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3,24章 作者:林笑天

簡體

【風雨情緣】第二十三章:嶺南行 book18.org

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2015/6/26發表於sexinsex.net book18.org

             第二十三章 嶺南行 book18.org

  扶家莊園占地二百畝,坐落於市區郊外。莊園內陳設不奢華,精緻的亭台樓 閣,小橋流水,綠樹成蔭,讓人很舒適。 book18.org

  晚餐時間未到,扶老爺子與林風雨二人在莊園中信步而行。問起這次劉家突 然發難的原因,扶老爺子很乾脆地回答道:「林先生有所不知,我扶家的產業是 隸屬於一個修者門派的。只是我家上派近日慘遭滅門,各家修者門派對世俗間遺 留的財產都視作口中之肉。劉家也是一個修者門派的世俗家族,天南之地勢力極 大,自然要一舉吞併我扶家了。至於提出的比武只不過是一個說辭,吃相不至於 太過難看而已。」林風雨古怪地看著他,忍不住問了一句:「敢問老爺子,扶家 的上派可是天泉堂?」扶老爺子也是微微錯愕:「林先生果然是修道之人。能得 您援手,扶家真是萬幸。」怪不得南紫對這件事如此上心,原來是天泉堂的緣故 ,還以為自己面子夠大,南紫才出手相助,完全是自我感覺良好。林風雨苦著臉 搖搖頭說道:「扶老爺子,您不該謝我,該多多感謝南小姐才是。只是劉家這次 得了靠山的扶助功敗垂成,劉老爺子怕是要慘了。」他並沒有點破其中的原因, 扶老爺子早已活成了精自然不會多問。知道他不會信口胡說,心裡暗暗記下。   當晚在扶家莊園,林風雨,南紫,秦家三女作為貴賓入席,扶家只有扶老爺 子和扶語嫣陪同。倒不是輕慢待客,而是了解了諸人的身份,扶家其餘人等又和 他們不熟,不適合出現。 book18.org

  飯菜很簡單,卻都是扶老爺子和扶語嫣親自下的廚,一片拳拳心意。扶語嫣 做的一道紅燒肉,一道水煮牛肉居然風味頗佳大受好評。看不出她一個富家嬌小 姐,手藝居然如此了得。 book18.org

  比起夜場的洋酒,林風雨還是更喜歡白酒,冰涼的酒液筆直落入腹中,隨後 烈火熊熊燃燒般的熱氣湧起,雖然還是炎熱的夏季,他還是多喝了幾杯。 book18.org

  席間南紫拿起酒杯對林風雨說道:「林師弟,今日還是多謝你施以援手。」 一副主人的風範,她已了解扶老爺子將家族的背景告知林風雨。作為天泉堂的世 交,她的確有這個資格。 book18.org

  林風雨一臉的不滿:「南師姐,你這人就是不夠爽快,直說了我能不盡力麼? 非瞞著我知曉。」南紫避重就輕:「不夠爽快?哎喲,來來來,咱倆對瓶吹了看 看我夠不夠爽快。」說罷拎起兩瓶白酒直接開了,要和林風雨干瓶子。 book18.org

  酒量好也不是這麼玩啊!一斤的白酒直接下去那滋味可不好受。林風雨舉手 投降,惹來一片歡笑。 book18.org

  此時只有扶語嫣不明就裡,聽著幾人的對話如同天書…… book18.org

  ……………………………………我是分割線……………………………………   解決了扶家的困局,轉眼到了周六,五人整束停當,出發前往嶺南仙集。   清晨出發,坐著南紫的巨舟,兩個小時就到了嶺南。作為神州俗世經濟最為 發達之地,嶺南的城市繁華遠超天南,林風雨更是第一次來。不過五人的心思都 在仙集裡,當下約定逛過仙集之後再來體驗俗世繁華。 book18.org

  仙集設在嶺南西部的聚寶山中。那聚寶山本無名氣,只是看上去形如寶盆, 山頂有一片大大的空地,平整如鏡子一般。其後慢慢有些附近的修真門派在此處 開設交易的地點自遠古至今,不知多少時日光陰地發展下來,如今已成了整個修 真界最繁華的所在之一。山頂處布下了陣法凡人無法看透,即使靠近也會被迷陣 導引得在外部轉個圈子,從另一側離開,倒不至於迷失在陣中。 book18.org

  南紫熟門熟路地來到陣法前,讓林風雨打了幾個手勢,面前的幻境豁然打開 ,顯露出嶺南市集。南紫似是不想被熟人認出,帶上個面具隱去了真容。 book18.org

  踏上這聚寶山,眾人才真正第一次感受到什麼是修真界——林風雨也不例外。   只見山上靈氣充沛,仙霞氤氳,幻境解除之後才發現還在山腳。從山下拾級 而上,原本平平無奇的聚寶山,因為山頂集市裡無數法器與天材地寶的燦燦光華 ,反倒整座山都珠光寶氣起來。眾人貪看景致步行上山,身旁不時地有修者路過。   所謂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山上一路行來,就明顯地看得出各派弟子的 高下分別。那些大門派的弟子,個個意氣風發,舉手投足之間儘是大家風範,身 上配的各樣法器也是品質上乘,乘著法器飛行起來姿態瀟洒。而一些小門派的弟 子,則是行事低調,各自結伴大多數步行著上山。時不時還有些高手,踏著雲霞 ,神色悠閒地飄飄而去,留下一連串艷慕的眼神——這霞舉飛行,和一般的駕五 行遁術,或者是腳踏法器飛行不同。需要體內結成了金丹,才能釋放這雲霞讓自 己踏定飛升前行。金丹一成,隨後便是凝結元嬰的上層修真人士,境界是大大的 不同了。 book18.org

  當然,偶爾也能看見跨坐在異獸上的絕世高人,胯下的異獸四足升起風雲, 前有童子引路,氣派十足。這便不知道是哪些大門派的超一流高手了。一旦有這 等高人路過,總能引起一陣轟動,或高聲呼喚,或頂禮膜拜,更有些驚聲尖叫就 不知道是哪派的女弟子春心蕩漾,無法自拔。 book18.org

  林風雨對這些高人卻是一個不識,只能聽著南紫解釋:「這是崑崙山的谷元 道長,胯下的三彩仙鹿可是崑崙山絕峰上的仙獸,整個崑崙派可都沒有幾隻呢。 看來這段時間是谷元道長在嶺南仙集坐鎮。」其實不用南紫說明,周邊的修者已 都在議論紛紛:「正天閣的天沉子前輩啊,知道他的定元塔不?如果能見一眼這 人間仙器,真是死也值得了。」林風雨心中感慨不已,初次見到如此多的修者, 又見了這些高人風範,才知道天外有天。天南畢竟格局太小,困住了世面。   秦冰湊身過來在他耳邊小聲道:「我今生見了你,死也值得了。」雙眼中充 滿柔情。 book18.org

  林風雨知道她心意,怕自己見了這麼多絕世高人呼風喚雨,不免自卑失落, 心下感動,也悄聲說道:「放心,終有一天我會比他們都強。」二人相視一笑, 心意相通甜蜜無限,仿佛天上那些得道高人,也都不存在了。 book18.org

  眾人一路感慨,林風雨在南紫源源不絕的土包子聲中到了山頂。但見房屋處 處掛滿了各式招牌,四通八達的街道相間其中,與凡俗的市集一般無二,且頗具 古意。人群密密麻麻,叫賣,討價還價的聲響此起彼伏,攤位上仙氣氤氳,不愧 是修真界最大的集市之一。 book18.org

  秦家三女瞬間看花了眼,女子進了市集大多暈頭轉向,恨不得將所有東西都 搬回家的好。更何況這修真界的集市之琳琅滿目,千奇百怪,哪裡是她們曾見過 的?三女驚叫連連,都是看些珠花,戒指,玉釵的物事,但見這類法器均發出光 芒道道,遠勝凡塵間的俗物,情緒之高簡直無可救藥,南紫似乎也久未來過這裡。 四女瘋狂逛街,林風雨只得在背後做跟班。 book18.org

  市集都用靈石交易,林風雨之前已向南紫打聽清楚,提早用宗門密室里的療 傷丹藥跟南紫換了靈石。秦薇久在商界打滾,初來陌生之地不肯輕易出手,這一 下她倒成了領頭的,帶著眾人到處觀看問價,一圈下來對物價倒是心中有數。可 嘆林風雨在一旁跟著聽了,狠狠地瞪著南紫,自己拿來交換的丹藥遠遠不止她付 出的靈石,這是被南紫當豬給宰了。南紫朝他做個鬼臉,一臉賊笑。 book18.org

  眾人在集市在左轉右轉,從日中逛到日落,四女依然興致高漲,對半日下來 沒有買入任何一件物事絲毫不以為意。林風雨難以理解女人可以光看不買的逛街 心態,只是看她們興奮地左看右看,那瘋狂的模樣,不忍拂了她們的興致,只能 暗自額頭冒汗,苦笑不已。 book18.org

  終於,林風雨實在無法忍受,嚷嚷著要找地方休息落腳,四女也逛得有些累 了,才依依不捨地離去。 book18.org

  市集倒是設施齊全,連酒樓客棧也不少,三人找了處名叫「隨意樓」的客店 落腳。店小二見來了生意,便趕忙迎了上來招呼三人坐下,道:「請問三位用些 什麼?在本店用膳住宿,若是沒有靈石,用金銀也可。」南紫闊氣地拋下兩顆靈 石:「有什麼好酒好菜只管上來!」林風雨看得心頭滴血,這都是被這個奸商宰 走的呀! book18.org

  眾人品嘗著仙集的飯菜,覺得味道鮮美。仙家的食物,縱然只是些邊邊角角 吃了下去,也比凡間的滋味大有不同。 book18.org

  林風雨大快朵頤,還想多來幾樣品嘗一番。反正這一頓南紫請客,A了自己 的靈石,能吃回來多少算多少。回頭卻見秦家三女逛街之興意猶未盡,此刻正眼 巴巴地看著他。上午的問價已讓這幾位逛街專家對價格瞭然於胸,正準備大顯身 手在市集上大肆採購一番,那裡還有心情享用什麼酒菜? book18.org

  嶺南仙集夜間依然營業,各處的法器火光,或是夜明珠子照的集市上猶如白 晝。眾人這一趟準備出手,和下午時分就大大不同。 book18.org

  秦家三女各自配備了一個樣式新潮好看,但是品質一般般的儲物戒指。這下 不得了,有了這等儲物仙器,眾女頓時逛得性發,在林風雨的荷包空空如也之後 依然不肯離去,又在一家法衣店裡逛了起來。 book18.org

  林風雨面露難色正準備找個收購丹藥的地方再換些靈石。南紫倒是豪爽地又 拎出一袋子靈石分給眾人,口中叫囂著:「都是朋友別客氣,我不像某些人那麼 小氣。」惹來秦薇和寧楠對著林風雨一頓白眼。她們哪知道這袋子靈石拿出來, 也夠不上林風雨還給南紫的丹藥價格。 book18.org

  到了法衣店可就熱鬧了,眾女讓店家不停地拿出各式服飾不停地更換試穿, 且不斷討論外觀款式,對法衣的性能功用不聞不問,林風雨哭笑不得。 book18.org

  見她們興高采烈,知道秦家三女初次接觸法衣,質地比起凡俗間的衣物不可 同日而語,也只得由著她們。幸好眾女秀美絕倫,一套一套的法衣輪換著穿戴起 來,或清純或嫵媚,無不楚楚動人。對微塵可謂視覺大餐,看得神魂顛倒,一時 倒也不急著離去。 book18.org

  店家見南紫隨手掏出一袋子靈石,知道來了豪客,對眾女越發殷勤,拿出來 的東西也是越來越高檔。林風雨自己沒什麼需求,只能耐著性子陪在一旁簡直快 要睡著。偏偏睡不得,不時鼻尖傳來一陣香風:「我穿這件怎麼樣?合不合身?」 不回答還不行,秦冰倒是罷了最多瞪他一眼。南紫秦薇寧楠可就是柳眉倒豎大有 興師問罪的模樣…… book18.org

  最終四女都覺得現代的衣服在凡間穿戴即可,修者要有修者的樣子,各自選 擇了一件古式的裙裝。打扮起來頗有古典美人的風範,倒是讓林風雨體驗了她們 不同的一面,大飽眼福。 book18.org

  回到隨意樓住下,由於顧忌諸女,害羞怕人笑話的秦冰沒有和林風雨同住一 間,而是四女一間,林風雨獨自一間。 book18.org

  來到仙集,林風雨才第一次感覺到修者的世界,平時自己倒是像個凡人更多 些。加上被南紫狠狠宰了一刀,才想起宗門密室中的藏品恐怕大是不簡單,那幾 件法器自己從未研究過,放在儲物袋中蒙塵。 book18.org

  取出幾件法器,一件青白色的圓環,一條繩索,一隻紫色三足小爐,一塊黃 澄澄的磚頭。將神念沉入其中,才知道分別是蒼青環,縛靈索,虛靈爐,金鐘磚 ,各有妙用。其中以金鐘磚最是厲害,可隨心意變形,攻守兼備。至於是什麼品 階的法寶,能有多少功用卻只能等日後對敵之時試驗了。林風雨當即將四件法寶 祭煉完畢。 book18.org

  次日一早眾人心滿意足地下山,又在嶺南凡俗的市中心逛了起來。這次秦薇 出錢,眾女昨日見過仙集的奇妙,對世俗的東西都有些意興索然。午間正打算找 地方落腳的時候,竟然見到了曹慧芸。 book18.org

  曹慧芸也是嶺南人,南紫正是因為同鄉的關係之前才出手相助。她乘著周末 回老家看看父母,此時準備買點東西坐飛機回天南。因為她已經見識過后土巫門 的關係,眾人也不瞞她,邀她一起逛逛,明日再一同乘坐南紫的飛舟回天南。曹 慧芸聽得新奇,當即答應。 book18.org

  見眾人逛得意興闌珊,南紫出了主意,咱們去雲藏山,晚上在山頂紮營明日 一早回天南。雲藏山是神州名山,風景秀麗,眾人當即答應了不在市中心閒逛, 租了車子向雲藏山出發。 book18.org

  眾人一同上山,路上草木蔥鬱,或雄壯高大,或盤根錯節,各自稱奇;時不 時的遇見山間小溪,泉水叮咚歡聲而下,為靜謐的山林添上一道悅耳的音符;山 路轉角處,不經意間冒出幾處飛瀑來,順著山壁裂石俯衝而下,雄奇壯麗。林風 雨心中感嘆大自然造物的神奇。 book18.org

  天色已晚,眾人用過帶來的乾糧,一起向山頂進發。今夜天空晴朗,繁星滿 天,想著能在如此美景之中過夜,眾人都是興高采烈。 book18.org

  除了曹慧芸眾人都有功夫在身,不走尋常路,專找密林由林風雨在前開路。 秦冰幫襯著曹慧芸,頗有些探險的意味。 book18.org

  林風雨在前雙手連揮,將遮蔽的草木劈開形成一條路徑,忽然心生警兆,只 覺得一股奇異的寒氣迅速破開護體的靈氣滲入肌膚,鎖住三焦六脈,竟然一絲真 元都無法調動。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大駭想要提醒背後的眾女,卻發現自己一動不能動,連張嘴呼喊 都不能做到…… book18.org

【高潮即將到來,敬請期待。求支持】 book18.org

--------------------------------------- book18.org

【風雨情緣】第二十四章 風雨如晦 book18.org

  不能動彈的林風雨背上挨了重重一腳,無法控制地一個旋身摔在地上。   只見周圍冒起奇異的火光,那火光碧綠,冰涼若雪,仿佛組成了一個陣勢。 諸女都被困在陣容,一個個如同自己一般,一動不能動,只有目光之中透出的深 深懼意。火光周圍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遊動,林風雨一身真元無法調動,打不開明 清靈目查看。 book18.org

  一個粗豪的聲音響起:「你奶奶的,躲在這地方都有小娃娃闖進來。真他娘 的晦氣,吃了你們幾個補補元氣也好。」林風雨看不見他的模樣,只見南紫恐懼 的目光忽然透出熊熊怒火,直欲吃了那人一般。 book18.org

  那粗豪聲音忽然狂笑:「哈哈,是你這小女娃娃,老天待我不薄啊。」那人 頓了一頓又怪叫起來:「不得了不得了,個個都是大美人!咦,天資竟然也不弱。 倒霉了兩年合該老子行大運。」那人浮在空中飄過林風雨頭頂居高臨下,只見他 濃眉深目,方面闊口,相貌威武。只是舉止作為令人作嘔。 book18.org

  那人指著五女說道:「三個處的留給我,另外兩個你們先享用。」林風雨聽 得睚眥欲裂,視線所及空氣中漂浮的東西忽然舞動,秦冰和曹慧芸的外衣忽然裂 開,露出潔白的身軀被按到在地上,豐翹的臀部高高聳起。那人卻徑直飄向南紫。   林風雨的心中悲憤萬分,苦於渾身法力無法調動分毫,眼見秦冰目光中的恐 懼變為死意。他心中大吼:「不!」「嘭」的一聲仿佛琴弦崩斷的聲響,林風雨 口中鮮血狂噴從地上一躍而起,白虎朱雀一瞬間同時現身,分別撲向秦冰和曹慧 芸。 book18.org

  林風雨怒發如狂,渾身被火光包圍直撲敵人。那人不曾料到林風雨居然能掙 脫束縛嚇了一跳,急急飛向空中閃躲。 book18.org

  明清靈目之下,白虎朱雀各自抓住兩個鬼物撕咬,神獸之威瞬間將四個鬼物 吞下。而林風雨雙手如電,八道射陽箭打出將綠火全部打滅,破了這怪異的陣法。   南紫身形一松撲通一聲跪坐在地上,驚懼之下冷汗涔涔滴落,顧不上這些朝 林風雨叫道:「林師弟小心,這人是陰煞老魔,元嬰初期修為,就是他打傷的我。」 卻見林風雨飛騰空中哇地又吐出一口鮮血,南紫明白了什麼,雙唇顫抖臉色瞬間 變得青白。 book18.org

  林風雨已經進入暴走狀態,對著陰煞老魔怒罵:「干你娘的,老子殺你全家。」 口中直接噴出「玄黃陰陽天心五雷」,直襲陰煞老魔。那老魔功力高強,竟然空 手接住雷火,電光繞繚之際竟然不能前進半步。林風雨手中法訣連打,天心五雷 電光暴漲匯聚成一道,如九天霹靂般在陰煞老魔手中炸響。老魔口中哇哇怪叫, 鬚髮被劈得根根豎起,面目焦黑,急忙雙手連連揮出綠光才將雷火消弭。 book18.org

  林風雨這一招只是阻敵之用,手中純鈞劍指長空:「劍氣縱橫,身劍合一; 天地罡氣,隨我劍意。」此刻繁星漫空,周天星斗灑下滾滾星力匯聚於純鈞劍上。 陰煞老魔面色凝重,取出一隻綠油油的葫蘆。林風雨雙目一眯,修者的法寶,就 以葫蘆,鼎,寶塔三種最為強橫,通常包含著不可思議的妙用。他緊咬牙關,手 中劍招隱而不發。 book18.org

  只見那葫蘆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轉,葫蘆口上吐出八道光芒閃電般向林風雨襲 來。 book18.org

  林風雨見狀大喝一聲,天罡劍氣放出耀目的光芒劃破夜空斬向葫蘆。 book18.org

  兩道光芒在空中相碰,行禮匯聚的劍光略微一阻便轟然消散,葫蘆的八道光 芒卻只損了五道,還剩三道直射林風雨。 book18.org

  林風雨翻手拿出蒼青環祭在空中,那圓環看著毫不起眼,待到葫蘆的三道光 芒穿過卻忽然變小,將三道光芒緊緊箍住不得寸進。林風雨法訣一揮,蒼青環上 燃起熊熊火焰將葫蘆光芒煉化。 book18.org

  見宗門法寶如此威力,林風雨精神大振,又取出縛靈索朝陰煞老魔困去。   陰煞老魔冷哼一聲:「小娃娃手段倒不少。」說著手中也拿出一條繩索,和 縛靈索在空中互相糾纏在一處。 book18.org

  五女在地面上觀斗,幫不上忙。受到極度驚嚇的秦冰此時心神都在林風雨身 上,不由得像南紫問道:「紫兒,小風怎麼這樣打一點都不留手?不像他一貫的 方式啊。」她心中緊張萬分,連身無片縷都忘了從儲物戒中拿出衣物穿上。   南紫面目扭曲痛苦,只哼了兩聲:「小風,他,他……」卻淚雨滂沱,怎麼 也說不下去。 book18.org

  陰煞老魔手中拿出一桿三股托天叉,叉間黑氣繚繞,配合著葫蘆的八道光芒 再度攻向林風雨。林風雨怒喝連連,手中施展天罡劍訣,蒼青環漫天飛舞,以陰 陽大法第三層中階的修為,和元嬰初期的對手竟然斗得旗鼓相當。 book18.org

  陰煞老魔手段層出不窮,見葫蘆和三股叉無功,又取出一柄紫光繚繞的寶劍。 林風雨只覺得一道沛不可擋的仙靈之氣襲來,磅礴如同雲海浩渺。那寶劍略微蓄 勢,一道紫光發出如雷電轟鳴般的巨響匹練般劈來。 book18.org

  林風雨面色凝重,拿出金鐘磚化作一面金盾,運氣全身真元挺著金盾迎去。   紫電與金盾一撞,發出噼里啪啦的大響來。電光如同無窮無盡,越來越粗, 威力越來越強。金盾卻是巍然不動,牢牢地將電光架住。 book18.org

  只聽林風雨大喝一聲,金盾突然光芒大放,將電光頂回。他雙手一分,純鈞 血陽劍分作兩柄,光芒一閃猛斬而落,來勢洶洶欲將陰煞老魔斬成四截。 book18.org

  陰煞老魔背後忽然浮現三道人影,其中身材最高大相貌最兇惡的一個飛身而 起,一手一個將純鈞血陽劍抓在手中。林風雨法訣連打,純鈞劍拚命掙扎跳動, 可是那高大的魔影雙手猛然一合將兩柄寶劍合在一起,口中噴出灰色的魔火竟要 將純鈞血陽劍煉化。 book18.org

  南紫看得大急,在地上喊道:「這是三極真魔魔影,林師弟小心。」卻不知 林風雨蓄勢已久,此時全力出手。只見他雙手一抬,兩柄純鈞血陽劍忽然化作點 點星光又匯聚成一道雷光,這道天罡神雷正是一切魔法的剋星,雷光連閃,那高 大的魔影被震得身形一陣虛無頓時黯淡了許多。 book18.org

  陰煞老魔怒發如狂,三極真魔魔影是他苦修而得,竟然被林風雨一擊打得重 傷,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修得回來。瞪著林風雨面露猙獰。 book18.org

  林風雨全身衣物崩裂,施展天罡元陽劍訣,胯下的陽具高聳如龍,純鈞劍以 陽具為劍柄,星光為劍身。漆黑的夜裡光芒大放,滿天星斗卻突然亮了幾分,天 象隱隱而動。萬里晴空之中忽然雷鳴電閃,那閃電從天而至,匯聚在林風雨的陽 具之中,充斥著煌煌天威。 book18.org

  南紫看得目眩神迷,心下忽然明白:原來這就是林風雨的至陽法寶,怪不得 始終不肯借給自己。怎麼,怎麼是那個東西。雖然局勢緊張,南紫仍忍不住啐了 一口。 book18.org

  林風雨天罡劍訣蓄勢已畢,他哇地又吐出一口鮮血,蘊含著充沛陽氣的鮮血 直接染在寶劍上。那寶劍也不斬下,隨著林風雨和身向陰煞老魔撲去。 book18.org

  陰煞老魔又取出一口玉鍾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轉變大,猛然沖天而起向林風雨 腦門罩下來。林風雨也不搭理,金鐘磚所化的盾牌向著巨鍾迎去。 book18.org

  那口巨鐘停在林風雨頭頂,不等盾牌靠近,忽然發出當的一聲巨響,聲震四 野。正在巨鐘口下方的林風雨腦中一沉,身形一晃從空中直直倒栽下來。 book18.org

  這是林風雨初次遇見音波類的法寶攻擊,猝不及防。只覺得腦門中一片混亂 ,迷離的雙目瞥見地上全身赤裸的秦冰,神識一陣刺激,忙狠狠地一咬舌尖,劇 痛之下腦海頓時清明。他趕忙放出虛靈爐,那爐子周身放出白氣將巨鍾包裹,巨 鍾仍然一下一下響個不停,卻由於被白氣包裹,林風雨雖然不那麼舒服,卻不至 於像之前被震了一下就失去意識。 book18.org

  見虛靈爐纏住了巨鍾,林風雨再度飛起,天罡元陽劍直刺陰煞老魔。 book18.org

  陰煞老魔眉宇之間忽然閃過一道金光,那道金光遍布各種奇妙的符文,天地 間的靈氣朝著光芒狂涌而入。緊接著金光一陣忽然,陰煞老魔的眉宇間竟然長出 一隻金色的獨角。 book18.org

  林風雨苦苦支撐,天罡元陽劍訣已是他拼盡全力的最後一擊,見陰煞老魔忽 然長出的獨角,也是避無可避。只盼自己的最後也是最強的一招能夠一擊成功, 即使是拼的同歸於盡也在所不惜。若是這一擊失敗,秦冰等人的命運他簡直不敢 去想。 book18.org

  此刻已不容他瞻前顧後,一身功力都匯聚在天罡元陽劍上。陰煞老魔額頭的 金角忽然射出一道金光,那道金光速度奇快,林風雨只來得及微微一閃,卻被金 光打在肩頭,撲地一下透體而過。惹得地上的眾女一陣驚呼。 book18.org

  林風雨緊咬牙關,重傷之下竟然強行再次提速,須臾到了陰煞老魔面前。天 罡元陽劍金光萬道,一劍勢不可擋地斬下。 book18.org

  陰煞老魔大聲狂呼,金角忽地變長直抵劍尖。一陣令人牙酸的金屬摩擦聲想 起,寶劍與金角不分勝負。而那道穿透林風雨肩頭的金光又轉折而迴向他背心射 去。 book18.org

  蒼青環忽然浮空而出,看上去不起眼的法寶竟然又一次準確地箍住金光,林 風雨連連催動寶劍,卻不及陰煞老魔功力深厚,又是重傷之身。金角一寸一寸地 將寶劍頂起,眼見林風雨無力為繼即將落敗。 book18.org

  林風雨忽然凌空後翻,深吸一口氣寶劍再度高高舉起作勢欲全力一擊。陰煞 老魔見勝利在望,也懼他臨死搏命,凝視著寶劍全心應對。 book18.org

  林風雨大喝一聲:「斬!」天罡元陽劍帶著雷聲呼嘯而下再度斬向金角。   陰煞老魔嘿嘿冷笑:「強弩之末,看你還有什麼本事!」將渾身真元凝聚於 金角想要一舉擊潰天罡元陽劍。 book18.org

  不想腹部忽然一痛,他百忙中一扭身子,腰側竟然被刺了個透明窟窿。愕然 低頭望去,只見蒼青環箍著那道金光無聲無息地靠近,趁他不備偷襲得手。   這一分神,天罡元陽劍頓時氣勢大漲將金角壓制,而失去了他的法力支持, 那口玉鍾竟然被虛靈爐噴出的火焰生生煉化。 book18.org

  林風雨已是全力施為再無半分保留,招過虛靈爐咬破舌尖,一口純凈的本命 精血噴在虛靈爐與天罡元陽劍上。 book18.org

  兩大法寶光芒萬道威力大漲,劍光不斷壓制金角,虛靈爐中噴出一股青白色 的火焰裹住陰煞老魔熊熊燃燒。 book18.org

  陰煞老魔大駭,只覺得劍光直欲將金角劈碎,而虛靈爐中的火焰連自己元嬰 初期的修為都無法忍受,驚叫道:「七昧真火!」這虛靈爐真是妙用無窮,林風 雨是七陽之體,爐中以他體質為根本,噴出青白色的七昧真火,竟是要將陰煞老 魔的軀體作為藥材生生煉化。 book18.org

  林風雨此時已是油盡燈枯,頭暈目眩。強撐著最後一口氣,又是一口本命精 血噴在兩件法寶上,寶劍奮力斬下將金角劈得粉碎。 book18.org

  陰煞老魔愛惜性命又捨不得修為大損,加上他以為自己的實力拿下林風雨不 成問題,此時再想噴出精血搏命已然不及。金角是他的本命法寶,和林風雨的陽 具一般,本命法寶被毀,陰煞老魔體內真元一陣暴亂,悶哼一聲想要逃跑,卻被 七昧真火團團圍住。方才憑藉本身修為還可抵擋,如今也身受重傷道基受損,神 識一陣恍惚之下,火焰頓時突破護體的靈氣黏在他皮膚上狂燒不止。 book18.org

  那火焰如同燒透靈魂一般,瞬間吞沒陰煞老魔,只見青白的火焰熊熊燃燒, 將陰煞老魔裹住,虛靈爐的爐口打開,生出一股吸力,火焰被吸入爐中。爐口蓋 上之時聽得陰煞老魔慘叫連連,不到片刻便聲息全無。爐口再度打開落下一顆雞 蛋大小紅艷艷的丹丸,而林風雨此時再也支持不住,一個倒栽蔥從天上掉落下來。   秦冰躍起溫柔地將林風雨摟在懷裡,見他面如金紙昏迷過去,口中仍有鮮血 不住地湧出,手足無措。卻被南紫粗暴地一把將她推開,雙手抓了兩把丹藥不要 錢的豆子似的往林風雨口中塞去,又裹住他肩膀的傷口。 book18.org

  眾女見林風雨力敗勁敵,南紫卻一臉淒楚,知道她見識廣博,心下都隱隱覺 得不妙。 book18.org

  南紫將丹藥喂進林風雨口中,見他鮮血依然不住地湧出,淚如雨下:「小風 ,小風,你,你怎麼這麼傻。」情急時刻也不叫林師弟了。 book18.org

  秦冰大驚失色:「紫兒,小風他,他怎麼了。」只覺得牙關打顫,連話也說 不清了。 book18.org

  南紫泣不成聲地道:「剛才我們……我們被陰煞之氣困住身體三焦六脈,真 元全都……全都無法調動。小風他,他自斷了心脈,用陽血衝散體內陰煞之氣。 我,我要怎麼才能救他?」心脈作為三焦六脈之中最關鍵的一條,掌管人體生死 ,自斷心脈無異於自殺。眾女面色一白,秦冰只覺得目眩神迷,腦門一暈咕咚一 聲栽倒在地上。 book18.org

  秦薇和寧楠放聲大哭,秦薇哭道:「小風,你可不能死,你若死了,我也不 要活了。」寧楠則是伏首在林風雨胸前:「林大哥,你答應過我兩件事的,你不 能說話不算數。第一件事就是要你活過來,你答應我呀,你快答應我呀!」只可 惜林風雨意識全無,根本聽不見她說的話,即使聽見也是無法兌現這承諾了……   南紫忽見林風雨身體似乎生機全無,胯下陽根依然漲大聳立,忙一搭林風雨 的脈門。只覺得脈門虛弱無力若有若無,又用掌心摸著肚臍,感到仍有一股精純 至極的陰陽真元牢牢地護住丹田道心,連帶著將真陽匯聚所在的陽具撐得漲大。   她霍地站起左右尋找,朝著虛靈爐落下的位置連滾帶爬地奔過去,拿起煉化 了陰煞老魔的紅色丹藥。又踉踉蹌蹌地奔回來,將那顆丹藥放在林風雨的肚臍上。   陰煞老魔生前是被活活煉化,一身真元精血盡匯聚在這顆陰煞丹中。他一生 作惡多端,也不知吸取了多少男女的真陽真陰,陰煞丹中蘊含著磅礴的生機。才 一放上,急於得到補充丹田中的陰陽真元感到這股生機的存在,自然而然地大口 吸取起來。 book18.org

  只見陰煞丹泛出淡淡的紅光,隨著林風雨丹田的吸取緩慢地變小。這一下立 馬起了效果,林風雨不再口吐鮮血,蒼白的臉上也泛起一絲血色,停頓的呼吸也 時不時地出現。 book18.org

  南紫略略地鬆了一口氣,搭住林風雨的脈門細細探查,又大驚失色。原來林 風雨之前連噴兩口精血元氣大傷,修為大退,此時真元之氣只夠本能地護住丹田 道心,無力修補身體損傷。陰煞丹的生機只能延續他的生命,對療傷卻是毫無效 果。這種程度的傷勢,除非什麼千年靈藥,尋常傷藥已然無效,等到陰煞丹被吸 取殆盡,林風雨仍然不免要死。 book18.org

  南紫急急地問道:「小風丹田裡的真陰之氣是誰的?」寧楠趕緊晃醒秦冰說 道:「媽,林大哥體內的真陰之氣是不是你的?」秦冰悠悠醒來,見林風雨重現 生機精神大振:「是,是我的。紫兒,我能救他嗎?」南紫將她的結論細細地說 了一遍,又道:「想要救小風,只有調動他體內的真元按照功法修行運轉全身, 才能慢慢恢復傷勢。冰姐姐,你趕緊用之前將真陰注入小風體內的方法,照舊施 為引導他的真氣運行全身經脈。若有什麼阻滯趕緊暫停告訴我以防出什麼岔子。 我會想個法子幫你解決。」說罷看著秦冰。 book18.org

  秦冰此時再也顧不得什麼羞怯,她岔開雙腿,將陰毛覆蓋之下紅艷柔嫩的花 瓣露出,用手扶住對準穴口,緩緩坐了下去將肉棒吞進穴內。 book18.org

  南紫不知道二人竟然用的是雙修之法,居然還答應了要在一旁幫著解決難題, 又確實因林風雨的傷勢過重怕出什麼岔子,不敢走開。頓時羞得面紅耳赤…… 【哈哈,看了前面是不是覺得主角要被綠了?抱歉抱歉,主角不會綠。高潮前夕!】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林笑天亂世風雨情笑傲神鵰23風雨情天緣新婚第十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第10章第零章第9章風雨情緣 17第九章作者 林笑天第十章第03章第四章雙修奇緣23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