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01章 一夜难眠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注:本章含有部分可能令人不适的描写,请酌情阅读或跳过)

和女性挑战者打胜的场次相比,她们战败后的表演时间要长得多。

很明显,这些壮硕的角斗士都经受过专门的训练或者改造,一次性交的时间比专业AV男优还要持久。

被夹在“疾风淫魔”和铁笼栅栏之间的妹妹,对那可怕的子宫奸,足足承受了四十多分钟。

镶满珠子的硕大肉棒抽离之后,就连许婷这个距离都能清楚看到女性的娇嫩部位遭受了怎样的破坏,艳红的阴唇张开,布满血痕,一截肉壁从内部翻脱出来,像是阴道口外隆起了一个肉粉色的火山。

男人大吼着套弄着兴奋到极点的鸡巴,把浓稠的精液噗噗地喷射在她满是冷汗的脸上。

精液的量如此之多,以至于让妹妹的脸看上去像是一个加满了芝士的披萨。

不过三分钟,绕场一周的角斗士就又勃起了。

残酷的蹂躏表演,这次的目标重新轮到了瘫软在地的姐姐。

头部受到的重击让她根本无法好好控制自己的四肢,被男人揪住头发后,就只剩下大哭求饶的力气。

但赌上了性命的男人根本不会有所谓的同情。

他抓紧她的脑袋,对着栅栏的横杆撞了过去。

一些牙齿掉下来。

他重复着这样的动作,直到清理完所有可能伤到他的硬物,才把她双手卡进栅栏中,挺着阴茎刺入到那张已经合不上的嘴里。

眼前看到的情景,根本不像是成年人的行为,更像是一个狂躁的小男孩,正在破坏不合自己心意的芭比娃娃。

也许“观众”们对表演的要素有专门的规定,姐姐的嘴巴被硬肏了二十多分钟后,身上最后一个还安好的肉洞也成为了被侵犯的目标。

男人举起她的双腿,把她的脚也塞进栅栏的格子里固定,低头把大量口水涂抹在龟头尖端,喘息着扒开充满肌肉感的屁股,对着已经略有松弛的括约肌,用近乎残忍的速度一瞬间插入到了最深处。

嘴里咳出一些血沫,那满是泪水的眼中仿佛闪过了一丝悔恨。

世事往往就是如此,当一个人决定把生命当作筹码来换取财富,那么他的生命就将迅速贬值。

出卖肉体、挥霍健康、挑战危险……皆是如此。

所以许婷无法在她们的身上投入太多同理心——她不会为了钱做这种事。

但她依然很同情她们。

王燕玲早已经放弃继续观看,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愣愣地发呆。

可许婷一直站在落地窗边,偶尔擦一下眼角,静静看到了最后。

姐姐是先得到解脱的那个。

过于狰狞的阴茎撕裂了她的直肠,被当成沙包痛打乳房的时候,看身体的反应,她应该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咽气。

也许是“观众”们想要再多看一会儿残酷的表演,还生存的妹妹,被蹂躏的时间几乎达到了姐姐的二倍。

场上掉落了一大瓶润滑油。

在那些润滑的帮助下,妹妹屁眼的受创并不如姐姐那么严重,但结果,则是导致她被玩弄了更长的时间。

在妹妹的肛内射精后,角斗士例行绕场,勃起,回到她身边,用死亡深喉结束了这场猎奇盛宴。

他把女人的头像是自慰套一样扣在胯下,疯狂地摇摆,等到粗长的肉棒全部进入她的口腔,双手就卡住她膨胀起来的脖子,用力掐紧。

这手动制造的紧窄度,给龟头带来强烈快感的同时,剥夺了妹妹向肺部输送氧气的能力。

她就在这样的致命口交中,抽搐着步入窒息。

没有任何尊严,也没有得到任何报酬。

一对据说是格斗界新星的姐妹,就这样垃圾一样被清洁人员抬走,永远从这个世上消失。

她们最后留下的痕迹,就是那些无人机拍下的,输送给所有参与游戏“观众”的视频。

“结束了。”许婷轻声说着,离开窗边,缓缓坐下。

王燕玲抬起头,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你为什么……非要看完啊。你心里不难受吗?”

许婷看着自己的手背,指节的部分因为摩擦玻璃的裂纹而略微蹭起了一些油皮,“我在记忆啊。我要记住她们最后的样子,提醒我不要变成她们,也让我能生气到真的去杀人。”

王燕玲皱起眉,“需要吗?”

许婷点点头,“我觉得需要。我家所长跟我说,杀人不是想象中那么轻松的事情。她是个实诚人,估计不会骗我。”

“打击犯罪分子,我觉得我决心挺坚定的。”

“可这会儿你没枪呀。”她小声提醒,“叶姐说她挺庆幸杀人的时候手里拿的是枪,如果换成刀,她真不一定有决心捅下去。更何况,咱们的武器可能都没刃,咱们要一下一下把一个活人的脑袋敲碎,你真有那么坚决?”

王燕玲绷着脸想了一会儿,把脸埋进膝盖中,“你别说了。我心里好乱。”

“你一定要想清楚才行。咱们今天可以乱,明天要是乱了,可就要被当着镜头的面先奸后杀了……不对,都不算先奸后杀,就是活活干到死。喜欢看这个的,得变态成什么样啊……”

王燕玲愤愤道:“就是,有些拍电影的写书的还就喜欢添这样的场面进来,绝对心理有毛病,也不去看看医生。”

许婷摆了摆手,“行了扯远了,总之,明天咱们没有手下留情的机会,睡觉前咱们一起推演一下各种可能性,尽量做好应急准备……话说,这次我要是不来,你是准备自己个儿来这里牺牲吗?”

“怎么会,汪督察给我准备了搭档的啊……是你把她们都揍趴下了。”王燕玲的情绪依然不太稳定,“不过人多也没什么用,到时候一个紧张,带着其他人也跟着紧张,保不准就都殉职了。”

聊了没几句,后头的门打开了,带她们过来的人,带着颇为淫邪的笑意把她们重新押了回去。

出于示弱的心态,许婷回去的路上没有再说什么话,只是默默思考着明天晚上即将到来的生死战斗。

倒是那两个男人来了兴致,喋喋不休说个没完,先是讨论第一组的三个女人有多走运,然后聊起死掉的姐妹两个被玩得多惨,最后更是毫不遮掩地对明晚的角斗表示强烈的期待——许婷和王燕玲是他们这边最近收到的最漂亮小队。

对他们来说,美丽的女人就适合被摧残,蹂躏,给他们带来往博物馆藏品上泼狗血的破坏快感。

看过那样一场表演,两个年轻姑娘其实都很难保持冷静。许婷爬到上铺躺下之后,一闭上眼,就会有先前的场面不停闪回。她不得不比平时费数倍的心力,才维持住涅磐心经的稳定。

她还没能力在睡梦中吐纳运转,她只能选择尽量少睡。

而王燕玲则是睡不着。

她在下铺翻来覆去,钢管床被带得吱嘎作响。

这么折腾了半个多小时,她忽然开口说:“婷婷,能……商量个事儿吗?”

“你说。”

“我想上去跟你一起睡。我在下面……睡不着。”

“喂……”许婷笑了起来,“你这算什么,趁机性骚扰吗?”

王燕玲神情有些发窘,“那、那你这还算歧视同性恋呢。”

“这破床就这么点儿大,你上来肯定跟我要挤成一团。正常女孩子呢,软软的香香的我是没什么意见啦,可你是弯的诶。”许婷明显有些抗拒,“我可是看见男人胸大肌会双眼发光的笔直女人,不想和你睡。”

王燕玲颇为失望地哦了一声,安静下来。

几分钟后,她接着翻起了身。

吱嘎,吱嘎,吱嘎……

“燕玲,你床上有钉子吗?”许婷被闹得运功周天都有点乱套,忍不住出声抱怨了一句。

“我睡不着。”王燕玲的语气变得可怜兮兮,跟个没人要的小奶狗一样。

“你比我年纪还大呢,好意思这么对我撒娇啊?”许婷扒着床边探出脑袋,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谁撒娇了!”王燕玲一瞪眼,“我实话实说。”

“那你上来跟我挤就睡得着啦?”

“不知道,反正……比我一个人胡思乱想肯定要好点。”

许婷叹了口气,摇摇头,“算了,明天还要并肩作战呢,你可别掉链子。先说好啊,你不准对我动手动脚,你答应这个,我就让你上来。”

王燕玲马上一口应允,“我保证,我绝对不对你动手动脚。我……虽然喜欢女生,可我也有自尊的啊,哪儿能你拒绝我,我还乱骚扰,那不成……女流氓了。”

“行了行了,我给你腾地儿了。上来吧。不许跟我姐一样卷被子啊,我要后半夜醒来看见你变卷儿给我被子全扯跑了,信不信我直接把你踢下去。”

“我不卷,我挺怕热的。”王燕玲一边应声,一边飞快爬了上来,侧躺到许婷身旁,俩手往小肚子前一并,直直挺着,背后贴着护栏,“呐,你看这样行吧?”

许婷勾起唇角,“离近了才发现你有点地包天诶……不过笑起来还挺可爱的。”

王燕玲不自觉收了收下巴,没说话,但表情挺诚实——被夸了,真高兴。

“行了,上来都上来了,你睡吧。我还要冥想一会儿,晚安。”

她睁着眼,看起来很精神,“我困了就睡。”

“你一直盯着我,我脸上有催眠符号啊?”许婷笑着拍了她肩膀一下,“闭上眼一会儿就困了,听话。”

“婷婷,”王燕玲的口气听起来格外软弱,“我要是死了,本来也没什么人会为我难受。可你不一样啊,你为什么能……这么满不在乎呢?”

“谁说我不在乎。”许婷撇了撇嘴,“一想到打输的结果,我胃都在抽抽。所以才必须要赢啊,我可不想变成那帮人渣的玩具。”

“咱们……能赢吗?”

她伸出手,捏住王燕玲的腮帮子扯了一下,“别在这儿泄气了,能,肯定能,你看看我,模样漂亮身材好,谁见了都喜欢,这叫什么,这叫女主角的命,你见过女主角不到二十岁就死了的?”

“林黛玉。”

“我有那么弱吗?”

“程灵素。”

“停,你是上来睡觉的还是上来抬杠的?”许婷笑着捶了她一下,“我给你鼓劲儿推车,你可好,挂倒档踩油门,是要碾死我啊?”

“有些阴暗作者就喜欢写死你这样的女主角啊……”

“闭嘴,不然咬你了啊。”

王燕玲喜滋滋伸出胳膊,“给,你咬吧。”

“你被老韩调教出M属性啦?”

“才没有。”

许婷看她神情比刚才好了许多,笑眯眯揉了揉她的头发,“行了,差不多就睡吧,明天起来我再给你做心理建设。”

“没事,你冥想吧。”王燕玲不好意思地往后缩了缩,“我就是心里乱糟糟的,睡不着。我看会儿你,看会儿……就好了。”

“你这什么形容词儿啊,看会儿,好了,我是A片吗?”许婷咯咯娇笑两声,她一贯心大,心里的慌张差不多已经过去,语调也轻松了起来。

既然这会儿还活着,那么就活得稍微开心些比较好。

人生是条单行道,不能掉头的情况下,她希望自己看倒车镜的时候,留下的笑脸比较多。这样哪怕下一刻就咣当出了车祸,她也没太多遗憾。

“婷婷,我发现我真的喜欢上你了。”王燕玲眨巴着眼睛,小声嘟囔说。

“我不太高兴听到‘上’这个动词哦。”许婷挑了挑眉,很干脆地说。

“我喜欢你。”

“不好意思,我喜欢老韩。”

“呜……”

许婷扑哧笑了一声,“你上来演言情剧呐?消停会儿睡吧。”

“我真的睡不着……”王燕玲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我现在一想到明天晚上的事,我脑袋都跟要炸了一样。算了,我下去做几百个俯卧撑,累一下好了。”

“别别,你一下子练超量,明天上场浑身疼,咱们还打个屁啊。”

“那……”她眼里亮晶晶的光悄悄在闪,“我可以……在这儿放松一下吗?我盖着被子,保证不骚扰你。”

许婷一时间没明白什么意思,楞了一下,“啊?”

王燕玲舔了舔下唇,把手缩回了被子里,直勾勾地望着许婷。不一会儿,她的呼吸就急促起来,面颊也浮现出微妙的晕红。

许婷眨了眨眼,惊讶地问:“你……干嘛呢?”

“我……放松……一下……”王燕玲喘息着回应。

她也知道自己的行为特别不合时宜,可作为动物的本能似乎因为生存危机而被激活,她此刻满脑子都是许婷的身影,肌肤变得滚烫,奇异的饥渴席卷了她的身体,让她根本无法克制。

都是那个该死的韩玉梁,她在心里委屈地责怪那个男人,他教会她一大堆色情知识和性爱技巧,又勾走了许婷的心让她此刻看得到吃不到,可恶至极!

许婷往后缩了缩,彻底靠住了墙,这会儿就算再没经验,她也看得出王燕玲在干什么。

在干自己,用手。

她觉得气氛变得不太对劲儿,小声提醒说:“燕玲,你这叫破桥效应,不是真的恋爱,别这样不冷静。”

“那叫……吊桥效应……”王燕玲的手指动得更快,肉豆在指肚下肿胀到接近乳头的大小,但扩散开的快感却远不是乳头可比。

不过乳头也在刺痛,她犹豫了一下,往被子里缩了缩身子,用剩下那只手捏住乳晕,往上一下一下搓揉。

“可我觉得不是……我真的……认为……你好迷人。”她梦呓一样地告白,生怕死了留下遗憾似的,“你比我小……可看着……远比我坚强。我在警校……的成绩那么好,可我觉得……我好多地方都不如你……”

“那是你没看见我跟我姐穿着人字拖在阳台四仰八叉扯淡聊八卦的样子。”许婷勉强笑了笑,“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好,不然那个没良心的也不能一直偏心所长。”

“那是他瞎。”

“啧……还他个喷嚏。”

许婷也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大概没几个姑娘能有机会看到一个同性在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外自慰。

她尽量保持镇定,心里暗暗抱怨,怎么比较谈得来看得上一个个的不管男女都这么好色,也不知道命犯了什么流氓花。

等了一会儿,她看王燕玲还在努力动个不停,脸上红得跟发了烧一样,忍不住问:“你还没好吗?”

王燕玲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我……不知道……我感觉……好奇怪,明明……要去了,可、可不管怎么……都差一点儿。婷婷,你……能帮帮我吗?”

许婷下意识一拢领口,“喂,说好了不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这就反悔啦?”

“不是……我……我想让你……动我……你……动动我……求你……”

即使没有真的受到什么侵犯,王燕玲在受调教的那几天,还是不自觉被植入了一些来自调教师的影响。

如果说以前她还对自己的性向和欲望有所羞耻和保留,那如今,她已经诚实到令自己都感到害怕。

她想让许婷摸摸自己,捏捏乳头,拨弄两下阴蒂。

那渴望让她焦躁,每个毛孔都仿佛有火星在跳。

许婷犹犹豫豫地说:“我又不是没自慰过,咱们女生……不怎么需要配菜的吧。闭上眼想象一下不就来感觉了。”

王燕玲用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望着她,就那么瞅着,不说话。

“好好好,我帮你一下,你真是难为我,我小时候都不爱跟闺蜜一起上厕所,要不是想让你早点睡,我可不做这个牺牲。”

王燕玲小声说:“我也是……女生,有那么大……牺牲吗?”

“你是女同性恋,取向上和男人是一样的,我帮你自慰,本质上和帮男人打飞机差不多了。”许婷皱着眉很认真地说,“不许告诉别人啊,不然跟你绝交。”

“嗯,我保证。”王燕玲咬住下唇,主动掀起上衣,把裤腰往下扯低。

许婷叹了口气,掩饰住心底也觉得有点刺激的小骚动,慢慢把手伸了过去。

“嘶……”刚一摸着,她就倒抽一口凉气,“你怎么这么湿啦?”

王燕玲满脸通红,羞耻到不能回答。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自慰会有如此强烈的快感,却一直无法高潮。这也是她痛下决心开口央求的原因之一,再这样下去,她这半边床要不能睡了。

“哎呀……这么滑,一揉手都出溜走了。”许婷不得不挪近一些,调整着手指的位置。

抚慰别人的器官和自慰终究不同,但她心思机敏,很快自学成才,手掌按着王燕玲的耻骨做支点,灵活的指尖飞快地掀动那充血的蜜豆。

也许欠缺的就是这最后的刺激,王燕玲发出一串幸福的哽咽,双手用力搓揉着自己小巧的乳房,娇喘吁吁地一挺,紧绷绷的大腿夹着许婷的手,终于抵达了情欲之海的彼岸……

“谢谢,对不起。”几分钟后,呼吸终于平顺下来的王燕玲背对着许婷,既羞耻又羞愧地小声说。

“没事儿,不就是点水儿么,我都擦你衣服上了。”许婷笑着拍了拍她,柔声说,“睡吧,祝你做个好梦。”

王燕玲含着眼泪笑了笑,尽量用戏谑的口气说,“我要是做春梦喊你的名字,你可别把我踢下去。”

“不吵醒我的话,就饶你不死。”

“婷婷,我……想问你个问题。”

“最后一个啊,问完睡觉。”

“你有没有可能把你对韩玉梁的喜欢分一点给我啊?一点点就可以。”

“不行。”许婷很干脆地给出了回答,“这又不是烤肉,切一块给你切两块给他。再说了,我现在全副精神追还没追上呢,没富裕分你。等啥时候老韩拜倒在我的性感大长腿下,我再考虑考虑吧。”

“那我帮你追他怎么样?”

“不用。恋爱靠人帮忙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那是个大色魔,单纯上他的床一点挑战性都没有。我得让他跟心疼叶姐一样心疼我,不然我绝不罢休。”

“我好羡慕他啊……那么好色下流,还有……这么多女人喜欢……”王燕玲的困劲儿总算上来,迷迷糊糊地说,“这会不会也是生物本能的效应啊,女人绕着他转,显得他……繁殖能力强……”

繁殖能力?许婷听到这个,忽然想起一件事,她姐跟老韩啪了这么多次,怎么也不说避孕呢?叶姐过了线回来之后也没见买套买药。

这什么情况?都盼着给他生孩子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