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2集 第6章 青丘之狐

【風雨情緣】第2集 第6章 青丘之狐 作者:林笑天 2015年8月14日發表於:sexinsex 第六章 青丘之狐 慕容世家裡發生的明爭暗鬥是林風雨所不知道的。他隱匿好身形嚮慕容世家 進發,只覺得一路飛來有些渾渾噩噩,腦門子裡陣陣發暈,胸膛像壓了顆大石頭, 悶得難受。 他剛剛品嘗第一次戀愛的滋味,可那份甜蜜的美好感覺瞬間被撕扯得支離破 碎。扶語嫣的冷言冷語,還有那冰冷的目光,讓他透不過氣來。那一夜,兩人像 小夫妻一樣共進晚餐,隨後徜徉於夜空,一切都是那麼美好。轉眼之間,扶語嫣 待他就如討債人。這怪不得扶語嫣,因為受到林風雨的牽連而遭遇滅族慘禍,又 怎可能要她像從前那樣對待自己呢? 或許,永遠都回不到過去了罷。想到這裡,林風雨的心口隱隱作痛,一腔怨 氣全轉移到慕容世家身上。這一切的根源,都是你們,都是你們無窮的權力慾望 所致!那麼,就付出代價罷。 已是晚霞漫天的傍晚時分,庚金山莊不見任何人影閃動,安靜得詭異。慕容 世家底蘊深厚不可小覷,林風雨早就打定了一擊不論中與不中,立即遠遁千里的 打算。之前也是順利斬殺四人,只是今夜被扶語嫣逼迫得心情煩躁,剛剛愛上一 名女子,卻遭到這般對待,心中一股怒火無處發泄。 林風雨深吸一口氣強行摒除雜念定下心神,扶語嫣已被仇恨沖昏了頭腦,他 卻深知自己不能出一絲一毫的差錯。 耐心地隱匿身形浮在空中,林風雨靜靜地等待。慕容世家不可能永遠將所有 弟子收縮于山莊之中,他專找落單,有能力一擊必殺的下手,把握性還是很大的。 又有風雷二翅和新得的幾件法寶墊底,自保無虞。扶語嫣的仇恨雖大,與他自身 而言並不急迫,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打怕這些對陰陽門心懷不軌的大世家,大門派。 讓他們明白陰陽門勢力雖弱,只要我林風雨不死就不是好惹的。有膽你就動我家 人,回頭就準備接受我林風雨的報復吧。 更何況家中還有五位嬌妻等著他平安歸去!為了報仇先把命丟了殊為不智。 林風雨等待了一個小時,庚金山莊裡飛出十個人來,為首的一人震天吼道: 「陰陽門的小賊,竟敢偷襲我慕容世家族人,夠膽的就現身一戰,爺爺在此接著。」 林風雨也不答話,一邊耐著性子聽他們叫罵,一邊細細觀察十人的修為。只見十 人俱是金丹期境界,排列成一柄寶劍的形狀,顯然是組成了陣法。 林風雨心中微微一哂,吼得震天響,其實怕得要命。 他們既然敢露頭出來,顯然是吃准了林風雨難以在陣法之下迅速結束戰鬥逃 遁,必然埋有後招。 摸清了情況,林風雨隱匿身形悄悄後退有五十里之遙,從懷中取出一件法寶 來。這法寶一片迷濛,只能朦朦朧朧看見一片五彩的雲霞——正是林風雨從新的 宗門寶庫之中取得新法寶,五彩鎖仙雲。 林風雨心情煩躁之下,暗罵一聲這法寶長得如此娘炮,一邊悄悄將五彩鎖仙 雲祭在空中。這法寶在空中斂去寶光如同一片尋常的雲彩,飄飄蕩蕩嚮慕容家十 人戰陣處飛了過去。 那十人渾然不覺,五彩鎖仙雲的妙處正在於此,不像其餘頂級法寶拿出來就 是聲勢駭人,和慕容世家之前對付林風雨的天羅地網倒有異曲同工之妙。 庚金山莊中忽然傳出一陣粗豪的大吼:「小心那朵雲彩。」林風雨心中一個 禿嚕,當即發動五彩鎖仙雲,那雲彩化作一隻布袋模樣,遮天蓋地向十人罩去, 同時雲中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 原本慕容世家組成的陣法也沒那麼容易被破去,只是在那粗豪的聲音大聲提 醒的同時,林風雨瞬間發動法寶。那十人有反應快的剛想抵抗,又被那股強大的 吸力迫不及防地扯了一下,陣勢頓時七零八落。 只見五彩鎖仙雲將十人同時凌空攝去。林風雨連打法訣將法寶召回,與此同 時,庚金山莊之中一道金影如電閃綴著法寶緊緊追來。 林風雨藏身之地較遠,運氣明清靈目細細打量之下,見慕容世家只出一人, 心中暗暗納悶。謹慎之下風雷二翅早早張開,一聲雷響前沖接回法寶,又當著追 來的金影再次施展雷遁逃開。 那金影氣得哇哇大叫,手掌張開,掌心之中立著一物耀如烈日,萬道金光將 方圓百里盡數遮蔽。林風雨現身之時,全身都籠罩在金光之下,那金光威力極強, 林風雨被打得像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 那金影大喜電光般追上大吼道:「林風雨,叫你狂妄!」手中一柄大如長槍 的利劍帶著金屬劇烈摩擦的聲響勢如奔雷一劍斬下。 大劍堪堪斬中林風雨,金影忽見林風雨眼中一道厲芒閃過,心中一驚已是不 及收招,運氣全身真氣一去不回。 林風雨身形變換在空中扯出一道虛影,拉開和大劍的距離手一揚,抽出一柄 神光湛然的寶劍。 寶劍出鞘帶著一團清冽額光滑如同出水芙蓉,劍柄上雕刻著周天星宿忽閃著 深邃的光芒。 此前林風雨所用的純鈞血陽劍是自身血液所凝,說白了還是一柄「虛劍」, 如今這柄得自宗門密庫的寶劍卻是貨真價實的「純鈞」。 金影手中的大劍見了純鈞,竟然通靈一般微微顫抖,與大劍心神相連的金影 大吃一驚,分明在這一刻感覺到大劍的恐懼。 林風雨的寶劍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光,不閃不避與金影硬拼一記。叮噹 一聲大響,金影身形劇震,手中大劍發出陣陣哀鳴拿捏不住脫手飛出,劍刃之上 滿是裂紋。林風雨亦是口中悶哼一聲,身上卻放出一股瑩白的光滑護住了他。 原來林風雨的內里穿上了一件法衣,看來防禦力極強。 林風雨向後飄開數丈距離凝視來人道:「你是什麼人?」一邊目光藍芒連閃, 掃視四周。 金影道:「本座慕容世家戰堂堂主慕容千通,你不必看了,就本座一人來收 拾你。」林風雨壓根不信!慕容千通的修為明顯已達元嬰後期,比起端木恩賜還 遠遠不如,但也在他之上,即使手中擁有數件絕頂法寶,勝負也在兩可之間—— 戰堂堂主豈能沒有幾件頂級法寶?況且在庚金山莊附近大打出手,一旦被纏住了 後果不堪設想。他一震手中寶劍又是一道弧光閃過,駕起遁光向扶語嫣所處位置 的側方逃遁。——風雷二翅雖然厲害,真元的消耗卻太過劇烈不可頻繁使用。 慕容千通深吸一口氣渾身金光大放,肌肉賁張變作一個金人硬生生地扛下純 鈞劃出的光弧。一陣牙酸的金屬摩擦聲過後,光弧僅在他身上留下淺淺的一道白 印。 他哪能放過林風雨?又化作金影緊緊追趕。 林風雨一邊駕著遁光一邊思忖:慕容千通居然是個體修?他的身份高貴,若 能殺了他今日也能給語嫣姐一個交代。可我總覺得心神不寧,這是怎麼回事? 慕容千通的修為較林風雨要高,兩人的距離不斷拉近。情知這樣下去也不是 辦法,兩人一追一逃又跑出百里的距離。 林風雨算算和庚金山莊的距離,自覺已是足夠遙遠。忽然回身平舉純鈞劍, 身體滴溜溜一轉畫了個圓弧。瑩白的圓弧上充滿了玄奧的符文,隱隱透出吟唱之 聲。他雙手如抱圓球,一股真元正在不斷地積聚壓縮,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純 鈞劍凌空立在雙手中央直指慕容千通,在那股強大真元的力量催動下,正在急速 旋轉帶出風雷之聲。 慕容千通面色凝重再次化作金人,又取出一道符印往身上一拍,渾身又披上 了一層黑黝黝的鐵甲只露出兩隻眼睛,左手持一面一人高的盾牌,右手持刀。 林風雨這一下也是拼盡了全力以圖速戰速決,依然抱定了一擊不中遠遁千里 的打算。純鈞劍已轉成尖錐型的殘影,他大喝一聲合身運起寶劍刺去。 慕容千通道一聲:「來得好!」將盾牌護在身前不閃不避硬生生地迎去。 純鈞帶著破空的厲嘯刺在盾牌之上,發出驚天動地的大響聲,刺目光芒里盾 牌被純鈞刺中的部位為中心,瀰漫出密如蛛網的裂痕瞬間化為齏粉。慕容千通怒 吼聲中左手抓住純鈞劍,右手大刀狂劈而下。 林風雨見大刀來勢猛惡,張口吐出五道霹靂,電得慕容千通渾身僵直了一瞬, 趁機純鈞劍發力再刺,對大刀也是不閃不避硬生生吃了一擊。 急速旋轉的純鈞劍破開手掌刺在慕容千通胸口,千萬道劍氣透體而入,將他 的一身盔甲斬得支離破碎;與此同時,慕容千通的大刀也重重劈在林風雨肩頭, 虧得那件法衣防禦強悍才沒將他一刀劈作兩段。饒是如此,林風雨口中也是狂噴 鮮血筆直地向地面墜去。 慕容千通渾身刻滿了恐怖的傷痕,一隻左手完全消失不見,鮮血狂涌之下金 人變成了血人,一身金光黯淡無光,看著就要散去。他咬了咬牙強提起一口氣向 林風雨追去要將他徹底擊殺。 林風雨身受重傷腦門中一陣混沌,趕忙咬了咬舌尖才清醒過來。忽然一股極 大的危機感浮起,竟不是來自面前追擊的慕容千通,而是來自背後。 明清靈目一閃,四周景色盡收眼底。只見背後一張紅色的大網無聲無息向他 罩來。——又是天羅地網。 只是這一招他已領教過,哪能再次吃虧?丹田中北極星光大放,風雷二翅連 連扇動之下一聲雷響,林風雨在空中消失,又在五里開外的虛空中浮現身形。身 上的寶衣浸染了鮮血,倒是寶氣更足。 慕容千通先是一呆,隨即大喜道:「大長老,快助我擒拿此小兒。」話一出 口,心中卻是閃過一絲不妥。天羅地網為何不是從林風雨頭上罩下而是反包而上? 這一下豈不是衝著我來了麼?他下沖速度極快,而天羅地網籠罩林風雨撲了個空 卻去勢不停,慕容千通沒有林風雨那般奇妙的瞬移遁術,一下被包了個嚴嚴實實。 在遠處不停咳血的林風雨也是驚得目瞪口呆,只見一個白眉老人從虛空中浮 現身形,一手拎著天羅地網任由慕容千通如何掙扎。 慕容千通又驚又怒:「大長老,你這是何意?快快放我出來,林風雨這賊子 扎手得很,我們一同擒拿他。待我登上莊主之位立刻奉你做太上長老。」他心慌 之下竟是方寸大失。 白眉老人呵呵笑道:「莊主?做白日夢去吧。若不是仗著你這一支祖輩餘蔭, 焉能由得你在慕容世家為非作歹?」慕容千通大聲吼道:「死老頭竟敢對我下手? 屠戮家族子弟你可知是何罪嗎?」白眉老人好整以暇:「可不是我殺的你,慕容 世家戰堂堂主慕容千通死於陰陽門林風雨之手,我慕容世家上下必會為你報仇。」 林風雨一頭的霧水,大長老和戰堂堂主內訌?對大長老的汙衊倒是不在意,慕容 世家已是生死仇敵,只要人死了,死在誰手上都一樣。略一思量也反應過來,多 半是慕容千通在家族中不受慕容千罡待見,找了這個機會順手除掉。只是他又被 人當槍使,心中難免鬱悶。 此刻他已身受重傷,也顧不得那麼多。大長老隱匿身形的本事連明清靈目都 看不穿,他心中略有些慌亂,急忙運足目力死死盯著大長老,徐徐向後退去。 明清靈目之中,大長老專心對付慕容千通無暇顧及林風雨。慕容千通先和林 風雨拼得兩敗俱傷,又落入天羅地網之中。大長老的修為接近端木恩賜,也是元 嬰巔峰。慕容千通雖奮力抵抗,卻漸漸不支。林風雨看著他在天羅地網之中慢慢 融化成一灘血水…… 眼見大長老對自己毫無興趣,林風雨急忙隱匿身形悄悄回到扶語嫣藏身的荒 山。 重重的落在地上,扶語嫣見他臉色蒼白渾身浴血,滿是仇恨的心房也是吃了 一驚,柔情又起,趕忙扶著他坐下,又急急忙忙地拿來濕巾擦乾林風雨嘴邊的血 跡。 林風雨心中一甜,覺得自己受傷也是值了,嘴裡卻說道:「語嫣姐,你不能 再呆在這裡。慕容世家非同小可,我帶著你躲不下去遲早要被他們找到。」扶語 嫣柔聲道:「先不說這些,怎麼受這麼重的傷?要不要緊?」林風雨搖搖頭: 「殺了十個人,又和戰堂堂主慕容千通打了一場,休息幾天就不礙事了……」說 到這裡眉頭一皺咬著牙站起身來四處打量,他布下的陣法明顯有被動過的痕跡, 忙向扶語嫣問道:「有人來過?」扶語嫣愣了一下目光躲閃,隨後點了點頭道: 「有!」林風雨大吃一驚,拉起扶語嫣就要離去之時,一名男子從山頭急速飛來 道:「林道友莫要驚慌,在下冒昧打擾並無惡意。還請恕罪。」那男子面色白皙 身材高大,立在空中如玉樹臨風散發出不可抵抗的魅力,林風雨見了都有那麼一 瞬失神的感覺。 林風雨眯了眯眼,一邊調勻呼吸道:「道友何人?來此何意?」見他風采過 人心中也是微有醋意,同時也是暗暗警惕,此刻他身受重傷實在沒有多大能力再 戰,心中盤算著脫身之策。 男子雙手連擺道:「道友無需如此戒備。在下有蘇連城,來自青丘之國,只 是順路而過發現了扶姑娘而已。」林風雨皺了皺眉頭,不敢確定地問道:「青丘 國?天狐一族?」有蘇連城微笑道:「正是。」林風雨道:「在下與妖族素無來 往,有蘇道友有何見教?」有蘇連城道:「我妖族一脈人才凋零,青丘國亦是人 口不多歷來避世修行。今日在下路過此地發現了扶姑娘,察覺到她有我天狐一族 血脈才就此逗留,用我青丘國秘法之下果然察覺不錯。扶姑娘,接下來的話是你 來說還是我來說?」林風雨大吃一驚,愕然回首望著扶語嫣,只見她臀後尾椎骨 處長出一支狐尾,順著裙擺拖在地上。狐尾毛色純白油光水滑散發著淡淡的妖氣, 優雅的弧線極是誘人。顯示體內隱藏的血脈被有蘇連城激活了。 隱藏血脈玄之又玄,通常因為多種原因深深埋在體內,不是同族之人完全無 法察覺。林風雨之前也一直把扶語嫣當做凡人看待,如今看來,扶氏家族不知是 青丘國哪一支流落在外。扶,可不就是狐麼? 林風雨喉頭乾澀已是猜到了什麼,目不轉睛地盯著扶語嫣。只聽她對著有蘇 連城道:「還是我來說吧!」有蘇連城微微一笑道:「二位慢聊,我在山頭等你。 不過提醒一句儘量快些,慕容世家的山河印一出我也抵擋不住。林道友,此中利 害關係你當曉得。」說罷化作一道白光立於山頭,遠遠向庚金山莊處打量。 林風雨艱難地咽了口唾沫,苦澀道:「語嫣姐,你不和我在一起了?」扶語 嫣臉色淒迷茫然,愣了一會神才道:「你給我家族惹來滅族慘禍,我們還能在一 起嗎?」林風雨腦門嗡地一聲炸雷響起,鼻頭微酸:「我在儘量彌補了……慕容 世家太強了,我……我真的盡力了!」扶語嫣搖了搖頭,眼淚滾滾而下哽咽道: 「我……我知道……我也不想怪你,……可是換了是你……你會怎麼做?我真的 不知道怎麼和你在一起!」林風雨胸口發悶啞口無言,一種愛情離之而去的感覺 在心中升起,悲傷之下眼淚也是止不住落了下來。 扶語嫣繼續道:「我要跟族人一起走。呵呵,真是想不到我竟然是個妖怪。 若是從前一定會難以接受吧。如今知道世上還有我的親人,對我而言也是一種安 慰。我不想怪你,今日之後咱們恩斷義絕!」林風雨深吸了一口氣止住淚水,倒 不是他性格軟弱。只是一名平常的男子初嘗情愛滋味,轉瞬之間就撒手而去,實 在是難以忍受的難過。他正色道:「語嫣姐,是我對不住扶氏家族。無論如何, 我對你的承諾依然有效。」扶語嫣慘笑一聲道:「隨你了。從此形同路人你要怎 麼做和我無關。慕容世家,有生之年我扶語嫣定要滅之。」說罷取下脖頸上的碧 玉葫蘆隨手拋落。林風雨看得胸口像只被不斷敲擊的大鼓悶得透不過起來,這隻 葫蘆她都不願意留著,這是……徹底結束了嗎?這麼努力,豁出命去想要挽回這 段感情,終究還是無用功麼? 有蘇連城忽從山頭飛速而下叫道:「山河印已出,林道友速速離去。」一把 拉起扶語嫣向天邊飛去。林風雨本能地伸出手拉住扶語嫣,猶豫之間卻不敢發力, 只能任由有蘇連城帶了扶語嫣飛去,五指之間只留下那一絲滑膩的觸感。 遠遠地只聽見扶語嫣最後說道:「救他……」天地之間忽然充滿了威嚴的肅 穆之意,慕容千罡身著黃袍凌空而立,如神王巡天。他在一張紙上迅速寫了幾個 字,又取出一方大印在紙上蓋下一個鮮紅的印章。那張普通的白紙蓋上印章之後 立在空中,如同天地之間至高無上王者的聖旨,上書幾個大字:「搜尋陰陽門林 風雨,困之!」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