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四十章 爭議

【風雨情緣】第四十章 爭議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27發表於:SexInSex 第四十章 爭議 天光漸亮,一夜歡好的三人偎依在一起享受暴風雨過後的溫存。激烈的性愛 固然讓三人更增感情,此刻的溫柔擁抱卻更加溫馨。 林風雨召出水球,三人一起痛痛快快泡了個溫水澡。二女又一同細心地為他 打扮清楚。今日修真門派的重要人物全要齊聚金翎島,又是林風雨求婚的日子, 他沒有絲毫的不耐,反倒很是享受這樣溫馨的感覺。 太陽躍出海面,將整座金翎島都映得金燦燦的。夜晚的靜謐過去,今日不知 又會是怎樣一番格局。三人心情舒暢,似乎再大的困難終究難不住齊心協力的一 家人。 林風雨向曹慧芸問道:「慧芸姐,當年你和后土巫門是怎麼一回事?」這話 若是之前問來,難免會勾起曹慧芸的傷心事,也容易讓她疑神疑鬼認為林風雨介 意她的過往。但經過昨夜的歡好,今日又是求婚之日,曹慧芸便沒了這些顧慮。 曹慧芸和褚成的事情在五雲山上簡單說過,至於前後原委則一家人都不甚了 了。她也不避諱,當下將整個過程一五一十地說來。 原來當年她在大學之時,褚成對她追求甚急。平心而論褚成這人也是個出色 的人才,加上面容俊俏,當時曹慧芸涉世不深,被他追求得手也是人之常情。不 想褚成壓根不是真心愛她,在取了曹慧芸處女之身之後,又騙她修煉雙修之法供 其練功增強功力之用。待得曹慧芸發現這功法對自己一無用處,反倒是身體越來 越差,立刻停止修煉並拒絕再與褚成雙修。可她哪有力量抵抗褚成?被種下桃花 蠱後變得淫蕩不堪,日夜索求無度。直到三年之後褚成玩得夠了,才取出桃花蠱 任她離去。 褚成一己之欲,卻成了曹慧芸命中的噩夢。之後逃也一般地離開嶺南來到天 南,直到林風雨和南宮紫霞出現,才從噩夢中擺脫出來。也就是那三年的時光, 讓她知曉了這世間還有修者存在,至於能夠成為一名修者,則是做夢都沒有想到 過的了。 林風雨聽完了事情的經過,細細思量了一下問道:「慧芸姐,若我將這段往 事公開,你介意麼?」曹慧芸搖了搖頭笑道:「小風要公開必有用意,你都不介 意,我又來介意什麼?現在呀,我只關心你的想法,別人怎麼看與我何干?」林 風雨點了點頭,在二女臉上吻了一口道:「我去找劍河大哥。你們和紫兒姐姐呆 在一起,今日怕是不太平靜莫要隨處走動。」三人一同來到南宮劍河房門前,尚 未敲門他已迎出門來:「賢弟來了。二位弟妹,紫兒和若魚在隔壁。」知道兄弟 倆有話要說,秦冰和曹慧芸忙向他行了一禮向隔壁走去。南宮劍河也同樣交代了 一句:「秦弟妹和紫兒交代一聲,今日莫要隨處走動。」哥倆回到靜室,林風雨 將心中所想和南宮劍河細細說明了一番,想聽聽他的意見。 南宮劍河搖頭道:「賢弟如今也是有家室的人,何必做這齣頭鳥?」林風雨 回道:「大哥,這件事情小弟已想得明白,躲是躲不過去的。不若藉此為由頭, 南宮世家與陰陽門置身事外,靜觀其變總好過陷在裡面,到時候想脫身亦不可得。」 南宮劍河嘆了口氣道:「這方法本是好的,只是我南宮世家的事情卻要賢弟 來當這齣頭鳥,我心難安。」林風雨擺了擺手道:「大哥,咱們一家人不說兩家 話。 談這些就生分了,我家夫人那麼多法寶,還有琅繯仙府,大哥關愛之意小弟 牢記在心。做這點小事也是應當的,大哥不必推辭。「南宮劍河瞪著林風雨良久, 無奈嘆氣道:」終究沒有更好的辦法。「林風雨又問道:」不知后土巫門和南宮 世家是什麼關係?我看他們對紫兒姐姐恭敬得很。「南宮劍河困惑道:」后土門 是我南宮家的依附門派,怎地?「林風雨道:」今日我若拿后土巫門開刀,於南 宮世家是否有影響?「南宮劍河思索了一下道:」如今亂局橫生,我南宮家自顧 不暇哪有空理他后土巫門?不過是些利益往來,損失不大。五弟妹的事情我也知 曉一些,賢弟若要動手,儘管去做就是了。「二人商議已定,見天色不早便一同 向凌雲樓走去。 金翎島的至高點凌雲樓頂層,正被初升的紅日染得一片金黃。谷元立在欄杆 邊迎著朝陽,背影長長的鋪在地上。登上樓來的林風雨見此景象,眉頭一皺。那 道長長的陰影憑空讓氣氛又沉重了幾分。 環顧四周,除了作為主人的正天閣諸人之外,五鹿,五方兩位大師,碧雲宗 雲蕊仙子,慕容千罡等人都已到來。 向眾多前輩施禮完畢,林風雨也不多言自顧坐在位子上。 倒是谷元率先開口道:「林風雨,你陰陽門對組六道天盟之事,可有師門長 輩意見?」說話時依舊站在欄杆邊一動不動背對著他,身上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 的氣勢,罩著林風雨形成一股莫大的壓力。 林風雨深吸了一口氣回道:「師門有明令,前輩不必著急,一會兒晚輩自然 會說。」想著要和崑崙派這樣的龐然大物對著干,心中不免有些緊張。 谷元點了點頭也不接話,不知在想些什麼。 林風雨也不理他,閉上雙目養神。 不一會兒,上官文宇,端木恩賜,易天行,福天應陸續到來。 易天行見了谷元的做派,怪笑一聲揮手放出一片雲彩,將射向谷元的日光盡 數擋住,好整以暇地說道:「本座不喜光線過亮,諸位莫怪。」谷元對他的挑釁 竟也不計較,緩步到位子邊坐下道:「六派四家都已到齊,林風雨亦對本尊說可 代表陰陽門。天元閣主,這就請開始議事罷。」天元子朗聲說道:「西華魔宗禍 害我修真界兩年有餘,前已有崑崙派,正天閣,福源洞,碧雲宗,天魔宗共發追 殺令始終無果,近日又有蓬萊派慘遭滅門。昨日谷元真人提議組建六道天盟,共 御西華魔宗。事關修真界千餘門派生死存亡,諸位請三思而定。」谷元接道: 「目前西華魔宗行蹤不明,實力不明。專行宵小之事屠滅門派,手段殘忍至極。 崑崙派上下力主組建天盟,集我正道修者之力屠滅西華魔宗。不知諸位意下 如何?「 見在座諸人沉默,福天應接道:「我福源洞亦願參與組建天盟,無異議。」 正天閣作為主人,天元子也表態道:「正天閣亦無異議,當今之際屠滅西華魔宗 為第一要事,組建天盟於我修真界有益無害。」正天閣實力強勁僅次於崑崙派, 昨夜閣中首腦人物商量之後,覺得組建天對利大於弊,今日也是提早表態。 谷元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正天閣的表態之下,天盟之事可謂大局 已定,頗有些鬆了口氣的感覺。 慕容千罡也接話道:「西華魔宗倒行逆施,人神共憤,慕容世家也願參與組 建天盟,盡一份心力還我修真界朗朗晴天。諸位世兄怎麼說?」見慕容千罡話問 了過來,端木恩賜接道:「聯手絞殺西華魔宗端木世家無異議。只是組建天盟一 事事關重大,未有詳細章程之前,端木世家無法決策。」還是昨夜幾人商量的結 果,不過端木恩賜絕不像他所表現出的那般粗豪,話說的相當委婉。 南宮劍河聽了他的話,早有預料般嘴角一撇,示意上官文辰先說。 上官文辰朝他點點頭,簡單接話道:「上官世家附議端木世家。」谷元毫不 避諱地冷冷一笑,向南宮劍河道:「南宮世家意下如何?」南宮劍河站起身來朝 谷元行了一禮,不先回答而轉向碧雲宗雲蕊仙子問道:「雲仙子,劍河冒昧,碧 雲宗怎麼說?」雲蕊仙子默了一默道:「碧雲宗不反對組建天盟。」說的話亦是 含含糊糊,南宮劍河卻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又問易天行:「易宗主,天魔宗 怎麼說?」易天行一揮衣袖:「天盟組不組建均可,若是要組建本座只有一條, 多大權力,多大責任。谷元,你滿口仁義道德,可莫要傷了天下修者的心哪。」 這話幾乎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又談何容易?易天行 雖然和谷元明面上對著干,真實的意思依然捉摸不透。 全場只剩下南宮世家與陰陽門未曾表態。 南宮劍河朝四周團團一揖想要開口,卻被林風雨打斷,他向著谷元真人一禮 說道:「谷元前輩,晚輩冒昧有一句話想問清楚。」谷元真人一點頭,示意他說 來聽聽。 林風雨問道:「不知天盟組建之後,若有些恩怨未了當如何處之?」谷元道: 「當今之際以西華魔宗為第一要務,凡我天盟中人不可再私向尋仇。」林風雨借 著嘆氣穩了穩心緒,吞了口唾沫道:「既如此,陰陽門暫不參與天盟之事,諸位 前輩見諒。」見林風雨說得如此肯定,端木恩賜與上官文辰對視一眼,各自吃了 一驚。 谷元雙目一眯,等來等去,不見易天行和南宮劍河這等刺頭兒公開反對,倒 跳出來個林風雨。昨夜曾說林風雨若做南宮世家馬前卒,正好拿來殺雞儆猴。他 渾身氣勢大盛,一步步走向林風雨道:「如今西華魔宗禍害蒼生,我正道群雄一 心,你陰陽門可是要與西華魔宗一般,與我天盟為敵麼?或是你林風雨膽大包天, 假借陰陽門之名,欲行私下尋仇之事?」每說一句話,踏進一步,而每踏進一步, 林風雨就覺得身上壓力重了一分。待到谷元走到身前,已是呼吸不暢。 林風雨背心已冒出了白毛汗,卻知道此刻決不能退縮,一旦氣勢被奪在谷元 這等高人面前,可能後面的話說都說不出來。他默運陰陽大法,丹田北極星光大 放真元流轉不絕,一邊回道:「我陰陽門古訓天地有正氣,且林風雨曾誅殺屍魔 和陰煞老魔,與西華魔宗結下死仇。谷元前輩這話教訓得是否重了?」見林風雨 在谷元逼人氣勢之下依然侃侃而談,眾多高人心中不禁暗贊一聲好小子。 谷元也是對林風雨的表現大感意外! 林風雨所言倒是有理有據,陰陽門雖然行事隱秘乖張,卻少有大奸大惡的弟 子,天地有正氣並非虛言。林風雨初出茅廬,誅殺屍魔與陰煞老魔一事卻是得了 五方大師,南宮劍河親口所證,若要安一個偏向西華魔宗與天盟為敵的罪名,太 過強詞奪理說出去都沒人信。如今正是組建天盟之初,谷元還干不出這種強加罪 名的事情。 其實無論林風雨反對還是支持,在大多數門派和世家表態不反對之後,天盟 組建已是勢在必行。只是有刺頭兒跳出來當眾質疑,卻是谷元面子上掛不住的。 谷元道:「如今敵暗我明,天盟組建於危難之際,你陰陽門誅殺西華魔宗中 人暫且不論,非要在此時亂我正道陣腳,自相殘殺麼?」林風雨亮出一面玉牌道: 「林風雨奉掌門令,今日有兩件要事必須要辦。其一尋仇之事不可延緩。天地有 正氣,若天盟有諸多宵小之輩,良莠不齊,陰陽門人也羞與之為伍。」那面玉牌 黑白相間,靈氣涌動。陰陽門雖然久不出世,一眾高人卻都認得是貨真價實的陰 陽掌門令。 話說到這裡,就關係到天盟組成的質地了。若是傳出去天盟包庇宵小鼠輩, 對組建者的名聲也不好聽。在座都是世間絕頂高人,為了幾個混蛋丟了自家臉面 何苦來由?對這個說法倒是不反對。 谷元冷哼一聲道:「也罷!你且說來有何仇怨。」林風雨向天元子道:「天 元閣主,晚輩冒昧要與后土巫門對質。」天元子向玉籍點了點頭,玉籍拱手告退, 不一會兒請了一人上來。 林風雨見他中等身材,大約元嬰初期巔峰的修為,穿著奇特,猜到是后土掌 門。心中一股怒火騰地冒上來,若不是南宮劍河及時拉住當下就要動手。 一直表現不溫不火的天元子一聲怒喝:「林道友,你之前已犯我正天閣禁令, 如今還要動手,當真視我正天閣如無物嗎?」林風雨也不願多豎強敵,剛才一番 做派除了心中確實憤怒之外,也想表現出一種和后土巫門苦大仇深的姿態。 見天元子發怒,林風雨告罪道:「晚輩孟浪了,實是后土門倒行逆施人神共 憤,天元前輩莫怪。」天元子找回了面子,擺了擺手道:「你兩家有何恩怨速速 說明,莫誤了時辰耽誤大事。林道友,這是給你陰陽門面子,休要得寸進尺。」 后土巫門掌門名叫騰天寶,被玉籍喚來之時還心中暗喜,如此多的大人物齊 聚一堂,偏偏點名要自己上來凌雲樓,這可是其餘門派都沒有的榮耀。哪知一露 面就碰到個年輕人沒頭沒腦要向他動手,這會兒又說倒行逆施,人神共憤。媽的 這麼重的話在大人物面前說出來,汙衊,這是赤裸裸的汙衊。 騰天寶當即怒道:「這位小友,我后土巫門何時招惹與你,要於當世豪雄面 前血口噴人,汙衊我后土巫門?南宮家主,您可要為我做主。」南疆十二巫門一 向依附於南宮世家庇護下,心急之間急忙向南宮劍河開口求助。 哪知南宮劍河微微一笑:「自作孽,不可活。騰掌門還是把話說清楚了罷!」 這話讓騰天寶心涼了半截,十二巫門同屬一脈向來共同進退。南宮劍河這話 一出,等於和十二巫門全數劃清了界限。當即冷汗滾滾而下——是什麼大事讓南 宮劍河都扛不住壓力,急著和南宮世家撇清關係。 林風雨冷冷說道:「你后土巫門的世俗武學門派,有個叫褚成的弟子,騰掌 門可知曉?」騰天寶聽得雲里霧裡,門派弟子那麼多,他雖是一派掌門哪能面面 俱到,更何況世俗的事情,作為修者的他更是不甚了了。至於在天南和與南宮紫 霞的衝突,褚成在知道身份之後更是嚇破了膽,哪敢透露隻言片語。 林風雨昨日與端木恩賜一戰已是名滿天下,騰天寶自知修為遠不是對手,也 不敢得罪。他此刻也冷靜下來,回道:「世俗門派向來由我門中世俗弟子打理, 不知褚成有何事觸犯了陰陽門?」谷元插話打斷道:「世俗中事拿到此處來說。 林風雨,你莫非小題大做要消遣本座?「林風雨冷冷回道:」谷元前輩莫急, 窺一斑而見全豹,宵小之輩手段之下作不是前輩這等高人所能知曉。「他語含譏 諷答完谷元,又對騰天寶說道:」聽說后土巫門有一種桃花蠱,怕是你巫門之技, 不是世俗門派所該擁有的罷?「騰天寶硬著頭皮答道:」正是!「巫門有諸多蠱 修,這事情修真界人盡皆知,抵賴也賴不過去。 林風雨道:「現今有一曹姓弱女子,手無縛雞之力。卻被褚成騙其修習雙修 之法成為爐鼎。被識破之後又強行種下桃花蠱,供其日夜淫樂。如此惡事,滕掌 門知也不知?」碧雲宗絕大多數都是女修,雲蕊仙子聽了這話當即呸了一口怒視 騰天寶:「滕掌門,林道友所言是否屬實你給我如實說清楚。」大有騰天寶敢有 半句虛言抵賴,就要動手收拾的意思。 騰天寶頭大如斗,這麼多高人面前信口胡謅肯定是不行的,何況雲蕊仙子還 放了話:「此事騰某著實不知。」林風雨冷哼一聲:「好一句不知!谷元前輩, 天盟若有此等門派,此等宵小之人,陰陽門當真羞與為伍!」這句話簡直是以谷 元之道,還施谷元之身。谷元以天下大義脅迫各大門派,強行組建天盟,反對者 即是與天下為敵。林風雨也已大義反擊,修者不可以法術對凡人動手是天道之義。 褚成以后土巫門桃花蠱對付曹慧芸犯了大忌,林風雨以此事為例子,影射那 麼多修者門派,總有些見不得光的齷齪事情。 谷元哪能不知道他的目的?心裡冷笑一聲說道:「各門各派哪能沒有些不良 宵小?你陰陽門也未必都是聖人罷?既是林風雨言之鑿鑿,想來不會信口胡言。 騰掌門,既然后土巫門弟子做錯了事,你該好生補償那位可憐的女子才是。 「谷元這句話可不是向林風雨示好。一方面林風雨拿住了把柄,這種事情深究起 來,恐怕各門各派一百年也查不清楚。邪影宗不也想方設法對秦冰寧楠動手嗎? 只能直接提出解決方案,免得在上面糾纏。另一方面主要是為了給碧雲宗一個面 子——一個大多都是女修的門派,若能在這件小事上妥善處理,總能給宗主雲蕊 留下一個良好的印象。 騰天寶見谷元開口解圍,當即鬆了一大口氣,忙不迭地說道:「正是,正是。 林道友,不知這位曹氏女子現在何處?騰某必然給予足夠的補償,后土門所 涉此事之人,一律嚴懲不貸。「林風雨冷笑一聲道:」騰掌門莫忙。諸位前輩, 師門長輩另有一事也需今日完成,林風雨斗膽。「說罷他恭恭敬敬跪在南宮劍河 面前磕了三個響頭道:」南宮家主明鑑,紫霞小姐與林風雨互相傾心已久,曾共 度患難!晚輩曾拼力斬殺陰煞老魔救下紫霞小姐,紫霞小姐也為了救下晚輩傾其 所有。 今日林風雨奉師長之令,向南宮家主求娶紫霞小姐為妻。望家主恩准!「南 宮劍河哈哈大笑:」好!好!好!林道友人中騏驥,年輕一輩不做第二人想!既 對我家紫兒青眼有加,豈有不從之理?我南宮世家覓得佳婿,幸何如之,幸何如 之!」說罷將林風雨扶起。 一眾高人昨日見林風雨激鬥端木恩賜之時放出的炎龍冰鳳,已知他得了南宮 紫霞的天生鳳體。此刻見林風雨當眾求婚,更兼是奉了陰陽門師長的命令,又掌 門令為憑,明顯是兩家要結盟的意思,這也是修真界難得的大事。 一干人各自心懷鬼胎,同時恭賀!易天行笑得最大聲,有人借著這種事情跳 出來和谷元唱反調,讓谷元有火沒處發——總不能說天盟要組建,你就不讓人家 大小姐出嫁吧?他大是滿意。 谷元面色微沉打斷道:「林風雨,這是你與南宮世家的事情,莫要在此延誤 時刻。速速將曹姓女子所在告知,你與后土巫門之事即刻解決。嗯,本座提議, 今後天盟內部若有相似之事,也應如此大事化小,一切待誅滅西華魔宗之後再議。」 林風雨對他又施了一禮道:「師門還有一句話,就請諸位前輩高人給晚輩做 個見證。」他頓了頓朗聲道:「師門命林風雨與南宮世家結親之日,同娶師妹秦 冰,秦薇,寧楠,與……曹氏女子曹慧芸為妻!」林風雨豁然轉身怒目而視騰天 寶:「騰掌門,后土巫門辱我陰陽門太甚,你作何解釋?」騰天寶如同一道天雷 在腦門裡炸響,心中一萬隻草泥馬狂奔而過。原以為上來凌雲樓是件大好事,想 不到卻陷入一個巨大的漩渦之中,那狂暴的力量要將整個后土巫門撕扯得支離破 碎……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