐渐上浮,极致的快感,就这样被两把杀人的凶器,赐予给泛红的身体。

享受完这次扭曲的高潮,若克珊娜舒展身体,放松下来。

这一次,她总算找到了睡眠的欲望,沉入到深深的梦乡。

梦中的世界并不美好,若克珊娜的精神并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但至少当她被广播位置、手表震动而醒来的时候,疲倦的身体又重新有了力气。

她迅速拿好枪支,回到那个隐蔽的观察点,留意著外面的动静,同时低头看表。

从广播消息中看,125号情侣重新参战了。

所有的大鱼,都在疯狂追猎剩余不多的小鱼,同时,彼此厮杀。

分崩离析的贞操联盟,所有被她赐予了子弹的人,都没逃过被捕猎的命运。9号、29号、67号已经失去所有分数离开游戏,11号、33号丢掉了嘴里的大头,看行动方式似乎是被4号突袭得手,而36号,应该只剩下了嘴里的分数,岌岌可危。

只有3号,那个冷静、阴沉、富有耐性的狙击手,分数反而上升了一截。

随着39号男被1号女击杀,女伴暴露位置惨遭轮奸,游戏中分数还没有过变化的女人,就只剩下了27号与168号两个。

14男27女,整个游戏,还剩下41个参与者。

最近一次广播消息发生于二十分钟前,看来,随着正午的到来,这片鬼地方,迎来了短暂的平静。

若克珊娜等待了一会儿,确认没有男人上门来找她后,就简单收拾一番,离开藏身处,准备回到商超中。

她暂时打消了去医院的念头,从情况上看,剩下的人里除了几个幸运的弱鸡之外,都是狡猾的狐狸,而她的伤口并没有变得严重,在商超搜集一些物资,躲进经理室再睡两个多小时,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移动的过程中,广播依然没有新的消息出现。

看来,午后大家都选择了休息,等待着夜晚到来。

也对,毕竟剩下的女人中,持枪的比例已经高得吓人了。

现在男人们每一次出手,应该都会默认对方有枪。若克珊娜考虑了一下,决定中止主动出击,暂时变为定点防守。

她心底还是弥漫着嗜血的冲动,但她知道,想要获得最后的胜利,就像猎熊一样,必须保持耐心,顺便,节约弹药。

那栋破落商超的地形若克珊娜早已经摸透,往四楼经理室去之前,她还拐到地下一层的超市区取了一些吃喝,和制作简易陷阱的材料。

大概是她昨晚在这里的战绩过于吓人,看定位记录,这边没有什么落单的女人躲著。

但她还是要提防男人。

到了这个阶段,大概不会有谁还选择对高分女人远远躲开。像她这种身背上百分的“大礼包”,目前就只有四个,随便拆开哪一个,都能对排名有巨大的提升。

1号和125号都有男伴存活,隐蔽起来并不那么好找。

所以,若克珊娜知道,自己和3号目前的风险系数最高。

不过之前那次播报位置后,并没有男人找过来,也许,谨慎行动的还是主流?

她随便让一些杂乱的东西占据住脑海,免得一旦放空,就会想要握著枪去寻找下一个猎物。

摁下电梯,指向七楼,她转身走进楼梯间,往四楼快步走去。

她的脚步很轻,在空旷的楼梯间中依然没有太大动静。

很快,四楼的出口就到了。

她摸出手枪,把步枪背在身后,嗅了嗅枪口上的味道,缓缓呼出,推开门,闪身进去。

一记重拳,第一时间结结实实砸在她的小腹。

胃部感到一阵痉挛,瘦削的身体都向空中浮起,酸水反流,喉头灼痛,令人不快的记忆瞬间就充满了若克珊娜的脑海。

对方的攻击当然没有停止,马上又是很专业的一拳勾向她下巴的侧面。

被打中,就会晕过去。

晕过去,就会被强奸。

怒火应激性熊熊燃烧,她抬手一挡,另一手当即搂下扳机。

砰!

空旷商场中的枪声会比平时更加响亮,虽然没顾上瞄准,但水磨石地板和装修华丽的墙充满了跳弹的可能性,胡乱开也威力十足。

那男人果然本能地往另一侧避让,出拳的力度也因此受到影响。

若克珊娜一个趔趄倒向门外,马上伸腿把门扇踢回原位,同时躺在地上往后挪,举枪瞄准门口。

那男人本来要冲出来,一眼看见枪口已经对准这边,马上又关门往回撤。

若克珊娜侧滚翻站起,隔着门举枪瞄准里面,浑身的血液都因为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而沸腾。

听到男人逃跑的脚步声,她马上撞开门追了进去。

那男人动作很快,这么一会儿,就已经跑到了拐进办公区的转角。

若克珊娜收起手枪,取下背上步枪,忍着左臂的疼痛,奔跑着追了过去。

跑到一半,她听到脚步声中断,意识到情况不对,马上又将步枪兜到背后,取出手枪,靠向拐角外侧的墙,瞄准著侧移过去。

那男人果然停在墙边准备伏击,一看到她出现,猫腰一窜,就冲向她的怀中。

砰!砰!

要给手枪留子弹用来自杀,一看到这两枪击中了那男人的肩背,若克珊娜马上向后撤去,换成步枪在手中,对准了他的头。

“别杀我!我是警察……”那男人抬起头,痛苦地喊著,“我真的是警察,我女朋友正在找……安全离开这个岛的方法。我们是27号,你看看……她是不是一个人都没杀过?”

“安全离开这个岛的方法?”若克珊娜的唇角,泛起了一丝嘲弄的笑,“还有人在找这种不存在的东西吗?”

“不,存在的!”男人五官扭曲,伸出手喊,“但是需要实力强的大家联合起来,所以……我才来找你们这些……分数高的人。哦……天呐,快帮我止血。”

“不需要联合起来。”若克珊娜冷冰冰地望着他,湛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动,“我只要杀掉其他人,就能安全离开这个岛。另外,希望你下辈子能学会不要用拳头作为开场白。”

砰!

一缕细细的烟从枪口冒出。

耳朵被震得发麻,她揉了揉,迈过地上的尸体,向经理室走去。

开门前她看了一眼表,那男人看来到也不全是撒谎,他的女伴的确是27号,没得分过的那个。

这会儿她在医院,安全离开的法子,会在那里吗?

若克珊娜摇摇头,走进经理室,开始在门口布置陷阱。

无聊的杂念,还是放弃掉比较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