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36章:戰地小詩

簡體

  第三十六章:戰地小詩   藍劍山莊很忙碌,天盟盟主,崑崙掌教,公認的修真界第一人谷元道長親自來訪,事先還做足了禮數,南宮世家也不能失了這份面子。   林風雨不願去見谷元,宣稱自己閉關,實際躲在聽風觀雨閣里。 自從再見了扶語嫣,連日來心情都不佳,寧楠又對他鬧脾氣,心裡對摺騰出這攤子事情的天盟更是厭惡。   至於谷元前來所為何事,林風雨也不是傻子自然猜的出來。 陰沉的臉色眉頭皺的更深了。   也不知是不是修真界實力為尊,如今對立的雙方大都以陽謀應對,逼得你不得不這麼做。 林風雨想著若自己是藍劍山莊之主,面對這種情況和要求也確實很難應付。   三天後谷元離去,林風雨也跟出來相送,只是心頭不爽耍起脾氣,跟在南宮劍河身旁冷著臉一言不發。   谷元也不來和他計較,當做了透明人。 他朝南宮劍河拱手道:「南宮家主務必念在同道之誼出手助戰。谷元在此拜謝了。」   南宮劍河亦是回禮道:「真人勿憂,除魔衛道分內之事,南宮世家必當全力以赴。」   林風雨心中冷笑,場面話誰都會說,真做起來又是怎生一番情形? 南宮世家放心將後背交給這樣的隊友麼? 波詭雲譎,西華魔宗的情形也掌握了五六成,人家都是來復仇的,齊心協力。 天盟這邊,呵呵,鬼知道安的都是什麼心思。 更讓他煩躁的是,若是青丘國真的和西華魔宗全面聯手,戰場之上遇見扶語嫣,又該如何面對? 躲起來不參此戰? 又怎生放心的下!   送走了谷元,藍劍山莊上下也緊張了起來。 高層人士日夜商議不斷,南宮紫霞忙碌得幾天都見不著人影。 林風雨本也該參與這類會議,雖說他在藍劍山莊沒掛任何名頭,修為戰力畢竟擺在那裡。 可是南宮劍河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樣兒,也知他聰明有餘,對這些陰謀詭計實在沒什麼興趣,性格又太耿直,也就由得他去。   聽風觀雨閣內,林風雨獨在廳堂枯坐一大口一大口地喝著悶酒。   秦冰手捧著放著幾樣下酒菜的托盤移著蓮步閃身進來,又給空了的杯子滿上道:「夫君,想不想聊聊?」   林風雨張開雙臂將她擁進懷裡,溫柔的身軀讓他心弦一松道:「心裡亂得很,冰姐姐要說什麼?」   秦冰偎依在他胸口道:「夫君可是要參與這場戰役?」   林風雨撫摸著她柔順的長髮,在她額頭吻了一口道:「要去的,不單是為了扶語嫣。」頓了一頓接道:」藍劍山莊這裡要說頂尖戰力只有大哥與我兩人,決不可傾巢而出。 西華魔宗意懷不軌,天盟那邊根本靠不住,根基之地不容有失大哥必須在此坐鎮,我不去,誰去。 」   秦冰摟住他腰杆的雙臂緊了一緊道:「三年前夫君已經突破了陰陽大法第五層,修為戰力不下當世任何一人。可是畢竟火候尚淺,對法則之力的掌控也遠不如頂尖高手,法寶也略遜。此去當審時度勢,萬萬不可衝動。」   林風雨雙手一提將秦冰抱到臉前深深一吻道:「冰姐姐放心,此行紫兒也定要參與的,我會聽她的話做好打手保鏢身份即可。真要碰上頂尖高手,打不過總是逃得掉的。」   秦冰凝視眼前的男人,自從成家之後,他的確成熟了許多,懂得分寸,不再隨便衝動上頭,笑了笑道:「去找大哥吧,他應該等你很久了。」   林風雨一仰脖子將杯中酒喝乾,點了點頭大踏步離去。   百劍堂燈火通明,守在門口的弟子見林風雨龍行虎步而來急忙上前相迎道:「姑爺萬安,家主已先行囑咐若姑爺到來,無須通報!」   林風雨朝他點了點頭,踏入百劍堂。   南宮劍河見了他示意坐下。 林風雨凝神傾聽,幾日來高層已將一切準備安排妥當,此刻也正在點兵備戰。   南宮劍河從儲物戒里取出一塊黑漆漆的木牌,在上面寫上名字交予大長老,商議一番後又取出一塊,再填上名字。 林風雨知曉這是要製作本命牌,出征的弟子都要留下一絲真元在命牌內。   如此良久天色已到了第二日正午,南宮劍河忽然向南宮紫霞問道:「尚缺先鋒大將一名,紫兒可有人選建議?」   林風雨精神一振豁然抬頭,南宮明禮卻起身道:「父親,孩兒未能參與此戰深感遺憾。先鋒大將孩兒建議可由九長老薛無欲擔任,薛長老經驗豐富戰力超絕,又與孩兒是至交,能稍微彌補孩兒不能參戰之遺憾。」   林風雨撇了撇嘴,南宮明禮與南宮紫霞近年來競爭相當激烈。 原本南宮明禮作為長子,天賦修為均屬出類拔萃是當然的家主繼承人。 可惜南宮紫霞更是天縱之才,又有林風雨助威勢頭更猛。   南宮明禮也知道父親這句話指的是誰,心有不甘還是想爭一爭。   南宮劍河微微一笑道:「禮兒不必心急,西華魔宗非一戰可定乾坤。出雲山根基之地不容有失,禮兒留守與此也是大功一件。先鋒大將必得修為頂尖戰力出群這不能勝任。九長老雖修為不凡,尚不足以擔當此重任。」   南宮紫霞美目一飄,抿著嘴笑道:「父親沒見你家姑爺躍躍欲試?那位已是雛虎出籠,關不住啦。」   林風雨起身拱手道:「莊主坐鎮出雲山乃是上上之選。林風雨得南宮世家照料多年,願往一行以報大恩。」   南宮劍河微微一笑,提筆在木牌上寫下林風雨三個字!   出征之日轉瞬及至,林家人除了林風雨外,南宮紫霞,秦薇與寧楠都要參與此戰。   與秦冰,曹慧芸依依惜別互道保重,藍劍山莊五千名弟子在南宮紫霞的統領下踏上了征程。   五方大師已回到天盟,魔島的位置被牢牢鎖定。 神異的西華魔宗陣法全數打開,團團黑氣將魔島遮蔽得目不能見。 天盟諸多精英弟子圍繞在魔島兩千里之外日夜監視。   天盟進擊陣地設在南海一座無名小島上。 藍劍山莊加入之後雖有一定的自主權,自然也得服從統一的號令。 大敵當前,之前的仇恨倒是被暫時擱置誰也沒有多提,畢竟此時此刻擊敗西華魔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谷元紆尊降貴朝南宮紫霞拱手道:「南宮世家前來增援共襄義舉,本座甚喜。」   南宮紫霞落落大方地福了一福道:「誅滅西華魔宗義不容辭。既是父親首肯,我南宮世家定當遇山開路,遇水鋪橋,履前鋒之職一探西華魔宗虛實。 」   谷元道:「好!來人,傳我號令。」   南宮世家打頭陣! 天盟被分編為四隊,正天閣主天元子統領左翼,天魔宗主易天行統領右翼,谷元坐鎮中軍,慕容千罡領後軍。 福源洞主福隨生穩守駐地以為後援。   分派已畢,易天行道:「南宮世家擔當前鋒之職固然鋒銳無匹,可仍需提放西華魔宗陰謀詭計。本座手下有一隻幻影小隊,偵查測探之職可助一臂之力。 」   雲蕊也接道:「碧雲宗亦有神妙輔助之法,南宮世家當用得上!」   南宮紫霞明白這兩家有意助力急忙連聲稱謝,這對增強前鋒戰力也是大好事自然無人反對。   自從出征之日起,林風雨始終繃緊著心弦。 行軍布陣之事實在不是他擅長的,這些事情都是南宮紫霞與秦薇在打理。 秦薇的陣法天賦在此時展現得淋漓盡致,一個個玄妙的大小陣法加持防衛之下,藍劍山莊也是增加了一分底氣。   緊鎖劍眉遙望著魔島心潮澎湃,不知那些黑氣翻騰里又是怎樣一番景象。 扶語嫣,她是聽了自己的勸在青丘國呆著,還是在這裡?   林風雨心亂如麻,信步在前鋒營地里穿行。 正是中秋圓月當空,修者的心態雖容易放得平穩,可前路危機重重,佳節之夜營地里也是絲毫沒有節日氛圍。   「夜穹皓白瓦雲淡,院井梧桐影重重。嗯,夜穹皓白瓦雲淡,院井梧桐影重重。接下來兩句該怎生應和上呢?」一陣輕柔的女音喃喃傳來,主人似乎正陷入了沉思。   營地之中頗有些高人隨身攜帶著洞府,這一座別致的小院顯示主人身份的尊貴,林風雨亦被吸引循聲望去。   院門未關,抬眼處一名俏麗的女子曲腿坐在鬱金香花叢邊,左手架在膝蓋上支著下頜,右手玉指輕輕敲擊著地面,望著天空的滿月出神。   這女子鵝蛋臉兒,峨眉星目,瑤鼻櫻口,柔美無端,甚是嫻靜。 一身粉色流雲裙即使坐著也襯得身段修長苗條,明艷不可方物。 縱是家中嬌妻各個兒國色天香,林風雨仍不由得細細打量,頗有驚艷之感。   女子身邊擺著一張石桌,桌上架著一面古琴,一管洞簫。 爭殺之地突現這一份溫柔靜謐,林風雨紛繁繃緊的心思也不由自主地一松。   「夜穹皓白瓦雲淡,院井梧桐影重重。」女子依舊在沉吟,念詩的聲音極具韻味,似乎這兩句發出之時正伴著身旁流水叮咚般的琴音。 看她的模樣兒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連被一個陌生男子打量了許久都未曾察覺。   「良辰到時花月夜,美景無邊玉盤風。」林風雨略作思量,也顧不得唐突佳人,情不自禁地脫口接道。   「咦,公子這兩句倒是工整接得上。咦,是林真人?想不到真人貴為後輩第一人,也喜歡吟詩作賦。」口中又極有韻味地吟誦了兩遍,輕蹙峨眉道:」總覺得哪裡欠點兒妥當。 還請真人指點! 」   林風雨道:「瓦雲淡和影重重不押韻,而且影重重疊字,其他句子裡沒有。不若改成夜穹皓白瓦雲蒙,院井梧桐深影重如何?」   女子偏頭想了想吟道:「夜穹皓白瓦雲蒙,院井梧桐影深重。良辰到時花月夜,美景無邊玉盤風。唔,這樣倒是可以!」   林風雨又笑道:「影深重?嗯,影深重是不是有些太壓抑了?姑娘,用秋影重如何?正是中秋佳節之夜。」   女子鼻尖哼了一聲道:「你寫詩還是我寫詩?就不改。讓你指點,又不是讓你指指點點。」一拂水袖在古琴合上新作的詩彈奏了一??遍,頗覺滿意。 柳腰一扭自顧自地挪移蓮步關上房門。   林風雨討了個沒趣! 小院牌匾上幾個娟秀的大字「落花聽風閣「映入眼帘。想起天魔宗主有個小女兒,閨名喚作易落落。江湖傳言天賦高絕,身為天魔宗聖女偏偏喜好舞文弄墨,性子清冷得很,想來就是這一位了。落花聽風閣,倒與自己居住的聽風觀雨閣頗有相似的情趣。   自嘲一笑,大敵當前的還在吟詩作賦,真是吃飽了撐的。 只是唱了這麼一出,煩躁的心思倒是安寧平靜許多。   天光大亮,天盟的一切都已籌備就緒。 西華魔宗將在今日扯??開神秘的面紗。 面紗之下,究竟是絕色美女還是可怖的骷髏?   大帳內南宮紫霞全副武裝英氣勃勃,令旗一揮下令道:「天魔宗幻影小隊前出探路,務必隱藏身形,遇敵不可接戰速回。」   易落落接過令旗應道:「得令!」   南宮紫霞又朝林風雨道:「林風雨負責接應。如遇強敵可現身阻之,護衛幻影小隊脫離戰場即退,不可多做糾纏。」   林風雨接過令旗,易落落星目一抬又道:「林真人還請離得遠些,莫要干擾了天魔宗行動。」轉身出了營帳自去召集準備。   林風雨撇了撇嘴,這冷傲的小妮子,好像會拖你後腿似的,不過剛才那雙眼睛一掃,倒是風情美艷得很。   南宮紫霞分派已畢,前鋒大營有序出擊。   林風雨隱匿身形遠遠綴在幻影小隊之後,給他的任務看似輕鬆,實則作為南宮世家這邊最頂尖戰力,肩上壓力巨大。   南宮紫霞的令旗揮起,重重陣法籠罩著藍劍山莊前鋒軍。 林風雨回眼一掃,其中至少有三個是秦薇設置的陣法,一個幻陣,一個防禦陣,一個加持陣,個個效果不俗。   幻影小隊在前已是化作了一片虛無,他們共三十人團團圍在易落落身邊,組成一個奇妙的陣法。   魔島四周俱是戰爭迷霧,作為西華魔宗的主場既然敢亮出來,其中的兇險可想而知。 幻影小隊行動很是小心謹慎,易落落手中不停打著玄奧的法訣,連林風雨都感應不到他們的存在。   一片看似什麼都沒有的虛空,忽然長出千萬根絲線,閃著耀目的銀光團團包裹成球體。 旋即一股漩渦狀的黑氣破開絲線而出,幾乎在法陣攻擊出現的剎那便將法陣破去。   林風雨雙目一眯,倒不是驚異於破去陣法的速度之快,而是這個過程中幻影小隊始終沒有顯露出半點身形,隱匿之術甚是厲害。   幻影小隊破去陣法想要繼續前行,西華魔宗那邊立刻起了反應。 更多的絲線組成??巨大的銀色光球朝幻影小隊踩中陣法之處卷了過來,那處虛空卻什麼都沒有撲了個空。   易落落蹙著秀眉,鼻尖微微泛起細密的汗珠。 一路潛行過來,她已經順手破去了四十六個法陣,還記錄下另外八十七個法陣的方位。 可是隨著離魔島距離越來越近,前突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饒是萬分小心,還是觸發了剛才的法陣中。 與此同時,一股磅礡的神念在同一時刻鎖定了她的方位。   雖是緊急用秘術脫離了神念的鎖定,並成功躲開了陣法的束縛,心中還是尤有餘悸。   魔島之上升起一道迅疾的灰光直奔法陣觸動的地點,來人身形一片迷濛看不清面目。 林風雨卻第一時間感應到濃重的煞氣,心中一陣觸動,二十餘年前的荒山惡戰,陰煞老魔正是這般模樣。 只是來人修為遠比陰煞老魔要深得多。   灰光身形一定,手中掐起法訣身後現出六道真魔之影,正是當年陰煞老魔六極真魔影大成之相。 昔日陰??煞老魔不過能召喚三道,巨力,巨劍,巨刀。 如今灰光人多了三道巨槍,巨戟,巨斧。   魔影飛掠,巨劍魔頭揮舞著巨劍凌空??急斬,似要將這一片虛空攪碎。 易落落一聲驚呼喝道:「六極真魔影,速退!」隨即也是手掐法訣,身後現出一道靚麗的粉色魔影,雖是面上塗抹著紋路彩繪,依然端正貌美。   粉色魔影雙掌向天如懷抱日月,掌心之間亮起紅色的光球向著巨劍一迎。   魔頭現身林風雨本擬出手,見了易落落這一招又按捺下身形,心中暗贊天魔宗聖女果然不凡,修為竟不在秦冰之下。   巨劍與光球一拼之下,反倒是真魔退了兩步,身形一陣黯淡。 灰光中人驚道:「自在修羅女?」   易落落大敵當前之際不慌不亂,神色依舊清冷,手中打出兩道法訣帶著幻影小隊緩緩後退。   魔頭獰笑道:「想走?」六極真魔影一齊晃動身形向幻影小隊撲來。   自在修羅應對一道真魔影穩占上風,同時對上六道即刻顯得吃力。 幻影小隊一同祭起法寶形成陣法。 六魔五般兵器齊出,巨力真魔一對拳頭像兩柄碩大的鐵錘。   易落落牙關緊咬,這驚天一擊憑著幻影小隊扛得下來,但是第二擊,第三擊呢? 正待運起自在修羅扛下大部分攻擊,帶領小隊脫離戰場。   天空忽然亮起一道勢如雷霆萬鈞的金色刺目劍光,速度快得不可思議後發先至,搶在幻影小隊之前截住了六極真魔影。   劍光閃爍,魔音呼嘯。   一時間漫天都是炫目的光影,六極真魔影吼聲連連,刀劍槍戟斧加上拳頭密如暴雨。 而一道纖細但刺目的金色劍光穿梭其中,將無數殺招化解於無形。   易落落瞪大了星目,那道劍光仿佛帶著天地間最純潔,最質樸的光芒,卻有著一往無前,不可阻擋的氣勢。 來人對於劍道的掌控已達世之巔峰,除了南宮劍河實在不知還有誰能與他比肩。   「林風雨?」灰光人收回六極真魔影問道。   「陰煞老魔是你什麼人?」林風雨現出身形不理他問話,反而回問道。   灰光人眉間一皺,一問一答被占了上風很是不爽道:「正是本座的徒兒,本座忘年樵老,今日便要你償命!」   林風雨哈哈一笑:「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本事了。」   與此同時,林風雨朝易落落傳音道:「易聖女速退,追兵我自擋之。」碰上個喜愛詩詞的女子,說起話來都有些文縐縐的。   易落落輕輕搖頭回道:「林真人相助之誼,如今大敵當前怎能棄同伴而逃?」一邊又吩咐幻影小隊速退回去報信。   要問林風雨為何不尊南宮紫霞將令,阻住追兵不可糾纏? 只因忘年樵老身後無數魔氣翻騰,鋪天蓋地的西華魔宗修者正在衝來,那強大氣勢甚至讓林風雨戰慄不已。 他深知此刻不能退,西華魔宗根本沒有任何試探接觸直接傾巢而出,似乎要在一瞬間將戰場全面點燃。 他必須站在這裡,給藍劍山莊爭取更多的時間。 否則這一股敵軍掩殺過來,兵力不足的前鋒部隊會被瞬間淹沒。 大哥將這些子弟兵交在自己手上,怎能任由損失。   他必須站在這裡,不能退,也不能倒下,像一根釘子牢牢地楔在這裡,讓西華魔宗難受,讓西華魔宗不敢肆無忌憚地放膽掩殺……   林風雨狠狠咽了口唾沫道:「易聖女,務必跟在我身邊。」   易落落淡然一笑道:「林真人放心,落落並非您眼中如此不堪一擊。」   她娉娉婷婷地凌空盤膝而坐,取出昨夜的古琴,似乎面前強大的敵人都是雲淡風輕一般。   隨著易落落玉手拂過琴弦,琴面泛起古樸的符文,翠綠的光芒照耀天際。   「天魔漱玉琴? 」不想被這清冷的才女拿來吟詩作賦的樂器竟是這般至寶。   易落落星目空靈如夢,左手一勾,右手一挑,琴音叮咚而出,那純凈又清亮的嗓音輕輕吟唱:「左手地獄,右手天堂;左指終止,右指起始;你聽!我在彈童年的回憶,那時純真得猶如山野的小雛菊;我在彈現實的哀愁,假的比真的更讓人心慌情亂……」   粉色的自在修羅像若隱若現,左手一側現出地獄般的悽厲可怖,右手一側卻是天堂般的鳥語花香。 易落落優美的唇角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輕聲道:「地獄天堂,開!」   虛空中忽然現出奇異的空間摺疊,林風雨雙目一縮!   法則之力!   【第一首《關山月》是和風揚花會落妹妹合作的,她寫了前兩句,我寫了後兩句。 中間那段對話則是和她在sis論壇里的,是不是很有趣很有個性? 指點和指指點點,哈哈。 結尾的《地獄天堂》小詩則是風揚才女的手筆。 28號是她的生日,這一章便是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ps:秀外慧中的才女,很美很美。 】   風雨情緣 , 林笑天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book18.org

版主:小臉貓於2016_06_03 10:55:06編輯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