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13章 各有所長

簡體

第十三章各有所長 book18.org

  寧楠的不理不睬讓林風雨一陣心酸,又是無可奈何。 book18.org

  嘆了口氣回過神來,柳若魚正盯著他吃吃笑得花枝亂顫,一雙媚眼時不時掃 過胯下,看得林風雨渾身不自在。見秦薇也是一旁輕輕捂著嘴,知曉她已把「本 命法寶」解釋給柳若魚知道。林風雨朝大嫂攤了攤手,沒心情陪她們幾個女子胡 鬧,苦著臉回到房門悶坐。 book18.org

  小院西側寧楠的廂房之內,南宮紫霞一邊給寧楠的傷處上好藥膏細細包紮, 一邊問道:「怎地受了傷?這次出行不順利麼?」寧楠撅了撅豐唇哼道:「順利。 只是回來的時候碰見后土巫門的人,一股子怒氣全撒他們身上。不過裡頭有個高 手,我和慧芸都打不過,掛了點小彩算不了什麼。」南宮紫霞皺眉道:「你這小 丫頭片子也是一般的衝動,蒼劍豪也真是,千叮嚀萬囑咐看好你們。回頭我就去 找他麻煩。」寧楠道:「是我不讓他管,姐姐別怪他了。」南宮紫霞笑道:「打 了一架,心裡這口氣可消去了沒?」寧楠鼓起腮幫子道:「做他的春秋大頭夢, 這下子還掛了彩,心裡火越發大了。」南宮紫霞在她鼻子颳了一下道:「就是, 不能輕易放過他。家裡人就咱倆治得了他,可不能讓他太得意了!這事情姐姐支 持你。」寧楠當即連連點頭:「再不好好治治以後可怎生得了?呸呸呸,誰和他 是家裡人了,姑娘不嫁給他!」篤篤篤的敲門聲響起,林風雨悶坐了一會終究放 心不下,又不敢直接闖進去,只好敲門求進。 book18.org

  寧楠還沒答話,南宮紫霞搶著應道:「誰呀?進來吧!」寧楠白了她一眼, 誰不知道門口就是林風雨?問了等於沒問,倒是順口直接放他進房門來了。   房門已被林風雨推開,見南宮紫霞躲在一旁整理藥盒,臉上掛著竊笑。寧楠 板著個臉看天,仿佛不知道有人進來的模樣。 book18.org

  林風雨來到床沿輕聲問道:「楠楠你傷沒事了罷?誰打的我這就去收拾他!」 寧楠一副如夢初醒的模樣道:「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滾出去,本姑娘死了也不 要你管。」說罷起身就推著林風雨要趕他出去。 book18.org

  林風雨舉手投降,只盼被狠狠揍上幾下出口氣。寧楠推了幾下紋絲不動,臉 上怒意更甚,林風雨知道再呆下去恐怕沒好果子吃,忙道:「好好好,我這就滾 出去,楠楠好好休息養傷。」寧楠一屁股坐回床沿,雙腿發泄似的踢著被褥嚷嚷: 「快滾快滾,別來惹人心煩。」林風雨無奈搖搖頭,伸展了下四肢,真的在南宮 紫霞目瞪口呆中趴在地上「滾」出了房門…… book18.org

  寧楠見他滾了出去,終於忍不住撲哧一笑罵道:「這死人,臭不要臉。」忽 覺南宮紫霞還在房裡,趕忙又板起了臉。 book18.org

  「滾」出了寧楠屋子,秦冰,秦薇,曹慧芸三女都在院子裡交頭接耳,竊竊 私語,一臉看笑話的模樣,柳若魚卻是已經離去。 book18.org

  見三女身著古裝手持畫扇,林風雨眼前一亮,愁眉苦臉地走過去嘆道:「身 負重傷,心又再創,哎,誰來幫我雙修療傷啊!」秦薇一扇子敲在他頭上嗔道: 「想得美!快進屋來,有些事兒要和你說。紫兒妹妹趕緊一起來。」出乎意料, 今日主講的是曹慧芸。這狐媚子自從長出陰脈之後,因為修煉時間短,修為低微 在家裡幾乎不發聲,說實話林風雨都覺得有些忽視了她。 book18.org

  曹慧芸先將這次與寧楠出任務的過程詳細說了一遍。 book18.org

  原來諸女隨著南宮紫霞來到藍劍山莊之後,便各自尋找了出路。寧楠天賦高 絕,同級戰力甚至可以力壓南宮世家核心弟子,早已加入百劍堂;秦冰之前是經 濟學的副教授,秦薇更是在凡間商海摸爬滾打日久,便輔助柳若魚打理南宮世家 財政之事,如今已是接管了藍劍山莊在聚寶集的生意;曹慧芸則是擅長交際,林 風雨不在家其間,對外的交道都是由她出面。 book18.org

  時值入秋收穫時節,本是嶺南周邊各大依附南宮世家的門派納貢之時。往年 都是各派主動將年貢送上們來,今年由於六道天盟之事,南宮世家被頂尖門派所 排擠,又有南疆十二巫門惹了事,卻得不到南宮世家庇護一事傳出,后土巫門掌 門騰天寶更是言之鑿鑿。這些依附門派便起了猶豫,年貢按時繳納的不足二成之 數,其餘門派則是各種藉口拖延。諸如要防備西華魔宗,打造各類法寶,儘快提 升弟子修為,資源緊缺等等。 book18.org

  此事早在南宮世家意料之中,你不來貢,我便親自來取。於是百劍堂弟子便 被四散派出,配合內事堂弟子上門收貢。 book18.org

  寧楠自然也在派遣之列,跟隨從小被南宮紫霞欺負到大,如今已是金丹中期 修為的蒼劍豪一組。 book18.org

  至於曹慧芸則是主動請纓一同前往。一來寧楠心神不定,陪在身邊方便照顧, 二來林家既然已經投身藍劍山莊,莊主又待林家極厚,光吃飯不幹活可不行。曹 慧芸跟隨出去看看嶺南周邊的態勢,也好心中有數,即使發揮不了多少作用,出 些主意也是好的。 book18.org

  南宮劍河對林家的照顧確實周全,知道曹慧芸的事情後,特地親自下令更改 了行程,讓蒼劍豪這一組只在嶺南周邊活動,不可踏入苗疆範圍之內。 book18.org

  曹慧芸早已對修真界目前的形勢瞭然於胸,但是出來轉了圈還是嚇了一大跳, 整體形勢紛繁複雜一團亂麻。 book18.org

  西華魔宗作亂一事早經過天盟之口傳遍修真界,嶺南這些門派的共識是:南 宮世家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對抗西華魔宗,或許自保有餘,但是咱們這些門派卻不 會納入他們庇佑的範圍。 book18.org

  更糟糕的是一句傳言瞬間席捲嶺南周邊:「西華魔宗或許短期內不會與南宮 世家硬碰硬。但是比起六道天盟,南宮世家顯然還是只軟柿子,若是兩邊正式開 戰,獨立於兩大勢力之外的南宮世家或許不會被六道天盟怎麼樣,畢竟同屬正道, 而且也是像西華魔宗宣過戰的,好歹是同盟。但是必然先被西華魔宗開刀祭旗。」 這個說法有理有據,得到了普遍的認同。那麼接下來的情況也就順理成章,距離 藍劍山莊近的一些門派還對南宮世家恭敬些,按時歲貢。距離遠些不敢得罪南宮 世家,但是各種推脫之辭就少不了。 book18.org

  說完這些形勢,末了曹慧芸還補充了一句:「南宮世家勢弱,六道天盟若不 趁機收攏嶺南各大勢力,孤立藍劍山莊,我就不信了。那些傳言我敢保證是六道 天盟放出來的,而且各派不繳納歲貢,天盟必定在背後給他們撐了腰。」秦薇問 道:「慧芸這次出去,沒有順手解決一些麻煩麼?」曹慧芸搖頭道:「沒有,我 這次出去一聲沒吭只是觀察形勢。一方面不知道莊主的意思不好輕舉妄動,另一 方面這事情太大,牽一髮動全身,沒有詳細的規划動起來很難。」說完又把嶺南 周邊一些勢力分布,實力如何詳細說了一遍。這些情況南宮紫霞早已瞭然於胸, 不斷將自己所知做著補充。 book18.org

  林風雨了解了情況,心中默算了一遍也接話道:「三十七家門派,元嬰期高 手二十人,金丹期二百七十五人,這些勢力集合起來也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能掌握在藍劍山莊手裡還是儘量不要放掉的為好。」南宮紫霞點了點頭:「爹爹 的意思也是如此。這事情不能光靠武力解決,若是他們不肯歸附南宮世家,我們 也不能動手強搶。小風,你接下來準備安心修煉還是怎麼辦?」林風雨道:「你 們個個都有事情做,我一個大男人呆在家裡像什麼樣子。今早和大哥已經商量過 了,我的修為短時間內難以突飛猛進,大哥意思是讓我也加入百劍堂多鍛鍊心性 修為。」眾人各抒己見,把整個嶺南形勢都刻在心裡分析得透徹,午飯時間寧楠 也來到廳堂內,坐在林風雨對面隔得遠遠的。林風雨反正已經「滾」出她的廂房 面子全無,也就沒臉沒皮不斷給寧楠夾菜,只是她一口都不吃,但凡林風雨夾得, 都被她運氣元功送了回來。 book18.org

  林風雨也知道小魔女脾氣,從前就是百依百順,沒臉沒皮地任由欺負才惹得 她芳心暗許,如今要賠禮道歉自然也是任由她發脾氣,總要讓她回心轉意才好。   無數次把菜肴夾進寧楠碗里,終惹得她煩不勝煩,媚眼一橫之下帶著火氣, 目中閃過一道驚人的亮光掃在林風雨身上。 book18.org

  林風雨這等修為,也被亮光掃的身形一窒真元翻湧,心中大驚之下脫口而出: 「破法叱目?」這招陰陽門絕學據說練到最高深層次,可破解世間萬法。陰陽門 內失傳已久連林風雨都練不成,想起扶家莊園那日寧楠硬吃了尹玉菲一擊,雖然 昏厥過去傷卻不重。小魔女九陰之體的天賦當真駭人。 book18.org

  驚訝之下林風雨心中又有些黯然,看諸女的樣子,林風雨分明是最後一個知 道的,若不是寧楠動怒不自覺使了出來,還不曉得要被蒙在鼓裡多久。自己的家 人是不是關心得太少了。 book18.org

  寧楠氣鼓鼓地三兩口扒完飯放下碗筷,一聲不吭就走。 book18.org

  秦冰倒是安慰道:「好了好了,看你那頹喪的樣子。楠楠這一招也是來了藍 劍山莊才突然練成,我們也是知曉不久。」林風雨自嘲地嘆口氣:「哎!欠債太 多這輩子還不清啦!懼內不也挺好!」諸女見他自承懼內也是忍俊不禁,南宮紫 霞像安慰小弟弟般拍著他頭道:「小風乖,只消你一直這麼乖巧,姐姐天天疼你。」 林風雨聽了氣不打一處來道:「好哇聯手起來欺負我老實人是不是?小心為夫一 個心裡不高興執行家法,拿本命法寶打死你。」說的諸女吃吃而笑,南宮紫霞鬧 個大紅臉,不住埋怨捻起二指掐他腰上嫩肉…… book18.org

  眾人嬉笑著用完午餐,大管家又來到觀雨聽風閣,仍是一副畢恭畢敬處事得 體的樣子,但見他弓著腰行禮道:「小姐安好,姑爺安好,各位夫人安好。老奴 打擾萬請勿怪!」之前和他見過兩面,都是匆匆而過。此刻林風雨細心觀察方覺 大管家神光內斂,修為深不可測,赫然也是一位大高手,趕忙站起身子也回了一 禮:「前輩不敢多禮,在下受不起。」大管家先扶著林風雨在椅子上坐好,接著 雙膝一跪磕了三個響頭,直起身來,又磕了三個響頭。林風雨茫然無措,又不知 何意不敢拒絕。 book18.org

  此時大管家才說道:「主人有交代著姑爺掛老奴弟子之名,化身加入百劍堂, 老奴已安排妥當。只是日後在眾弟子面前未免露出破綻,姑爺需對老奴執師禮。 老奴不敢受姑爺大禮,今日無外人在場老奴須得先將禮還了,日後的委屈還請姑 爺海涵。」南宮紫霞笑道:「福伯何須如此見外,拜您為師可是小風的福氣,南 宮家那麼多女婿,可沒一人能入您老人家的法眼呢。」大管家連連擺手道:「姑 爺天賦高絕,老奴是愧不敢當。」言下之意,南宮家其他的女婿倒是不配做他弟 子了。 book18.org

  林風雨卻不吃這一套,對著福伯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禮道:「雖是掛名,亦是 師傅。林風雨日後對福伯執弟子之禮,亦效弟子之法。」福伯總是謙卑的雙目忽 然一亮,轉了個話題問道:「不知姑爺何時入百劍堂?」林風雨躊躇一番說道: 「不如現在罷,我身子也沒大礙了,早些熟悉情況總能為南宮家多做些事情。」 福伯道:「如此,且請姑爺易容,老奴在外等候。」林風雨轉了個身,變做個相 貌平凡的青年。原本他外貌頗為英俊,修為日深之後更是英氣勃勃。這一變身就 真元內斂,扔在人群里很難找出來。 book18.org

  諸女都較為滿意,如此平凡一個人,總不能再出去拈花惹草了罷? book18.org

  林風雨跟在福伯身後步入百劍堂,他早早進入了狀態收起一身傲氣,垂手而 立,一副沒見過世面的弟子模樣。 book18.org

  百劍堂主名叫南宮劍雲,是南宮劍河的族兄,也是元嬰後期的修為,一身磅 礴的劍意縱橫開闔,氣勢驚人。 book18.org

  福伯介紹道:「堂主,這是家裡堂侄兒,修真天賦不差被老奴收為弟子,亦 願為山莊效力,莊主首肯加入百劍堂,還望堂主收留。」說罷又遞上南宮劍河的 書信。 book18.org

  見林風雨是福伯所保,莊主首肯便喚過林風雨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林 風雨恭敬道:「晚輩木楓,拜見前輩。」說罷跪倒行了個大禮,倒是毫無架子。   他把林字拆開,雨字去掉,組成木楓這個名字。南宮劍雲聽了微微一笑,也 不囉嗦,打開南宮劍河的書信看了一遍便道:「即是莊主之令,福伯之侄,本座 無異議,今日起你便加入百劍堂。」回頭又向身後的劍童說道:「去喚蒼劍豪來!」 不一會兒蒼劍豪來到,林風雨見他年紀輕輕也是金丹修為,雙眉如劍,一對薄薄 的嘴唇抿得緊緊的,好一個英氣勃勃的帥小伙兒。知道這傢伙曾經苦追南宮紫霞, 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 book18.org

  南宮劍雲吩咐道:「這是福伯的侄兒木楓,今日起加入百劍堂。寧仙子受傷 不便外出,暫時歸入你組中管轄。且帶他下去速速熟悉一番,莫要誤了時辰。」 二人向南宮劍雲與福伯行了一禮離去。蒼劍豪帶著林風雨邊行邊說道:「木師弟, 咱們小組共有七人一會兒帶你認識。百劍堂拱衛百柄神兵,輪值出行之時萬萬莫 要懈怠。」又領著林風雨到一件側室,向三男二女共五人介紹道:「這是木楓, 新加入的兄弟。木師弟,這是羅晨光,許靈兒,南宮明法,郭淑儀和陸超。寧仙 子受傷暫時不便出行,木師弟頂替她的位置。時間緊迫以後大家再慢慢熟悉,現 下咱們速去堂口,堂主有要令發布。」五人加上蒼劍豪俱是相貌不俗,男的儀表 堂堂,女的美艷如花,一比較之下就顯得林風雨此時的模樣甚是平凡難以入目。   蒼劍豪並沒有提及林風雨的出身,顯是為了公平起見。倒是林風雨見幾人聽 說自己暫時頂替了寧楠的位置,均是暗暗鬆了口氣。心裡暗笑,也不知道小魔女 平時是怎麼折騰這些小子的。 book18.org

  跟在眾人身後回到百劍堂,眾弟子一個個雄糾糾氣昂昂挺立如劍,將堂口門 前的平台塞了個滿滿當當。林風雨站在最左邊,右手立著許靈兒,這姑娘身材嬌 小玲瓏,眉目俏麗,總是露出兩排貝齒,一臉笑吟吟的模樣甚是可人。 book18.org

  林風雨見到南宮紫霞跟在南宮劍雲身後出來,忙一臉正經的模樣站定。平台 上鴉雀無聲,南宮劍雲聲音肅穆道:「嶺南一向以藍劍山莊為尊,如今修真界稍 有風吹草動各門各派便不安分。今日本座執莊主令,命三位副堂主帶領眾弟子前 往各派,震我南宮世家聲威,眾弟子聽令。」南宮劍雲抽出手中寶劍指天分派道: 「蒼劍豪,王耀華,李嵐天三組歸南宮紫霞副堂主統領,前往南海;霍飛雲,南 宮明禮,蕭長夜歸南宮劍飛副堂主統領,前往苗疆;黃元慶,南宮明輝,白葉三 組歸李天昌副堂主統領,前往嶺南周邊;本座率余者坐鎮百劍堂。」轉身又對三 位副堂主道:「三位一路小心,若遇難題不可力敵,本座隨時援助。」眾人同聲 應到:「謹尊堂主令。」南宮紫霞點起三組人馬,領頭飛去。林風雨見曹慧芸早 早候在莊口,等南宮紫霞出來便一起匯合同行。 book18.org

  蒼劍豪與南宮紫霞同組顯得很是興奮,而其他兩組則多少顯得有些士氣低迷。 或許是看另外兩路人馬都有元嬰高手坐鎮,這一路卻是金丹巔峰的南宮紫霞帶頭, 難免氣勢上弱了不少。 book18.org

  林風雨都知道嶺南如今錯綜複雜,百劍堂這些核心弟子肯定也是心知肚明, 這樣一個組合要去面對六道天盟的高手,甚至隱在暗處的西華魔宗,確實容易心 里犯嘀咕。 book18.org

  南宮紫霞倒是不以為意,一路和曹慧芸有說有笑很是放鬆。林風雨心下泛著 嘀咕,不知道她這新任的副堂主要怎麼收攏軍心。 book18.org

  許靈兒仍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樣,林風雨感到她一路都在傳音與周圍的隊友 交流,此刻也向他傳音過來:「喂喂新來的,你什麼修為了?」「築基,快要金 丹了!」林風雨按照之前的說法答道。 book18.org

  「喲,那不錯呀,居然和我差不多!飛在小姐身邊那個女子你認識麼?聽說 是紫霞小姐共侍一夫的姐妹,修為好低啊,不知道一起出來幹什麼。」林風雨硬 著頭皮道:「我剛來都不認識呀。許師姐都不知道的事情,小弟怎麼能知道?」 許靈兒撲哧笑了一聲:「你聽說沒,林風雨這新姑爺不但把紫霞小姐娶走,還另 外帶了四房夫人一窩蜂地住在藍劍山莊。莊主還一副歡迎的樣子,比起其他姑爺, 真是夠可以的!」林風雨聽得心裡一陣膩歪,別這麼八卦成不成?嘴上也只好哼 哼哈哈兩句,用我什麼都不知道推了過去。 book18.org

  在南海上飛行了大半日,便到了雷宵宗,這宗門林風雨倒是從邪影宗道藏嘴 里聽到過。心下嘀咕道藏自從被他變成倀鬼之後就放回了邪影宗閉關,什麼時候 還是得拿出來用一用。 book18.org

  雷宵宗是一個中大型門派,有四名元嬰高手坐鎮,嶺南除了南宮世家,就以 雷宵宗為尊。南宮紫霞領著二十來名金丹築基就敢上門,弟子們頗有些惴惴不安, 她倒是鎮定得很,面帶微笑來到山門朗聲道:「秦叔叔,紫霞看你來啦!」說罷 也不理看門的弟子,徑直走了進去。 book18.org

  眾弟子見她微笑如花,知道此刻氣勢上不能輸,呼啦啦地一群人跟著南宮紫 霞走進山門。 book18.org

  雷宵宗宗主秦柏濤哈哈大笑迎了上來:「賢侄女大駕光臨怎不提早通知一聲, 老夫有失遠迎罪過罪過。」笑容中略有些尷尬。 book18.org

  南宮紫霞也是笑道:「不請自來,紫霞才是失禮!只是正巧路過此地,眾多 師兄弟都有些乏了,來討杯茶水喝。」秦柏濤忙道:「那是那是,老夫是歡迎之 至。來人,速速看茶。」南宮紫霞領著曹慧芸,蒼劍豪,王耀華,李嵐天四人步 入廳堂,其餘眾弟子則留在庭院邊角的椅子上坐定。 book18.org

  廳堂中另有一股沉穩強大的真元散發,林風雨遠遠便感覺到了,此刻更將心 神鎖定在南宮紫霞身上。 book18.org

  南宮紫霞進了廳堂見內里還坐了一個五綹長須的道人,福了一福道:「原來 崑崙派穀雨前輩也在此,紫霞見禮。」穀雨淡淡一笑揮手道:「罷了!」頗有些 自重身份,林風雨眉頭微微一皺,心下甚是不爽。 book18.org

  秦柏濤當坐正中,目光在穀雨與南宮紫霞臉上掃視一遍,心中有了定計索性 雙目一眯,只是笑呵呵地敬茶,其餘話語一字不提。 book18.org

  南宮紫霞自然也是心中有數,對穀雨道:「前輩到此不知有何貴幹?怎地不 到藍劍山莊一行?父親見了前輩定是歡迎。」穀雨捋了捋鬍鬚,見秦柏濤坐山觀 虎鬥的樣子,嘿聲應道:「雷宵宗已加入天盟,崑崙派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貧道 此來正是布置聯手對抗西華魔宗事宜。」南宮紫霞抿嘴一笑,帶著七分調皮,三 分恥笑道:「西華魔宗現下何處不知天盟是否探知?藍劍山莊雖不在天盟之列, 也是願出全力的。」穀雨麵皮一紅道:「西華魔宗行事詭秘難以捉摸,也正因如 此,我正道更應團結一致。都如南宮世家這般置身事外,還談什麼願出全力。」 南宮紫霞回首笑對曹慧芸:「慧芸姐,你看是不是這樣?空口白牙想唬住人麼?」 曹慧芸眼光一轉,看著穀雨甚是輕蔑回道:「早就料定了的事情。天盟巨擘都是 遠在天邊,哪像咱們藍劍山莊紮根嶺南,對這片土地來得上心。」穀雨大怒,曹 慧芸微末修為本不值得他對答,只是如今雙方各執一詞,只能接道:「小輩無禮! 六道天盟執正道大旗,一呼百應,豈容爾等褻瀆。」南宮紫霞直視他的目光道: 「前輩,天盟如何行事,南宮世家插不上手。只是嶺南之地乃是藍劍山莊根基之 地,晚輩也不說什麼大道理,唇亡齒寒大家都懂。敢問前輩一句,既不能主動進 攻西華魔宗,那麼防禦嶺南天盟有何妙策?」雙方唇槍舌劍各不相讓,目標顯然 都是為了拉攏雷宵宗,或者說為了嶺南周邊的勢力爭奪。這些中小門派聯合起來 實力不容小覷,天盟要孤立南宮世家,南宮世家自然也要鞏固原有的地盤。   穀雨道:「天盟已是調集各路元嬰高手,不單是嶺南,神州各地均將有高手 坐鎮,只要西華魔宗敢來,各方聯動之下管教有來無回。」曹慧芸笑道:「天盟 這麼做還有些樣子。小女子佩服之至。」說完話鋒一轉,這一次卻是面對秦柏濤 說道:「只是嶺南一地終究是南宮世家根基,天盟高手再多,神州廣大自然力量 分散。藍劍山莊十二長老已是全部停止修行,日夜輪換巡弋嶺南與苗疆,更有數 百名金丹弟子隨行,不知天盟也可做到麼?」秦柏濤始終微眯的眼睛忽然一亮, 卻仍然一言不發只是親手給諸人倒滿了茶水。 book18.org

  曹慧芸接著又說道:「天盟方法雖然負責,可如今敵暗我明,若是西華魔宗 專找弱小勢力打了就跑,天盟高手只怕也是追之不及吧?咱們中小門派可就倒了 大霉啦,今日被滅一家,明日又倒兩家,不消十來年,可就得除名一大半了。」 穀雨冷聲道:「好個伶牙俐齒的小丫頭!如此說來你南宮世家倒是有好計策了?」 南宮紫霞接話道:「秦伯伯,紫霞出門之前爹爹可是交代過,如今時局紛亂,咱 們也得團結一心才是。天盟雖強,力有不逮。嶺南各派素來親近,何不就近聯合 互相有個照應?南宮世家身擔其責義不容辭,十二長老已是表明態度。秦伯伯, 咱們不妨還如從前一般如何?」這話頗為隱晦,秦柏濤心中卻明鏡似的。六道天 盟再強,畢竟不可能偏頗照顧嶺南,南宮世家如今名聲再臭,依然是嶺南的絕對 主人。至於流言之中西華魔宗要先對付南宮世家,真假且先不論,唇亡齒寒的道 理誰都懂。除非舉派遷移否則沒有任何倖存可能。雖然二者目標一致都是西華魔 宗,只是天盟如此強勢,實力也遠強於南宮世家,一時實在難以決斷。 book18.org

  南宮紫霞見秦柏濤猶豫,便朝曹慧芸揮了揮手。 book18.org

  曹慧芸取出一張圖紙揮手抖開,只見是一張陣圖,上方星星點點繪製著繁複 的陣法,秦柏濤注視著陣圖看了一會失聲道:「吞雷劍陣?」南宮紫霞道:「秦 伯伯,爹爹為表誠意,特取出吞雷劍陣供我嶺南世家共享。此陣足可讓雷宵宗防 御提高五成以上,紫霞說的可對?」秦柏濤艱難地咽了口唾沫答道:「正是,正 是,五成以上,足足有餘。」沒等他看明白,曹慧芸便將陣圖收了起來。 book18.org

  秦柏濤一臉戀戀不捨,穀雨冷笑一聲道:「區區一個陣圖,便想防住西華魔 宗麼?」曹慧芸接道:「當然不能。若是西華魔宗大舉來襲,吞雷劍陣不足為倚 仗。只是若魔宗大舉進攻,必然不能藏匿身形,如此臨陣對敵則是天盟與南宮世 家之事了。可若是魔宗如之前那般小規模偷襲,吞雷劍陣卻可以發揮大作用,能 多支持一刻,損失便少一分,天盟與南宮世家高手也方便救援。秦宗主,您說是 麼?」趁著秦柏濤意動,南宮紫霞道:「秦伯伯,家父還有一言。如今危難之際, 各門派當互為支援,南宮世家不占嶺南各派一分一毫,資源之聚攏全由我族中煉 器煉丹高手統一打造法寶丹藥,分發各派壯大實力。待擊潰西華魔宗,方才恢復 從前歲貢。紫霞還有要事在身便不打擾了,如何決斷,秦伯伯當心中有數。」南 宮紫霞帶著諸人向兩位前輩行了一禮,飄然走出廳堂。 book18.org

  百劍堂各大弟子都豎著耳朵傾聽廳堂的談話,林風雨暗暗叫絕。南宮世家高 層顯然做了充足的準備,對天盟的弱點瞭然於心。南宮紫霞來到雷宵宗並不是盛 氣凌人,比起自覺高人一等的穀雨已是讓人心生好感。隨後和曹慧芸一個唱白臉, 一個唱紅臉,將天盟弊端說得一清二楚。南宮紫霞再擺出合作的態度,又和天盟 的絕對服從有了本質區別,加上占據嶺南主場之利,多年交好之情,一個個實打 實的好處慢慢地扔出來,就算天盟勢大,也不容秦柏濤不心動。 book18.org

  果不其然,南宮紫霞帶著眾人慢悠悠地飛行了一小段距離,後方就趕來個人 大喊道:「紫霞小姐慢行一步!」南宮紫霞露齒一笑回過身來,見趕來的是秦柏 濤的大兒子秦懷仁,道:「秦大哥著急趕來,可有要事?」秦懷仁施了一禮道: 「不敢不敢。紫霞小姐請收下今年歲貢,還請轉告令尊,雷宵宗願與南宮世家共 進退。」南宮紫霞擺了擺手道:「紫霞只是路過,歲貢之事不敢越俎代庖,還請 秦大哥往藍劍山莊跑一趟。」又向曹慧芸伸出手,接過吞雷劍陣陣圖道:「秦伯 伯紫霞信得過,就麻煩秦大哥帶回劍陣圖譜。就此別過。」秦懷仁捧著陣圖激動 莫名,躬身相送。林風雨暗道一聲厲害,不但讓雷宵宗乖乖地主動上藍劍山莊繳 納歲貢,還順便賣了個好。 book18.org

  南宮紫霞鳳目向百劍堂眾人一掃,英姿勃發。而出發之前心情忐忑的眾人頗 有些羞愧,卻更被副堂主的能力所折服,誠心誠意地朝她行了一禮。 book18.org

  南宮紫霞也是心下得意,目光掃視之間見林風雨悄悄朝他豎了豎大拇指,芳 心可可,嫣然一笑。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