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四部)(06)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四部)(06)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數:59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六章:血戰出雲 手頭繁重的事務終於暫告一段落,南宮紫霞稍鬆了口氣。百孔千瘡的望天梯 有太多的地方需要大修完善,只是事情總要一步一步來,急不得。 自從離開北海隱窟之後,秦薇始終心事重重,見暫時沒了要緊的事務,急匆 匆說道:「紫兒,我先告退一下,有事情通知我。」 「哎~~」甚至等不到喚住她,秦薇便已離去。南宮紫霞皺了皺眉頭,不知 這好姐妹葫蘆里賣的什麼藥,只得任由她去。此時一顆心思都飛到了林風雨身上, 又是記掛又是咬牙切齒。哼,救人要緊又讓這色狼佔了便宜。雲蕊呀,姿容俏麗 無雙不說,還是堂堂頂尖門派碧雲宗宗主,頂尖容貌加上尊貴的身份,對哪個男 人不是一種極大的誘惑?陰差陽錯又落在林風雨手裡得以一親芳澤纏綿旖旎,偏 偏這又是父親曾經的女人。南宮紫霞有些哭笑不得,父親昔日慧眼識珠引為畢生 傑作,那想得到過世之後,這位老兄倒是不客氣將南宮家的女人挨個兒接收了。 難道天命之子的眷顧連艷福都包含在內麼?依著自家那口子的個性,碰過的女人 怕是不能容她孤身一人。 今後可就熱鬧了,娘,自己,再加上個雲姨,那畫面真真不敢想像。恩?可 不就和冰姐姐一家相似了麼? 胡思亂想著來到雲蕊養傷的小院,院門被四名碧雲宗弟子看守著,看見南宮 紫霞到來一名弟子抱歉地阻止道:「南宮莊主見諒,林真人與易宗主正在為鄙宗 宗主療傷,蘇聖女有令任何人不得她許可不得進入。還請南宮莊主稍候。」 南宮紫霞心中早已醋意翻天!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還捨不得出來?準備死在 雲姨肚皮上了嗎?還得強忍著脾氣臉上掛著親和的微笑對四人言道:「還請四位 見到林真人轉告一聲說本座來過。你們放心,雲宗主定會安然無恙。」 正要轉身離去,院門吱呀一聲打開,林風雨與易落落並肩走了出來。 看二人悶悶的臉色,甚至林風雨明顯還落過淚,南宮紫霞也不免心中咯?一 聲,那四名碧雲宗弟子更是嚇得花容失色。 林風雨疲憊地搖了搖頭道:「雲宗主傷勢已有好轉,不必擔心。快去請蘇聖 女過來。」 易落落心思活泛,見南宮紫霞在等候忙道:「林真人請隨南宮莊主去吧。蘇 聖女那邊本座自會告知後續事宜。」 林風雨點了點頭,牽起南宮紫霞的手離去。易落落看他落寞的背影與沉重的 步伐,心中不由得一酸。我們兩人,今後又該何去何從?能熬得過這一次神州劫 難麼?自從種下那一顆情愛的種子,精心呵護著它成長,可期待的雙宿雙飛的夢 鄉,又在何方? 林風雨垂頭看著地面,漫無目的地信步前行。南宮紫霞雙手握住他粗糙的大 手,默默跟在一旁。 林風雨目光所及不過面前數尺,猛然間見到一朵青色彩雲,方才抬起頭來。 只見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漫山鬱鬱蔥蔥渾然如夢。攏煙含翠的青山邊緣,一朵朵 碧綠色的雲彩次第環繞,彷彿一道道階梯,層級而上無窮無盡,竟將青山與天空 連接在一起。碧雲宗景色優美堪稱人間仙境,不知不覺兩人便行至碧雲宗奇景— —望天梯。 傳說碧雲宗開山祖師發現了此地,便落腳修行,久而久之建立了碧雲宗。此 地奇景最早命名為登天梯,只是這一段雲路卻是無窮無盡,從未有人走到過盡頭, 可望不可及,於是改名為望天梯。 南宮紫霞拉著林風雨停步,將螓首靠在他肩頭道:「這裡便是望天梯了。小 時候來過一次,還是爹爹帶我來的。呵呵,真想不到連雲宗主都為他臣服。」她 臉上帶著幾分賊笑,又有些自豪。易落落早傳音將事情告知,此刻她提起南宮劍 河,自是也被勾起心中回憶,感慨萬千。 林風雨莞爾一笑道:「當時聽到真是天雷滾滾把我嚇得不輕。藍劍山莊莊主 與碧雲宗主成了一對,真是……大哥不愧色中之仙。」 南宮紫霞玩味道:「那夫君呢?雲宗主現下可與你也有了肌膚之親,不知道 我家色色的夫君是不是有什麼想法?」 林風雨搖搖頭道:「雲宗主和你母親大有不同。她的心門是封閉的,只為你 爹爹一人敞開。我總覺得多看她一眼都是褻瀆……而且,你家夫君做不了色中之 仙,也不至於變成色中餓鬼,是個美人就要往家裡帶。」 南宮紫霞甜甜一笑,轉了個話題道:「世事紛亂,楠楠和冰姐姐那邊也不知 怎麼樣了。」 林風雨神色一暗,湧上一股無能為力的感覺,只得暗暗祈禱:「楠楠,你們 一定要撐住。」 出雲山大陣已經展開,只是神州修者該如何進入卻是個巨大的問題。華光燦 燦的法陣早已引起了西華魔宗的注意。之前始終遠遠墜著的魔族軍團已經逼近天 盟修者不足十里的距離,吞雷劍陣如若放空個缺口供神州修者進入,西華魔宗必 將朝著缺口一擁而上。到時候就是城破人亡的下場。 出雲山護山大陣是天盟撤退以來第一個依仗,其實也是最後一個。魔界大軍 已經已盡入神州,不但高端戰力大佔上風,人數上也不再居於劣勢,若神州修者 不能退入出雲山依仗大陣防守反擊,接下來面臨的就是魔界大軍的絞殺,僅僅依 靠無根的杏黃旗是無法護得大軍周全。再受到這麼一記重擊,神州便是一敗塗地 再無翻身之日。 大陣無法打開,駐守出雲山的柳若魚也只能乾著急。藍劍山莊早已精英盡出, 再無餘力增援天盟。而一旦天盟在大陣外被絞殺,出雲山唇亡齒寒,遲早也是覆 滅的下場…… 中軍營帳內,谷元真人雙目赤紅沉聲道:「形勢如何相信諸位都已瞭然於心, 出雲山已近在眼前卻又面臨生死之劫。神州大半力量都集結於此,若有什麼差池, 神州萬劫不復。」他目光掃過中軍營帳里一張張疲憊的臉,艱難道:「本座欲親 掌杏黃旗阻敵進軍,護佑神州修者退入出雲山。還有何人願助本座一臂之力。」 秦冰抬起柔雅的妙目注視崑崙掌教。無論谷元真人之前如何利慾薰心,抓著 陰陽門與藍劍山莊不放,可到了生死關頭不愧神州第一人的氣魄。以身阻敵,與 昔日南宮劍河所作所為並無絲毫不同。這一刻她也不禁熱血上頭,可她修為並非 頂尖,無力阻住魔宗十大護法任何一人,終究還是頹然歎息。 「小女子願助盟主一臂之力!」營帳被掀開,身披法衣勁裝裝扮的寧楠俏生 生地進入,英姿颯爽更顯風華絕代。 谷元真人動容起身道:「妖主娘娘有傷在身,怎可再行犯險?」寧楠展現出 的勇氣,讓高傲的他終於尊稱一聲妖主娘娘。 寧楠淡淡一笑道:「傷勢已無礙。黑白郎君還是交給我,我不死……他過不 來!」 秦冰微微昂起頭,憶起林風雨昔日在太玄門之戰時說過的話:「看著吧冰姐 姐,你的女兒,會讓我們所有人為她驕傲。」從小就任性卻倔強潑辣的女兒,此 刻終於成長為具備了無與倫比的勇氣,前路危機重重,秦冰的心裡有濃濃的擔憂, 更有滿滿的自豪。 端木恩賜搖了搖頭髮出粗豪的笑聲道:「妖主娘娘一名女子尚且豪氣干雲, 在下又怎能居於人後?盟主,算在下一個。」 慕容千罡起身道:「在下斗膽做個主,請諸位元嬰巔峰高手同去。此時此刻 已無退路,若不阻住敵軍進不去出雲山大陣,在此地遭到絞殺,神州玉石俱焚, 在座諸位誰也不可倖免。咱們去了……便是隕落幾人又如何?守住出雲山便有了 立足之地,總有反擊之機。」 方玄衣笑道:「同去同去,在下有幸參與此戰,不去豈不可惜。」 眾人達成了共識,慕容千罡來到秦冰身前道:「在下此行九死一生。秦仙子 來日若見了林真人,還請捎上一句話,昔日所作所為悔之無及,只求林真人若能 助神州得脫大難,還請高抬貴手,留庚金山莊一脈傳承。」神州危如累卵,不由 得這些曾站在最高峰翻雲覆雨的高人反思。 秦冰抿了抿嘴唇道:「慕容莊主言重了。夫君並非無理取鬧之輩,該當如何 他會自行決斷。小女子不會為您傳這句話,還得請您安然歸來親自對夫君說。神 州還不能缺了您。」 慕容千罡仰天大笑離去道:「有秦仙子此言再無牽掛。壯哉,壯哉。」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分派已畢,谷元真人,天機子,寧楠, 五鹿大師,端木恩賜,慕容千罡,上官文辰,方玄衣各自帶起一路人馬,去做飛 蛾撲火般的阻擊。 餘下的神州修者肅立當地微微欠身施禮。 不知是誰奏起了悲壯的蕭聲。 亂世何為歌?管弦說紛擾。黃粱夢枕戈,兵刀入離騷。 谷元真人揮手握住杏黃旗旗桿,那法寶猛然爆發出一片金光將覆蓋範圍延展 了三成,又多了百朵金蓮湧現。谷元真人飛昇空中,向著魔宗十大護法吼道: 「隨本座迎敵!神州,不屈!」 無數人齊聲嘶吼:「神州,不屈!」 雖悲壯,士氣正旺,人心可用。谷元真人也不覺精神一振多了幾分信心。 清晰的咳嗽聲自魔界大軍中傳來,蓋過了震天的嘶吼,又讓神州修者心中一 沉。谷元真人目光凝視那個皓首白鬚的身影恨聲道:「有蘇不言!」 昔年有蘇不言奪天命不成,領著天狐一族棄青丘國遠遁不敢露頭,直到魔界 打破魔島封鎖進犯神州,才又悄悄與魔軍匯合一處。此前一絲風聲都未漏出,此 刻悄然現身實是給了天盟聯軍重重一擊。原本實力就處於下風,如今對頭又多了 個堪比谷元真人的大高手,就算最樂觀的人也知道形勢嚴峻到了極點…… 寧楠重重一抿嘴唇,強行克制著將仇恨的目光從有蘇不言臉上移開,對於這 位原本該在自己手下,卻投身魔界還曾重創林風雨的大妖,她恨不得將其撕成碎 片。不過也知道此刻不是逞意氣之爭的時候,擋住黑白郎君才是自己的重責。 谷元真人深深吸了口氣拋出一面令旗下令道:「有蘇不言交給本座!大軍行 動!神州……死戰!」 神州八真人在杏黃旗的照耀下一言不發沉默飛行。杏黃旗雖在谷元真人手中 威力大增,卻大都用來保護準備進入出雲山的修者,那邊再無頂尖高手護衛。阻 擊隊伍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 八道燦爛的霞光逐漸提速,領著跟在身後的阻擊精銳,向著密密麻麻看不到 邊的魔界大軍衝鋒,像一群奔向無邊海洋的螞蟻…… 衛無涯一提真元,又變成了臉上半塗黑白油彩的猙獰模樣下令道:「諸位兄 弟隨我攔截那八人,其餘人等不必理會放他們過去。嘯天,玉芒,分兵一半給你 二人,不必理會此地,繞過去截殺妄圖入出雲山的傢伙,能殺多少……殺多少!」 寧楠嬌叱一聲,祭起星光弓,搭上碧玉箭,手中彈動弓弦不停,崩崩崩的一 連串響聲過後,三十五支碧玉箭在空中拖著長長的尾翼,划過美妙的光弧,迎頭 射向奔襲出雲山的魔軍。 衛無涯飛向寧楠呵呵笑道:「此時還有心思他顧?小丫頭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寧楠目中冷電般的厲芒一閃,不得不專心應付眼前大敵。 衛無涯好整以暇地扭動身體,險之又險地讓射來的三箭貼著肩膀落空,冷笑 道:「怎麼不拿你的妖王印出來?」手中祭起一顆雷電繚繞的藍色珠子,對著寧 楠爆出一片驚雷。 寧楠破法叱目中射出道道光華,彈指打出射陰箭準確擊在一道雷光的節點, 讓它一陣顫動嘶鳴後消散於無形。 衛無涯眉頭一挑,心中暗讚一聲。黑白雙劍出鞘,雙劍如龍一左一右向寧楠 絞殺而去。 寧楠雙目牢牢盯住這致命的法寶,雙掌中玉陰掌火烈焰滔天化作兩道火蛇糾 纏劍身。雙劍輕輕一震,火光便潰散於無形。可寧楠身形盤旋而上,火光無窮無 盡,破法叱目之下一切真元運轉無所遁形,火蛇不屈不撓地向雙劍真元節點撲下。 遠遠望去,好似寧楠手持兩條亮白晃眼的綵帶,拼盡全力想要束縛擒住黑白雙劍。 衛無涯吃驚地發現雙劍竟然有微微地轉折不靈,臉上笑容收斂道:「好!這 才像我陰陽門人!」 手掐法訣,雙劍光芒暴漲,速度陡升,破空呼嘯聲大作。寧楠雙掌一合,兩 條火蛇歸於一手掌控繼續對雙劍糾纏不休。空出的右手大小兩指扣在掌心,中間 三指繃直祭起碧玉箭凝而不發。 黑白雙劍不斷破開火蛇的糾纏,去勢如驚雷逐漸逼近。恐怖的劍勢割得撲面 生疼,巨大的危機感籠罩身體,寧楠屏息凝神,似乎泰山崩於前也不能動搖她。 破法叱目的光芒越來越盛,在雙劍即將扎入身體之際,右手的碧玉箭終於出手。 寧楠的身姿在勁裝束縛下盡顯曼妙浮凸,她一個旋身右手猛然發力,以箭作 劍擊在雙劍劍身最薄弱處。黑白雙劍勢不可擋的去勢猛然一頓,隨即竟略略偏開, 險之又險地從寧楠身側划過。一擊落空!寧楠藉著反震之勢向後飛退。 未參與阻擊戰的月華與伊麗絲一直焦急地關注著寧楠,這驚心動魄的一幕讓 兩人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可她們也無法再將目光放在寧楠身上,血紅魔眼瞳仁 轉動射向杏黃旗,嘯天與玉芒率領的魔界大軍藉此已開始向神州修者發動猛攻。 血戰! 神州八真人除寧楠與衛無涯一對一之外,剩餘七人聚集在一起,殊死抵抗魔 宗七護法與有蘇不言的進攻。玉面童老與有蘇不言戰力可與谷元真人並列,甫一 接戰便將神州七真人壓在下風,再無暇他顧。 落入魔界大軍中的阻擊精銳隨即被茫茫的人海淹沒,只有縫隙中透出的法寶 光華才能看出他們是否隕落,而不斷傳來的自爆聲更是將戰場渲染得分外慘烈。 出雲山大陣放開的入口庇護在杏黃旗之下,可缺口的範圍不足以掩蓋神州大 軍的二成,漏在外面的修者便成了嘯天與玉芒的目標。 生死已然置之度外,外圍的修者停止了向出雲山靠攏,齊齊轉身一排一排地 向魔界大軍撲去。他們知道神州八真人的力量只能做到這麼多,而嘯天與玉芒兩 大魔頭不是他們能抗衡的,可是沒有選擇。 一名修者瞪著猩紅的雙目吼道:「他娘的!修為上來了記得給老子報仇。」 隨即和身邊的同伴排成人牆,祭起所有的法寶向魔界大軍衝去…… 生命如草,一排排的修者也如草一般被收割。可是沒有人停下,一排排的修 者們有序進入出雲山。最後一排的修者轉身,或者沉默,或者罵罵咧咧,或者高 喊著遺言。再一排排地衝上去,一排排地倒下。再輪到下一排…… 柳若魚不斷大聲呼喝著「快些,再快些。」吞雷劍陣原本攻守兼備,可南宮 紫霞不在出雲山,劍陣攻擊威力大減,對肆虐的嘯天與玉芒構不成威脅。眼見神 州同道不斷倒下,心急如焚! 出雲山一處別緻的小院裡依然幽靜,幾處陣法將此地重重護衛,喧囂的戰場 也影響不到這裡。 小院中央安放著一隻水晶玉棺,透明的棺身可見內里正沉睡著一隻形態優美 的天狐。它已沉睡了九年,沒有人敢來驚動它打擾它。 戰事激烈,這一處小院也失去了平時受到的關注,以至於天狐的身姿微微抖 動了一下也無人察覺。 天狐慢慢舒展了身姿逐漸化作人形,柳眉斜飛,豬膽鼻,雙唇瑩亮如豆蔻, 瓜子臉兒英氣勃勃。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順著透明的玉棺向外望去,似乎有些 迷茫。 從內掀開棺蓋,活動了下身軀四肢又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又從儲物戒中取出 件法衣覆蓋住修長曼妙的嬌軀,確認活動無礙才猛然飛空升起。 柳若魚百忙之中仍然心弦一動,回眸向小院望去。只見一道雪白的光華在她 面前頓住,光華中美貌的女子笑道:「姐姐,多謝重生之恩。」 柳若魚驚喜道:「語嫣,你醒來了?」隨即臉上一僵,扶語嫣無論如何不該 稱呼她姐姐,難道是知道了什麼? 扶語嫣從柳若魚臉上的表情便知她心中所想,揶揄道:「我雖然不能看,不 能聽,不能動,可是我感覺得到呀。」 柳若魚大窘,急忙轉移話題道:「這裡危險你快下去休息,一會兒我去找你。」 扶語嫣卻不搭她的話,四處打量著戰場一陣道:「我去幫幫忙。」身化白光 向大陣外衝去。 柳若魚大吃一驚,伸手一撈卻撲了個空。她已是元嬰後期修為,怎麼可能抓 不住扶語嫣?目光追隨白光而去,只見扶語嫣在人群中前行,白光包裹中漸漸化 出本相,身後垂下了六條狐尾……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