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都市偷香賊 第248章 崩壞的獵手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1號、21號於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竟然要挖掉肉啊,這也太疼了吧。」

「真的可以先在你身上試驗嗎?」

「哎呀哎呀,我感覺有點害怕呢,你閉上眼睛好不好?」

「呵呵呵,別這樣瞪著我啊,我才不相信你那自殘的方法呢。我寧願努力爭取活下去。你的武器呢,我收下了,謝謝。」

「啊,放心放心,我不會殺掉你的,那樣違規了,我也會倒霉。」

「你的腳形不好看,以後應該少穿高跟鞋……哦嚯,我忘記了,你沒有以後了呢。」

「你的時間用完,在男區成為失敗者,和我就沒什麼關係了吧。那麼,再見囉,謝謝你的槍。還有你那愚蠢的小、主、意。」

留下了這樣的台詞後,大石茉莉揚長而去,而提蕾娜,被割斷了腳筋,絕對沒有希望在時間用完前趕到當下的女區。

她向安迪發訊號求救,放棄了自己的尊嚴,但她的男友沒有回應,不知道到底是不願意理會,還是已經到了女區開始新一輪的狩獵。

從規則角度考慮,應該是後者。

畢竟她違規被帶走,安迪也會被強制殺死的吧。規則上好像沒說,這個到底是不是漏洞,估計也沒人敢試驗。

提蕾娜當然不甘心就這麼成為失敗者,於是,她一邊高聲呼救,一邊用雙手向著女區的方向爬。

在牛仔褲被磨破,膝蓋和腳趾都感到刺痛,體力也瀕臨耗盡時,展開輕功滿世界找4號的韓玉梁,撿到了她。

提蕾娜並不喜歡東方男人,但當自己五十多公斤的體重被他單手一提,就扛上肩健步如飛的時候,她意識到自己絕沒可能反抗對方的侵犯。

所以,她只能抬起手腕,拚命靠翻譯系統來陳述自己調查的結果。

這是她最後的籌碼,她希望能交換自己的安全。

但那男人不愛用機器交流似的,全程都只是聽著,並不回話。

直到他跟自己的女伴通話完畢,才抬起手,對著已經快被晃吐的她說:「你的運氣不錯,我的女友打算跟你談談,聽聽你的想法。」

「我會好好跟她談的,所以……請不要侵犯我。」提蕾娜急忙央求,「我願意當第一個實驗者,來為你們展示可行性。」

如果沒有田靜子那一場酣暢淋漓的交歡,韓玉梁肯定不願意做這種保證。

現在他挺滿足的,正好可以兩邊落好,那邊答應許婷,這邊還能賣個人情,「好吧,我就給你這個機會,你最好別耍什麼花樣,我對女人的溫柔,首要前提就是沒有欺騙。」

「不會的,我也很厭惡欺騙,我變成這個樣子,就是被一個女人騙了!」

【66號女擊殺64號男,得分+ 13。】

提蕾娜看了一眼表,憤怒地說:「就是這個東瀛婊子!這個自稱瑪茨莉* 的混蛋!她騙了我的槍,拿去殺人了!這個卑鄙無恥的殺人犯!」

(* 註:此為「茉莉」作為名字時的東瀛語發音)

韓玉梁皺起眉,覺得自己像是扛了一個不需要插電的高音喇叭。

老子又不是宣傳車,幹嘛讓耳朵遭這罪?

於是,他給了提蕾娜一掌,送她昏過去了。

這娘們剩餘的時間不多,只能直接進入女區,沒有迴旋餘地。

韓玉梁有點後悔,早知道就不跟許婷提起這娘們的話了,開開心心帶去女區找個角落,日完了事。

不過一想到現在這樣處理許婷肯定更高興些,他也就不自覺露出了笑容,消耗更多真氣,逆風狂奔。

天漸漸亮了,蒼穹的灰白本應是喚醒城市的光彩,但殘櫻島的中心,徹夜未眠。

地圖上看起來並不大的女區,實際依然有好幾座大型建築,充滿了躲避和偷襲的空間。

人們被壓縮過來後,這個清晨就再也沒有過片刻安寧。

苦苦掙扎求存至今的大量女人,在依然鼓不起殺人的勇氣、又沒了男伴庇佑不斷暴露位置的情況下,成為這個時間段內最無助的犧牲者。

分數的廣播此起彼伏,一擊脫離成為主流手段,一個女人被襲擊後暴露出位置,根本來不及逃出多遠就會被聞著腥味趕來的其他男人再次襲擊。

男人們甚至顧不上彼此妨礙,在微妙的默契中匆忙行動,把殺人的機會留給了女伴。

襲擊的過程中,不少男人都留意到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很多被他們捕獵輪姦的女人,腿上帶著槍傷。

而在不久後的地圖上,他們都注意到了一個最明顯的變化。

貞操聯盟不復存在了。

那些本來抱團互相保衛的女人,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分崩離析四散潰逃。

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此刻正用繃帶紮緊左臂,滿眼血絲的若克珊娜。

她搜集到的彈藥還有一盒,槍一長一短兩把。手槍的子彈不多,那是她留著自殺用的。

長槍是她最熟練的武器,只要把那些移動的人看做森林裡的鹿或野雞,她就幾乎從不失手。

發現已經很少有男人還在單獨行動之後,若克珊娜就改變了行動模式。

她意識到,如果女人被她打傷,要麼男伴會迅速趕到幫忙,成為她的靶子,要麼會被奪去所有分數,讓男伴被手錶殺死。

那麼,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她只要盯著女人襲擊,打傷雙腿而不打死,就能凈化這座島上所有的人。

本來不太夠的子彈,現在也顯得充裕了很多。

那麼,她首先要對付的,就是包括3號在內的那群女人。

她知道那群女人都沒有男伴。

但她就是要去搗毀那個團體。

她要看著那群女人在壓力下露出猙獰的本來面目,彼此撕咬,陷害。

而且,她也知道,被她打傷的3號,應該也在找她。

在那座大型商超里,若克珊娜給那群女人上了一課,在這個武器現代化的世界裡,人多並不意味著無法解決的優勢。

她也給3號上了第二課。

上一課她教給3號,槍法並不僅僅是打得准。

而這一課她教給3號,獵手靠的不僅僅是槍法。

那座廢棄的商超變成了鋼筋水泥鑄造的森林,而若克珊娜游弋其中,展開了幽靈一樣可怕的襲擊。

她用左臂中槍為代價,打傷了那些抱團女人中的五個。

唯一的遺憾,是從頭到尾,她都沒跟3號真正交火。如果不是把過多注意力放在3號身上,她也不至於被11號那個外行打中一槍。

藏身的地方隔壁就是醫院,但若克珊娜沒辦法過去。

她很確定,3號的槍已經覆蓋了那條通路。

男人可以通過男區很方便地進去,而轉移中用掉了大部分時間的她,不敢冒那個風險繞路。

反正,她傷得也不重,試了試,托槍的時候略有些不穩,但只要咬牙忍住,在她最擅長的射程內應該不會打偏。

只要槍還在,只要子彈還有,只要自己不再如之前那麼愚蠢天真,若克珊娜就相信,她會是最後勝利的那個。

砰!

熟悉的槍聲。

若克珊娜用窗簾擋住身體,小心翼翼看下去。

一個男人倒斃在醫院大門側面的小道上,腦漿流了一地。

她看看錶,果然是3號。

若克珊娜相信,這場遊戲進行到最後,女人這邊的倖存者,必然都是用槍的行家。

熱兵器的優勢,遠不是刀劍甚至弓弩可比。

所以她也想早點把3號幹掉。

最大的問題是,不能直接殺死。這一點對她來說很不利。

3號的槍法比她好,缺乏的只不過是射殺生物的經驗而已,也不太擅長追蹤男人的痕跡,多半是個射擊運動員。

不能殺她,又要她喪失反抗能力,就必須打傷她的手。

瞄準一個射擊姿態的目標,要打上手臂同時避開打死的風險,難度著實有點大。

若克珊娜一時間也想不到合適的解決方式。

她本來想觀察一陣子,推測出3號的伏擊地點。結果很巧的,3號廣播位置的時間到了。

3號沒有進入商超來面對她,原來是趁一起行動了好幾天的盟友們被她打得抱頭鼠竄的時候,去醫院占據了高點。

如果說地圖改變後的女區是整個地圖的決戰地,那麼醫院。大概就是女區的決戰點。

男人只剩下不到二十個,女人的數量也在迅速下降。

能活著離開這裡的一男一女到底是誰,頂多再有三天,答案就會明晰。

若克珊娜認為自己應該睡一覺,長時間的行動,讓她的大腦已經接近極限。可精神依舊亢奮,她布置好預警裝置,閉上眼,依舊無法入眠。

漆黑一片的世界裡她反覆看到的,是一個個因她的子彈而死的人最後的模樣,和那個死在她身上,不知道強姦該不該算未遂的混蛋。

躁動無法平息,體內像是有一個惡魔在膨脹。

她只有扯下胸口的項鍊,連著十字架的墜飾一起狠狠丟在地上,然後,曲起雙腿脫下褲子,把膝蓋打開到兩邊,隔著內褲按住陰蒂,瘋狂地自慰。

她微微張開嘴唇,齒縫因為急促的喘息而發出毒蛇一樣的嘶嘶聲,以往煩躁的夜裡,她只要這樣狠狠揉搓幾分鐘,身體就會在緊繃中迎來澎湃的滿足。

可這次不行,剛才那聲槍響仿佛還迴蕩在耳邊,陰道內壁的刺痛,也在提醒她的本能,需要更多堅硬的刺激,而不是柔軟的手指。

這邊大概不缺男人,但若克珊娜當然不會去找他們。

那些無恥的混蛋,遠不如她的槍那麼可靠。

猶豫了一下後,她撥開內褲,拿出手槍,卸掉彈夾,反握槍柄,微微抬高臀部,將冰冷的槍口,對準了已經濕潤的陰部。

性器在開合,溫熱的汁液在分泌。

她低頭盯著那把槍,緩緩插入。

她熟悉槍枝遠超男人的陰莖,對這種兇器的熱情也是一樣。才剛進入一截,她就忍不住縮緊下體,用環繞的嫩肉感受著槍口部分的突起準星。

「嗯……唔……」她放低上身,把腰臀微微抬起,腳跟踩著地面,以臀橋一樣的姿態分開雙腳,兩隻手握著槍,在濕潤的肉壺中戳刺。

快感以扭曲的形態迅速積累,她找准了被磨弄的完美位置,單手旋轉著自己的武器,把還在疼痛的左臂伸出,拿來了那支步槍。

她眯起眼睛,把額前的碎發甩開,吐出舌尖,貼在冰涼的槍管上,緩緩舔了一口。

那東西當然談不上乾淨,但若克珊娜不在乎。

她自己也已經滿是污穢,和這把髒兮兮的殺人兇器正好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這想法讓她更興奮,她舔到槍管的頂端,張開嘴含住,像是淫亂漫畫里的女主角,貪婪地吸吮。

她的槍里不會噴射出精液,只有真正的子彈。

子彈讓女人感到安全,而精液只會讓女人變成失敗者——要麼是生理上的,要麼是社會上的。

這座島,不過是放大了這個本質來給人看而已。

戳刺著性器的手槍滑動得越來越快,吸吮著步槍的嘴巴也拚命追趕著下體的節奏,快感貫通了上下,讓她的脊椎越發彎曲。大量愛液在流淌,考慮到手槍的安全,她不得不抽出槍管,在衣服上擦乾,跟著調轉一下,用槍柄嘗試著插入。

握把滿是磨損的痕跡,布滿了粗糙的防滑紋,也並不是適合插入的圓柱體,但若克珊娜的陰道口已經像油瓶口一樣滑溜,一個角先進入之後,整個握把很容易就將她嬌嫩的屄縫撐開成淫亂的長方形。

「哦……喔……」她舔著步槍的準星,喉嚨里冒出的淫叫越發高亢,情慾的新星正在下腹部醞釀,等待著爆發。

她更加用力,青筋浮現在手背,扳機護環像是金屬製成的陰囊,一次又一次撞擊著她勃起的陰蒂。

腰肢漸漸上浮,極致的快感,就這樣被兩把殺人的兇器,賜予給泛紅的身體。

享受完這次扭曲的高潮,若克珊娜舒展身體,放鬆下來。

這一次,她總算找到了睡眠的慾望,沉入到深深的夢鄉。

夢中的世界並不美好,若克珊娜的精神並不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但至少當她被廣播位置、手錶震動而醒來的時候,疲倦的身體又重新有了力氣。

她迅速拿好槍枝,回到那個隱蔽的觀察點,留意著外面的動靜,同時低頭看錶。

從廣播消息中看,125號情侶重新參戰了。

所有的大魚,都在瘋狂追獵剩餘不多的小魚,同時,彼此廝殺。

分崩離析的貞操聯盟,所有被她賜予了子彈的人,都沒逃過被捕獵的命運。9號、29號、67號已經失去所有分數離開遊戲,11號、33號丟掉了嘴裡的大頭,看行動方式似乎是被4號突襲得手,而36號,應該只剩下了嘴裡的分數,岌岌可危。

只有3號,那個冷靜、陰沉、富有耐性的狙擊手,分數反而上升了一截。

隨著39號男被1號女擊殺,女伴暴露位置慘遭輪姦,遊戲中分數還沒有過變化的女人,就只剩下了27號與168號兩個。

14男27女,整個遊戲,還剩下41個參與者。

最近一次廣播消息發生於二十分鐘前,看來,隨著正午的到來,這片鬼地方,迎來了短暫的平靜。

若克珊娜等待了一會兒,確認沒有男人上門來找她後,就簡單收拾一番,離開藏身處,準備回到商超中。

她暫時打消了去醫院的念頭,從情況上看,剩下的人里除了幾個幸運的弱雞之外,都是狡猾的狐狸,而她的傷口並沒有變得嚴重,在商超搜集一些物資,躲進經理室再睡兩個多小時,是比較明智的選擇。

移動的過程中,廣播依然沒有新的消息出現。

看來,午後大家都選擇了休息,等待著夜晚到來。

也對,畢竟剩下的女人中,持槍的比例已經高得嚇人了。

現在男人們每一次出手,應該都會默認對方有槍。若克珊娜考慮了一下,決定中止主動出擊,暫時變為定點防守。

她心底還是瀰漫著嗜血的衝動,但她知道,想要獲得最後的勝利,就像獵熊一樣,必須保持耐心,順便,節約彈藥。

那棟破落商超的地形若克珊娜早已經摸透,往四樓經理室去之前,她還拐到地下一層的超市區取了一些吃喝,和製作簡易陷阱的材料。

大概是她昨晚在這裡的戰績過於嚇人,看定位記錄,這邊沒有什麼落單的女人躲著。

但她還是要提防男人。

到了這個階段,大概不會有誰還選擇對高分女人遠遠躲開。像她這種身背上百分的「大禮包」,目前就只有四個,隨便拆開哪一個,都能對排名有巨大的提升。

1號和125號都有男伴存活,隱蔽起來並不那麼好找。

所以,若克珊娜知道,自己和3號目前的風險係數最高。

不過之前那次播報位置後,並沒有男人找過來,也許,謹慎行動的還是主流?

她隨便讓一些雜亂的東西占據住腦海,免得一旦放空,就會想要握著槍去尋找下一個獵物。

摁下電梯,指向七樓,她轉身走進樓梯間,往四樓快步走去。

她的腳步很輕,在空曠的樓梯間中依然沒有太大動靜。

很快,四樓的出口就到了。

她摸出手槍,把步槍背在身後,嗅了嗅槍口上的味道,緩緩呼出,推開門,閃身進去。

一記重拳,第一時間結結實實砸在她的小腹。

胃部感到一陣痙攣,瘦削的身體都向空中浮起,酸水反流,喉頭灼痛,令人不快的記憶瞬間就充滿了若克珊娜的腦海。

對方的攻擊當然沒有停止,馬上又是很專業的一拳勾向她下巴的側面。

被打中,就會暈過去。

暈過去,就會被強姦。

怒火應激性熊熊燃燒,她抬手一擋,另一手當即摟下扳機。

砰!

空曠商場中的槍聲會比平時更加響亮,雖然沒顧上瞄準,但水磨石地板和裝修華麗的牆充滿了跳彈的可能性,胡亂開也威力十足。

那男人果然本能地往另一側避讓,出拳的力度也因此受到影響。

若克珊娜一個趔趄倒向門外,馬上伸腿把門扇踢回原位,同時躺在地上往後挪,舉槍瞄準門口。

那男人本來要衝出來,一眼看見槍口已經對準這邊,馬上又關門往回撤。

若克珊娜側滾翻站起,隔著門舉槍瞄準裡面,渾身的血液都因為腎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而沸騰。

聽到男人逃跑的腳步聲,她馬上撞開門追了進去。

那男人動作很快,這麼一會兒,就已經跑到了拐進辦公區的轉角。

若克珊娜收起手槍,取下背上步槍,忍著左臂的疼痛,奔跑著追了過去。

跑到一半,她聽到腳步聲中斷,意識到情況不對,馬上又將步槍兜到背後,取出手槍,靠向拐角外側的牆,瞄準著側移過去。

那男人果然停在牆邊準備伏擊,一看到她出現,貓腰一竄,就沖向她的懷中。

砰!砰!

要給手槍留子彈用來自殺,一看到這兩槍擊中了那男人的肩背,若克珊娜馬上向後撤去,換成步槍在手中,對準了他的頭。

「別殺我!我是警察……」那男人抬起頭,痛苦地喊著,「我真的是警察,我女朋友正在找……安全離開這個島的方法。我們是27號,你看看……她是不是一個人都沒殺過?」

「安全離開這個島的方法?」若克珊娜的唇角,泛起了一絲嘲弄的笑,「還有人在找這種不存在的東西嗎?」

「不,存在的!」男人五官扭曲,伸出手喊,「但是需要實力強的大家聯合起來,所以……我才來找你們這些……分數高的人。哦……天吶,快幫我止血。」

「不需要聯合起來。」若克珊娜冷冰冰地望著他,湛藍色的眸子裡沒有一絲波動,「我只要殺掉其他人,就能安全離開這個島。另外,希望你下輩子能學會不要用拳頭作為開場白。」

砰!

一縷細細的煙從槍口冒出。

耳朵被震得發麻,她揉了揉,邁過地上的屍體,向經理室走去。

開門前她看了一眼表,那男人看來到也不全是撒謊,他的女伴的確是27號,沒得分過的那個。

這會兒她在醫院,安全離開的法子,會在那裡嗎?

若克珊娜搖搖頭,走進經理室,開始在門口布置陷阱。

無聊的雜念,還是放棄掉比較好。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