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偷香贼 第246章 一些可能有意义的发现

本文免费章节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业。

发售部分每月11号、21号于阿米巴星球上架。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呼……哈……呼……哈……”

苏玛大口大口地喘气,但胸膛看不出明显的起伏——因为拉奥塔的大巴掌正握在上面,攥著奶子往下一拉,粗大的肉棒就往里一顶。

她抱着自己的膝盖,高高举起双脚,打开丰满的大腿,希望放松的下体不需要承受太多痛楚。

还好,情况比她想像的强不少,也许是润滑比较充足,被撑开的处女阴道只在最初那十几下抽插中感觉到了近似撕裂的疼,之后,痛觉就渐渐麻痹,肚子里面被塞满、排空,同时不断被磨擦的奇妙感觉渐渐生成,教会她,什么是性爱的快乐。

“很好,我的小蠢妞,你的小猫咪又湿又紧,爽极了。”拉奥塔的喘息声也渐渐变大。

他挺直身躯,拇指在舌头上沾了点唾沫,垂手配合着抽插的节奏按揉她的阴核。

“嗯嗯……”她抱紧双膝,愉悦地哼著,关于男人的恐惧,就这样以最直接的方式脱敏。

拉奥塔绷紧身躯,稍微抱高苏玛的臀部,斜向挑起突刺。

在残樱岛这种地方,他不自觉就习惯了收紧会阴让龟头更加充血来加快射精的速度。

看到苏玛浮现出性感的恍惚表情,他才急忙放松下来,分心留意一下周围的动静,准备稍微延长一会儿。

但油滑的肉壶紧紧嘬着他的小头,每次进出都舒畅无比,他喘息著停下动作,按住苏玛的奶子,低头问:“我差不多快射了,你高潮了吗?”

苏玛舔了舔嘴角,迷茫地说:“不知道,也许……有了吧。”

“那就不换姿势了,这么干到完事。”

“嗯,好的。”

突刺的速度陡然加快,苏玛低头望着自己张开的股间,疑惑地想,明明他强暴别的女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动,为什么,她们都看起来好痛苦,而她却觉得很舒服呢?

这就是……做爱和纯粹的性交之间的区别吗?

来不及深想太多,很快,拉奥塔就粗喘著拔出肉棒,往前一靠,飞快地捋动包皮,马眼中喷出略显稀薄的精液,黏乎乎落在她的肚脐下方。

两人对视著喘息了一会儿,拉奥塔笑了笑,说:“果然,不射到里面,就是做了爱也不会扣分。真该早点跟你做的。”

苏玛挪动发软的腿,拿来湿毛巾给两人擦了擦,“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拉奥塔,在那种女区里,我会不会很快就……死掉啊。”

“不会。”拉奥塔抓住她的头发,拉过她吻住,狠狠吮了几下她的舌头,吐出来,笑着说,“这游戏女人不会死。”

“可是被强奸……感觉还不如死掉。”

“别说这种蠢话。”拉奥塔捡起衣服往身上一披,舒展身躯坐在沙发上,“动不动把死挂在嘴边的,都是你们这些不知道活着有多辛苦的蠢货。咱们做过爱了,你不欠我什么,真的遇到厉害的对手,那就乖乖躺下脱掉衣服,交了分上飞机吧。”

“可那样……你就要死了。”苏玛把胸罩扣好,忽然觉得跳动的心脏都在刺痛。

“已经死了一百七十多个男人了,别把这当回事。现在还活着的男人,对付抓住的女人比花钱肏婊子还熟练,你应付不了的。”拉奥塔握紧拳头,对着空气挥了几下,“我会好好干到最后,但真被干掉,你也别蹲在那儿傻子一样哭,拿着你的武器,也试试自己去干爆其他蠢驴的脑袋吧。”

苏玛捡起枪,点了点头,“嗯,我会试试。”

就在他们做爱的时候,迁徙开始了。

分散躲藏在外围森林的女人们,不得不抓紧时间向新的女区赶路。

只不过和上次不同,这里面食草动物的比例,已经大大降低了。

手上没沾过血的女人,仅仅剩下一半。

提蕾娜就是其中之一。

上岛之前她的排名在27,起初她还觉得挺幸运,因为这和她警号的最后两位恰好一致。但当27成为她和男友安迪在游戏中的编号后,她就陷入到了深深地纠结中。

从游戏开始到现在,提蕾娜一个男人也没有杀,还靠找到的枪阻止了一次几乎发生的杀人事件。

她想要找出一个办法,不去自相残杀,而是干掉这个岛的主人,或者解决大家手上的禁锢,一起逃出去。

不过她没有若克珊娜那么理想主义,从一开始,她就决定先找方法,再联合帮手。虽说到时候留下的肯定大部分都是已经犯过罪的,但软弱无能只会拖后腿的也应该已经被淘汰掉了才对。

提蕾娜觉得,她和安迪两个警察,一个是高分毕业上岗的好苗子,一个是经验丰富的一线探员,搭档起来,一定不会没有办法。

然而,游戏第二天,他们两个就分道扬镳了。

因为安迪成了强奸犯。

她的男朋友,在度过了最初的紧张混乱之后,毅然决然参与到游戏之中,如今,分数已经高达31。

那些变动的分数不停地撩动提蕾娜杀人的欲望,让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说,你不是法官,你无权决定罪犯的生死,你无权取代法律。

她遇到过正在进行的作案现场,她开了枪,但目标是对方的腿。

从事后分数没有变动来看,那男人应该没有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有枪在手,行动也比较专业化的提蕾娜并没有一直选择躲藏,她调查得很认真,也很细致。

光是近距离观察直升机,就做过了三回。

直升机上下来的武装人员很警惕,只要有参与者接近就会举枪,要求退后,把裸体女人带上飞机就直接撤退,干脆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提蕾娜猜测,那些不露脸的武装份子,应该都有军队服役的经历。

根据密集发生事件时候的飞机来临速度,她猜测,这岛上的支援用直升机一共只有三架,按照她对这种机型的了解,附近海面上一定有供它们升降的平台船只。

可掌握这些情报,对她离开这座岛毫无帮助。

她去了一趟海岸,测试地图边界到底在哪里。离岸大约二十米左右的地方,腕表上传来了警示讯息。

她还找到了几具因为女伴丢分失败而被手表杀死的男性尸体,用军刀仔细解剖了腕部。

毒液来自手表底部弹出的多头细针,并不长,大约和表的厚度相当,但足够让人来不及在被刺之前扯掉这块表。

不过考虑到毒性需要扩散,如果狠心点砍掉左下臂,用医院里提供的药品和设备仔细包扎,也不是完全没有活下来的可能性。

如果操作足够迅速精细,那么挖掉胳膊上紧贴表盘的那块肉,再摘掉表,应该就能保证平安无事了。

这些信息她汇总起来,记录在小本子上,随身揣著,不断补充,一找到打印机,就复印几十份随手丢下,希望能启发到谁和她一起谋求规则外的生存空间。

本来提蕾娜还想给安迪发一份摘要,看看能不能让他回心转意,想起自己原来还是个执法者。

但看到他每天都在增长的分数,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游戏进行到今天,提蕾娜已经基本放弃了找到方法号召大家起来反抗的念头。

幸存者只剩下了七十五个,那三架直升机上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足够对付他们,想硬闯出去,没什么可能。

所以她直到这次地图“缩圈”之前,都在拚命搜集各种生活用品和生存物资。

她在记事本上写下了自己设想的方法:第一步,找到足够多的食物作为生存储备;第二步,搜集消毒用品、抗生素和绷带;第三步,挖开手腕上的肉,保持底限连接;第四步,把手表连着那块肉一起扯掉。

没了那块表的限制,她就可以不再顾虑地图的问题,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拿着自己搜集来的物资,活到游戏结束,活到所有人离开,然后,拿这里还能使用的东西,设法发讯号给外界,求救。

和荒岛比起来,残樱岛上的生存难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里有大量食物,有水,还有很大一片林地,有武器和各种装备,就算停电,各种压缩食品和罐头也足够支撑很久。

提蕾娜觉得,在这个岛上做鲁滨逊,也好过成为强奸案的牺牲品。

提蕾娜的行动进度已经算是快的,调查完这些,决定出了办法,剩下的就是去医院设法自救。

结果,地图变了。

唯一的大医院,成为变小了很多的女区中最显眼的建筑。

一想到这会儿可能大部分参与者都要往那边靠拢,提蕾娜就只能揉着额头暂且打消过去的念头。

之前她也往医院那边去过,但可能是因为医院这个地点就给人很安全的感觉,她去的那两次,都被危险的事件吓退了。

她去诊所搜集过东西,目前身上有绷带、酒精和应该没有过期的盘尼西林。

所以,新的地图被她揉着惺忪睡眼审视完毕后,她第一时间想的并不是如何在那个危险的二环区域藏身,而是:该行动了。

时间不等人。

她掀开身上的草叶伪装,离开了藏身处。

托那个该死的安迪的福,她总是会被毫无准备地标记出来位置,所以对于突然转移和睡眠不足,几乎已经称得上是习惯。

考虑到无菌处理的必要性,提蕾娜准备在外围边缘地区找一个诊所,翻出消毒液做一个预先清理,顺便找找看那边有没有什么解剖图册之类的东西,让她来给自己增加点信心,最好能让她避开大动脉,免得几刀下去血喷得止不住,就那么死掉。

有很多失去男伴的女性存在,猎手们并不缺目标,她计算了一下线路,觉得自己应该还算安全。

根据她的统计,对她这样训练有素的持枪警察能构成威胁的男人,主要还是1号、4号、6号和125号。根据他们对应的女性位置标记来看,她想去的诊所恰好距离三个都很远。

唯一的变数,就是那个已经不可能捕捉位置的4号。

一想到那个男人一开局就为了安全奸杀了自己的女友,提蕾娜就感到一阵不屑。这样怯懦恶毒的男人,她手里的枪一定已经足够对付了。

扎好运动背包的腰带,她握紧枪,子弹上膛,迈步出发。

身为训练有素的专业人员,提蕾娜的前进速度很快,保持着必要的戒备,选择了非常合理的路线。所以她有理由认为,行动应该会非常顺利。

她没有吝惜体力,因为万一诊所那边有情况,她还要保留足够的时间,移动到新的女区里,伺机设法接近医院。

她希望自己不需要用到那个后备方案。

没想到,变数还是出现了。

而且,是提蕾娜作为一个警察根本无法忽视的那种——有个女孩在尖叫。

按说这附近的女人应该都已经转移了,而且,这里是男区,就算有男人抓到猎物,也要尽快带去女区才能得分,怎么这个女孩叫得那么惨,就像正在被强奸一样。

提蕾娜不得不去看看怎么回事。

如果真的是一场即将发生的强奸案,那她遇到了就不能不管,至少,得给那个混蛋男人的腿上来一枪。

靠在墙上听着声音缓速移动了一会儿,她回复了一下体力,迅速钻进院门,往屋后绕去。

听起来,搏斗似乎已经结束了,只剩下女孩颤抖的哀求声,和男人得意的狞笑。

提蕾娜迅速探身出去,看向案发现场。

一男一女,男性大约六英尺高,皮肤黝黑,粗壮有力,女性的身体被挡住看不清楚,但可以判断出已经放弃了挣扎,正在大声央求。

如果在正常世界,这需要示警后抓走审问判断一下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犯罪。

但在这个岛上,男人这么搂着一个女人准备拖走不会有别的打算——除非那是个食人族。

她举起枪,瞄准了男人粗壮的小腿,搂下扳机。

提蕾娜始终保持在班级前三的射击水平,毕业时候更是拿到第一,她的子弹,轻松钻进了连接脚踝的部位。

那男人惨叫一声,滚倒在地上,像只踩了捕兽夹的大猩猩。

不太确定男人的语言,她抬起手腕激活了翻译功能,大喊:“我是警察,马上停止你的侵害行为,从这儿离开!”

那个东方女孩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像是吓傻了。

提蕾娜赶忙安抚说:“放轻松,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那个男人捂著腿上的抢眼,愤怒地挣扎着想要站起,向她扑过来。

她马上又开了一枪,让他双脚平衡不需要顾此失彼。

这时,那个呆若木鸡的东方女孩忽然爆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手在背后一抹,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把尖锐的刀,双手握著狠狠往下一插,就捅进了那男人的后脖子。

“喂!”提蕾娜吃了一惊,下意识就想喊不需要这样,但话到了嘴边,怎么也吐不出口。

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

那东方女孩不停地拔刀扎下,很快,血就喷了她满脸,看着分外狰狞。

“好了好了,”提蕾娜瞄了一眼表,广播提示都已经冒了出来,连忙大声提醒,“他已经死透了,冷静点,冷静点!”

那女孩喘息著松开刀子,站起来,可怜巴巴地看向她,用手表翻译说:“你是……警察?”

“嗯,我是警察。我的编号是27,你可以看排行榜,我一个人也没有杀过。”提蕾娜小心翼翼走过去,一脚先踢飞了那把掉在地上的刀,这才垂下枪,“冷静点,我不是敌人。”

“谢谢。”那女孩抽噎著说,“要不是你,我……就要被他带走强暴了。”

提蕾娜气愤地说:“这岛上的人都疯了。大家……明明应该想法子逃出去才对。怎么能这样不顾道德和法律,游戏一样玩弄别人的身体和生命!”

“逃出去……你有法子吗?”那女孩抬起脸,很好奇地问。

“我有,但我也不确定到底有用没有用……”提蕾娜叹了口气,轻声说,“你要是愿意相信我,咱们可以一起去试试看。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是提蕾娜,提蕾娜·马达克。”

那女孩的眼里闪动着奇异的光芒,露出了一个甜美的微笑,“我姓大石,大石茉莉,请多多指教。”

“啊,你好,大石小姐。”

“叫我茉莉就行。”

“对了,这是我记事本上的记录的线索,我把它复印分发在很多地方,你有看到过吗?你看到过,我就不需要再讲解一遍了。”

“呃……抱歉,我没注意过呢。”

大石茉莉的确没有关心过这种看上去像废纸一样的东西。

但岛上还是有人注意到了的。

比如,转移中的萨库莉。

复印件上的语言她看得懂,理解起来没有门槛。

但她看完之后,思考了一会儿,就把纸叠起来放进了兜里,没有对周围任何人提起。

曾经的贞操联盟在核心人物变成了3号后,就只以联盟自称。

联盟目前有八个女人,但在她们外围不远的地方,还有不少软弱的女孩勉强靠她们的威慑力保全自己。

那部分数量无法具体统计,反正隔上一阵子,就会有被标记的点出现在她们附近。

转移开始之后,这样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萨库莉很确定,跟着她们想要蹭庇佑的女人,至少不下五个。

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告诉她们,这选择其实蠢透了。

联盟从拒绝接纳新人开始,就已经是为了最后八人幸存分胜负而存在的团体。消极防守等待男人慢慢死到剩一个就是当下的行动纲领。

随着男人的数量接近二十,联盟内部的气氛也渐渐变的复杂起来。

而就在这次转移之前,26号选择了脱离。

没有什么祝福,也没有感动的告别,联盟对离去的人,并不在意。

所以,身后试图从她们的余威中得到庇佑的女人,简直天真的可笑。

萨库莉很确定,就算是联盟成员在此刻被人当面抓走,她选择开枪之前都要考虑一下子弹的性价比。

她的弹药只剩下不到十发。

当男人死剩一个的时候,女人的战争就开始了,她不能浪费这珍贵的宝物。

11号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联盟的两把枪,在这段防守的时间里就没开火过。

她们也不太在意分数的问题,因为从一开始,她们打定的主意就是幸存,而不是积分优势。

对这样一群女人,萨库莉已经没有分享信息的兴趣。

她一边走,一边思考纸上记载的情报到底有多少可行性。

挖掉肉的创口,肯定比她设想过的断臂安全许多,关键时刻火药都能拿来消毒,应该死不了。

她看向表盘,默默给医院那里做了一个标记。

等抵达新区域后,该设法说服联盟去那边驻守了。虽说较大较复杂的建筑物防守难度会提高,但有药有器材,在那边切割皮肉,总好过在荒郊野外。

“萨库莉,五点钟方向好像有女人被袭击了,要不要去看看?”

手表翻译过的电子音听起来有种奇妙的不适感,萨库莉皱起眉,转身看着过来报信的29号女,缓缓摇了摇头。

摇头的幅度并不大,但看得很清楚。

那女人点点头,没再多说,拿着不久前捡到的十字弓,转身回到自己负责的方位去了。

萨库莉继续前进。

其实,就算是29号女被人劫走,她也不会开枪的。

只要遇袭的不是自己,她就有充足的耐心。

她相信,游戏正在走向尾声,只有耐心与警惕,和足够灵活的头脑,才能带来最终的胜利。

大约四十分钟后,联盟接近了女区的边界。

附近建筑物上的霓虹灯坏了,最后一段街道看起来一片昏暗,像个张大了嘴巴的怪兽,等著吞咽新鲜的血肉。

“萨库莉,”胆子比较小,外语还算不错的9号跑过来,“咱们原定要去防守的位置,16号不久前才被标记过。怎么办,咱们还过去吗?”

听到16号这个单词,萨库莉的小腿就传来了隐隐的抽痛。

弹头不深,早被她用烤过的小刀挖掉,包扎妥当。

但她作为一个专业的射击运动员,被羞辱的感觉,却比子弹还要火辣。

她看了一眼表,16号已经109分,比她只少4分。

“过去。”她冷冰冰地说,“16号很危险,早点解决掉也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